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OLG2015-11-07 20:11

【BZ 15】《魔獸:崛起》電影吳彥祖談古爾丹拍攝幕後 寶拉巴頓透露對迦羅娜看法

(GNN 記者 RU 報導)

  知名遊戲《魔獸世界》改編電影《魔獸:崛起》此次在 BlizzCon 2015 開幕首日正式曝光電影預告影片,飾演古爾丹的吳彥祖笑談到他飾演這角色時,由於古爾丹是個大駝背,為了保持駝背姿勢,他拍到後來覺得自己的臀部和大腿都壯了一圈,連原本穿得下的褲子都穿不下了。
 
  吳彥祖談到他在接下這部電影的趣事時表示,他自己其實並沒有玩《魔獸世界》,但老婆 Lisa 卻是遊戲超級粉絲,他當初還曾經想要叫她老婆別玩了,但他發現這樣可能婚姻不保,就不敢繼續講,而原本在妻子懷孕生產後,他打算為了陪伴而休息不接工作一年,但當他接獲有這工作機會時,原本老婆一聽到又出現工作、還問他說「不是說好要休息一年嘛」,結果當發現就是《魔獸》電影時,老婆馬上改口叫他「最好給我演」。
 
  《魔獸:崛起》在 BlizzCon 2015 開幕活動上首度曝光官方正式預告影片,電影團隊包括導演鄧肯瓊斯、飾演迦羅娜的寶拉巴頓、麥迪文的班佛斯特、 萊恩王的多明尼克庫柏、古爾丹的吳彥祖與黑手的克蘭西布朗、霜狼氏族酋長杜洛坦的托比凱貝爾都到場,引起全場玩家歡呼,隨後他們也與 Blizzard 故事劇本暨商品發展部資深副總裁 Chris Metzen 共同舉辦國際記者會(註:國際記者會現場禁止錄影拍照),針對電影角色與拍攝等議題發表看法,以下為國際記者會重點摘要整理:

  • 《魔獸:崛起》電影導演與主要演員現身 BlizzCon


 
問:終於可以把電影預告秀給大家看,有何感想?
 
鄧肯瓊斯:我非常高興能夠把預告片秀給大家看,還有透過線上讓其他沒有到 BlizzCon 現場的愛好者也可以看到預告影片。
 
問:你對魔獸故事有何想法?
 
鄧肯瓊斯:Blizzard一直以來很希望以《魔獸世界》為背景拍電影,我在三年前加入此拍片陣容,Blizzard 和我說要拍電影主題,Blizzard 過去接到關於電影拍攝的提案好像都是設定聯盟是善的,部落是惡的,而我則是跟 Blizzard 說我非常喜歡魔獸,我對這故事非常熟,在魔獸故事中人人都是英雄,不限派系、陣營。
 
  如果要拍這電影,像是獸人杜洛坦,就一定要把他的故事講出來,包括他的同理心、他的溫柔還有友善,這是是需要呈現出來的面向。
 
問:拍這電影對 Blizzard 有什麼意義,當初怎麼會與鄧肯瓊斯與傳奇影業合作?
 
Chris Metzen:這要解釋起來很迂迴曲折,其實要拍魔獸的電影我們冒的風險很大,因為我們粉絲對這個故事非常熟、非常喜愛,對於很多死忠魔獸迷這是神聖存在、不容侵犯,連 Blizzard 有時也很難想像魔獸故事對魔獸迷來說有多麼神聖。
 
  但當我們打算要拍成電影時,就要想辦法把故事分享給其他更多的人,畢竟在這世界上,沒有玩過此遊戲的人還是佔多數,有的人畢竟不是玩家,不能因為不是玩家就不顧他們存在,我們希望把魔獸故事給全世界的人。我們覺得用電影是個好方式把魔獸故事介紹給非玩家的人。當時決定拍電影,就是希望把《魔獸世界》故事介紹給全世界的人。
 
  談到為何找傳奇影業,是因為傳奇影業的 John 是我們一個老朋友,我們之間有多年交情,我們非常信任他,也知道他會為我們做最好的處理,所以就決定找傳奇影業,而且許多觀念上,我們與傳奇影業非常一致。
 
  決定給傳奇拍攝後,我們就開始找導演、決定要拍的故事適合內容與方向,這也花了一段時間。我們在考慮要拍魔獸哪段故事,有的人認識《魔獸世界》是從他自己玩遊戲經驗得來,到底是要拍食人妖還是德萊尼眼中的魔獸,都是要考量的問題,那我們找了很多導演,大家看法不一,一開始並不順利,然後找到鄧肯瓊斯,他把他的想法跟我們說,他講的每個點都是我們腦中想的概念實體化,那次相談非常愉快,鄧肯瓊斯相當了解魔獸,對魔獸認知與我們接近,所以他拍我們有信心,鄧肯瓊斯和《魔獸世界》發展彷彿一起走了一遍,他很清楚《魔獸爭霸》整個故事發展。
 
  那找到傳奇影業與導演後,我們感覺很幸運,然後如今走到現在這一步。
 
鄧肯瓊斯:我非常喜歡魔獸,可以擔任導演非常開心,我希望把《魔獸世界》完整面貌呈現出來,如果你來看電影,你就知道我們想呈現的《魔獸世界》是什麼樣子。
 
  就算本身不是玩家,電影也將會是很好看的故事,這是在善與惡做抉擇、如何是對的、該做的事,以此為主軸的故事。如果你本身是魔獸玩家,你來看電影,在電影裡會有很多彩蛋,所以這部電影對於不管是不是魔獸玩家都將有很大收穫。這不只拍給魔獸玩家,這是拍給所有人看的。
 
  • 鄧肯瓊斯(右)現身 BlizzCon

  • 吳彥祖登場

問:可以請各位(演員)來談談拍攝這部電影的經驗?
 
托比凱貝爾:我飾演杜洛坦,霜狼氏族酋長,他很帥。我們是透過動態擷取方式,拍片時貼上感應點來拍攝,那場景要用想像的,如果沒有融入場景、手沒有擺好,導演就像老師教小朋友般說手臂要在背後,要怎麼做(笑)。
 
  由於每個動作電腦都會抓住,如果沒有照該做的去做,角色動作就會很不自然。如果一旦錯失了那種角色的感覺,前面動作就都不能使用。
 
  大家到時在螢幕上看到我的外表皮膚毛髮,都是電腦後來加上去,但都實際反應了我們的表情。由於造型都是電腦工程師做出來的,所以拍攝時只要把動作與表情抓住,並不講求外觀,所以如果穿睡衣拍也可以(笑),就算髮型不同也不影響拍出效果。
 
多明尼克庫柏:我扮演萊恩王,我覺得拍這部電影很美妙,我非常享受每一刻。整個電影背景相當漂亮,拍的時候我不知道呈現出來有多麼壯闊,看到實際預告片後,發現原來是這麼壯闊的背景。
 
  一開始導演叫我穿塞進獅子頭盔,本來有點抗拒,還需要訓練才能漂亮地舉得起配劍,現場也有真實馬匹,而崔維斯費米爾(註:飾演安杜因洛薩)覺得朝我丟新鮮馬糞來玩非常有趣(笑)。
 
班佛斯特:我扮演麥迪文,是艾澤拉斯世界的守護者,維持這個世界的和平是大家賦予的責任,我保護世界的能力是法術,希望就能力所及來保護世界,但因為力量過於強大,反而就此不被接受、有點孤立,等等,我是不是劇透了,是不是講太多了?
 
鄧肯瓊斯:夠了,快把麥克風交給下一個人(笑)。麥迪文不只是保護世界免受外來侵襲,也要保護世界不受內部傷害。
 
班佛斯特: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劇透(笑)。
 
吳彥祖:我扮演的是古爾丹,其實古爾丹想做的就是確保種族能生存下去,但他所用的方法不見得能被接受,對魔獸背景我略有所知,因為我太太是魔獸玩家,她每晚打魔獸、已經打五六年了,我都從她背後看她在玩什麼,看了這麼多年我也大概知道故事在做什麼,當我接到這角色,我就請她幫我把這角色故事相關背景講一遍。
 
  • 導演與飾演主要角色演員共同在 BlizzCon 正式揭露電影預告片

問:你了解魔獸社群對此遊戲熱愛有多深嗎?
 
吳彥祖:老實說,我一開始反對,我叫我老婆不要再玩,但我發現我再講下去我婚姻會不保,所以我就不敢再繼續講了。我後來問我太太,請她告訴我整個古爾丹有關的整個詳細故事,她說你讀幾年都讀不完,這內容非常豐富,你先把劇本看完、照著走就好了。
 
克蘭西布朗:(現場先模仿黑手角色的聲音),其實在拍片時有動作指導,甚至開了獸人基礎班,教我們獸人的動作如何扮演,很多時候獸人會是如何反應、表情會是如何,讓我揣摩獸人更得心應手,而且不只是教獸人動作,還讓我們習慣動作擷取的方式。
 
問:對於迦羅娜這個角色你的想法如何?
 
寶拉巴頓:當一開始我收到腳本時,讀過之後覺得這跟小說非常的像,劇本中深入剖析每個角色故事背景。然後導演找了我過去,說明他想要呈現的世界長什麼樣子,他說我非常適合迦羅娜,以演員來說,被導演需要是好事。導演很認真跟我說明角色背景。
 
  迦羅娜是一半獸人,這一點讓我覺得非常有趣,她大半輩子都是孤單地奴隸身分活下來,奴隸日子非常苦,對迦羅娜來說在獸人世界找到自己定位很困難,但真的來到人類世界,又好像離開水面的魚,在這樣環境下只能面對環境衝擊,如何做出抉擇,我覺得這是非常有挑戰性的角色。
 

  一開始接這角色很忐忑,想說到底要去哪裡找半獸人角色來理解,我很害怕,然而或許人生害怕的事情就是你非做不可的事情,後來我意無反顧接下這個角色,我學到很多,還包括騎馬。
 
  雖然電影呈現是不同種族的對立,但故事很多想法和情感是反映真實世界中我們會面臨的情感衝突和抉擇,事實上在世界裡沒有絕對的善和惡,往往我們看到的是兩陣營只是想為自己陣營好,想保存自己的家族、讓種族活下去,然而只是為了要活下來,就不計代價這樣做,那往往發生這樣情況時,就認同某一邊,以為另一邊是錯,但其實大家出發點都只是為了家族、種族好。
 
  另外,過程中獲得太多權力,可能會不當使用權力和造成腐化,當我知道這樣的背景後,我就覺得絕對要接這個角色。
 
鄧肯瓊斯:迦羅娜貫穿整個電影,可說是電影的核心人物,迦羅娜在故事扮演橋樑的角色,扮演素未謀面的雙方橋樑的角色,所以就以兩種族文化上的衝突為主題,兩邊英雄不見得想要打仗,但好像除了打仗就沒有其他方法,而迦羅娜是橋樑,是唯一了解獸人和人類的人,她是夾在知中間的角色,所以她戲份吃重。
 
問:光是把小說改成電影就不容易,何況是遊戲改編成電影,《魔獸世界》是由眾多玩家分身打造出來的世界,那拍成電影挑戰是什麼?
 
Chris Metzen:我認同寶拉剛提到魔獸觀念,我們想到 WOW 是一種文化,一個真實世界一樣,遊戲中魔獸玩家來自世界各地,具有不同文化,會把把其價值觀帶入遊戲,成為遊戲中一部分,若是電影想要把所有人特性表現出來 那樣就是瘋了。
 
  我很能體會導演的心情,就像當初我們在做《魔獸世界》時只是想要做個奇幻世界,讓大家扮演人類、獸人等種族,當《魔獸世界》越來越大,就像上台要演講一樣緊張,有世界各地玩家投入這麼多心血與信任,那我到底做了什麼出來,能不能對得起玩家,發現《魔獸世界》這麼大之後,覺得有責任、希望讓《魔獸世界》有一些好的中心思想,讓玩家進來後去接受不同文化種族的人。
 
  電影就像是我們後來打造的《魔獸世界》一樣,看電影去體諒不同種族不同族群,了解不同文化所帶來的差距,希望電影就像遊戲一樣對看過的人都有意義,有人覺得獸人、人類戰爭很蠢,但很多玩家認為這是神聖不可侵犯,是心血一部分 所以要謹慎處理這主題。
 
鄧肯瓊斯:《魔獸世界》中有公會,就像大家族,推副本時我知道有你在,這種對家庭、對公會忠誠的感覺是重要一環,我希望在電影中呈現出來。
 
  在電影中想要思索你在乎的是誰,你對你的族人是忠誠嗎?這也是遊戲的核心,電影中呈現是普世標準,即使觀看者原本不懂魔獸故事,也能從中懂得家庭很重要、對家族的忠誠性等想法,不管來自哪個文化,大家都能接受。
 
問:獸人過去在有些人印象中是偏向壞人,但杜洛坦是獸人的英雄,你怎麼詮釋這角色?
 
托比凱貝爾:杜洛坦的背景和他傳奇故事,Blizzard 著墨很多,他當上族長是因他是少數能夠克制自己怒氣的獸人。杜洛坦有妻有子,他看著土地凋零內心產生了一些想法,是造就杜洛坦之所以是杜洛坦的原因,我希望把這樣的杜洛坦承現出來。
 
問:拍攝用動作擷取,那如今看到預告片角色是這樣有什麼感想?
 
托比凱貝爾:我們雖然知道獸人長什麼樣子,但拍攝過程中,我們沒看過實際完成品,拍了好幾個禮拜才看到一張獸人長這樣的影像。
 
鄧肯瓊斯:當大家在電影看到原來是這種造型,大家就鬆了一口氣(笑)。
 
問:拍攝是用動作擷取,這部電影是否會把動作擷取的電影帶到另一高峰?
 
托比凱貝爾:當時阿凡達拍出來之後,擷取動作還要用電腦去修,動作沒有這麼流暢,還會出現錯位問題,要用電腦修。
 
  但是我們現在用 3D 技術、更先進,每個點位移都會精密記錄,所以我怎麼動,他就會怎麼動,所有身上感應器可完整傳回電腦,再做上造型就是和演員動作一致了。
 

吳彥祖:我在拍攝時,感覺有點像打電玩,只是用身體當控制器,一般打電玩是用滑鼠鍵盤,在電影中我們用全身,臉部表情來控制此角色動作。
 
問:古爾丹體態比較特殊,所以吳彥祖拍攝工作時是否會比較吃緊?
 
吳彥祖:為了保持駝背姿勢,我覺得我的臀部和大腿都壯了一圈,然後我原本穿得下的褲子都穿不下了,我拍整部戲都是駝背狀態拍完的。
 
問:如果對故事很熟,去看這電影會覺得和認知一樣或是不一樣的?
 
Chris Metzen:電影中的故事是試圖重新講魔獸爭霸一代的故事,很多年前我們把魔獸爭霸人類與獸人用小說方式呈現,書名《最後的守護者》,希望在小說中把背景故事交代更清楚,這是 1994 年出的小說。
 
  最初出遊戲時故事講的比較簡單,短短幾行就把故事交代過去,所以才想說用小說呈現,可以把遊戲故事講得不夠部分補足,尤其是整個系列中兩個派系聯盟、部落是怎麼開始的,是一種起源。
 
  談到要改編成電影,在故事需要收得更洗煉,要調整邏輯,以更清楚方式,更適合電影藝術表現來呈現。但是要說以什麼為腳本翻拍,這很困難,魔獸爭霸一開始遊戲故事性比較薄弱,最多是後面有這本小說,從這角度來說,與其說他是根據哪個翻拍,不如說這電影是以更清楚更洗煉方式闡述魔獸一代的故事,魔獸一代是 20 年前作品,經過這麼多年我們也累積更好說故事的方法,從魔獸一代過了 20 年,有的故事可能有點勉強,我們在電影中要如何合理解釋,在這裡我們都有修飾著墨。
 
  原則上電影在劇情方面有補齊漏洞,但也維持《魔獸爭霸》的精神,基本上是透過導演手法與眼睛來重新闡述魔獸爭霸一代的世界,或許有的是他的解釋,但我相信大家看過電影會百分之百認同這是魔獸爭霸一代的故事,而且故事說得會比魔獸與小說闡述的方式更好更洗煉,我非常以鄧肯瓊斯為榮。

  《魔獸:崛起》預定 2016 年 6 月 10 日在台上映。
 

108

LINE 分享

相關新聞

《魔獸世界》7.3 版《阿古斯之影》研發團隊訪問 伊利丹到底是善是惡?

GNN新聞 OLG

【開箱】《魔獸爭霸》系列「黑暗之門」相框

GNN新聞 PC

《魔獸世界》慈善虛寵小狐狸「幻影」今日公開 捐贈給兩個慈善組織以救助天災難民

GNN新聞 OLG

留言(108)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