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文化綜合討論區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心得】《兵烽決》總結─選擇的課題(三)

s8049480494 (幻翔靈空) #1
CC
2021-04-22 18:34:38
(二)地,權衡利弊,開疆拓土─荒禘、原皇

夫地魔者,
行持之士步罡變神,書符呪水,
起念不正,多被地魔之所試,
何者?

正欲思存,而心生疑議,
步搯書呪,而亂其心元,
或照形而不辨其姓名,
或附身而不通言語,
抵敵道法,毀辱真文,
皆非邪鬼之所依,即是地魔之所試也。

    地魔不同於天魔,是利用人性那點猜疑之心,不斷放大,直到跨不過心中那道坎。

    地魔魔考往往對那些聰明人效果奇佳,尤其越聰明越容易陷入迷障。

    越聰明的人,往往想的越多,想的越多,猜疑由此而生,一點一點慢慢擴散,直至不可收拾。

    1.賽局

    荒禘是兵烽決賽局博奕第一人,厲害非常。

    可以把人猂兩族對彼此的態度,分成以下四種賽局情況:

    現在就來看看,荒禘如何利用賽局將自己的優勢最大化。

    (1)兩族暫時和平時代

    荒禘剛復活,面臨的是猂族表面占優勢,實際上優勢不明顯的局面。

    當時正道劍風雲與俠音劍鳴剛被猂族聯軍挫敗,如果照正常的魔頭出場,一定趁勝追擊,打得正道潰不成軍。

    可是在癒者展現要力保的態勢之下,猂族優勢已被削弱,更重要是站在山峰上的月無缺跟天劍非天態勢不明,兩人一旦插手,局面立刻就會翻盤。

    荒禘選擇一條不尋常的路:求和

    他的卑躬屈膝,雖不能讓劍風雲放下戒心,但正道此時兵馬已疲,就算俠音劍鳴想戰,也沒有優勢,兩方在此情況下停戰,是個雙方皆能得利的局面。

    他很準確的抓到正道的和平代理人,並且穩住癒者,他的求和,為他處理猂族內部事務、理解中原目前情況,取得足夠的時間。

    接下來與劍風雲的合作,一連解決風月主人跟天劍非天的威脅,可以說把和平紅利發揮到最大,而且受損最大是正道,猂族損失有限。

    此時進入第二場賽局。

    (2)荒禘主導時代

    第二場賽局,以藐烽雲攔阻月無缺開始,荒禘轉為狙殺劍風雲。

    荒禘全面得利。

    借由劍風雲之手,將內部游離的御脈清除,御脈領導人后戒的精神狀態起伏很大,是個不安定要素,況且想取得燹狼令之力,御脈不宜太過壯大。

    最大戰果是除掉正道最大的威脅劍風雲,風雲成長速度太驚人,日後必超過劍謫仙成就。

    當荒禘的態度轉換,最受傷是採取和平政策的劍風雲,因為賽局就從兩方得利變成猂族單方暴利。

    此時寄飛龍利用猂族自身的不安定要素,痴戀寄如萍的寂狼,對荒禘展開暗殺行動。

    不過寄飛龍並非真心想成全寂狼,這時的賽局狀態變成人族得利,因為寂狼想要和平。

    結果被荒禘反過來利用寄飛龍,演變成寂狼的全面屠殺。

    荒禘講的很好:「寂狼啊,有時候,命運的坎坷,不是因為你做錯了什麼,而是想擺弄你的人,做得更正確而已。」(兵烽決40集)

    可以說荒禘在賽局這塊,擁有兵烽決最高的判斷力。

    因此,當被藐烽雲奪舍之時,他能一眼看出藐烽雲意圖。

    (3)荒禘敗戰之後

    在荒禘戰敗後,兩方此時的選項,對猂族而言只有人族暴利跟兩敗俱傷,要改變局面,需要獻出新的籌碼,荒禘知道藐烽雲願意成為那枚籌碼。

    況且在老談對待戰敗的猂族態度上,他知道老談會幫一把,唯有此,才能把局勢導回到兩方共謀和平的局面。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禘之敗已成定局,但是吾族之民,絕不能過上那般寒苦飄零的日子。
    
    禘一命可殞,但猂族的未來,卻絕不能陪葬,藐烽雲,禘就見你,如何開拓吾族太平之世。」(兵烽決43集)

    藐烽雲獻命後,猂族將由癒者帶領,借由荒禘跟藐烽雲的接連獻命,可為癒者跟正道和談提供契機,加上老談的配合,兩族和平方能成真。

    要兩族和平穩固,有很多條件需要配合。

    首先,要兩方的領導人有意願

    只要有一方是假意求和,另一方往往會受重傷(如荒禘殺風雲或寄飛龍設局),這也是為什麼囚徒困境的賽局往往會走向〝納許均衡〞(非合作均衡,兩方選擇對抗策略)。

    荒禘與其後的藐烽雲獻頭後,會由癒者帶領猂族,而自老談處理荒禘戰敗一事,可以看出老談繼承風雲的遺願,是真心要為兩族和平獻策。

    第二,主戰派失去反撲的力量

    這點風雲深受其害,當他跟血鯤鯩簽定和約時,鱗族的主戰派並沒有失去戰力,才會導致新海鯪帶領叛鱗破壞和約。

    在荒禘身亡後,劫脈被清除、原皇灰心喪志,猂族已沒有主戰派存在,要關注的是人族。

    俠音劍鳴遭受毀滅性打擊,百重泉向癒者認錯,已沒有戰力;對猂族恨意最深的月無缺,他要殺的唯有荒禘,連后狨都放走,可見對其他猂族敵意不深。

    在此兩前提下,和平才能穩固。

    因此荒禘最後的遺言不是不甘,而是交托未來。

    可以說荒禘把兩族四種賽局的情況繞了一圈,既然他如此聰明,為何會兵敗如山倒?

    2.大象與騎象人

    大象是人的感性、騎象人是人的理性,表面上看,是騎象人(理性)指揮大象(感性),但當觸發到大象痛點時,騎象人完全拉不住。

    人其實沒想像得那麼理性。

    荒禘情況就是如此,他太過聰明,總把謀算放在第一位,沒有真心待人,就難以得到他人情感認同。

    唯二相信他真心之人,一是被他背叛的玄魁、一是他最為信任的原皇。

    荒禘那一跪,使觀眾感知到更多的是權術,尤其荒禘很多行為,表面釋出善意,實則包藏禍心。

    最有名的當屬俠音劍鳴圍殺時的「哎,禘這雙手真是太不聽話,回頭禘一定重重責罰。」(兵烽決34集)

    百重泉說荒禘;「無謂的虛偽,只是更加令人作嘔。」可謂一語中的。

    不以赤誠待人,別人自然不會真心待你。

    相信他理想只有癒者跟原皇,猂族其他人對他,並非真心誠服,比起在猂族粉絲滿滿的玄魁,除了武力差距外,更多是他沒有赤誠待人,這是他跟癒者最決定性的差距。

    癒者相信荒禘是真心為猂族好的人,荒禘也知道,因此才能利用癒者對他的信任。

    荒禘難道不知道玄魁根本不會搶他的猂界守嗎?

    理智上知道,情感上無法接受

    他一直忍耐,就像騎象人一直壓抑著大象,而大象一旦爆發,會完全不受控。

    爆發點在玄魁公開表明,不應該接受天地主宰的建議進軍神州,大象暴走了,從此他跟玄魁只有生死相對,已無再合作可能。

    是的,玄魁不爭、癒者也不爭,然而不論他爭或不爭,都已觸犯荒禘情感的逆鱗,這種原發性情緒,只能用理性自制,難以化消。

    尤其越聰明的人,猜忌越多,越難抑止。

    兩人從生死相交變到唯存一人。

    癒者依然相信著荒禘曾經的理想,荒禘知道並且利用,他比藐烽雲更知道這位曾經為好友的脾性。

    矛盾的是,往往這種人,都渴望有人真心信任他。

    所以我們看到,荒禘時不時回憶起那最相信他的人──姤兒。

    唯有姤兒無條件支持,不論任何情況下,她都是他最強而有力的後盾。

    原皇雖親,依然有著君臣之別,唯有姤兒不會因地位差別對待。

    在姤兒生下荒天塵死去後,他知道,他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這時,原皇對他來講太重要、太重要了。

    才有以下一幕。

    當靈鮶說出原皇是否故意放走癒者時,荒禘發怒了,並講出:「原皇,絕不會背叛禘!」

    荒禘極少真動怒,就算被藐烽雲算計,他也只是笑笑,謀算輸人,沒什麼好怒。

    但原皇不同。

    不管原皇是巧合或存心要放走癒者,荒禘都會選擇相信原皇,不然,天下之大,他還能信誰?

    沒法相信任何人的世界,太過悲哀。

    原皇在荒禘心中重要性,可見一斑。

    荒禘在原皇心中的地位亦然。

    3.忠義難兩全

    一向冷冷的原皇,只有兩次因荒禘展現強烈的情緒起伏。

    (1)原皇的選擇

    「不可啊!」,一句不可,道盡原皇為此付出的心力。

    在風雲硬破猂玦,原皇立刻轉化陣法,欲收集四散的猂玦之力,結果被風雲反制,就在正道聯盟六人合力要毀荒禘之時,原皇是真的焦心才會脫口而出。

    原皇是荒禘唯一信任之人,荒禘何嘗不是原皇心中的支柱?

    在癒者死活不接下猂界守之位後,原皇將猂族希望全壓在荒禘身上,他就是原皇的一切,猂族的救星。

    因此在荒禘被藐烽雲奪舍,「一切都──結束了。」

    在藐烽雲給他兩條路選,他明確的回答:「吾所忠誠者,只有荒禘一人。」

    這就注定他跟癒者,永遠無法成為好友。

    荒禘跟玄魁,只能留一人。

    原皇是有目的接近癒者,但他一樣被癒者那真心所感動,只不過在對荒禘的忠和對癒者的義之間,他永遠選擇前者。

    這層隔閡,和者明白,癒者也明白。

    縱使癒者不知和者這樣做目的是什麼,他一樣能感受到兩人相處間的不自然,反之亦然。

    (2)好友

    「吾從未是你的好友,可惜這個事實,吾太慢清楚。」(兵烽決23集)

    癒者明白和者一定有另外身份,和者同樣清楚癒者也有不欲揭破的過往,和者一直以為,他是最懂癒者選擇的人,想不到,兩人卻受不起這句「好友」。

    和鳳翥,這個原皇創造出來的身份,在他選擇當回原皇時,已被他捨棄。

    然而,心,豈是能說變就變。

    不止對癒者,對荼然亦然。

    這位無緣的姪子,他不曾親口叫他一聲,在沒揭破身份之前,雖有利用成份,但和者是真心待他。

    荼然太善良,不懂世間險惡,他要使荼然知道這世界多麼醜陋,唯有如此,他才能在殘酷的武林活下。

    這個惡人,他樂意當。

    跟癒者相反,癒者想保護荒靡那天真的一切,兩人殊途同歸,都不願他們受到傷害。

    當和者選擇原皇的路,面對曾經的好友與姪兒,他選擇武裝起自己的內心,不斷告訴自己要狠心,為了猂族霸業,一切皆可割捨。

    潛意識,他還是狠不下心。

    幾次逼殺癒者,他話雖毒、招雖狠,卻總是講的太多,似乎想要說服什麼──他要說服自己

    「吾會直接殺了他,不讓他有太多痛苦,是吾對好友最後的溫柔。」

    「我不相信,你只是故意這樣說的對不對?」

    荒天塵可能比原皇更看得清他內心。

    「君臣之下,再無友誼並存,是你教會吾這點。」

    「說什麼呢?吾與你之間,可曾存在過情誼?還是你尚在等吾一句:『吾與你,恩斷義絕!』

    玄魁也好、挹天癒也罷,只是吾禘眼中阻礙,為臣者順手清除,也是──理所當然!

    若非是你,吾族為何會變至此?

    祗脈因你凋零、明脈覆滅,吾禘征戰苦境未果,種種責任,你難道不該為此付出代價嗎?!」

    「吾從未止逃避這個責任。」

    「前來苦境成為一名醫者,想藉此痊癒吾族的體質,這就是你的行為。」

    「吾以為──你能助吾。」

    「吾更以為,你能早日清醒,擔起自己應付的責任。」(兵烽決41、42)

    原皇要殺癒者,大可不用講這麼多。

    原皇在聽到癒者「君臣之下」此話後,回應語氣略為上提,似乎認為,不是你不認吾這位好友嗎?現在講這話,是要我怎麼做?

    話越說的越狠,心裡越虛,到最後演變成單方面抱怨。

    兩人對話在講著雙方的真心錯付。

    癒者以為和者會幫他,原皇卻認為玄魁只是逃避,原皇如此說服自己,吾沒錯、吾禘沒錯,錯的是癒者、是玄魁,這是贖罪,對,這是贖罪。

    唯有如此,他方能下殺手,然而他潛意識依然寄望有人來救癒者。

    靈鮶說:「該不會是原皇你心軟故友之情,有意拖延,才會等到談無慾出現,救了玄魁。」恐怕不是無的放矢。

    只是不管荒禘或原皇,都不想承認這個事實。

    「吾曾經想過,如果你只是挹天癒、吾也就只是和鳳翥,癒和雙者,行不改名、坐不變姓,但可惜,我們同時都擁有另一個身分,終究注定了,背道而馳。」(兵烽決44集)

    唯有荒禘身亡後,當原皇不再是原皇,只是和鳳翥,才等來癒者這聲「好友」。
郭公夏五琢木湯: 04-22 19:33

推荒禘、原皇,實在是很棒的角色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