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其他2013-04-04 19:38

「公仔總動員」專訪海洋堂社長宮脇修一 暢談海洋堂 50 年創作歷程

GNN 編輯部 報導

  日本海洋堂造形集團繼 2007 年首度來台舉辦「慾望與消費-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特展之後,今年又再度來台舉辦「公仔總動員-日本海洋堂經典鉅獻特展」,3 月 31 日起在台北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展出近 4000 件由海洋堂旗下眾多知名公仔原型師傾力製作的經典壓箱珍藏。
 
  巴哈姆特 GNN 本次也特別深入「公仔總動員-日本海洋堂經典鉅獻特展」展出現場,帶回由海洋堂社長宮脇修一親自導覽的現場介紹,以及與中華民國設計師協會理事長尹立共同主講的座談會實況,同時專訪到宮脇修一,暢談海洋堂的經營理念與創作歷程。
 
  • 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館長朱楠賢於開展晚宴上致詞

  • 海洋堂社長宮脇修一於開展晚宴上致詞

  • 展出近 4000 件海洋堂旗下經典壓箱珍藏

  • 由高知縣觀光特使「Hachikin Girls」擔任形象大使

海洋堂社長宮脇修一現場導覽

 
  • 「公仔總動員」特展入口

  • 小朋友與飛龍合影

  • 穿和服的工作人員發代幣給受邀參觀者

  • 投代幣換轉蛋紀念品

  • 宮脇修一與自己的巨大公仔合影

  • 重現當年海洋堂 2 坪大創業空間的主題造景區
    (人型看板是創辦人宮脇修,宮脇修一的父親)

  • 大魔神公仔

  • 拳四郎公仔

  • 這 3 尊《北斗神拳》公仔是當年委託台灣製造的

  • 海洋堂創舉之一的《魯邦三世 卡里奧斯特羅城》的造景模型,該片是知名動畫導演宮崎駿首次執導的動畫長片

  • 宮脇修一與形象大使「Hachikin Girls」合影

  更多現場照片請參閱頁面下方的圖片列表
 

海洋堂社長宮脇修一專訪

 
  海洋堂本次睽違六年來台再次展出(上一次的展是 2007 年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對於本次的展覽,宮脇社長說比較像是針對喜愛模型的族群所作的展覽,不像美術館那樣將一只一只的模型精緻、典雅的當作藝術品展示,而是大量、高密度地讓對這些模型有興趣的人一次看個夠。聊到比起上次在台灣的展覽,受到許多人喜愛的美少女系列模型好像少上許多,他表示這是因為不想要太偏向喜歡某些產品的族群,才會把每個類型的模型都等比例地放入會場。「因為我自己很喜歡戰車之類的模型,所以有一次就嘗試了只有對軍武的模型展覽,結果就有點失敗(笑),所以說如果太針對某個族群的話也是沒辦法成功的。」他說:「而且如果太過偏袒於某個類型,就無法將海洋堂的特色完全展現。」
 
 
  和海洋堂形象大使「Hachikin Girls」的合作契機,主要是因為 2011 年海洋堂在高知縣成立了一所博物館,而「Hachikin Girls」也是被選為代表高知縣的觀光大使,藉由這樣的機緣,一方面她們能夠為海洋堂帶來活潑的宣傳,另一方面會在各地進行展覽的海洋堂也提供了她們更多曝光的機會,在此同時,高知縣也達到了宣傳地方觀光的目的。宮脇社長驕傲的表示,雖然海洋堂於高知縣設立的博物館位於交通不便的偏僻鄉下,但是一年裡卻可以有高達 10 萬多的人潮前往參觀,非常不得了。「舉例來說就像是台灣的阿里山山腳那樣的地方。」他笑說:「就在 1995 年的時候剛好有個機會由海洋堂協助在台灣嘉義舉辦了一個恐龍博覽會,因此在當地住了 3 個月左右的時間,雖然把當地說成鄉下地方有點失禮,不過我們高知縣的博物館周遭大概就是那樣的感覺吧。」
 
 
  其實從一見到海洋堂社長宮脇修一,他臉上就堆滿了笑意,對於提出的問題也都無一不答,而且無論是關於公司經營層面的問題、還是關於自己個人的提問,每個問題他都回答的相當仔細。在專訪開始前,他甚至一邊開了桌上的瓶水,笑說自己是個話多的人,就請不要客氣地盡量和他聊。
 
  受到父親影響,從小就喜歡模型的宮脇修一回憶,自己的小學時代,也就是大概 60、70 年代的時候,當時的小孩沒有像現在有電腦、電視遊樂器等如此多樣化的娛樂,那個時候大家都往外跑,也因此成就了模型的第一個黃金時期。認為自己從小就是個隨興的人,宮脇修一說小時候的自己對於未來要作什麼相當沒有想法。「或許學爸爸一樣弄個什麼店,像是烏龍麵店之類的好了。」他說:「當時有這種想法的我,就把木刀立了起來看它往哪邊倒,然後看他倒向哪邊就決定怎麼作,真的是有夠隨性的(大笑)。」
 
 
  自稱自己是世界第一的模型收集者,在房間擁有 3 萬 8000 件左右的模型收藏中,宮脇修一最喜歡的就是戰車模型,他說戰車等軍武類模型在自己小時候也是相當熱賣的商品。翻閱著從日本帶來台灣的照片本,裡頭是長大後的他坐在迷彩的車中。「小時候喜歡小小的模型,人長大了興趣也就跟著大了,到最後居然買了這樣的『模型』,還在展覽會中邀請模特兒穿上軍服,一切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夢想,說真的連自己都覺得像是個變態社長啊!」他笑著說。
 
 
  從小就接觸組裝模型的他,在年約二十出頭的時候也開始嘗試組裝 GK 模型,他說當年很多海洋堂的模型、原型師也都是在和他一樣年紀的時候進入海洋堂,然後開始第一次接觸 GK 模型。「作模型是我的興趣,我有自信我手作的模型不會輸給一般的模型師喔!」他說:「我認為我們都是這樣,就是因為喜歡模型、所以才會開始走這條路,有點像是 HONDA(本田汽車)的創始社長一樣,因為自己喜歡汽車,所以最後當上了汽車公司社長的感覺。
 
  問到宮脇社長在小時候和模型之間是否有什麼比較特殊的回憶,他想了想說:「當時我中學二年級 14 歲……剛好就是《福音戰士》真嗣君的年紀(笑),當時因為家庭因素導致海洋堂的店鋪人手不足,14 歲的我於是就開始到店內幫忙,一間店從上到下、從進貨到顧店、販售都是由我一手負責,於是 15 歲畢業之後的我就正式加入了海洋堂的行列,一直到現在。回想起來,不只是當時、就連現在要一個少年把一間店照顧得如此有調理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是嗎?」因為有這樣的經驗,他說「賣模型」也因此成為了自己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件事,而過去二十幾年的時間他也就真的就是在從事這麼「一件事」。
 
  對於領導著全球模型界知名品牌海洋堂的宮脇修一來說,模型是他最大的興趣,但身為一個公司的社長,這件事情就不單純只是興趣而已。「我必須要想著經營面的東西,像是要怎麼販售、如何設計大家才會喜歡等。」他說:「雖然海洋堂是一個注重創作面甚於其他層面的品牌,但是還是需要對的方法來推廣這些好的東西。」
 
  針對模型界的製作成本和人事費越來越高,宮脇社長說,這幾年常接受日本媒體的採訪,也幾乎都會問到這方面的問題,包括公司成功的秘訣和未來的走向。他指出日本最近有越來越多新興的模型製作公司,最值得矚目的就是 Good Smile Compny 這間公司,他們在短短的 3 年內營業額翻倍又翻倍,很希望能夠學習到這些競爭對手的經營模式。「不過另一方面放眼看有很多的企業、大公司都會有好幾年之後的計畫,但有的成功、有的也失敗,所以我覺得就不要想太遠了。」他說:「海洋堂的戰略,大概就是在試行錯誤中找尋正確的方向,擬定一個近期的計畫,如果稍微感覺不對了就修正前進的方向。因此就目前來說的話,大概到今年(2013)11 月左右的營收、方向都還抓得出來,不過再往後的事情就無法預測了。」
 
  宮脇修一說目前海洋堂幾乎已經沒有在招募原型製作師的新人,因為現在海洋堂缺乏的是擅長經營和統合管理的人材。「過去的海洋堂和現在的海洋堂已經不一樣了,雖然我們有很多在創作上擁有天份的人材,但是因為這些人每天就是專注於自己的創作上,對於其他的事情就不是很靈通,大概就像《鋼鍊(鋼之鍊金術師)》裡說的一樣道理,有一好就沒有兩好,很多事情是等價交換的。」
 
  說到原型師,他也指出這次在展覽中展出的知名美少女模型師 BOME 厲害之處,他和知名藝術家村上隆合作,並且曾在法國、美國、英國等世界各地巡迴展出,不但將模型推高到藝術品的層次,也讓海洋堂的名聲因此更加遠播。「其實 BOME 在 30 年前剛進入海洋堂的時候是吊車尾的模型師喔。」宮脇社長說:「不過這 30 年來他持續不斷地每天堅持創作,不管別人怎麼樣的休息出遊,他大概每天早上 9 點到晚上 12 點都在製作模型,所以現在 52 歲的他也因此沒有老婆也沒有女友,該怎麼說呢、就像是愛上了美少女模型的變態吧(笑)。」
 
  宮脇社長也點出,以擅長動物和恐龍等生物模型知名的松村しのぶ,也曾在 1993 年好萊塢拍攝《侏儸紀公園》時,獲邀將他的模型作品成為當時劇組製作大型恐龍模型的範本,可以見得這些原型師在業界的地位以及其重要性。
 
  「我們其實沒有太長遠的理想,只是製作著自己喜歡的模型,而現在可以談得上目標的東西,或許也就是眼前必須要達成的目標,就是希望每個商品都能夠有穩定的銷量,能有支撐收入的常賣式商品就好了。當然,這也是希望能讓『海洋堂』的名聲更加響亮而必要的條件。」他說:「我自己也還有很多想要創作的東西,想著要怎麼作會更好、更漂亮、更引人注目,要如何將模型與日常生活作更多的結合,就好像宮本武藏不斷的在尋求自己的道路一樣,希望自己也能繼續找到更好的方向。模型是會一輩子跟著我的東西,他不只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興趣,所以沒有比這份工作還要讓我更喜歡的東西了。」
 

「台灣 V.S 日本-從設計看公仔文化」座談會

 
  主辦單位特別於開幕當天下午在現場舉辦座談會,邀請到特別來台的海洋堂社長宮脇修一以及中華民國設計師協會理事長尹立主講,以「台灣 V.S 日本-從設計看公仔文化」為題彼此交流。
 
  • 海洋堂社長宮脇修一(左 2)與中華民國設計師協會理事長尹立(右 1)

  宮脇修一首先致詞表示,海洋堂先前曾於 2007 年底在台北美術館舉辦過「慾望與消費-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展,相隔 5 年後這次又有機會在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再次舉辦「公仔總動員-日本海洋堂經典鉅獻」,而且這次展出的內容更豐富,還開放自由拍照,整體水準不輸日本。
 
 
  宮脇修一先是透露了海洋堂當初成立的經過,他表示,海洋堂是 1964 年在大阪成立的,至今已將近 50 年了,不過最初只是間 2 坪大的模型店。當初父親宮脇修之所以會決定開模型店,主要是因為他自己從小就很喜歡模型的關係,不過當初還是在「烏龍麵店」跟「模型店」間搖擺不定,後來是聽天命用推竹刀竹竿來決定。當年社會上還沒有「御宅族(おたく)」的概念,因此大家對於開模型店這種行業往往抱持著異樣的眼光,覺得這是長不大的人才會搞的勾當。
 
  尹立則表示,自己非常喜歡海洋堂出品的公仔,自己也收藏了將近 2 萬尊的各式公仔,對他來說公仔就像是微型的雕塑,是一種另類的美術創作。就如同許多青年學子般,這些公仔陪同他度過了當年飽受升學壓力的苦悶青春時光。而海洋堂的公仔之所以能享譽國際,要拜日本傳統崇尚 “達人” 的精神有關,不論是什麼領域何種題材,都充分展現了執著專注的達人精神。
 
 
  對於海洋堂出品的模型之所以能數十年如一日地維持一貫的高水準,宮脇修一表示,這是因為自己就是個重度的模型御宅族,光是收藏的模型就多達 3 萬 7000 多個,而且其中超過 5000 個以上是自己親手組裝的,這樣的紀錄堪稱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他自豪地表示,在其他的行業中,老闆不一定是該行業中技術最好的人,就好比汽車公司的老闆駕駛技術不見得高明、組裝技術更是不可能跟工廠技師媲美,但他自己並不是這樣。他以甜點店的老闆為例,如果甜點店的老闆平常就積極關注世界各地的甜點,時常親自下廚動手嘗試,那麼自然就能做出讓顧客滿意的甜點。
 
 
  尹立表示,自己是六年級前段班的世代,當年的學子在求學時總是會被家長要求選擇 正確 的路線,出社會後才能光鮮體面出人頭地,因此當初他選擇走藝術的路子時,就被視為離經叛道。不像日本擁有重視 達人 的傳統文化,不論從事什麼行業,只要做到極致都能出人頭地。
 
  對於日本公仔文化對台灣的影響,尹立指出,日本在戰後復興時期,由手塚治虫等先驅帶動了動漫產業的發展,逐漸形成獨自的文化,塑造了現今的御宅市場。台灣與日本之間有著 50 年殖民的特殊關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因此這股潮流也越洋傳入台灣,逐漸成為一種流行文化。
 
  親身經歷這數十年間潮流演變的宮脇修一特別解釋了「御宅」的演進歷史,他表示,「御宅」這個專有名詞是 1983~84 年間誕生的,當時已經有許多動漫畫與模型的愛好者,他們雖然聰明但多半不善交際,因此彼此常會使用「御宅(おたく)」這個略帶敬意的代名詞互稱,後來就逐漸變成用來代稱這個族群的名詞。不過 80 年代這個名詞又轉變成專指那些對特定喜好沉迷到忘我地步的族群,變成一個帶有歧視意味的差別用語。不過歷經 30 年的演進,御宅市場大幅成長,不再專指重度沉迷的狂熱者,而是涵蓋了所有對 ACG 感興趣的愛好者,大家一同創造了這段歷史。
 
  尹立笑著說,自己現在在樹德科技大學動畫與遊戲設計系擔任系主任,這個系在校內就被大家戲稱為 “阿宅系”,雖然大部分的阿宅都是自得其樂不會傷害別人,不過還是經常被歧視。其實現在的年輕人已經不再被過往的既定框架所束縛,而能追求自己的興趣與志向。御宅文化不只逐漸被大眾所接受,就連政府也積極投入數位內容產業的發展。“宅” 已經從被差別看待的次文化,逐漸轉變為被大眾接受的流行文化,就如同當年爵士樂從黑人音樂轉變為大眾流行音樂般。
 
  在談到造就海洋堂偉業功不可沒的旗下原型師時,宮脇修一表示,海洋堂的原型師大致上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天才,這類人不論從事什麼行業都能出類拔萃,海洋堂中的代表就是「谷明」。而另一類則是基於自己喜歡的領域而投入模型製作的原型師,這類原型師對於自己喜愛的領域都非常投入,像是喜歡美少女、喜歡動物、喜歡機械等,有著各自的擅長領域,這類原型師的代表就是 「BOME」,現年 52 歲的他,曾獲邀在紐約與巴黎的美術館舉辦個展,是當代美少女公仔原型師的代表。不過大家或許不知道,30 年前 BOME 剛進入海洋堂擔任原型師時,其實造型力並不好,甚至讓人懷疑是否應該雇用他,不過他對美少女的熱愛無人能及,全年無休地投入美少女的世界,其實他並沒有設定什麼目標,只是因為喜愛所以一直做下去,最後成為首屈一指的原型師。
 
  宮脇修一強調,海洋堂旗下的原型師幾乎都不是科班出身,而是基於自身喜好投入的。這次特展特別設置了展示 BOME 作品的美少女專區,讓參觀者體會以喜愛之心為出發點的心血結晶。
 
 
  宮脇修一進一步提到,能從事原型製作的人很多,不過能真正邁入專業領域的原型師,必須具備在限定時間、限定規格、限定預算內完成原型製作的能力,例如海洋堂旗下動物模型第一把交椅的松村一週內就可以製作好 3 個動物模型的原型。以漫畫來比喻的話,就像是每週都要交出特定頁數的週刊連載漫畫家那樣。而自己的工作,就是讓旗下原型師能按照規劃發揮最大效益。
 
  在談到台灣的原型師這個議題時,尹立表示,近年來流行的 公仔 其實是來自香港的外來語,後來逐漸成為創作型玩具的代稱。其實原型師這個工作,在許多產業都有需求,因為原型師的工作就是把設計好的產品以實物真實呈現出來,例如動畫製作也需要透過原型師讓角色的各個面相真實呈現以資參考。後來公仔創作逐漸從附屬品轉向主要的創作載體,加上便利商店及點兌換公仔贈品的風潮推波助瀾,讓公仔創作成為相當熱門的領域。不過這也導致台灣公仔創作過度商業化,往往都依附在贈品或是活動吉祥物的層次,而缺乏獨立的創作。單就這點來看,海洋堂雖然知名,不過其實是個規模很小的公司,但長久以來都堅持走 “創作” 路線,這點是很值得效法的。
 
 
  最後談到未來的願景時,宮脇修一表示,他最大的願景就是積極舉辦展示會,讓大眾更為了解公仔的文化。他覺得大家的認知跟自己的認知不同,大家或許會覺得海洋堂已經很成功了,不過他自己覺得其實還沒,雖然海洋堂從事模型生產已經超過 30 年,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食玩,像巧克力蛋系列至今已經賣出 31 億 3000 萬個,但在這類產品中,模型只是附屬的贈品,而不是單獨的商品。他舉例表示,目前海洋堂計畫使用 REVOLTECH 可動關節技術推出《鋼鐵人》的公仔,內部評估大概可以賣 2 萬組,不過同樣題材的可動公仔在美國至少可以賣上 30 萬隻,市場規模相差十幾倍,顯示日本的模型市場還有待耕耘,像自己喜歡的戰車、飛機等硬派的模型,在日本市場就更小了。因此他希望能在 5 年內小型的模型為開端,炒熱並擴大日本的模型市場,營造出足夠的消費族群,進一步擴大自己最愛的硬派模型銷售,同時透過展示會提升大眾對模型的認知。
 
 
  在提到對台灣的印象時,宮脇修一表示,他在 1987 年時初次來台,那時是來洽談製造《北斗神拳》的拳四郎、羅王等角色的模型,第 2 次則是在 1994 年的時候來台,那時因為參與在嘉義舉辦的恐龍展,所以在嘉義連續住了 3 個月之久。他覺得台灣不論是空氣、飲食等生活環境都跟自己很合,這次訪台的行程一共 4 天,回去可能會胖上 3 公斤(笑)。期間他跟不少客戶會面,思考未來如何擴大在台的銷售。不過海洋堂本身並沒有營業部門,只有製作部門,產品都是交由 5 家代理經銷商負責銷售。之所以會採取這種體制,就跟《鋼之鍊金術師》提到的「等價交換」理論一樣,要兼顧銷售勢必會影響製作的品質,所以海洋堂決定不涉足營業面的工作。至於台灣這邊的市場,有機會的話或許可以透過尹立老師與積極投入文創產業的鴻海集團等有力的業者合作。
 
  在兩人結束講題之後,現場開放台下聽眾自由提問。
 
  當宮脇修一被問到快速進步的 3D 印表機是否會影響模型創作的問題時,他表示,之前他看過自家的竹谷(隆之)使用 PC 來輔助製作,藉由 PC 讓原型的造型力提升了 3~4 成之多,令他感到非常驚訝。以 BOME 為例,他現在已經 52 歲了,論氣力一定不如年輕的時候,不過如果他能運用 PC 來提升造型力的話,或許就能獲得更佳的成果。不論是 PC 或是 3D 印表機,都只是一種創作工具而已,重點是在操作工具的人,一個什麼也不會做的人,就算給他再好的工具也是枉然。
 
  接著宮脇修一被問到現在的模型產品以 完成品 為大宗,對熱愛自己組裝塗裝的他來說有什麼感想時,他表示,就算是他自己身邊,大概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把模型做得很好,如果是像竹谷製作出來的這類複雜模型時,能做好的人更是連百分之一都不到。早期海洋堂推出的都是必須自己組裝而且價格高昂的 GK 模型,導致這類嗜好變得有點貴族化。他以料理為例,如果高級料理得花上萬日圓才吃得到,但便宜的漢堡只要兩三百日圓就吃得到,那麼海洋堂的目標就是把料理做到 80 分,但是以兩三百日圓的價格提供,讓不擅長製作模型的人也能享受收集模型的樂趣。
 
 
  現場有聽眾問到為什麼海洋堂不與壽屋、Good Smile Company 等廠商競爭 1/6~1/8 的美少女模型市場時,宮脇修一表示,海洋堂之所以不推出此類產品,是因為日本市場這類產品的數量太多了,有太多公司投入,而且產品壽命都很短。他特別強調 Good Smile Company 跟海洋堂的關係是很好的,不過 Good Smile Company 採取的是人海戰術,一年會推出多達兩三百款的美少女模型產品,其中只要有兩三成熱賣即可,畢竟有許多大哥哥喜歡美少女(現場一陣哄堂大笑),市場一直都在,不過這種模式對已經 56 歲的他來說實在太累了,旗下原型師也難以滿足這樣的需求。
 
  話雖如此,但海洋堂也不是完全不跟進,只是會從不同於其他廠商訴求的點來切入,像是「轉蛋 Q(カプセルQ)」系列的轉蛋尺寸美少女模型,例如最近推出的《古書堂事件手帖》產品。
 
 
  對於台灣能提供給公仔創作者什麼樣的環境這個提問,尹立表示,台灣市場的規模小,雖然政府近年來投注經費大力支持,但這反而是他所擔心的,因為政府推動的獎勵補助計畫,都需要經過繁瑣的文書作業,但大部分創作者對企畫書、申請書這類文書作業相當陌生,最後這些案子幾乎都是公關公司在操作,而且還得符合當局的 政策目標。他認為台灣創作者一開始不要把目標設得太高,就像當年的海洋堂一樣,只要牢牢抓住一群人數不用太多的支持者,就足以生存下去。
 
  活動尾聲宮脇修一特別帶來幾組海洋堂的轉蛋產品,透過猜拳活動送給現場幸運的觀眾,途中他還加碼把展示用的 REVOLTECH 竹谷可動佛像的阿修羅送出去,替這次座談會畫下圓滿句點。
 
 

「公仔總動員-日本海洋堂經典鉅獻」展覽資訊

相關新聞

杯緣角色與水族館 NIFREL 合作推出「PUTITTO MUSEUM SERIES “NIFREL 3”」轉蛋

GNN新聞 其他

【模型】With Fans!《LoveLive! Sunshine!!》黑澤露比 BD 封面 Ver. 2019 年 5 月發售

GNN新聞 其他

BANPRESTO EXPO 2018 下週登場 集合旗下模型及一番賞商品搶先登場

GNN新聞 其他

留言(17)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