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外休憩區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妹妹】不是 妳聽我解釋= = 完結囉# 種植過程另開一串 附上網址

SDDTD4 (浅見半作) #1
CC
2019-06-07 00:35:00
「我.不.要!」

妹妹咬牙切齒地對我大吼,梨花帶雨的樣子讓我好愧疚。

「是那個叫翊婷的婊子吧!你明明答應過的!結果竟然和別的女孩子牽手!不只如此,上次還和國瑜哥哥在造勢大會做得那麼開心……騙子!最討厭你了!」

對不起!妹妹!都是老哥的錯!雖然我根本不認識什麼翊婷也不知道什麼國瑜哥哥!但是真的很對不起!

「你要相信哥哥……他們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啦……」

「什麼朋友!怎麼可能只是朋友!竟然,他們竟然敢用那種下流的眼神看著哥哥?哥哥是屬於人家一個人的!」

妹妹激動地喊道,像是老家廁所壞掉的馬桶一樣不斷噴出水來,眼睛。

「妳先冷靜一下!」

「怎麼可能冷靜得下來——」

「沒錯!」

我大吼一聲,制止妹妹的哭鬧。

「……什麼?」

看著妹妹緩和的語調和瞪大的雙眼,我緩緩說道。

「……沒錯唷。哥哥是屬於你一個人的。哥哥愛妳,哥哥只愛妳一個,妹妹也最愛哥哥了對吧?」

「哥——」

「所以,別再說什麼討厭了,好嗎?」

我探頭望向喪氣著低頭的妹妹,斗大而透亮的淚珠已爬滿她的雙頰,妹妹的小手將雙眼揉得紅腫,抽抽噎噎的樣子真令人心疼。

「人家不討厭哥哥……但是,不、不可以再這樣子了喔?」

「哥哥知道了。但是,那個,連男生……連國瑜哥哥也不行嗎?」

「什、什麼你竟然還想著國瑜哥哥的溫存嗎!不行!我說過的吧!哥哥的天然油頭、肥宅眼鏡、荷葉邊噁男衣和油肚那麼誘人!高得嚇人的體重有那麼大的引力!要是其他男生也愛上哥哥怎麼辦!」

「妹妹,對不起……是我錯了。你會原諒我嗎?」

妹妹當即沉默不語,掙扎地咬著下唇,似乎在想著什麼,兩行淚依舊毫不保留地滑落她白淨細緻的臉龐。

彷彿內心天人交戰良久,最後,下定決心似地輕輕點頭。

「……可以原諒……哥哥喔。」

「妹妹……」

「因為,人家最喜歡哥哥了嘛。」

太好了。妹妹終於破涕為笑,危機解除!

「來,人家的內褲。哥哥,最喜歡聞了吧?」

如是說著的妹妹遞過來一件內褲,一手捏著鼻子,不好意思似地別過頭。

我接過內褲,輕抖兩下。鼻子湊近一聞,帶著潮氣的泛黃內褲傳來濃厚味,大抵經過歲月底浸潤。其味驚異而忒出,既似聽雨軒,又像觀瀑亭。

好臭。

「妹妹……」我不禁流下眼淚,「我——」

就在我感動著向妹妹伸手時。

「但是。」

妹妹時而顫抖地望向我,時而逃避我的視線,眼神畏縮。

「但是?」

「但是有兩個條件。」

妹妹猶疑的樣子讓我心底忐忑不安起來。難道!又面臨了妹妹危機嗎!但我愛妹妹的心可不會因此退縮!我毫不猶豫地收起內褲,再次正襟危坐直面妹妹感情崩解的巨大威脅!

「條件嗎?妳說就是了,哥哥能做到的,一定答應妳!」

「第一,答應我,之前的事情不會再犯。」

「好,這個簡單,哥哥答應妳。那第二呢?」

「第二、第二就是……」

妹妹的神情比剛才還要緊張許多,該不會——

「第二個,是什麼?」

「第二就是,F、Fa……」

「Fa?」

「我、我想Fad……」

「什麼?」

「發大財!」

妹妹終於鼓起勇氣,緊閉雙眼、攢緊小拳頭嬌喊。

「我想要發大財,和國瑜哥哥一樣……」

「為什麼想發大財呢?」

「因、因為,可以讓人家發財的男人,很帥嘛……」

發財嗎……原來如此。好,如果這就是妹妹妳的願望,哥哥我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妹妹唷,不用擔心。總有一天,會讓妳發大財的。」

「真的嗎?」妹妹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雖然以哥哥現在的實力也許只能讓妳發小財,但是一定會到來的!發大財的那天一定會到來的!」

「可是,人家現在就想發大財嘛……」

聽到我剛才的話,妹妹再度撇開視線,不安地搓著雙手。還真是急性子呀,就這麼想發大財嗎?我這座哥哥,還得好好安撫一下妹妹才行呢。

如此想著,我將雙手伸向嬌軟坐倒在地的妹妹。

「不用急著現在也沒關係唷,因為哥哥一定會讓妳發——」

發你老師啦幹!

本還坐在地上的妹妹突然站起身子,咆哮著用力拍開了我的手。

「怎麼了?哥哥做錯什麼了?」

「銃殺小!不要用你的髒手碰我啦!」

我才將手放上妹妹的香肩,但旋即又被妹妹擊退。接著她拍了拍肩膀,不滿地嘖了一聲。

嘖三小。

「但、但是哥哥剛才答應妳了喔!以後要讓妳發大財——」

「發你他媽機八毛!老娘缺錢你是聽不懂喔?腦子屎做的還是怎樣?跟你說了一小時5000你現在一小時半了,超過的這半小時我當殺必死送給你啦!你最好快點把前一小時的錢吐出來喔。」

突然爆氣的妹妹,右手緊抓住我被汗水浸溼的衣領,怒吼。

「還有,你真的是噁心,非常噁心。演給你看是因為你有付錢就不說了,剛剛那是什麼樣子啊?明明是個滿身豬油的肥宅,還一副好哥哥的樣子是什麼意思?還兄妹愛情呢?噁心死了。我拜託你去別的地方耍笨好不好?」

啊啊,我想起來了。

「都幾歲人了還整天幻想這些噁心的戲碼,你看看你這什麼樣子!滿臉鬍渣、一身動物性油脂,你那個心型粗框眼鏡是殺小?連衣著品味都跟你本人一樣糟糕。要不是有你的存在我都不知道豬會說話會穿衣服。」

這才是。

「你不就是連個女生都不認識也不敢相處,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稍微反省一下好不好?」

現實啊。

「妳不都說了嘛……我不會面對女生。」面對妹妹的強勢語氣,我只得低聲下氣回應。

沒錯,這是可悲的現實。以金錢為代價,我一直沉浸在那個好妹妹的假象之中。

可能真的如她所說,我只是個死肥宅,還是無法勇敢走出去。儘管如此,我並不為我的行為感到羞恥。因為我,然愛著那個妹妹

畢竟,我也只是,用條件交換,希望她能再現出那個理想中的好妹妹,僅此而已。

「那你就給我努力去認識別的女生——啊還是算了。我都忘記了哪,你這副樣子,怎麼可能有女孩子想認識你啊?還是別去禍害其他人好了,真是可悲。不過因此被你騷擾的我才更加可悲啦!要不是需要墮掉的錢,我幹嘛沒事讓自己受罪啊?」

雖然不斷被貶低,但我依然愛著妹妹。也因此,她說出的話,有我非常在意的事情。

「妳懷孕了?」

「干你屁事啊?你這培根。」

妹妹的話毫不留情地刺入我的心中。

「不說那些了,你的薪水到底發下來了沒啊?說真的,最近錢都有點不夠用。當工程師應該很賺錢吧?錢啊!錢!再多給我一些啊?」

「又花光了啊?真是的……」

「幹,叫你給錢怎麼問題一堆啊?到底是有沒有?一句話。」

儘管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我依然克制不住自己。聞言,我暫且壓下心中的掛念,拿出僅剩的花用。

「我就剩這些了,省著點用——」

「好了好了,」,妹妹不耐煩地揮揮手,「拿來就是了廢話別那麼多。」

「怎麼這次這麼少啊」妹妹如此嘀咕著,將鈔票塞進胸口。

「好啦!我也不是那麼惡劣的人,都收了錢了就再給你半小時的服務好了。來,哥哥,用你那噁心樣子盡情意淫吧?」

「……不用了。說說妳懷孕的事情吧?對象是誰——」

「所.以.說,干你屁事呢?你還是先關心自己的身體狀況能不能交到女友比較重要吧?」

妹妹眼神輕蔑地說道。

「我、我的?」

「就是在說你啦!不然還有誰?」

妹妹一把將我推倒在地,右腳重重地踩住我。

「怎麼可能會有女孩子喜歡你這副德性啊?會變成這樣我看你也是很可憐啦!給我差不多一點!

「明明一臉否認卻很沒說服力啊。免疫力變得很差了吧?這裡硬成這樣了喔?」

腳上加大的力道,踩得我隱隱作痛。

「哇,噁心死了。你這隻豬真的有夠可憐呢。硬成這樣,身體變得這麼糟糕,誰叫你平常都埋首在工作裡啊。」

儘管一臉嫌棄,腳下依舊不放過地使勁踩著我的肝臟。

「你看看你!你這什麼樣子?啊還是工程師都這樣喔?我什麼都沒做,你是在硬個屁啊?」

什麼啊。因為熬夜加班而肝硬化,又不是我的錯!說到底,還不是因為妳……

「就是因為妳什麼都沒做……」

「啊?說什麼呢你這隻培根!」

「就是因為妳,什麼都沒做啊!」

不,我知道對妹妹發脾氣是不對的。但是。

「妳知不知道,我為了妳做了多少……」

「不知道啦!你這隻培根不就只會意淫,不然還想做多少?」

我近乎哽咽,妹妹卻置若罔聞。

「房租的壓力就已經夠大了,我還要賺錢養老爸老媽,還要養妳,妳知道有多累嗎?」

「那你倒是發出幾聲豬哮喘來聽聽啊。」妹妹仍舊滿不在乎的說道。

「齁、齁。」

「幹你這隻豬是在齁三小啊。喘完了啊然後?」

「然後妳竟然什麼都沒做!」

「那又怎樣?老爸他們說了吧?養家就是你的責任啦!事到如今你還想說什麼?」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就算再怎麼疼愛妹妹,一般人也不能夠忍受這蠻橫無理的妹妹吧?那到底是什麼態度啊?再怎麼愛妹妹,都會不禁這麼想的吧?但是,我知道妹妹變成這樣的原因,才會因此難以對妹妹發脾氣……

這只是哥哥徒然的發洩而已!就這一次就好!原諒哥哥吧!

「那妳倒是給我養活自己啊!混蛋!」我竭力狂吼。

「哈?我才不要。再說我都已經扮演好妹妹給你看也因此拿到錢了,為什麼還要多費力氣去賺錢啊?你一隻培根竟然敢對我說教,上次偷拿我的絲襪泡咖啡還當頭套用,我都還沒跟你算呢?」

還說什麼扮演好妹妹,明明那麼敷衍……

「你還敢說,剛才還說什麼國瑜的,根本就沒讓我享受。」

「啊你這豬樣,還想瘦喔!」

哈哈!好好笑喔!這個雙關笑話真D好笑的啦!

管妳生病還是三小,妳這個可愛的妹妹這麼囂張!今天要是沒把妳拿去種,哥哥我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我告訴妳,妳要是再這麼囂張,我真的會把妳拿去種!」

「有種就來啦,我看你也只會豬吠而已!反正我已經被播種了,才不怕你種!」妹妹撫著下腹大聲咆哮。

隨著我們兩人不斷提高分貝,妹妹終於憤恨地準備大步離開。我用鑰匙打開抽屜,拿出那件味道豐富的內褲。

「喂,把妳這件拿回去啦!我不要了!」

「才不要!泡過馬桶的你自己留著!」

妹妹砰一聲甩上門,徒留我和陳年內褲在房間內。

安靜下來的房間,頓時飄散出一股寂寥。

是內褲,和我的味道。

妹妹離開房間後,徒留髒亂的房間和一地的油。

為了保持冷靜,不讓憤怒吞噬自己,我將那張不願面對的真相從櫃子深處翻出來:積滿灰塵的,半年前的診斷書。

診斷結果是腦瘤。

看著診斷書,回憶的碎片也開始一點一滴地拼湊起來。此時我腦中浮現出那時和醫生的對話。

「今後你的妹妹可能會性情大變。盡量不要讓她的情緒有太大波動,希望你這座哥哥,可以對她有多一點點包容。」

「這是……什麼意思?」

似乎聽出了我的不安,醫生輕輕地嘆了口氣,神情嚴肅地推推眼鏡。

「腫瘤已經嚴重影響了你妹妹腦部機能的正常運作,沒有意外的話,這對性格、情緒、記憶和邏輯思考都會有重大影響。症狀會非常複雜,」

醫生語重心長地說道,隨後啜飲了一口熱茶。

「可能包括認知和邏輯障礙,運氣好點只會有性格異常的問題,比如情緒穩定度降低、憂鬱傾向或易怒等,運氣差點的話,也許會出現解離性身分疾患。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騙人的吧……」

「我知道這很難接受,但你得認清現實——」

醫生一面用布擦拭著鏡面,一面以強硬的語氣回應。

「如果你依然愛你妹妹的話。」

想到這裡,我猛然一振。一切的記憶如湧泉般注入了腦中。是啊!妹妹並不是沒救,雖然命在旦夕,但我還有一個方法能救妹妹!只要我依然愛著妹妹,就不該放棄任何希望!

「……不能動手術摘除嗎?」

「我說過了吧?開腦手術的危險性。不光如此,後遺症的嚴重性恐怕是你無法承受的。」

那時候,醫生的話,和無奈扶額的樣子,讓我陷入了絕望的深淵。

「怎麼這樣……」

「老實說,我也很為難,但實在是沒有辦法。最後的時光,希望你好好陪伴妹妹,一起開心地度過。」

語畢,醫生和我都被沉默的壓力所籠罩,久久不能自已。如此僵持的情況,持續了一分鐘。到那時,我才下定了決心面對殘酷的事實。

「我知道了,醫生,謝謝你——」

但是,直到我終於要起身離開的剎那,醫生緩緩開口。

「……或是。」

「什麼?」

「還有一個方法。」

就在那個瞬間,我看見了黑幕之下透出的微光。

我看見了,那僅存的一絲希望。

「是什麼!」

聞言,我激動地掉頭瞪著醫生。搭上他肩部的雙手奮力搖著,沒過多久醫生的白袍幾乎變成了吸油面紙。

「是……『種』。」

「『種』?那是什麼!有的話為什麼剛剛不告訴我!是想害死我妹妹嗎!」

「你冷靜一點,先放開我!」

我和醫生的距離幾乎近得要貼在一起。雖然醫生奮力地想將我推開,奈何他已經變成一塊吸滿油的大型紙巾,無處施力的他,抓不住任何東西的雙手只是不斷地從我身上滑過。

「對、對不起!」

好不容易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我終於從醫生身邊退開,身下的醫生則是滿身是油的狼狽樣。

「你也是,真的該好好減肥了啊。你那個油壓……要是沒扶好我真的會直接開滑。」

「那、那醫生,方法是——」

「唉,我知道你擔心,但你先不要急,靜下來聽我說。」

醫生稍微擦拭了下手油,隨後手摀著嘴輕咳兩聲,鄭重說道。

「本來我是不想說,也不能說的。因為這不僅有違法律,更是悖離道德的一件事。不過,既然你對妹妹的愛這麼深,我這次就破個例。」

說著醫生戴上了防滑手套,拿出一罐洗碗精,戒備似的看著我,大概是想防備我再次失控。

「你給我注意聽好,這個方法並不是百分之百成功,而是需要一點運氣的。還有,雖然這個方法可以讓以前的妹妹再現,但那可不是那時候的妹妹了。」

「不是以前的妹妹?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說可以讓妹妹回來嗎?」

「冷靜點。這個方法的確能讓你在見到生病前的妹妹,不過那並不等於這兩個妹妹是一樣的。意思是說,這是以類似於培養的方式培養出新的妹妹。」

「……培養?」

「對。就是培養。利用你現有的妹妹進行組織培養,以生出新的妹妹。所以新的妹妹可以說是妹妹沒錯,但卻也可以說不是你的妹妹。至於新的妹妹,在人格上和你現在的妹妹有多相似,會不會繼承你妹妹的記憶,這就要看運氣了。」

聽到這裡,我不禁怒從中來。

「……你,這是在慫恿我殺人吧!新的妹妹怎麼可能等於現在的妹妹!這不就是在說『這個妹妹我不要了』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嗎!你叫我怎麼接受!」

「剛剛說了,一切都是隨機的,視乎你的運氣如何。運氣好的話,新妹妹當然也有可能完全和舊的妹妹一樣,但要是出了差錯,你就會又得到一個壞掉的妹妹。當然,要不要用這個方法,決定權到底還是在於你。」

擦拭著額上的冷汗,此時的醫生異常冷靜,堅毅的眼神彷彿洞悉了世間一切。

「……」

「先提醒你,要是想用這個方法,你就必須滿足以下條件才行。」

「……條件?錢嗎?錢我有很——」

「我不要你的香油錢。聽好了,第一,你必須對妹妹有足夠的愛,這份愛要強到足以承擔任何後果,不論妹妹最後變得如何,你要有一顆包容與愛的心;不論妹妹最後變得如何,你都絕不能嫌棄甚至拋棄妹妹。

「第二,你必須事先取得你妹妹的同意。早在前幾次的診斷,我就預料到會有這種情況,於是我將這些在瞞著你的情況下,提前告訴了你妹妹,要她好好考慮清楚。而現在,你必須確認你妹妹是否同意你的作為。

「第三,不能濫用這次機會,對你妹妹進行滿足個人愛好的,也就是帶有惡意的培養操作。

「第四,此次醫療行為是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也請你不要透漏任何這次『治療』的相關資訊,並且,一切後果本人概不負責。」

趁著我停頓的空檔,醫生一口氣說完所有前提。

聽了醫生的話後,我又思考了良久。

真的可以嗎?

「我真的可以……這樣對待妹妹嗎……」

「我說過的吧?決定權在你,只不過要取得妹妹的同意——」

「妹妹怎麼可能會反對!畢竟她是這麼愛我啊!到病情加劇之前,她還這麼愛著我……剛出現精神異常症狀的時候她跟我說了什麼,你知道嗎?」

「……什麼?」

想到這裡,我只能無力地癱坐在堆滿垃圾的房間內。我已經不忍再回憶起了,一想到那時的景況,只會加劇腦中的痛苦。但回憶卻擅自不斷湧入。

好像在很久之前,那是妹妹說過的話。那時的妹妹,是個不需要我用金錢滿足自己的慾望達到的,不需要我的金錢誘惑也能成為的,善良的,克己而盡責的好妹妹。

「最喜歡哥哥了!」

「哥哥要等我長大唷!因為要和哥哥結婚的人是我!」

「哥哥怎麼對我,都沒有關係。因為我喜歡哥哥!」

「不要擔心啦!醫生說只是小病而已喔!就跟感冒一樣,一下子就會好啦!」

「我才不管那個病呢!我一定會努力做個好孩子,因為我是哥哥的驕傲!」

「要是變成那樣……要是人家變成壞孩子的話,哥哥一定要狠狠地罵我喔!」

「……哥哥會不會不要我了?」

「哥哥。我會……人家會死掉嗎?」

……

重拾了美好回憶,毅然決然下定決心的我,此刻已備齊了醫生開給我的使用說明、妹妹發病早期就簽下的同意書與各式園藝器材,正站在被我以麻繩五花大綁的妹妹前。

「幹!你這培根想銃殺小啦!快點放開我!」

妹妹被我綑成團倒在地上,還不斷扭動掙扎。但很明顯這並沒有效果。儘管無法掙脫,她嘴上仍豪不客氣地對我破口大罵,繩上的油漬因她的扭動而四處飛濺。

「上面抹了我的豬油,憑妳的力氣是掙脫不了的。」我冷冷地說道。

「你這垃圾,還不快放開我!就因為我剛才對你說的話嗎!玻璃心培根!再不放開我我要去跟老爸他們告狀!」

得知無法掙脫地妹妹仍舊沒有緩和的跡象,只是不斷咆哮著,真是白費力氣啊。

病情,已經到了這麼嚴重的地步了嗎?

「妹妹啊。妳知道以前的妳,是什麼樣的嗎?」

無視妹妹在一旁掙扎,我自顧自地翻起放著妹妹舊照片的相簿,語氣柔和地自言自語起來。

「以前的妳,不像現在這樣。總是很樂觀,總是帶著溫暖微笑,脾氣很好,很溫柔,很可愛,很會照顧人……胸部,很小。」我用手輕輕拂去照片上的灰塵,卻留下油漬。

沒錯。這是以前的妳。可這麼溫柔惹人憐愛,整天喊著喜歡哥哥的那個妹妹,已經因為疾病死去了。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看到她了。在我因淚水模糊了的視野中,只能拼命留下照片裡那個美好倩影。而以前真實存在過的那個好妹妹,再也回不來了。

我好愛妹妹。

我好想她。

「我多麼努力想讓自己留在妳心中,妳知道嗎?但妳就是忘記了!我能怎麼樣呢?我就只能一直吃一直吃!從瘦宅吃成一身是油的肥宅!妳是因為生病變成這樣的,我卻什麼都不能做,妳知道我有多痛苦嗎!」

我拭著淚水,泣不成聲。

半晌,終於漸漸從意識世界回到現實,在這過程中,我掩面的眼角餘光,隱約瞥到了安定下來的妹妹。

「啊啊。聽你豬吠這麼久,我還是沒有任何印象,也不知道你在公殺小啊。突然就跟我說這些,萬一你是騙我的怎麼辦?而且就算你跟我說這些,也改變不了什麼,不是嗎?」

妹妹儘管一臉嫌棄,表情狐疑,依舊語氣平穩地向我問道。看來確實已經冷靜下來了。

「不,改變得了。」我語氣堅定。

「所.以.說!以前的事情什麼的我根本一點印象都沒有!蕃仔是聽不懂還是怎樣?難不成你可以讓我變回以前的樣子?還是可以治好我的腦瘤?」

要不是妹妹的雙手被綁住,此時的她一定是雙手扠著腰,盛氣凌人,居高臨下的吧。

以往,面對你如此質問,我都會因為想讓著妳而保持沉默。

但這是最後一次。就這一次,我不會退縮!

「包起來,種下去!」

「……哈?」

『包起來,種下去』——這就是方法。妹妹,我會讓妳重獲新生。」

「……哩洗咧工殺小?」

妹妹一臉「哩洗咧工殺小?」的表情看著我,也確實說了這句話。但我仍回以堅忍不拔的態度,絕不退縮。

「來,跟著我念一遍:包起來,種下去。

我像當初醫生帶著我唸時一樣,放慢速度將句子唸了一遍給妹妹聽,並要求她跟著唸一遍。

「包你媽逼,種你個機八毛。呸。」

然而妹妹非但不領情,還吐了我一口口水。

「……」我不發一語。

「怎麼了?你他媽那是什麼表情?」

真稀奇,沒想到妹妹也會有這種恐懼的表情。不過,讓妹妹害怕並不是我這次行動的目的。你放心,哥哥不會害你的。這次行動,是為了讓妳重獲新生!正因為哥哥愛妳!才必須這麼做!

「妳儘管放心,哥哥不會害妳。」

「還在那邊哥哥?你幹嘛!不要靠近我!」

妹妹一看到我靠近便又開始劇烈掙扎,把我抹在繩子上的油又噴回到我身上。

「妹妹,妳看到了嗎?這是妳當初簽下的同意書。」

我將那張油水光滑的同意書亮給她看。上頭大大寫著「要是妹妹我最後壞掉了,就把我拿去種吧!本人在此允諾。」幾個字,底下還有妹妹潦草卻不失美感的簽名。

「幹!我哪時候簽過這鬼東西!雖然好像真的是我的字跡沒錯……別開玩笑了啦!」

妹妹身上的油漬不斷噴薄、翻攪。看到同意書,彷彿躺在加大了火候的平底鍋一般,她的掙扎更加劇烈了。此刻的妹妹像是阿嬤做的香煎脆皮虱目魚,好香、好脆、好美。

「妹妹,這是最後的機會。在這之後,不管最後妳變得怎麼樣,哥哥都會接受妳。聽好,這是……最後的機會。」

我一把提起虱目魚的龜甲縛,邁步走向後院。

「不要!走開!你到底要把我怎麼樣!我警告你不要亂來——」

因為氣極敗壞與深切的惶恐,妹妹喊得聲嘶力竭,破音了。好可愛,但也好可憐。

我將這條妹妹在後院事先挖好的洞旁邊放下,開始確認籌備的各種素材。這時,我與醫生的對話又適時地在腦中響起。

「『種』,也就是『包起來,種下去』,又稱『種妹妹』或『播種妹妹』顧名思義,就是要你把妹妹『拿去種』。」

「拿去種?種得活嗎?妹妹又不是植物。」我疑惑地問道。

「妹妹當然不是植物,但你可以把她想像成與植物很接近的東西,這樣就會有效果了。」

醫生語調認真,看上去不容質疑。

但我還是很疑惑。

「與植物很接近的東西?那是什麼?」

「你國中生物沒學好嗎?」

「不。那個,所以說,那到底是什——」

「植物……人。」

我詫異地望向醫生,想搞清楚他在工殺小。但他仍然不迴避地看著我,神情堅定。

等等。這傢伙,好像是認真的。

不會吧。

「植物人?」

「嗯,植物人。當然是植物人吧?與植物很接近的東西。」

他那理所當然的語氣是怎麼回事?這傢伙是怎麼當上醫生的?

雖然很想問這些,但我終究還是壓下了好奇心繼續問道。

「……好吧。那具體來說要怎麼種呢?『植物人』指的該不會是我要將妹妹打個半死吧?要是那樣我可不幹。」

「當然不是。『植物人』指的是,種妹妹要讓妹妹保持在盡量靜止的狀態,就像植物一樣。最好是能夠讓她睡著。」

「啊……原來如此。」

「嗯。就這部分來說,種妹妹——其實是很講究的一件事。」醫生推了推眼鏡。

「啊?」

「土壤、空氣、日曬、溫度、濕度、氣壓、食物、娛樂用品……只要其中一項出了點什麼差錯,都會對產出的妹妹造成嚴重影響。你知道的吧?」

說真的誰會知道那種事。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將方法寫在這份筆記裡面一併告訴你,確保你要是真的有需求,可以種出還原度最高的妹妹。現在請就你記憶中所知,將妹妹的特質盡量地告訴我。」

如是說著,醫生拿起紙筆,開始詳細記下我之後的描述。

將腦中的流程確認過一遍後,剩下的就是實際動手做了。

我將妹妹整頓好之後便將她輕輕放到挖好的坑洞裡,但妹妹卻還在做無謂的掙扎。

「幹,等等!你不是認真的吧!真的要把我拿去種喔!瘋了是不是!」

只見妹妹的上半身扭動得更加劇烈,但剛才就幾乎快耗盡氣力的她,再怎麼掙扎也是徒勞。

「剛才說過了,要把妳拿去種。妳不會以為我在開玩笑吧?」

「等、等等!是……是是是我錯了!」看到我堅定的樣子,妹妹馬上就改變了態度,「我剛剛不應該那樣兇你!」

「可不只是那樣。」

「還、還有!我不應該亂花你的錢還那麼理所當然!也不——」

「噓。」我蹲下身,用食指輕輕抵住妹妹的薄唇,「不是那樣喔。」

「啊啊……哈?」

雖然情緒看似已經平復下來,定睛一瞧,妹妹卻早就哭紅了鼻子和雙眼。

「哥哥不是因為這樣而要處罰妳。哥哥不討厭妳,真的。」

其實哥哥我啊。

「哥哥是因為愛妳才這麼做。哥哥最喜歡妳了。」

「喜歡……我?」

嗯,喜歡。

喜歡妳,即使妳每天遊手好閒、無理取鬧,還只會亂花錢,哥哥還是能夠包容。

喜歡妳,即使妳死掉了,即使那個天使妹妹已經死掉了好久,還是每天妄想,只盼著妳回來。

喜歡妳,不惜付出大量金錢,就只為了再見一次那個回憶裡的妹妹,就算那只是假象。

哥哥喜歡妳,真的好喜歡妳。

喜歡到想要像以前一樣,不管做什麼都在一起,洗澡也能一起洗。

喜歡到能夠包容妳的所有無禮,就算妳罵哥哥是臭ㄐㄐ(討厭!歐泥醬臭ㄐㄐ!)。

喜歡到就算妳生病後,大家都罵妳台女,但因為妳是妹妹,不管妳多糟糕,我都一定養得起。

哥哥真的非常,非常喜歡妳。

喜歡到,生命裡一刻沒有妳,就會難受得快要窒息。

也因為這樣,哥哥我,才要把妳種在土裡。

看著妹妹呆滯的神情,我輕輕撫過她的頭,再往下到她的臉頰。用拇指輕輕拭乾了她的淚水,眼淚在她臉上留下了兩道綺麗的銀色淚痕。

這樣的妹妹,好久不見。

「這麼做都是為了讓妳能回來。不論後果如何,妳只要知道,哥哥愛妳。」

我撥開妹妹的薄瀏海,輕吻了她的額頭。然後,拿起一旁的鏟子,把挖開的土壤填回洞裡。

——————————————————
6/7

是說好像很多人以為只有一段

我不會說其實下面還有

------------------
6/8

後續劇情到了種植部分,所以另開種植紀錄串~

完結灑花~~~~有興趣的我會把網址放下面

------------------
6/10

雖然有[看他的文],不過還是有點麻煩。乾脆用編輯把所有內容整合到上面來好了

------------------
下面這ㄍ是後續

種植紀錄
84
6

看較舊的 13 則留言

大魔王: 06-10 15:49

我忘記存點學肝臟技能。這批毒性很強,我就先不碰了

青火--死魚模式: 06-10 15:51

[LIKA2273:大魔王] 沒事ㄦ 妹妹可以解毒

loli: 06-10 17:36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906/8feff940db80653075c673190af94659.JPG?w=3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