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文化綜合討論區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攻略】仙古狂濤21|劇透帖

Yanai82110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 #1
CC
2021-10-13 23:49:16

本片拍攝期間沒有任何愛爸爸的小孩受到傷害。

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 清聖橋前


六合挺身對上十雪天子,不料其早已發現藏身後方的俏如來一行人,更開口道出六合所習練的「忍氣寶典」秘辛;千雪孤鳴早就料到了六合的計劃不可靠,正要帶領眾人衝出之際,俏如來將其攔下。


十雪天子:「忍氣寶典,出自六欲心宗。心宗之學,以心為基,以念為力。越是悲憤抑鬱,越能發揮功力。心宗七學,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七部絕學皆是鍛心。而集大成者,便是兩大心法!」


情急之下,六合出招打斷對方發言,十雪天子亦出幽冥以對,更認為他如今身中奇毒,卻不拔劍的行為宛若瞧不起自己!


縱無奈,龍淵劍光仍如電照耀八方,十雪天子再度揮出黑雪之招,六合卻是將急凍寒氣盡收自身,運功衝向昔日同修!





六合:「你的黑雪……還是這麼冷!」





六合頃刻放出體內的黑雪寒氣,與十雪天子一同陷入冰封,俏如來一行人見趁機衝過;不過轉眼,十雪天子便破冰而出,刀劍再度相交,不融的凍氣更加重了六合的內傷。


十雪天子譏諷六合若自己道破了他的武學秘密,往後的他將再無作為,六合卻堅信鷹尊必定會守諾不說,正因這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約定!


十雪天子揮刀洩憤,又說出一項秘密:仍有一人修練過心宗之學,但可能連他自己也不知情。欲再追問,十雪天子已是一刀奪命而來,六合猛提最後餘力,一擊脫身。


十雪天子:「怨怒、悲哀、自憐自傷,所有的負面情緒散去之後,心法蘊集的力量也會消失。經過上回一役之後,天樞貪狼,你的忍氣寶典還有多少的力量,讓你這樣浪費?」





  • 清聖橋


一行人衝入仙島之中,俏如來卻猛然停下,奔往另一方向!仙島人馬亦逐漸聚集,眾人各自應戰,要闖過這片殺陣。


俏如來奔出一陣,迎面撞見一人,卻是失蹤多時的冷秋顏!狼主隨後而至,三人決定先脫離警戒範圍。








  • 藏劍廬軒


太叔雨踏上慕容府,氣氛一時劍拔弩張。


懸簫:「施主為殊天九而來,殊天九未必知情。」
太叔雨:「算是對戰友的關心。」
慕容寧:「戰友兩字,各自解讀。是你隱藏身分時被欺瞞的我們,以及揭開身分時共同侵略的仙島成員──你與殊天九,正是一丘之貉!」


太叔雨:「筆者對這項指控不置可否。」
慕容寧:「聯想、假設,人之常情。對號入座,莫不是在這一瞬間動了殺念?想從此一勞永逸?」

懸簫:「阿彌陀佛。寧施主心有波瀾,且容貧尼與他單獨一談。」


一如慕容寧之言,太叔雨口中的「再往輪迴」也可做二解。取殊天九性命可為一解,卻也是最危險、自大的選項。太叔雨問懸簫何來的自信,要替殊天九打造一個全新的人生?


懸簫:「多數的人誕生於世,第一個哭聲會迎來旁人的笑容;看淡人生者,在命數終點,旁人為其哀戚,其心卻異常平靜,甚而充滿喜悅……生何言喜?死何足悲?施主如何看?」


太叔雨:「筆者認為,神尼是看透生死之人,如同殊天九的生死狀,此狀一出,必定一生一死,正是他的信念。」


懸簫:「苦樂兩趣,本在生死之間徘徊。一狀定論,三言兩語恐寫不盡。」

太叔雨:「然也,如同空門經書萬卷,不知神尼修佛至今,是否早已盡覽無疑?」


懸簫:「緣法不囿經文,聽聞施主以草亂無章三帖聞名武道,其中便有盛朝醉僧帖,莫不是佛緣一瞥,留存筆鋒?」


太叔雨:「聽聞不如一見,神尼以為如何?」
慕容寧:「我沒聽錯吧?你一個人要對上兩個?會有這種想法,是將慕容寧當作垃圾,還是你真有這麼好的本事?應該是我們不想為難你,不是你想挑戰我們才對。」


太叔雨:「慕容世家會倚多為勝嗎?」

慕容寧:「仙島的侵略是一對一嗎?為何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也許……二對一還有機會讓你逃走,如果再多一個高手,你帶了多少人來?憑什麼認為你不會死在這裡?」


慕容寧:「你應該慶幸二嫂不是輕易殺生的人,但我……可就不是了。看你要削盡顏面,挾著尾巴逃走,還是要吃過教訓才逃,你自己選擇。面子是要自己湊上來,才能丟得這麼乾淨!」


太叔雨:「那筆者告辭了,請!」


─編劇開心就好。

此番意外來訪,倒證實了懸簫心中猜測,正是她要封住殊天九之劍!







  • 仙島


俏如來三人來到一處與中原頗為相似的聚落,狼主雖知仙島與中苗文化差異不大,但存在著龐雜的信仰體系,仍是小心為上;俏如來再度詢問冷秋顏方才是否有撞見人,但詢問無果,認為或許是自己眼花。





再經一陣釐清,冷秋顏原來是跟在眾人之後進入,要來為地宿報仇。





千雪孤鳴:「那你應該先跟我們會合,怎麼會一個人進來啊?」
冷秋顏:「為什麼要與你們會合?」
千雪孤鳴:「多一個人多一分力量。」


冷秋顏:「你們的力量不會用在我的目標身上!」
千雪孤鳴:「是我的錯覺嗎?你好像對我們很有意見?」
俏如來:「冷秋顏,你是否有什麼誤會?」


冷秋顏:「你們認為該有什麼誤會嗎?」
千雪孤鳴:「小子,別以為苗疆欠你什麼!你失蹤時鐵鏽仔也有派鐵軍衛四處尋找你的下落,大家現在同坐一條船,繼續陰陽怪氣就沒意思了!」


冷秋顏:「我不介意分頭行動!」
俏如來:「冷秋顏,何不有話直說?」

冷秋顏:「這樣說吧!你有你們的大局,有你們的算計,而我只想報仇,我不能讓你們遷就我,我也不願意遷就你們,各行其事不是很好嗎?」


千雪孤鳴:「我們有共同的敵人,如果計劃互相牽制,不是更糟?」
冷秋顏:「如果聯手,在想法上有衝突,也只有你們逼迫我讓步,不是嗎?」


狼主一時語塞,俏如來認為在衝突產生前不如先互相幫助,如今初來乍到,貿然分開實為不智。待得局勢明朗時,若要離開,眾人也不會勉強。冷秋顏暫且接受。


俏如來決定先以找回夥伴、破壞擺渡一念為方針,但千雪孤鳴不甚清楚擺渡一念的實際位置。三人出發打探相關資訊,並試圖循線找上「俗崑崙」。





  • 仙島另處


風間始與落拓子且殺且走,卻苦等不到六合所言的接應人馬。落拓子直斥六合的計劃根本不可靠,他久未入仙島,怎有辦法連絡接應?


正當兩人無以為繼之刻,天降奇兵!





奇異舞獅以一人之力打破圍勢,並示意兩人離開,挺身斷後。落拓子與風間始抓準一瞬喘息,趕忙逃離。





  • 尚同會


孤芳君前來報告清聖橋之變,司馬幻魂聞訊震怒,認為該處兵力充實,若不是十雪天子放水,毒患未癒的六合與中苗人馬豈能成功?孤芳君不以為然,十雪天子如果認定了六合為敵人,便不會顧念舊日情誼,只剩下自尊能夠牽制他。


妖無淚猜測反抗軍想破壞擺渡一念來改變戰局,但孤芳君認為此物雖是要器,但終究不可長持,總有一天仍要讓九界人民自己選擇。如果過度依賴擺渡一念,反而成為弱點,當以爭取民心支持為要。


如今天璣陣營勢衰,妖無淚建議能可先滅之,待得反抗軍真破壞了擺渡一念,中苗也已經一統。孤芳君不贊同,此時的開陽陣營雖有本錢痛擊一番,但其背後的天璇巨門才是真正的威脅。


妖無淚:「軍師此言差矣,君上神勇無雙,麾下兵多將廣,兵鋒過處所向披靡。區區天璇巨門,有何懼哉?」


孤芳君:「單以武力,君上自能戰勝天璇巨門。但當年仙島大計,天璇巨門是主要推動者,我在這前提下施行重建王朝的計劃、算計天璣祿存,已引起天璇巨門戒心,目前不宜再有太大的動作。應當如同對付黑水城、苗王宮那般地蠶食,保持當下七王平衡、步步為營直到目的達成,方為上策。」


妖無淚:「軍師雖說得在理,但君上所擔憂無非是六合殘命。這次又他率人闖過清聖橋,軍師又怎麼安排呢?」


孤芳君認為六合雖是智勇雙全,如今因毒受制,個性又太過仁慈,限制了他的作為,如今不足為慮。妖無淚欲再置喙,孤芳君卻自認失策,順其言語,建議司馬幻魂讓「表現不俗」的妖無淚獨自帶隊圍殺六合,一旦成功,便賜開國將軍之銜。


妖無淚冷汗直流,一番奉承後才幸免於難(?),但對孤芳君的怨懟也暗自增長。





孤芳君玩笑一番,替妖無淚緩頰,認為六合如今身中奇毒,留之成為反抗軍的負累也不失為一種戰術。


關於反抗軍的行動,孤芳君屬意固守中苗、廣佈仁政,協助中苗戰後之困,再施行仙島教育。如此,即便擺渡一念真有不測,也能夠有中苗人心的支持,方為長久之計。


而關於開陽陣營最後需要之物,孤芳君會再與天璇巨門聯絡。




  • 行雲山莊


金蹄戰馬即將再度外出尋找弓狐,太叔雨對他的匆忙感到不解。金蹄戰馬解釋道這是弓狐與他獨有的反偵查手段,若未在時限內發現線索,弓狐無忌就會再度隱匿,是以存在時間壓力。況且弓狐無忌是天璣帳下最重要的籌碼,與四塊玉的戰友性質不同。


金蹄戰馬離去後,太叔雨卻感覺他對籌碼的重視程度,遠遠高過了戰友。


冽風濤此時前來告知清聖橋的變故,太叔雨向他確認是否還有其他訊息,但孤芳君並未捎來其他消息,冽風濤離去。


太叔雨:「真是多事之秋,殊天九、六合、俏如來……唉!狀元兄,如果你還在,是否會笑筆者太笨?哈……。」





  • 藏劍廬軒


慕容寧推測出太叔雨正是殊天九背後之人的可能,並依殊天九重視原則的個性,假設他們倆存在某種羈絆,否則無法讓其聽命殺人。若剛才太叔雨對兩人動手,可能會致使這段關係生變。


懸簫認為如此的結果或許不算徒勞,慕容寧心內泛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希望她能放下與殊天九的約定。懸簫反問他若是向慕容煙雨如此說,又會得到什麼回答?慕容勝雪輕輕一笑,要慕容寧別再為難懸簫,並且感到十分信心。


慕容勝雪:「若站在寧叔的立場,自然要勸師太。但寧叔何不站在師太的立場想看看,換作自己,是否也會堅持赴約?」


慕容寧:「勝雪把話說得通透,寧叔果真是老了,思想跟不上年輕人。那就請你幫一個忙,去請殊天九過來,就說二嫂要見他。」


慕容寧又交代了些許事情,勝雪離去。


……。

慕容勝雪向殊天九傳達訊息,正要離去時,殊天九問起他如何看待慕容煙雨的死去?慕容勝雪雖不願回答,但懸簫曾有吩咐,要他解答殊天九的所有疑問,只要出自他之真心,且事關重大,不可意氣用事。


慕容勝雪:「他不是一個好的父親。他很愛講話,但很少在聽,他將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強加在我的身上。」


殊天九:「如果那是不好的,為什麼要加在你的身上?你的父親不愛你嗎」


慕容勝雪:「你……!也許他是不懂得表達,我與他的年歲差距太大,我們之間隔著超過一甲子的年紀。」


殊天九:「與我相同,但我並不認為這能改變父子之情。」
慕容勝雪:「世上感情,本有各種不同的差別與表達方式,甚至不愛父母孩子的也大有人在。」


殊天九:「所以,你承認你不愛你的父親?或者你沒這麼深的感情?」


慕容勝雪難再壓抑,怒然一劍刺向殊天九,卻反被壓制,只得怒斥他對人的看法太過淺薄,隨後離去,殊天九亦跟上。





……。

懸簫斟茶滿杯,殊天九認為慕容勝雪是用自己的方式愛著父親。


懸簫:「這對你有幫助嗎?」
殊天九:「我也有我自己的方式。你選擇放下,慕容勝雪選擇逃避,而我將傷痕刻在心中紀念父親。」


懸簫:「不痛嗎?」
殊天九:「你說過,尋找與傷痛共存的方式。」
懸簫:「你的父親一定非常愛你。」


殊天九:「用他自己的方式。」
懸簫:「你不曾懷疑過?」
殊天九:「不曾。」





─大夫,病人恢復味覺啦!

懸簫請他一飲杯中茶水,殊天九再度記起了茶的滋味。


懸簫:「忘了說,你的朋友來過。」
殊天九:「天璇巨門?」
懸簫:「他很關心你,也許你該回去見見你的朋友。」


殊天九:「殺了慕容寧之,我會去見他。」
懸簫:「我會替你封他之劍,如果違約,我不會再阻止你發生死狀。」


殊天九相信懸簫的承諾,轉身離開。慕容寧認為殊天九的心防極強,但懸簫解釋正是因此,才讓他的劍上造詣登峰造極。


慕容寧仍對懸簫所做之事不太放心,懸簫不答,轉而交代其他事項。




  • 仙島地下


秘雕、修儒與憶無心避入一處山洞中休整,眾人納悶一向冷靜的俏如來究竟因何衝動;修儒發現了憶無心手上的刀傷,她隨即以「水化萬物‧月輪慈照」的術法轉眼治癒。原來在這段期間,她早已將靈能精進不少,原先需要倚靠七彩雲珞才能使用的高階術法,現今也已能駕馭。修儒見況,認為一個姑娘尚且如此努力,自己也要好好加油!秘雕聞言,機會教育了一番說話的藝術。


秘雕:「我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但這種說話的習慣,還是要改掉才好!男女有別說的是互相尊重,而非真正有別!你這樣的無心之語,很有可能會惹人不快。」


修儒:「是,我知道,是修儒失言了。我往後一定會改進!」

秘雕:「唉─廢人我也是沒什麼資格說你,我也常常口無遮攔得罪人,哈哈哈哈!」





秘雕:「無心,你是因為他人的期待變強,還是自己希望如此?」
憶無心:「我希望有能力保護他人……所以是我自己希望!」
秘雕:「你樂在其中嗎?」


憶無心:「嗯,應該說能幫得上忙,我很開心!」
秘雕:「這樣很好……!」
憶無心:「秘雕前輩,你怎樣了?」


秘雕搖搖頭,顧左右而言他,只說自己想起了一個討厭的人,並認為憶無心現今的狀況很好。不用背負著他人的期待而活,更不用為誰做表率,不為他人所盼望的夢想而搏鬥,更也不必接受他人所安排的生活!


秘雕:「無心!我相信你所能爬上的頂峰,與所有最超凡的男人並肩。你想要簡單的幸福,也可以與所有最平凡的男人同樣,你全部擁有,也可以全部都不要。你不用放棄甚麼,因為當你背負其他時,就會有人勸你放棄一部分,全心去追求另外一部分,彷彿全部擁有是男人的特權,而女人只能在超凡與幸福之間選擇其一。」


憶無心:「嗯!我明白前輩的意思,我會我不會放棄任何屬於我的權力。」

秘雕:「然後,也別因此忘記男人也擁有相同的權力,我說不要就是不要!」


秘雕越說越激動,稍後才緩過神來,認為自己廢人廢語,只是說了些與她處境不符合的話。

憶無心再度施展「水石變」帶眾人回歸地面,秘雕領頭往會合之處前進,修儒察覺了回歸仙島的他似有滿腹牢騷,被示意不可追問。




  • 苗王宮


六合向蒼越孤鳴、御兵韜報告情況。御兵韜對於他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與態度有所不滿,苗王介入周旋,試圖問出更多關於仙島的訊息,六合卻表示自己不能多說,只透露六絕禁地絕不能失。但如今苗疆兵力不足三成,御兵韜會再做斟酌。


蒼越孤鳴發現六合身中奇毒,言談間又嘔出金血,名醫雖一時難尋,但也只得先請御醫應急;一旁偷聽的千金少現身,認為苗王好脾氣。蒼越孤鳴認為他出自仙島,一片慈心,不必被苛責。





千金少:「如果不是一開始他展現了過人的能為,也許我們不會對他這麼苛責。只能說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蒼越孤鳴:「那也是自己的選擇,我們不應該因為別人無法達到自己的期望,而對人抱著惡意。」


千金少:「真的抱著惡意,早就將他踢出去了!表達不滿也是正常的情緒宣洩!」





  • 尚賢宮


御兵韜找上凰后,請其協助防守六絕禁地,認為若仙島一統,墨家雖屹立千年,但也未必能擋下這波浪潮;凰后告知了落殞之谷被破壞的消息,卻未承認自己與太叔雨聯手的關係,並將交換到的情報交出。


御兵韜審視一番後頗為訝異,希望凰后能代為保下無極山。同時修正了自己的說法,認為最有辦法對付太叔語的她,或許並非合作,而是利用!


凰后:「男人對女人的態度只有征服,越是強大的男人,越是壓抑不住這種自信。其實……臣服才是答案!」


御兵韜:「需要我替你轉告老八嗎?」
凰后:「如果他願意聽。」


……。


凰后:「呵呵呵,男人……你們到底憑什麼這麼自信?」





  • 沐雪村


傷勢將癒的驤龍無畏隱隱有一股不安的感覺,向藺青萍表達了去意。據他言,金蹄戰馬雖是他的主公,卻也是他的大哥。兩人曾共歷最為艱險的時刻,即便在最危險的遭遇中,他也拒絕留下自己與弓狐斷後,而是一同戰死。


藺青萍稍能理解,也攔不住他的腳步,只希望驤龍有空能再回村莊看看。驤龍無畏答應她若還能自戰場生還,便會帶著禮物回來。驤龍再度表達謝意後便離開村莊。





  • 苗疆境內


羿鬼晨一路跟隨著弓狐無忌來到一處洞中,張引弦亦隨後觀視。


羿鬼晨抱著挑戰的決心持續纏著弓狐,弓狐認為他若這般天真,便永遠贏不了自己,因為這樣的人不適合生存於戰場,還不如退出這場戰爭。


兩人僵持一陣,鐵軍衛突然大舉衝殺而至,弓狐打退羿鬼晨,奔逃而去。羿鬼晨跟隨戰圈,卻發現張引弦也在戰場之上,擔憂會引來更多人馬的他發箭阻擋御麟箭,掩護弓狐離開。





  • 苗王宮


凰后雖答應防守無極山,但其言詞迂迴,御兵韜認為不可盡信。如今仍剩九脈峰、龍涎口與月凝灣三處禁地,苗疆如今難以分兵,所幸龍涎口先前引爆後還未再度形成,對於仙島來說也是變數,如今以放棄遙遠又易受阻擊的月凝灣為佳。


按先前對抗元邪皇的經驗來看,若仙島最終的目的是伏羲深淵,只要堅守一處就仍有勝機;千金少納悶仙島的目的究竟為何,御兵韜取出凰后給予的情報予眾人觀視,並隱隱將六合排斥在外。


千金少:「不周山,存在於神話中的天地支柱,原來真的存在過!」

御兵韜:「在伏羲深淵出現之前,九界、始界,由此看來,仙島的目標已經很明顯了!」


蒼越孤鳴:「有不周山的始界,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世界,這與元邪皇的目的相同。」


千金少:「不行,訊息量太過龐大,很難消化!而且還是有疑問,這跟王骨到底有什麼關係啊?」

御兵韜:「不周山不可能憑空出現,若王骨就是要素……。」

千金少:「等一下!所以我拿不回天師雲杖囉?這…這下很難跟他們那邊交代了。」

御兵韜:「扣除已經毀滅的幽靈魔刀,現存王骨當中,始帝鱗、狼王爪、天師雲杖、紫金缽、魔之甲,孤芳君還有司南車,檯面上還有兩件王骨尚未落入他們的掌握。」


蒼越孤鳴:「鍛神鋒的文帝雙劍,以及羿鬼晨的彤弓弽!」


思索間,小七急忙來報,苗疆境內發現弓狐無忌的蹤跡!




  • 苗疆境內


羿鬼晨緊跟著弓狐,認為兩人的對決尚未結束,休想要擺脫自己。弓狐無忌不願陪他胡鬧,轉身卻遇張引弦狙擊。


天色入夜,兩人奔逃之際,張引弦的流星箭飛速射來,羿鬼晨雖出手相助,弓狐仍被射傷。張引弦趁隙近身與其搏鬥,羿鬼晨出手護住弓狐,認為他不是敵人,而是對手!


張引弦騰上半空,欲以天龍幫的絕命之招「龍騰九天」終結,弓狐雖回穩架勢,卻因傷勢而影響發揮!關鍵之時,金蹄戰馬兩道氣勁重傷張引弦,情勢逆轉。





  • 錦河


秘雕帶領兩人沿著仙島綿延千里的錦河前行,憶無心感受到一股詭異氣息,秘雕一陣怪笑,稱讚她的靈能資質當真不凡。


修儒發現一處山塹,其上有一發光裂縫,憶無心稍作感知,發現氣息可能是由內中之人發出;修儒提議用劍劈開一觀,秘雕交給憶無心判斷,無心施法將感知深入裂縫中一探,卻被內中發出的氣勁打退。


未及反應,一道難以看清的矮小身影飛竄而出,內中則傳來一陣詩號:迷途曳尾行,縮頸謀長生;千歲萬壽永,盤身吐邪騰。


情況未明,兩名怪人決定先將三人擒下!







  • 司馬王朝領地


千雪孤鳴無法辨別如今所處的位置,但他曾聽俗崑崙的人說過,開陽帳下兵馬傳承自司馬王朝,所受的訓練也最為正規,輔以沿途所見的兵士特徵,他判斷三人已行至司馬王朝腹地。


七王雖已聯合,但開陽軍仍奮力穩住王朝命脈,如今司馬王朝所處之地雖小,卻是關鍵,更是人人菁英。俏如來納悶眾人揭竿起義卻又留下王朝,七王各自的圖謀頗啟人疑竇。


千雪孤鳴:「不一定他們早就說好了,一統九界之後,一王分一界也說不定。」

冷秋顏:「喔呵,若真是這樣,那區區仙島領地確實不算什麼了。」


俏如來細思孤芳君先前之言,認為開陽陣營最終勢要吞滅其他六王。話音方落,千雪孤鳴察覺不對,正要喝退眾人之時,一人隨風而動,轉瞬舞葉騰空,殺向地面眾人。


千雪孤鳴抽刀一斬,人影卻是兩分,俏如來一時不察,短兵貫體而過。狼主恍然大喝,來人正是開陽陣營最後一員──影桐雙夜人!









  • 下一回


甫入仙島便生變數,俏如來遇襲負傷,仙島留守大將,影桐雙夜人索命而來!修羅縫中遇奇人,「靈龜」萬壽公、「騰邪」千歲爺,這奇異雙人組,是正或是邪?


遇襲的張引弦性命如何?闖入仙島的眾人又能否順利破壞擺渡一念?擦身而過的身影,俏如來所見的人到底是誰?又為何讓俏如來如此的驚異?


凰后有什麼盤算?神尼如何封劍殊天九?欲知一連串詳情,請繼續觀賞《金光御九界之仙古狂濤》第二十二集──桐影殺機。


靜待下一回




看較舊的 14 則留言

小小兵啦啦啦啦啦: 10-17 13:48

鉅子拜託你武功爛也練一下輕功身法⋯⋯你這樣無論多少高手也被你拖到滅團⋯⋯

紫菜蘇打: 10-17 16:15

[rilian:RILIAN] 真的,尤其賤王這邊真的瞎到爆了,我也看文字看到一半快窒息了,還好我先退了。

秋水浮萍: 10-17 21:58

[Bruce2018:Bruce2018]放心吧,說不一定這檔收尾也是餵x 下一檔直接不演了,去對岸發展。

Yanai82110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 #2 2021-10-13 23:55:57
本週的寫作環境稍稍不同,所以不方便用GIF的形式呈現,內文的附圖比較克難。原本想用比較簡短的方式呈現,但寫寫還是覺得有鉅細靡遺的必要,順便奉勸各位筆電真的不適合拿來碼字

這周的觀影體驗可說是毫無波瀾,太多大大小小的不合理之處,甚至看到太叔雨真的走掉的時候有點想笑。可還是必須誇一下立綱大大的笑聲真的厲厲害害,千歲爺那個哇哈哈呼呼呼呼其實滿上癮的。




秘雕那段權利不應該為了性別異同的對話。配合前面提及的「彤后」,大概會是他的另一段劇情。

只是他在修羅縫那邊的表現讓人不太滿意,錦河綿延千里,都走這條路了,中間有個亂七八糟的山塹你會不知道??原本以為是他藉口試探一下無心的程度,俗崑崙的人又剛剛好長比較怪,結果真的是遇襲還無動於衷XDDD

玉衡廉貞或許真的在跟溫皇玩比誰先眨眼的遊戲,沒有出面阻擋。

意外修習了心宗之學的人會是現在檯面上的人嗎?現在看起來心裡有點病的就是殊天九了,但他反而很清醒的樣子,能感受到勝雪對煙雨的態度。然後小聲說一下我一直浮現一個畫面:

九:「你就是那口木劍的主人的兒子?」
雪:「是,怎樣?」
九:「你爸死了,哈。」






dsausage: 10-14 03:20

看到太叔雨"好喔掰"我也笑了

嵐: 10-14 10:59

GP給太叔雨走掉 覺得可笑..直接不蓋牌就結束這個回合

巴小倩: 10-17 16:53

太叔雨自從自爆身份之後已經被兩個人當場責罵了!寧叔罵得好,但我覺得還不夠!說真的我比較希望六合在劇中所挨的罵通通轉到太叔雨身上!或許我個人很不能接受背叛者吧?

kenliu2021 (谷川哲宇) #3 2021-10-14 00:30:47
這篇文章
最大的重點我已經看到了
那就是你秀美的那雙手,是我每個禮拜看你心得文最大誘因

看較舊的 4 則留言

谷川哲宇: 10-14 10:58

[Yanai82110:蒼雲把拔的小破風]我已經準備好要成立蒼雲手教了,我有信仰

帝欲人形師: 10-14 13:01

[kenliu2021:谷川哲宇] 入教門檻,要參加仙古馬拉松,直接從第一集追到最新進度,過程不得中斷(好嚴苛

嵐: 10-14 14:10

[jimmy031103:帝欲人形師] 這麼想逼死教徒,那是不是得補拍之前各集的手指,最好是各種角度(到底要逼死誰

WQYU1017WQYU (巴小倩) #4 2021-10-15 17:05:06
※ 引述《Yanai82110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之銘言
> 本片拍攝期間沒有任何愛爸爸的小孩受到傷害。
說到爸爸,這系列好似都跟父子情有關誒!

俏哥是愛爸爸的模範好兒子,既孝順又聰明優秀個性好長相佳自立自強自愛,從不需要父母擔心。只可惜生錯時代,自從金光開演以來他一直不斷受傷害,當然也不斷自各種傷害中爬起來、學習、成長,想想他也不過二十出頭(應該是25、26歲吧?題外話蒼兔應該是26、27)卻得承擔起連中老年人都未必能承擔得起的責任。

  • 清聖橋前
> 十雪天子:「怨怒、悲哀、自憐自傷,所有的負面情緒散去之後,心法蘊集的力量也會消失。經過上回一役之後,天樞貪狼,你的忍氣寶典還有多少的力量,讓你這樣浪費?」

* 不得不說六合的情感綁架用得之天怒人怨的好!不僅用在俏如來等人身上也用在仙島同僚身上,大家願他氣他埋怨他但也都拿他沒辦法,都讓他得逞!既然這招如此好用那為何他不繼續使用呢?各位說是不是?
失敗魚表示:情感綁架這招我肯定學不來,因為我做人一向很失敗
  • 藏劍廬軒
> 慕容寧:「你應該慶幸二嫂不是輕易殺生的人,但我……可就不是了。看你要削盡顏面,挾著尾巴逃走,還是要吃過教訓才逃,你自己選擇。面子是要自己湊上來,才能丟得這麼乾淨!」
> 太叔雨:「那筆者告辭了,請!」

寧叔不用動手,憑嘴砲就可以罵退人家,太叔雨識相離開,這反應很正常!
因為寧叔說的的確是事實!同時也自信殊天九不會出手幫天璇。
天璇自知寡不敵眾,不走才是蠢蛋!

> 此番意外來訪,倒證實了懸簫心中猜測,正是她要封住殊天九之劍!

放鞭炮!懸簫阿姨妳真的太棒!自從遇見妳,九九已經連續三集沒殺人了!
>
  • 仙島
> 冷秋顏:「為什麼要與你們會合?」
> 千雪孤鳴:「多一個人多一分力量。」
> 冷秋顏:「你們的力量不會用在我的目標身上!」
> 千雪孤鳴:「是我的錯覺嗎?你好像對我們很有意見?」
> 俏如來:「冷秋顏,你是否有什麼誤會?」
> 冷秋顏:「你們認為該有什麼誤會嗎?」
> 千雪孤鳴:「小子,別以為苗疆欠你什麼!你失蹤時鐵鏽仔也有派鐵軍衛四處尋找你的下落,大家現在同坐一條船,繼續陰陽怪氣就沒意思了!」
> 冷秋顏:「我不介意分頭行動!」
> 俏如來:「冷秋顏,何不有話直說?」
> 冷秋顏:「這樣說吧!你有你們的大局,有你們的算計,而我只想報仇,我不能讓你們遷就我,我也不願意遷就你們,各行其事不是很好嗎?」
> 千雪孤鳴:「我們有共同的敵人,如果計劃互相牽制,不是更糟?」
> 冷秋顏:「如果聯手,在想法上有衝突,也只有你們逼迫我讓步,不是嗎?」

一個失去爸爸的可憐孩子,冷秋顏(目測應該只有17、18)。地宿的存在滿足了秋顏從小失去父母家庭關愛的空洞,照顧地宿的過程中讓秋顏有被需要的感覺,強迫自己顯出過於早熟的一面,但內裡其實是個渴望親情的孩子。無情的戰爭奪去了秋顏唯一的至親,他能不氣憤嗎?他能不去找仇家拼命嗎?什麼冷靜早熟那其實都是他為了照顧那偶爾不靠譜的地宿而強迫自己裝出來的!地宿死了秋顏再也不必偽裝,現在的冷秋顏才是真正的他!那個被一股熱血沖昏腦袋的年輕人,這種表現才符合他現在的年齡!
小冷,你要是敢太早下去陰間,小心地宿把你打死!
  • 仙島另處 >
> 正當兩人無以為繼之刻,天降奇兵!
> 奇異舞獅以一人之力打破圍勢,並示意兩人離開,挺身斷後。落拓子與風間始抓準一瞬喘息,趕忙逃離。
>猜猜舞獅裡面藏著的是誰?我猜是新角色!
  • 尚同會
    >


> 妖無淚冷汗直流,一番奉承後才幸免於難(?),但對孤芳君的怨懟也暗自增長。
> 孤芳君玩笑一番,替妖無淚緩頰,認為六合如今身中奇毒,留之成為反抗軍的負累也不失為一種戰術。
> 關於反抗軍的行動,孤芳君屬意固守中苗、廣佈仁政,協助中苗戰後之困,再施行仙島教育。如此,即便擺渡一念真有不測,也能夠有中苗人心的支持,方為長久之計。
> 而關於開陽陣營最後需要之物,孤芳君會再與天璇巨門聯絡。

妖無淚自掘墳墓,大家一旁看好戲,真奇怪一向跟他不對盤的慈悲和尚竟然不在場,要是在的話現場一定更加精彩好玩XDDD
孤芳君很調皮沒錯,他欺負壞心惡劣的妖無淚我沒意見,反正這妖無淚欠教訓!但他調戲正直善良的好孩子俏哥,吃俏哥豆腐,我還是很氣他!

  • 行雲山莊
> 冽風濤此時前來告知清聖橋的變故,太叔雨向他確認是否還有其他訊息,但孤芳君並未捎來其他消息,冽風濤離去。
> 太叔雨:「真是多事之秋,殊天九、六合、俏如來……唉!狀元兄,如果你還在,是否會笑筆者太笨?哈……。」
>
狀元兄會兩眼一翻,說你千不該萬不該!還會跟你絕交!

  • 藏劍廬軒
> 慕容勝雪向殊天九傳達訊息,正要離去時,殊天九問起他如何看待慕容煙雨的死去?慕容勝雪雖不願回答,但懸簫曾有吩咐,要他解答殊天九的所有疑問,只要出自他之真心,且事關重大,不可意氣用事。
> 慕容勝雪:「他不是一個好的父親。他很愛講話,但很少在聽,他將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強加在我的身上。」
> 殊天九:「如果那是不好的,為什麼要加在你的身上?你的父親不愛你嗎」
> 慕容勝雪:「你……!也許他是不懂得表達,我與他的年歲差距太大,我們之間隔著超過一甲子的年紀。」
> 殊天九:「與我相同,但我並不認為這能改變父子之情。」
> 慕容勝雪:「世上感情,本有各種不同的差別與表達方式,甚至不愛父母孩子的也大有人在。」
> 殊天九:「所以,你承認你不愛你的父親?或者你沒這麼深的感情?」
> 慕容勝雪難再壓抑,怒然一劍刺向殊天九,卻反被壓制,只得怒斥他對人的看法太過淺薄,隨後離去,殊天九亦跟上。
勝雪表示:哼!人家不跟你說了!你又不是我怎知我心裡的苦?你這死爸寶!
阿九:我若是爸寶,那你就是彆扭,腦筋腸子彎彎繞的死小孩!
  • 仙島地下
> 秘雕、修儒與憶無心避入一處山洞中休整,眾人納悶一向冷靜的俏如來究竟因何衝動;修儒發現了憶無心手上的刀傷,她隨即以「水化萬物‧月輪慈照」的術法轉眼治癒。原來在這段期間,她早已將靈能精進不少,原先需要倚靠七彩雲珞才能使用的高階術法,現今也已能駕馭。修儒見況,認為一個姑娘尚且如此努力,自己也要好好加油!秘雕聞言,機會教育了一番說話的藝術。
> 秘雕:「我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但這種說話的習慣,還是要改掉才好!男女有別說的是互相尊重,而非真正有別!你這樣的無心之語,很有可能會惹人不快。」
> 修儒:「是,我知道,是修儒失言了。我往後一定會改進!」
> 秘雕:「唉─廢人我也是沒什麼資格說你,我也常常口無遮攔得罪人,哈哈哈哈!」

修儒是肯受教的好孩子,前途無量。

> 憶無心:「嗯!我明白前輩的意思,我會我不會放棄任何屬於我的權力。」

女生也可以跟男人一樣強,無心準備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 苗王宮
> 六合向蒼越孤鳴、御兵韜報告情況。御兵韜對於他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與態度有所不滿,苗王介入周旋,試圖問出更多關於仙島的訊息,六合卻表示自己不能多說,只透露六絕禁地絕不能失。但如今苗疆兵力不足三成,御兵韜會再做斟酌。
> 蒼越孤鳴發現六合身中奇毒,言談間又嘔出金血,名醫雖一時難尋,但也只得先請御醫應急;一旁偷聽的千金少現身,認為苗王好脾氣。蒼越孤鳴認為他出自仙島,一片慈心,不必被苛責。
蒼兔跟俏哥一樣很有涵養氣度,不愧是領導中苗的人物!
> 千金少:「如果不是一開始他展現了過人的能為,也許我們不會對他這麼苛責。只能說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 蒼越孤鳴:「那也是自己的選擇,我們不應該因為別人無法達到自己的期望,而對人抱著惡意。」
> 千金少:「真的抱著惡意,早就將他踢出去了!表達不滿也是正常的情緒宣洩!」
>
編劇真的很懂觀眾的思想,不過還是低估了有些人的惡意!

  • 尚賢宮
    >

> 凰后:「呵呵呵,男人……你們到底憑什麼這麼自信?」
身為九算中唯一的女性,五姨要承受的壓力肯定比其他同門師兄弟來得大!辛苦了五姨!

  • 沐雪村
> 傷勢將癒的驤龍無畏隱隱有一股不安的感覺,向藺青萍表達了去意。據他言,金蹄戰馬雖是他的主公,卻也是他的大哥。兩人曾共歷最為艱險的時刻,即便在最危險的遭遇中,他也拒絕留下自己與弓狐斷後,而是一同戰死。
> 藺青萍稍能理解,也攔不住他的腳步,只希望驤龍有空能再回村莊看看。驤龍無畏答應她若還能自戰場生還,便會帶著禮物回來。驤龍再度表達謝意後便離開村莊。
這個阿龍走了,另一個阿龍還在哪裡做時空旅行呢?



  • 苗疆境內
    >

> 羿鬼晨緊跟著弓狐,認為兩人的對決尚未結束,休想要擺脫自己。弓狐無忌不願陪他胡鬧,轉身卻遇張引弦狙擊。
> 天色入夜,兩人奔逃之際,張引弦的流星箭飛速射來,羿鬼晨雖出手相助,弓狐仍被射傷。張引弦趁隙近身與其搏鬥,羿鬼晨出手護住弓狐,認為他不是敵人,而是對手!
> 張引弦騰上半空,欲以天龍幫的絕命之招「龍騰九天」終結,弓狐雖回穩架勢,卻因傷勢而影響發揮!關鍵之時,金蹄戰馬兩道氣勁重傷張引弦,情勢逆轉。
張大哥要是因此死了我絕不會原諒你!羿、鬼、晨!你將榮登我最討厭名單第一名!貪吃蘭被你擠下變第二!

  • 司馬王朝領地
> 千雪孤鳴抽刀一斬,人影卻是兩分,俏如來一時不察,短兵貫體而過。狼主恍然大喝,來人正是開陽陣營最後一員──影桐雙夜人!
我很仔細看了,俏哥沒有被刺中要害!

> 靜待下一回

我也期待下一回!九九繼續不殺人的下一回!張大哥有驚無險的下一回!


luzriver: 10-15 19:29

羿鬼晨去死吧,看看你怎麼愧對翁翼生。

dsausage: 10-16 02:45

張大初登場就知道死定了 一臉就是讓配音鍊手的

mmjjalllove (IMPIUS) #5 2021-10-15 20:22:46
六合的問題就不只是牠戰績爛、表現差
金光這檔到底在走鐘什麼?

愛寫這種咖洨又愛辯解
到底在幹嘛,我真的不懂

那麼愛說教,有種收掉換演其它類型的戲嘛
比如布袋戲界的南方公園啊
嘴天嘴地,連製作人自己也不放過
愛說教就讓你說得夠啊,爽沒?

對了,你黃立綱有三個哥哥
創了兩團布袋戲
我希望你早日步上天宇後塵,加油!

熱門推薦

【心得】碧血玄黃快完結了,說些馬後炮的話

有些東西不吐不快,本檔開頭不錯,結尾高潮也有出來,就是中間拉...

【情報】霹靂戰魔策前導預告

本檔主角之一,紀忘憂沒意外,應該是六蝕玄曜的人劍說俠喻,看來...

【情報】【霹靂搶先看】英雄碧血丹心鳴 天

玄黃終戰碧血染,烽火燃天神州盪,千里江山愁哭雨,萬象人間血禍...

【心得】無盡的渴望—霹靂世界的微觀視角

謝謝諸位道友前後陸續在該版貢獻了各種文章題材,讓疲憊的生活多...

【心得】魔師傲神州

魔師傲神州霹靂狂刀之創世狂人49集登場,於下檔霹靂雷霆6-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