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sh Fever

【CF同人文】BL短篇創作文(0326賽歐短文更新於22樓)

asdasd17923 (楓月晴) #1 2016-10-25 23:29:29
《0326更新》
總之之後我的創作短文都會在這裡喔>_^
目前更新在22樓謝謝大家(掩面
脫稿慣犯就是我啦wwww

##########

《目前更新》
1樓:【亞瑟x阿薩謝爾】致遙遠一方的你
5樓:【牛郎x蘭斯洛特】不過只是剛好順眼罷了
7樓:點文活動
10樓:蘭斯媽媽全家福(#
11樓:【牛郎x蘭斯洛特】萬聖節番外賀文
12樓:各種牛郎x蘭斯放閃圖(#
13樓:【牛郎x蘭斯洛特】愛如果不說出口
(試閱版)
14樓:【牛郎x蘭斯洛特】愛如果說出口
(試閱版)
15樓:【蘭斯洛特x加雷斯】抉擇
16樓:【亨佩爾x薛丁格/織田信長x薛丁格】
Imitation
17樓:【牛郎x蘭斯洛特】聖誕節番外賀文
19樓:【亞瑟x阿薩謝爾】情人節番外賀文
20樓:【牛郎x蘭斯洛特】情人節番外賀文
21樓:【賽特X歐西里斯】情人節番外賀文
22樓:【賽特X歐西里斯】心亡

##########

偷偷放鎮樓蘭斯全家福


##########

大家安安~
還記得四隻貝利亞飆車撞格林嗎?
對對那個po主就是我www
(第二次po這個真的沒問題嗎?


總之在紫式部出來的時候
一看到她
我就有種我一定會抽中的預感
(我很認真的說QwQ
於是我就把ID改成這樣


嗯對上面那個就是我的ID(要認親的可以出來囉
然後26石我就跑去抽了(剛好75b獎勵





那個……紫式部
你帶著牛肉丸來找我是想要暗示什麼嗎(?
(然後我沒有曬卡的意思哦,本意是還願

總之為了信守承諾
這裡是還願文章~
放心絕對沒有18+
大概根本是普遍級吧



好的廢話不多說咱們繼續看下去吧>_^
(OK,Music

==========

【亞瑟x阿薩謝爾】致遙遠一方的你

==========

已經不太理解,此時的情感為何了。

永生是個非常麻煩的雙面刃,一開始可能會覺得真是太好了,這是人們趨之若鶩的幸福——但是身為神的阿薩謝爾,其實早就已經厭煩這種無趣了。

明天、又一個明天,無限的未來是他所憎恨的,曾經他會試著去找尋新奇的事務,打發永遠的時間,但是過了多久了呢?阿薩謝爾已經失去耐心了,在眼前的永遠都是一成不變的事情,他對於不變感到憤怒,於是他最近嘗試要打破永恆的詛咒。

……對,他在找一個,可以終結他生命的人。

「啊啊!請放過我吧!神明大人救救我啊!」

被他踩在腳底下的人類哭喊著,露出了多麼醜陋扭曲的表情啊,阿薩謝爾冷酷的笑著,手中的綠色光球在劇烈的旋轉著,「儘管在永遠的黑暗裡徬徨吧……不對,我說錯了。」如果人類知道阿薩謝爾就是他口中的神……光是想像那更加醜惡的臉,還真是有趣呢。

「你們根本沒有未來啊,礙眼的家畜們!」阿薩謝爾幾乎崩潰的大笑著,光球在觸碰到人類時,人類因為沒辦法忍受如同核彈般的破壞力,在阿薩謝爾的腳下瞬間變成了一灘爛泥,而神明大人只是重重的踏了一腳,任由噁心的熱度濺於腿上。

為什麼他要做這種事……因為人們的未來,都被神給奪走了啊。

「心情真好……」阿薩謝爾愉快的哼著歌,他徑自的走過爛泥鋪成的血色道路,屠殺了一整個村子讓他感到欣喜,但是很快的愉悅感消失殆盡,單方面的殺戮不是他想要的,他所渴望的是自己的滅亡,手中奪走的生命卻倍數成長,他在做什麼?為什麼原本善良的他會變得這麼扭曲呢?

啊啊,原來他還是有在改變的嘛。

察覺到了不一樣的事務,阿薩謝爾臉上所掛的笑更加猖狂,他在『改變』啊,但是還不夠……這麼點不同,是沒辦法滿足他的。

所以在村子之後,阿薩謝爾把一整個城市的人類都殺光了。



阿薩謝爾仍然感覺很無聊。

日復一日,身上的腥臭味越來越濃厚,血幾乎都快融入阿薩謝爾的體內成為他的體味了,他對於殺戮開始感到無趣,有沒有什麼更有趣的事情呢?

……有啊,找到了,更有趣的事。

在阿薩謝爾居住的森林中央,最近有個男人每天都來,其實阿薩謝爾不太曉得這個人類來這裡做什麼,本來想殺了他,但是阿薩謝爾並不覺得男人很礙眼,於是打消了念頭。

或許那個人類可以給我一點樂子,阿薩謝爾這麼想著。

火紅的頭髮,彷彿火焰一般高傲的燃燒著,如同髮色那樣的瞳眸炯炯有神,男人的腰際上有一把帶有力量的劍,有的時候男人一個人來、有時帶著另一個金髮碧眼的男人,阿薩謝爾一直都沒有和男人交談過,直到某一天,男人的情況不對勁。

「啊啊啊啊啊——!」

男人瘋狂的嘶吼著,手中的劍不斷揮舞,大樹在男人面前也只能像是豆腐一般被砍下,大片的樹林被破壞了,阿薩謝爾不得不出面阻止那個男人。

「吵死了,低賤的愚民。」阿薩謝爾瞬間出現在男人面前,下一秒他奪走了男人的劍,握把處傳來灼熱的體溫,阿薩謝爾感到厭惡的把劍扔在地上,「這是想死嗎?你……」他還想要說什麼,當阿薩謝爾注視男人的雙眼時,他愣住了。

平常的男人充滿了自信與傲慢,可是如今的人類,眼中的是灰黑色的絕望。

「……」男人什麼也沒說,彎腰拾起了他的劍,然後把劍深深插入地面,「你就是阿薩謝爾吧。」男人抬起頭,火紅的眼黯淡無光,他在尋死……阿薩謝爾頓時明白了男人的內心。

「哼……跪下吧,愚昧的人類。」阿薩謝爾露出噬血的笑,手中浮現了綠色光球,但是男人沒有動作,似乎是在等阿薩謝爾發動攻擊。

果然,他的樂趣又要沒了。

阿薩謝爾的心中感覺到一絲失望,正當他要殺了男人的時候,他的手懸在空中,腦袋中突然想出一個好主意。

「喂,人類。」

手中的光球消失,阿薩謝爾挑起了眉,「來做個交易吧,每天都過來這裡找我,最好是可以帶給我一些樂趣,但是如果你很無聊的話,我就會殺了你。」他這麼說著,但是男人的仍然無動於衷,於是阿薩謝爾補上一句話。

「連帶毀掉你的國家。」

清楚的看見男人瞪大眼睛且憤怒的神情,阿薩謝爾知道自己成功了,所以他大笑著,即便男人拔起劍刺穿了阿薩謝爾的胸口,卻依舊無法阻止神明的狂妄笑聲。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男人疑問著,在劍從阿薩謝爾體內被拔出的瞬間,黑色的鮮血濺到男人的身上,然後被其吸收。

『詛咒』完成了呢,省的他動手。

「什麼東西?你還真是個無禮的傢伙呢。」阿薩謝爾停止了笑聲,翠綠的眼睛直視著男人的火紅色,然後他看見那男人有一剎那的動搖,接著,男人收起了劍。

「……你讓我想起了他。」男人低下頭,阿薩謝爾突然有一種感覺,雖然奪走人類生命時,人類扭曲的表情很有趣,但是讓人類的內心崩潰,此時男人痛苦的神情也激起了阿薩謝爾的破壞欲。

阿薩謝爾勾起了嘴角,「你似乎很痛苦呢,需要我幫你嗎?」正想要接著說『我幫你殺了他吧』,男人的反應讓阿薩謝爾永生難忘。

「……啊,」男人輕輕閉上了眼,透明的液體從眼角墜落。

「幫我,忘記『愛情』吧。」



那個男人,今天也照常出現在阿薩謝爾面前。

「阿薩,你每天到底都幹了什麼事啊?」男人疑問,他抬頭看著坐在大樹樹枝上的神明大人,「我可是越來越忙囉,圓桌那些傢伙最近開始注意我的行蹤了,大概過不久就會發現我來這裡的事了吧。」

「發現又沒關係,我也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存在。」阿薩謝爾聳聳肩,從大樹上跳落至男人的身旁,他斜眼看了男人一眼,「今天又要說什麼故事呢?」

男人露出笑容,「吶,說說什麼故事才好呢?」他伸手拉著阿薩謝爾往森林的出口邁進,男人手的溫度炙熱而富有生命力,原本阿薩謝爾是想要甩開的,不過轉個念頭想,好像也蠻有趣的,所以他就沒有這麼做了。

踏出了森林,迎面而來的是整個卡美洛的景色,他們佇立於懸崖之上,放眼望去是男人所深愛的國家,同時也是他即便犧牲生命也要守護的國家。

阿薩謝爾的碧眼全是卡美洛的畫面,不得不說真的很美,同時他的腦海裡也在構築著,卡美洛的和平被他親手殺死的景象。

「啊啊,說說『蘭斯洛特』的事情吧。」

在那瞬間,阿薩謝爾捕捉到男人的面有難色,就算過了一段時間了,男人仍然無法釋懷關於蘭斯洛特的事嗎?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蘭斯洛特』嗎?」男人苦笑著,大概是早就知道阿薩謝爾會這麼問了吧,他只是望向青藍色的天空,「他曾是我最信任,同時也是最喜歡的人呢。」男人的笑帶有極大的悲愴,阿薩謝爾看著男人的側臉,此時的神明完全笑不出來。

「吶阿薩,對你來說可能沒辦法理解吧?喜歡的人是同性,而且還愛著我的王妃……」

怎麼可能會理解啊?阿薩謝爾在心中這麼想著,他基本上根本不了解人類,愛、恨?這兩種極端的感情是他感到陌生的,所以才說人類很愚昧啊,總是自以為是的守護,不管是國家還是情感,最終的結果永遠只是滅亡。

阿薩謝爾已經目睹過太多了,因此在無意識中,他也把這些情感封存在內心的最深處。

「如果在我把他趕出卡美洛之前,我有跟他說『我喜歡你』就好了。」

下一秒,阿薩謝爾展開了他的翅膀,抓住男人的雙手往卡美洛的上空飛去,「阿薩,你這是在安慰我嗎?」男人自嘲的說著,然後他往下看,「啊啊,還真是美麗的國家呢。」

「別誤會,我只是要提醒你,可別讓我感覺到無聊啊,不然的話……」阿薩謝爾還沒說完,呼嘯而過的風聲卻傳來男人的聲音。

「謝謝你,阿薩。」

阿薩謝爾努努嘴,「……哼,別太得意忘形了,人類。」已經開始對於自己此時的內心感到困惑了,到底是男人在打發他無趣的時間?還是他在幫男人走出悲傷?

不太清楚自己的作為了,他所想要的,是什麼呢?

在夕陽的血色籠罩卡美洛時,阿薩謝爾帶著男人回到原本的懸崖邊,「謝謝你啦,阿薩!」男人拍了拍阿薩謝爾的肩膀,「心情感覺好很多了呢!」他此時露出的笑容是純粹的快樂。

阿薩謝爾有些不解的別過了頭,「別謝我,你應該要畏懼我才對吧,傻子。」男人的笑讓他感覺到不自在,明明他的本意並不是為了讓男人開心的。

「阿薩是個好人呢!你一定可以找到配得上你的好女人的!」男人愉悅的笑出了聲,如此的純粹令阿薩謝爾皺起了眉頭,他不喜歡現在充斥在心中的感覺,說不上來是什麼,但是阿薩謝爾知道他不喜歡。

「阿薩,如果我有翅膀的話,下次輪我帶你在天空飛,我一定可以讓你看到更棒的風景!」

「少胡扯了,傻子。」阿薩謝爾不太擅長對付這種類型的傢伙,他難為情的把玩著自己的一小撮綠髮,然後髮絲被男人握住。

「對了,我一直都很想說,你的頭髮真的很漂亮呢。」

阿薩謝爾瞬間退後了好幾步,「你想被我揍吧你!」他低吼著,男人像是被戳中笑點一般哈哈大笑著,「阿薩還真可愛呢!你是被調戲的小姑娘嗎?」男人笑到捧著肚子在地上打滾,阿薩謝爾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發燙,他直接一把將男人扯起來。

「你小心哪一天真的被我殺了!」

「咦咦?你才不會殺我呢阿薩。」男人依舊是開朗的笑,如同夕陽的餘溫暖暖。

「……你還是去死吧,亞瑟。」阿薩謝爾這麼說著。

然而眼前的男人回答,「放心吧,我的命是你的,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你手裡才行呢,阿薩。」

不知道是不是阿薩謝爾看錯了,或是夕陽的血色迷惑了眼睛,男人在這瞬間露出的笑容,是阿薩謝爾不曾看過的脆弱。



某一天,那個男人沒有按照時間來找他。

阿薩謝爾等了一整天,從曙光升起、到夕陽消失,然後又一次日出,那個男人沒有來找他,這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

那個男人,已經厭倦了和他在一起的時光了嗎?

阿薩謝爾從樹梢上跳落地面,因為這是初犯,他就自己去找那個男人好了,然後他一定要揪著男人的耳朵轉個幾圈,警告男人說不准再有下次……

「……阿薩。」

他抬起頭,男人的火紅色幾乎包圍了全身,那王者之劍也不見了;男人的瞳眸毫無光澤,他的眼睛看著男人的雙眼,卻完全沒有四目相交的感覺。

「喂,亞瑟……今天發生什麼戰爭了嗎?」阿薩謝爾一步步的向前,男人伸手似乎是要去抓住阿薩謝爾的手腕,但是男人的手只抓得到空氣。

阿薩謝爾瞪大了雙眼,「你身上的血……」不、不會的,男人是一國之王,怎麼可能會這麼脆弱?一定是別人的血,男人不知道屠殺了多少人,身上才會全部都是血吧。

「啊,是我的血喔。」

幾乎聽不見其他的話語,阿薩謝爾伸手在男人的眼前,手掌上有著綠色的光芒,但是這光卻無法映照在男人的火紅瞳眸上。

「亞瑟……」

在阿薩謝爾還在思考要說什麼時,男人的右手放在左胸前,「吶,阿薩,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嗎?」

不能理解此時的內心……不對,其實阿薩謝爾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欺騙自己,他對於男人、他對於亞瑟的感情,再不快點的話……

「我們說好了,我得死在你手裡的。」男人輕笑著,下一秒他往前向阿薩謝爾撲去,『颯』的一聲,阿薩謝爾被男人壓倒在地上,然後男人把阿薩謝爾抱在懷裡,很緊、很緊,那是阿薩謝爾不曾感受到的體溫,此時此刻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灼燙,是令人心碎的寒冷,似冰。

男人的心跳在阿薩謝爾的耳邊緩慢而無力,「阿薩,是時候了……我可是撐到你面前了呢,可得給我應有的獎勵呦。」

阿薩謝爾也感覺得到身上的生命在逝去,但是他還是嘗試要去逃避,「開什麼玩笑啊傻子!我可還不准你死啊!聽見了沒有亞瑟!你敢死掉的話我一定把你的國家滅了!滅了懂嗎!」

他嘶吼著,喉嚨感到劇烈的疼痛,只是阿薩謝爾並不在乎這點痛覺,這是他第一次為了別人而大喊,這麼有損自己神格的事,如此違反他原則的事……

「阿薩還真是善良呢。」

然而男人卻這麼說著,伸手輕撫著阿薩謝爾的髮絲,那是男人曾經說過的美,但是現在,男人已經看不見了。

「到底是誰敢這麼對你……」

「別擔心了阿薩,我跟他同歸於盡了。」男人這麼回答他,這對阿薩謝爾只是更深層的無助感,男人也明白,所以他又笑了。

「阿薩果然是個好人呢。」

阿薩謝爾幾乎認為自己的心消失了,但是身體好重,腦袋也不清不楚,於是他開始胡言亂語,「愚昧的傢伙,活該你眼睛看不見!我阿薩謝爾奪走了多少人命你知道嗎!善良?好人?別笑掉我大牙了!我根本沒做過什麼好事……」

天空變得好模糊,阿薩謝爾的叫罵聲有些出不來,鼻子好酸,男人壓著他的身體有如石頭般,冰冷而沉重。

「……我甚至連為你報仇都做不到……!」

「總是得要有人犧牲嘛,阿薩。」男人的身體幾乎已經感覺不到溫度了,他在最後,拋下了一句話。

然後下一秒,阿薩謝爾身上的男人消失了,這是阿薩謝爾的魔法,而還停留在原地的神明不想起來,應該說他還沉醉在尚未離去的餘溫之中。

「……傻子。」

阿薩謝爾開始大笑著,狂妄的、崩潰的,已經聽不出來他的情緒是愉悅還是痛苦了,或許兩者皆有吧,總之阿薩謝爾不停的笑著,直到自己的喉嚨因為疼痛而沙啞、發不出任何聲音時,阿薩謝爾的笑聲才停止。

……既然你所用生命守護的國家無法回報你的話,就讓我把它毀了吧。

於是在那天之後,卡美洛這個國家滅亡了,沒有任何一位倖存者,唯一留下的,也只剩下建築物的殘骸而已。

然後再過一天,那座森林也被綠色火焰燒毀了,寸草不生。



阿薩謝爾無趣的躺在草地上。

過了多久了?無意識的在時間的洪流中流浪,在阿薩謝爾所到之處只有毀滅,他的名字是不祥的,而他也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沒有任何理由,他僅僅只是為了帶來滅亡而出現,僅僅只是這樣而已。

今天的天空,依舊沒有色彩。

阿薩謝爾輕輕閉上了雙眼,微風帶來青草的味道,瞬間他感受到熟悉的氣息,阿薩謝爾馬上睜開眼並坐起身,但是那氣息比他更快,隱沒於空氣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久沒這麼瘋狂的大笑了,他想起來了,上一次這樣大笑是為了一個微不足道的男人,他已經幾乎不記得那個男人的長相了,但是他總是覺得男人就在他的身旁,那是當然的吧——

……因為阿薩謝爾把男人的靈魂囚禁在自己身上了啊!右半身的黑色刺青、如同火焰燃燒的花紋,隨著阿薩謝爾的呼吸而上下起伏,他沒有死……他還活在阿薩謝爾的身上!他不會死的、因為有那時候的『詛咒』啊!

那個,在男人忘記『愛情』之前都不會生效的詛咒……

「怎麼可能會忘記啊,傻子亞瑟……」

天空如同那天變得好模糊,哽咽的聲音一直喊著同樣的一個名字,而那天的溫暖也永存於阿薩謝爾的身上,火焰的花紋還在燃燒慾望,生生不息。







——『阿薩,如果能早點說我喜歡你就好了。』

這便是亞瑟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65
-

看較舊的 68 則留言

楓月晴: 10-29 22:25

記得把上等的精神糧食獻給紫式部大神(#

angle5433520: 10-30 10:15

阿薩傲嬌受gp獻上(樓主幹得好)最近巴哈腐味十足是怎麼回事XD

楓月晴: 10-30 12:15

好像是我起的頭……OuO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