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OLG2011-06-14 17:31

《激戰 2》消逝與增長以及世界的變遷

(巴哈勇者 ⓚⓐⓜⓐⓔⓛ 報導)

  ArenaNet 釋出《激戰 2》消逝與增長以及世界的變遷相關資訊。

世界的變遷~


  眾所皆知,泰瑞亞世界充滿著混亂、爭鬥以及長年的戰爭。這個混亂的大地上少有和平。即使柯米爾昇華為神格,偉大的破壞者被擊敗,但這一現狀也沒有因此而發生變化。這裡很危險。這個世界已不再是曾經的泰瑞亞了,但是在她混亂的外表下很多東西卻一直沒有改變。

  沉睡的古老怪物甦醒了。它們從地底爬出,將利爪伸入了岩石和泥土之上~那個它們曾消失了數千年之久的世界。然後它們站起來,開始支配它們周圍的世界,並將之扭曲以達到它們的目的。它們中的第一個:火焰巨龍(Primordus),召集破壞者作為爪牙,爪牙在地底洞穴的泛濫,迫使阿蘇拉遷移到地表。在此同時甘拿據點成了怪物的冰原,諾恩人被趕到了席娃山脈南方~曾經屬於矮人的領地。夏爾試探性地與諾恩達成友好,並且尊敬諾恩的個人力量和對能力的感知。

  南面,歐爾半島已經在洪水波浪中從大洋底下浮出水面。神聖海岸、達雷西海濱以及戰承群島卻在波浪中沉入海底,甚至偉大的城市~獅子拱門都已經完全被洪水淹沒,而不得不被人類遺棄。曾經藏在歐爾半島的海盜船也已覆沒,只有少數脫離了潮水區域。那些曾經定居在北部海岸,掌控這黑帆船(black-masted)的人開始駛向歐爾區域。歐爾迷失的靈魂們受到海底黑暗力量的操控,由此控制了從海底浮出水面的陸地。

  奇怪的種族~諾恩、阿蘇拉以及神秘的希爾瓦里,控制了大陸的一部分。他們的文明將人類排擠出人類祖先居住的區域~泰瑞亞大陸的北方和西方,並參與著泰瑞亞大陸的重大事件。

古老的巨龍~


  不要相信過去。有太多太多的被遺忘者、太多太多的事物掩藏在沙漠的歲月中。甚至你自己的記憶都會對你撒謊……

  在過去的250年,泰瑞亞的各種族參與了很多的鬥爭和戰爭。任何有感知能力的種族都不斷的威脅著大陸的和平~但這卻不是主要問題。雖然智慧種族是一個威脅,然而野外生物和怪物也始終是。危險需要面對!困難需要征服!但泰瑞亞,還要面對更加糟糕的事情……

  洪水撕裂了大陸,淹沒了獅子拱門。這不是自然的力量。在北席娃山脈的地震中釋放出破壞者的也不是自然的力量。這兩者都來源於地表下比泰瑞亞所知最危險的生物,更加危險的古老力量~遠古巨龍!葛林特(Glint)和古納維(Kuunavang)雖然也是龍,但是它們太年輕了,相比這些遠古生物他們的力量太小了。因為這些神秘而具有威脅的巨龍甚至與六真神不相上下。

  火焰巨龍(Primordus)是第一個甦醒的巨龍。他也將他的奴僕們從沉睡中喚醒。在他的氣息下,他扭搓著泥土和石頭,把它們製成生物並賦予生命。雖然偉大破壞者死了,但它的強大力量卻使龍族得以甦醒。火焰巨龍在地底不斷地創造著僕從。到現在,他仍繼續在泰瑞亞的地底洞穴裡面潑灑他的力量。

  在火焰巨龍甦醒之後,其他的巨龍也相繼甦醒。在地底的不死巨龍(Zhaitan)的甦醒使得歐爾大陸浮出地面,引發潮水橫掃海岸線,淹沒了大量的土地。在海底深處,另一頭深海巨龍(Deep sea dragon)的氣息,使海域變成恐怖的觸鬚延伸至大陸的每個湖泊和河流。在幾年前,北方的另一頭水晶巨龍(Kralkatorrik)從山脈爆發,飛越夏爾的領地阿斯卡隆。在巨龍飛過的下方,大地崩潰,出現了恐怖的火山口。巨龍的出現使大地變得黑暗,許多生物也在這氣息下發生扭曲和改變。

  雖然這些古老的生物被稱為龍,但它們有著跟古納維、葛林特完全不同的地方:它們更強大,更古老,不同的出身和深不可測的魔法。這些生物不被神以及泰瑞亞的任何生物所能控制。它們跟這些年輕幼龍的關係不得而知,但它們的確不像古納維和葛林特那樣~對這個世界的智慧生物有著憐憫和親近。它們的甦醒使人聯想起 giganticus lupicus 時代,或者更早的史前。唯一被人知道的是這些巨龍沒有憐憫心、沒有好奇心、它們不關心這個世界的任何生物。它們的唯一目標是:支配、控制和摧毀!

公會的傳承~


  儘管戰承群島被毀滅,泰瑞亞的公會卻仍然不斷發展和擴大。真神巴薩澤在獅子拱門幫助人們建立新的神殿,並踏上爐石打開了通往迷霧世界的大門,由此每個世界的英雄們便可以相互競爭。這些公會已不像以前那樣按照種族劃分,也不像以前那樣僅僅限制於人類,他們接納所有的英雄們到英雄殿堂。

  相比其他種族,阿蘇拉更喜歡公會系統,利用公會阿蘇拉可以跟其他克魯(krewe)們展開計劃的合作。對夏爾來說,公會就像軍閥一樣,雖然不能取代夏爾對軍團的忠誠,但是可以給予夏爾獨特的機會展現夏爾種族的力量,並且提高了夏爾作為兇猛戰鬥者的聲譽。諾恩總是渴望戰鬥,同時諾恩對朋友間的忠誠也使諾恩的戰鬥力得到祝福。希爾瓦里給公會帶來了獨特且不可預知的力量,希爾瓦里渴望透過任何危險,從其中獲得經驗。

  公會是泰瑞亞突出的一支力量,透過特別的冒險和挑戰,他們有勇氣面對最最危險的敵人。據說如果有任何使泰瑞亞的種族找到和平的希望,那都來自於公會和同盟公會結合的氛圍。

阿斯卡隆、科瑞塔、歐爾~



  幾個世紀以來,人類一直控制著泰瑞亞大陸,但在最近的250年中,情形卻發生了變化。阿斯卡隆城淪陷了。瑞恩也已經屬於夏爾。在潮水中被淹沒的獅子拱門被圖利的海盜公會佔領。而歐爾,變成了不死與墮落的國度。

  過去的兩個世紀,人類的真神已經明顯地遠離了,真神們在世界毀滅中保持著沉默。雖然他們仍然會對祈禱給予答覆,卻不會介入其中~甚至是泰瑞亞的崩壞,人類拚命地召集英雄們在黑暗中掙扎來解救他們。

阿斯卡隆~


  阿斯卡隆被夏爾佔據,阿斯卡隆的人類被排擠到西方和南方。北方長城淪陷,阿斯卡隆城變成了廢墟。埃德伯恩國王的血統在盧瑞克王子的死後被終結。阿斯卡隆唯一剩下的人類堡壘坐落在南面,東面是火焰山脈,西面是席娃山脈。這座最後的堡壘被稱為黑檀鷹堡,孤獨地對抗著來自夏爾的軍事力量。

  人類與夏爾在阿斯卡隆邊境線的持續鬥爭,曾迫使人類退到席娃山脈。雖然公開的戰爭已在前線結束,但是夏爾軍團與人類間的隔閡卻從未減少,且更可能愈演愈烈。黑檀鷹堡雖然孤單的坐落在那裡,但是受到了阿蘇拉之門和科瑞塔的軍事援助依然挺立著。

  夏爾控制了阿斯卡隆,從北方的原有土地到南面的兩座山之間,逼近了水晶沙漠的邊緣。在阿斯卡隆的主要區域內,在北方長城和黑檀鷹堡之間則被夏爾統治著,但也受到了威脅。在阿斯卡隆的最後戰鬥中,埃德伯恩國王使用了他的神器:一把來源於真神行走在泰瑞亞並創造了阿拉城時代的魔法劍~瑪格達(Magdaer)的最後力量。

  註:瑪格達(Magdaer)據說跟盧瑞克王子所拿的蘇哈辛(Sohothin)是姐妹劍。

  故事來源於夏爾以及一部分戰亂中倖存的人類,講述了一團劍型的火焰從城內最高的塔樓上飄起,過了一會兒,燃燒的火焰掃遍整條街,陣亡的阿斯卡隆守衛一個接一個地站了起來,他們的靈魂被埃德伯恩國王的龍吻之劍的力量賦予生命。面對亡魂的抵抗,夏爾被迫放棄了這座城市。

  自此以後,這些亡魂戰士守衛著阿斯卡隆城廢墟以及東方邊境。他們抵抗著夏爾,但從不與黑檀鷹堡的人類戰士相互溝通。他們的靈魂只是記憶,過去的記憶到現在也歷久不消。有些人認為,當正直的阿斯卡隆國王帶著兩把龍吻之劍歸來~埃德伯恩國王的瑪格達(Magdaer)以及他兒子的蘇哈辛(Sohothin),這些亡魂便會放棄這座城市,平和安詳地的死去。但是直到現在,他們仍舊對所有的萬物懷有敵意。

科瑞塔~


  科瑞塔也遭受著衝突和令人心痛的事。當神聖的獅子拱門變成了肆虐的大海,海岸線被暴風、洪水、波浪破壞。然而,科瑞塔王國已經是人類最後的棲息地,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她遭受著其他種族長達幾個世紀的包圍,遭受著巨大的不幸,隨時可能被他們的神明拋棄。人類的文明已經成了崩塌的邊緣,只有科瑞塔的王位仍舊保存到現在。

  雖然不同的陣營恢復了科瑞塔的君王,莎爾瑪女王(GW中科瑞塔失蹤的公主)的後裔成為合法統治者,但突馬克荒地仍舊沒有和平。科瑞塔的大地有著重大的動蕩~戰爭和內部衝突。作為泰瑞亞剩下的唯一人類王國,仍聚集著大批沒有國王,沒有真正的領導的人類。少數宣稱是歐爾後裔的人從不將他們的遺產公布出來,因為他們知道在這個時代與那些黑暗大陸發生關係是危險的。伊洛那和凱珊的難民發現他們落入了歐爾揮霍者的圈套,在融合進科瑞塔社會的同時仍努力保留他們原先的文化。人類的大融合提供了人類都在尋找的東西:家園!

  通過對眾神和科瑞塔貴族的信任,女王鞏固了她對科瑞塔和她的子民的權力,但沒有轉變成殘暴的統治。從一開始他們就樂意接受阿斯卡隆的難民。當整個世界的災難襲擊了其他人類,凱珊和伊洛那的人們也加入了他們,轉移到了新的首都~神之關愛。它取代了被洪水淹沒的獅子拱門,他們像在家裡一樣受到歡迎。在神聖海岸的邊緣,蒼白的高塔:一座擁有白色護牆的巨大紀念物被修建起來,遙望著不斷上升的洪水和南面的海灣。

  在神之關愛,新的女王建立了政府體制計劃給予所有的人民,不僅僅是科瑞塔人的一個發言權。參議院制訂法律,將提議遞交給女王。女王授權將他們的布置安排進社會。這些參議院來自所有人類種族,代表著許多人。他們按照女王的意願工作。剛開始的時候,這個體制計劃是給難民營用的,但是從洪水淹沒獅子拱門的150年來,這漸漸發展成一個堅實的系統,一個受人尊敬的政府,一個科瑞塔文化的基石。

  然而,科瑞塔也仍遭受攻擊~秘密組織:白斗篷公會仍舊為他們的無形之神而奮鬥,還有半人馬及強盜,幾乎佔據了整個大陸,他們正如潮水般湧入人類區域,為了每塊土地而戰鬥。科瑞塔是一個少數有避難所的戰爭區域,人類必須為了他們自身的安全和他們未來而戰鬥。

歐爾~



  在強大的不死巨龍(Zhaitan)的意願下,歐爾大陸從大洋深處浮出水面。歐爾不再受到人類的控制。徘徊在這個土地的生命扭曲、墮落,但依舊殘存著歐爾曾經燦爛的文明。遭受魔法而淹沒,而又在怪物的意願下浮起,這是相當可怕的。這裡只有自然的低語,他們服侍著一頭比泰瑞亞其他生物更可怕、更強大的龍。

  歐爾的巨龍以不屈的意願統治著重新浮出的陸地。阿拉城曾經是真神們行走的地方,現在卻成為了怪物的家園。它們的到來傳達了災難和世界變化的徵兆。阿拉城已成為廢墟,被巨龍和它的僕從征服。那些想要冒險進入歐爾大地的冒險者說他們看到了螺旋型的塔,裝飾著腐敗的旗幟,它們被扭曲且嚴酷的軍隊守衛著。

  當巨龍甦醒,歐爾半島被波浪破壞,一度破壞的建築和破碎的海岸大路也浮出水面。再加上被淹沒的科瑞塔海岸和洪水肆虐的獅子拱門,這場災難甚至將伊洛那大陸的北方在短時間內再次變成綠色。災難的影響已經超出了泰瑞亞的範圍。只有偉大的英雄敢勇於冒險到歐爾廢棄的城市,去直接面對巨龍和它的僕從,而那些生物的力量卻是不能被低估的。

  許多居住在列島上的海盜在半島浮出之前就被巨龍的力量所吞噬,然後在它的氣息下扭曲,被它的意願所奴役。帶有黑帆的船隻行駛在歐爾西側的 Strait of Malchor(位於歐爾半島和火環群島間)。這些被巨龍不死僕從駕駛的船隻圍繞在火環群島,不害怕火焰和海洋。

  這個不死艦隊切斷了所有與凱珊大陸的聯繫。巨龍的不死軍隊甚至在伊洛那邊境引起戰爭,阻止所有其他大陸的人前往泰瑞亞……現在也是如此!

凱珊、伊洛納、獅子拱門~

  我們所知道有關泰瑞亞之外的大陸,是從難民手中,迷失的戰士,絕望的旅行者中得到。這是諷刺,就像所有的歷史一樣,是把雙刃劍。

  凱珊和伊洛那的歷史,就像我們目前知道的那樣,在歐爾從海洋中解放出來的時間段附近停止了。泰瑞亞對其他大陸少有聯繫。歐爾不死族和水晶沙漠的動蕩使得消息很難被獲取。

凱珊~




  眾神離去後第1127年,皇帝 Usoku,基肅的繼承人,控制了他的國家。他窮兵黷武,花了大量的錢財去裝備他的軍隊,派他們橫掃整個國家。他打敗了勒克森和庫茲科,將這些異民併入他的國家。Usoku 使凱珊統一成為一個強大的國體,並將所有非人種族趕出國家。他的政權如鐵一般暴虐兇殘。那些不聽從皇帝命令的人都被無條件的趕出了他們的家園,他們逃往伊洛那和泰瑞亞尋找新的避難所。

  這樣導致了凱珊變得相當孤立。當歐爾從大洋底下浮出水面,這種孤立傾向因為人們無力駛向西面的海域而變得更加厲害。所有冒險行駛到 Strait of Malchor 的船隻都被黑帆船擊沉,從此變成歐爾巨龍的僕從。從那以後,凱珊與科瑞塔的聯繫完全中斷,消失不見。在泰瑞亞,旅行者、難民甚至桑萊銀行的代理人都不知道凱珊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零落的船隻侵襲了梅古瑪叢林東南沿岸,這是唯一的證據~證明凱珊在大災難後,與泰瑞亞失去聯繫之後仍然存在。只能假設 Usoku 的繼承人繼續他的獨裁,孤立的統治,凱珊繼續在皇帝的鐵腕治理下,就如同過去一樣。

伊洛那~




  從梵禾斯.歐沙和亞霸頓被擊潰之後的幾年內,伊洛那一直保持著和平。日戟騎士團發展到了整個伊洛那大陸,日戟騎士團充分發揮著他們在這個世界命運的設計師的身份,試圖實現他們先祖的願望。但是和平並沒有持續多久,一個怪物帶來了接下來的黑暗歲月……

  這個怪物的名字叫帕勒瓦.傑格。在柯米爾成為神的60年之後,帕勒瓦.傑格指使並召集了他以前的力量,組成了由木乃伊、殭屍以及其他不死族組成的軍隊,從水晶沙漠向瓦貝發動戰爭。為了確保他的優越性,帕勒瓦.傑格阻塞和轉移了伊洛那河,導致伊洛那北部發生重大乾旱和饑荒,而水晶沙漠卻在不斷擴展。在這裡,帕勒瓦.傑格確立了他的新王國的位置。

  這個河流轉向引發的可怕饑荒,使得瓦貝以及高楠北部的人們發生暴亂。帕勒瓦.傑格發現瓦解伊洛那人的防禦相當容易。瓦貝在他的力量下為了生存而臣服,而高楠和艾斯坦都成為了附庸國。

  帕勒瓦.傑格慈悲的代價就是~納貢被迫的忠誠,而那些名字裡有歐沙的人成為了他的奴僕。少數歐沙的後裔不斷地被發現躲在伊洛那的深山中,而現在則都在伊洛那不死領主的統治下。從他遠古敵人的後裔中,帕勒瓦.傑格把歐沙的後裔們組建成一支軍隊,去跟他的不死軍團相競爭,這是讓歐沙子孫對歐沙家族忠誠的一大諷刺。

(日戟騎士團)

  帕勒瓦.傑格對他最偉大的敵人~日戟騎士團的覆滅相當自豪。他們的堡壘被破壞了,他們的成員四處散亂,他們不再是伊洛那的一支力量。最後,大多數人們將日戟騎士團和他們的英雄遺忘。那些少數倖存的日戟騎士團團員傳遞著他們百年以來的教訓,把握著勉強能想起的教義。他們成為徘徊的神秘者、哲學家、孤獨的戰士,人們漸漸忘記他們的存在……

  除此之外,一些日戟騎士團在帕勒瓦.傑格給予權力和身份的欺騙下,背棄了他們的誓言。這些叛逆者服從帕勒瓦.傑格軍隊的命令,或者單獨對抗那些曾經在伊洛那侮辱他們的人。這些人都被帕勒瓦.傑格所改變,被給予了死亡之上的力量,被派出去尋找和摧毀他們昔日的日戟騎士團同伴,或以他們被主人拋棄的理由吸引他們叛變。這些騎士,如今被稱為腐月騎士團(Mordant Crescent),成為出現在泰瑞亞南部土地上的一支黑暗的力量。

(喚言教團)


  喚言教團如今依然存在著,而且發展到了伊洛那大陸以外的區域。喚言教團首先發現各地的巨龍正在甦醒的這件事實~他們試著警告人們,卻沒有人願意相信他們。於是他們改變作法,將教團成員散佈到全世界,吸收更多的成員並且慢慢開導他們。喚言教團在阿斯卡隆和科瑞塔都有據點,甚至在全面失守的伊洛那大陸都還保持一定的勢力。他們也暗地幫助一些對抗帕勒瓦.傑格的秘密團體。

  喚言教團的貢獻還不止於此,當獅子拱門被洪水吞沒時,他們搶救了數以萬計的古代捲軸、書籍還有其他歷史遺產,將這些人類文明的無價之寶遷往他們在席娃山脈秘密寺院~杜曼德修道院保存。由於藏在遠遠高於洪水的位置,這些古物保留了人類古代的檔案。修道院的修士中有一部分是歷史學家,一部分是戰士,他們學習並保護著這些神聖的物品。

獅子拱門~


  當歐爾浮出水面之後,淹沒獅子拱門的洪水倒退回來,一度壯麗的獅子拱門廢墟成為了海盜的要塞。那些遠航的海盜船隻從歐爾列島出發,發現了獅子拱門廢墟的安全避難所,並在此創建了一個對所有種族保持中立的城鎮,用僱傭的方式統治著。

  戰承群島也同時被淹沒,寺廟被毀。真神巴薩澤的祭司一度分散,但是在前往獅子拱門的路上聚集起來。他們請求被真神巴薩澤召喚,真神巴薩澤在城內開放了通往迷霧世界的巨大入口,用偉大的戰鬥來取悅真神巴薩澤。獅子拱門成為公會的家園,世界公會的中心,通往英雄殿堂的通道。

消逝與增長~


矮人~



  那些少數仍然存活的矮人,他們的肉體和心靈已經被石頭所包圍。招喚偉大矮人給予他們戰勝破壞者的力量,但那個力量卻帶來了慘重的代價。矮人與破壞者之間的戰鬥,耗盡了矮人整個種族。少數生還者回到地表講述著他們勝利的傳說,以及那些已經無法被改變的事情。矮人們不再擁有血肉和骨頭,體內沒有血液循環。他們的身體完全被石化所取代,只有冰冷堅硬的泥土。

  這個種族不再維護他們的團結,這些最後的矮人分散在泰瑞亞各處,尋找深穴並在此戰鬥或者在遙遠的被拋棄的山丘上建立家園,注意著哪裡有洞穴浮出地表世界。人們一生中聲稱碰到一個真正矮人是很罕見的,眾人都說那些奇怪的人是為了這些少數倖存者而消耗激情!

阿蘇拉~


  阿蘇拉是一個在破壞者時期被趕到地表的地下種族。他們擁有不容置疑的智慧,他們用魔法和技術確立了他們在地表的地位。由於矮人的消失,阿蘇拉成為泰瑞亞主要的工匠,他們的才能和技巧立即變成無價之寶。在破壞者甦醒之後,阿蘇拉適應了地表的生活,在地表和地底創建了城市。

  阿蘇拉技巧出眾,比其他種族更具有智慧,卻經常將其他種族用在實驗和危險的任務上,他們快速地創建著他們有計劃的社會。他們沒有有組織的政府,偏向於創建克魯(krewe),在個人任務中跟隨更有經驗的領導者。

  矮小的身材並不影響阿蘇拉的信心,事實上相反,其他種族反而認為自己謙遜,因為阿蘇拉相比其他種族時大概是最有自信的。阿蘇拉相信他們命中注定是要統治這個世界上~身體比他們更大的,智慧比他們更低的生物。特別地,他們認為讓人類去扛重物很不錯,但阿蘇拉普遍的認為~其他種族只是在阿蘇拉計劃中被擺布的小角色而已。

  作為他們計劃的一部分,阿蘇拉與泰瑞亞的其他所有智慧種族~從好戰的夏爾到奇特的希爾瓦里,都確立了良好的關係。阿蘇拉甚至在各地主要城市,建立了阿蘇拉之門來提供城市與城市間安全的通道以及便於貿易。然而,阿蘇拉控制了這些傳送門,像貴重物品一樣小心地維護著他們的貿易路線和他們的中立立場,總是站在爭吵和戰爭的邊緣。他們自己的城市遠離他們旅行的主要路線,甚至離中央的獅子拱門遠多了。在那裡阿蘇拉進行著實驗,為控制尋找新的魔法和新的力量。

  儘管有人說阿蘇拉整體進入了世界,這可能更準確的是說他們像常春藤和苔蘚一樣蔓延,在他們魔法的威力下挖出裂縫。在某種途徑上,阿蘇拉害怕在地底的洞穴被可怕的火焰和鱗片野獸侵襲。最具有威脅的古老巨龍迫使阿蘇拉放棄古老的生存方式,並尋找新的資源。現在,為了保存阿蘇拉的棲息地,阿蘇拉必須保持他們對泰瑞亞其他強大種族的中立,但是阿蘇拉擔心遲早自己會介入其中,從此他們動搖的世界將會崩塌回到黑暗深淵!

夏爾~


  夏爾原是非常原始、未開化的種族。他們攻擊所有的生物甚至是彼此間也互相廝殺。長久下來,夏爾逐漸形成了一種階級分明的社會型態,驍勇善戰又各自獨立的各支軍隊尊奉可汗為共主,只有最強勢的夏爾才能贏得各軍隊的尊敬成為領導者。

  這段時期夏爾的領土包含了整個席娃山脈東部地區,只有南方的被遺忘者能夠威脅到夏爾的領土,不過夏爾利用席娃山脈南端當作屏障,而且被遺忘者後來也因為某種原因都撤了回去,不再對夏爾構成威脅。這個時期,可以說是夏爾的黃金時期。

  然而後來發生了不幸的事~人類來了,人類帶著信仰來到夏爾的領地。人類崇敬的神祉給了人類神奇的魔法力量。夏爾從沒見識過也難以招架這些魔法的力量。於是人類像瘟疫一樣很快地散佈開來,人類的勢力迫使夏爾撤往北方,放棄了後來被人類稱做阿斯卡隆的這塊地盤。

  由於出現了人類這個共同的敵人,原本各自獨立的夏爾軍隊同仇敵愾,前所未有地團結起來了。夏爾在當時可汗的領導下,準備展開一次絕地大反攻,打算把人類打個落花流水。不料,那任可汗也是夏爾歷史上的最後一任可汗,在反攻行動前夕被暗殺了……

  至今仍沒人知道最後一任的可汗究竟是被誰暗殺的,是某個想篡位的夏爾軍團首領?是人類?還是人類的神?無論如何,這個暗殺事件是影響夏爾上千年後續發展的重要事件。最後一任可汗生前設立了四大軍團,分別是火焰軍團、鋼鐵軍團、血腥軍團和灰燼軍團。夏爾在失去了領導者之後,四大軍團瞬間展開爭權奪位的相互攻殺,每個軍團都各自擁戴一位可汗的子嗣以宣稱自己的權力和正當性。(其實夏爾也搞不清楚可汗到底生了幾個兒子……但四大軍團都宣稱自己所擁戴的是可汗的真正血脈。)

  軍團間互相爭戰,偶爾有哪一個軍團取得勝利自立為新任的可汗,又會很快的被打下來,沒有一個軍團能夠長期保住領導的地位。夏爾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勝者為王,他們的野蠻天性向來就是如此。

  狡猾的人類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大好機會,人類趁著夏爾內戰時建造了北方長城,來鞏固他們從夏爾手中奪取的土地。而四分五裂的夏爾各軍團一個一個的在厚實的城牆前被擊破,拿人類一點辦法也沒有。也是在這個時期,這塊土地被命名為阿斯卡隆。

  夏爾的內戰一直持續了一千多年,以致於人類的勢力繼續再往北擴張,到後來連長城以北的大片土地都在人類的管轄之下了。

  在人類到來之前,夏爾是不相信有神的。雖然夏爾也知道關於梅蘭朵創造世界萬物之類的神話,不過他們才不吃這一套。他們不認為世界上會有什麼力量比他們更強大,他們認為即使有神也是用來讓他們去征服的。直到夏爾親眼見到人類崇拜真神,並且從真神那裡得到足以擊敗他們的力量。他們才意識到自己不是無敵的。夏爾把失敗都歸咎到人類的真神身上,認為人類完全是靠真神的幫助才打贏的。

  所以,為了打敗人類,夏爾也開始尋找他們自己的神。阿斯卡隆崩壞前兩百年左右,火焰軍團麾下一支部隊,在一次Hrangmer(翻譯成人類的語言就是遺忘之口的意思)火山的探險之後,宣稱他們找到了夏爾長期以來所尋找的神~泰坦。火焰軍團率先宣誓忠於這個新發現的神,並不惜為了信仰摧毀所有一切的阻礙。慢慢地,一個接著一個,各個軍團都受到影響。

  火焰軍團的巫醫們權力逐漸擴張,他們私下召開秘密會議,計劃對各軍團所有的夏爾進行洗腦式的傳教,強迫各個軍團都信奉泰坦,宣誓效忠,讓各軍團完全落入他們的掌握之下。

  不過這個陰謀被一位夏爾女英雄給破壞了,她名叫 Bathea Havocbringer,卓越的戰鬥力讓她成為血腥軍團的首領。她挺身對抗巫醫,雖然成功阻止了巫醫們的陰謀,卻也因此被處死成為巫醫們獻給泰坦的祭品。從這個事件之後,所有女性夏爾都被迫離開軍隊組織,被強制命令待在後方進行後勤雜務生產之類的工作。她們向巫醫抗議她們被剝奪上前線殺敵的基本權利,卻遭到巫醫以 "這是神的旨意" 的理由拒絕。

  被巫醫所掌控的夏爾軍隊展開的第一波反擊,就是《Guild Wars》玩家所熟知的崩壞事件了。藉由建造某種魔法攻城器,由巫醫施以泰坦那裡得來的魔法,再進行儀式驅動它們。據說這種古老的儀式在泰瑞亞大陸有歷史記載之前就存在了。巫醫藉此召喚了泰坦結晶形成的隕石雨(所以崩壞之後的阿斯卡隆地面有許多不明結晶物體)。這波恐怖的攻擊像雨一樣打在阿斯卡隆的土地上,摧毀了建築物和城牆。夏爾終於嘗到了久違的勝利,火焰軍團率先殺入阿斯卡隆城燒毀房屋、擄走所有來不及逃走的人類。將他們當作奴隸。

  人類一直花了兩年的時間,和從各地增援來的英雄豪傑們,才把四個軍團的夏爾聯軍給抵擋住。此時夏爾開始改變戰爭型態,改為打長期消耗戰,試圖證明他們不需要依賴泰坦的魔法,也一樣可以打贏人類。

  接下來的三十年間,人類和夏爾互有勝負。但人類只剩下最後一座要塞~阿斯卡隆城。埃德伯恩國王(即盧瑞克王子的父親)率領殘存的阿斯卡隆軍隊以及志願軍,在城市周圍地區英勇地和夏爾作戰。只可惜,最後阿斯卡隆城的城牆也和北方長城一樣倒下了。夏爾軍隊蜂擁而入。進入市區展開屠殺。

  即使在這樣一個不可能再失敗的時刻,夏爾還是嘗到了慘痛的教訓。埃德伯恩國王臨死前釋放了仇火。從他所在的高塔上向整個城市射出一波又一波劍刃般的火焰。火焰吞噬了城市,也殺死了所有進入城裡的夏爾軍隊。大火熄滅之後,阿斯卡隆士兵的鬼魂開始出現在街道上,他們手裡緊握著武器。夏爾最後不得不將這座城市整個放棄。從此阿斯卡隆城就再也沒有被任何文明給佔領過了,埃德伯恩國王和士兵們的鬼魂,也就這樣日復一日的飄遊在阿斯卡隆的廢墟裡。即使夏爾後來逐漸奪回千年前他們所佔領的土地,再度進逼到水晶沙漠邊界時,他們也還是不敢再踏進阿斯卡隆城一步。

  在和人類的長期戰爭中,夏爾另外還學到了寶貴的一課。那就是即使他們沒有神,也一樣守得住自己的土地。

  烈之擊.炎焰(夏爾遊俠英雄)是對抗巫醫和泰坦信仰的代表性人物。但是他只不過是開始反抗巫醫們專權的第一波聲浪,自此醞釀成一場反對巫醫的跨軍團地下組織運動。巫醫們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他們試圖要再去尋找新的神,以鞏固他們的地位,重新奪回被剝奪的權勢。

  而真正的起義要到烈之擊.炎焰反抗事件的四十年後,烈之擊.炎焰的外孫女 Kalla Scorchrazor 推翻了火焰軍團和巫醫的長期統治。

  這些被巫醫打壓的夏爾女性,因為早就不滿巫醫的統治,暗地裡秘密進行戰鬥訓練,長達數個世代。她們長久以來默不作聲。所以巫醫從來不把這些女性放在眼裡,也沒有加以提防。於是當 Kalla Scorchrazor 率領著跨軍團的夏爾女兵們出現時,她們的數量遠超過巫醫的意料。巫醫的禁衛軍無助地被數量龐大的娘子軍給淹沒。

  Kalla Scorchrazor 恢復了古代以軍團為骨幹的夏爾傳統社會,她並沒有處死巫醫們,因為巫醫們的法術還是很有用處。但是自此之後,巫醫再也沒有政治影響力了。

  在 Kalla Scorchrazor 起義成功之後,火焰軍團的勢力一落千丈。短期內難以和其它三個軍團一較高下,於是撤退到東北方自己的據點。其他軍團開始嘲笑他們是金子軍團,因為他們像黃金這種裝飾性金屬一樣軟弱無用(而且也因為火焰軍團的巫醫們需要使用黃金來進行儀式)。經過百餘年之後,大家也就逐漸忘記火焰軍團這個本名,而改稱呼他們叫金子軍團了。

  現在,距離他們首次襲擊北方長城的250多年以後,夏爾仍然面臨著阿斯卡隆亡魂以及其他的自然危險。但是他們幾乎消化了席娃山脈以東的廣大區域,在人類曾經的領土上建造了他們自己的堡壘。其中一座堡壘建在瑞恩(阿斯卡隆曾經的首都,位於諾拉尼學院南面)城的廢墟上。從這裡,夏爾也許有一天會重新奪取阿斯卡隆城,並且完成他們很久以前就開始的征服目標~實行統治泰瑞亞的命運!

諾恩~


  許多人印象中最初的夏爾在泰瑞亞北方成為粉碎席娃山脈的血潮,淹沒了歐爾,同樣也淹沒了諾恩。但這後來被證明是錯誤的。當夏爾抵達山腳時,諾恩僅用單方面的壓制就把夏爾趕跑了,完全摧毀了所有對抗他們的夏爾戰團。

  儘管夏爾確實可以摧毀諾恩的抵抗,如果夏爾發動他們所有的軍隊,以戰團和更小的分隊奇襲就不會屈服於諾恩的個別力量。但是這些最初的衝突,使他們兩方互相尊敬彼此的力量。

  這個相互的尊敬力量,演變成了現在奇怪的假聯盟。兩百年來,席娃山脈的東方邊界已經變得牢固。但是夏爾被允許從諾恩佔據的峽谷中通過。

  事實上,早在阿斯卡隆的毀滅時,諾恩就允許夏爾軍隊從北方通道由阿斯卡隆到科瑞塔,搭建了夏爾入侵人類領土的舞台。儘管這場戰爭並不標誌這兩者有任何聯盟,卻使這兩個種族一起生存在相互留意的和平中。

  沒有和平協定的跡象,一個條約對個人主義的諾恩是沒有意義的,也沒有夏爾願意在紙上達成協議。然而,兩個種族允許相互之間通行和貿易,保持他們邊界的安全。但是有時候,一個夏爾戰團(或者一個諾恩獵人)會穿過通道到另一方的土地上,卻在沒有偏見的情況下被對方擊敗……這些小衝突分裂著這兩個種族之間的和諧。

  在過去的一百年間,越來越多的諾恩在科瑞塔和南方的土地上被發現。古老的冰霜巨龍在席娃山脈的北部出現,驅趕了幾乎所有強壯的諾恩獵人到南方的矮人領地。在這裡他們發現了廢棄的矮人堡壘和來自矮人曾經的奴役者~挖掘者的挑戰。

  在矮人因破壞者而沒落後,挖掘者在他們新發現的自由之地狂歡,於是它們成為席娃山脈的一大威脅。同時諾恩也為發現這一新的敵人而狂歡。諾恩和挖掘者為了控制這些領土而沿著最高的山脈不斷對戰。

  諾恩人也同樣與人類保持聯繫,由於諾恩經常感覺到他們被人類背叛,那些聯繫並不如他們曾經的那樣親密。在最近的幾年,那種背叛的感覺越發深刻,諾恩不再信任科瑞塔女王。

  科瑞塔女王被這個獨立的種族認為是太依賴於她的顧問,太不願意將自己弄成英雄了。儘管兩者關係變得冷淡,諾恩仍希望科瑞塔女王能夠壯大她的種族,或者有其他人類能展現他們更強大的手段!

希爾瓦里~


  當人類探索席瓦山脈極端,矮人與破壞者作戰時,一個新的種族開始在泰瑞亞南方的土地上發展。一個像人類男子的拳頭一樣大的種子被種在梅古瑪叢林南面的一個廢棄的小村莊,開始了長達百年的孕育,宣告了新的時代。

  這個故事開始於一個叫羅南的人類戰士,羅南離開了他的巡邏隊,發現了長滿奇怪豆莢的洞穴。由於這個洞穴被一種可怕的植物保護著,所以他逃跑了,只帶走了一個種子,離開戰爭回家準備把種子給他女兒看。但是當他回到家裡時,他發現馬賽特(Mursaat)已經摧毀了他的家鄉,殺光了他的家人,只留下一片破碎的房屋和大量的墳墓。他痛苦地將種子種在這些墳墓附近,發誓永遠不再回到戰爭中。

  羅南加入了凡特里,一個對和平失去希望的年老半人馬。一個人類和一個半人馬,拋棄了所有紛爭,達成了一個超越種族界限的友誼。他們決定一起重新開始他們的生活,為人類和半人馬一起創建一個避難所。他們在大洋之邊搭建了他們的安全避難所,為所有想要尋找和平的生物提供安寧和庇護。

  這個蒼白的大樹在凡特里的留心和慈祥的眼光下成長,變得強壯和健康,給了這個年老的半人馬很大的樂趣。但這樂趣也逐漸轉變成悲哀。北方和西方的半人馬種族被科瑞塔人打敗和驅趕,逃到了他們的海岸線上,這些半人馬變得越來越兇殘。越來越多的半人馬部落加入了戰爭,很少有人願意聽從凡特里的勸告。凡特里的避難所因此變得越來越小。

  最後,年老和灰暗的凡特里將他一生的教訓刻在大理石板上,放在蒼白大樹的根部,以便於將來的旅行者們發現這裡並看到大理石板,希望他們能夠學到和平與和諧。在他的人類夥伴死後許多年,凡特里倒在了羅南種的這棵大樹旁~逝世了。這一年是眾神離去後第1165年。

  這棵雪白而又閃亮的樹繼續生長。一百多年後,在它的枝幹上結出了繭。這些繭結出,脫離,最終破裂開來,誕生了一個新的種族進入這個世界。完美的生長,就好像從魔法的夢中醒來。她們稱呼自己是希爾瓦里。這些新生兒只是這種族出現的開始,所有希爾瓦里都從同一個巨大的樹中出生。

  大理石板仍舊記錄著凡特里的最終教誨。而從這棵樹中出生的希爾瓦里,發現她們奇怪地被這種古老的文字所指引。是否凡特里傾向的這棵樹不知何故銘刻著半人馬的崇高道德?或者是在這個半人馬死後吸收了他的肉體和他憐憫的靈魂?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緣由……但肯定的是,這對希爾瓦里的影響是強大的,即使凡特里死後幾十年也是一樣。希爾瓦里這個種族尊敬凡特里石碑就像是她們最神聖的遺產。

  沒有人知道一個希爾瓦里能活多久,她們非常熟練地往前走,而沒有年齡增長的跡象。希爾瓦里沒有孩子,沒有家庭,但每個希爾瓦里都能感受到與同族其他人的一種特別聯繫,她們稱為「夢境之夢」。在這個夢中,她們的內心深處與種族相互聯繫,學會如何說話,走路,使用各種的工具,以及如何去影響世界。當一個希爾瓦里出生時,她知道的東西超乎意料。

  但是夢境之夢,也同樣包含夢魘藏在她們同伴潛在的低語中。她們不理解這意思,但希爾瓦里已經歷了她們四周的世界。她們雖不像其他種族一樣知道泰瑞亞的危險和麻煩。但她們仍在學習!

時間和潮流~


  這些年對泰瑞亞來說不怎麼好。即使如此,阿斯卡隆交互的岩石上長滿綠色植物,獅子拱門從潮水倒退中出現,一個新的城市出現,打碎了海岸線獲得新生。新的冒險潛藏在每個角落和地面推壓下的古老土地。它們的大門敞開,展現了失落的秘密。

  然而,古老巨龍的巨大力量已經發揮出來,他們的甦醒使洪水淹沒了大地,就像疾病扭曲了所有。除非被阻止,否則將無法戰勝這些龍族,並會改變泰瑞亞的面貌:被剷除所有的智慧生物。到那時這世界會如何?我們目前只能猜了……

  時間和潮流已經改變了這個世界。泰瑞亞的各種族現在已經站在了相等的地方,為卓越而作戰,正當比歷史還要久遠的古老龍族:最初的真正力量甦醒,並宣稱這世界必須屈服在它們血染的爪子下!如果沒有英雄願意挺身而出,這就是古老龍族前進的時機。泰瑞亞的世界需要被解救。某些人必須抓住榮譽,貢獻出短暫的希望,這也許會給這世界帶來最後的希望!

  那些將要成為英雄的人們請聽著…………現在該輪到你登場了!

  《激戰 2》預定今年將在歐美展開封閉測試。

相關新聞

追加全新物品等級《激戰 2》預定 11 月中舉辦「迷失海岸」活動

GNN新聞 OLG

《激戰 2》《Blade & Soul》成績亮眼!NCSoft 公開第三季財報

GNN新聞 OLG

傳奇武器究竟為何「傳奇」《激戰 2》遊戲設計師揭露設計理念

GNN新聞 OLG

留言(23)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