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文化綜合討論區

【攻略】仙古狂濤15|劇透帖(流量注意)

Yanai82110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 #1 2021-07-22 04:09:38
應曉謫仙鴻鵠志,湛然秋水換兵戎。
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古岳峰

未珊瑚:「九天劍殊?」
殊天九:「知此名號,當曉來意。」
未珊瑚:「你的規矩,不是本宮的規矩。」

殊天九:「無人可以拒絕,你也不例外!」
未珊瑚:「因為本宮對仙島造成威脅?」
殊天九:「妳是用劍者,而且不差!」

未珊瑚:「殺一名女流,不會汙了你的劍?」
殊天九:「用這種方式逃避挑戰,是妳汙了自己的劍!」


未珊瑚:「這口劍,不屬本宮。」
殊天九:「以萬物為劍者,何曾真正成為萬物歸宿?」
未珊瑚:「你是本宮生平所見少數特殊的劍者。」

殊天九:「接帖,拔劍,能讓妳看到更多!」
未珊瑚:「那一劍,殘霞萬頃,變化莫測,終究夕陽西沉,永墜黑暗!」
殊天九:「妳對自己沒信心?」
未珊瑚:「你確實很特殊,但……這就是本宮的答覆!」

未珊瑚優雅收起長劍,殊天九同樣威脅其若不接帖,此後將再也無法成事。未珊瑚卻認為殊天九縱使劍術出神入化,但自己也非只鑽研劍術一道,畢竟對於謀略家來說,成事也未必只有「劍」之一途。

殊天九:「無法改變妳一事無成的未來……不相信,儘管一試!」

發帖不成,劍王正欲轉身離去,千金少此時恰好回返,才出言相詢,便驚覺眼前人散發著濃烈殺意,連忙出刀攔阻。殊天九腳步故我,卻以詭異身法避開迎面的鋒刃,消失現場。



-避難山洞

反抗軍山洞前,諸葛窮猝不及防地遭受秘雕天靈一擊,後者隨即現出原身,真氣源源不斷地灌入諸葛窮周身,不料功行半途,一股邪氣自諸葛窮體內湧生抵抗,肢體剎那膨脹!秘雕察覺不對,收起功力,穩下諸葛窮體內亂象,化回殘缺之身。


諸葛窮喘息不止,詢問秘雕方才的異狀,卻被反問體內邪氣何來?諸葛窮解釋了體內的天魔真經,乃因昔日以逍遙無德功協助天首梅若馨修練時所留,反正看不出傷害,就索性成為道魔共修的狀態,被秘雕吐槽一聽就不是什麼正派武學。

而方才的險境,則是因為諸葛窮體內兩股真氣早已互濟共生、自成系統,導致修練的逍遙無德功雖然完整,卻也非最原始的型態,才會在被秘雕激化的情況下失去平衡、致生險象。


諸葛窮納悶秘雕對逍遙無德功如此透徹,對諸葛、司馬的氏族之爭頗為瞭解,也對司馬氏極為反感,該不會也是諸葛後人的一份子?秘雕聞言沉默,諸葛窮連忙表示若他不想提起便不用理會自己的問題……。

秘雕:「秘雕神訣……就是脫胎自半部逍遙無德功,再經過逆練手法加強威力,破壞與攻擊更勝逍遙無德功,但也對自身的肉軀造成不可逆的傷害。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復仇!萬惡的司馬氏!該死的逆天無敵,司馬幻魂!」

言辭間,秘雕散發出驚人氣勢,而方才之舉也是為了成就完整的逍遙無德功,藉此對抗,甚至吞噬司馬幻魂所擁有的功力。諸葛窮雖然對秘雕感到抱歉,但也想好了補償方案,認為兩人的功體雖非完整,但只要找到其中的共通處,或許也能找出其他的方法,甚至超越原本的成就。

秘雕:「一張嘴胡說八道」,明明就沒把握,還裝氣勢!」
諸葛窮:「呃……前輩別拆我的台啦,我很認真耶!」

秘雕聞言大笑,希望諸葛窮展現出自己的認真,認為若是六合計劃進行順利,距離決戰七王的時間或許不多了,要他具有接受地獄般修練的覺悟,諸葛窮鼓起勇氣,答應秘雕的要求!


-中原,淪陷區

一步入陣,優缽曇摩身處幻境之中,面臨昔日同修──薩埵三尊攔路!

優缽曇摩:「竟是你們!」
金剛尊:「一步禪空如此支持你,為何你不回頭?」
摩訶尊:「我不會步上你的後塵,背佛者!」
優缽曇摩:「魔由心造,與心共存,同魔共處……優缽曇摩,領受!」

優缽曇摩祭出「情塵七往.空色無欲」欲以禪音突破內心映象,雙尊先遭震退,梵海驚鴻隨後挺身迎上,手中顛倒夢想直指優缽曇摩。


摩訶尊:「是你引我至方導邑,是你坐視一切,讓我握有此劍!」
優缽曇摩:「縱有感知,你也不會知悉全盤。」
摩訶尊:「紙包不住火!」

優缽曇摩:「不對,現在只有一人知道。」
摩訶尊:「不敢面對自己的你!」

遲疑間,一步禪空與法濤無赦自後掩上,感受手上沉重勁道,優缽曇摩察覺眼下之陣並不是單純內心映象,憶起昔日地藏法門領導人傳承之景……。

優缽曇摩:「為何選擇拙者?」
?:「是你選擇諦聽須彌藏,不是諦聽須彌藏選擇你。」
優缽曇摩:「領導,不是拙者專長。」

?:「追尋,卻是你的未來。諦聽須彌藏創建初始,你已知脈絡。」
優缽曇摩:「遠久前的故事。」
?:「與你的經歷,有很多相似之處,若你有緣見到那口刀,也許……。」
優缽曇摩:「四百年前失落之刀……。」


回神之際,三尊結起陣式,首度聯施十二訣總訣式「薩埵十二惡皆空」,優缽曇摩亦氣灌王骨與之相抗!


缽陣相接瞬間,優缽曇摩手上紫金缽消失無蹤,倉促接下法濤無赦一掌,卻顧此失彼,硬生承受了一步禪空與梵海驚鴻之攻勢。藺幽蘭眼見王骨到手,正要斬草除根,此時六合及時到來,並窺破陣法來源,凝功將發之際,一道墨色飛入破去陣局,六合將優缽曇摩帶離現場


優缽曇摩向六合表示感謝,而六合也是因為察覺他連番針對開陽陣營的舉動,才想循線找上致謝,是以正好遇到了剛才的場面。優缽曇摩對紫金缽被奪並不惋惜,只慶幸此前已經破壞過一處據點,至少不算無功而返。

六合與優缽曇摩各自交代後便各自離去,行至中途,突然向身後喊話,認為破陣者難道不是為了一晤才出手的嗎?一人緩緩自林中步出,六合與其寒暄。

六合:「好久不見。」
太叔雨:「就這四字?」
六合:「畢竟剛才相助,出乎在下意料。」

太叔雨:「不止方才,自俏如來回到中原與你接觸之後,筆者便引入反抗聯軍之間。」
六合:「連在下跟秘雕皆無察覺。」
太叔雨:「抹除痕跡,不正合筆者筆者所學。」

六合:「墨家手法!」
六合:「目前所見計策,你皆有插手?」
太叔雨:「不是全部。」

六合:「你幫助反抗者,不怕被他們針對?」
太叔雨:「所以才有所有的人不分敵我,皆不可透露任何訊息給仙島之人。」
六合:「避開七王可以理解,但連在下也信不過……方才你已出手,瑤光破軍步可能隱瞞消息。」

太叔雨:「是你讓筆者不得不出手。」
六合:「與在下何干?」
太叔雨:「筆者以墨家九算的身分相勸,黑水城絕不能現世!」

六合:「你知道這件事情,必也清楚在下的理由。」
太叔雨:「你不明白,墨魯兩家有傳承兩千年的責任。」
六合:「仙島七王對外侵略,也是自認為有傳承更久遠之前的歷史。」

太叔雨:「那不同。」
六合:「都自以為是,在在下眼中並無二致。」
太叔雨:「那是你對墨家的偏見。」

太叔雨不語,六合認為墨家對於太叔雨已經太遠,而太叔雨的過半人生卻是在仙島成長,不應只站在墨家的立場思考。太叔雨表示自己對仙島的歷史銘記在心,對於其他地界亦如是。

六合問太叔雨,如今九界歷史將以仙島作為起點在世人眼前展現,其餘地界是會遵循歷史文本歸降,或者群起反抗?太叔雨並未回答,而是將責任歸咎給提供這段文本的天璇巨門。

六合:「真錯了嗎?至少讓在下認清,歷史不只有遵循,還能被挑戰。包括陳腐不堪的堅持,以及……虛無飄渺的責任!」

六合:「在下以為,這就是你選擇幫助俏如來他們的原因。」
太叔雨:「在下正在幫助他。」

六合:「真正的幫助不是一味支持,而是在關鍵時刻替他做出正確的判斷,比起他,你更了解仙島不是嗎?」

太叔雨:「俏如來方面……筆者再與他商談。」
六合:「如此,也不枉費你幫助反抗聯軍的決心。」

太叔雨一頓,緩緩地道出自己的職責:「因為責任,鬼谷四慧--必須由墨家九算親自解決!」兩人散會。


-洗墨幽居

優缽曇摩向俏如來與落拓子交代方才情況,兩人訝異仙島動作之速。太叔雨雖對紫金缽失落、達芥子陷危之事感到抱歉,但優缽曇摩對此十分豁達。

優缽曇摩:「施主可知紫金缽曾一度流落,經歷數百年才輾轉回到佛國?」
太叔雨:「至少仍回歸原處。」
優缽曇摩:「施主認為原處是何處?」

太叔雨:「大師想聽的答案,莫不是本來無一物?」
優缽曇摩:「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太叔雨:「看來是筆者悟性不夠。」
落拓子:「依小生看這跟悟性無關,仙島才在理這些禪機!」

俏如來整理思緒,想起過去受梁皇無忌召喚的炎魔幻十郎,以「輪迴之鏡」讓戮世摩羅自行卸下防備之事,認為仙島應該也是以類似手法取得魔之甲。落拓子原以為他是在思考太叔雨為何知曉優缽曇摩遭遇一事,但俏如來早已瞭然於胸。

太叔雨原想試著利用九算身份認知行動的謬誤,但方才一談,讓他不由得懷疑自己的堅持是否欠缺思考。不過對於黑水城一事,此刻俏如來背負的壓力雖然龐大,但自己此刻雖不贊成,也找不到有力的反對理由,俏如來表示諒解。

落拓子:「明白什麼?現在的狀況是太叔雨暴露行蹤,不只沒說服六合,還差點被說服。更重要的是他也可能會被仙島七王鎖定,真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俏如來:「多謝俏如來與八師叔的共同好友在為我們擔心。」

落拓子對俏如來的粗神經頗為著急,此刻反抗軍只剩下兩項王骨,甚至持有者的立場都有朝六合靠攏的跡象!太叔雨連忙喊停,納悶難道連欲星移留給俏如來的後盾──「六弓禁道」中的羿鬼辰都不向著俏如來?俏如來不語,情況不言而喻。


-永生樹

張引弦對羿鬼辰偏向六合的立場感到不解,但後者認為俏如來只要放下無謂的堅持就能自所謂的壓力中解脫。

張引弦:「黑水城有自己的規矩。」
羿鬼辰:「你是說柳穿楊身亡時,還要經過討論才能放我進去看到遺體的那套規矩,還要經過討論才可以進去。」

張引弦:「重要的戰略位置自然不能……。」
羿鬼辰:「被外人發現?所以我是外人,你不是!」
張引弦:「我沒有那個意思。」

羿鬼辰:「我相信你沒有,但俏如來呢?相較之下未珊瑚更好相處,至少不用在那邊猜來猜去。」
張引弦:「你又知道未珊瑚可以完全信任?」
羿鬼辰:「又沒講完全信任她。但相比未珊瑚,俏如來與你我認識更久,照理來說應該要有更信任的感覺。但現在呢?我卻感覺兩個人並沒差別,這樣不是很奇怪?」

張引弦認為羿鬼辰應該從不同的角度著眼,此刻的俏如來不只是戰友,更是中原的領導者,所以自己能夠從天龍幫領導者的角度與他共情。羿鬼辰反問張引弦,若何問天仍在世,是否仍會情義相挺如今的墨家鉅子俏如來?

羿鬼辰的尖銳質問激怒了張引弦,要他明白「六弓禁道」是由俏如來創立,縱使實際創立者乃是欲星移,但其立場同樣支持著俏如來,更在諸多事件後協助對抗九算,不過羿鬼辰認為那是墨家私事,自己並不想理會。但不論如何,張引弦堅持認為欲星移選擇的立場,兩人即代表六弓禁道的初衷。

羿鬼辰:「柳穿楊也相信,所以他死了!光是協助黑水城應付六合,俏如來就忙不過了,只能仰賴未珊瑚。相信她很快就會有後續計劃,如果不想跟,不勉強!」

羿鬼辰轉身跳離永生樹,張引弦無奈嘆息,只得跟上。


-幽蘭居

飄逸主向孤芳君傳達尚同會日常庶務,孤芳君提醒他與堅竹多加留心妖無淚的狀況。此外,孤芳君想建立的情報網在實際上推展恐有困難,即便有完善的一日,要找到能管理龐大情報量的人才也不容易。

天首過去執掌落花隨緣莊,是精擅此道的人才,孤芳君屬意由她負責,但飄逸主認為天首實力卓絕,開陽武曲恐怕會覺得大材小用,何況其本就認為花費力量推行情報網一事不符合戰略方針,是以此事如今未成。

孤芳君明白此中道理,表示自己早就設想直接繼承還珠樓的情報網,兩人正欲談下,瑤光破軍來到,飄逸主告退。

藺幽蘭帶來了仙島大計更進一步的好消息,以及戰場上的變數──「舞嘯筆狂」太叔雨的參戰,讓孤芳君決定加快進攻節奏,但不須連下重手,要藺幽蘭相信「天璇巨門」的手段與能力,靜待鬼墨兩家的了斷。

談話間,冽風濤急忙來報,原來是中苗反抗人馬再度行動,更驚動了開陽陣營的兵力調配!孤芳君對背後操盤者頗感興趣,決定按兵觀望。


-中原各處

優缽曇摩掃蕩開陽陣營根據地,慈悲和尚與妖無淚、胡山不歸人一同攔截,優缽曇摩趁慈悲與妖無淚口角爭鋒之際發招逃脫;落拓子受風逍遙與墨雪不沾衣纏鬥,難以脫身之際,凰后應未珊瑚的要求來援,並對她不惜被留下話柄也要促成此計的動機興趣濃烈。



-尚同會

千金少在張引弦、羿鬼辰的掩護下殺入尚同會,擬形八法瞬間擊敗虛心客、飄逸主與暮春女,腳步逐漸向內部移動,元劫七與天首亦出面攔阻,千金少陷入圍局。


尚同會外的未珊瑚此時出劍相助,首展「太白行.神物會當逢」使眾人應接不暇。


兩人正欲更進一步,內中的司馬幻魂現身打傷千金少,並對未珊瑚的佈下的劍陣毫不稀罕。未珊瑚不甘示弱,收回陣勢再施太白行,一招「明斷自天啟」正面硬撼「開陽神功.捲雲掩日」張引弦與羿鬼辰亦發箭支援。


來自遠方的強悍劍氣迫使未珊瑚回防,司馬幻魂趁隙將其擊退,在迅速辨明局勢,發現眼下只剩張引弦能可支援後,進攻的兩人決定就此撤退。

入侵者離去後,司馬幻魂發現這次又是一次佯攻前線、實攻內部的計劃,直笑反抗軍天真,但也訝異殊天九竟出手幫忙。

暮春女:「啊……是傳聞中的仙島最強劍者。」
飄逸主:「瘋婆別亂想,那你吃不起。」
虛心客:「君上的意思是,殊天九願意協助我們?」
開陽武曲:「要請他出手談何容易,會是你說動的嗎?玉衡廉貞!」


-中原某處

立足處被殊天九一劍削斷,憂心位置被發現的羿鬼辰急忙奔逃,卻遇見散發著殺意的殊天九阻擋。羿鬼辰連出數箭自保,卻絲毫碰不著對手衣角,殊天九更展現以雙指接箭的強大實力。


羿鬼辰汗顏之際,未珊瑚劍氣揮灑,阻擋殊天九步伐。殊天九雖未拔劍,仍盡破攻勢,緊緊跟隨著羿鬼辰。

未珊瑚:「你想殺他?」
殊天九:「妳想救他?」
未珊瑚:「就為劍決?」

殊天九:「待妳落款。」
未珊瑚:「那他的命,是你的了。」

數分鐘前:相較之下未珊瑚更好相處,至少不用在那邊猜來猜去。」

信步間,未珊瑚再度被殊天九跟上,並告知他羿鬼辰的死活與己無關,不必特意宣示,但也知道殊天九並未下手殺人。

殊天九:「直覺?」
未珊瑚:「策略。誰曰本宮一事無成?」

殊天九:「也就是說,除非妳萬事不沾,否則我必能阻止妳成事,這就是妳的未來。妳可以選擇用這種方式度日,從此計不能施、埋劍一生、庸庸碌碌……也見不到天璇巨門。」

殊天九說罷離去,留下未珊瑚原地思索。


-古岳峰

俏如來和太叔雨來到古岳峰,恰好遇見回程的千金少,言談間提到此次進攻是由未珊瑚佈下的計策,雖然洗墨幽居方面知道的訊息不多,但仍說動了優缽曇摩與落拓子幫忙,更傳訊要求凰后協助。

只不過太叔雨沒想到會由千、未兩人衝入尚同會搶回天首與元劫七,目的正是為了化消無聲庵方面的矛盾,以及做予天劍慕容府一個人情。俏如來問起未珊瑚遲遲未歸的原因,千金少才想起影響戰局的那一道劍氣,或許正是他先前在古岳峰遇見的異人。

未珊瑚臉色不佳地回到古岳峰,並以「羿鬼辰劫後餘生,需要探視」的理由支走俏如來,隨後和太叔雨談論起了殊天九。

她這次的佈局除了主要目的外,更是要試探殊天九是否真如所說,能夠讓自己一事無成。而結果也證實他確實具有足夠的影響力,不只能覷破了劍陣、箭路的銜接關鍵摧毀陣形,更能選對時機打亂戰局關鍵,並阻撓她後續的行事。

太叔雨認為未珊瑚若有心,或可求援爭取生機,但她直言自己若要保命,自一開始便不需要離開海境,劍者的直覺也使她明瞭兩者差距,只請太叔雨別向俏如來透露此事,但他若想思考、推敲其中狀況,倒也無妨。

千金少有些擔心地希望未珊瑚表態,但她認為兩人此刻應當靜下心來,後續的局面也需要他的支援,隨後轉身望向峰中飛瀑,良久不語。

-多看幾眼吧。


-洗墨幽居

天色將暗,俏如來等待許久皆不見太叔雨回歸,優缽曇摩欲將其留宿,被落拓子大力拒絕,俏如來與其聊起了記錄中的王骨諸事,更有仙島收集王骨的目的,或許是要打造一套無敵戰甲給某人的假設。
恰好回歸的太叔雨請他收起如此大膽的想法,認為王骨會吸收使用者精力,幽靈魔刀更已毀損,仙島應當另有目的,若能與凰后方面蒐集到的資料互相對照,或可發現端倪。

落拓子表示自己現今抄錄所得的資料若仍幫不上忙,便無能為力了,並順口提起先前在師門藏書齋中發現一干無用資料,覺得頗不尋常。

俏如來關切起未珊瑚的情況,太叔雨希望他確認羿鬼辰無事後,能詢問張引弦繼續照應未珊瑚的意願。而俏如來也已自羿鬼辰處探明當時的情況,但認為殊天九若與七王同謀,早有搶奪彤弓弽的機會。

不過在太叔雨的認知中,殊天九行事自有準則,不可以常理度之。他只擔憂六合若以此事作為進逼藉口,自己或許也難以斡旋。

俏如來稍作思索,決定先行回到黑水城,落拓子見其腳步乾脆,明白了事情的麻煩程度。


-幽蘭居

孤芳君上下打量著冽風濤所張羅的火鍋,對他放在鍋中的「牛癟」頗為好奇,不過只聽了一半便放棄瞭解,轉而稱讚他比起親衛更適合當個大廚。冽風濤表示這些手藝乃是當年的茹琳所教,並且面露沉痛之色,孤芳君見狀不再追問,讓他只管大吃即可。


風逍遙帶領墨雪不沾衣來到幽蘭居,寒暄方過,墨雪突然挺劍直刺孤芳君額間,冽風濤戴上鐵手攔截。


面臨迎面殺機,孤芳君卻是不閃不避,緩緩道出墨雪若以方才的劍速直進,即便是冽風濤也阻止不了他的劍勢的事實;墨雪認為他若非俱備足夠的能力自保,便是仍有其他安排,孤芳君從容回應自己從未承認不會武功一事。

墨雪察覺到幽蘭居中還有高手,抽劍迴身,葉秋聲已是一指抵在喉前,並稱讚其全攻無守的劍路與敏銳感知,未來將是不可限量。


墨雪拿出手絹拭劍,背後的孤芳君緩緩道出第三種的可能──「信任墨雪」風逍遙斥責其亂來,卻被墨雪反罵將幽蘭居透露給自己知情才是真正的亂來,但孤芳君對安全方面頗有信心,讓其不必介意。

風逍遙向孤芳君報告尚同會中的變故,也對殊天九的威脅程度表示懷疑,孤芳君認為中苗或有絕頂高手能夠滿足劍王的渴望,並打算先讓他攪亂中苗死水,再慢慢規劃奪取還珠樓情報網的周全行動。
公事聊畢,孤芳君請風逍遙拿出好酒,邀請眾人一同享宴。


-黑水城

俏如來向大匠師與廢蒼生請求放行未珊瑚入城避禍的權宜之計,但被兩人強烈反對,認為他應當惦記自己身為墨家鉅子的責任與立場,聽聞對話的天地不容客亦強勢介入表達。

大匠師:「別學那些亂七八糟的九算,什麼事情都想要出頭!」
天地不容客:「不出頭,難不成要一輩子都龜縮在此?冷眼外界戰禍?」
大匠師:「一群人不救,一個人也不救,黑水城的自私吾算是見識了!」

大匠師:「所以,將縱橫家放進來,如果出什麼事情你要負責嗎?」
天地不容客:「縱橫家又如何?是不是要等到未珊瑚死了,才願意相信她是真心協助對抗仙島?」

天地不容客認為兩人若真介意派系之別,當初就不該向公子開明借火重起不滅火,正因他來自魔世,乃墨家長久以來對抗的種族!


廢蒼生:「公子開明身兼墨家傳承,不能同理視之。」
天地不容客:「如果此時未珊瑚加入墨家,是不是就能躲入黑水城?你的意思是全天下的人都要加入墨家,才能得到黑水城的庇佑?」

大匠師氣憤地要天地不容客滾出黑水城,魯玉與風間始出面緩頰,天地不容客表示自己會離城保護被兩人放棄的未珊瑚,但若再有如同閻王鬼途入侵的事件,就別希望其他人在對城中伸出援手,隨即轉身離去,俏如來基於道義,亦跟上送行。

大匠師對自己研發定念儀還被嫌棄的情形頗為氣憤,廢蒼生別過頭去,若有所思。


-古岳峰

千金少帶酒找上戍守週遭的羿鬼辰,要他陪自己暢飲一番,但羿鬼辰不願意在非常時期仍飲酒誤事。

千金少:「這麼認真,該不會我來的路上,你的目光都一直跟緊吧?」
羿鬼辰:「不是難事。」
千金少:「好眼力,那你有看到我將天師雲杖帶在身上嗎?如果這個時候仙島打過來,剛好兩個王骨一起撈起來。」

羿鬼辰:「……。」
千金少:「騙你的啦!」
羿鬼辰:「這種程度的騙,比起墨家還差得遠。」

千金少:「哎呦,又是一個對墨家有意見的。」
羿鬼辰:「我知道你也是。」
千金少:「唉,沒辦法。道域被欲星移跟俏如來這樣一鬧,連故鄉也不像故鄉了。」

羿鬼辰表示自己還很難相信他口中的欲星移,會是自己當年認識的欲星移。千金少一默,表示人總會變,也擁有各種的面貌,又怎能預料本來信任的人能夠始終如一?

另一處的張引弦與未珊瑚一陣談話,才明白她對六弓禁道留心,更協助羿鬼辰的舉動,乃是因為欲星移的緣故。她提起欲星移當初號召眾人共修,又不將六弓納為己用的種種跡象,顯示了「六弓禁道」的成立,乃是最切合他初心的舉動,但這份初心為何?但看旁觀者的角度,至少自己認為他始終未變。

張引弦欲再問,卻察覺有人踏入古岳峰,未珊瑚前去一晤,正是前來關切劍王傳聞的六合。

未珊瑚對於自己的處境十分明瞭,也知道以六合的能為,以及對於仙島的瞭解,應當明白此時再作措舉也無濟於事。六合認為未珊瑚此刻最佳的去處正是黑水城,無奈魯家不肯讓步,而身為鉅子的俏如來恐怕也不會盡力遊說。

恰好來到的天地不容客聽聞其言,直言這是六合對俏如來的偏見!跟隨其後的俏如來表明自己在權宜和讓步後的立場,便只是希望保全未珊瑚的性命。

六合點出不在狀上落款,便不會面臨劍決的關鍵,未珊瑚心中早有計劃,只待尋找一處隱蔽之所排佈,俏如來心中一動,想起當初玄武真神隱匿其中的「天允山遺跡」。


-天允山

玄武真神先前所寄宿的天允山,地層下有四通八達的地道,又經歷一次地層陷落,地勢等同被群山包圍,便於六弓禁道待命;人力安排上,由天地不容客、落拓子、千金少、優缽曇摩與六合等鎮守各方,俏如來位於中繼處接應,只待未珊瑚設下誘餌,讓殊天九無法掌握行蹤。

-請記住這個看起來很帥的安排,它將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古岳峰

未珊瑚靜立其中,殊天九此時來到,直言眾人的安排皆是徒勞!未珊瑚並不否認,更表示自己自一開始便不打算逃避!

剎那間,帖擲!陣起!

-「太白行.歌鐘沸三川」

-第一輪攻守

-「太白行.風飄大荒寒」

絕技連施,卻仍奈何不得眼前劍王,未珊瑚心念把定,太白行最後一式將出之際,過往種種再現。


天允山中,太白行劍陣潰散之勢驚動眾人,俏如來與六合急忙趕往古岳峰,所見卻是最不願的一幕……。


六合直言未珊瑚的死亡,正是俏如來等人無謂的堅持所致!天地不容客橫身兩人之間,嚇阻六合威逼之勢。巡過一遭的千金少此時更告知眾人,放置天師雲杖之處已是空無一物!


-下一回:

「寧叔,這一次可要討回屬於我們的東西了。」
「哈──想不到再次回返中原,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阿彌陀佛。」



敬請期待下一集。

看較舊的 61 則留言

三根草: 07-25 00:02

來了來了 大大的大補帖懶人包來了~

青海巫上師: 07-29 21:39

這集看得我更頭痛了,到底我看了什麼?一直到賣關子最後人會耐不住喔....最怕那關子很懶

三根草: 前天 20:19

大俠是嫌 刻偶師 跟造型師太閒嗎 偶沒多久就要換了

diying (Mr.YO) #2 2021-07-22 07:07:47
這檔金光除了前幾集可以看之外

其餘真的看到會吐....

非常謝謝樓主的精美gif檔,讓我省去買片錢

gp奉上

anncuteangel (DT!) #3 2021-07-22 08:40:12
雖然我還是像解每日一樣買了片子
但我把時間省下來做鋼彈真是正確的選擇

這集大概是我最後一次買了

tooru0731 (tooru) #4 2021-07-22 09:44:22
看到這樣的介紹反而讓我想看了。。
目前腦袋還是殘留著過去金光的智商表現。。
1.被劍王砍死前的回憶種種=天邪劍,擺渡一念。讓對方心念鬆懈,然後趁機掛了對方,要不然連續的死前回憶劇情,這說不過去啊~
2.趕到現場收屍的特定人物=六合,埋屍體還是躲在檯面下等再出?
3.開黑水城=把特定不能露面的人物藏進基地好做事。
4.背劍的六合=好友不相殘,窩囊當藉口。
5.六合那個被殺的戰友講的:九界一統但做法不同。 六合背後是否有同一陣線的七王。
6.鬼谷一脈一直被塑造成這檔的壞人,但或許這檔真正有問題的是 仙島出來的那個墨家,而鬼谷則是派六合出來阻止。。
7.阻止更強的劍者出來=怕劍王被殺死反而弄巧成拙。。出來幫忙反被殺

目前只想到這些,如果金光的腦智商還在,應該會是類似這樣的走向,假如金光真的讓我再次驚艷,那我的能力最多就買10片,然後跟黃立綱道歉。。說:小的愚昧  這樣。。

guk86554 (EDDY) #5 2021-07-22 09:53:14
所以不簽生死簿
劍王變成跟蹤狂
拼命阻止約戰對手要做的事
那....很好利用阿
幹嘛一定要跟他拚劍

看較舊的 1 則留言

GojoSatoru: 07-23 16:48

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幫助仙島統一九界!賤王:我會先殺光七王,看你怎麼幫助仙島

白梅香...: 07-23 20:27

[SKYAPPLE:GojoSatoru]這招不錯,娘娘跑去七王:我要投誠。賤王:....換人。娘娘再跑回中原:賤王我騙你的。賤王:....過來給我簽名。

白梅香...: 07-23 20:27

娘娘再跑去七王:我之前是反間計,我要投誠。賤王:....乾!你是要玩幾次

zakiikaz (空前絕後JUST武俠) #6 2021-07-22 09:58:36
這....
我....
唉....
新偶就這樣..


我看到時候一定會變成這個其實都是幻覺之類的  

awd246159 (光之羽翼) #7 2021-07-22 10:24:18
我覺得這檔的中大型戰役都很怪.....
這集娘娘偕同千金少、張鬼,想強攻尚同會帶走天首、劫七
開陽陣營:開陽、竹菊荊、天首、劫七、墨雪、風逍遙、風雨如書、妖無淚
一堆戰將加老大都在,而且想要擒下目標...是有情報能立即知道誰不在嗎?而且是擒不是殺耶,天首也沒弱到你能趁機一個手刀就直接擊暈他吧,更不用說目標也會把你往死裡打,這場戰役的效益值得他們這樣冒險嗎?

像之前玄思塔也是一堆點被大家點出來,明明就真的不好看,劇中還直接把幽蘭吹上天
戰役中瑤光對藏蒼二人,王骨被奪又怎樣?都演變成三方戰場了,依他們二人等級直接把她往死裡打,有哪幾人能扛住?還切畫面...瑤光看起來也是沒傷....
天龍幫反攻戰也是,有名子角也只死一個秦橫雲(中原人),仙島戰力看起來也沒什麼消耗,就算有消耗又如何?擺渡一念再洗回來就好了。講到擺渡一念,為什麼前幾集大師走在路上可以解除別人的洗腦啊?也沒說是七天一次的擺渡一念,還是瑤光的術法版(玄思塔不是炸了?)?就直接解除欸!還是我漏看?看到當下覺得是不是又在吃書,好像也沒人提?

至於這集的大重點未珊瑚,大家布袋戲看久了,基本什麼劇情都能大致猜到
1.詐死:假屍體怎麼做的?正道不驗屍?劍王看不出?詩仙劍序?影形?
2.真死:先當她真死好了,之前柳死的時候也有跑馬燈
3.跟劍王有協議:依劍王立場有可能做這事嗎...生死狀都簽了,誰還理你
4.跟六合聯手逼迫俏:忘了娘娘有沒有急著讓黑水城現世,印象中她立場沒這麼強烈?
5.術法假象:那劍王直接破格.....(冏

看較舊的 4 則留言

tooru: 07-23 15:58 編輯

[leemlm156200:DevilKing] 所以要嚇中原的劍者都去躲起來啊XD六合跑去找慕容寧那幕。。但我覺得劍王是有點類似天邪劍那種會亂人心性的招式。這樣也能合理化什麼跑馬燈初心論的東東

DevilKing: 07-23 16:16

[tooru0731:tooru]這也不對 那現在仇恨刷起來 若到時候找上99的不是用劍的人呢 甚至不只一個人 兩三個 刀掌 或其他高手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極招齊發 盡斷退路

tooru: 07-23 16:41

[leemlm156200:DevilKing] 也對。。那99劍王就變成gg劍王了

micchimon (小小兵啦啦啦啦啦) #8 2021-07-22 10:47:41
娘娘一個謀略家,要擺脫一個跟蹤狂很難嗎?利用跟蹤狂套情報攪局也是基本技巧吧?阿不然介紹他去慕容府作客啊

無論如何也不會正面跟賤王pk送頭吧,況且自己還說深知二人之間的差距

最後金光的編劇真的不合格,連甚麼是劍決也不懂,劍決是等級相約的對決,賤王這種一直盧比自己弱的劍者叫做「屠殺用劍的人」,跟決鬥沒有關係
谷川哲宇: 07-22 11:13

笑死 謀略家死於動作太快的跟蹤狂 這就是所謂的兵貴神速?

歸來時仍是少年: 07-22 21:46

感覺劍者的格局被殊天九一下拉低...

kindsf770914 (*第二夢*) #9 2021-07-22 12:06:57
我覺得這集讓我感觸最深的就黑水城那一段
叔父一進來直接講進重點 一些俏俏跟黑水城兩方都不敢提的重點
可是也不能怪黑水城不放行 不管怎樣 黑水城畢竟也是人家家裡 就算天下大亂 你憑什麼強制要路人到你家避難?重點人家還幫你們造抗音波裝置
可大匠師也有一點讓我覺得太過陳腐 太過自掃門前雪
這樣講好像挺矛盾的 我覺得兩邊都沒有誰對誰錯
--------------------------------------------------------------------------------------------------------
另外不知道為什麼 老八跟六合談話那段 讓我一直覺得在暗喻對岸不要一直拿歷史當藉口做侵略

Anyone_of_us: 07-22 12:40

這檔戲一直有仙島是對岸的既視感,一直想要一統九界

lilithgo (利利斯) #10 2021-07-22 12:22:49
這集步調算很快,其實還算滿意,其實劇情推動蠻多的,
殊天九亂入也逐漸打破僵持局面,甚至天師雲杖之落,搞不好也是俏如來設下的陷阱,
至少劇情在本集上有開始動了,
.
扣除掉中間很拖的地方,例如在會議中打禪機,然後讓另一個人吐槽不要打禪機,
請問這種劇情有意義嗎?
美食番就不提了,我只能說拜託不要這樣拖時間,
其實這些阿里阿砸去掉,可以省掉不少時間拿來演陣營之間的爭鬥,
天機錄存去哪了,編劇還在乎嗎?
前期還有在演天機和開陽互鬥,我還覺得略有有趣,現在就覺得,.....你們趕快打一打,
拜託我不想再看你們繼續煮火鍋了,拜託不要凌遲我的110,
以前老劇可以演到正道跟反派互鬥,正道跟正道鬥,反派窩裡反,另一個反派又跟正道勾在一起,
現在金光演法讓我有種錯覺 懷疑484覺得90分鐘片長真的太長了
所以導致編劇想辦法塞一些東西在裡面充時間的劣習?
.
至於娘娘之死,除了發揮不足外很惋惜外,其實我對於角色退場沒什麼問題,
布袋戲看久了,角色出現還是復出本來就是為了一個漂亮的下台,
我只在乎的是送的漂不漂亮,只是娘娘有點可惜而已,
因為編劇並沒有把接帖的必要性演出來,
如果是娘娘,搞不好就大大方方睡在那,
你就看到敵方任飄渺等級的戰力就被娘娘拖個三天三夜,
所以我想不出娘娘為何要接帖,片頭前面還說自己是謀略家 片尾就變成劍客
我想這點可能是金光喜歡用事寫人的習性有關係
就是先預想某個目標下 反而扭曲角色的設計 造成角色失真....
為了促成娘娘和殊天九之戰  反而造成娘娘太過容易接戰

殊天九這集有個讓人小小好感的地方就是 會殺人而不濫殺
當他發現殺個不相干的人不會促成他要的決戰 就不會動手殺人
這點我覺得還是可以的地方  但是問題就是殊天九一開場就舖壞了
一開場第一戰如果是娘娘 至少會會比 第一戰是隨風起好處會多更多就是了
.
整體來說 本集算是這幾個月來稍微讓我不睡覺的一集,雖然還是有待加強就是了
最後

後記:
突然看見某篇科普,說不定......
未珊瑚:本宮的腦在胸腔,頭只是擬態,你看本宮胸部這麼大就知道多聰明了
俏如來: 娘娘是說過去很笨嗎 (止戈流等級吐槽
沒死的話真的該發一座諾貝爾科普獎給編劇嗎?

看較舊的 17 則留言

上杉勝: 07-23 19:17 編輯

想看娘娘斷裂再生殖的過程

利利斯: 07-23 23:22

[j827391:上杉勝]富江娘娘嗎XD

利利斯: 07-23 23:22

[clay748:洛憶]不是

giroro2239 (爆炸頭軍曹) #11 2021-07-22 12:28:41
真要這樣設定殊天九若不接帖,此後將再也無法成事...

乾脆娘娘反過來真心幫仙島不就好了

這樣的人物設定…唉


sirius: 07-22 14:02

殊天九最大問題是他在仙島這麼多年 他都沒這樣鬧過仙島的用劍高手 然後擺的一副高冷樣就出來鬧其他界的噁心人設

woodann (路過的術士) #12 2021-07-22 21:16:55

99在仙島稱劍王,

被這種尾行狂、強迫症盯上,
要嘛,給他當西瓜砍,
不然,自廢武功當廢人,

一定有不少仙島用劍者被其殺害,六合認證:非死即殘,

如此行事,必定導致仙島劍客凋零,戰力大減,

仙島方面沒有對這個變態群起圍之,反而一副"99我怕怕"能閃則閃,

似乎跟中原人一樣,對黑白郎君沒轍,能閃則閃....

另外,別再妄想了,

未珊瑚認證99的功夫與破陣的能力,所以99不可能是個"假象";

且99跟中原人很熟嗎?
熟到要幫剛見面的對手詐死?

阿零: 07-23 10:45

你分析的蠻精闢的,怎沒對99尾行這傢伙圍攻,變態一個。

LightHeart (Sheep) #13 2021-07-22 22:24:25
看劍王在跟蹤未珊瑚的時候
我就想說,正常思維來看那幹嘛不就將計就計
未珊瑚正好當誘餌,讓劍王跟著他搞破壞
布局由其他人來不就好了...

編劇這樣編也太智缺

希望後面能逆轉劇情打臉觀眾,不然只是為了凸顯劍王
就要給一堆二線角色便當,蠻瞎的
也有可能是要把劇情線縮小啦,前面不小心拉太多線
難以收拾,覺得這樣比較快吧

不然要塑造劍王強大,還不如他一招屌虐任飄渺還是女尼一次就行
~薇兒~: 07-22 22:36

連九算及參與者都不知道未珊瑚的布局,結果劍王直接看穿還破局,這還要玩嗎?

阿凱: 07-23 15:11

[cyclone123:~薇兒~]也許99...也是智者..

月讀: 07-23 15:31

[cyclone123:~薇兒~]九九後面有天璇巨門在指示

tim821110 (天黑月藍) #14 2021-07-23 03:16:24
手機排版難看抱歉我懶得轉電腦版
我是從齊神錄開始Friday線上看一直跟仙古用買光碟支持到現在我覺得我不用買了 以前的金光系列猶豫要不要補上收集
戰血天道的凶燕反轉我還能勉強解釋說服
但是99真的噁心到我了 智戰也完全不及格 武戲反而只有前7集有亮點  尤其破西瓜地宿 強行毒收我真的受不了 真正有戰力又有趣的角色被收了?
當初祝武娘鬥嘴笑瘋一堆人居然收了?
當初休息半年一直重看俏扮教授的片段安撫自己
2週一集的仙古 丟出這種東西我也慢慢不期待了
一週水一集我沒關西不用等那麼久再過幾週就有可能大反轉了

最後覺得中苗真的可憐被各種入侵到遍體鱗傷,最後還要仙島撿尾頭,慕容煙雨沒死會說:99讓你看林北就是你爸
小墨: 07-24 17:37

俏扮教授的片段 我還寧願是真的有14日復活時間 讓教授掌握完整的墨狂是什麼情形 在離開前再次指導俏如來 那是多美好的畫面 結果搞一個假扮直接崩壞

k3296205 (阿藏哥就是強) #15 2021-07-23 14:38:19
這仙島像一群賊      在九界裡搶呀搶

孤芳喲    你也在中原美食街吃呀吃

讓動物吵聲隨那劇情    浪費大家的時間

讓植物一家隨那蘭花    不斷的圍爐哈拉


未珊瑚的胸影   掩不住我的情意

九九的劍光    更傷害了我的心

這墨家的人已經這樣失智

娘娘喲    你為什麼選擇一劍斷頭

阿凱: 07-23 15:13

未寧死 也不想在這檔出現了...

紫羽飛雪: 07-25 16:06

歌名是 仙島小夜曲嗎? 哈

aaa817017 (沒事愛睡覺的旦) #16 2021-07-26 08:10:15
看了最近幾集的仙古,總覺得劇情當中有幾個觀念,個人覺得好像不太合宜。
1.六和憑什麼要求 黑水城 要依照他的想法行事??  拿救人於否  的道德勒索
  但由此可知,俏如來其實在六合提出時,當下就能以【黑水城 本身有它自己的功能與任務,
偏偏該任務重視的就是隱密性,所以不宜現世。各司其職為優先才是】
2.黑水城 是 秘密製作與開發裝備的場所,想想一件事情,現今各工廠,會輕易地開放給陌生人進廠嗎?  再來更貼切的說法,社福團體對於收容無居所的人,有可能會把人帶回自己的住所嗎?
不太可能吧!?肯定是另作安排,對吧!  所以,六和這樣的要求,在當下明明有很好的拒絕原因可向六和說明,到底是俏如來是真的太笨???  還是劇情  就是想 表達 所謂的高人  就是擁有自私的權力?
經過這幾集,六和善士,虛名吧!!   不懂得尊重他人  強迫他人遵行他所要求的,這就是自私。因為,六和不是已經跟秘雕將一部分的人暫時安置在某個區域,劇情也沒有表現出 那個區域有多危險,那就是說【黑水城】並非是唯一能收容那些村民的地方呀  所以肯定要黑水城現世的居心不單純(也許是為了後面劇情鋪梗..)
3.大匠師 會暴怒也是可以理解,只因為不願意配合開放黑水城,所以先前相助的就被通通拋諸腦後<這真的算什麼??? 可以理解  六和 他真的不清楚 黑水城的重要性,但知情者卻用了詞不達意的【歷史傳承】....講清楚說明白有那麼難嗎??.....跟前面幾部的劇情用字遣詞與鋪陳,真的感覺人物被弱化了!! 從 欲星移 再戰血的一些處理方式,明明可以更圓融  更讓人接受,偏偏怎麼會處理成, 今時今日的刀宗宗主說了,你依然相信你所認識的欲星移嗎? 人 都是有可能會改變的  經過漫長的時間  對於生命的體驗...等等,但我現在想想,墨家介入道域 是強迫性,美其言為了讓九界更好,怎樣才叫好,並非是墨家決定吧!?
從 A. 刀宗宗主在古岳峰跟末珊瑚說,他也要讓俏如來感受一下,當初拋出選項讓道域的人選擇時,當時道域人的感受。
   B. 六和逼迫俏如來去進行 黑水城現世,看俏如來的應對。
   C. 再道域時,處置銀燕時的做法,星宿宗主提供另一個選項卻大大滿足了俏如來內心希望。
從上述三點,便可得知,不顧慮他人,指一昧的要求他人配合,甚至總自認為 他人會因為自己的介入而變得更好之類的想法,卻忽略了旁人的感受,也許美好的初心,只因為操作手段不合宜,卻辜負了那一份【最初的美好,便是希望大家也能一同感受美好的初心】。
如果說是為了劇情安排,那就像是【人活著就是要吃東西,吃完東西,就一定會需要上廁所】太理所當然地敘述,就像命中注定般,容易令人無感。
倘若是從命中注定般當中,多了些意想不到的發展,如星宿宗主對於銀燕的處置,在普遍人們的認知中,發覺常人不易發現的另外一種可能,畢竟世事無絕對,有時並非沒有較好的選項,而是根本沒想到居然存在著有更好的選項。
就像俏如來在第十五集中,他在找尋者黑水城現世 與六和的要求,兩者間的折衷方式,可惜他找不到,只因為,他本就應該要堅持黑水城不應該現世,而理由我想也應該夠充分去說服六和,
那就是,為什麼為了滿足六和的要求,就是把痛苦建立在黑水城上,為什麼要滿足六和的要求,就要讓黑水城對於自身的任務,無法盡職??? 無理的要求,本來就不用理會,這麼簡單的道理,俏如來不懂??  還是 因為俏如來 自身也是如此對待他人,為了不讓自己也成為無理(無禮)之人,只能接受六和的要求,而不敢反駁。
因果報應,一報還一報,真的不容忽視。 共勉之 0.0
上杉勝: 07-26 12:06

如果最後反轉成這只是六合再跟俏作戲,那就顯得更可笑了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 07-26 17:33

其實按瑤光的說法,六合不應該有佈計或演戲的行為,但也可能是我理解錯誤。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