電影娛樂新視界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心得】星之彩─有一種瘋狂,叫凱吉

godzillahome (帥哥:KJ) #1 2020-08-02 00:41:53

 
要聊星之彩,就得談談克蘇魯。我沒接觸過洛夫克拉夫特的克蘇魯原著小說,我對克蘇魯的回憶,來自於小時候玩的一系列Flash小遊戲。
 
差不多在我小學的時候,大家剛接觸網路,那時候流行在網路上搜尋跟分享各種小遊戲,例如「史萊姆的第一個家」等這類收集大量、品質稱差不齊的小遊戲網站就很受大家歡迎,我還記得有兩款遊戲我印象特別深刻,正式名字我沒搞懂過,但我依稀記得中文名稱似乎叫做《叢林冒險》跟《古堡解謎》之類的,前者是有解謎元素的動作遊戲,主題是來自各種都市傳說裡的怪獸;而後者是點擊類的解謎遊戲,主題就是克蘇魯神話,兩者的共通點是都讓我看到了我在那個年紀不該看到的獵奇血腥場面、留下了程度不一的童年惡夢。
 
兩者對當時的我還有另外一個共通點,就是當時的我根本看不懂英文跟劇情,不看攻略基本沒過關的可能性,就遊戲性來講,我喜歡《叢林冒險》系列多些,因為強調了不少動作層面的操作,就算看了攻略,跟著操作後玩起來還是讓人感到挺刺激有趣的,後者純粹就是跟著攻略在螢幕上做點擊而已,自己玩根本無法破關,看了攻略後則缺乏挑戰性與趣味性。但我還是玩了不少該系列的作品,那款遊戲有它迷人的地方,同時這也是克蘇魯神話迷人的地方:來自深淵,難以名狀的恐懼。
 
先講講那遊戲的遊玩機制:玩家必須在有限畫面點擊到特定的部份,例如點擊一扇門,門打開了,玩家才能繼續進行遊戲,為了避免玩家靠無腦隨便點擊通關,遊戲自然有針對這點的懲罰機制,如果點擊錯誤的地方達一定次數,畫面會轉到一個角落,玩家會在那個角落看到某種謎樣、但邪惡的「存在」蠢蠢欲動並逐漸擴張,當點擊錯誤的次數過多,那個邪惡會擊倒遊戲裡的主角,他們或發瘋或死亡,遊戲到此結束。
 
而正是那樣潛伏的、未曾真正露面的邪惡把我給嚇壞了,洛夫克拉夫特曾說過「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尤其當時還看不懂劇情聽不懂英文的我來說,那種感覺讓我留下了嚴重的童年心理陰影,大家都說取材自克蘇魯神話《血源詛咒》玩起來有很大的壓力,但我玩起來則完全沒問題,我想正是因為我小時候都玩這些獵奇的東西長大吧。
 
但我即使被嚇到作惡夢,我卻還是回頭去玩,而且玩了好幾集,克蘇魯駭人的地方,其實正也是它迷人的地方,如果你跟我一樣是恐怖遊戲跟恐怖片迷,我想你也會同意這件事情,最恐怖的從來不是無預警的Jump scare或是血腥獵奇的畫面,而是恐怖現身前山雨欲來的情緒堆疊,好像有事情要發生了,但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你不知道事情會怎麼發生,那才是最恐怖刺激之處,而接觸這些恐怖作品,對觀眾來說,則是戰勝恐懼最無害的手段。
 
不過我對克蘇魯的理解大概也到這邊,使用克蘇魯元素的電影是看過幾部,大多數的時候只覺得怪獸很酷而已,其實對於克蘇魯的本質我是蠻摸不著頭緒的,事實上我越嘗試了解反而越覺得克蘇魯風格的作品跟我似乎無緣,沒看過原著,但買了一本克蘇魯神話的設定集,原本以為就跟小時候看遊戲攻略本跟設定集一樣,就算沒玩過遊戲,光是用讀的也可以很爽,沒想到完全看不懂。在讀尼爾蓋曼的短篇小說集《煙與鏡》有讀到幾篇克蘇魯風格的作品,看完一臉疑惑,未知過了頭,我知道克蘇魯的精隨就在於「難以言喻、無以名狀」,但看完就覺得...「蛤?」─題外話,《煙與鏡》裡我最喜歡的一篇是《批發價賣給你》那篇內容之詭譎且敘事之流暢,堪稱短篇小說的典範級作品。
 
其實我承認我對克蘇魯的興趣完全來自於我對怪獸系作品的喜愛,雖然常常搞不懂在幹嘛,但畢竟克蘇魯還是有蠻多有趣的怪物,光這樣便能吸引我。一如這部《星之彩》,就算我可能看不懂,就算電影可能很難看,但它有凱吉,光這樣,足矣。
 
況且,電影也還蠻好看的。
 
電影的劇情本身是很古典的恐怖電影文本─廢話,原著都快一百年前的東西了,當然古典─因為凱吉,因為同樣的製作群,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是凱吉的上一部恐怖電影《曼蒂》,那片走得太前面了,現代觀眾完全無法理解,這片就相對地平易近人得多,不過要注意,關鍵字是「相對」,基本上就是從「這三小?」變成了「看得懂」這樣,本質上還是一部很吃電波的電影,能不能對上克蘇魯的頻率還是很重要。
 
但比起文學,電影終究是是一種奠基於視覺的藝術,一個東西無論是多麼地「難以言喻、無以名狀」,電影終究得賦予它一個形象,我不敢說直接呈現出來對於原著迷來說是否妥當,但至少就娛樂性這層面來講,這樣做確實是能讓電影更加吸引人的,例如所謂的星之彩,描述上是一個沒人見過的顏色,但電影還是得拍出來,雖然說已經使用了螢光粉紫色這種較少出現在大自然中的色彩,但還是一個觀眾可以分辨出來的色彩,不過導演也確實把各種異色場景拍得很美,大螢幕得觀賞價值絕對是很夠的。
 
而這片的節奏其實在恐怖片的領域中來講,算是挺緩慢的,可以稱得上是一部漸進式的恐怖電影,彷彿溫水煮青蛙一般地慢慢加熱,從一開始一些似乎無傷大雅的異狀,慢慢越來越瘋狂失控,那個來自外星的神祕邪惡逐漸吞噬每個角色,我們很難用一個精確的詞來形容那邪惡對於角色的所做所為,用感染、附身或是洗腦都不太對,那是更偏向於單純的「影響」,逐步蠶食鯨吞他們的理智,讓觀眾跟角色一起降低San值。事實上這樣的設計反而讓故事顯得合理了一些,如果一開始就出大事,主角們大概會直接閃人,但從小地方開始影響,直到最後徹底失序一發不可收拾,已經沒有脫身的可能。確實主角們在最後有做一些不合常理的、恐怖電影裡的角色才會做的奇怪舉動,但我們不妨將其視之為那外星色彩對於主角的影響,從一開始的沒人發現問題,到最後已經變成沒有人想解決問題,至於為什麼,或許就是一樣用克蘇魯的「難以言喻、無以名狀」來不負責任的概括之,而在這一切瘋狂失序的渾沌正中央的,是我們的凱吉,電影中確實有不少肉體獵奇的奇觀場面,但真正的奇觀,是凱吉的表演
 
找來擅長駕馭各種癲狂邪異表演的凱吉,來詮釋這種情緒逐漸失控的克蘇魯型角色,這是一個天才的選角,也是所有凱吉教徒的福音,如此爆走的顏藝、如此卯足全力的凱吉瘋,放眼好萊塢,只有凱吉才能完美無違和地表演而不讓觀眾出戲,有哪個演員一面大口咬下番茄、一面聲嘶力竭地吶喊大罵難吃、一面表演番茄灌籃卻不會讓觀眾發笑的?除了凱吉,我還真想不到,他這種表演方式,並不是演得很用力擠出誇張的表情就行了,很容易過火,一旦過火則會變成B級電影的浮誇演出,但凱吉總是拿捏那微妙的精準度,所以我是那麼地愛他。
 
不過比起《曼蒂》凱吉從頭到尾一枝獨秀,這片畢竟是關於一家人的故事,凱吉的表演空間相對被壓縮了一些,凱吉仍然吸很嗨飛很高,但若說《曼蒂》是純度90%的凱吉的話,這片大概是75%的凱吉。
 
至於100%的凱吉?我想這個世界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這對人類來說還太早了,當凱吉有一天決定發揮100%的演技能量時,或許就是他寫下屬於自己的克蘇魯神話的那一天,我們將會見識到所謂的「凱吉之彩」,那將會引領我們進入一個什麼樣的世界?總之我很害怕。
 
也很期待。
 
The world is locked in a Cage, and we are all Caged.

看較舊的 1 則留言

安安: 08-09 19:32

這種類型就是小眾電影 票房很難衝高 不知道當初

安安: 08-09 19:32

說的三部曲有沒有辦法生出來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