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手機2024-03-10 23:54

Niantic 執行長為《Pokemon GO》首度訪台 稱元宇宙與公司願景背道而馳

(GNN 記者 犬拓 報導)

  《Pokemon GO》於 3 月 9 日、3 月 10 日在台南舉行「Pokémon GO City Safari:台南」,Niantic 執行長 John Hanke 和《Pokemon GO》全球負責人吳友軒(Ed Wu)親自來台參加活動並接受媒體訪問,分享了他們對於《Pokemon GO》及相關活動的見解與期待。
 
  • image
 
  「Pokémon GO City Safari:台南」是 2024 年 Niantic 在台灣的第一場實體活動,玩家必須實地前往台南才能享受本次活動提供的獨家內容。除了紐約市限定的「爆炸頭水牛」在活動期間出沒外,City Safari 活動專屬的「坐騎小羊」和「狩獵帽伊布」也會現身,狩獵帽伊布還可進化成各式型態。
 
  • image
  • image
  • image
 
  2024 年適逢「台南 400」,台南市也獲得美國有線新聞網 CNN 選為「2024 年旅遊勝地:最佳去處(Where to go in 2024:The best place to visit)」全球最值得造訪的 24 座城市之一,本次的「Pokémon GO City Safari:台南」更與「2024 台灣燈會在臺南-龍耀臺南」時間重疊,《Pokemon Sleep》也在此時將早餐店合作計畫推至台南,吸引不少來自台灣其他城市甚至是國外的玩家前來台南共襄盛舉。
 
  • 台南的大街小巷都能看到抓寶人潮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
  • 前往特定的寶可補給站,可以解鎖「狩獵帽伊布」特別獎勵
 
  在這次的活動中,《Pokemon GO》與台南市政府合作設計了多達 30 條「官方路線」,訓練家可以跟著路線走,深度體驗台南的經典景色與新興景點,也讓台南市成為目前最多條官方路線的地區。
 
  • image
  • image
  • image
 
  John 在訪問中表達了對於首次來到台灣及台南的興奮之情,並提到了自己對於城市文化和美食的期待。兩位在受訪過程中提及了 Niantic 公司的展望、《Pokemon GO》如何鼓勵玩家探索真實世界,以及 AR 技術在遊戲中的應用方向等等。此外,John 也分享了對於與當地文化活動合作的看法,並提到了與台南市政府的合作經驗,特別是參與燈會活動所帶來的深刻印象。他們也再三強調了 Niantic 對於將科技與真實世界結合的承諾,以及透過《Pokemon GO》等遊戲為玩家提供獨特戶外探索體驗的願景,詳細內容可參考以下訪談全文。
 
  • image
    便利商店外貼有活動的文宣
  • image
    馬路上也有旗幟飄揚
  • image
    官方在指定景點發放「皮卡丘遮陽帽」
  • image
    許多有愛玩家帶著自己的收藏品一同外出探險
 

帶著狩獵帽伊布遊台南!

 

Niantic, Inc. 執行長 John Hanke

 
  • image
 
  John Hanke 是 Niantic, Inc. 的創辦人及執行長,於 1996 年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哈斯商學院獲得 MBA 學位,並擁有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 Plan II 學士學位。
 
  John 於 1994 年開始他的商業生涯,當時他離開了外交服務部門,搬到加州,進入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攻讀 MBA,夢想重拾他童年對科技的熱情。在柏克萊期間,John 與一位同學合作創辦了一家公司,旨在打造一種新型的線上電腦遊戲。Archetype Interactive 開發了最早的「大型多人線上」網路遊戲之一《Meridian 59》,該遊戲後來於 1996 年被 3DO 收購。在 3DO 工作兩年後,John 離開並共同創辦了一家創造更多網路遊戲的初創公司「Big Network」,該公司於 2000 年被收購。
 
  接下來,John 遇到了一群來自矽谷圖像公司和迪士尼的前軟體高級主管,他們一起創立了「Keyhole」,並創造了一種新型地圖 - 數位地球。John 作為執行長帶領團隊,推出了基於衛星圖像和地圖數據生成的第一個線上 3D 地球。該公司後來在 2004 年被 Google 收購,Keyhole 被重新推出為「Google Earth」,如今已是一款被超過十億使用者下載的應用程式。John 最終成為了 Google 的「地理」小組副總裁,推出了許多創新項目,包括擴大地圖和地球的覆蓋範圍以涵蓋整個世界、推出一系列街景車、打造創新的航空攝影平台,建立 Google 自己的全球基礎地圖等等。
 
  Niantic 最初是作為 Google 內部的一個創業項目孵化的,由 John 成立,作為一個獨立團隊,致力於探索娛樂、位置和社交交匯處的新型手機應用程式。Niantic 致力於打造結合樂趣、探索、發現和社交互動的真實世界體驗。Niantic 開發了《Ingress》這款擴增實境手機遊戲,該遊戲利用 GPS 技術推動一個圍繞全球的科幻故事,全球下載量超過 1500 萬次。Niantic 日後再與任天堂和寶可夢公司合作,開發了突破性的新手機遊戲《Pokemon GO》。
 

Pokemon GO》全球負責人吳友軒(Ed Wu)

 
  • image
 
  吳友軒(Ed)是 Niantic 的 《Pokemon GO》全球負責人,領導整個 《Pokemon GO》 團隊。在協助 Niantic 成功從 Google 分拆出來之前,Ed 是 Google 軟體工程師主管,開發出與廣告品質相關的機器學習模型。他在 2009 年獲得史丹佛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並將貝葉斯參數估計模型應用在他三訪南極洲和南極所收集到的宇宙學數據中。他相信透過大量擴展的工程和科學數據的力量,能為眾多玩家帶來歡樂、活動、探索並加強與社群的聯繫。
 
  • image
    John Hanke(右)與 Ed Wu(左)兩位來台參與活動並接受媒體訪問
 
  在訪問開始前,John Hanke 透露自己是第一次造訪台灣,感到很開心也很期待;而 Ed 的父母則是台南出身,因此對他而言很高興可以回到家鄉。
 
問:今天難得有機會邀請到 Niantic 的 CEO John 來到現場,是否可以請您再度解釋一下 Niantic 的使命與願景?
 
John:我最一開始會成立 Niantic,其實是因為我自己的小孩他們不太喜歡去外面走動,他們都宅在家裡打電動,所以我身為一個爸爸,很希望可以鼓勵他們多往外面走走,所以我就想說如果我們可以運用像是 Google Maps、Google Earth 這樣子的科技然後跟電玩遊戲結合在一起,鼓勵我的小孩多出門走走的話,這樣會很不錯。
 
  現在我們就是延續著這樣的理念,希望可以多鼓勵大家去四處旅遊、四處探索,可能是多了解自己的城市,也可能是去世界的其他角落。像是來到台南,我們就可以多了解台南這座城市的歷史、文化,以及整座城市的樣貌。
 
  我們希望我們的遊戲,像是《Ingress》、《Pokemon GO》、《PIKMIN BLOOM》、《Monster Hunter Now》都能夠吸引人們去旅行,享受與家人和朋友共度的時光, 在玩遊戲的同時也可以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問:第二個問題想要針對的是 AR 擴充實境的技術,Niantic 之前曾宣布跟高通合作開發新的軟硬體,之前雷朋也宣布跟 Meta 合作推出了新的 AR 眼鏡,您覺得 AR 未來會如何改變人們的生活或遊戲方式?
 
John:就像前面提到的,我們開發這些遊戲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可以跟親朋好友一起去外面多走走,然後一起享受這個遊戲。但當然我們也知道,可能很多人在玩《Pokemon GO》的時候都是低著頭在滑手機,那這樣其實就有點違反了我們當初原本想要達到的目的。
 
  所以現在有了這些新的設備,像是雷朋的 AR 眼鏡,或許就可以幫助更多玩家在享受我們的遊戲時不會那麼心不在焉,不會好像都只能看著手機,而是可以花更多時間陪伴家人,更仔細欣賞周遭的世界。
 
  當然也非常感謝很多科技廠商,包含了台灣的台積電,有了他們的技術跟開發,總算是讓這一些產品像是 AR 眼鏡可以變得比較輕便,而且也比較吸引人,讓更多人有意願購買。相信 2024 年應該會是個開創性的一年,會有更多的選擇讓消費者挑選。
 
問:想請問 Niantic 在 2024 年的整體策略是什麼,想要做到哪些重點事項?
 
John:我們的第一優先要務是挹注更多的資源在《Pokemon GO》當中,也透過很多不同的計畫與全世界的玩家社群合作,希望可以拉近我們跟玩家之間的距離。像是我們有在十幾個不同的國家舉辦訓練家大使的計畫,也希望能持續地辦一些見面活動,還有像是包含這兩天台南的 City Safari 這樣的活動,讓這款遊戲可以健康地成長下去。
 
  當然除了《Pokemon Go》之外,我們也會持續支援其他的遊戲,像是《Ingress》《Pikmin Bloom》《Peridot》《Monster Hunter Now》。
 
  另外我們還有一個目標,就是要持續開發我們的 AR 擴充實境平台。之前可能有跟大家介紹到 Lightship 這一個技術產品,它算是以一個繪圖的方式,讓我們可以把 AR 物件放在現實的生活當中,今年的目標是希望可以掃描超過 100 萬個不同的地點。
 
問:《Pokemon GO》上線至今已經邁入第八年,想請問 Niantic 打算如何讓這款遊戲可以長期延續下去?
 
Ed:最重要的事情當然就是要維持我們的初衷,剛剛 John 有提到一開始為什麼會創立 Niantic 這個公司,為什麼一開始會開發《Ingress》這樣的遊戲,這個一開始的初衷我們是不會改變的。
 
  這個初衷有兩大支柱,第一個就像剛剛提到的,就是我們公司的願景跟使命,希望可以鼓勵大家一起去探索這個世界。那為了要達到這個目的,我們的第二個支柱就是要好的運用科技。
 
  《Pokemon GO》多年來一直持續在自我創新、不停推出新的功能,包含像是推出團體戰、明信片功能,還有像是最近推出的路線其實都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這些功能一直以來都是為了讓我們的玩家可以把寶可夢的魔法更加跟真實世界融合在一起,讓他們可以去探索、去享受這個世界。
 
  放眼未來,我想就是像剛剛 John 提到的,我們還會持續應用像是 AR 地圖這樣的技術將寶可夢帶到真實世界,讓遊戲跟現實生活之間的不同的元素可以去做不同的探索還有不同的互動。可能一切還是會先從手機開始,但之後我們會持續運用不同的技術跟裝置,推廣不同的景點跟場所。
 
  當然我們想要做的事情非常多,這些願景可能要花好幾年才可以真的完成。但是我們也是真的非常有幸,如果把《Ingress》一起算進來的話,我們已經在台灣發展有超過十年的時間,很感謝台灣的玩家支持我們。我們也會持續努力,希望未來可以為台灣的玩家、為全世界的玩家完成我們的這個願景。
 
問:這是寶可夢 GO 第三次在台南舉辦現場實體活動,第一次是 2018 年的 Safari Zone,第二次是 2020 年的 City Spotlight,想請問為什麼這麼常舉辦在台南,以及這次有什麼不同?
 
Ed:2018 年的 Safari Zone 真的帶給我們非常多美好的回憶,我還記得當時我們的活動是辦在奇美博物館周遭的公園,在幾天的活動當中吸引了數十萬人次的玩家參與,所以當時我真的是留下了非常深刻、非常棒的印象。
 
  那一次的活動當然是辦得很好很成功,但是《Pokemon GO》追求的就是持續不斷的創新,我們希望把原本大家只是在一個公園,或者是一個博物館的周遭這樣子的探索,可以進化到讓大家可以去探索整個城市。透過探索整個城市,可以去不同的景點,像台南就有孔廟、燈會等等,可能大家也會想去吃吃牛肉湯。考量到這點,我們希望讓我們未來的實體活動持續進化,讓遊戲裡面的魔法與現實世界更加結合。雖然還不能透露太詳細的計畫,但我可以說的是,未來我們在台灣絕對還會有更多更多這樣的實體活動。
 
問:剛剛有講到進化的部分,可以分享一下後續的一些改革方向嗎?例如說會是持續以像這次的 Safari 這樣的實體活動為主,還是說會以系統功能的改善加強為主?
 
Ed:誠實地跟大家說,我們必須要兩個都做。實體活動對我們來說就是我們想要達到的體驗極致,可能會受到時間空間的限制,參加實體活動,展示出我們遊戲當中所有的創新、技術跟魔法;當然在此同時,我們希望我們的遊戲創新跟魔法,不管身在何處,當然在接下來幾個月,團隊還是會努力推出新的功能,符合一直以來的大原則,透過創新讓玩家更能融入。
 
  實體活動對我們來說就是我們想要達到的體驗,雖然說這樣的體驗常常會受到時間跟空間的限制,必須要在特定的時間地點才可以參加這些實體的活動,但是透過這樣子的活動可以讓我們展示出我們遊戲中所有的創新、技術跟魔法;當然在此同時,我們也還是希望我們遊戲的創新跟魔法可以觸動到全球所有的玩家,不管玩家身在何處。當然在接下來幾個月,我們的團隊還是會持續努力推出一些新的功能,我們一直以來的大原則就是希望可以持續透過創新來讓玩家更能夠融入享受我們的遊戲,就像是我們不久前推出的「路線」功能一樣。
 
問:近期路上出現大量的《寶可夢 朱 / 》「帕底亞」御三家,也跟現在的動畫推出特別合作,但許多玩家也很在意《寶可夢 劍 / 》伽勒爾地區的御三家什麼時候會實裝呢?
 
Ed:首先我想要說的是,我們非常感謝也非常開心可以跟 Pokemon 公司一起合作製作這款遊戲,Pokemon 公司的人這次其實也有來參與我們台南的活動。我們《Pokemon Go》的團隊跟 Pokemon 公司之間要進行非常多的協調,像是剛剛您也有提到的動畫活動,才可以確保我們做的一切都可以讓所有玩家或是寶可夢的愛好者,在所有寶可夢 IP 的不同面向上都可以持續帶來更多的關注跟觀看。
 
  某方面來說,我覺得《Pokemon Go》最迷人的地方就在於你永遠都不知道接下來在路上會遇到什麼寶可夢,所以我自己也很期待。
 
問:除了《Pokemon Go》之外,目前《Monster Hunter Now》也取得不錯的成績,是不是有觀察到兩種玩家群體的差異性?
 
John: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Pokemon Go》跟《Monster Hunter Now》算是兩款風格比較不一樣的遊戲,《Pokemon Go》是一款比較休閒的遊戲,《Monster Hunter Now》則是比較符合大家印象中傳統的遊戲印象,所以我們確實是有成功吸引到一些比較核心的玩家。這也符合我們一開始的初衷跟願景,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整天都是坐在自己的家中,可以從沙發上站起來多去探索外面的世界,所以這一點我們覺得將當榮幸。
 
  除此之外,如果去看兩款遊戲的玩家男女比,還有年齡層的分佈,其實都是相當廣泛且多元的,這也是我們非常自豪的一點。
 
問:去年《Pokemon Go》加入了小隊功能,是否能跟我們分享玩家對遊戲新功能的反應?
 
Ed:這個問題延續了我們如何專注在讓人們走出戶外。上個月在洛杉磯的 GO Tour 當中,我們看到了非常大的迴響,幾乎百分百的玩家都在使用小隊合作的功能。在那一場活動當中,透過小隊合作,大家可以一起完成不同的挑戰,甚至在地圖上也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是不是跑到公園的其他角落,這其實就是一種「一起玩遊戲」的一個很棒的方法。我們在過去幾個月推出了這個新功能之後,團隊也是持續地在收集大家的意見,我們也在這個過程當中持續地學習,我們也會持續地讓這個功能變得更加完善。
 
John:我也想要補充一下,我個人最喜歡、最興奮的新功能就是之前推出的路線。在這個路線的功能當中,其實我們就是讓訓練家可以去分享自己對於自己所在地的一些知識,透過設計不同的路線讓其他來到這個地區的玩家可以跟著你去探索,有什麼樣子不同的景點。這一樣就是回到我們一開始的初衷,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去探索這個世界。這個功能也算是有點延續了我們在《Ingress》當中推出的另一個功能,也是一樣讓玩家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去設計一些客製化的任務,讓別的玩家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可以去完成。
 
  雖然不是很確定能不能跟大家分享確切的數字,但可以說的是現在全世界所有的玩家已經創造了超過百萬條不同的路線,光是這一次在台南的活動當中,我們就推出了三十條不同的官方路線,讓大家可以透過探索這些路線更了解台南這座城市。
 
問:在遊戲產業中有許多 IP 跨界合作,未來是否可能會有《Pokemon Go》和《Monster Hunter Now》的合作?
 
John:寶可夢》還有《Pokemon GO》本身是一個非常獨特的 IP,那在可預見的短期未來當中,大概不太會有寶可夢跟魔物獵人直接的連動合作。但是我可以補充的是,Niantic 作為一家公司,當然還是會持續地去探索不同 IP 之間的可能性。所以包含《魔物獵人》《皮克敏》《Ingress》在內,我們會持續地探討怎麼樣運用這些 IP 來讓玩家們享受到最好的成果。
 
  前面也有提過,我們最終的目標是吸引玩家們外出去探索世界,我覺得很重要的是要讓玩家在玩我們的遊戲時可以沉浸在那個世界觀中。像我自己本身在玩《Ingress》的時候,也是沉浸在《Ingress》的世界裡,想像自己是一個特務 要去執行一些任務。
 
  那我們知道之前台灣也有一位非常有名的玩家,就是騎著腳踏車然後有十幾二十隻手機擺在面前的那位「寶可夢阿伯」,我覺得他其實是個先驅,我們可以從他身上學習。因為你可以一支手機玩《Pokemon GO》,一支手機玩《Monster Hunter Now》,一支手機玩《Pikmin Bloom》⋯⋯這樣就可以全部都玩到了!
 
Ed:我真希望有一天可以跟他見面(笑)。
 
問:有一個比較產業面的問題想要請教,最近十分流行「元宇宙(Metaverse)」的概念,但先前被認為缺乏殺手級的應用,但自從蘋果推出 Apple Vision Pro 之後,可以看出它在消費者眼中還是有一定的吸引力。想請教您怎麼看待現在元宇宙的發展?
 
John:針對這個問題,我覺得這其實就點出了我們在 Niantic 跟很多其他的科技公司可能在願景或理念上稍微不太一樣的地方。
 
  我一直以來都認為,如果元宇宙真的成真的話,它可能真的會變成一個反烏托邦式的夢魘。我不想要看到一個未來,是大家都躺在床上然後帶著一個頭戴式裝置,連吃東西都是用吸管直接喝,我覺得這樣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我希望我們的理念可以透過像這次台南的 City Safari 這樣的活動,可以凝聚大家讓大家一起走出戶外,多去了解我們周遭的環境,看到城市當中美麗的樣貌,而不是像元宇宙企圖把我們的世界變成另一個世界。這也是為什麽我們在 Niantic 一直希望可以跟不同的科技業廠商合作,運用他們的技術來把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但話說回來,我覺得 Apple 的 Vision Pro 的設計確實不錯,它的出現應該可以讓其他產品也變得更加成熟。我覺得這種頭戴式裝置在討論元宇宙的時候往往都被當成在室內使用,但我認為它應該是一個過渡的階段,未來可以引導我們走向下一個科技進化的階段。
 
  如果大家看看我們現在身邊有在使用的不同裝置,我們會戴在身上、去上課或上學的時候使用的才是我們的主要裝置。那當然現在我們的主要裝置就是智慧型手機,但是我覺得未來有可能會發展成像是我們今天討論的這些 AR、VR 眼鏡等等。我覺得未來主要的機會是在戶外,不過當然也不是說室內的這些裝置就沒有使用的余地,因為像現在我們看到的一些家庭劇院系統,大家也是在自己的家中使用,它還是有能夠應用的地方。只是我覺得以一個規模或者是影響力的角度來看的話,能夠讓我們帶到戶外去、在戶外使用的裝置才是最主要的機會點。
 
問:《Pokemon GO》對 Niantic 來說是成功的 IP 合作案,但旗下並不是每一款改編遊戲都像《Pokemon GO》這麼聲勢浩大,想請問這些 IP 對於遊戲的影響,又從中學到什麼?
 
Ed:我覺得比起 IP,重點還是我們跟誰一起去探索這個世界,但您說得沒有錯,IP 也是相當重要。在《Pokemom Go》裡面,所有的玩家就是訓練家;在《Ingress》這款遊戲當中,玩家的角色則是變成特務,兩大不同勢力的玩家將為他們陣營的理念改變世界。當我們使用不同的 IP,玩家在沈浸於這個世界時的身份也會有所不同。
 
  一路走來也有很多其他的公司會來跟我們提案、提供不同的建議,我們自己也從實際推出的遊戲當中學習。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學到的重點是,在推出這種 AR 擴充實境的遊戲,或者是讓大家可以到外面的世界去遊玩的遊戲的時候,光是叫大家去到處收集東西是不夠的,還必須要確保玩家可以融入到這個遊戲的世界跟角色當中。
 
  為什麼會需要去外面去探索?在探索的時候會有什麽樣的感受?我今天的角色是一個訓練家,還是一個特務?這一點非常的重要。如果我們可以去滿足大家在這方面的想像跟幻想的話,才可以讓玩家的體驗更加全面,讓他們有動力持續遊玩下去,這也是我們在已經十週年的《Ingress》還有八週年的《Pokemon GO》身上看到的。
 
問:《Pokemon Go》的角色也是相當吸引人的部分,有發展出自己獨特的世界觀,最近維羅博士也首次在動畫中登場。從一開始的 2D 人物到後來在遊戲中變成 3D 模型演出,當初為什麼決定把角色改成 3D 呈現呢?
 
Ed:Pokemon GO》的角色已經以 2D 形式維持了很多年,過了好些時日才終於以 3D 的樣貌呈現。3D 角色的演出更加生動,也能更稱職地扮演向玩家說明的角色,表現出更多不同細節。回顧當年,《Pokemon GO》當時只花了十個月準備,從 Google 分拆出來的時間相當短,所以我們還來不及準備這些。
 
  為什麼 3D 很重要?因為這個世界的發展以及 AR 產業的未來會需要 3D 來讓產品更貼近真實世界,所以像《Ingress》也是使用 3D 給玩家帶來更深的沈浸感。這也是我們一直以來在更新我們的遊戲、在推出一些新的設計的時候會強調的一件事情,我們確實是覺得 3D 可以讓玩家更融入這個世界,讓我們的 AR 技術可以更發光發熱。
 
問:這次在台南的活動中也看到許多具有特色的 PokéStop,但玩家身上一次持有的禮物有上限,是否會考慮永久擴增禮物的持有數量?近期《Pokemon GO》有推出孵蛋證來暫時提高禮物持有上限,但三月似乎沒有孵蛋證,是否有策略上的改變?
 
Ed:我們總是在嘗試新的東西、探討新的可能,在某些時刻我們可能會提供一些特別的獎勵,其他時候我們可能會把重點放在別的地方。
 
  像我自己本身其實也是很喜歡所有禮物的上限開放到 40 個,因為在去不同的地方探索的時候可以收集比較多的禮物,像之前我在洛杉磯參加 Go Tour 的時候就拿到了一大堆禮物。
 
  但是把禮物上限壓低也是有好處的,不會說手上累積一大堆禮物都不送出去,所以像過去這一個月以來,我就會想辦法每一天送越多禮物越好,這同時也是變相向朋友炫耀說「你看我現在來到了台南!我收集到好多台南的禮物!」,所以整體來說,反而因為可以持有的禮物上限被壓縮到只有 20 個,實際送出去的禮物數量反而最後是增加了。
 
問:John 是第一次來到台灣,請問對台灣、台南的感想如何?有沒有印象深刻的美食呢?
 
John:說實話我抵台之後到現在為止,也只吃過一頓飯而已。但是來到台南,讓我想起 30 多年前我第一次來到亞洲的時候,我覺得台南真的是一座很美的城市,而且非常地平靜祥和,可能我之前是剛從東京過來,所以一比之下差異就相當地明顯。我也非常期待在台南的時候可以去欣賞一些不同的古蹟和景點,像是安平古堡、奇美博物館、孔廟等。剛才也有提到,Ed 的爸爸媽媽是台南人,他們答應我會帶我去吃台南有名的牛肉湯,可能到時候才能進一步分享對台灣在地美食的想法。
 
問:在訪問的最後,請兩位對台灣的玩家們說一些話。
 
Ed:這次再度回到台灣、來到台南,看到成千上萬的玩家齊聚一堂,在這邊一起享受這個世界、享受我們的遊戲,讓我想到過去這十年來不管是在《Ingress》《Pokemon GO》還是在我們所有不同的遊戲中,真的都是得到了台灣鄉親父老們長久以來的大力支持,真的令我感到非常非常感動,也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跟 John 一起分享這次的體驗。
 
John:我也是覺得非常幸運,有幸可以來到台灣之後參加台南燈會。今天一早我就打電話給我的老婆跟小孩,跟他們說好可惜他們沒有跟在我身邊,一起來參加台南這次的燈會。我真的覺得在台灣參加燈會可以列入每個人一生一定要做的清單,這個體驗真的非常特別。
 
  很高興《Pokemon GO》這次可以跟台灣燈會合作,其實昨天晚上我吃的晚餐,就是台南市長還有台南觀光局局長請我們吃飯,市長跟局長都有提到,在燈會跟寶可夢合作之後真的看到很多人帶著全家大小一起來參與這個盛會,讓本來就已經很棒的一個活動變得更加盛大。或許父母是來欣賞燈會,年輕人跟孩子們是來玩遊戲,但最重要的是全家可以在同一處共享時光,這是讓我感到非常欣慰、非常高興的一件事情。
 

 

Pokemon GO

63,538 人已追蹤,快追蹤取得最新情報!

+99

巴哈商城

Pokemon GO Plus +

NT$1790

前往購買

相關新聞

留言(50)

猜你喜歡

《Pokemon GO》預告推出特殊調查「粉紅光輝」及對戰活動──「勁敵週」
手機 | Pokemon GO
7
5
《Pokemon GO》偵測到來自究極空間的異常入侵 傳說的寶可夢「奈克洛茲瑪」即將現身
手機 | Pokemon GO
12
23
《Pokemon GO》4 月社群日將於 20 號登場 花寶可夢「喇叭芽」地圖出現機率提高
手機 | Pokemon GO
7
15
《Pokemon GO》將推出「皮寶寶孵化日」活動 孵出異色「皮寶寶」機率提高
手機 | Pokemon GO
8
6
《Pokemon GO》將於 4 月 22 日至 26 日推出「永續發展週」活動
手機 | Pokemon GO
6
2
《Pokemon GO》「驚奇入場券 Part 3」登場 把握再度捕捉「毒貝比」的機會
手機 | Pokemon GO
6
0
一晚 27 萬日幣!《Pokemon Sleep》期間限定客房將在東京君悅酒店登場
宅物 | Pokémon Sleep / Pokemon Sleep
21
10
《Pokemon GO》City Safari 活動 3/9 在台南登場 探索 30 條「官方路線」深度體驗台南
活動 | Pokemon GO
12
2
《Pokemon GO》預告舉辦「驚奇多多的世界:佔領」活動 解救暗影固拉多和暗影超夢
手機 | Pokemon GO
10
5
《Pokemon GO》2024 年第一個社群日主角寶可夢為草羽寶可夢「木木梟」
手機 | Pokemon GO
24
6
《Pokemon GO》揭曉 Fest 2023 活動詳情 釋出究極解鎖、棲息地時段等資訊
手機 | Pokemon GO
12
1
和寶可夢一起綻放光芒!《Pokemon GO》「光蚪仔」將在「光之祭典」閃亮登場
手機 | Pokemon GO
20
2
《Pokemon GO》今日推出新功能「小隊合作」 攜手其他訓練家完成各種挑戰
手機 | Pokemon GO
39
25
《Pokemon GO》時裝週回歸 換上時尚服飾的「快龍」與「烏波」及異色「哥德寶寶」登場
手機 | Pokemon GO
11
6
《Pokemon GO》憤怒猴寶可夢「棄世猴」將於活動中首度登場
手機 | Pokemon GO
11
7
開啟 APP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