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09-07-11 15:12

因為是興趣才能持續燃燒熱血 專訪夫妻檔漫畫家 鮭魚仔&小鯊龍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作有《檳榔特攻隊》、《血黑犬》等少年漫畫作品的雙人漫畫家組合 鮭魚仔&小鯊龍,他們的組合「Babu Studio」從學生時代成立至今已過了十幾年,同樣都在國外念書的他們也從「情侶檔漫畫家」升格成為了「夫妻檔漫畫家」。

  目前正在漫畫雜誌月刊持續連載中的他們,其實都在網頁設計公司擁有一份正職工作,這種兼職的方式更讓他們對於「畫漫畫」這件事有了更大的堅持和持續不斷的熱血。採訪當天挺著大肚子的小鯊龍依舊活力十足,笑著說肚子裡不是小小鯊龍就是小鮭魚仔。

  活潑的小鯊龍和相較之下顯得比較安靜的鮭魚仔成了蠻大的對比,而小鯊龍也可以說是 Babu Studio 的發言人,爽朗的笑聲令人覺得他們真的覺得畫漫畫是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以下就讓巴哈姆特 GNN 帶領讀者們來一探這對兼職漫畫家組合是如何創作(以下訪談內容小鯊龍簡稱「小」、鮭魚仔簡稱「鮭」)。

《血黑犬》《檳榔特攻隊》

◆ 攜手創作的起點 兩個人的 Babu Studio

Q. 成立「Babu Studio」,還有開始合作的契機是什麼?在創作上是如何進行分工?

小:其實我們在國中時期就認識了,所以至今算算大概也認識十幾年了。一般來說雖然學校裡有很多人都會塗鴉,但是他(指鮭魚仔)是拿美術教室裡類似 G 筆尖的用具在畫漫畫,所以久而久之就會注意到。還有…就是因為覺得他長的蠻帥的所以就跑去搭訕囉!(眾人大笑)

鮭:那時候好像是希望 16 歲之前可以得個什麼獎,又有著兩個人合作速度應該會比較快的單純想法,所以就開始合作。加上當時的我覺得自己「講故事的能力」很差,大多都是畫給自己開心的東西,那時候的我真的畫很多打打殺殺的東西,也不知道為了什麼打、有什麼理由要殺,所以其它人當然也無法理解我想要表達什麼。

鮭魚仔(左)與小鯊龍(右)

小:所以從那時到現在「畫」的主筆是鮭魚仔,因為我算是比較細心,除了少年漫畫之外也喜歡看少女漫畫,也比較會去想有的沒有的劇情。而鮭魚仔則是喜歡不太需要花太多腦力的少年漫畫,他就是很單純的喜歡畫打鬥的動作畫面。

鮭:那種打鬥的畫面真的會讓人發自內心的熱血起來喔!

小:我們大概在高一的時候就投稿了東立新人獎,當然那時候就落選了。第一次、第二次投稿都沒有成功,不過現在回去看在真正得獎之前的作品,會覺得一點也不有趣,看起來像是作者自己在自 High 的作品,讀起來不順也不知道是在講什麼東西,所以沒有得獎真的也是理所當然。

  像我們帶來的這部作品《KOA in LaLaLand》,畫好之後有先拿給朋友看,朋友也當場就覺得很有趣的笑了,身為一個作者可以看到讀者對於作品有預期中的反應真的是非常開心。所以這部作品有點像是轉捩點,能讓人引起共鳴、覺得有趣的漫畫才是我們想要的。

讓鮭魚仔與小鯊龍首次找到方向的作品《KOA in LaLaLand》

Q. 可以談談首次投稿的作品《KOA in LaLaLand》嗎?

小:這部作品裡面我們把人類的靈感來源設定在一個不同的世界中,那裡充滿著各式各樣的靈感,而女主角為了拯救逃避現實躲入那個世界的爸爸,在裡面經歷了一場大冒險。應該可以說是充滿了親情和搞笑的一部作品。

  笑料的點其實蠻辛苦 尤其當原本想到的梗你自己重複的畫過、看過十幾二十次之後,早就覺得失去新鮮感了。而且編輯常常都是面無表情的在看稿子,真的超有壓力、超緊張的。

鮭:但是到了最後,面無表情的編輯面不帶笑地默默冒出一句「嗯、好笑」,那種情況下真是哭笑不得啊!

充滿了笑點和奇怪角色豋場的《KOA in LaLaLand》左方的敵人是由大便集合起來的大便人,打倒他的唯一方式是將它丟入右方的巨大馬桶中

小:回到台灣之後,我們也有機會認識更多漫畫家朋友,也因此有了更多的交流管道,所以就越來越確定我們想要畫的作品方向是什麼類型。

Q. 後來出道不用 Babu Studio,卻使用 鮭魚仔&小鯊龍 的理由是?

小:我們的編輯說台灣人看不懂英文,或者應該說,中文比較好讓大家記住(笑)。但我們想了想,如果不叫 Babu Studio、改稱「叭噗工坊」好像又哪裡不太對,於是就在很緊急的狀況下…

鮭:哈哈、所以偷偷的有點後悔也不一定。原本我有個筆名是用「SAKANA」,在日文中有魚的意思,當下想到要不然就用我喜歡的鮭魚好了。萬一那那時候忽然想吃鰻魚的話,搞不好現在就是叫鰻魚仔了?

小:我的話是因為原本就有在使用的一個筆名是「SHALOM」,所以有人就會叫我「沙龍」,但我覺得殺氣不夠、用「殺」這個字好像又有點太猛,所以就選了「鯊」這個字囉。

  還有,我們常常被寫成「小鱉龍」和「鮭魚子」,也常被互相調換性別,大概是名字給人的感覺,很多讀者以為小鯊龍是男生、而鮭魚仔是女生,不過現在都有偷偷在名字下面加了 Babu Studio 的字樣了。不過現在要換名字好像也太晚了,大概頂多只能兩個人互換吧(大笑)!

◆ 屬於 Babu 流派的漫畫創作 台式英語也可以通

Q. 是否嘗試過個人獨力的創作?個人創作和合作畫漫畫的差別在哪裡?

小:很久之前有流行交筆友、同人誌之類的都有參與過。至於個人創作和友人合作最大的差別嘛,大概是是兩個人比較…可以吵架嗎(笑)?講正經的,應該是說比較可以看到彼此的優缺點。

鮭:這樣可以當彼此的編輯。

小:特別是在故事的劇情上,常常自己覺得應該是 OK 了,對方看完卻覺得「這是什麼鬼東西啊?!」可以互相提出邏輯上的問題、漏洞,簡單來說就是可以互補。雖然剛開始合作的時候吵得很嚴重,但現在比較就不會。現在的情況是如果對方(指鮭魚仔)很堅持己見,我就會覺得就不想跟他爭了,但過了幾分鐘之後,他就拿著改好的稿子過來,我問他你不是不想改?

鮭:可是、感覺上改了好像又比較好嘛!

Q. 鮭魚仔從幼稚園就在國外長大、而小鯊龍則是國小畢業就出國念書,照理來說你們最熟悉的語言應該不是中文,那麼平常在討論創作時是什麼情況呢?

小:說實在,我一直對於自己的國文程度有點自卑,覺得很多用字遣詞的地方都會卡住。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習慣的語言是英文,所以在創作時的分鏡、草稿中的對話很多都是使用英文,現在的我們甚至已經進化到可以用英文去寫亞洲式的漫畫對白。

鮭:譬如說,給我記住,就會寫成…

小:Give me remember!!(眾人大笑)

仔細一看《血黑犬》分鏡稿中的台詞都是橫寫的英文,頗有美式漫畫的風味

鮭:用台灣人懂的、或者說只有台灣人才能懂的英文去寫,這樣編輯也比較好理解,當然,通常我們也會跟編輯一格一格去解釋分鏡。

小:平常我們都會用英文、中文和日文一起討論,有時候還會用到大家也很熟悉的「YAMETE(註:やめて,日文中不要、停止的意思)」等等的用語(笑),所以日子久了,英文就越來越不好。

鮭:都變成台式英文了,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笑)。

Q. 最喜歡的漫畫、或者印象最深刻的漫畫是什麼作品?

小:首先就是小時候買乖乖裡面都有附的《小叮噹(哆啦A夢)》嘛!至於最喜歡的就是《怪醫黑傑克》,第一次看的時候好像才國小一、二年級吧,那時候一些親戚的姊姊就帶我去租書店,看的還是很薄的那種小書,雖然《怪醫黑傑克》裡很多專業的術語都不懂,大概有一半以上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但就是覺得他很有趣、很好看。

鮭:最喜歡的是《銃夢》,作品裡有很多想法對當時來講是其他的漫畫中看不到的,雖然講的很艱澀但是卻很容易理解,在那個時候的世界觀設定也是很奇特的存在。

小:雖然我們都是念到大學畢業之後才回台灣,但中間不時的也會在台灣「採購」大量的漫畫,也會請回台灣的朋友幫我們帶漫畫還有漫畫月刊,每次都是一大箱一大箱的在帶。

Q. 你們有尊敬、或者喜歡的漫畫家嗎?

鮭:首先就是《銃夢》的作者木城幸人囉,這個剛剛有提過了。

小:接下來就是大幕維人、久保帶人…怎麼都是人(笑),然後還有荒川弘。大幕維人的畫很漂亮…我想有人(看向鮭魚仔)要補充,他畫的胸部也很漂亮,又有打鬥畫面。他的武打場面也很創新,一開始被他影響很大,尤其是《天上天下》剛出來的那陣子。

  久保帶人則是我們看過會把設計跟漫畫結合在一起的漫畫家,那個時期幾乎可以說是沒有這種東西,所以也影響了我們把一些東西帶入漫畫中。像我們的作品內和封面都放入了一些設計的元素,例如我們自己設計的 LOGO、圖騰等。

背景的壓花圖案還有內頁的圖騰等都是設計的元素

鮭:而且他的台詞雖然簡短但卻都很有魄力。

小:荒川弘的話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鋼之鍊金術師》,這部作品的舞台架構真的很龐大,但是他講得讓人很容易看懂。或許有些人會覺得他的分鏡較為死板,但是我們覺得在閱讀上會很輕鬆、沒有什麼壓力,該有魄力的地方又會讓人覺得很震撼,很喜歡他處理畫面的方式。

  至於少女漫畫家的部分的話比較久以前的就像是《尼羅河女兒》,到現在都還沒結尾(笑),最近比較有在勤勞在看的則是《華麗的挑戰》。

鮭:我偶爾也會翻一下少女漫畫啦,因為我們的讀者不全然是男生,所以也會放一些比較女性的元素進去將他們融合。像是氣氛的處理,還有偶爾畫面會忽然帶入少女漫畫式的網點。

◆ 畫漫畫是他們永遠的興趣 還是兼職比較好

Q. 同時從事網頁公司的正職和兼職漫畫家的時間如何分配?

小:我們都是在同一間公司上班,工作是以接案子設計活動網站、BANNER 為主,我們只要把當天分配下來的工作量作完,其它的時間就可以自由運用。因為老板是認識很久的朋友,所以真的非常照顧我們,派給我們兩個一間獨立的工作室,除了公司上班要用的電腦以外,旁邊其實都是畫漫畫要用的東西(大笑)。

  學生時代鮭魚仔是學廣告設計,和漫畫比較算扯得上關係。但是我學的資訊科技基本上就是很乏味的程式設計,讀完之後不知道學了什麼、也不知道畢業之後要幹嘛。很多事情是進了現在這間網路公司之後才開始學的,當初以為學資訊科技可以去做電玩,上課了上一年多問老師做遊戲是用什麼寫的,老師居然說他不知道,才發現原來被騙了!當時感覺做遊戲比較有發展性,但是開始畫漫畫之後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是漫畫。

在公司中屬於兩個人的獨立空間公司的工作區域在家中兩人的工作房

Q. 是否有考慮過要成為全職的漫畫家呢?

鮭:當成興趣的話比較容易保有那種熱血的感覺,因為平常還有更討厭的正職工作在旁邊(笑)。

小:在網頁設計師的工作上,我們必須去面對客戶,所以很多事情都要看人臉色,所以相較之下真的覺得畫漫畫幸福多了。上班遇到再討厭的事情都可以在畫漫畫的時候忘記,而畫漫畫也變成我們一天之中的一種休閒和解脫。

鮭:如果變成工作可能就會討厭畫漫畫囉!所以可以一直這樣持續下去的話真的很棒,如果只是一直在畫漫畫的話,我覺得接觸事物的層面和範圍反倒會變得比較狹隘。舉個例子來說,因為我們平常有接觸設計類的東西,所以才能相輔相成的應用在作品中。

Q. 除了正職和畫漫畫以外的時間最常做什麼休閒活動?

鮭:我的話就是打電動,最近常在玩的是《快打旋風 4》。

小:我們也很喜歡看電影,還有美式影集。美式影集很厲害的地方在,它總是能在幾十分鐘內講完一個故事,有時候甚至會把疑問收起來之後、又放出更多的問題,讓人很期待他的發展,那是個很害人的東西,買了一個小盒子回來就無止盡的看下去。

◆ 暢談正式成為漫畫家後的作品們

Q. 第一部作品《檳榔特攻隊》的發想起源是什麼呢?

小:因為住在國外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回到台灣看到許多本土的東西,都會用比較不一樣的角度去觀察,當時鮭魚仔就覺得檳榔西施這個行業很有趣。

鮭:對啊,為什麼可以光明正大的就穿著如此性感的衣裝就在大馬路旁,真的是個很奇特的工作。

小:加上剛好那陣子有不少新聞稱檳榔西施們為「馬路天使」,因為很多車禍、搶劫的目擊證人剛好都是她們,靠著她們向警察的回報偵破了很多案件。所以我們就想,如果能夠將她們畫成正義使者、有一個檳榔西施的集團的話應該會很有趣,然後他又剛好喜歡畫…

鮭:打鬥畫面(眾人大笑)。

小:所以囉,那就用這個當主題來投稿第五屆的東立短篇漫畫賞,投稿時的作品名是《FIGHT! 檳榔特攻隊》,故事很快就構思好了,30 頁左右大概是畫了一個多月完成。

鮭:當時編輯還是說有些地方應該更要有本土味,因為作品中有些招式卻連我們自己也會聯想到《天上天下》之類的作品。

小:經過這部作品我們也學習到,本土不一定要俗,但是可以使用技巧將他們連結在一起。所以到後期也寫出了一些蠻白癡的東西,像什麼「兩粒一萬瓦」的招式名稱之類,算是我們第一個把台灣本土的東西和少年漫畫結合的起點。

《檳榔特攻隊》

Q. 如何從原本單回完結的作品延展成為連載作品?

小:其實這部作品在得獎後我們也沒敢直接去跟出版社提案,總覺得應該再多等個兩三部作品有得獎再說,看我們多俗仔(笑)。不過當時出版社的編輯主動連絡我們,問我們有沒有興趣把他畫成長篇,所以就開始構思,若要畫成長篇漫畫的話光只有檳榔西施的梗好像不是很有力。

  那時候我住蘆洲,每天上班都會經過台北的北門,看著看著就對它產生了興趣,也開始研究北門的歷史,發現還有南門等地方,心中就想著如果這四個門有淵源的話好像還蠻有趣的,所以就把亂七八糟的東西都運用進去了。

Q. 那麼又是什麼原因決定要畫上結尾?

小:一來是覺得畫的差不多了,二來是我們覺得也不能再拖下去了。因為原本是想畫成長篇作品,但很多地方節奏卻又亂掉,導致作品中出現了蠻多漏洞。因此雖然覺得好像有很多還沒講完的,但一方面則是認為或許將他結束,然後開始一部全新的作品是個更好的選擇。

鮭:一些來不及改的缺陷就讓他去了(笑)。因為我們在這部漫畫中學到很多東西,不管是講故事的技巧、或是讓作品中同伴之間的感情建構起來的方式等。

《檳榔特攻隊》的原稿

Q. 正在連載中的《血黑犬》最開始的靈感是從何而來?

小:其實《檳榔特攻隊》還在連載的時候就已經在構思下一部作品的內容了。感覺上殭屍、驅魔好像已經不是新題材,但台灣當下似乎沒有人在畫,加上光只畫這兩個主軸好像沒什麼爆點,某天鮭魚仔就突發奇想的問,黑狗血是不是可以拿來驅魔?因為少女們好像都很喜歡有獸耳的東西,所以想說如果男主角是個半獸人、又擁有黑狗血,好像忽然間就變得很有賣點了。

鮭:我只是單純的覺得可以用血攻擊很帥!

小:同時在想的另外一篇作品內容是跟「划龍舟」有關的,奇幻的划龍舟的世界(大笑),後來覺得好像畫出來不會太有梗,所以就放棄了。至於《血黑犬》,根據目前的進度我想至少會再有三、四本單行本,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更長久,最好是可以畫到被動畫化,那是我們最大的野望!

《血黑犬》

Q. 平均來說每個月的連載狀況是如何?

小:目前每個月連載大概是畫 33 到 35 頁左右,以前有比較拼的時候,大概是 40 到 50 頁
。最猛的是有一次 剛好想講的故事比較長,所以編輯就建議我們一次畫完,結果一路飆到了 70 頁,結果畫了一個半月才畫完。基本上我們不太喜歡拖稿,因為連載就是跟讀者的約定,加上我們又是月刊,一次沒刊登上雜誌的話,下次見到就是兩個月之後,真的有點久。

原稿與正式印刷出版後的不同在原稿繪製完成後是使用電腦來貼網點

Q. 在創作的路上有什麼難忘、或者比較特別的事情?

小:女性讀者比想像中的多,這是令我們比較意外的事情。當初因為我們想畫的更有少年漫畫的感覺,所以在《檳榔特攻隊》結束到開始畫《血黑犬》時,線條不但簡化很多、也變得比較粗曠,因為精細的東西很花時間。但是畫了一陣子後卻發現女性讀者其實也不少,所以也再次的花功夫去雕琢,折衷的結果就是現在大家所看到風格了。

  另一個比較特別的是很多讀者會自己幫我們配對、官方的非官方的組合都有(笑)!也有讀者會問我們的角色設定,因為他們有想要 Cos 這些角色,這點我們也一直很期待喔。

  而通常我們都一定會看讀者的意見,雖然不一定會完全照著他們所說去改,但是有很多非常有參考價值的建議。像現在網路很發達,讀者的反應都可以立即的在部落格上看到,記得《血黑犬》還沒開始連載前有放了一些人物設定在部落格上,就有讀者說:「反派角色怎麼那麼像《驅魔少年》的設定?」可是我們真的沒有參考啊(苦笑)。不過後來在兩方溝通、加上真正開始連載後那位讀者也發現事情不是那樣,接下來很積極的對我們作品提出很多心得和感想,現在已經和那位讀者成了很好的朋友了!

  還有,第一次辦簽名會的時候,有讀者 Cos《檳榔特攻隊》中的角色幫我們站台,第一次看見筆下的角色活生生的呈現在面前,真的很開心,後來他也是跟我們變成好朋友了(笑)。

《血黑犬》的分鏡草稿(中上)、草稿(右)、手繪原稿(左)、正式出版完成(下)

Q. 對於未來有著什麼樣的期許呢?

小:他(鮭魚仔)有說過想要嘗試看看恐怖漫畫,不過我覺得喔…(苦笑)。我們還是蠻喜歡打鬥系列的作品,但還是想多方面嘗試,當然也一直有把腦中新作品的想法寫下來。

鮭:近期的期許,大概就是希望在漫畫博覽會中的簽名會能有很多讀者去,並且希望可以畫出好看且受歡迎的漫畫!

小:如果真的有機會的話,很想看到作品被動畫化,這大概是目前最大的野望了。還有,常常有很多廣告會打著「國人漫畫家」,那種感覺就是有保障名額的樣子,好像不被這兩個字包著就不行,希望我們能畫出能讓大家忘記「國人」這兩個字的包裝、單純覺得是部好漫畫的作品,這樣的話就真的太棒了!

相關新聞

國產遊戲《記憶追尋者》與國人漫畫《血黑犬》深度結合打造特別劇情

GNN新聞 手機

【TiCA13】《狼的孩子雨和雪》細田守、《血黑犬》漫畫家簽名會登場

GNN新聞 動漫畫

《血黑犬》《極樂八仙》聯合簽名會 10 月 1 日高雄登場

GNN新聞 動漫畫

留言(69)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