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16-05-18 15:38

【試閱】《最後晚餐》這一餐,替自己向美麗而罪惡的生命告別

(編輯部)

  《最後晚餐》是旅日作家 千川繼《時光當舖》後的最新作。描述死刑減少卻始終存在的架空年代,曾一度讓每個死刑犯擁有選擇最後一餐的權利。但由於即將面臨死亡的特殊心理,並不能保證他們是否能在最後一餐中得到平靜,故試行了「最後料理人機制」,由廚師和死刑犯溝通,得出最妥當的菜單。
 
  • 由 Ooi Choon Liang 繪製的封面,每個角色都彷彿活了過來,有了各自的歷練與記憶。

既有其生,必有其死,故食亦有所終。

 
食物,延續生命最不可或缺的要素,世人卻無法知曉,自己的最後一餐何時到來、會是什麼。
然而,有一群特殊的人清楚明瞭,甚至迫不得已倒數──
他們,十惡不赦,面臨人生的終點,卻死有餘辜。
他們,喪失自由,唯一擁有的權利,是靜待罪懲。
進食的最大目的是為了生存,假若當最後一餐來臨,這一餐的意義還剩下什麼?
能嘗出味道來嗎?抑或……會嘗出更多不同以往的滋味?
 
 

常人面前,他是個苦哈哈的美食專欄作家。

 
「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我對此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吳恕聽到鈴聲的瞬間,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來電顯示著一個名字──「鹹味餅乾」。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他喃喃地念叨了幾遍,才小心地按下接聽鍵──
 
「稿──子──呢?」
 
電話對面一陣清冷的男子聲音傳了過來,讓吳恕忍不住頭皮發麻,幾秒後才乾笑著說道:「啊……哈……哈哈哈……小閒閒呐,你吃過早餐了沒?」
 
「……現在下午一點。」
 
不知道是否是錯覺,吳恕感覺對面說話的聲音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於是他額頭的汗流得更多了,「咳!咳咳……時間過得真快啊,那個歲月如梭……時光如水,不知不覺我們都認識那麼多年了……」
 
「稿──子──呢?」
 
被吳恕稱為小閒閒的男子再次重複了一遍,語調聽起來和剛才幾乎沒什麼區別,但他明顯感覺到空氣好像重了不少。
 
「還……還沒寫完。」
 
「食物明明都已經定了,為什麼還寫不完?」小閒閒先是疑惑了一下,隨即恍然大悟,「你這傢伙……該不會又反悔了吧?不,不如說,你根本就還沒開始寫?」
 
吳恕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咕咚」一聲傳到電話的另一頭,讓某人立刻明白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他叫陳閒,是雜誌《美食與心靈》的責任編輯,很有上進心,卻擁有充足的快樂,在吳恕看來,這是很少見的種類──快樂的工作狂。
 
但是當這位工作狂不快樂的時候,也會變得比一般的工作狂更恐怖。
 
「你這混蛋又給我開天窗……阿恕,你少坑我幾次會死啊?」
 
仰頭想了想,吳恕終於憋出一句土到不能再土的臺詞:「發生這種事,大家都不想的……」
 
電話的另一頭,陳閒用臉頰和肩膀夾著聽筒,黑框眼鏡架在他的鼻梁上,此刻正有氣無力地盯著面前的電腦,動作俐落地處理新的工作文檔。
 
他桌子的兩側還堆了大量的文件檔案,上頭沒有什麼灰塵印記,很顯然這些東西都放不久,從周圍抬著大量檔案快速走動的人影時不時過來往他這裡放上一份來看,他的工作量非常大。
 
「我不管啊,總之下個星期你的文章必須出現在版面上,否則就只有兩個結果。
 
「什麼結果?」吳恕茫然問道。
 
「主編掐死我,或者在我被主編掐死前,拉你做墊背……」陳閒嘆了一口氣,這氣嘆得百轉千迴,但吳恕就是聽不出半點好的意味,「認識那麼久了,對我應該有點瞭解,所以你覺得,我會怎麼選啊?」
 
吳恕乾咳一聲,「你看,以我們的關係……」
 
話還沒說完,就被陳閒打斷了。
 
「是啊,以我們的關係……」陳閒的語調彷彿靈異驚悚片裡的對白,讓吳恕一瞬間有種上廁所的衝動,「我是肯定知道你住在哪的。」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給你的啦!」吳恕忍不住渾身顫抖,「你知道我不看恐怖片的,別這樣和我說話啊……」
 
 

死囚面前,他是最後料理人。

 
喀嚓……
 
鑰匙開門的聲音響了起來,坐在陰影中的曾永光眉頭頓時一皺,略帶不耐地看著開門進來的吳恕,「我沒讓你進來。」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臉皮比較厚。」吳恕反手關上牢門,對眼前面色透著一股病態蒼白的青年笑了笑,笑容甚是燦爛,「你吃過飯沒有?」
 
曾永光這個名字聽起來挺陽光的,整個人帶給吳恕的感覺卻是徹頭徹尾的相反。這個人骨瘦如柴,氣質陰沉,棕色的頭髮不長不短,瀏海卻遮蓋他整片額頭,讓一雙本就冷漠的眼睛潛藏在一片陰影中。
 
曾永光沒有回答吳恕套交情般的問題,「你不是這裡的法警,你是誰?」
 
青年臉色蒼白,聲音中帶著的陰冷讓吳恕有些不適應,但他還是清晰地感覺到,這個人眼中沒有多少對陌生人的警戒,更多的,是一種讓人想要遠離的死寂氣息。
 
他幾乎沒有任何求生意志,至少吳恕並沒有感覺出來,如果曾永光不動彈、不說話,他甚至會覺得對方是一具死透了的屍體。
 
「現在公務員難考嘛。」吳恕走到床邊,剛想要坐下,卻發現曾永光的臉色更陰沉了,於是心中暗嘆一口氣,老老實實地坐在冷硬的水泥地上,「我勉勉強強算個廚子,嗯,也算你的心理輔導師吧……」
 
「為死刑犯請心理輔導師?哼哼哼……」曾永光譏諷一笑,笑聲中卻沒有絲毫笑意可言,反而陰鬱得幾乎可以滴出水,「這個國家花錢的點真讓人看不明白,用納稅人的錢請心理輔導師,讓死刑犯可以死得開心點?」
 
「如果可以做到的話。」吳恕盤腿坐在地上,雙手一攤,「我想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
「不需要,你可以回去了。」
 
曾永光毫不猶豫的拒絕讓吳恕有點頭疼,他不是沒有遇過不配合的死囚,但沒有這麼不肯配合、對他滿是排斥的死囚。
 
「OK,這個問題我們先放一邊,我剛才說了,我是個廚子。」吳恕環視曾永光的房間,房間並不大,但基本設施還算齊全,抽水馬桶、洗手臺、床櫃,還有一張被釘在牆上的小桌子。這些東西本來沒什麼好看的,但根據居住者的生活習慣,或多或少還是感覺得到曾永光的氣質。
 
所有的東西都被擺放得很整齊,吳恕甚至覺得牆邊那三條毛巾的四個角被用尺量過一般精準地掛在鏡子邊,不長一寸,不短一分,和床上的被褥一樣,平整得沒有一點褶皺。
 
「……我想問問你,平常喜歡吃什麼?」
 
曾永光「呿」了一聲,聲音中帶著濃濃的不屑和不耐,「倒真像個廚子會問的問題……你來這種地方,就為了問這種問題?」
 
「當然還有些問題,我的工作就是,瞭解你,最後為你……」吳恕說到這裡微微一頓,用手比了一個框框的動作,「……客製人生中的最後一餐。」
 
 

悲苦喜樂,總有些忘不掉的味道,死前希望回憶。

 
「為什麼你就這麼喜歡吃炸醬麵呢?」
 
「因為好吃啊。」吳寬嘴角輕輕一勾,閉上眼睛似乎在回味那碗讓自己陶醉的食物。他彷彿聞到了香味,感覺到了熱度,以及恰到好處的鹹甜,「人喜歡吃自己覺得好吃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是嗎……」吳恕低著頭,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他皺起雙眉,「我吃不出來。」
 
吳寬臉上的表情似乎因為弟弟提到的食物而變得越發溫和,滿臉的緬懷和追憶之色,「我記得我帶你去吃過,就是六叔那家。」
 
「因為太久沒點那個,我就忘記了,後來再去吃……」吳恕的臉上卻微帶愧意,「我就吃不出那個味道了,也想不起來了。」
 
「為什麼不點那個?」
 
「因為那是你喜歡的,所以我想點個不一樣的。」吳恕輕聲回答:「我以為那碗麵在我們家是你專屬的。」
 
「那現在為什麼又點了呢?」
 
吳恕張了張嘴,想說話,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發現自己的嗓子有些窒澀,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後,才終於把話清晰地說出來,「……因為你死了啊。」
「……」吳寬陷入沉默。
 
吳恕對吳寬露出笑容,這笑容卻充滿了苦澀,讓人幾乎分不清他臉上的表情是不是笑,「因為你替我死了啊……」
 
吳寬凝視吳恕的雙眼良久,輕嘆一聲──
 
「但你沒法替我活著,阿恕。」
 
吳恕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眼睛猛地瞪大。
 
 

悔悟愧諒,總有些沒嘗試的味道,死前才肯體會。

 
曾永光深深地看了吳恕一眼,低下頭,拿起一旁的金屬湯匙,小心地從邊緣處連雞蛋和蝦仁一起挖了塊出來,湯匙插進去的瞬間,曾永光看見隱隱有熱氣從蛋的內部蒸騰而出。
 
金黃色的芙蓉蛋下是顆粒分明的炒飯,黏稠的勾芡包裹著雞蛋,一點一點地滲入了炒飯之中。炒飯也略微呈現金黃色,看起來是被胡蘿蔔染上了一層色澤,洋蔥顆粒混著細碎的肉末飄著一股特殊的誘人香味──
 
曾永光的眉毛微微一揚,眼中第一次出現明顯的驚訝,因為他隱約聞到了他已經很久沒有聞到的熟悉味道,他一直不知道那個味道來自何處,看著炒飯的內容物,也看不出玄機何在。
 
他定了定神,用近乎緊張的動作,將那一勺炒飯塞進了嘴巴──
 
與此同時,被放在椅子邊的熊貓詭異地動了一下;吳恕的神情微微一變,幾乎同步地將面前的炒飯塞進嘴裡。
 
醇厚的勾芡包著柔軟的芙蓉蛋,曾永光還未咀嚼,一種帶著蝦香的鹹味便從嘴裡柔和地散開,本能地咬下之後,柔軟的芙蓉蛋和蝦仁間,則是顆粒分明的炒飯,以及爽脆的蔬菜,還有隱隱帶著彈性的肉末。
 
而當那一抹帶著奇異酸味的鮮美,在嘴裡蔓延開的刹那──
 
不是那麼酸,卻驀然引出了那壓抑多年的酸楚,那早已模糊的畫面突然在眼前變得莫名清晰。
 
一滴不明的液體,自曾永光的一側臉頰滑下,帶著奇異的弧度一直滑落至下巴尖,他茫然地看著面前的食物,有些失措地感覺到自己臉上那溫熱的軌跡,漸漸變得冰冷。
 
啪。
 
一聲幾不可聞的聲音在水珠落上桌面的瞬間響起,彷彿觸電一般地驚醒了曾永光。
 
曾永光咀嚼食物的頻率開始加快,食欲似乎一下子大開,多年不見的飢餓感從未如此清晰。他彷彿入魔般,一勺又一勺地將炒飯塞入嘴中,甚至燙傷了嘴脣也不在意。
 
因為熱度,和過快的進食速度,他輕微地喘著氣,認真地進食。
 
他沒有哭,眼淚卻不斷地落下。
 
停不下來。
 
也不想停下來。
 
彷彿多少他都吃得下去。
 
  • 首刷贈品:晶綺象牙紙「夜櫻下的告別」雙面金紋著色畫卡

  生活在這個年代,大量的媒體資訊會影響我們對事物的認知,豐富生活的同時,也很遺憾煽動性的言論有時候真的會剝奪我們的思考能力。死刑的社會意義,究竟是無限大,還是無限小?可能現階段誰也無法下結論。然而,《最後晚餐》卻闡述了一種反差,或許在品讀之餘,可以產生較為不同的思路邏輯。對於這類型作品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可嘗試看看本作。
 
 
【內容試閱】

  四周圍著一層厚厚的濃霧,吳恕冥冥中感覺到霧的範圍應該並不大,卻什麼都看不清,他無法分辨究竟是霧太濃,還是霧的對面真的什麼都沒有。

  於是吳恕用力瞪大雙眼,期望自己能夠看到什麼,沒想到還真的有用。

  「又開始做這個了?」從鐵牢裡伸出了一雙修長的手,抓住了吳恕的衣袖,鐵牢內的男人溫柔地看著他:「不累嗎?不想休息一下嗎?」

  「……」吳恕低頭看著自己幾年前瘦弱的身體,任由男人的手抓住衣袖,「老哥,你說為什麼呢?」

  吳恕的哥哥吳寬微微一愣,沒有明白吳恕想問的問題,他很有耐性地追問:「你想知道什麼?」

  「為什麼你就這麼喜歡吃炸醬麵呢?」

  「因為好吃啊。」吳寬嘴角輕輕一勾,閉上眼睛似乎在回味那碗讓自己陶醉的食物,他彷彿聞到了香味,感覺到了熱度,以及恰到好處的鹹甜,「人喜歡吃自己覺得好吃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是嗎……」吳恕看著低頭看著自己幾年前瘦弱的身軀,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他皺起了眉,「我吃不出來。」

  吳寬臉上的表情似乎因為弟弟提到的食物而變得越發溫和,滿臉的緬懷和追憶之色,「我記得帶你去吃過,就是六叔的那家。」

  「因為太久沒點那個,我就忘記了,後來再去吃……」吳恕的臉上卻微帶愧意,「我就吃不出那個味道了,也想不起來了。」

  「為什麼不點那個?」

  「因為那是你喜歡的,所以我就想點個不一樣的。」吳恕輕聲回答:「我以為那碗麵在我們家是你專屬的。」

  「那現在為什麼又點了呢?」

  吳恕張了張嘴,說了一句話,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發現自己的嗓子有些艱澀,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後,才終於把話清晰地說了出來,「……因為你死了啊。」…………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輕小說《最後晚餐》相關資訊

 
書  名:最後晚餐
作  者:千川
插  畫:Ooi Choon Liang
出  版  社:尖端出版
目前集數:1
最新出版:2016 年 5 月 18 日

相關新聞

【試閱】宅到深處無怨尤 妙齡 OL 漫畫家爆笑四格《我是阿宅我驕傲》

GNN新聞 動漫畫

【試閱】《練好練滿!用寄生外掛改造尼特人生!?》當勇者什麼的好累喔

GNN新聞 動漫畫

談戀愛是需要動腦的《這不是推理,只是青春戀愛喜劇》作者木几訪談及小說試閱

GNN新聞 動漫畫

留言(16)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