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12-02-04 22:47

【書展 12】《亞細亞原創誌》在台推出 夏達、姚非拉簽名會及專訪報導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受到書展大會以及曼迪的邀請,中國知名漫畫家姚非拉與夏達又再度造訪國際書展,並於 2 月 4 日(六)下午舉行聯合簽名會。

  漫畫家姚非拉與夏達此次受邀主要為新發行的《亞細亞原創誌》以及作品首度推出全新周邊精品來站台造勢,《亞細亞原創誌》集合了兩岸三地知名的華文漫畫家作品,包括台灣畫家阮光民、柳宮燐、小鐵;中國的夏達、姚非拉等人,都將為此別具意義的專屬華人圈原創之雜誌貢獻一己心力。

姚非拉與夏達

  而在書展現場曼迪也獨家推出以夏達、姚非拉的美圖所製成的紀念精品福袋,包含特製瓷磚時鐘、透明塑膠海報等都是首度實現精品化。

  在簽名會一開場,包括來自中國的創作者 小強、台灣漫畫家 阮光民、輕小說作家 御我、以及中國 Coser 地獄蝴蝶丸等人都到場為兩人站台,並獻上花束祝福活動順利成功。

左起為地獄蝴蝶丸、夏達、姚非拉、御我、小強及阮光民

  姚非拉首先感謝主辦單位讓他們有機會能在台灣舉辦簽名會活動,並表示自己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帶領著夏天島工作室的漫畫家們,自己一直沒什麼時間創作。不過後來在好友的催生下,終於能夠有這個機會重回到創作崗位,並且再次找回那種感覺,而且在大陸的漫展找不到的感覺,反而在台灣的展覽中找回來了。

  至於夏達也表示自己一直到到簽名會活動當天早上都還在趕稿,更是歷經千辛萬苦才好不容易能過海關來到台灣,也非常榮幸再次受邀在台灣參與活動。


  而兩人也在簽名會後接受巴哈姆特等媒體聯訪,脫離了鏡頭下的夏達說起話來也比較侃侃而談,與姚非拉兩人輩分雖為師徒、兩人卻你一言我一句的一搭一唱,讓現場氣氛更顯得輕鬆有趣。以下即為本次的訪談內容整理。 
  
媒體:姚非拉老師是第一次在台灣舉辦簽名會,有什麼樣的感想呢?

姚非拉:謝謝大家,也很高興能夠再次回到創作崗位上。因為我自己的創作比較偏青年向,而台灣讀者在年齡上又相對大陸高很多,所以或許我會更適合在台灣發展,作為一個創作人,我也很期待自己在台灣的發展。

媒體:再次來到台灣有沒有什麼樣不同的感覺呢?對於簽名會有什麼樣的感想嗎?

姚非拉:台灣的天氣很好,比杭州溫暖太多了。

夏達:我在這裡穿的衣服是在杭州穿的二分之一呢。還有,對大家實在不意思,過年的時候我一直在趕日本那邊的連載稿,因為我護照有點過期、還有一些其他的問題,所以那時候公司在幫我處理護照等事宜的同事都很著急,最後能平安通過來台灣大家都很開心。

  這次很幸運的出了海關來到台灣,原本想盡量在來台前多趕一點稿子,甚至忙起來還在桌上睡了五天,稅到腳都腫了。

姚非拉:她啊、現在是個面臨腰斬的漫畫家,因為她是是集英社目前沒有存稿的作家。

夏達:真的,所以我很努力的趕稿,目前距離進度還差 18 頁,我得要在台北趕完。


媒體:所以現在夏達還是在公司搭帳篷,累了就睡嗎?

夏達:現在比較進化了些,現在架了一張小床在樓上。

姚非拉:但他經常懶得上床,還是趴在桌上睡。

夏達:我最近正在準備考駕照,因為住的地方離公司有點距離,每次趕完稿要回家都沒車了,不過因為忙著趕稿,所以也都沒什麼時間上課。而且我也被勒令不准買有天窗的車、也不准買有天窗的房子。

姚非拉:這可以說是作家們不成文的一種禁令,總之就是不准開天窗。

夏達:所以我常常就這樣裹著棉被在桌上趴著睡了,很多人都說那樣看起來很像隻蛹。

媒體:可以聊聊關於這次參與製作的《亞細亞原創誌》嗎?

姚非拉:這次推出的《亞細亞原創誌》想法是和策劃的朋友一起討論出來的,因為台灣和大陸的作者很多,我認為我們沒必要把眼界侷限,應該用更大的想像力去發揮,跨越空間、時間限制。

  我想無論是大陸還是台灣,都有曾經跟著日本腳步前進的時代,不過現在我們都已經有進軍日本的作品,甚至是歐洲、東南亞地區。因此這正是個好時機讓大家一起聯手,拋棄以前的框架和限制,迸出新火花的時候。

  創作就是一種表達,也是作者和讀者的互動、一種真誠的溝通,它沒有信仰和文化的限制和標籤。所以我們趁著書展二十周年的時候推出這部亞細亞原創誌,並取名為「綻放」,我想未來是有很多可能性的。

夏達:這個漫畫是我第一次嘗試這種都市、戀愛類型的漫畫。以前我比較擅長的都是復古的歷史作品,所以當姚老師告訴我要畫這種主題的時候,我當時幾乎一口就否定了。但後來被催稿、被姚老師這樣逼著逼著,就還是畫出來了。

  這篇作品的參考資料倒是沒有特別找,就是參考身邊的朋友所畫的。主角的原形就是我的朋友,她真的就像我畫的那樣,個兒小小的、很害羞,自己做小手工開網路商店,像我今天身上配戴的飾品就是這位朋友作的,我相當喜歡。

  而作中主角的個性,或許可以說是「人群自閉症」?我覺得是個很普遍的存在,我們這些創作者常常在閒聊中,自嘲自己是一群沒辦法和人正常溝通的人。就從這個點切入,我想去描繪一位有這種想法的姑娘和在她身邊所發生的戀愛故事。


媒體:那麼這個故事在之後會有更多的前因後果描繪嗎?

夏達:這個故事肯定是有前因後果的,但他就是有個短篇,我比較喜歡像這樣用一個很短的片段去呈現,沒有交代太多前面和後面的故事,大家看到這樣會有推測、想像,這種感覺挺美好的。像我另一部作品《遊園驚夢》也是這種類型的作品。

媒體:兩位老師在這本書中所繪的作品都和愛情有關,不知道兩位是否有把自己的經驗放進去呢?

夏達:我自己的生活體驗不是太豐富,但我有很多的朋友,我又是她們的情感垃圾桶,光是聽她們的體驗就足夠我創作許多故事了。

姚非拉:其實關於愛情的題材我也創作很多了,不過我在創作的時候,會從我觀察到的各種各樣的愛情中去找尋素材。我認為每個人的愛情觀不同,有點像「神」的存在一樣,每個人都知道、但每個人的解釋都不同。所以我想我作品中的主角所擁有的是他們自己的觀念、而不是我的。


媒體:在《亞細亞原創誌》中只有兩位老師的作品是以全彩的方式呈現,可以和我們聊聊這部分的創作嗎?

姚非拉:其實在內地我們是以彩色漫畫為主流的。

夏達:在內地的彩色漫畫是主流,雖然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比較習慣的是繪製黑白漫畫,不過為了配合內地的需求,從構思開始這部作品就是想好以彩色呈現為主。

  平時在繪製黑白漫畫時,我在打好草稿後會上墨線,不過這次繪製彩色漫畫,我在用鉛筆打好草稿後就直接上色,因此很忐忑不知道畫面會不會髒亂。不過還好因為鉛筆的線條比較鬆軟,所以就呈現出我自己也很喜歡的輕鬆、手工感覺的氛圍。

姚非拉的新作(左)與夏達在日本發行的單行本新作《長歌行》

媒體:請問老師對於台灣是否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姚非拉:我對台灣有很特別的印象,尤其是在電影和音樂的部分。台灣有比大陸多上很多的作品能夠反映自己的面貌,呈現屬於自己的內涵。我想這是創作最重要的價值,在很多大陸的流行音樂中很難找到時代的烙印。

  因為我也算是半個客家人,所以在看台灣侯導(侯孝賢)的電影《童年往事》時,裡面有個奶奶就讓我想起我的奶奶,有壞念的感覺。他的作品很細膩,有種紮進生活裡的手法。而早期我的作品被大陸稱為「散文漫畫」,不過我那時是受到音樂人羅大佑的影響,其他我也喜歡陳昇、李宗盛等人的音樂作品,都給我很大的啟發。

夏達:哇、真是好有年代感(笑),我是初中的時候看姚老師的連載,那時候就很喜歡老師的作品了。

姚非拉:不過最近我看電影比較沒有那麼多,但像是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和侯導的電影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應該是因為它們都是貼近生活真實面的東西。

媒體:那麼覺得台灣的漫畫作品有什麼樣的風格呢?

姚非拉:現在我看台灣的作品有很多感覺像是日本漫畫的風格,更早一點有像蔡志忠 、朱德庸等人,還有幾米的繪本,早一點的作品在大陸都很成功的發展,所以我覺得或許應該再多嘗試點擁有自我風格的創作。


媒體:那麼這次來台灣還有想要去哪裡走走、看看嗎?

夏達:總之先把那稿趕完再來想吧……。我一旦被關注就會覺得很恐慌,總希望能到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作畫,比較有安心感。

姚非拉:我也得先把她盯著把稿趕完。夏達老想逃避,或者說比較敏感一點?雖然其實我自己也曾經閉關過……

夏達:姚老師在我初中的時候就是大明星,不可能閉關啦。那時候大多數的漫畫家都是短篇創作,姚老師那時候就可以進行連載,作品也讓我相當驚艷,發現原來漫畫還可以這樣呈現。


媒體:話說回來,姚非拉老師這次好像瘦了很多啊!

夏達:我覺得應該是我的關係,因為之前我幫老師拍照,都把他拍得太胖……

媒體:你們兩個常常這樣鬥嘴嗎?挺有趣的(笑)!

夏達:不敢不敢,姚老師可是大前輩。

姚非拉:夏佬可是是我們公司的大人物,沒人敢動她。不過我瘦了也不是因為剛剛那個關係,而是忽然有天就轉變了生活習慣,吃得特別清淡,感覺沒有以前那麼累、也健康很多。

  我想也是因為這五年來為了經營夏天島工作室、要培養新人,但只有我一個老的要帶很多小的,加上我自己也不是特別有經驗,所以就摸索好多年。終於在去年上了軌道後,人放鬆了、也就比較沒什麼壓力,就跟著健康了吧。

  專訪就在姚非拉與夏達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互虧中歡樂地畫上句號,他們兩人也期許自己有更多作品未來能夠在台灣、在世界被看到。

相關新聞

【書展 17】台灣角川現場活動情報公開「新海誠導演親筆簽名板」抽獎送

GNN新聞 動漫畫

【書展 17】長鴻出版社原創小說新書簽名會情報公開

GNN新聞 動漫畫

【書展 17】蓋亞文發布「漫畫植劇場」等書展簽名會參加辦法及情人節特企周邊

GNN新聞 動漫畫

留言(9)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