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物獵人

RE:【其他】 工會守衛回憶語錄(jill同志我做好了~~~~!好累……。修改也是。)

a22822282 (紅豆冰) #1 2007-07-01 12:44:37
第二回…山豬王•德斯布魯方哥

平日安靜的克魯艾瑪王宮,今日是人聲鼎沸。緣故很簡單,只因王宮舉辦一場宴會來慶祝第三王女—羅倫安琪拉的二十五歲生日。各地諸侯、富商等,以及鄰近星球派遣使者們,為了參加這場盛會而車水馬龍地湧進王宮。

作為主角的羅倫安琪拉,必須盛裝迎接賓客,故她正在治裝室中由十名專業人員裝扮中。門外,沃藍得雙手抱胸地靠在門邊心想:(她也二十五歲了啊……)

二十五歲,依照星際之間一般人類生長過程裡,代表正式進入壯年期,之後的一百五十年都將維持此時相貌直到步入老年期。換個意義說,婚嫁正是好時機。沃藍得矯正帽邊回憶:(她兩個姐姐都是這時出嫁的……搞不好稍後就有傢伙當眾求婚?要這樣我就……)

〝完成啦!〞室內多少帶有解脫意涵叫聲出現。沃藍得站向門邊,不一會兒羅倫安琪拉自信滿滿走出。沃藍得一瞧她眼便曉得她要問自己說:「怎樣?本王女美麗絕倫吧?!」。

妳原本就有萬夫莫敵般魅力,再裝有差嗎—沃藍得原本感想,不過他看看後想法改了。蓋那深藍連身禮服將她傲人身材表現無遺,胸前高叉露出白皙肌膚和壯觀乳溝。全身配戴各式珠寶巧妙顯出她雍容華貴,適當化妝更彰顯她成熟美艷。

「嗯—」沃藍得說:「您比之前美麗多了」,本以為這樣說她會高興,可是羅倫安琪拉一付地不滿瞪著他。「……?喔。」沃藍得改口說:「不,王女向來美麗動人。只是現在您光輝更甚,讓屬下一時忘了如何說話。」

—王女這才滿意地昂起頭,走過沃藍得身邊。過他耳時,羅倫安琪拉突然說:「沃藍得,我讓你心動了嗎?」,「?」他回答:「是,王女。您總是讓屬下心跳不停。」,她又一次滿意地點頭說:「很好,那跟我去宴會。」「是。」

沃藍得說的不是單純的奉承話,是他真實的心聲。他畢竟是正常男人,不可能會對羅倫安琪拉毫無感覺。只是這感覺有多強烈、多真實比格榴斯(毒怪鳥)死活更難捉摸。

宴會廳上燈光五光十色、燦爛絢麗。在場人士身上穿戴之華麗禮服、珍奇珠寶充分顯示皆為上流社會階級。食物亦為用豪華銀餐具呈盤,一流廚師調理製成。廳內流動悅耳樂聲、然不敵人聲吵雜也。

像這樣的上流宴會,沃藍得獵人生涯中無幸參加。因獵人社會中,任何盛事慶祝法都是大家喝酒喝到爛醉。說實話,起初陪羅倫安琪拉赴宴時,沃藍得不太適應那種喝酒一口喝一點品味、吃東西一口一口慢嚼,以及奇妙的典雅、溫吞對話法等貴族習慣。但人都是會適應,沃藍得現在也能一手持酒杯輕嘗,邊跟大小姐們悠閒、文雅,又不著邊際的談話。

啪!沃藍得打開宴會廳大門,羅倫安琪拉態度極為高傲走進大門—有時沃藍得真希望她這種態度能改一改,瞧她入室時有多少剛才還在輕笑的貴婦小姐們對她投以嫌惡目光。反過來說,又有多少男人投以渴望目光。

待羅倫安琪拉坐上主座,國王和皇后也就位後,慶生宴會正式展開。緊接著一連串的致詞,來賓送禮。沃藍得完全沒在聽,他只在乎桌上的食物……想歸想,然每一位上前送禮來賓和羅倫安琪拉握手時,他們臉上豬哥表情讓他想不在乎都不行。還有場內每位女士身旁的男人都帶有利劍,沃藍得曉得他們都是騎士,專程跟來保護女士安全。但也不保證沒有例外。

羅倫安琪拉切下有十二層的生日蛋糕完,表示好不容易結束流程了。沃藍得稍鬆口氣,牽她手下台準備和來賓談話。當然,沃藍得其實很想衝向餐桌吃掉那盤香草烤雞。

幸好羅倫安琪拉很快放他走,自己走向那堆珠光寶氣、濃妝豔抹的貴婦人談話去了。呼……沃藍得走到餐桌旁坐下,直接將香草烤雞整盤拿到自己眼前享用:(反正沒人要吃………嗯,美味!)

過程中,沒男人找沃藍得講話,也沒女人搭訕。嚼著雞腿,沃藍得眼向羅倫安琪拉在的貴婦人地瞧去,看看跟隨她們的騎士,不禁懷疑說:(他們一個比一個英俊,該不會長相是挑選標準吧?有這群模特兒在,怪不得沒人理我。)

再說,這兒誰會在乎我—沃藍得感概的想,那時在獵人工會中, 自己可說是無人不曉,三天兩夜就有人過來討教。(真懷念……可是啊……)沃藍得視線專注於羅倫安琪拉身上:(現在這樣,也很好啊。)

貴婦人中的羅倫安琪拉口若懸河、辯才無礙的充分掌握住宴會,讓所有人又羨又妒,目光絲毫離不開她。男性徹底為她美麗、風趣折服,女性完全為她才智,財富稱羨。

「呵呵呵~~~~呵呵呵~~~~」,羅倫安琪拉高笑旋繞於廳中。她心情好的沒話說,誰都看得出她的得意。不過等另一個貴婦玉手拉住她騎士說啥時,情況有變。忽然大家的嘴都開了,紛紛也拉住各人騎士大肆談論,羅倫安琪拉急速被眾人拉下。雖然她想挽回局勢,無奈此話題怎樣就是插不進。她氣的牙癢癢兼剁腳,然後—

沃藍得吃完香草烤雞後,把手伸向炸國王龍蝦。他喜歡這道菜到無以附加,經常叫自家貓煮來吃,每三次就出現一次。可惜,他刀叉還沒插入炸國王龍蝦酥脆外皮,後方—「沃藍得——————!!」,嚇的他掉刀叉。「你過來!」「殿下,我…」,不容沃藍得分說,羅倫安琪拉硬拉著他到人群中坐下。

「殿下……」「閉嘴!」她微聲命令沃藍得,接著按住他肩。眾人注視下,羅倫安琪拉大聲說:「這位沃藍得.安吉理士便是我的貼身侍衛。他是星際武鬥聯盟AA級修者,而且還是曾狩獵過無數極為兇暴魔物的偉大魔物獵人!」,喔—!人群先是一陣驚嘆,後是熱烈交頭接耳。

羅倫安琪拉臉稍微抬高,然後彎腰向一臉茫然的沃藍得笑說:「來~親愛的沃藍得~,說些你親身經歷給客人聽聽吧~~。」,瞧著她不懷好意的笑容,沃藍得知道怎麼回事了—

剛才,那些女士們是在宣揚自己騎士有多厲害、經歷多誇張。羅倫安琪拉雖也想說沃藍得之強悍來引人注意,不過她根本不曉得她侍衛一切過往,故在氣急敗壞之下直接拉本人來講。

(好吧,算我衰。),眾人注目之下,沃藍得咳了幾聲說:「我沃藍得也不是多厲害的獵人,但我的確有很多故事能講給人聽……殿下?」「嗯?」「不介意的話,屬下就從上次講給您聽的部分接下說起。」「嗯,好啊~。」羅倫安琪拉微笑著同意。

望著她做作笑容,沃藍得明白,其實她想說:「快!把你最唬人經歷說出來嚇死她們!」,她就是這樣受不了輸給別人、好勝心強烈的女人。明知如此,沃藍得仍決定要講〝那種故事〞。

沃藍得把工會守衛圓盤帽放在大腿,喝口果汁潤潤喉嚨,懷念地說起故事:「從那次狩獵結束後,我又恢復單獨行動,繼續從村長老婆婆那接受委託,一點一滴累積實力。等我靠自己成功討伐德斯基亞洛斯後,村長老婆婆便允許我前往三種獵場—密林、沙漠、沼地。

密林;『深綠的大地—可說是過於溫暖氣候的密林。極為茂盛的綠色叢林可說是動物的樂園。』

沙漠;『白夜的砂丘—日夜有著正反對臉孔的沙漠。氣溫變化相當激烈,只有被大地允許生物得以生存。』

沼地:『暗然的濕原—被濕氣和霧覆蓋的溫地帶。太陽沉沒、陽光也被遮斷,潛藏瘴氣窺看著臉孔。』

—以上是工會提供獵人的獵場簡述。

我先到比較安全之地—密林去狩獵。那兒確是好地方,氣候舒適。蜂蜜、菇類繁多,為了要這些東西我常去。只是晚上時,像蘭波斯(藍跳跳)會出沒眾多。白天時,康加(猩猩)、八百扎米(小盾蟹)等難纏魔物仍會出現。整體說來,並不是個安全地方。

在密林最常見的大型魔物,當非德斯蘭波斯(藍跳跳王)莫屬。它跟德斯基亞洛斯可說是同樣生物,只差不會吐冰液跟顏色罷了。

我討伐幾次德斯蘭波斯收集素材,生產出蘭波斯套裝。本想日後會順利多,沒想到在沼地中,我碰到讓我多次嚥下眼淚的傢伙—山豬王•德斯布魯方哥。』

「布魯方哥?」騎士之一手指自己盤內肉排說:「這個嘛?」,「嗯,對。」沃藍得點頭說:「就是你現在吃的生物之頭領。」,聽到沃藍得那麼說,有些人不含善意的笑出,同時羅倫安琪拉頭低些。

無視旁人嘲笑,沃藍得繼續說:「第一次遇見它是在沼地,我也是初到那兒。真像工會所述,天空陰暗、大地沉靜,似終年陰森不見陽光,空氣中充斥濕氣和瘴氣,讓人頭昏腦脹、昏昏欲睡,一入夜甚至有毒沼澤湧出。可是,出沒魔物數量、種類卻極多,康加、布魯方哥、葛涅波斯(黃跳跳)、伊歐斯(紅跳跳)、神札米(小鐮蟹)等難纏小型魔物一出既數匹。

唉,雖說我打算先將小型魔物清除等德斯布魯方哥來,偏偏我倒先被它們圍毆到坐貓車去了—」

「被圍毆!?」羅倫安琪拉驚問,「唉呀,這情形不希罕。」沃藍得搖頭說:「一開始先被布魯方哥撞飛到毒沼澤內中毒,接著康加一巴掌或撞來把我定住,緊接著葛涅波斯還是伊歐斯神來一抓或一噴,我中毒兼麻痺,最後被凌虐到坐貓車。完全無還手之力。」

哈哈—眾人笑聲更甚,羅倫安琪拉頭更低。之中有人問到:「坐貓車是啥?」,沃藍得回答:「這是我們獵人的黑話,要追究至工會的急救制度。我們獵人出任務時不只有獵人,後方更有一批應獵人人數改變數量的艾路(白貓)急救團跟隨。當獵人於任務力盡倒下時,艾路急救團會立即現身救獵人再運到紮營基地。當然,僅限獵人沒當場死亡。依工會規定,每一次任務中要是力盡三次以上便算是獵人沒實力完成任務,會被強制遣返。此情形中工會原本要給獵人的報酬會全數付給艾路急救團,力盡一次是三分之一、力盡二次是三分之二。所以當我接到高額契約時,有些艾路急救團眼光很像希望我趕快坐貓車……啊,反正坐貓車就是指力盡倒地就是啦!」

沃藍得再喝口果汁,接下去講:「從紮營基地醒來,我決定直接朝目標前進。途中不理會任何阻礙,我一路衝到地圖八號。地圖八號跟其它地圖不同,是個在山谷中的茂盛草海,綠草長到我胸前。視線不良不說,還搔得我癢癢。然而,在草海當中卻有相當醒目的龐大紅色物體聳立。

我只是稍微接近,那龐大紅色物體就轉過來。眼見那獰猛大臉中的暴長獠牙跟突出豬鼻,以及臉孔圈狀白色鬢毛。我想出我遇見什麼時,它凶惡眼神一瞪,恐懼佔據我全身,叫我動彈不得。下一刻,德斯布魯方哥它大的不像話牙齒把我撞上天。好死不死的,那裡還有幾隻布魯方哥也眼紅的向我衝來,於是我根本沒有著地餘地,活活的被空中撞到死。

這時啊!只剩下一次機會的我,滿腦子憤怒和不甘,奮力奔向臭山豬王!在四號地圖一瞧見它就一陣猛砍,可惜德斯布魯方哥比德斯蘭波斯要結實多,砍它幾刀根本沒反應。它只是轉個身,輕易將我撞飛。就算我爬起再補個幾刀,它也一樣撞飛我—。最後呢,它趁我喝強力回復藥擺出強壯姿勢時幹掉我。」

「等一下!」羅倫安琪拉疑惑地說:「為何喝藥還要擺出強壯姿勢!?」,沃藍得苦笑說:「工會研發的藥品雖都有神奇即效性和效用,但更神奇的是其副作用—食用後都會來個強壯姿勢!也就是四秒僵硬時間。這奇怪副作用造成多少獵人亡魂!然工會研究所一直束手無策,只好叫獵人自己挑時間了~。久而久之,何時吃藥成了獵人的重要學問。」

「喔~。」羅倫安琪拉低頭表示同意,不過旁人可是掩住嘴、或輕聲說:「世上竟有這等白痴人物也~!」之類言論。來賓們顯然將沃藍得當成白痴,目光更閃爍輕視之意。

不管週遭看法,沃藍得續說:「我自然不是輕言放棄的男人,之後仍數次向它挑戰。唉—當時我只會熱血打法,但我那時修者等級不過BC級,跟大型魔物硬拼等於找死。就在我砍它幾刀,它撞我一下中的循環中平白浪費我的契約金。好多次回程中,我低頭落淚。

到第五十八次挑戰,決心砸大錢當道具獵人…嗯,這也是獵人的黑話,意思是指不太靠手中武器,而是依靠種種道具幹掉魔物的獵人。因此我到商店買一堆大桶子跟爆藥以及小炸彈,還有陷阱工具。不惜血本要炸死它的我,到了獵場卻有意想不到狀況—那天下雨,炸彈不能用。

隨後呢,等我三個麻痺陷阱用完,我又被三振出局……。下一次我一樣帶滿道具去,三個麻痺陷阱讓我炸它個六大桶炸彈,且知炸完它還沒死!剩下來的大桶炸彈更是沒一發命中……想當然耳,接著我三犯退場。」

哈哈哈———!眾人笑聲大作,一名黑髮貴婦人嘲諷似說:「那先生,您究竟是何時,又用何妙法打倒山豬王啊?」「問的好,」沃藍得拍膝蓋說:「我正要說。我每日苦思對策,連做夢都夢到它。終於有一天,被惡夢驚醒後,我才發現一個簡單不過的事實。八成是被愚怒弄昏頭了,故一直沒注意到山豬王行動模式之單調。

想通這點後,我花全財產將鐵刀升級成鐵刀•禊。望著發光刀身,我知道我一定會贏…」

………………………………………………………………………‥………………

來到沼地不知第幾次了,沃藍得壓下心中想直接找山豬王衝動,先清除掉五號地圖小怪。他靠在小路口旁岩璧上,拔出鐵刀•禊靜靜等山豬王過來。

一段時間後,沃藍得聽到沉重腳步聲和野獸呼嚕聲逐漸逼近。(來了……)他舉起鐵刀•禊,打算從死角發動先攻,刺傷目標眼睛。

慢慢地,白色獠牙伸出谷口,(還沒!),緊接著,眼晴也出現了,(現在!)沃藍得奮力將鐵刀•禊尖端刺向山豬王眼晴,但突然的身體僵硬阻止此次良機。不但如此,山豬王還狂怒的用大牙掃飛沃藍得。

(可惡!)沃藍得落地滾三個圈,幸好山豬王還在搖頭,他趁隙後趕快爬起。下一刻,白色獠牙急襲而來,(沒用的!)一個翻身避開攻擊的沃藍得立即朝它反擊,砍向它屁股。
山豬王看似不痛不癢般轉身,衝向砍它的生物,然沃藍得早一步滾離它突進軌道,使之撲了空。緊接著後方又是陣陣痛楚,叫它怒氣大作,猛然回身要撞死這王八蛋,可這死人類再次多一點的躲開攻擊!

(很好!)沃藍得翻滾閃開突進,並趁山豬王尙未回身施加攻擊。

…………………………………………………………………………………

「山豬王百分之九十九攻擊都是突進。」沃藍得自嘲說:「只要先避開,再反擊就行了。這麼簡單的戰法,我卻是掛點無數次才領悟。唉…只能說我被怒火燒了頭。可是,山豬王體力比我高是不會變的,一來一往之下,敗的必定是我……」

………………………………………………………………………………

快不行了吧?沃藍得望著傷痕累累,毛皮上紅色不單是毛色,也是血的顏色,喘著大氣的山豬王。它臉孔中顯得特別小的眼睛透出疲倦、憤怒。

可我也是—沃藍得感覺全身像鉛塊重、關節吱吱作響。他判斷體力只夠發動最後致命一擊,對方似也如此想,(好吧。)沃藍得水平舉劍至肩膀上方,握緊劍柄傾注全身真氣至劍尖。同時,山豬王四足力踢地面,氣勢萬千衝往沃藍得。

山豬王撞到自己距離唯有短短數秒中,沃藍得感覺頗長,因他全神專注於山豬王每一步距離,直到最佳距離,渾身一刺!刀尖準確進入山豬王眉間一剎那,沃藍得鬆開手,整個人被撞飛。

當他意識浅薄的從地面站起,他聽到、看到山豬王痛苦的大叫,一面激烈的翻滾,置身於至自身眉心噴出的血雨之中。等血雨停止,地面也被它磨出個洞後,山豬王不動了。

沃藍得呆然地上前,用腳抵住被血染紅獠牙,用力拔出沒入眉心的整個刀身。他虛脫地坐在山豬王屍體前,沒有大聲歡呼、沒有高興跳舞,只是坐在那抬頭向蒼天,無力般說:「我贏了……終於……」,後落下男兒淚。

………………………………………………………………………………

「我快要被你氣死了——!」,宴會結束之後,沃藍得跟隨羅倫安琪拉回寢室休息,她剛坐上床的第一句話。

羅倫安琪拉忿忿不平的罵:「你沒聽那些死女人講什麼嘛?她們都在笑說:『唉喲~~沒想到王女的貼身侍衛爛成這樣~~稀奇稀奇。』,我的臉都被你丟光啦!」「殿下,」沃藍得平靜地說:「屬下希望您能了解,沒有人是一蹴可幾的,我也一樣,不是什麼天之驕子。」

「我不想聽!」羅倫安琪拉偏過頭。見她如此,沃藍得想沒啥好說的,便轉身要回自己寢室。「我還沒說完!」她突然說:「沃藍得,你真讓我失望!」

「為何?」沃藍得不解的問,羅倫安琪拉雙手抱胸說:「你都不曉得嗎?這些年來,我一直很尊敬你!認為你是個偉大魔物獵人!我很小的時候就聽過你的故事了!只是不知是真是假……本來我想親自從你口中聽到……可是你竟然說光一頭山豬王你要獵個一百遍!?人家好失望……。」,她側頭不讓沃藍得看見臉。

「原來如此…」沃藍得拿下圓盤帽,感概的說:「我完全不知情。殿下,我之所以會在人前說那種故事,實是因為,我人生中的精采故事,只讓殿下一個人分享而已……」「是、是嗎?」羅倫安琪拉少許臉紅、倔強說:「那、那這次就原諒你吧!」

「殿下,」「?」,沃藍得說:「既然這樣,下次我會讓殿下知道我的強。」「真的?」「對,屬下保證。」「那……」,王女溫柔凝望她的侍衛說:「我期待下次的故事……沃藍得。」







下回預告—久未接受公會委託的沃藍得再次出動,而他出發前交給羅倫安琪拉的筆錄中,記載著他初次迎戰這回委託的對象回憶—風翔龍•庫沙爾達歐拉。


作者的話:「下回可能會讓讀者大罵:『胡扯!』,請有心理準備~~。啊~~~我好想寫些又鹹又濕的內容——!」

46
-

看較舊的 14 則留言

天漩: 02-26 19:19

強裝姿勢我快笑翻了,大推阿阿阿阿阿!!

握牛排: 03-01 18:26

突然開始變得有像旋風管家了...

城市小綿羊: 06-14 14:44

強壯姿勢這句真的是經典中的經典 哈哈哈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