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RE:【創作】(刀女審)就算是哥哥也可以索吻的吧?(5/8更新)

kisaragi0208 (如月 うめ) #1 2018-05-08 10:58:47
※或許有些OOC
※總之是歡樂本丸向

↓以下正文↓

02 求國王遊戲與明日內番的關係式

  「國王遊戲?」

  為了解決本丸進來連日征戰江戶城下造成的物資短缺問題,審神者一早就讓除傷員外幾乎所有能活動的刀劍男士們組成部隊出外遠征。

  「啊啊!我前幾天在主上的電腦螢幕上看到的,好像很有趣!」

  現在這房裡聚集的太刀們因為今早去了趟白金台,多少受了點傷。太刀雖然戰力強但是耗費的手入資源和時間也多,從手入室出來以後,就發現其他的男士們幾乎都遠征去了。

  所以,燭台切與鶴丸等人現在在空得嚇人的房間裡待著。

  「隨便窺探主上的隱私可不好啊,鶴先生⋯⋯」

  燭台切苦苦一笑,但是他身旁一身雪白的清瘦男子臉上一絲歉意也沒有。

  「哈哈哈,甚好甚好。不妨細說這遊戲的規則試試?」

  三日月宗近同他倆一起坐在房裡的小木桌旁,笑得眼中的新月都沒法出來見人了。

  「喔!很好,三日月也有興趣嗎?」

  「不,所以我說,鶴先生⋯⋯」

  「喔喔!大家聚在一起,該不會有什麼好玩的事!」

  獅子王快速地拉開紙拉門,好像是剛才還在廊下走著,聽見鶴丸大喊的聲音才趕緊湊了上來。

  他剛從越前出陣回來,換上內番用的休閒服後就回房來休息了。

  「喲!獅子王。出陣辛苦啦!」

  鶴丸看著獅子王在自己對面的空位坐下,這下小桌恰好被他自己、三日月、燭台切和獅子王圍滿了。

  「帶新來的夥伴們出陣真是累人啊⋯⋯能當隊長是很開心,但也很辛苦呢。」

  「獅子王先生是因為擅長照顧人,所以被主上指派去帶新人的吧?」

  「看來獅子王不只擅長照顧老人,連隊友們也能好好領導呢。哈哈哈哈——」

  他們幾個一來一往地聊著,不知不覺間又有人打開房門走了進來。坐在桌旁的四人同時扭頭,正好和來人對上視線。

  「喔呀?大家聚在一起在做什麼呢?」

  那優雅的身姿和帶點淡黃的髮絲,和三日月同樣是這個本丸裡年紀數一數二大的髭切手裡拿了幾個酒杯,面帶淺淺的微笑說道:

  「這下連髭切也來啦!越來越熱鬧了。要不要一起來玩國王遊戲?」

  鶴丸見人數愈來愈多,他那以往只會為惡作劇而閃耀的眼神愈發明亮。

  「好像很有趣呢。我也來湊熱鬧吧?」

  「兄、兄者!我們本來不是說好要坐在緣廊賞月飲酒的嗎!」

  隨著髭切踩上了榻榻米,他身後追著個與髭切有著相似的身形與容姿,但髮色卻是清爽的淡綠色的青年。他手裡拿著三、四瓶酒,很是慌張地跟著進來。

  「啊~那個待會再做吧?⋯⋯嗯——你說你叫肘丸對吧?」

  「是膝丸!兄者!膝!丸!」

  「嘛~嘛~別太在意細微末節的小事,豪放點才好啊。」

  「兄者!」

  總覺得我行我素的人不管走到哪兒都是我行我素⋯⋯現在坐在桌旁笑著的那個藍髮老頭子也是,完全無視旁邊幾個人散發的無奈氣息,笑得很開心。

  「總、總之⋯⋯你們兩位也要加入嗎?」

  燭台切姑且打了個圓場。膝丸正色凜然地轉過身來應答道:

  「既然是兄者希望的,那也沒辦法了。請讓我們加入。」

  於是,眾人想辦法挪了幾個位置出來,變成六人一起圍在小桌旁。

  幾個大男人搞得像愛玩的小孩子似的。

  「很好!既然現在已經有六個人了,我就開始講解規則了!」

  鶴丸興致勃勃地拿出了幾根他事先準備好的道具——幾根短刀們夏天時吃完冰棒後剩下的竹棍——並放在桌上,簡單地說明了下規則。

  「原來如此,所以每輪進行抽籤,抽到這根寫著『王』字的籤就可以命令其他人是嗎?」

  膝丸煞有其事地拿起那根尾部寫了大大王字的冰棒棍端倪了一番。總覺得他把認真用在了不必要的地方……

  「沒錯!而且王的命令是絕對的!」

  燭台切一臉無奈地看著他旁邊那個同樣上了年紀,卻比在場任何一個人都還要興奮的鶴丸。總覺得自己好像淌了一場不必要的渾水,不過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只能捨命陪君子了。

  「喔!這不是挺有趣的嘛!」

  這種怪遊戲哪裡有趣了!

  先撇開出這鬼主意的鶴丸本人,還有那個幾乎是二十四小時醉人微笑常駐的老人家不談,居然連獅子王也這麼期待,而髭切則似乎打從一開始就挺有興致,膝丸又是哥哥說一絕不說二的弟弟,而且還是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的類型——

  總覺得這個組合讓他有種大難即將臨頭的預感。燭台切的臉上不禁滑過一滴冷汗。

  「的確很新鮮呢——就玩一場試試吧?」

  「兄者都這麼說了,那麼我也……」

  「嗯嗯——那就參加吧?」

  「太好啦!這個遊戲一定會為這個本丸帶來前所未有的驚訝的!」

  慘了、慘了……這個發展超級不妙——

  「那麼就讓我們開始吧!都記住了,王的命令是——」

  「絕對的!」

  燭台切已經阻止不了這些過度興奮的老人家,只能跟著一起玩了。

  「來吧——」

  隨著鶴丸一聲令下,膝丸、鶴丸和獅子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先搶下三支竹棍,剩下的三人除了原本就悠悠哉哉的兩位爺爺以外,還包括玩這遊戲玩得不情不願的燭台切。

  「國王是——誰!」

  大家一起把抽到的竹棍高舉在空中,不得不說從旁看來其實有點像邪教儀式。

  「喔呀,抽到這根籤的是我啊。」

  三日月看了看自己手中那根籤,雖然面露的是一樣的笑容,但總感覺他今天笑得讓大家心裡發寒。

  「呣呣,還真可惜呢。」

  「可惡——竟然沒有抽到啊……」

  「比起我自己抽到,還是更希望兄者……」

  「居然是三日月抽到王的籤嗎!這可真是驚嚇!」

  大家紛紛表達沒有抽到那根籤的遺憾,而鶴丸今天不知道嗑了什麼,或者不如說他只要一扯到這些不正經的事情都會格外亢奮。他一雙淡金色的眼眸閃閃發光地看著沉思中的三日月,跟坐在他身旁彷彿生無可戀的燭台切呈現極為強烈的對比。

  「嗯——這樣吧?三號和五號,去和現在正在辦公的長谷部說『從今以後,不需要你來照顧主上了,交給我來就好』如何?」

  眾人靜默了三秒,三日月臉上一樣掛著的和善笑容,現在看來是無比的殘酷啊。

  「和那、那個長谷部說這種話!」

  「這怎麼可能啊!一定會被他訓話的啊!」

  抗議的是手上拿著三號籤與五號籤的膝丸與獅子王。要和那個已經不知道是工作狂還是刀劍男士的長谷部說這種話,不管會換來的是一小時的跪坐訓話還是充滿他那主命至上主義的演說,他們都不敢恭維。

  「這就退縮了嗎?三號和五號!你們都忘了嗎!國王的命令是!」

  「絕對的!」

  這群人根本就被鶴丸牽著鼻子走了……

  「好吧!就交給我獅子王大人吧!」

  「願賭不服輸的話,會對不起源氏寶刀之名的。」

  總覺得有種目送他們上戰場的悲壯感是錯覺吧……

  「三日月的命令可真是新奇呢!充滿了十足的驚嚇感啊!」

  「哈哈哈哈哈——既然要玩就得全力以赴地玩才行呢。」

  「就連我也有點期待獅子王和——弟弟叫什麼名字來著呢?嘛,算了。我很期待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燭台切不好的預感正在逐步應驗中。

  大約十分鐘後,膝丸和獅子王終於回來,哭喪著臉拉開房門走了進來,脖子上還用繩子掛上了寫著自己名字的木牌。

  不得不說,看起來超像羞恥懲罰遊戲的。

  「哈哈哈——這還真是十分淒慘呢。」

  你的表情跟說出來的話根本就是相反!

  「喔喔!真讓人期待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鶴丸要是被命令去做些比這個還要羞恥的事情,真不知道他是不是還能跟現在一樣興奮。

  「喔呀?你們被怎麼懲罰了呢?」

  髭切還是被一股My Pace的氛圍圍繞,他這番話正好讓膝丸成了對哥哥訴苦的弟弟,悲壯得不得了。

  「被罰了連續一個禮拜的馬當番⋯⋯」

  「而且還被他以『說著這種話的你們,有決心為主上奉獻你們的肉體與心靈嗎』之類的話吼了好幾次⋯⋯」

  獅子王完美無縫地接上膝丸的話,他倆都差不多,處於眼前一片黑、生無可戀的狀態。

  「說著正好明天排班的蜂須賀和歌仙今晚去遠征,明天回來估計也很累了——」

  「正好讓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去代替他們⋯⋯」

  「我之後會再通知主上,你們就先領走自己的木牌掛在脖子上⋯⋯」

  「明天自己掛到輪值表上並警惕自己吧⋯⋯」

  他們兩人說完,踩著行屍走肉般的步伐回到桌邊,馬上就像斷了線的傀儡一樣癱軟在桌上。

  想到一個禮拜的馬當番,燭台切雖然可能也會有這種反應,但他還是很好奇一件事情——長谷部到底用了多可怕的洗腦教育才讓他們把那些話都背起來的?

  「這還真是相當可怕呢——」

  從砍過鬼的你口中平平淡淡地說出來真是一點都不可怕。

  「甚好甚好!原來國王遊戲就是這樣一回事啊。」

  當國王的當然會說好了!

  「原來那個長谷部會有這種反應啊!甚至連平時都是遊他負責掛上輪班表的名牌都拿來當處罰道具,真是新鮮!」

  然後這個最常搞事的老爺子則是有樂子找便好⋯⋯

  燭台切心裡不妙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正想以自己還要準備早餐的食材這藉口先行離開時,鶴丸又——

  「來吧來吧!開始下一輪!一、二——」

  開始逐漸體驗到國王遊戲的樂趣與恐怖之處,這次除了依然心不甘情不願的燭台切之外,全都快速地伸出了手搶下一支籤。

  「國王是——誰!」

  隨後又是靜默的三秒,然後才是一家歡樂幾家愁的悲歡交織。

  「太好啦!換我當王了!」

  這麼喊出聲的是上次命令苦主之一的獅子王。膝丸這次顯得特別沒勁,同樣是上次等同於被懲罰了的兩人,這次卻因小小的竹籤而分別跌落天堂與地獄。

  堂堂的刀劍男士,居然因為國王遊戲而變成這個樣子⋯⋯

  「這次就讓我報一箭之仇吧!三日月!」

  獅子王充滿幹勁地伸出一根食指指向一臉人畜無害地笑著的三日月,那笑容彷彿就是要讓在場每個人心中升起虐待老人的罪惡感似的。

  但是沒用的!你已經露出真面目了!

  「二號!為了改善體能,做交互蹲跳二十下!」

  「哈哈——這還真是十分嚴酷的命令呢。」

  三日月雖然這麼說著,但他還是有著相當的氣度,自己怎麼對待別人,也會被別人怎麼對待,既然要玩遊戲玩得開心,他當然二話不說地站了起來。

  但是想做跟能做是兩回事。

  「三日月!」

  「爺爺啊——」

  他才剛跨開兩腳想跳第一下,從他腰間傳來那響得不得了的骨頭碰撞聲就讓大家嚇得冒出冷汗。而三日月本人也固定在原地沒多久後,漸漸從蹲姿成為單膝跪姿,還一臉燦笑地轉過來說道:

  「這還真是做不到呢。」

  這好像不是該笑的事吧!

  ⋯⋯咳咳,總之,三日月在燭台切的攙扶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還一臉聖母微笑地扶著自己的腰。到底是真做不到還是想試試沒有服從命令會有什麼後果啊⋯⋯

  「結果三日月先生沒能達成命令呢。」

  「對上了年紀的人來說果然太殘酷了嗎⋯⋯」

  源氏兄弟倆興味盎然地看著三日月不停發出爽朗的笑聲。而一旁的鶴丸從方才開始便沉思著什麼事情,現在突然彈了個指,好像想到什麼好主意了。

  不,好不好很難說⋯⋯

  「有了!沒辦法達成命令或是失敗的人,就要被罰一杯酒怎麼樣?」

  既然那對兄弟帶來了這麼好的東西,不用白不用。

  「喔呀喔呀,這可真是個好主意呢——」

  「有酒助興的話,想必遊戲會更有趣吧。」

  而且原主人也同意了。

  「喔喔!好耶!」

  「這還真是相當好的懲罰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同時,只有燭台切臉上慢慢蒙了一層陰影。這遊戲本來就夠不妙了,現在再加上酒,還有現下的這個人員組合⋯⋯

  燭台切想的果然是對的。雖然後來的命令還不至於太過火,但某次輪到鶴丸當王時,那命令簡直是開了大家的新眼界。從那之後命令越來越誇張,像是要髭切講出弟弟的名字之類的⋯⋯咳咳,總之,連正常人燭台切也免不了被罰了幾杯酒,玩了幾輪過後,大家基本都已經醉醺醺的了。

  膝丸和獅子王早就滿臉通紅地倒在地上睡著了,而三日月與髭切這兩個老爺爺雖然看起來與平常差不多,但幾乎是傻笑常駐,而且不停講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最糟的還是鶴丸,醉了就抓著還沒睡下去的那兩位開始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

  燭台切雖然也醉了,但他也只是有些頭暈,還不至於開始胡言亂語,就僅僅是靠在牆上休息而已。

  「今晚還真是開心呢~」

  「多虧了鶴丸找來的遊戲呢。」

  「嘿嘿嘿嘿——嚇了一跳對吧!」

  「說起來,原來主上是喜歡這種東西的嗎?」

  「啊——別看她那樣,她常常忘記關螢幕,我有好幾次都不小心看到呢。」

  不,不是不小心的吧⋯⋯

  「看來主上也挺冒失的呢。」

  每天忘記弟弟名字的人也沒資格說這種話吧⋯⋯

  「雖然看上去很冒失,但是意外的在某些地方很細膩。」

  三日月雖然常常看她打破院裡的盆栽或是廚房的碗盤,但是每次與主上交談,都能親身感受到她的溫暖與體貼。

  「這倒是、這倒是!主上甚至被我嚇了也不會生氣,還會反過來跟我一起想新的手段呢。」

  燭台切在一旁默默聽著,也對他們三人說的話頗有共鳴。那位主上雖然很粗心又冒失,卻總是對這群刀劍男士以真心相待。

  好比說,她每天都會盡量撥空一起到廚房準備給大家的晚餐,尤其是當刀劍男士們經歷了一天的出陣之後。雖然這對身為廚房人員之一的燭台切來說可能是個麻煩,因為她常常加錯調味料或是弄掉東西,但是那股真心誠意誰都看得出來。

  「這樣看來,我們還真是有位十分可愛的主人呢。」

  髭切因酒氣而醺紅的臉笑起來感覺也特別可愛。

  「怎麼樣啊!光坊!主人確實很可愛吧?」

  同樣紅著臉的鶴丸燦笑著轉過頭來說。燭台切也笑了,不只是主人,如此在這兒與彼此真心相待的他們,也十分可愛啊。

  「啊啊——她是很可愛⋯⋯」

  「姑且提醒你們一下,記得早點睡——喂!」

  正在想著她很可愛的時候,她就出現了。

  「你們幾個!喝酒喝到我站在這裡都聞得到酒味!」

  審神者看來剛洗完澡沒多久,臉頰因為熱蒸氣而相當潤紅。

  「喔!主啊!正說到妳呢!」

  鶴丸已經瘋了⋯⋯

  「這麼說來,我好像也曾經在主的電腦上看過一點東西呢。」

  三日月別跳火坑啊!

  「啊啊!甜點圖鑑之類的?」

  髭切也掉進去了⋯⋯

  「明明常常叫著再繼續吃光坊做的食物會變胖的,結果自己還是欲求不滿嘛!」

  「那個,鶴先生⋯⋯」

  儘管燭台切注意到了主上那越來越黑的臉,出聲阻止這群沒分寸的老頑童,看來並沒什麼效果⋯⋯

  「啊,還有一個很奇怪的畫面呢。看上去布料很少的衣物,裝飾著很多花邊,還有鮮豔的顏色⋯⋯」

  「該不會是叫做內衣的東西吧?我只有聽過名字而已,原來是那種東西啊!真是新鮮!」

  「從那個形容聽起來,感覺是相當有挑逗性的衣物呢。」

  「但是啊,小小的主不適合那種東西呢,畢竟——」

  畢竟她已經很可愛了,小巧玲瓏的很可愛,所以不需要。本來鶴丸是想這麼說的。

  「你們幾個——」

  「喔!主上!妳還在啊!我們⋯⋯」

  鶴丸本來是想好好稱讚她一番的,趁著酒精能夠讓他老實的時候。但是要是沒喝酒,或許還懂得看一下氣氛⋯⋯

  「對不起啊!我就是小又愛吃,不適合性感內衣!」

  總覺得她眼裡燃起火光了。

  「你們幾個,全部⋯⋯給我輪內番輪一個月!沒有正當理由不准翹班,否則加罰!明天立刻開始!」

  她這麼一吼,大家酒都醒了。正想要挽回的時候,審神者那「又小又可愛」的身影已經氣呼呼地走了。

  房內又是靜默的三秒鐘過後,鶴丸才搔搔頭說道:

  「哎呀——真是抱歉了。本來想給她個驚喜的,結果反而最關鍵的沒說出來。」

  你分明是想把她惹火吧⋯⋯

  「嘛嘛,這也正是我們的主可愛的地方不是嗎?」

  髭切置之一笑,這下更加證實了他們的想法是正確的。

  「可愛歸可愛,但是一個月的內番⋯⋯」

  燭台切冷不防地潑了一桶冷水。

  看著膝丸與獅子王熟睡的睡臉,再聯想到為期一個月的連續內番⋯⋯

  今天的本丸依然非常不平靜。

——————————

總之試著寫了非常歡樂的東西

感謝各位大大的GP!本來打算有5個就繼續寫的,結果竟然到了7個,我感動得好想哭

希望這篇有符合各位心中的歡樂定義

請多給我批評與建議吧!

謝謝看到這裡的每一個人
17
-

看較舊的 3 則留言

徐行: 05-14 20:10

>藍謝謝真的超級開心的,感謝支持

j21227471: 05-15 22:53

太太我想發願望\080/想看燭台切吃醋和長谷部與審神者吵架的文文!!

徐行: 05-16 00:14

>藍這真是本日大驚喜(?)總之我會努力盡快生出來的,感謝點單!

熱門推薦

【情報】萬代《刀劍亂舞-ONLINE-》

https://gashapon.jp/products/d...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