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10-01-22 22:22

天野喜孝暢談創作經驗座談會全記錄 個展「英雄!?」本日揭幕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知名日本繪師 天野喜孝自即日起至 3 月 7 日(週日)於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辦個展「英雄!?」,同時也將於今日下午親臨開幕記者會與座談會。

  本次展覽中的主題作品之一《天界(Deva Loka)》系列原名是來自印度文中「梵天」的意思,而梵天代表了世間萬物的緣起,畫作本身也表現出宇宙誕生、爆發瞬間的感覺,冒出了各種五顏六色的事物。「一開始還沒有想到,不過後來的《天界》系列作品我想到以『顏色』去區分不同畫作的表現方式,所以才有現在大家看到的紅色、藍色、紫色…等作品。對我而言最初的這幅作品更代表了我從開始進入創作領域後的所有累積,所以在這幅作品裡面大家可以試著找到很多似曾相識的角色喔!」天野喜孝說。

  本次除了《天界》系列之外,更以一幅《科學小飛俠》的畫作當成展覽的主視覺圖,天野喜孝表示:「該畫作是某次在國外開展的時候,我在地下停車場完成的。畫中的人有點像是從後面被叫住所以回頭的感覺。大概因為是在國外所以整個人都放鬆了,也才畫得出來這種眼神和沒有防備的姿態,若是在日本國內的話我覺得一定畫不出來的!」

《天界》

  「至於《糖果女孩》,我只是因為想要畫個可愛的女生所以就畫出來了,很可愛吧(笑)!而往後或許也會出現她的戀人、描繪她生活週遭事物的作品出現。」

  緊接著在開幕記者會之後,便是由天野喜孝和台灣知名的動漫研究者 難攻博士共同進行的座談會時間,以下座談會整理內容中,天野喜孝簡稱為「天」,而難攻博士則簡稱為「難」。

天野喜孝與科學小飛俠的畫作合影《糖果女孩》

難:我自己本身認識天野老師的經過是先被《太空戰士》吸引,繼而去尋找角色設定師的資料,然後才發現原來小時候看的《科學小飛俠》也是出自於天野老師之手。而從動畫《科學小飛俠》到電玩遊戲《太空戰士》、再到現在純藝術創作的《天界》,感覺上很像是可以區分天野老師創作的幾個大分水嶺,不知道老師自己有什麼樣的想法?

天:首先對於有這麼多人知道《科學小飛俠》這點依舊讓我十分的驚喜。其實我並沒有特別去區分這些領域,只是我常常會在一個領域創作久了,就會想要找尋自己有興趣的新事物,如此的不停地循環,只是剛好我參與、創作的這些作品都受到大家的喜愛,如此罷了。

天野喜孝與難攻博士(右)

難:感覺上天野老師雖然畫風一直都在改變,加上如果接下了像是插畫、人物設定的工作,就會被要求修改自己的創作。但其實裡面有些東西,像是能量、還有一些氛圍…之類的東西卻都還能夠保持不變,我覺得這真的是件很困難的事情,請問天野老師是如何辦到的?

天:其實就好比是我最近在畫《科學小飛俠》的角色,畫出來的感覺也和多年前完全不同,應該可以說是「21 世紀的科學小飛俠」吧(笑)!

  怎麼說呢,就像長大了以後回去看小時候記憶中的某處,就算現實上沒有任何的變化,多少也會和記憶中的有所出入,因為人長大了,所以看到的東西就變小了。記憶這種東西是不斷的在被更新的,所以在我腦中的創意也是會不斷和新的資訊結合、然後重新組合後呈現出來。

  而關於自我風格的部分,在接受動畫角色設定的時候,我會盡可能的將角色簡單化。畢竟動畫不是只有角色設定師一個人創作,還有很多其他人會來繪製同樣的角色,所以此時盡量將角色簡化到任何人都可以容易的畫出來是最好的。另一方面而言,其實越簡單的線條就越能凸顯出角色的個性喔!

  總而言之,在接下別人委託的工作時就要徹底的去除自己的色彩,而在其他創作時也不能忘記要建立起自己的風格,這兩件事情是分開進行、卻又要同時並存的。

難:也就是必須隨時隨地將自己準備萬全,才不會等機會來了卻沒有任何可以應戰的東西?

天:完全認同你的說法(笑)。而且其實在進行別人委託的工作的時候,雖然自由性會被限制、也有相當的責任在,但因為是你能力範圍內的事情,做起來會比較得心應手。相對的雖然自己在進行創作時非常地自由揮灑,卻也是完全未知的領域,所以真的要說起來搞不好才是更困難的工作吧。

難:可以請教天野老師的創作靈感來源是哪裡嗎?像是電影、音樂之類的?

天:其實我幾乎不看電影的…,基本上我只是不太喜歡去做別人也會做的事情,所以才會想去嘗試一些沒有人做過的創作方式,而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像是風景、動物、小蟲子、任何一種感受都會激發我內心的想法。

難:那麼天野老師在創作的時候有聽什麼音樂嗎?

天:一直都有喔,因為在創作的時候耳朵很閒嘛!但音樂並不會與我的作品有直接的關連性,因為過去我曾經因為聽了很有感覺的音樂,所以創作了一些作品,之後更在雜誌上以此為主題進行連載。後來,當變成「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必須」聽音樂進行創作,就變得很不開心了。我想音樂對於我來說,可能是調節心情、讓我放鬆的功能比較多吧。

展中作品

難:聽起來天野老師比較像是適合自由創作類型的人呢。

天:真要說起來的話,工作真的不是很自由的,所以我比較喜歡能夠自由創作的時間。像是《蔬菜的妖精(N.Y.SALAD)》這部作品,原本就是我的自由創作產物,沒想到後來它居然被集結成書,甚至還推出了 3D 動畫作品,所以讓我感到非常的開心。

難:蔬菜的妖精》這部作品呈現的風格、繪畫筆法和整體氣氛都和天野老師給大家的一般印象不太相同,這之中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嗎?

天:好像沒有什麼很特別的故事耶…,最開始我只是想到或許蔬菜裡面應該會有類似守護者之類的存在,就創造了每種蔬菜的「妖精」,所以這部作品在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故事而只有角色,故事的部分是後來才加上去的。

  如果說和以前的作品不太一樣,我想或許是因為像是《太空戰士》、《吸血鬼獵人 D》等作品中出現的角色都是現實中不存在的,而「蔬菜」是實際上存在的東西,我只要看著他們去想像就好了的關係。


難:我覺得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蔬菜裡看到妖精吧!就算是看到現實中的事物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想像出來這些創意的。還是其實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被社會化的太嚴重,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創意呢?

天:嗯…我想那是因為大家的心靈已經不純淨的關係,如果是小孩子就一定看的到喔(笑)!開玩笑的,其實應該是我自己比較愚蠢吧,所以常常會想這些有的沒有的東西。

難:那天野老師有考慮過使用電腦進行作畫、或者 3D 動畫之類的創作嗎?

天:雖然我的一些作品也有被製作成 3D 動畫,但我自己本身是不太考慮親自上陣,畢竟那個領域已經有專業的工作者了,我只要把我的部分(設定)做好交給他們…然後再去指揮他們修改就好啦(笑)!

  其實我自己知道我可能不太適合在電腦上進行創作,因為電腦這種東西進步的速度非常快,當我好不容易習慣了某個系統之後,可能它早已經又進化了很多代,所以我才放棄了追逐。然而話說回來,電腦其實是個很棒也很方便的工具,有些人可能就很適合使用這類的工具,創作的領域本來就很多樣化,不要給自己設限制、找自己喜歡的創作方式就好了。

熱烈進行中的座談會

難:那麼天野老師今後還有什麼樣正在進行中的計畫嗎?

天:以前幾乎都是接受別人的委託、或者是以合作的方式進行工作。而今後我想要盡量做自己想作的,不過我好像已經在這樣做了就是(笑)。

  像是這次創作的《天界》系列,或許可以利用現在的科技將他變成 3D 動畫、甚至是 1 比 1 的等身 3D 立體化呈現給大家,或許可以加上音樂、故事,將這些原本靜止的畫作變成可以動起來的作品,將原本很小的作品擴展出更多更大的可能性,這些都是我現在想做的。

  還有就是像是壁畫、或者地畫那種類型的大型創作也是我想要嘗試看看的。我曾經在旅遊的時候看過在石窟內的創作,心想著要是我也能有這種機會那會多棒啊!

難:要是台灣有人能提供這種地方給天野老師的話,你會願意嗎?

天:當然!要是有人能提供我這種地方的話,不管是在世界的哪裡我都會飛去的!

  最後,在開放現場觀眾發問的時間,則是有人問到了天野喜孝對於本次展覽主題「英雄」的看法,並希望天野喜孝敘述一下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必須具備什麼樣的條件。

  「大概是打棒球的鈴木一朗吧。」天野喜孝邊做出打棒球的姿勢笑著說:「開玩笑的啦!雖然我都這把年紀了還由我來說這種話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但我想每個人對於英雄的定義一定都不一樣,而自己的心中都會有個尊敬對象的存在,或許是爸爸、或許是老師、也或許是運動界的高手…。但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們『想要追求、成為那個人』的想法和過程吧!哎呀、我真是太會講這種鼓勵人心的話了!」語畢,現場便一陣哄堂大笑。

  天野喜孝的座談會就在一陣陣歡笑聲和掌聲中圓滿落幕,而他也將在明(23)日(週六)下午 3 點半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廣場舉辦簽名見面會,有興趣的人不妨可前往官方網站查詢更詳細的活動參與方式。

相關新聞

天野喜孝 & 天野弓彥 Fantasy Art 展 參觀心得

GNN新聞 其他

科學小飛俠、卡辛等龍之子四大英雄集結《Infini-T Force》釋出前導宣傳影片

GNN新聞 動漫畫

龍之子集結《科學小飛俠》等英雄推出《Infini-T Force》3D 動畫新作

GNN新聞 動漫畫

留言(21)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