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09-02-07 03:05

3D 立體書的全新里程碑 專訪台灣插畫家毅峰與 3D 動畫師龔爰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去年由台灣插畫家 毅峰與 3D 動畫師 龔爰,於去年共同發表的 3D 立體繪本《白日夢》,獲得許多國內外人士的注目和讚賞,其中包括了日本最大動畫雜誌《Newtype》的總編輯田島寬子、插畫誌《S》的總編輯天野昌直、香港的公仔創作團體「鐵人兄弟」等,對於作品的內容以及創意都給予了極高的評價,也可說是為台灣跨出了一大步。

  《白日夢》的畫集使用創新的雙鏡面構造及折射原理,並延伸國外設計及改良過的視覺呈現方式,讓觀賞者彷彿戴上觀賞 3D 立體電影使用的特殊眼鏡一樣,可以簡單地直接以肉眼感受到書中的立體特效。

《白日夢》3D立體畫集《白日夢》作品內頁

  其實在更早之前毅峰已在歐美地區出版過畫冊並舉辦畫展,他的畫風也受到當地人士相當的青睞,而當年自復興美工視覺傳達組第一名畢業的龔爰,則是在畢業後加入創意團隊「SOOO」,發表過多部短篇 3D 動畫作品,在台灣本土的新生代創意產業中頗具知名度。

  採訪當日 GNN 記者抵達了毅峰家、同時也是他的工作室後,便從書架上看到的畫冊和琳瑯滿目的模型聊了起來,擅於收藏整理的毅峰總是能在聊到某本作品或者模型時,立刻從井然有序的收納中翻出來讓人一飽眼福。

毅峰收集的眾多模型

毅峰(以下簡稱毅):這些是我過去製作的模型原型,這個是以永井豪的作品《惡魔人》為藍本雕塑的未完成品,還有一對翅膀還沒做完,到後來一直很忙就放置到現在了,我也有做過很多自己創作的人物模型。雖然這些模型的原型都是用陶土做的,所以只要溫度夠冷就不會變形,就算是在台灣的夏天,也只要放置在陰涼處,稍微注意一下就都沒有問題的。

龔爰(以下簡稱龔):哇!這些我也沒看過,我也要拍下來紀念!你怎麼不考慮跟 7-11 談合作啊?你應該考慮一下作成扭蛋類的模型。

毅:過去我曾經有跟 7-11 合作過,像是「小丸子同樂會」裡面有隱藏版的跳芭蕾舞的小丸子、還有史努比的環遊台灣系列的幾個原型也是我做的。整個流程包括了製作原型,還要上樣色給他們看。

  從五、六年前退伍後,就因為工作上的需要所以開始學作模型,然後就和台灣角川出版社合作,把自己設計的人物作成盒裝版與書籍一起出售,這種方式在日本算是蠻常見的,但在台灣就比較不常見了。因為量真的不多,搞到最後我自己也只留了三種類中的一個,沒有全套啊!

毅:不過說到模型,就要提一下龔爰他們的團體「SOOO」了,我有幫你收你們的另一套東西,你看我都幫你收好好的(笑)!

龔:啊、真的!這隻叫做「RAY」,這個是特別版的限定產品,其實我是算從事多媒體設計方面的工作,像是一些電腦上的包裝、後製,譬如像是製作一段動畫,去講一個作品的故事。

毅峰親手雕製的模型原型「SOOO」出品的「RAY」

  我所屬的創意團體「SOOO」比較偏向裝置藝術的創作,我們在台北的當代美術館也有展出。過去幾年在台灣剛好舉辦了「火腿展(HAM GERRY)」,會有很多創作人聚集在那裡,我們在那裡就有展出這個作品。東區有家叫「pixie」,那時候開幕也是邀請我們去展出,那時候也是以這隻「Ray」用它當作主題,做成會場的整個佈置,其中也包括了「Ray」的動畫製作和播映。

  而製作的動畫長度也不一定,像是介紹「Ray」這個角色的動畫大概製作了一個禮拜左右,成品是 40 幾秒、不到一分鐘的動畫。通常我們會一起討論劇本,以角色的設定為主去想像,同樣以「Ray」來說,在設定中他是我們「SOOO」工廠中的廠長,其他旁邊的小東西就是在工廠中搗蛋的壞角色,所以可以說先有這些設定和實體出來後,才會有動畫的誕生。

毅:在他們在那家店展出之後,其實就接著是我的塔羅牌在那裡展出,所以其實我們之間多少都有交錯而過,但一直都不認識。直到 2006 年 11 月左右,我們都剛好跟許多當代藝術家、燈光藝術家等人一同參加了個聯展,就在當晚的飯局上恰巧坐在隔壁的兩個人就聊開了。

Q. 為何會有製作 3D 立體書的想法?

毅:很多年前就想過若將平面設計運用 3D 的呈現方式,應該就能讓喜愛我作品的朋友們更能身歷其境、且完全沒有進入門檻的感受到立體空間設計的震撼。直到認識龔爰後發現他的理念跟我相近,所以才正式開始進行這項計畫。

  其實《白日夢》的故事很簡單,就是一個角色跳到我的故事裡面幫我追回我的筆,比較特別的是作品中現實的立體影像是 2D 的平面景象,在書中的世界反而是 3D 的立體效果。
龔:以前常見的 3D 立體書,都要練錫用特殊的方式和技巧才能看出那種效果,很多人因為太困難而放棄了體驗,真的很可惜。

Q. 這部作品在創作時的難題是?

毅:真的遇到很多障礙,一開始也還滿擔心大家不太能接受 3D 的作品。原預定是大約 20 頁左右可以完結的故事,到後來製作的途中發現必須加一些橋段,把整個故事講述的更完整。因為故事本身沒有對白,所以必須補足畫面,讓讀者看的更順暢。不過通常一開始都不太會去看劇情,會先體驗過立體效果之後才去注意劇情的走向。仔細看的畫圖中也藏了很多小秘密喔,像是我的自畫像塗鴉啦、自己的作品等都藏在圖中。

龔:以往一直都是創作多媒體的3D作品,近期最新是幫日立電器做一個3D的電錶人。這次《白日夢》平面作品是第一次,花費我們近一年半的時間。

毅:我們運用傳統立體攝影的方式,只是必須突破很多視覺和視野上的技術障礙。於是我們研究出一種方式,用電腦運算出不對稱的 3D 大小以及比例縮放。

龔:光是花在實驗的部份就花了很多的時間,前後大概換了 7、8 種方式,不斷的失敗和修正。也從一開始兩個多月做一張作品,到後期的三、四天做一張。我們在製作之前會先討論空間結構,然後由毅峰負責畫插畫、我則負責建模,各自所需的時間大約都是 3 至 4 天,所以剛好可以運用接力的方式不斷的接下去做。

毅:我們也到了工廠去現場拍攝了紀錄片,而紀錄片中的配樂則是由台灣的「閃靈樂團」的前鍵盤手擔綱,閃靈他們說很欣賞我的作品,所以我也曾在 2005 年的時候幫他們繪製過海報。在書本製作時必須不斷的和工廠人員溝通,據說工廠老闆也問說,是不是又是那個喜歡開奇怪版的作家啊?(笑)

  還記得某報社記者問我,這個有辦法刊在報紙上變立體的嗎?我說,要是有辦法的話我就不用花這麼多精力去做嘗試了啦!(激動)

龔:所以我們頂多只能在網頁上,運用動畫的效果跟大家解釋會怎麼變成立體的。

毅:而且也因為我們家祖孫三代都很喜歡這種 3D 立體的東西,所以我在製作時後完全不敢跟家裡說,怕萬一說了確沒成功他們會很失望,還好後來成功了,當然爺爺和爸爸都開心的不得了。

龔爰與毅峰《白日夢》紀伊國屋座談會《白日夢》紀伊國屋座談會

Q. 兩人在經過這次的合作後,相互之間發現、學習到什麼呢?

毅:因為龔爰對於電腦軟體的應用很強,他會的軟體真的很多,無論是剪接、音效、後製等都是跟他學習的。

龔:選對軟體就可以節省很多時間喔!我從學生的時候就開始學了,雖然我的個性一直還算蠻隨性的,覺得OK、沒什麼太大問題就好。但是高中時我們要分組做作業,當時我負責 3D 的部份,但擔任剪接的同學個性真的很不負責,到最後整個人就消失了,所以我就氣到決定自己學剪接。後來也是在一些機遇下,很多東西就這樣自己去摸索和學習出來。

毅:其實我每個作品都希望把當時所看到、學到的完全展現出來,也希望每次的作品都能比之前的更有所突破,同時也是創作路上的紀錄點。這樣也比較不會是出為了工作而工作。我個性比較龜毛一點,所以也常常對於成品會一再的去講究。

龔:被毅峰影響,我現在的東西也變的比較細膩,之前可能都想說還 OK 就好,不會太去講究。畢竟我的東西比較偏向美式的簡單風格,而現在就會發現某些地方可以在更好一些,就更下工夫去修正、處理。

毅:但至少當初盡了努力,創作者最糟糕的話就是覺得自己沒問題了

龔:其實白日夢書剛出來的時候每天都在看啊!還好目前沒有看出有什麼大問題。

Q. 請兩位談談各自在創作路上的經驗吧?

龔:我唸高中的時候還沒有多少人在用電腦,當時也有去學校附近的電腦補習班上課,才知道原來有 3D 動畫這種東西,加上看到《侏儸紀公園》的播映被嚇到,覺得實在是太震撼了!那時候原本也是想當漫畫家的我,就這樣跳槽到製作 3D 動畫來了。

  高中畢業時全年級也只有我們這組做動畫,DOS 時代的 3D 軟體我也摸過,那時候皮克斯動畫公司就開始製作 3D 動畫了。那時候在 WINDOWS95 下製作,一個人抱螢幕一個人抱主機去給老師看我們的成果,硬碟還只有 2 G、沒有網路,不過聽說從我們下一屆開始就比較多人製作電腦動畫的樣子。

  自從我學到 3D 動畫後,在家每天就是不停的練習,因為是真的很有興趣所以才會不斷的去碰,常常不知不覺間就天亮了。

龔爰的作品

毅:我是從高中開始就對漫畫有興趣,高中開始就會逼自己一天要畫10到20張的作品,三年下來就累積了上千張的作品,而且到現在都還有留著,也會不斷發現自己不對地方。啊、這些放在外面的是我挑過還能看的啦!

  高中畢業當時有報考元智大學,但是我只有術科是幾乎滿分,其他像是數學的成績還是負分,理所當然就考不上。那時有想過要當漫畫家鄭問的助手,所以也有去拜訪過他,他還問我能不能給他其中一張素描,因為他很喜歡,於是就這樣 A 走了我的素描(笑)。不過當時也有間遊戲公司問我願不願意去那邊上班,後來就決定先去那邊上班了。

  後來所以也想要在當兵前要有些工作經歷,所以受出版社的邀約,在雜誌裡的專欄做了一系列的繪圖教學,雖然那時候我的電腦繪圖也不是很強,但基本上就是運用一些西畫的概念去講解。

龔:說到那本書我也有買!其實我也會買這種教學的書,不過說實話看到 2D 的章節我就會自動跳過,何況當時也沒想到會認識你啊(大笑)。

毅:當時本來是要做一本我的教學書,不過實在是太沒有知名度了,所以也找了陳淑芬等具有相當名氣的人共同執筆。

  而第一次完全屬於自己的畫展是在製作塔羅那本書時,就是在東區的 pisx 舉辦,現在想想當時的自己實在是太猛了。剛離開公司的自己身上沒什麼錢,又花了 7、8 個月的時間把 78 張圖全部畫出來,因為很想把所有的作品都展示出來,又不可能把全部的作品表框。所以我就自己騎著小50到資源回收廠去撿大木板,自己鋸木頭、上漆、去沖洗店放大印刷作品,再把作品放上去,結果也很滿意而且感覺很開心!

星夜夢貘塔羅牌-太陽毅峰在台北PIXIE的個人展

  更早之前其實我們都有參加過第一屆在京華城舉辦的玩具大展,主辦單位邀請我去幫活動製作模型,那時候我還在當兵,但是卻要先簽約,當時還不會作模型的我沒想太多就答應了半年之後必須參展的約定。退伍後身上靠著僅有的兩千元就撐了過來,還好後來找到一家玩具公司,去那邊學習如何雕模、翻模,然後跟朋友合作出資在新莊弄了個工廠、買了翻模器具,自己開始作模型。半年之間從完全不會作模型到參展,後來覺得不能一直這樣下去,所以就自己跳出來開始畫插畫。

  後來出版的《背叛童話》和《危險童話》是分別以東西方的童話為出發點的畫冊,譬如像是這張以《西遊記》為主題的作品中,悟空的觔斗雲就成了腳下的滑板、三藏身上則是掛了一個如來佛的吊飾等,用很現代的、全新的思維去詮釋。

《危險童話》-西遊記《危險童話》-綠野仙蹤毅峰作品

Q. 想要創作動畫和插畫這個行業的人,分別需要什麼條件?

毅:天份吧,我覺得天份真的很重要,說努力就會成功其實真的太夢幻了,還有就是一定要有興趣囉。而我身邊有很多朋友是從事純藝術創作,比起我們,我覺得那些朋友更辛苦。因為在台灣有太多人是從事這個行業,除非真的有名氣,否則有很多人堅持不下去就改行了,要堅持下去得要先經過重重的考驗。就像很多人雖然喜歡歸喜歡,但是當變成工作之後他就不喜歡了,因為會有壓力和生活、經濟上的壓力存在。

Q. 創意源自何處?靈感枯竭的時候會怎麼辦呢?

龔:這次合作的部份,主要大概是源自小時候爸爸帶回家的國外3D書。而就單純創作的經驗來說,像是坐捷運的時候,我會去觀察很多的人物,和一些很細微的小事情。沒有靈感的時候可能去洗個澡、做點其他的事情轉移注意力,然後就會有想法了,另外至少到目前為止都有辦法解決的。

毅:我認為這也是屬於專業的部份,每個人多少都會遇到瓶頸,但若真的是從事這行,就不會讓自己退到死胡同去。當自己快到底線的時候一定會知道,此時就得去讓自己去吸收新的東西才能去發揮了。

Q. 創作路上影響兩位最深的是什麼呢?

毅:如果說人物的話,應該就是漫畫家鄭問吧,我很喜歡鄭問。不過學齡時期理所當然的會去參考大家的作品,到了現在當自己真正在創作時,反而不會找相同性質的創作人觀察,畢竟他人的作品其實會在無形之中左右自己的創作,而這對於一個創作者來說具有相當的危險性。所以現在我喜歡的多半則像是建築家的安藤忠雄、伊東豐雄等人,我有些作品中就出現了類似他們水泥風格的建築。

龔:嗯…除了當年帶給我震撼的《侏儸紀公園》之外,應該就是皮克斯動畫了。他們出品的動畫都「很活」,彷彿是真的有生命般的真實。不過,我盡量也不讓自己去模仿太多樣化的東西,一方面和毅峰一樣也是怕被影響到,不過就單純的欣賞來說的話,涉獵的東西就很廣泛了。

Q. 對於未來的展望是?具體來說有沒有什麼目標呢?

毅:我們之後還會合作 3D 動畫的部份,而我個人的話目前手邊正在進行的是椅子設計的純工業設計作品,將搭配商業攝影、創意廣告等各種面向的呈現,會介紹我設計的上百張椅子,從居家、沙發、裝置藝術、情趣性質的也有。而日前我也獲選了富邦銀行的藝術家贊助活動,將在 3 月前往日本,參加村上隆主辦的藝術展「GESAI」。至於未來展望,我只能說我從大家的支持中得到了更多的動力,今後也請大家多指教。

龔:我的話就是正在幫樂團「Tizzy Bac」製作將於今年發行的專輯 MV,都還是在初稿的部份,那首歌和超人有很大的關係,叫做「如果看的見地獄我就不怕魔鬼」。而這次也是很開心有機會能與毅峰合作,當然也包括了未來正在討論的部分,希望可以有不錯的成果。

相關新聞

松本泉、村田蓮爾、VOFAN 等 17 位台日作者聯展本週五台北登場

GNN新聞 動漫畫

留言(39)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