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外休憩區

RE:【小說】如果我是蝴蝶,你願意以交配為前提當我的戀人嗎 03 人家還想再多抱一下下

av264857 (班導) #1
CC
2018-02-25 03:08:09
03
可是人家還想再多抱一下下


  「姊姊!快一點啊!這裡還有好多松茸哦。」


  「別跑這麼快呀……小真……姊姊等等就過去,妳先開始採吧。」


  周圍瀰漫些許霧氣,鼻子可細聞到山林獨有的新鮮氣味,草叢裡的山菊花開得正艷,給厚厚的荒草增添了生氣,我快步奔跑在林間,腳踩在枯葉上發出酥酥的聲響。


  山菊花,秋天山林的女兒,她們和天賜與秋季的寶物──松茸,一同生長在我家鄉的山林裡。


  我來到有好多松茸生長的地方,蹲下開始拔起,不時回頭望望真奈,畢竟對方身體不好,所以得隨時關心才行。


  「小真,採得差不多了,該回家囉。」


  「嗯……可是那邊還有很多……真奈姐姐先下山吧!我很快就好。」我指著前方更高的地方還有很多松茸說。


  真奈先是一臉擔心,最後才打算相信我而點點頭,自己沿著人工石道下山了。直到對方消失在視線裡,我才回頭往松茸的方向跑去。


  「呼……這樣就差不多了。」我看看被松茸裝得滿滿的竹籃,一種得意感油然而生,接下來就要下山了。


  「滴答……滴答……」


  此時天上一顆雨珠滴在我頭上,周圍的枯枝、枯葉也都被雨珠打得發出聲響來,頭頂逐漸濕潤的感覺讓我抬頭一望,原先昏暗的天空變得更加黯淡,雨勢變得越來越大,這才驚覺麻煩大了,而快跑下山。


  「嗚……」


  我的耳中除了自己踏在水坑的水花濺起聲、周圍滴滴答答敲打在樹木葉子上的雨聲,還依稀聽見一道微弱至極的哀聲。


  因此停下腳步的我,開始仔細聆聽這道哀聲是從哪邊傳來的,任雨打在毫無雨具防備的身體幾秒,推測應是左邊傳來的,於是我離開人工石道,往深林跑去。


  「嗚嗚……好痛……」


  聲音越來越清晰,清晰到可以分辨出是由女孩發出,代表我走對方向了。不久,我就目睹一名黑髮少女,靠坐在一棵樹邊,身上的純白洋裝被雨淋濕,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


  除此之外,她的左腹部有著被劃傷的傷口,傷口流出的鮮血將洋裝給染得血紅。但對方仍有一絲氣息與動靜,見鮮血不斷從傷口流出,情急之下我用小鐮刀把短袖上衣劃破、撕出一條布,幫對方做簡單的包紮。


  把背後的竹籃改用手提,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將少女背起來,再走回石道那兒,因為對方和自己的體重差不多,況且又是傷患,所以得更小心一點走路才行。


  「好痛……好痛……」


  少女發出微弱無力的聲音,同時環抱我脖子的兩條纖細手臂,也逐漸加大力道,就像是不希望我離開她一樣……就像是我被她「需要」一樣。


  「妳要加油啊……」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安撫她,只能不斷地喊加油給對方聽。


  深怕對方失去意識,所以我每隔幾秒就稍微晃晃她,每聽見她的哀聲或是一點顫抖,就讓我安心許多。


  走了幾分鐘,專注盯著地面走路的我,突然被一道光照射,我下意識地抬頭、微瞇雙眼,等到光往別處射去,才知道是著急到快哭出來的真奈。


  和真奈簡單解釋完就速速下山,並請求運送水果的司機載他們到醫院去。


  到了醫院外,少女被醫護人員搬到擔架床上,迅速推進醫院裡,我則不顧真奈,跟著醫護人員一起跑到急救室前,被護士給擋在外頭。


  門扉關起的最後一秒,我還見著了對方的小手。


  「小真……要走了嗎?」隨後趕上的真奈邊喘邊問。


  驚覺自己讓真奈擔心,還淋著雨來找我,我滿懷歉意低著頭道歉:「對不起讓妳擔心,還讓妳淋雨來找我……但是!我想待在這邊等!」


  真奈應該是見著我如此堅持想留下的想法,呈現在臉上所產生的神情面色,才嚥了嚥口水,嘴角彎成新月,講:「那……我打通電話跟爸爸講一下好了,我也留下來陪你等吧。」


  我欣喜而笑,真奈去打電話的時候,還向護士借條毛巾,幫我擦乾身子深怕我感冒。隨後兩人坐在急救室外的冰涼椅子,等待手術中的燈變暗,我不斷祈禱到了那時,醫生走出來所報的消息是好的,不是壞的。


  祈禱祈禱……我的眼皮也隨之開始疲倦起,沉重到無法支撐而閉上,靠在真奈的肩膀上睡著了。


  ……


  「真……小真……醒醒。」


  聽見真奈模糊的呼喚聲,這時我才驚醒過來,眼球移動至急救室的燈時,燈已經暗了。


  就當我想要開口問道少女的情況時,真奈早我一步講:「她已經沒事了唷,醫生說多虧小真及時發現,並進行包紮,出血量才不會超出危險值。」


  聽到這裡我總算是放下心中的幾百顆大石,一直以來僵硬的肩膀也垂了下來,這時我才感到很奇怪,明明是和自己素未謀面的陌生少女,我怎麼會彷彿將對方的生死看得和家人一樣重要呢……


  「我可以去看看她嗎?」


  真奈帶著我來到對方的單人病房裡,門被拉開的瞬間,佇立在裡頭的一男一女一起看向了我。


  和少女一樣擁有烏黑,只不過是短髮的成年女子快步過來,什麼話都沒說,蹲下抱住我,然後開始哭泣,且不停對我道謝,這位應該是少女的媽媽,而那男人是爸爸,男人與我對上眼,只是露出非常感激的微笑,向我點點頭。


  我的目光轉向那名少女,她的眼皮仍舊閉合著,不過見對方平穩的睡臉,與穩定的心電圖,大概沒有大礙了吧?


  離去前,我頻頻回首一眸,直到對方的臉遠到看不清楚,才把頭別回來。


  白皙的面容、姣好的五官……讓人不免以為是天使下凡……揹著少女的時候、被少女緊緊抱住的時候……同樣溼透的身體互相交疊在一起……想著想著,我的臉已經漸漸紅起來了,但是我並未發現。


  ※     ※     ※


  「深白小姐!且收下我這微不足道的禮物!」、「深白姐!我這兒有花卉博物館的雙人票,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深白醬~今晚要不要和我共進晚餐?」


  「那個……這個……有點……」


  我一邊搬著今天剛到的新花,一邊看著店內、外多到跟抬轎慶典一樣多人的擁擠情況,這些人全都是深白的追求者。


  我先前應該有提過,深白因她的天使臉蛋、魔鬼身材、大愛慈悲的個性,而擁有許多追求者,不過以我以前對這些人的觀察,像今天如此積極進攻的情況,完全沒出現過。


  我猜大概是搬來Mishiro的這幾天,開始引起那些人的警戒了吧?我想也是……自己瘋狂愛慕的人,突然就和一位不明人士同居,在還不清楚真實情況的狀態下,想當然要放手一搏。


  見著深白被男人們團團圍住的樣子,不禁以為是一群雄性動物,正積極地向雌性動物求偶呢……


  「各位客人請冷靜下來……這樣子會影響到其他客人的……」


  深白看似相當不擅長處理這樣子的情況,從對方感到困擾,卻又不能馬上大發飆讓形象崩壞,只能強顏苦笑的神情,看到這一幕,又是身為對方戀人的我,當然不能坐視不管。


  我開始鑽進人群,拚了命地在這擁擠的人群中,推開一名名比自己壯碩的同性,往前邁進。


  「可惡……這擁擠程度也太……深白!」才行徑到一半,就已經開始動彈不得,就算我出盡力氣,也無法再前進了。


  「深白小姐&深白姐&深白醬!請和我交往吧!」


  「姆嗯……受不了了!!!真司!!!!!」深白的眉頭倏然顫抖一下,她的內心裡,彷若名為「生氣」的情緒被換醒了,聲嘶力竭地大喊我名,瞬間眾人被深白的舉止影響而停下動作。


  她拿起身旁的雞毛撣子,一邊鑽進人群裡一邊用撣子推開人,來到我的身邊後,眾人才退步讓給我們一些空間。


  「深白?唔嗯──」


  我話都未說完,對方就在眾多追求者面前,勾住我手臂,將豐滿的身材貼上來,臉頰靠在肩膀,微笑道:「諸位,我已經有戀人了,就是這位日比野真司!」


  此一景象讓眾多追求者直接失去了戰鬥能力,但還是有一些不願意相信,大喊:「不……不可能的!這一定是深白小姐故意想逃避我們才出的策略!」


  「深白……沒有用耶……」我小小聲地對深白講。


  對方也面露難色,輕聲說:「我看得出來……既然這樣的話!被迫出殺手鐧!真司,kiss。」


  「kiss!?」


  「就是吻我呀。」


  「哈啊?吻吻吻……吻妳!?可是……」


  「真是的……這個時候就不要害羞啦~」深白趁我震驚轉頭的同時,捏我下巴、踮起腳尖吻了我。


  我們的臉靠的很近,甚至臉上細緻的絨毛都清楚可見,對方身上飄出淡淡的香氣,輕柔地進入我鼻腔中。


  唇瓣貼合在一起,我情不自禁地顫了一下,看到她彷彿陶醉其中的閉目神情泛了紅潮,那惹人憐愛的樣子不知為何,讓我十分興奮,也許是男性賀爾蒙作祟的關係。


  「欸!?!?」眾人見狀全都發出了同樣的驚訝聲,但在驚訝聲的背後好像還有玻璃碎滿地的聲響。


  ※     ※     ※


  「姆姆姆……」


  「……」


  「姆姆……嗯?真司你也快點吃呀?難道不合胃口嗎?」


  我把碗筷放下,向佳餚對面的深白鄭重講:「深白……關於今天的那個吻,雖然我們現在是戀人沒錯了,但今後還是別這麼高調吧……」


  不過對方卻歪頭,像是無法理解為何不能這麼高調的原因,觸角轉圈圈問:「既然都是戀人了,那不是應該就要做些『戀人該做的事情』嗎?讓人明白我們的關係,也可以有效排除追求者呀!」


  「是這麼說沒錯啦……不過最好還是別太引人注意……像今天的吻……」


  對方聽到我邊抓臉邊撇開目光說的這番話,頓時露出了「原來如此」的戲弄表情,瞇眼微笑,用惡趣味的語氣說道:「哦哦?難道蝴蝶姐姐的吻讓小真司害羞了?」


  「呃!害羞就害羞了嘛!被突然親吻,任誰都會害羞吧……況且……況且這還是我的第一次……」


  深白猛然站起,讓我立馬住嘴,有些愣住地盼望對方。


  「原、原來……那是初吻嗎!?換句話說我奪走了真司的寶貴初吻了嗎!?」


  「是啊,不過我的初吻稱不上寶貴就是了……」


  「這個得值得紀念呀!2018年1月29日,和真司一起進行了『雙初吻』!」深白面部泛紅、雙手握拳,隨著亢奮的情緒上下搖動,拿出一本小筆記邊說邊把這件事紀錄起來,封面還貼著「深白&真司的戀情紀錄」的自製貼紙。


  「妳該不會一直都用那本筆記本,紀錄至今我和妳的事情吧?」


  「嗯!是啊。」


  沒想到額外發現了對方挺可愛的一點,這也是當然的,畢竟成為戀人之後,相處時間變長,也能慢慢發現更多對方可愛的地方。


  「關於交配的步驟和知識我也都寫在裡面,到時候開始交配後我也會記錄在這裡面的!不過單單用文字很難完美保留,而且邊交配邊寫也容易破壞氣氛,你覺得要不要用拍攝影片的方式呀?」


  「請別這麼做……」


  相反的,也能發現對方令人傷腦筋的地方……


  「話說深白也是初吻沒錯吧?」


  「我也是沒錯……不過這樣也說得通了,今天接吻的時候,我還在想為什麼你沒有主動把舌頭伸進來呢……原來是初吻呀……我以為真司是戀愛經驗豐富的人呢!」深白抓抓後腦勺,不好意思地傻笑說道,但這句無心的話卻傷害了我幼小的心靈。


  「對不起……我忘了跟妳說,我的戀愛經驗也是0……畢竟至今為止的告白都沒有成功過……不是因為體態不夠完美,就是因為長相沒比其他人帥……還有因為散發的氣息很像宅男就被果斷拒絕……


  「真……真司?」


  「拒絕的女性很常都說自己已經死會,但其實根本就沒有,只是為了完全抹除我對她還擁有的希望,連備胎都做不成……@#$%……」


  「真……真司,你的眼神死掉了耶……」


  瞧見我越講越落魄的樣子,彷彿身旁都出現了烏雲般沉重的負能量低氣壓,明明是微笑著說話,眼神卻是毫無生氣地黑暗混濁。


  深白趕緊走到我身旁,摸摸我的頭道歉:「抱歉抱歉……我起初只是想讓他們死心而已,但沒想到真司還保留初吻……這次就原諒我吧?嗯?」


  「對了!我看過『增加女友力的撇步』這本書,聽說這麼做的話,就可以讓男友的情緒平穩下來唷!我抱──」


  深白敞開雙臂,把我的頭顱給抱入懷中……更精確一點來說,是就算隔著布料,也能清楚感受到柔軟的雙峰中。


  「唔嗯──等等……」


  貌似未聽見我的掙扎聲,越將我抱緊緊的深白,露出了飽含母性光輝的笑顏,觸角看似也興奮地止不住搖晃。


  「怎麼樣?心情有好點了嗎?看網路上有用過這招的女性們,都說這招可是屢試不爽呢!」


  「……心情是好點了,但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嗯嗯,我明白了。」


  「……」維持這樣子的姿勢沉默了一會兒。


  「可、可以放開了吧?」


  「可是人家還想再多抱一下下……」


  續

後記

有看過我先前作品的讀者應該就知道,我會用幫角色配上角色花,深白就對應山菊花(野菊花)

山菊花的花語為清凈、高潔。沉默而專一的愛,清淨、高潔如同深白的單純、純潔。沉默而專一的愛,就像文章最後的抱抱橋段,一句話都不用說,就可以感受到深白的專情。雖然我大概知道不會有人注意到……

至於我的訂閱在前陣子破千了,多虧了蝴蝶娘這部作品跟喜愛這部作品的讀者們RRRRQAQ

但是身為一個文字創作者,實在是想不到該辦什麼活動WW所以能不能就讓我把「蝴蝶娘這部作品從短篇變成中篇」這件事情當作是回報呢><?(遭打

至於零式的更新……老實講有點危險啊WWWWW因為目前對蝴蝶娘這部的興趣偏大W明天又要去和老姐看電影,究竟能不能趕出呢W

小小廢話一下,這一章的劇情分量是有分割的,這章的部分原本是03的上半部,也就是起、承兩部分,後來發現繼續寫下去字數會過多,於是把轉、合挪到04章去了。

以上,希望這次欣賞的客官們能心滿意足W

沉水的大魚木鯨: 02-25 03:19

看來我看文的跟你發文時間頻率很合呢!不過作者也別太勞累自己,早點休息阿

班導2.0: 02-25 10:47

[cool60718:沉水的大魚木鯨]只有假日才能這樣子ww平日當然不行了,還得上課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