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15-11-18 17:04

【試閱】《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另類日常系網路遊戲師徒大鬥法

編輯部

  《天否之島》,一款神祕「自我」進化的遊戲,無數玩家被困其中,明明知道破關脫困的途徑,但拜腦殘工程師不慎替 BOSS 攻擊力多打兩個0所賜,悲傷卡關……而在無數英雄玩家飛蛾撲火、意圖拯救蒼生之際,卻有一名自稱「淡薄臺幣」的自閉宅整天混吃等死。

 

  春雨,號稱「只要我想補,GM 也不能讓你死」的最強補師,身為新世紀臺幣戰士,是所有玩家最羨慕嫉妒恨的存在,推王、PK、搶寶──什麼麻煩都靠砸錢和遊戲商城解決……除了那上能降妖伏魔、下能欺師滅祖的女徒軍團!

 

  繼國人輕小說史上首度被改拍成電影的《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之後,作家啞鳴與繪師迷子燒再度聯手,共同創作了《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此一網遊向輕小說。

尖端也特別邀請繪師 方向錯亂繪製內頁黑白插畫,以及第一集雙贈品中的其中一幅彩圖。

 

  作中,遊戲廠商與谷歌街景合作,研發出的一款模擬真實世界之遊戲《天否之島》,居然在三年前「進化」了。

 

這裡是灣北市的北區,新進清掃者的起點。
北區內是一整片被墜魔死氣汙染的食用豬,源源不絕的新手們就在此適應學習,並且說服自己在這個異端世界中重新出發。
他們整天斬殺魔豬,並食用或販賣掉落的豬肉,所以被老手們譏笑為「豬」抑或是「豬肉」。可是也非所有老手都是這副德性,有幾位善心玩家出現,充當起新手的嚮導,被稱之為「導師」。
這個風潮漸漸傳遍整座島,新手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老手可以藉機提升名聲和地位,最後甚至演變成各式各樣的模式,有的拉幫結派、有的一脈單傳,難得的是,這並非是遊戲原先的設定,而是玩家自然的發展,導致這年頭沒收個徒弟,會被懷疑是不是無能。
今日,一向和平的新手區卻不太對勁。
「導師……救命……」
一位拳師正努力和一頭魔豬搏鬥,卻發現一件很怪的事──
魔豬不會死。
太反常了,明明昨天魔豬是個放三下重拳就會死的怪,是新手升級的超級大補丸,尤其在魔豬最密集的區域──雜草叢生的荒廢大巨蛋內,只要避開區域頭目死駭魔豬,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危險。
但是,今天的魔豬不會死,而且肥肥的身體泛出四到五圈的各色光芒,不管是攻速、攻擊力、防禦力、血量都增加到新手無法對付的程度。

 

  什麼麻煩都靠砸錢、遊戲商城和 8591 解決,金錢至上的「消費型玩家」主角,土豪的背後……卻是個戴上紙袋後才敢出門的自閉宅?

 

「有誰躲在此,快快現身,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只能欺負豬肉,怎麼不欺負我試試?」導師身為成功二轉的強者,手一揚,一道掌型金光從天落下,轉瞬之間擊殺一頭魔豬。
「這麼奇怪的要求,我這輩子沒見過。」
原本無人的觀眾席突然冒出一名頭戴紙袋的玩家,身上的法袍泛出不自然的黑氣,黑氣有如整群黑蟲繞在他身邊不散,而他手持的法杖更是特別,就是一節腿骨,沒有任何裝飾。
是往生袍……以及導師也沒看過的特異法杖,從裝備就能知道來者的強大,畢竟光是往生袍這種傳奇裝備就價格不斐,一般玩家能取得一件都不容易,何況還有那把未知法杖。
雖然沒看見對方的ID和職業,不過導師心裡有數,替魔豬補血和增益的手法,百分之百是輔助職業靈司,而自己是擅長肉搏戰鬥的職業,一對一單挑的情況下,就算裝備優劣有差,獲勝的機會仍相當高。
觀眾席的高點處和大巨蛋中央雜草叢生的低點處,紙袋男和導師互相對峙,對於這一段距離,兩人的想法都很簡單。
要是被他黏上會比較麻煩,紙袋男打算保持距離。
要是貼身就贏定了,導師拔出長刀想直接砍殺。
為防止矯正署打擾,他們不約而同進入決鬥模式,身影在下一秒瞬動!
「正鬼三言,副鬼三言。」紙袋男詠唱完兩套一共六個增益法術,所有數值都快速增加。
「七步梯!」導師從狼座上跳起,消失、出現、消失、出現……每踏出一步,就重複一次,轉眼間就爬上觀眾席,來到對手面前。
「五環鬼頭。」紙袋男一抖手中的腿骨,或者說是長得很像腿骨的法杖,周身浮起五顆猙獰的鬼頭,像衛星一般繞著。
這是防禦和攻擊兼備的技能,導師當然見識過很多次,但是傷害不高也沒什麼好擔心。他運起鎮魔火刃就往對手砍去,只要砍掉五顆鬼頭,勝負大概就會底定。
紙袋男高超地走位,巧妙地控制鬼頭,用聲東擊西的方式讓導師的刀揮空,然後再從不經意的角度偷打,可是造成的傷害微乎其微。
「巨。」
「什麼?」
紙袋男莫名其妙說出一個「巨」字,導師一追問就覺得自己很笨,這擺明是分散注意力的低級戰術,此刻應該更專注於那五顆鬼頭,比如說假意露出背後空檔,引誘到一顆鬼頭來襲,再轉身一刀砍爆。
「鬼。」
「哼。」導師這次沒上當,用更迅速的刀法再砍掉一顆。
「足。」
「死吧!」認為機不可失的導師,發現紙袋男的步伐漸拙,該是結束戰鬥的時候,「千手刃!」
一把刀,砍出千把刀的光彩,刀鋒切開的空氣產生唰唰唰的駭人音效,要是被這招砍到,紙袋男整條生命值很可能直接歸零。
「壓!」
紙袋男說,代表詠唱完畢。
大巨蛋屋頂立刻踩下一隻比正常人大上千萬倍、還長滿腳毛的腿──
轟!
震動,不只是體感上的震動,而是視覺上都很明顯看得出大巨蛋在震動,新手們驚呼一聲,反射性地退後幾步,不久,又覺得這樣太過弱懦,再往前走,像是跳著可笑的步伐。
紙袋男和導師之間,沒有招、沒有刀,只有一個巨鬼的腳印,以及差點就被踩扁的導師。
「抱歉,這招詠唱太久,害你燃起會贏的虛幻希望。」紙袋男歉然。
「……補師……不可能有這種攻擊技能……不可能的。」導師瞠目結舌。
「是傳奇裝備的附屬技能。」
「……什麼名字?」
「巨鬼的腿骨。」
導師很茫然,他玩天否之島這麼多年,不記得有一把傳奇法杖叫這個名字。
「怎麼取得的……」
「八五九一。」
紙袋男很無恥地講出購買虛寶的網站名稱。

 

  除了是個被炸彈狂妹妹吃死死的妹控外,他還是個慘兮兮的「徒奴」!

 

「《春雨攻略法》果然有效呢,上面清楚說著春雨對護士服有不正常的癖好。」
剜驕傲地站起來,雙手扠腰,手臂刻意地和近乎完美的腰線結合,白色的護士帽、白皙的頸與鎖骨、白色的護士服最上面的三顆鈕扣未扣、白色的窄裙包裹渾圓的臀、嫩白的大腿和小腿,由上而下的誘人曲線中,只有水潤的脣以及亮皮的高跟鞋是媚惑的紅色。
媚惑到春雨不敢多看,強自鎮定。
「我妹妹才幾歲而已,她什麼都不懂,隨筆亂寫的妄想妳也相信?」
「那你把紙袋拿掉,注視著我十秒鐘不閃躲,我就毀掉《春雨攻略法》。」
「這未免太幼稚……我才不會隨之起舞。」
「你怕了嗎?」
「……」
春雨發現再這樣下去,遲早會造成不可挽回的錯誤。他在紙袋內的雙眼瞥向已經懶得掙扎的三頭怪醫,原本還在期待會不會有副本團進來,沒想到三天過去了,連隻蒼蠅都沒有,現在的情況只有自己能拯救自己。
所以自己的貞節自己救──他瞬間從手術臺躍起,目標當然是希望解脫的三頭怪醫,無論失敗與否,都要不斷嘗試。
手術室內再度變故突生,剜當然不可能讓春雨得逞,一樣是朝手術臺後方的三頭怪醫而去。
這幾番動作快到令人產生錯覺,在三頭怪醫的眼中,時間彷彿停止了,左右兩耳長出的畸形人面腫瘤,猙獰的表情也跟著停頓。
在被墜魔死氣汙染之前,他是一位資歷深、地位高的醫生,縱使化為魔物,依然是魔災醫院之首,坐鎮在最危險的手術室,迎接一位又一位不怕死的清掃者。可是這三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屈辱,竟然被綁住強迫收看又臭又長的爛戲,很像痴女的女變態性騷擾戴著紙袋不敢見人的男變態。
讓我死吧。這是三頭怪醫唯一的心願,卻在時間重新啟動後破滅了。
春雨的巨鬼足壓都詠唱到一半,可是剜忽然前撲,摘下他的紙袋。
「害怕」這種情緒馬上吞噬掉任何想法,讓他扔掉法杖瑟瑟發抖。
剜這次的目標根本不是可憐又可悲的副本頭目,主要的目標是趁春雨詠唱時的短暫分心取得紙袋。不過目前的姿勢有點尷尬,兩個人摔成一團,春雨的臉、手、胸貼在她的腹、腰、大腿上,但順利搶到紙袋的剜仍是歡樂地搖著手中的戰利品。
「還給我……紙袋還給我……我、我還給我……」春雨猶如小狗般鳴咽,巨大的恐懼感讓他無法思考,只剩下求饒。
「你終於是我的了,春雨。」剜由衷感激《春雨攻略法》內記載的最後一招。
春雨發著抖,抱住剜想尋個安慰和安全;這輩子從未被陌生男子擁抱的剜則滿臉臊紅,四肢越發僵硬,剛剛的接觸還可以解釋為搶紙袋的不可避衝撞,可是現在春雨抱得好緊,緊到快要將其融化在男生獨特的體溫中。
「……這只是虛擬遊戲,不可、不可能真的會怎樣吧……不會吧?」剜沒高興太久,低估了完人系統的強大,洞房花燭夜應該只是儀式,而不是行為呀……

 

  不過比起意圖把師父吃乾抹淨的女徒,天然呆類型的徒兒,似乎更加危險……

 

「這廢物王根本是想拖時間,讓小熊貓趁機逃命啊。」春雨指著前方,喊道:「豬肉,燒他!」
「嗯……抱歉了喔。」星晴詠唱出炎爆術,一整團的大火成功轟中目標。
熊貓魔王損血了。
熊貓魔王懶懶地一抬手,血又滿了。
而且還用輕視的圓眼看向春雨,擺明是瞧不起靈司,一副我比你會補的囂張樣。
「現在他是在瞧不起我?」春雨在紙袋內的臉皺成一團,怒道:「好,很好,豬肉,用妳最強的技能轟我。」
「等一下,這、這也太奇怪了……」
「快點!」
雖然星晴不太懂男人之間……喔不,是人跟動物……也不對,是補師跟補師的面子之爭是怎麼回事,但既然對方提出這麼奇怪的要求,不照做又過意不去。
她挽起袖子,抽出前幾天才換的貴金屬之杖,騰空跳起,由上而下,狠狠往春雨的天靈蓋敲下去。
春雨的頭差點炸開,半秒,鮮血從下巴滴出。
然後抱頭張嘴,痛苦地哀號。
「啊啊啊啊啊啊啊!妳是把智力都拿去點力量了嗎嗎嗎嗎嗎嗎嗎!痛痛痛痛痛死!」
「咦?剛剛升太多級,不小心看錯,智力都點成力量了……」
「啊啊啊妳豬肉和豬屎會吃錯嗎?這遊戲是沒有砍掉重練的啊啊啊啊痛痛痛死!」
春雨痛到坐在地上,又急又氣,在天否之島進化後,就再沒聽過大量配錯點的問題,畢竟角色就等於玩家,沒辦法再開一隻角色了事。他原本設定讓星晴走火系智能者的路線,萬一智力少點,火系最強技能「只餘塵埃」就配不出來了。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熊貓魔王正在笑,肚子一圈肥油都在晃動。
「我徒弟都要變成廢法師了,你笑個鬼啊!」

 

 

  有可怕女徒 1 號、天然蠢女徒 2 號,外加被關進遊戲中就已經有夠衰了,沒想到還有一群中二反派玩家找上門來!

 

「妳認識我也好,不認識也行,反正妳想幹什麼壞事都不關我的事,但只有一點……」春雨冷冷地說:「別扯到我妹。」
「那你就加入我們吧,可以就近照顧碧兒。」剜玩著自己的髮尾,很難得的動作。
「不要。」
「分享愛是一個充滿愛、自由、歡樂的社團,全名叫作『分享愛讓世界更美好』,散播福音就是我們的最高宗旨,你一定是誤會我們了,就和落日一族一樣。」
「你們的最高宗旨不是這個吧。」
「當然,我們最高的行動方針,就是『讓遊戲更好玩』!我相信,這是天否之島誕生的宿願,你不可能反對吧。」
「……」雖然早就知道,但再度聽見這句「讓遊戲更好玩」,春雨還是覺得異常荒誕,分享愛從以前就是一群瘋子,現在也是。「進化後,南下攻略魔種的遊戲方式卡在霧雲林的副本,大部分的清掃者都待在中央都,厲害的清掃者也頂多駐紮霧雲林的副本外,打著八十幾級的魔物,不敢進入其中。」剜遺憾地閉上眼,沉默片刻,「難度的設定出現Bug,也沒有工程師能修,我們註定是卡死了。」
春雨知道天否之島的遊戲目標,是從最北的灣北市向下開拓,每一張地圖都有一個主要副本和若干的小副本,要是無人破解,朝南的下一張地圖便永遠不會開啟。雖然當初已經推到中部,連第二個和平區域「中央都」都打開了,還順利突破章樺莊,不過再接下去就沒任何進展,一卡便是兩年的時間。
多少人前仆後繼想去攻略霧雲林的副本,卻一波一波地死去,慢慢的,再也沒有不知死活的清掃者敢去挑戰,魔種依然好端端地在最南處散發著墜死魔氣,汙染整片島嶼。
「很多玩家早就想登出遊戲,只是沒有辦法。」
「所以分享愛想讓世界更美好,不停製造更多衝突和戰爭,遊戲就變得更好玩呀。」
面對剜著魔似的媚笑,春雨不想跟狂熱分子浪費時間。
「隨便吧,反正我只想和妹妹靜靜生活。」
「真的不考慮加入我們?」
「不考慮。」
「那好!」剜嬌喝一聲,威脅的意味濃厚。

 

 

  不過再怎麼受盡委屈,為人師表,總有一些「三人行,必有我師焉(???)」的好康!

 

「淨化之火。」一個圓環的火圈以她為中心點擴散出去,周圍可視的鼠人,包括不小心路過的,統統被徹底淨化,變成灰燼之類的粉塵。
火焰消失,下一批的鼠人還在重生。
積到她腳踝高的積水,在灰黑的色調中,映射微微的光亮,能看見少女無瑕的身軀,像是有道牛奶從天而降的淋在她身上,滑過她的黑色長髮,在過度飽滿的胸前淤積,再往下流洩到光滑的小腹,最終沿著腰和大腿間近乎完美的弧線墜落,染成牛奶色的肌膚、吹彈可破的膚質。
整個過程中,會讓人誤以為她是由牛奶製成的。
絕美的光景就藏在下水道,沒人知道,除了某個頭套紙袋的男子。
「好久沒來看妳,沒想到妳天生喜歡暴露身體的癖好還是一樣。」春雨無聲無息地蹲在牆邊,揮手打招呼。
「嗷嗚!」她驚呼一聲,雙手抱住胸部,轉身蹲下,只給春雨看見她的裸背和屁股蛋。
「我教妳幾百次了,妳手遮腳蹲的時間,用來把裝備穿上更快啊……」春雨扶額。
趕緊穿上法袍,她可愛的臉蛋有如牛奶被倒進草莓果醬,漾起淺淺的粉紅色,哀怨地瞪著春雨,拚命地搖頭。
「好。」春雨阻止她,「妳不用再解釋。」
她認同地點點頭。
「這些我都知道,而且我今天來看妳,不是要矯正妳變態的癖好。」
「爾善……是怕衣服壞了……就沒了……不是變態……」自稱為爾善的少女鼓起雙頰,非常委屈。
「因為怕耐久歸零所以不穿裝備,裸體練功的行為,更是證明妳是變態而已。」春雨很坦白。
她垂下眉毛,小嘴張啊張的,很想要解釋,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一雙大腿夾緊扭來扭去,臉漲得通紅,全身都在使力……最後仍是說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搖搖頭,垂下手,眼眶內都是被逼急的眼淚。
「等、一、等!」春雨強勢阻止,「變不變態已經不重要了,我有一件事要請妳幫忙。」
她揉揉眼睛,點點頭,稍稍釋懷。
「雖然妳天生膽小懦弱,做事笨手笨腳,不過妳身為我收的第一個徒弟,還是需要妳的戰力。」
「嗷……」她縮了縮肩膀,勉強地點頭。
「我在短期之內,會面對很強大的敵人,有妳在身邊,我會更有把握。」
春雨在紙袋內的表情深沉,她似乎能透過紙袋感應到。
「別怕,只要替夕找回姊姊,妳就可以回來下水道了。」
她的雙眸閃過一瞬的陰暗,隨後沉重地點頭。
「夕正遭遇前所未有的痛苦,我知道妳從我這畢業,就沒有赴湯蹈火的義務,不過請看在我目前又新收一位比妳還膽小、比妳還笨的徒弟分上,能不能以大師姊的身分伸出援手?」
原本想要點頭的爾善忽然驚覺不對,連忙用手指頭比出個三,春雨則比出個四,算是否決她的猜測。
「這真的是我最後最後最後收的關門弟子,沒有下次了。」
「導師……愛騙人……騙爾善三次……」
「過來。」
春雨輕聲呼喚,爾善的腳才剛跨出一步,又不甘地收回。
「聽話,過來吧。」
春雨這次還加上招手的手勢,爾善忍無可忍,小跑步著奔進自己導師懷中,讓懷念的手掌撫摸著髮絲。
兩人固定親暱的姿勢,從他們一開始闖蕩天否之島,就保有這個習慣。爾善很容易害怕,不過讓春雨摸摸頭就會好上許多。
「我常常掛在嘴邊,說一旦徒弟畢業,就跟導師沒任何關係,可是當我看見夕無助的模樣,就會想到以前妳在南區遍尋不得幫助的表情。」春雨用緬懷的語氣繼續說:「好歹師徒一場,怎麼可能不幫。」
爾善的身軀一顫,似乎也想起過去不堪的時光,更是朝導師的懷裡擠。
「一師一徒、一授一忠,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幫師妹……爾善也想幫師妹……」
…………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一擲千金、神裝無數卻缺乏自信的土豪宅──春雨,隱藏在紙袋後方的他,雖然總是牙尖嘴利,但又有著收留流浪動物般的軟心腸,收了四名總會(愛)惹事生非的無良徒弟,給他帶來無數害人白了頭髮的麻煩,卻也豐富了他封閉的魯蛇生涯……

 

  《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以另類的日常系網遊手法,呈現出師徒情懷結合奇幻戰鬥的奇妙世界,或許正如書名的「有賺有賠」,生命中的人際關係無法永遠一帆風順,但總有失有得──且看一介只會用錢了事的無良導師,怎麼在網遊的世界中,愉快享受自己得失參半的人生!

 

 

輕小說《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相關資訊

書  名: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

作  者:啞鳴

插  畫:迷子燒/方向錯亂

出 版 社:尖端出版

目前集數:1

最新出版:2015 年 11 月 19 日

 

留言(22)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