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10-01-19 19:36

少年漫畫 v.s. 少女漫畫 漫畫家楊承達與李崇萍對談實錄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在漫畫分類中最大宗的兩種類別,就是大家常常都會聽到的「少年漫畫」和「少女漫畫」。這兩個名詞或許在諸位讀者的心中都有一定程度的雛形,但是實際上它們還有什麼其他的相異、或者是相似之處呢?本次巴哈姆特 GNN 特別同時邀請到少年漫畫家 楊承達與少女漫畫家 李崇萍進行對談,帶大家用漫畫家的角度觀看這兩個不同的世界。

  出道已屆十多年的少女漫畫家李崇萍,過去知名的作品包括了《搖滾狂潮》、《天堂城市》、《獨領風騷》等。而作有《俠盜洛迪》、並已經在進行連載新作《魔法絕緣體》的少年漫畫家楊承達,兩人在聊天中熱烈的交流彼此對於少年漫畫和少女漫畫的想法。(李崇萍以下簡稱為「萍」,楊承達以下簡稱為「達」。)

◆ 無關乎類型的漫畫家誕生與創作之路

・首先請兩位老師分享一下你們成為漫畫家的經過。

萍:我大概是在高中那時候的投稿得獎,然後就和出版社簽約,正式進入了這個業界了。其實也沒有特別想過要畫「少女漫畫」,大概從以前一路在畫漫畫、投稿的時候就已經是決定好的,畢竟少年漫畫和少女漫畫這兩個類型真的差距很大。再者,剛要踏入漫畫家這個行業時,其實很單純的覺得投完稿頂多就是投稿的單篇作品被刊登就很開心了,所以接下來聽到要簽約之類的程序就嚇得要死,還怕被騙(笑),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想太多啦。

李崇萍的漫畫作品

達:我的話…正式成為漫畫家應該才兩年左右…所以現在真的蠻有熱情的。在這之前我幾乎沒有正式完稿的作品,大多都是塗鴉式的、不然就是單幅的畫作,基本上可以說是為了比賽所已才完整的畫完了可以稱為作品的東西。

萍:為了拿獎品!

達:不是啦!是熱情、真的是熱情!回憶起來,國中第一次投稿好像是短漫獎,當時也不懂什麼是刮網、沾水筆,投稿的作品還是畫在廣告紙的背面,用鉛筆打稿、用簽字筆上線。後來雖然沒有得獎,但出版社的編輯居然還是回信,跟我講要注意和改進的地方在哪裡,那時候才知道原來畫漫畫有專門的工具。

萍:我也是一畢業之後就進來這個行業,所以剛開始也不知道網點、沾水筆這些東西,甚至在投稿時還是用淡墨塗陰影的(笑)。在正式出道成為漫畫家之後,也自己報名一些民間的漫畫課程,那時候我的老闆就跟我說不需要花錢去學,於是帶我去了漫畫家的工作室。

  記得他帶我去的地方,是東立以前在公司附近設置的少年漫畫家工作室,專門提供給一些南部上來的漫畫家住宿,減輕他們的房租壓力。我就在那裡向漫畫家前輩學習畫圖的技巧,我覺得成為職業漫畫家之後,反而才是真正開始磨鍊自己的時候。

漫畫家楊承達的作品

・若有機會的話,真的很想拜見一下老師們以前的作品。

萍:千萬不要!雖然作品應該都還在,但是那真的生澀到完全不敢拿出來見人。我想那個時候本土漫畫家剛崛起,出版社很願意讓新人漫畫家有機會,只要覺得你有潛力,就覺得可以來試試看。相較之下現在要正式進入業界就比較難,因為當今的資訊如此發達,不管是同人誌還是網路上的技巧教學都隨處可得,所以現在要投稿參賽,要是沒有一定的水準真的就很難獲獎、甚至是成為漫畫家。

達:所以這時候就要默默的把自己的作品收起來…(把自己作品蓋起來)

萍:不會啦!你真的畫得很好!要對自己有信心啦!

・我們知道每一個世代流行的漫畫都不太一樣,那麼在兩位老師學習畫漫畫的時候,各自的啟蒙作品是什麼呢?

萍:小時候看過的漫畫也很多,不過說到啟蒙作品的話…大概是《雙星奇緣》跟《城市獵人》吧!《雙星奇緣》的題材是很多少女在學生時代憧憬的,《城市獵人》的畫風在那時候的少年漫畫中算是非常地精緻,因此對女生也很有吸引力,人物很美型、故事也很好笑。我本身也覺得在我開始投稿參加漫畫比賽的時候,大概就是偏向《城市獵人》的畫風,因此這兩部作品可以說是奠定我畫風基礎的導師吧。

  但是若要追溯到更早之前的畫,就還有像是《尼羅河女兒》,那大概是在我的國小時代,也是一部當時會不斷反複重看的作品,雖然它到現在都還沒有完結篇就是了…。

《雙星奇緣》《城市獵人》《尼羅河女兒》

  比較近期喜歡的作品,大概就是 史澤愛老師的《NANA》、還有 清水鈴子老師的作品,真不知道她腦袋裡面裝了什麼,因為那些題材好像我們也都可以想像的到,但是她在講述人性的部分很深、非常讓人感動。我只能說,前輩們很厲害這件事情是無庸置疑的,而我們會喜歡上一部作品肯定是有觸動自己的部分。

達:我最早喜歡看的大概就是《七龍珠》之類的作品,李崇萍老師剛剛提到的《城市獵人》也是,後來的話就是桂正和老師的《電影少女》,雖然《電影少女》跟我現在作品的風格差很多,但我非常喜愛桂正和老師對於女性呈現的角度以及感覺。

萍:桂正和老師所畫的女生和男生我也都很喜歡,除了有他自己的特色之外,真的就是很漂亮而且有立體感。

達:過去我曾經想要模仿過那種感覺,可是完全抓不到那個味道,莫非是因為我《七龍珠》看太多了?(笑)

萍:可是你的風格也不太像《七龍珠》耶?

達:說的也是(笑),那大概是因為過去每個階段喜歡的東西都不太相同,過程中不斷的變化、學習,最後總合起來就變成現在的風格了吧。

  像有陣子非常喜歡《灌籃高手》,於是畫風就比較偏向寫實,之後愛上了《航海王》畫風就變得有點可愛,不過這些都是還沒有正式成為漫畫家前的事情了。話說回來,最近比較有在看的大概就像是很熱門的《火影忍者》…對了!目前我非常感興趣的作品就是大暮維人老師的《飛輪少年》!

《飛輪少年》《電影少女》

  這部作品畫風和劇情都是自己蠻喜歡路線,所以會去觀察作品的優點,加上也去看了大暮老師在更之前得一些作品,就很明顯的會發現他的變化、成長。具體來說的話,大概就是裡面所表現的速度感和打鬥場面,還有就是少年漫畫比較少去營造的細膩感,大暮老師也都會做出來,這些都是我想去揣摩的東西。

  不過啊,只有一個人單打獨鬥的狀況,就是什麼都要自己來,所以搞不好我刻完這些東西都往生了吧(笑)!

少年漫畫家楊承達(左)與少女漫畫家李崇萍

・要去精雕細琢這麼細緻的東西,如果沒有助手的話應該非常耗時間吧!

萍:真的,普遍來說國人漫畫家都是沒有助手的,我當然也沒有。所以其實常常會使用電腦處理背景的部分,也因此或多或少都減低了手工的細膩感。不過因為只有一個人在作畫,所以可能一張背景就要花掉一整天的時間,再加上年紀也大了(笑),年輕的時候可以花一整天趴在桌子上刻些很精細的東西,但現在不管是對於眼睛的負荷、還是對於體力的考驗,都可能太辛苦了。

達:但對我來說,要是一但角色的角度有改變的話,我就會想要重新把背景畫過,所以常常想著有沒有辦法發明一種背景可以用個十來次的方法…。

萍:之前好像有聽說過,由很多漫畫家共同完成一幅很巨大的背景,然後大家每次可以各自取用不同的部分,譬如說這次用了 1 到 3 的部分,下次可能是 2 到 8 之類的。或許有的人會覺得類似這種方式、還有電腦上網點都是偷工減料,但對於沒有助手的我們來說,這是很大的幫助。

漫畫家楊承達老師的工作室,他表示:「其實不過是硬要求一個房間給我用而已!」

・在創作漫畫時,最容易遇上的問題是什麼?

達:我過去曾經有寫過三篇劇情全部都被打回票,所以我這次就嘗試著將大綱寫得更詳細,也有跟編輯討論、做修改。如果只有一個人單打獨鬥的話,看東西的廣度有限,所以跟編輯合作之後也受益良多,在劇情的安排、分鏡、對白上編輯都幫了我很大的忙。

萍:剛開始成為漫畫家的時候我也是有編輯帶著我一步一步的前進,但從創作《搖滾狂潮》後期開始,出版社就覺得我好像可以自己來了,所以從那時起我就是完全的獨立創作。我本身是不排斥有責任編輯,因為多一個人就多一種思考的方向。

  而沒有編輯跟我討論的狀況有好有壞,好處就是真的很自由,但少了他人給的約束,就會發現自己的積極度明顯的非常不足。因為我本身就過的比較隨興,因此對我來說最辛苦的大概就是安排時間,但其實這樣就很容易就拖稿…。

漫畫家李崇萍老師的工作室

・李崇萍老師在業界創作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是否還會有創作上的瓶頸?

萍:一定還是會有的,最常遇到的問題大概就是不知道要怎麼發展劇情。通常我的方法是找朋友聊天,朋友不見得有看我的漫畫,但我會先向他講解劇情,有點像是在講另一個朋友的故事,然後問他的意見。有時候可能朋友無意間的一句話就點通了我的思緒,總之,自己一個人想破頭真的不太有幫助。

・最喜歡自己作品中的哪個角色呢?

萍:大概是《搖滾狂潮》中的吉他手吧,他的個性讓我很好發揮,雖然不是男主角,但到後期他的角色反而很好延伸,讀者也很喜歡他。其實這類型的男性角色,在少女漫畫中也是一種很典型的男主角,總之就是畫起來蠻得心應手的。

達:上一部作品《俠盜洛迪》的洛迪、和新連載《魔法絕緣體》中的洛克我都很喜歡。當然這兩個角色的個性也很像,簡單來說就是不受道德規範、亦正亦邪的角色,這樣的角色可塑性很高。

萍:通常我們給主角的設定和限制會太多,因此他身上的可能性也就大大地減少,畫到最後就會覺得很無趣。反而是一些剛開始不太去注意的配角,可以在劇情上處理的比較有張力,也可以說是太正直的角色反而沒有什麼魅力。

達:不管是少年漫畫、少女漫畫在角色這方面都是共通的,在戲劇、電影、小說等各種領域都是,有自己風格的人物都會比較受歡迎。

・過去自己有什麼取材的特別經驗嗎?

萍:劇情是國人漫畫家普遍欠缺的部分,但相對來說我們在這方面的專業編輯也比較少。日本的分工非常細,舉例來說,聽說日本《將太的壽司》這部作品,就有許多協助漫畫家的顧問和採訪編輯,大概有五、六個編輯在日本全國各地試吃、取材。像是《棋魂》也找了真正的國手來當顧問,我覺得台灣在這方面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

  不過想起來我自己截至目前為止的題材都還好,如果說能有人介紹我去秀場現場採訪, 當然也會更好,比較困難就是自己沒有這種管道。而搖滾樂的素材也算好找,過去我曾經和編輯一起去過 PUB 取材,當時就有採訪樂團、拍照等。

達:我也是差不多的狀況,我本身目前創作過的兩部作品都比較不需要到取材,一個是小偷、一個是魔王,也不知道是要怎麼取材?或許可以去監獄或警察局,關個兩天稿不好會資訊更豐富也說不定啦(笑)!

  而像是網路遊戲這種題材也比較沒有太多的考究,最近很多插畫家也都有在這方面有相關創作,因此有很多可以參考的東西,對於畫面構圖之類的幫助就蠻大的。

◆ 各有千秋的少年漫畫 vs. 少女漫畫

・關於這次的主題,老師們覺得少年漫畫和少女漫畫最讓自己印像深刻的部分在哪裡?

達:我覺得少女漫畫蠻厲害的,除了基本上劇情的重點不同之外,就是在氣氛的掌控、對白等,都讓我很佩服。像是某些對白在少女漫畫裡的呈現方式,讓我覺得實在是太了不起!

萍:你是指像是「你這個小討厭~」之類的對白嗎?(爆笑)

達:也有也有!像是劇中的女生在對很帥氣的男生告白時,對白框旁邊就會有迷濛的泡泡、甚至還會有光芒,但是卻完全不違和,真的很想問少女漫畫們是怎麼辦到的。

萍:我該說你果然是《尼羅河女兒》和《小甜甜》時代的人嗎?現在的少女漫畫很多都不這樣處理啦!

達:也是啦,不過我最近看到的一些少女漫畫實在是太勁爆了,看到有些我覺得很露骨的場景,內心就不斷的思考這真的是要給「少女」看的嗎?

萍:我知道有很多以前畫純情少女漫畫的作者後來紛紛轉型,作品內容隨著時代越來越進化,讀者和作品本身的口味也都越來越重囉。

達:是從本土劇進化成台灣霹靂火的感覺嗎?

萍:哈哈哈,有點不一樣、不過大致上好像也差不多啦,就是本來是畫很夢幻、很柔性的故事,後來都畫出了很大膽、很讓人震驚的劇情。

  而我個人對於少年漫畫印像深刻的部分,是覺得他們在打鬥的場面處理上真的就強勢很多,像是動作類的場面都非常的精彩,這點在少女漫畫中很多時候都是用過場畫面帶過去的。

兩位漫畫家各自的作品

・楊承達老師曾經看過的少女漫畫有什麼作品呢?

達:我以前一定會看的是《千面女郎(玻璃假面)》啦。

萍:我覺得男生比較少看少女漫畫,但是相對來說女生看少年漫畫的就很多。

達:這是真的,像我老婆都就什麼漫畫都看,但我知道自己的弱點是比較容易受其他作品影響,所以盡量不要看太多與現下正在創作的作品沒有關連性的作品。萬一哪天畫著畫著,筆下的人眼睛越來越大…

萍:裡面還要閃著九大行星的光芒喔!以前我們都虧自己少女漫畫裡面的角色眼睛是小宇宙,小時候都覺得眼睛裡要很多閃光,研究如何在一堆黑色之中畫出這麼多的白點點、一顆眼睛裡面要幾個大珠珠小珠珠、再加上五芒星的型狀。

達:不過少年漫畫在搞笑的時候也會需要這樣的表現手法!

・自己在下筆創作時最難表現的部分是什麼呢?

萍:我好像反而不太擅長畫女孩子,畢竟,少女漫畫家要把男生畫得很帥才是重點啦!

達:少年漫畫家就是要努力的把女孩子畫得很漂亮(大笑)?

萍:簡單來說,有些讀者希望我可以把女孩子畫的再更可愛一點,偏偏我自己比較喜歡成熟、有個性的女性。而在一般的少女市場這種類型就不是主流,這方面大概就是我的弱點,但大眼睛楚楚可憐的女性角色頂多會擔任我作品中的配角,但就算登場了也沒有像讀者想要的那麼道地,對不起,我真的畫不出來啦!

達:我的話目前大概也是想要好好的把作品中的女性角色畫得更漂亮,因為女性的肢體和風采真的是很難呈現,到現在我還是覺得我作品中的女性可愛、美麗的部分依舊非常不足夠。

・那麼自己最注重的部分是在什麼地方呢?

達:我本身注意的東西其實很多,凡舉衣服皺摺、風吹過頭髮的線條流向…。有時候畫到建築物就會開始思考是不要加個窗戶?那要不要窗簾?窗簾要哪種款式的?雕花還是要線綁等,
不過想太多通常害死的是自己…。

  但就大方向來說,大概是「氣勢」和「感覺」,雖然朋友們都說已經覺得我有個人的風格了,但是我在看自己作品時,還是覺得少了什麼。

萍:我的話大概就是「骨架」跟「服裝」吧?但像是在創作「搖滾」和「時尚」兩種不同主題時,重視的東西也不盡相同。就像我們會因為最近看到的東西而受到影響一樣,模特兒的故事就會比較柔軟、人物也會顯得較高瘦纖細、還有俐落感;而搖滾樂主題的故事中,人物線條就會顯得比較硬派。

  有些作者雖然線條很簡單,但就是有他獨特的韻味,每個作者應該都會擁有自己的特色,然後再去發展每部作品不同的氣氛。

達:比起人物,我好像更能夠畫像是龍、怪獸等的生物,朋友也說我畫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比畫人物更漂亮(苦笑),所以在新作品裡面總算可以好好地伸展發揮。通常我會依照腦海中浮現的形象創作,然後才參考相關資料做修改,因為若是先參考資料的話,自己的東西就會消失。

  但是東西一多的時候我應該會瘋掉啦,因為我畫的不像是《神奇寶貝》那種線條簡單的生物,每隻都要細細刻畫的話我也不用連載啦…。 

擅長描繪奇幻類生物的洋承達作品

・少年漫畫和少女漫畫讓自己覺得值得讚嘆的部分?

達:要表達感情的部分,我會馬上拿出少女漫畫參考,先讓自己進入那個情境會比較好創作。
少女漫畫中光是一個想法可以用兩、三頁去呈現,對我而言可能就只有一句話就帶過去。我相信這個去思考、回憶的過程很重要,但是到後來我還是.....放棄啦!或許對我來講真的有難度,這方面還需要更多的學習。

萍:不過少年漫畫來說,像是安達充老師的作品就很細微,感情也就處理得很好呢!

達:對,他的作品很淡卻也充滿了某種情愫,我蠻喜歡那種味道,有時候邊看就會覺得…這就是青春啊!(眾人大笑)

萍:我覺得這跟男女生在先天上的個性不同也有關連,像老師剛剛說的,或許男生就是很直覺式的看到女生第一眼就會覺得「嗯、我喜歡」,但女生可能比較注重在各種心理層面的感覺。

達:看女生的第一眼要看正不正啊!不過喜不喜歡這個問題還是需要相處過後才知道…怎麼扯到這裡來了?總之,目前我作品的劇情還沒有用到自己的感情經驗,但這些都是我想要嘗試的部分。

萍:少女漫畫還是會注重在感情的部分這點是不需要懷疑的,通常是佔了 80% 以上的愛情、親情部分一定是重點,當然作品也是會有勵志和目標性,只是感情的部分是絕對少不了的。

  而感覺少年漫畫通常都會與競賽、格鬥有關。但是讓我覺得很厲害的是,應該是男生先天在在建築、立體感和 3D 透視感的部分擁有很強的優勢,畫面呈現的立體感也不同。若是拿一張相同的建築物照片給男生和女生作畫,最後通常是都男生略勝一籌。

日本漫畫家安達充老師的作品

・一般來說大多還是由男性畫少年漫畫、女性畫少女漫畫,對於能夠畫少女漫畫的男性、還有畫少年漫畫的女性有什麼想法嗎?

萍:嗯…台灣的話就像是高永老師,但他本身就屬於斯文的中性書生型,所以感覺他會喜歡畫少女或許也有原因,沒有很大的意外。

達:不過我是到了高中才知道原來高永老師是男生,當時的感覺只能說很驚訝,光看畫面真的是看不出來作者的性別。

萍:就像看《滾球王》也看不出來唐璦老師是女生囉!不過普遍來說由男性畫少女漫畫的情況就比較少,但是女性畫少年漫畫的狀況比較多,這和男性讀者比較少看少女漫畫這個狀況有相似的情形。

・自己有想過要朝向少年漫畫/少女漫畫的方向發展嗎?

達:我自己是有嘗試過描繪像是少女漫畫那樣比較深刻的情感部分,但是都是以失敗收場。感覺少女漫畫所使用的技巧很多,光是分鏡和格子的畫法就讓我忘塵莫及了。

萍:我自己也這樣覺得,因為我本身的創作在分鏡上也還算簡單,也有看過有一些看過層次超級多的頁面呈現。像是已經把花團錦簇的圖案壓在整頁的背景,上面再覆蓋上一些小配件,接著對話框裡面還要貼網點,總之字要記得包白邊、讓人看的清楚就好,整個畫面很滿,真的很華麗!

萍:不過說回正題,雖然沒有打算要朝少年漫畫發展,但是也還是可以從那塊領域獲得很多經驗的。

達:就像我還是很希望能夠學習少女漫畫,把情感表達的部分更完整的呈現啊。

以李崇萍老師的漫畫作品為例子,裡面出現少年漫畫中不太常會出現的分鏡和網點使用方式

・接下來,不知道是否能請兩位老師互相以對方作品中的一個角色作為範本,以自己的畫風呈現出來呢?

萍:這是考試吧!

達:哇!好難喔這個!

意外在彼此作品中發現都有類似的長髮角色,居然想要藉此蒙混過這題…表示自己筆下也比較少小男孩角色的李崇萍老師繪製楊承達作品中的角色作畫過程中非常在意小細節的楊承達老師所繪製的長髮美男子

◆ 最終還是殊途同歸的少年漫畫 and 少女漫畫

・那麼少年漫畫和少女漫畫有沒有什麼樣的共通點呢?

萍:我想無論是少年漫畫還是少女漫畫,在漫畫家自己穩固了畫風之後,困難的都是劇情部分了。就畫技來說,既然都成為了職業漫畫家,就不太可能有畫不出來的東西,頂多就分成好畫和難畫的。譬如說演唱會的場面中,爆破、打鼓的動態畫面對我來講就有點困難,但是只要願意刻都是刻得出來的。

達:以前都會覺得,少年漫畫就是「打就對了」,但是從自己開始有在畫漫畫、大概是在高中之後就逐漸發現故事性的重要,除了打打殺殺之外,也要放一點內容進去才能呈現完整的作品。

萍:內容其實也跟人物設定有關,我的編輯跟我講過,要給角色們無限的想像空間,不管未來會不會出現在作品中,人物設定越詳細越好,除了外型、身高、生日、血型這種基本資料外,還包括了出生家庭、父母職業、童年回憶…等,任何想得到的細節都要寫下來,因為這些都是造就角色現在性格的原因,也能幫助自己掌握角色特性,加強自己對角色的印象和感情。

達:剛開始會覺得人物設定不是很重要,好像作完主要人物的個性、服裝造型設定就完成了,但其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萍:無論是什麼作品都一樣,「先有人物才會演出故事」。若是同一個角色前後反應不同,就是作者自己沒有掌握到精隨,這樣的狀況很容易就會影響劇情前後的不連貫。

  當然,角色的性格會重複是有可能的,因為通常我們一定會偏以自己喜歡的類型進行創作。可是就算是一樣個性的角色,也會因為故事主軸和身世背景而在表現出來的部分有所不同。

・在過去的讀者建議中,是否有讓自己印像深刻的部分?

萍:很多很多,像是對結局不滿意的、直接表明對我感到失望的…,不過我蠻喜歡看讀者猜測接下來的劇情,有時候我也會從這些地方獲得靈感,有時候也會覺得他們天馬行空的能力真是太有趣了。

達:基本上讀者的回覆都是蠻有幫助的建議,對我來講最嚴重的評語大概會像是「你沒有資格當個漫畫家」之類的,雖然目前還沒有人這樣講過我,但也讓我覺得現在的讀者人真的很好,還是說其實都被編輯們藏起來不讓我看到?(大笑)

萍:我想應該沒有人無聊到不喜歡你還看你的作品,最後還花時間寫回函給你啦!但是比較偏激的留言一定是有的,只能不要太在意這種情緒化的言語。

達:但是不管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批評,我覺得都是很有建設性的東西,因為讀者是真的在告訴我們自己看不到的缺點。像是劇情拖太長、打鬥太多、看得很膩…,雖然他表達的方式都比較直接就是了。

萍:這也是因為讀者們沒辦法用專業的方式告訴我們要怎麼改進,畢竟他們也不是專業的編輯人員,但是他們還是可以指出他們覺得不對勁的地方,這樣就夠了。而且有被批評就表示有人在看你的作品,都沒有人批評就表示根本就沒人理你。

訪問當天剛好遇到洋承達老師與編輯約好要討論劇情的日子(熱血的討論作品中)

・那麼自己曾經、或者未來是否想過要畫什麼不太一樣的題材呢?

萍:目前為止我的題材好像都算蠻固定的,因為我老是覺得光這些就畫不完了!我想有些漫畫家是會什麼題材都畫,觸角非常的廣泛,有些則是比較固定在某個領域,這就要看每個人不同的習慣。我也有想要畫一些中古世紀的題材,因為我的畫風比較洋派一點,所以有朋友問我為什麼不畫中國古代的故事,我就覺得那樣只會看起來像是外國人在穿中國古裝吧(笑)。但是,其實不過現在也有很多架空的古裝,好比說電玩或布袋戲就是自己創作出來的,這部分或許可以列入考量。

達:其實我想到的題材都還是是比較少年、熱血一點的東西,譬如《第一神拳》中「幕之內一步」要當拳王一樣,要在某個領域達到頂點的劇情,算是比較直線式的,簡單來說,果然還是打就對了嗎?!

萍:我以前有想過以「刺青」為題材,感覺會適合以進行單元式的作品,像是每個不同的圖騰代表著不同的意義,刺青師就會和顧客之間所激盪出各種不同的故事。還有就是「衝浪」,我覺得要是男主角如果會衝浪的話應該會很帥氣,但是這可能自己要「下海」體驗囉。

・那麼除了劇情內容以外,是否有給自己什麼樣的目標呢?

萍:其實就像我自己看別人的作品會感動一樣,曾經也有讀者跟我說他看了我的作品之後很感動,但我本身卻覺得自己的作品還不夠深入,很想要也畫出那種觸動人心的作品。所以,想起來搞不好我現在把男主角設定如此悲慘,就想要讓自己光是想劇情就想到哭(大笑)。

達:我的話好像沒有太明確的目標,不過我都會給自己的階段性任務,這些任務通常不會太難達成,但是還是需要一一去克服它們,希望每次都有所進步,我也相信這樣累積起來就會可觀。

萍:我想無論是什麼漫畫,畫面是最開始吸引讀者的要件,所以必須要先把畫技練到純熟,再花工夫去經營劇情、氛圍和小細節的部分。

兩位漫畫家贈與巴哈姆特的簽名

・最後,有什麼話想要對讀者和希望朝向漫畫家發展的後進們說的?

萍:當然就是要感謝一路支持我的讀者們!還有,對於想要成為漫畫家的人,我覺得要是有覺得自己有熱情、有天份就可以來嘗試看看,不過要懂得衡量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本事這點,也是非常重要的。

達:畫漫畫真的需要熱情,我想技術只要肯用心學其實都學得會,是時間的長短問題。而且其實每個人的經歷都不同,我也不太知道究竟要怎麼給意見,不過總之,就像是少年漫畫中常有的對白,要對自己的夢想努力不懈、貫徹始終或許就是重點吧!

相關新聞

【漫博 17】東立國人漫畫家 李崇萍《非愛宣言》簽名會登場

GNN新聞 動漫畫

東立線上 BL 雜誌「Touch+」腐女子♥甜點趴踢 漫畫家與讀者的近距離交流及專訪

GNN新聞 動漫畫

【TiCA14】《THE ONE 獨領風騷》漫畫家 李崇萍簽名會貼心贈送手繪 Q 版馬卡龍

GNN新聞 動漫畫

留言(47)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