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12-10-08 15:19

淺談少女漫畫 60 年 探索青澀、柔美、綺麗、肉慾、禁忌的包羅萬象世界

特約編輯 學院派天秤座 報導

  日本動漫發展數十年載,在許多人的童年或多或少都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雖然不可否認的,要認真的講,談到日本漫畫,現如今第一印象閃入腦海中的還是高喊「伸縮自如的橡膠鎗」、「龜派氣功」等必殺技,或是誕生「我其實不想用這招的」、「我開始相信你了」等眾多千古名言的王道戰鬥少年漫畫。

 

  可是從萬年不落的《千面女郎(玻璃假面)》、《尼羅河女兒(王家的紋章)》到紅遍亞洲的《流星花園》,震撼當世魔法少女的《美少女戰士》、《庫洛魔法使》,改編電影的《NANA》,還有當年盛極一時的《夢幻遊戲》、《玩偶遊戲》、《惡作劇之吻淘氣小親親)》。

 

  又或是近幾年的《完美小姐進化論》、《櫻蘭高校男公關部》、《交響情人夢》、《魚干女又怎樣(小螢的青春)》、《學生會長是女僕》或《SKIP‧BEAT!華麗的挑戰》、《好想告訴你》等眾多膾炙人口作品,其實看的出來少女漫畫的市場影響力也並不見得真的比較差。

 

  事實上,青春漫畫巨匠安達充逆向導入少女漫畫氛圍於少年漫畫之中,旗下作品《美雪美雪》、《我愛芳鄰 Rough》至今仍為書迷津津熱道,代表作《鄰家女孩》發行量更是長年名列運動與戀愛兩類型漫畫最前端,影響力甚至與《灌籃高手》並駕齊驅,某些層面甚可能猶有過之!

 

  而少女漫畫家出身的河下水希筆下《草莓 100%》當年更獲得少漫讀者們的熱烈迴響,這些都看得出少女漫畫的創作手法是足以通用在主要客群之外的閱讀者。

 

  即使是現在一方傾權,稱霸漫畫界的集英社「少年 JUMP」雜誌,草創時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兩位少女誌姐姐「Ribon」、「瑪格麗特」累積營運背景經驗以及相關人脈後才得以成立。像是由第一代總編長野規堅持所奠基的,沒能全部作到也至少必須俱備其中之一的 JUMP 漫畫創作最著名三本精神「努力、勇氣、勝利」的連載核心,就是脫胎借鏡於當年「Ribon」的「愛、夢、美」的形式。

 

 

少女漫畫緣起,漫畫巨匠們的奮鬥時代

  嚴格說來,依照現在以連載雜誌販售讀者取向的判定方式,所謂的少女漫畫應是指主要能讓中小學等較低年齡層的女性讀者閱讀的作品,但習慣上當我們一般提到少女漫畫時仍是泛指所有女性向的漫畫書籍。

 

  少女漫畫的特徵在於構圖的畫面線條普遍較為華麗、柔美、夢幻,人物的外貌則無論正反派都相當美型。由於針對的讀者不同,主角也就多以年輕女性擔當,題材則如上述從異世界冒險、歷史變動到一般日常小事、勵志夢想無所不包,只是較之男性向的作品,少女漫畫對於自我實現的事業心、使命感相對較輕,更強調包括親情、友誼等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互動,尤其是戀愛方面幾乎佔絕大多數,畫作、劇情尺度上也比少年漫畫來的更寬。

 

  如果考究歷史起源,少女漫畫的來源是眾說紛紜,沒有一個真的全面服眾的說法。但考慮到「以適合輕年紀的女孩子閱讀」的讀者訴求條件的話,較為多數人所認同的觀點則是以 漫畫之神手塚治虫筆下的《緞帶騎士(或譯藍寶石王子)》作為始祖。

 

當年《緞帶騎士》動畫

 

  生長於日本兵庫縣的手塚治虫在以寶塚歌劇團為發想,創造了男人與女子心同在一身,被當作王子扶養長大的藍寶公主之後,廣泛而熱烈的迴響讓該作品兩度在不同雜誌上連載,而分有少女版以及一般版兩種不同的內容。

 

  此外作品圓臉大眼、童話式的夢幻氛圍等特徵成了早期少女漫畫的基礎,反串麗人的特質也直接或間接反映在《凡爾賽玫瑰》的奧斯卡、《少女革命》的天上歐蒂娜、《花樣少年少女(偷偷愛著你)》的瑞希等後進少女漫畫主角身上。

 

  《緞帶騎士》同時還是日本漫畫史上第一部長篇大故事結構的連載,在日本最早期的漫畫中,故事內容並沒有如同現在分類專精,連載內容只有單元式結束的短篇,《緞帶騎士》的問世無疑又開創了漫畫創作的新可能性。

 

  有趣的是,由於當時的習慣與各雜誌間的風氣容許漫畫家一人同時多連載於不同期刊上,在這段仍在摸索漫畫業未來發展方向的時期中,我們所熟知的漫畫巨匠如《鬼太郎》之父妖怪博士水木茂、《假面超人》的創始人石森章太郎,以及永井豪等也都曾跨刀畫過相關創作。如 1966 年連載後多次改編為動畫,魔法少女始祖之一的《魔法使莎莉》就是以《三國志》為代表的歷史漫畫大師橫山光輝的作品。

 

不說的話誰能想見魔法少女的起源居然是由歷史漫畫大師打下基礎的呢?

 

  由於大環境的關係,此時期的少女漫畫題材風格定位還未明顯,題材選擇上仍相當通俗,以全年齡為導向,分界上是十分模糊,雖有試著拉攏女性讀者,但仍使用大部分少年讀者會喜愛的元素,如《緞帶騎士》騎士中就有大量的格鬥與冒險場面,並加入正邪對立的陰謀反派。

 

  但也大約是在這個時期,也就是1950年代中後一直到 1960 年代的這十數年間,包含前述集英社的「Ribon」、「瑪格麗特」以及主要對手小學館的「Ciao」、講談社的「Nakayoshi」等大出版社在內專業少女漫畫雜誌紛紛創辦,確立了日本漫畫讀者群的獨立性,和少女漫畫的基本雛型。

 

「花之24年組」,少女漫畫的常識革命

  到了 70 年代間,無獨有偶的,一如後來被稱為「漫畫聖地」的當年「常盤莊」那群年輕漫畫家,在東京的「白泉公寓」也有一群女性漫畫家糾集了有志一同的夥伴熱烈的討論少女漫畫界的未來,以萩尾望都、竹宮惠子、大島弓子、木原敏江、山岸涼子為代表,這群參加「大泉沙龍」,出生年約坐落昭和24年的女性就被稱為「花之 24 年組」,引領了一時風潮。加上同期後來以《尼羅河女兒》而打響名號的細川知榮子、《凡爾賽玫瑰》的池田理代子、《千面女郎》的美內鈴惠等豪華陣容,在相當程度的意義上顛覆當時少女漫畫連載的常識,真正確立了少女漫畫的走向。

 

  這段期間的創作者一方面延續傳統使用歷史、科幻、冒險的題材作為作品的背景基調,並擴大、加深格局表現,使內容更加紮實深刻。姑且不論考據是否切合正史,但像法國大革命的奧斯卡面臨的階級意識鬥爭以及埃及文明的凱羅爾的神女穿越故事等後製背景亦都出乎意外的龐大而不輸給男性向作品。

 

  此外,作者們也積極的擴張少女漫畫應用的題材表現,而有靈異、恐怖、神幻甚至運動類型的作品出現,如至今仍佔有一席之地山本鈴美香以少女網球選手的奮鬥故事而打動人心的《網球甜心》,以描繪不老不死吸血鬼複雜感情的《波族傳奇》。

 

  作品內容甚至帶有某種純文學氣質,具抒情性,並探討善惡、美醜、愛恨等衝擊性的深邃思考,更重要的,此階段的作品確立了少女漫畫的女性路線特質,除了思想更加現代化外而透露出女性獨立的意識,愛情觀上也不再只是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單一取向。

 

  譬如大和和紀在《源氏物語》外,筆下其他作品女主角的生活中愛情雖然是很重要的一部份,但並不是人生的全部,她們會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擁有明確的自主性,而不畏逆境,如《紐約美女》的木乃花志乃,表面上不知情的人會認為她是為了不滿意的親事而離家出走,但實際上她是不得已而選擇以非常手段來捍衛自己的價值觀與生活型態。

 

  而《橫濱故事》中雙旦,卯野與萬里子,個性互為表裡卻是情同姐妹,兩人一者始終如一的愛情,一者初戀未果的無奈,兩相對比的雙線劇本而激盪出迴異於童話故事的思考方式。

 

  更多禁忌的近親不倫還是黑暗、虐情取向劇本,以及現在一稱為「腐」字訣,當時歸類為「少年愛」的 BL 題材也是在此階段發跡,集其大成而最具代表性的當屬竹宮惠子的《風與木之詩》,充滿調教、侵害、私通甚至沾上毒品的背景與劇情,兩名少年之間的絕烈而像要燃燒一切的悲戀就算放到現在仍算是十分前衛,對於當時的讀者內心那翻天覆地的衝擊性有多麼強烈也就可想而知。

 

  《風與木之詩》也很可能是最早完全上身裸露的少女漫畫,實際上當初擅長科幻作品的竹宮惠子之所以會構思本作,就是因為那時少女漫畫是嚴格禁止男女主角的床戲描寫,既然不能放上一般男女的激情互動,就路走偏鋒改以同性間的對手戲來嘗試其他漫畫家沒畫過的東西。

 

  當然,這一方面代表漫畫創作自由的開放,甚至有些評論者認為這使的漫畫的創作拉到相當於日本古典文學上的高度,但同等的也引發強烈的反彈聲浪,不諱言的說,現今許多讀者對少女漫畫全都「高度性愛鏡頭、充滿禁斷主題、刺激而狗血」的偏見,大概也是在這個時間點開始生根。

 

  由於受到當時社會普遍熱愛歐美影劇的流行,這時期的少女漫畫創作除了表現分鏡上十分誇張,如驚嚇、恐懼時消去瞳孔的雙眼和對比深色背景的蒼白面容,主要人物一出場就是鮮花擁簇之外,一般情況下人物近似於洋娃娃的外貌,包括金、銀、紅、棕等鮮艷顏色捲髮加上水汪閃亮而佔據臉部一半左右的大眼,也就成了當時最典型的角色造型。

 

  而從 60 年代末開始,男性的少女漫畫創作者也漸漸退出該領域的競爭舞台,值得注意的是在 70 年代中期,一僑出版集團又再從集英社中分支出白泉社,並以清新的風情和個性派的特色創辦之後為人廣知的代表性少女誌「花與夢」、「LALA」等雜誌,又為少女漫畫界打開新的舞台,像《千面女郎》就是先連載於「花與夢」上後才移到「花與夢別冊」。

 

黃金歲月,代表性名作爆發的輝煌時期

  緊接於「花之 24 年組」腳步,在 70 年代後而至 80 年代之間的少女漫畫家更是人才輩出,幾乎可以「爆炸性」來形容。

 

  除了發便當不手軟,以殘酷驚悚與懸疑恐怖氣氛見長的《魔影紫光》作者的筱原千繪外、包含活潑清新的《帥哥 GOGOGO》、《貴公子傳說》作者中路有紀與《神秘王子》的作者成田美名子、橫跨前世今生的超能力科幻作《地球守護靈》之母日渡早紀、《出雲傳奇》的樹夏實還有赤石路代、齊藤千穗或著黑虐系代表人物物嶺冬實都是這階段投入少女漫畫界的新戰力。

 

《地球守護靈》動畫主題曲

 

  這一群在各自所長的領域推陳出新而誕生一部又一部大作作品,被認為是少女漫畫黃金時期的漫畫家,隨著時代的演進作品的走向已漸趨複雜化,其題材與作風已經不拘一格,日常系的作品開始大量湧現,作品的時空背景都要更加貼近 20 世紀末至 21 世紀初的現在。人物也不見得要繼續托胎於古歐風情,由一般國、高中女學生擔任主角的比例越來越重,少女漫畫的主流校園愛情喜劇開始興起。

 

  就算如《闇河魅影》這次穿越到古文明成為王妃的夕梨就不再是美國大學專攻考古學的千金大小姐,只是一般社會背景下長大的少女,《地球守護靈》眾人前世是高科技的外星訪客,但今生也不過是普通的高、中、小學生,雖然大量作品中金色捲髮的人物所在多有,但也幾乎拿掉了歐洲貴族的頭銜而只是一種時尚的造型。

 

  此時期的作者注重的是故事情節與人物反應變化之間的銜接,並在作品的小細節處做出完善的規劃與鋪陳,分格取鏡角度變化又更多,嘗試從不同角度的視點切入作品內容。

 

  譬如《雙星奇緣》和其續作《亞歷山大》以美國少女阿妮絲相遇雙胞胎明星「西瓦」、「賽瓦」期間所發生的愛情、友誼和孿生兄弟間的羈絆,還有雷文本身的自我認同為故事本體,除了慢慢拓展人物心境變化而至引爆衝突點之外,在作品中也讓讀者一窺明星、時裝模特兒拍攝工作的生活、大學作業報告的趣事和師生間的互動,以及藉由主角與讀者、和出場人物所在美國與日本價值觀、社會型態上的差異,揉合當代的流行樂、時裝設計、熱門電影等元素,帶出文化與文化之間的互動交流。

 

  另外 70~80 年代的 20 年間,從手塚治虫開始推動日本動畫工業的夢,此時也正好是正要開花結果前的醞釀期,隨著電視逐漸在一般家庭的普及與動畫製作技術的逐步成熟,前面提過的《網球甜心》、《凡爾賽玫瑰》、《千面女郎》也前後分別動畫化,少女漫畫的能見度相對提高,而開始比過去更大比重的往多媒體平台發揮。

 

世紀末的衝擊,走向多元發展的路

  在日本動漫界巔峰的 90 年代,已致完熟的少女漫畫發展也開始邁向更加激烈變革的轉折點。

 

  一般而言,如果有看《爆漫王。》的讀者應該都很清楚,漫畫家的就業流程大概有幾個階段,也就是帶著稿子到出版社毛遂自薦,或是直接參加各雜誌舉辦的漫畫新人賞,還是透過介紹到正式的漫畫家工作室修業當助手,接著不斷向雜誌編輯提出分鏡稿,最後才能正式在雜誌期刊上進行連載,也才算是出道成為漫畫家的一份子。雖然也會有學歷上是否有相關科系如美術專科等的差別,但大體上最終還是殊途同歸。

 

  就算是最早期還沒有專業的漫畫雜誌的草創期,未曾經過連載而直接出版的所謂「貸本漫畫」也必須透過出版社與印刷公司協商的程序,換言之商業的漫畫書基本上是由「專業的出版社與漫畫家」所一同完成的作品。

 

  但在數十年來團塊世代等前人的努力下,日本經濟已從戰敗後重新爬起,更新一代的年輕人生活相對富足而有餘力為自己喜歡的事物投注更多的熱情,開始有人對熱愛的動漫進行二次創作甚至自費出版自己作品,這樣的漫畫同好者慢慢聚集彼此交流、互通情報而成為另一支特殊的漫畫創作群體,也就是現在稱為「同人」的團體與作家的起源,其人數的增長更以明顯、驚人的幅度逐年急速上升。

 

  以少女漫畫而言,包含《聖鬥士星矢》、《足球小將翼》在內,眾家帥氣、英挺的男主角當然很快的成為同人作者們的新寵兒,於是一輝與瞬的禁忌兄弟愛、冰河與瞬經典公主抱的渲染等配對造就一干癡迷粉絲。

 

  而其中創造「若島津建×日向小次郎、」「小野田×早田誠」等配對,後來以一部《絕愛》再掀同性禁忌之戀眈美高峰被稱為「同人女王」的尾崎南,以《超獸傳說》後為代表的高河弓,還有長年來不斷推出《東京巴比倫》、《X》、《魔法騎士雷阿斯》等熱門作品的漫畫界最知名漫畫家團體 CLAMP 就都是從此處發跡。

 

  《哆啦A夢》的創生者藤子‧F‧不二雄曾經說過,專業的漫畫家不能夠只想畫自己想畫的東西,但也不能夠老是依附群眾只畫群眾所要的東西,要找出那塊作者與群眾共同接受的領域是漫畫家永遠的課題。

 

  不過也許是因為同人界本身就較少出版編輯拘束而著重在作者本身看法的特性,也或許是因為受到當時同人作家欽慕的作者如車田正美、高橋陽一本身重視誇張畫面呈現與奔放感情而較不在意細節的影響,也有可能是出自於某種創作意識飽和的反動。

 

  總之,這一群有著同人界創作背景的新銳後進,在正式與出版社合作之後其作品的特性更著重在畫面整體張力的表現與個人理念的傳遞,在次要的情節銜接以及構圖技術上並不是那麼要求。

 

  像 CLAMP 從最早期的《聖傳》開始畫面構圖就是極其炫麗壯闊,而高河弓筆下作品包含《妖精事件》在內劇情在奇幻迷離之外,起承轉合之間卻是充滿意識流的作風,飄渺的敘事手法打開另一種創作的可能性。

 

  這一部分作者的重點是傾全力在作品中表達自己所喜愛藝術價值觀或是自我體悟來營造作品的氣氛,頗有幾分現代主義文學中「新感覺派」與古典美術中「印象派」興起的意味。

 

  另一方面,以小學館吉原由起、新條真由一脈相承,隨著現代風氣的開放與出版社逐步加劇的競爭壓力,在畫作尺度上開始做了大幅度的開放,一改過去少女漫畫大多純情內斂的表現方式,而以大膽、挑逗以及大篇幅的情色描寫造成轟動!爭議性的做法和人質情結的內容也讓新條真由聲名大噪,很大程度上也意味著少女漫畫的底線下修而遭受抨擊。

 

  不過這並不代表正規出身,或是單純以描寫一般愛情劇為主打的少女漫畫家地位被取代,同樣是在90年代,包含《薄荷關係》、《帥氣女朋友》的吉住涉,《愛情躲貓貓》、《娃娃愛你》椎名愛弓等,每位作者仍各自擁有自己的死忠擁簇。

 

  然後以雜草精神周旋四名貴公子之間的杉菜與有些脫線跋扈卻專一可愛的道明寺司為主角,在巨大貧富差距的背景下的戀愛喜劇,神尾葉子筆下少女漫畫的王者《流星花園》終於現世,至今發行量高達 5000 萬本的紀錄仍穩坐少女漫畫榜首。

 

  只是有趣的是,原為提倡「針對少女讀者而創作」的少女漫畫,在數十年分鏡、敘事結構的圓熟之後漸有往多方向嘗試的趨勢,而變成「以少女漫畫的分鏡結構」創作的作品。

 

  在眾作者路線分歧差異越來越鮮明的當下,也看的出整的少女漫畫創作的風氣開始積極回歸大眾市場,最明顯就是少女漫畫的動畫化比例越來越高,製作團隊開始樂於改編少女漫畫原著使少女漫畫不再是完全針對年輕女性讀者,讓男性客群也更容易參與期間。

 

  「代替月亮懲罰你!」揉合《假面騎士》特攝英雄變身與最受喜愛的水手服元素,富樫直子(舊姓武內)的《美少女戰士》大開少女漫畫市場而吸引眾多少年粉絲,也與後來種村有菜的《神風怪盜貞德》、CLAMP的《庫洛魔法使》重新確立了「魔法少女」類型作品的地位。

 

  1995 年,動漫界公認一代神作《新世紀福音戰士》堂堂問世,監督庵野秀明因此作而聲名大噪,在《新世紀福音戰士》之後的下一作品竟選擇改編津田雅美以假面資優生宮澤雪野與有馬總一郎互動的校園戀愛故事《男女蹺蹺板》不得不說是跌破眾人眼鏡。

 

  如果是七年級生,那麼對於渡瀨悠宇全員偶像化派的《夢幻遊戲》和隱藏著霸凌、學級崩壞等事小花美穗的《玩偶遊戲》,當年為美朱、鬼宿的書中異世界冒險,羽山和紗南兩人面對接踵而來家庭、戀情上的試練著迷而目不轉睛的那段時光應該是記憶猶深,可以看的出來少女漫畫在動漫的地位已逐步追上男性向的作品。

 

  除去動畫化之外,那年多田薰《淘氣小親親惡作劇之吻)》真人化一舉捧紅了主演男女主角入江直樹、相原琴子的男女演員柏原崇與佐藤藍子,那螢幕前佐藤藍子以迷戀的神色說出「入江君~」的鏡頭應該不少觀眾都印象鮮明。後來翻拍的《流星花園》偶像劇 F4 的大紅就更不用講,少女漫畫的擴充領域是越來越廣。

 

21世紀大眾化世代,維持基本訴求的前提下挖掘更全面的客群

  千囍年過去了,十年風水,2000 年後而至現今的少女漫畫與動漫界也一同面臨少子化和經濟成長停滯的問題,為了擴大客群,近幾年來的少女漫畫雜誌社的走向一方面仍是鞏固基本盤以戀愛故事作為大宗,但另一方面也開始創作一些愛情戲較淡的作品,以其他更通俗的元素作為賣點。

 

  如早川智子的《完美小姐進化論》以少女和多位美少年同居的設定上,古來大致都會發展成眾星拱月的多角戀後宮戰爭,但連載至今感情線仍是十分淡薄更多的是以變裝的落差與爆笑的情節來達到吸引讀者的目的。

 

  還有末次由紀近期復出後以《花牌情緣》大紅,相信打動人心的也不會是千早與新、太一之間的感情走向,更多的還是花牌競賽上的熱血與勵志。

 

  為了更加明確突顯作品特色,現在的少女漫畫相當著重於人設屬性上的變化,讓讀者能在第一時間引起興趣。

 

  像是葉鳥螺子筆下明明為女兒身卻扮成美少年參予男公關部行動的治斐,二之宮知子所描繪天然呆而有些超現實的野田妹與完美主義者的千秋王子組合都是能讓人翻閱書頁時感到亮眼的類型。

 

  而平時認真踏實、精明能幹的學生會長,私下打工卻是女僕咖啡店中的女僕服務生,巨大的對比就能造成藤原飛呂《學生會長是女僕》中鯰澤美咲的魅力,選取「女僕」設定作為劇情開展的基準這點也看的出明顯靠攏男性讀者的策略。

 

  畫面構成上線條分鏡也越見爽淨、明快,感情上的描寫內心的掙扎仍在,但也會盡量不給人扭捏做作的感覺。

 

  舉例而言就像樁泉的《王樣老師》、《姆指羅曼史》,筑波櫻的《當現在遇到未來》、《企鵝革命》,作品內容都有一種清澈感,就算主角們互有情意仍不會過份糾纏黏膩,整體感爽口宜人無分男女讀者都能輕鬆閱讀。

 

  尤其近代仲村佳樹的作品,從《東京天使保鑣》而至《SKIP‧BEAT!華麗的挑戰》整體氛圍構成就與傳統印象的少女漫畫完全不同,更多的是一種乾脆的「俐落」,因此恭子發動怨恭、或是其他飛車、格鬥場面才會深具魄力。

 

  即便是以純正的戀愛劇情為導向,氛圍也較以往明淨,以細膩或是幽默的表現方式來將單純的劇本作發揮而顯大方。

 

  像是河原和音最近改編為真人電影的《俏妞出招》,原運動系少女長嶋晴菜以正面開朗的態度與小宮山洋一同往前走,既沒有糾纏難解的三角習題,也沒有巨大的家庭背景差距,甚至沒有幾個亂入的情敵,卻仍流順的將一個相對平凡的戀愛以使人看的會心一笑的手法呈現出來。

 

  前一陣子椎名輕穗筆下聲威赫赫,隱隱然有新世代少女漫畫代表姿態的《好想告訴你》也以細密的筆觸見長,將爽朗少年翔太與看似陰鬱實則樂觀進取的爽子兩人清純的感情慢慢鋪陳,就算完全捨棄過激、虐情的橋段也能讓讀者跟著書中人物憂喜。

 

  其他前文沒提到,包含《我的初戀情人》的青木琴美、《今天開始戀愛吧》的水波風南、《夏目友人帳》的綠川幸、《愛麗絲學園》的樋口橘、《紅茶王子》的山田南平、《真假茱麗葉》的繪夢羅、《V‧B‧R 絲絨藍玫瑰》的日高萬里、《帥哥吸血鬼》的橘裕......等眾漫畫家也相當活躍,並孜孜不倦的持續創作,只是族繁不及備載,筆墨無法盡述這邊就先略過不提了吧!

 

現階段出版社走向略談

  當然,由於長期的發展,目前少女漫畫分之實在太過龐雜,新入坑的讀者在不清楚作者作風的情況下是很有可能因為與期待不符而有踩到地雷的可能。

 

  一般來說,以長年的經營經驗作累積,如同其他讀物篩選,少女漫畫時如果不清楚內容是可以先以出版社的分類作為最模糊的選擇條件。

 

  以前述集英、小學、講談、白泉四大出版社為例子,最老牌的集英社雖有著可說是目前新生代代表的椎名輕穗與河原和音,包含兩位漫畫家過去作品在內,作品內容上仍相對比較成熟而偏近於較高年齡的讀者群,題材與感情的描寫都比較具社會性的氣質。

 

  小學館重視感官感受,旗下漫畫家畫風可愛且尺度開放,上述如《夢幻遊戲》、《風與木之詩》與新條真由一系都是出身小學館,不過相對的戀愛觀比較不是那麼厚實,比起慢慢鋪述主角兩人的互動,較多以種種外在的考驗來推動劇情。

 

  講談社定調不一,價值觀跟題材還有創作類型沒有太大的統合性,讀者可以在此找到從魔法少女到花牌競技等各類型的作品,但相對同樣的容易因為刺激買氣需要而有在連載結束前作品劇情急轉直下的可能性。

 

  白泉社則像前面說的一向作風清新,即便用的是純少女漫畫的題材,但表現手法對於男性讀者仍屬容易入口,唯對應少女漫畫讀者們「小學色、白泉苦」的讖語,近年來雖然有減輕的跡象,不過相當程度的作品如同《魔法水果籃》一般在輕快的故事下角色可能會隱藏比較不為人知的黑暗過去等等。

 

  不過這當然只是提供一個大方向,其他也有推出過《尼羅河女兒》的秋田書店以及角川等,林林總總諸多相關雜誌一時也難以盡述,挑選的準則與依據還是請各位看倌自己斟酌啦!

112

LINE 分享

相關新聞

獨家專訪日本電通資深動畫製作人 渡邊哲也暢談分享日本、中國與世界動畫未來展望

GNN新聞 動漫畫

傳華納兄弟擬將收購東方夢工廠股權 接手東方夢工廠?

GNN新聞 動漫畫

傳夢工廠新任母公司康卡斯特集團有意脫手位於上海的東方夢工廠

GNN新聞 動漫畫

留言(112)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