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OLG2015-12-27 01:45

機造影片團隊 AFK PL@YERS 談《魔獸世界》音樂劇「艾澤拉斯之歌」創作秘辛

(GNN 記者 Jessica 報導)

  機造影片團隊 AFK PL@YERS 在這次的《魔獸世界》台港澳十週年活動中,搶先首播「艾澤拉斯之歌」紀念音樂劇第三部作品。事後更接受巴哈姆特 GNN 與台灣媒體訪問,透露影片主題,並分享影片製作的過程和參與此次活動的心得。
 
  「艾澤拉斯之歌」紀念音樂劇第三部作品預計下週二在網路上播出, AFK PL@YERS 為了讓無法到場的玩家能有好的體驗,特別提醒現場不能拍照側錄,但稍稍透露了第三集將是以「副本」為主題。今日特地訪問 AFK PL@YERS 愛普拉、戰鎖、莎朗以及本次音樂劇作詞許孟霖(多摩),揭露第一、二集的創作想法,以及過往作品的故事。
 
  • 左起為作詞許孟霖多摩、愛普拉、戰鎖、莎朗、演員人類新手「尹仲敏」

 
  在作品正式曝光之前,AFK PL@YERS 已透露想要做音樂劇的想法已經很久了,今年剛好是 AFK PL@YERS 成立九年了,又是《魔獸世界》台港澳十年,因此才試著用五個不同的面向來回顧這十年來的經歷,並特別和創作出《總鋪師》、《翻滾吧阿信》、《十二夜》等電影配樂的作曲家王希文,以及他的音樂劇團隊「瘋戲樂工作室 Studio M」合作。
 
  想要嘗試製作音樂劇的契機其實是因為《冰雪奇緣》歌曲「Let it go」台語版,他們覺得這個影片做的很好、效果很棒因此也想要嘗試,之前的愚人節影片就算是第一次的嘗試了,愛普拉補充,只是「Let it go」台語版是唱迪士尼的音樂,而我們是連曲都自己製作。而最一開始的計畫是想在 6.0 時期執行,當時 Blizzard 釋出許多獸人酋長的影片,但有些沒有,他們想要幫官方補齊,但就是卡在技術無法克服;不過現在想想,好險當時沒有,10 週年來製作也滿適合的。另外,他們爆料,作曲王希文原本就對音樂劇非常有興趣,在這次合作之後,據說現在他也在猶豫是不是要儲值(魔獸世界)。
 
「Let it go」台語版
 
  在製作影片前,他們會先寫好概念劇本,包含想要在歌曲裡講些什麼,歌詞也會稍微提供方向,會找作詞主要是因為要押韻且需要和作曲合作,選擇聲調、修詞等。英文翻譯方面也十分考究韻腳;至於是否有英文版,他們沒有這樣的計畫,戰鎖說:「這是台灣 10 週年,如果推出英文版就有點本末倒置了。」
 
  整個過程其實是先寫詞再譜曲,所以一開始句子和曲可能不是那麼確定,所以我記得一開始有兩段應該是要一樣的,但是任務少了一行所以就需要去找任務把它補進去。他們希望那些任務是真實存在於遊戲中,且是很無聊的任務。多摩提到,過程中有趣的是要找到有相同韻腳的任務,還有唱出來的感覺,還要考量進詞後唱起來好不好;尤其王希文認為:音樂劇就是要在沒有字幕下的情況下也要可以聽得懂,因此對這點非常考究。
 
  由於《魔獸世界》經過多次大型改版,許多任務、場景、裝備都有經過調整,因此他們在製作的時候會遇到一些與原先一開始的版本不同、修正過的內容甚至是取消的內容等問題,但愛普拉認為這應該不影響影片的效果,他說:「我們已經不算是重度玩家了,若我們都還記得的話,相信一定還有玩家也記得」;莎朗補充,如果是夠經典的內容應該是會在遊戲中出現,這次的影片主要是喚起大家當時(進入遊戲(再儲值月卡))的心情;他們也的確接到許多「看完之後又想再回去玩」的回應。
 
  雖然 AFK 成員現在都是部落的玩家,但其實最一開始在美版的時候他們是玩聯盟,而第二部影片幾乎都是在講聯盟的觀點,莎朗:「其實應該就是在講我們在玩的時候的故事,像是霍格,這種都是有玩聯盟的玩家才會知道的事情。」
 
 
  前三集的影片的構想是設計第一集有部落和聯盟的兩個主角,第二集和第三集就將兩個人分別拉出來,而原本第二集的設定是部落的戰士,但因為多摩寫了「閃現」,所以只好換掉(笑)。
 
  目前第四集和第五集正在製作中,原本的計畫其實是想要一週播放一集,但不知道現在能不能按照進度。而這次和 Blizzard 的合作也不是一開始預期的,甚至原本現場還想說要放「還記得第一次」,但與第三集相較起來,他們認為第二集的風格可能比較不熱鬧,所以才採用第三集並盡快趕出「還記得第一次」。對此,Blizzard 公關也補充:「我們想要舉辦一個回饋玩家的活動,AFK 陪玩家十年了,我們有與他們討論過認為第三集對玩家來說會超有共鳴。」
 
  戰鎖也提到,他們在內部測試也是這首(第三)反應比較好,而這次能在這樣大螢幕、好音響情況下,因此有特別製作混音等效果,到昨天(星期五)都還在調整樂器之間的平衡,甚至還在活動開始前到會場特別研究收音效果。莎朗接著透露,最後公布出來的也會是這樣的內容,但是編曲會稍微有點不同,作曲在最後調整,有一小段會稍微不一樣;「不過...大家應該聽不出來?(笑)」,愛普拉說。
 
  作詞的過程中,困難的點在於必須要好笑又要顧及真實性,尤其魔獸世界中又有許多專有名詞,例如閃現,因此可能會造成某處可以用、某些句子內又不能用的情形,這就非常考究,但多摩認為這也是製作過程的樂趣之一,當然也是挑戰。AFK 補充,多虧多摩也是老玩家,不需要解釋名詞;唱歌的也是玩家,也不用特別分析角色,不過像王希文就不會念,例如 Lok'tar,還要特別找錄音檔,過程滿有趣的。
 
  歌詞方面其實還有很多想要放進去的東西,但是礙於長度只好有取捨,一開始也有想過要放入「排隊」這個事件,但另外一方面又認為這跳出了遊戲層面。
 
  除了針對音樂劇外,他們也針對過往的影片中彩蛋、橋段等透露想法,包含會飛的科多獸、艾澤拉斯長頸鹿、台詞「乾了啦!」等。
 
  針對會飛的科多獸,一開始那個影片中是想要強調雷克薩不想管那件事情,所以刻意讓他講了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如同「有飛碟」,所以就有了「會飛的科多獸」,而在這次第二集是優美的曲風,想到優美就想到范達美,然後就在思考「誰是魔獸的范達美」所以就把雷克薩拿出來,雷克薩講過什麼就是:會飛的科多獸;另一方面,第二部的主題是「探索」,講到探索就會牽扯到迷路,也是聯想到雷克薩的點。
 
 
  艾澤拉斯長頸鹿這個要講到真人影片「匿名遊戲」,他們想要在影片中加入一個格格不入的東西,當時他們覺得要放動物,然後決定是長頸鹿,所以當時才拼命塞,之後可能也就是習慣了;在製作爐石戰記的影片,他們是特地請美術找各式各樣的長頸鹿,有地方就可以放進去,美術也找得很開心,雖然他可能不知道原因。
 
「匿名遊戲」
 
  關於「任務大丈夫」目前真的沒有計畫,莎朗說:「我們真的也沒有再討論,等有好想法的時候可能會有機會。」
 
  這次能在實體活動中播放有什麼心情?AFK PL@YERS:「很開心,因為以往都是透過 Youtube 想像玩家的反應,但現在可以直接看到玩家的反應會讓我們很開心,也覺得這樣的橋段做對的,更可以了解到笑點設計有沒有效果。」
 
  那有沒有預期外的笑點呢?有!「乾了啦!」完全就是預期外的笑點;而「還記得第一次」我們一開始擔心會不會反應冷淡,但沒想到大家的反應是「我記得我以前是怎樣」、我以前也是這樣」。
 
 

相關新聞

《魔獸世界》7.3 版《阿古斯之影》研發團隊訪問 伊利丹到底是善是惡?

GNN新聞 OLG

【開箱】《魔獸爭霸》系列「黑暗之門」相框

GNN新聞 PC

《魔獸世界》慈善虛寵小狐狸「幻影」今日公開 捐贈給兩個慈善組織以救助天災難民

GNN新聞 OLG

留言(32)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