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日誌2014-10-23 23:44

obsidian新作 Pillars of Eternity 部份名人 組織介紹

作者:nagamo





Pillars of Eternity 重大歷史事件,以下為BETA版中放出的物品書籍有關於PE世界的重要歷史
閱讀後可能破壞遊戲樂趣不想被劇透就不要看 專有名詞請參照前篇
obsidian新作 Pillars of Eternity 重大歷史事件篇




名人


艾德朗哈德萊特(Admeth Hadret)

回顧往事,艾德朗哈德萊特Admeth Hadret的一生是卓越不凡的,如果不是因為他與加爾文雷德Galven Regd這個來自格蘭方瑟Glanfathan的奧蘭族人之間的戰鬥的話,他絕大多數的 貢獻將很可能湮沒於歷史之中,不為人知。

儘管艾德朗Admeth成為了一個偉大的人和備受尊敬的領袖,他的早年生活卻並非一帆風順。他出生于艾迪爾帝國Aedyr Empire的一個貴族家庭並且在那兒度過了一段美好的童年。雖然他的成長環境遠離平民階層,他卻能感知到自己和人民之間的緊密聯繫並且以受所有人歡迎而聞名。

在學校裏,他表現出了驚人的智力,經常用他自己的方式得到正確的結論。他總是做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儘管他注意力很集中並能夠順利完成學業,他的老師們卻總是相信他一定會一事無成。

  
當他十幾歲的時候,他的家族以殖民者的身份搬到了迪伍德。在新大陸安家落戶的一刹那艾德朗就知道他已經找到了他真正的家。他探索了這片土地,就像瞭解他之前 住的城堡一樣瞭解了這裏以及住在這裏的人。他成長為一位倍受人們尊敬的人,接管了伯爵之位,成為了一位公正且深受愛戴的領袖。在他的領導下,拜爾裏奇人丁 興旺,變得越來越繁榮穩定,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
當王國需要一個新的格雷夫(GREF 注1)的時候,人們的呼聲是一致的——艾德朗 哈德萊特

注1格雷夫GREF 殖民地統治者

他首次擔任新的格雷夫的時候,帝王命令艾德朗為他修建一座新的城市,一個位於菲恩斯海灣的王權之座。這個城市被稱為新德雷格並且成為了新殖民地的首都。 在他奪取權力後不久,碎石之戰(The Broken Stone War注2)爆發了。這場迅速而殘酷的戰爭帶來的負擔超出了艾德朗的承受範圍,他從未遇到過像敵方統帥加爾文雷德這樣頭腦清醒而又殘忍無比的人。剛開始雷德的戰術迷惑了艾德朗,但是作為一個對付難題從來不按套路出牌的人,艾德朗很快地就適應了。
注2碎石之戰The Broken Stone War 一位農夫不慎推倒了ㄧ座上古紀念碑結果引發了,格蘭方瑟原住民跟殖民者的戰鬥造成數百人死亡
他沒有立刻阻攔加爾文雷德
而是開展了一場持續兩年的散播恐懼的運動。艾德朗向雷德的英勇表達了一系列的敬意,研究了他的技術,學會了雷德的進攻方式併發明瞭新的方法來反制他。他給 伯爵們和塞恩人指令以迷惑甚至激怒他們,使其誤認為他們要放棄他們的土地並置其人民於險境。艾德朗到處散佈關於他的計畫、帝國事務和撤軍的謊言和亦真亦假 的消息,沒人知道到底什麼是真的,除了艾德朗和極少數他信賴的朋友和顧問。他的策略湊效了,他的軍隊逐漸開始擒獲那些沒有提防的格蘭方瑟人。

過多久艾德朗的軍隊就能預判雷德軍隊的動向並能每次提前切斷他們的進攻。當被問及他如何能做出預判並戰勝敵人時,艾德朗回答道,那正是他欺騙我們的方式,我軍的行動是透明的,每個人都能看穿這基本的戰術,當傳播的消息足夠薄的時候你就能在上面戳一個洞出來。我用一種不可預知性反擊了一個不可預知的敵人。

正是由於艾德朗可以反制雷德的計畫,這場戰爭也漸漸平息下來。雷德向艾德朗傳遞了資訊,用撤軍的方式表達了對他的戰術和傑出才能的敬意。這場政治和軍事上的僵局導致了由格蘭方瑟人和艾迪爾殖民者共同簽署的第一次合約,他們最終將成為迪伍德人。
DYRWOOD 本遊戲發生地點

加爾文雷德Galven Regd
在艾爾格蘭方瑟提到雷德的名字,有人就會告訴你一個自由戰士榮耀的故事 - 一個奧爾蘭人(半身人變體)以他精明的戰術和作戰訓練,從迪伍德的入侵者邪惡的進攻中保衛了格蘭方瑟居民。而在迪伍德問起關於他的事情,你會聽到一個憤怒的關於之前所提功績的復述,其中包括了一個卑劣和手段骯髒的奧蘭人使迪伍德居民陷入了恐懼之中。而這種強烈的反差正是基於加爾文雷德這個傳奇之所在。
奧蘭人PE世界中類似D&D半身人的存在
碎石戰爭始于居住于迪伍德地區的格蘭方瑟人與正開墾至該地區的艾迪爾殖民者之前的誤解。由於艾迪爾宣示了被格蘭方瑟人自己擁有的地區的主權,這兩個族群間的關係已高度緊張。加上有些格蘭方瑟人被艾迪爾人抓走逼迫其成為奴隸,兩個族群間的戰爭也只是時間問題。之前在這兩個獨立的族群間也會有些小摩擦或者小衝 突,但在碎石戰爭之前都不算有過真正的衝突。

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艾迪爾的農民為了種莊稼開在墾土地的過程中,碰倒並破壞了點綴在鄉村的古老石柱之一。而尊敬這些迪伍德地區的古老石柱的格蘭方瑟人,在狂熱的“尖牙(Fang注1)”軍隊的帶領下以一種特別迅速且暴力的方式作出了回應,而領導“尖牙”的正是加爾文雷德。。雖然戰爭十分短暫而且格蘭方瑟人也並沒取得最終的勝利,但雷德和他的軍隊已經消滅了為數不少的殖民者。
注1尖牙Fang 請參照組織篇

戰爭結束後,雷德被任命為格蘭方瑟部落的領導者。他的領導能力和作戰指揮能力讓他贏得了在艾爾格蘭方瑟地區的所有部落的聲譽。由於所有的部落都在他的身後統一在一起,他能夠有以有組織的方式調動和統領他們所有的戰士,從而將其變為一支強大的軍隊。而艾迪爾的殖民者由於擔憂雷德的下一次進攻而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他的名字和 聲譽在這兩個地區廣為傳播。碎石戰爭之後的兩年多時間裏,雷德和他的軍隊,使用欺騙和誤導戰術以及遊擊戰術殺敵數百。其餘的伯爵們再給帝王的信中寫到,在更多的貴族被殺之前必須要採取措施,但雷德的繼續他的殺戮使殖民者們生活在恐懼之中,而且似乎這樣的殺戮永遠都不會結束。那是,在雷德遇到艾德朗•哈德萊特之前。“



艾德梅斯•哈德萊特Admeth Hadret


第一章:崛起
  
誰也不曾想到一個曾經燒毀了自己國家的人會成為迪伍德最受愛戴的領導者。家喻戶曉的艾德梅斯讓他的人命從戰爭遺留下來的壓迫性條例中得到了解脫。

奇怪的是,儘管有著關於他的父親艾德朗童年的記載,而且艾德梅斯也出生在迪伍德(當時仍然是艾迪爾帝國的領土)的一個貴族家庭,艾德梅斯早年的經歷依然是個謎。不過這並不關鍵,關鍵是他與曾經的死敵-格蘭方瑟人結盟並且聯手拯救了迪伍德。

在 2652年,迪伍德人與“帝王”的糾紛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在艾德朗統治時期,艾迪爾帝國對迪伍德附近的格蘭方瑟聖地遺址進行了掠奪。儘管格蘭方瑟人最 終採取了抵抗措施,但被殘酷的鎮壓下去之後成為了奴隸。一位艾德朗曾經的對手,加爾文雷德,得到了艾德蘭部隊的軍權。雷德還召集了一些樹妖加入戰鬥。

艾 德朗年事已高,對於親征戰場已經力不從心,於是他派出了他的兒子,艾德梅斯來統領部隊。繼承了父親的領袖頭腦的艾德梅斯,制定了一個危險但有些的戰術。為了防止雷德的部隊利用樹叢進行掩護,他下令在艾斯克烏爾河分流處的樹林裏放火,並派遣部隊切斷格蘭方瑟軍的後路。這個戰術最終奏效,數以千計的格蘭方瑟部 隊被殲滅,只有少數倖存。在隨後的戰役中,雷德也被俘虜。艾德梅斯終於完成了他父親的夙願。他打敗了加爾文雷德。

與格蘭方瑟人的戰爭持續了數月,艾德梅斯的火計也一次又一次的把敵人驅趕出戰場。他成功的在年末拿下了這場戰爭。對於迪伍德人來說,這是一場代價慘重的勝利。艾德梅斯也因為他對火計的運用,使這場戰爭又被稱為“黑樹之戰The War of Black Trees
"

艾 德梅斯在他的父親艾德朗於2654年過世後繼承了父親的王位,成為了迪伍德的領導人。然而在隨後的幾年中,他的統治與權威受到了“議會”的質疑和挑釁。終 於在2655年,艾德梅斯在瓦裏安人和民眾的支持下,對“帝王”下達了最後通牒,命令他賜予自己“城邦領主”的爵位。而“帝王”因為不願意去犧牲德瑟拉斯的經濟發展去對付一隻龐大的反抗軍,同意了艾德梅斯的請求。從此,艾德梅斯擁有了合法的對於“議會”的統治權,而迪伍德也不再是個隸屬區域,而是獨立的 “城邦”。這個變化削弱了“帝王”在該地區的統治力度,也讓“議會”不得不對艾德梅斯言聽順從。不過作為交換,艾德梅斯也對迪伍德的所有碼頭和商業區投入了人力物力,加強了貿易來往,從而使“議會”和“帝王”從中獲益。

第2章:叛亂
“在這五年裏隨著他提升為格雷夫領主艾德梅斯試圖修補與格蘭方瑟人的關係,並帶他的土地與他們的合在一起。他制定的法律限制了新奴隸的獲取,允許格蘭方瑟的人買他們的同伴擺脫奴隸身份,並徵收對奴隸所有權的稅收,以促進免費勞動力的使用。雖然這些這些新法律有一些阻力,帝王對雷德塞拉斯的注意力和艾德梅斯的權力來源(殖民地民眾支持),使得伯爵很難真正對抗發生的事情。

在紀元2662年,黑樹戰爭十周年之際,艾德梅斯導致迪伍德的奴隸制的結束。 他與格蘭方瑟人達成了一系列協議建立了一個時間界限,為官方釋放所有剩餘奴隸。每位原擁有者根據釋放奴隸的數量將獲得土地或金錢的補償。如果他們不遵守,奴隸將被扣押,而他們的前主人會遭受重大罰款。作為回報,格蘭方瑟人打開與迪伍德的貿易路線,允許迪伍德人們居住在有他們神聖遺跡的地區或附近,但他們在 任何情況下都不准進入廢墟。作為最終善意的行為,艾德梅斯釋放了加爾文雷德,說他已經為自己的行為遭受足夠多了。

帝王,看到他在他自己管 轄地完全不受控制,制定了一個計畫讓古文物供給再次運行。他接近在艾德梅斯的統治下受煎熬的伯爵,說服他們去雇傭間諜偷襲廢墟。起初,他們在秘密進行,但很快他們變得馬虎起來,最後被捕獲了。違反條約再次煽動了格蘭方瑟人的暴力行為,而艾德梅斯調查了誰是幕後主使。

在格蘭方瑟首領的幫助下, 艾德梅斯發現的證據回指帝王為襲擊的來源。這是迪伍德結束艾迪爾帝國統治的開始。在接下來的七年裏,艾德梅斯和帝王操彼此操弄著對方,玩政治,經濟,軍事遊戲,以贏得先機。在紀元2668年,艾德梅斯宣佈迪伍德已經受夠了,帝王將不再被認可 - 迪伍德是一個自由的土地,會自我管理。這開始反抗戰爭歷時五年。

在戰爭的最後迪伍德獲得自由,雖然公爵哈德萊特永遠不會活著親身看到,但迪伍德的人民仍然認為他是國家的創始人。



潘德格拉姆Pandgram生平與研究
墓園靈魂研究者潛藏的地方

  當你向任何人,甚至是對靈魂研究有所瞭解的人提到潘德格拉姆這個名字的時候,你會發現關於這個名字的漫長的討論。這個名字遭受著公開地辱駡,卻在私下裏被人們貫以英雄和天才的美譽,潘德格拉姆的歷史就這樣在革命,恐怖和神秘中交替變換著。

潘德格拉姆對於靈魂研究十分著迷,有人或許說他對此近乎癡迷。他耗費了畢生精力,傾其所有只為掌握它。為了尋找恩格維森的遺跡,他經常去格蘭方瑟和迪伍德旅行。他在那些地方做筆記、繪製草圖,帶回任何能夠幫助他解開謎題的東西。經過多年的學習,潘德格拉姆不再需要親自參與研究而是收納了一名助手——來自塞恩 的海力格。很快,海力格代替潘德格拉姆去艾爾格蘭方瑟收集材料而潘德格拉姆本人則留下來繼續做實驗。這種合作關係很快取得了成果,潘德格拉姆的實驗獲得了突破——這個成果將永遠地改變他的一生,以及大眾對於靈魂研究的態度。

儘管有關他的實驗的細節永遠不會被外人所知,留言和傳聞卻從未間 斷。傳言他曾四處打聽尋找活人來幫助他完成實驗——這會改變那些受試者的人生,或者殺死他們。那些瀕死的人被鼓勵參與實驗,回應者甚多以致潘德格拉姆必須要在大量的志願者當中做出選擇。正是在這個過程之中他取得了突破,發現了一種修復靈魂的方法——將靈魂固定在肉身之上所以即便人身死靈魂也不會離開軀體。

他發現了永生之道。

他的研究和畢生心血成為了靈魂研究領域中最偉大的個體發現。他的研究成果很快公開出版並迅速在瓦裏安甚至其他地方傳播開來。當其他的小組——比如沃狄卡派——認為他的研究不值一提甚至是瀆神和異端的時候,許多人卻將其付諸實踐,每個人都想獲得長生不老的機會。

但 是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很快人們就發現單純將靈魂禁錮起來卻只在技術上保持一個人‘活著’,對於機體而言毫無作用。人的身體仍在腐爛,靈魂卻被困在 身體裏被改變和扭曲著。這樣就創造出了一種危險的生物——隨意殘忍屠戮的食人怪。隨之而來的報應也無比殘忍,潘德格拉姆的研究被定為非法,他的研究成果被 毀於一旦,他本人和海力格被烙上了異教徒的名字並被四處通緝,直到潘德格拉姆從世間蒸發。

海力格被抓住並接受了審判,罪名是‘反瓦利亞及其人民的暴行’,審判僅僅走了個過場,對他的指控正是人人都知道的他在這場災難中扮演的角色。他在監獄中度過了很多年,直到人們的怒火漸漸平息之後才被釋放,就在出獄後不久,他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偶 然間,傳聞一份寫有潘德格拉姆理論的手稿躲過了滅頂之災並已經被人找到了,流言甚囂塵上,許多團體和富人四處派人打探消息,試圖找到那份手稿。他們以金子、珠寶、地位以及任何能提供的來誘惑冒險者們幫助他們達成目的。對於那些願意不惜一切代價追求永生的人來說,他們已與怪獸無異。”


組織
PE世界有大量組織跟宗教團體以下僅列出小部分

尖牙The Fangs
神聖遺跡傳說中的文明遺產

  正如之前所說的,因為這個組織不歡迎外來者加入進來,所以大部分世人並不怎麼瞭解這個組織。儘管很多人認為他們排外並且對所有踏入厄爾格蘭方瑟都懷有敵意,事實其實並不像看起來那麼誇大其詞或者說那麼致命,當然也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
    在厄爾格蘭方瑟有很多地方被格蘭方瑟人稱為‘神奇的’或者‘神聖的’地方。傳說英格維坦人Engwithan注1忽然拋棄了自己的王國去往未知的地方,並且花時間指導古格蘭方瑟部落習慣這片空曠的新土地。格蘭方瑟人天生擁有這片肥沃的土地作為他們的家鄉,為了回報這一恩賜,他們需要發誓。格蘭方瑟人在英格維坦人重返這裏收回遺跡之前要保護好他們的遺跡。他們規定發誓不讓任何活著的人,包括格蘭方瑟自己人踏入遺跡。不同的解釋表明了格蘭方瑟人得到的不僅僅是一塊家園,同時也表明了英格維坦人是這些蒙受恩澤的人們的守護神,恪守他們的誓約最終將會給格蘭方瑟人帶來類似的好處。
       

注1英格維坦人Engwithan 傳說中的種族以附魔的銅器物品跟大量遺跡出名

    奇怪的是,這些規定似乎並不嚴格適用於雙埃爾姆邊界內,在這裏有著許多的英格維坦建築。但這似乎並不是格蘭方瑟人這邊有選擇性的疏忽,而更可能是最初的協議裏的某些條款的一部分。
       
    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格蘭方瑟人都很重視他們作為守護者的角色他們敬畏英格維坦人的遺址並且發展了用於保護和守衛遺跡的儀式。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其他故事流傳的故事一樣充滿傳奇而又迷信色彩,這些儀式成了某些人死板的教條。提到這些並不是為了說明格蘭方瑟人停止了信守承諾的各種嘗試,而是各個部落和各個宗族對實驗的付出程度各不相同。然而,對於尖牙來說不是這樣。尖牙是一個有著共同信仰的人組成的組織,而非必須要有親屬關係甚至是同一群落這種條件。格蘭方瑟所有的組織裏,尖牙是最熱衷於恪守他們的祖先對英格維坦人的承諾。
    因為他們的狂熱和迷信並沒有許多人想的那麼眾所皆知,所以他們非常危險。尖牙組織的人不會與那些他們認為違背了誓約的人去理論。如果他們認為你在任何方面褻瀆餓了一塊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地方時,他們會迅速作出決斷。據記載尖牙人的攻擊可以追溯到厄爾格蘭方瑟的第一次殖民開拓時期,甚至最細微的錯誤都會招來殺身之禍。                      
    該組織本身似乎主要是由獵人構成。不管他們是作為訓練有素的獵人被招募的還是加入組織之後得到訓練,一旦進了這個組織,他們的工作無人知曉。從各個方面來看,一旦加入了尖牙組織,狩獵之類的遊戲就沒有巡查厄爾格蘭方瑟和保護遺跡來得重要,所以作者的觀點是前者。”


英格維坦人在這塊土地上留有大量遺跡廢墟,其中隱藏的到底是什麼?


十二人眾The Dozen
  “三百年前,在達納伊奧海恩橋上,七個男人和五個女人為了保護他們的家園勇敢地戰鬥著。他們志願參加這一任務,因為他們知道阻止聖懷德溫 跨過這座橋是他們的使命,沒有其他人,只有他們自己。儘管他們在這場戰鬥中只剩下了四人,當神錘爆炸時懷德溫人正在橋上。最後的四個人也在爆炸中喪生,他們用自我犧牲履行了他們奉獻自我的誓約。
    十二人眾,一個表面上是為了保護迪伍德而形成的組織,實際上是為了敬仰這些犧牲的男女而建立的。事實上,那十二個男女在死後被十二團眾當做是該組織真正的‘創立者’。最初,十二人眾致力於阻止迪伍德被入侵,一直在邊境巡邏,為了搜索準備捲土重來的雷德塞拉斯人。當雷德塞拉斯人的襲擊從未實現時,許多十二人眾的成員認為下一個威脅可能來自效忠于伊奧薩斯的人,他們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到這些人身上。
    十二人眾所有新成員都要發誓銘記創立者的犧牲並且要成為對抗雷德塞拉斯人和任何伊奧薩斯的追隨者。為此,伊奧薩斯的崇拜者們經常被十二團眾所騷擾。
    一些人可能很難理解這個組織的思維模式,因為狂熱的信仰有時會使理想黯然失色。但最初的‘十二人’為迪伍德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從這十二個人的角度來看,為了國家的福祉十二人眾的新成員要履行更多的義務。畢竟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可以用來敬仰他們的創立者呢?
    十二人眾並不是一個大組織,但他們用自己對事業的熱誠信仰和獲得百姓們注意的天賦來彌補規模小這一問題。這使得他們成為了一股很難對付的力量,而且沒有更有影響力的組織來塑造關於懷德溫的遺產論述。組織裏有一小部分但直言不諱的偏激者。他們散播著關於清除迪伍德所有伊奧薩斯追隨者的言論。再後來他們開始通過靈魂研究來觀察其給遺產帶來的可能的結果,並且逐步走向反抗灣的街道和許多偏遠根據點的路上來向大眾宣傳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某些人指出這是最近在該國激增的治安維持和暴力問題的一個來源。”



反抗灣的概念圖跟未完成品

多伊門內家族
“有關於多伊門內家族的事情,如果不通過在昏暗燈光和瀕熄的燭火的小屋內因為怕被錯誤的人聽到而進行的小心翼翼的耳語,我們又能知道什麼呢?多伊門內家族的歷史豐富而充滿暴力,刺激並且血腥地可怕。

多伊門內家族是個艾迪爾帝國的小姓氏,他們家族基本只在做紡織品。通過做紡織他們在能夠過上不錯的生活,他們也因為為高品質產品而漸漸贏得了人們的聲譽。這樣的聲譽給予了他們很多關係, 包括商務關係、社交關係,有時也能獲得聯姻的關係,這些都不斷鞏固著這個家族作為這個地區第一家族的地位。如果你想接觸到任何人,通過多伊門內家族是最好的方法。

很快,每一個城市都有了多伊門內家族的產業,或者至少有了部分屬於多伊門內的產業。他們的權力和影響力與日俱增,直到很多人說多伊門內家族甚至比艾迪爾的費肯寧擁有更大的權力。

但腐敗隨著權力而到來。一個家族或個人不可能在保持超強的控制力的的同時又可以將此控制力嚴格地控制在法律範圍之內。很快,就有關於威脅與勒索的謠言四起。雖然謠言不能證明是真實的,非官方的報告是,多伊門內家族對特林迪格•比維格的死亡負有直接責任。由於他的死亡,他遺產的中的整個海運帝國都交到了他的妻子烏德勒•多伊門內•比維格的手中。

隨著多伊門內家族將土地緊緊的抓牢在手中,他們也不再安於待在陰影之中,他們開始肆無忌憚地消除異己、操縱交易、並威脅任何一個可能會給他們製造麻煩的人。因為他們現在控制了貿易航線,其他人怕自己的業務被扼殺,再也沒有其他人敢反抗他們了。

像多數的帝國一樣,他們的帝國也不可能千秋萬歲。在反抗戰爭中多伊門內家族也走到了末路。和大多數地區不一樣,多伊門內家族加入了艾迪爾帝國而不是艾德梅斯•哈德萊特。帝國的失敗之後,在戰爭期間所造成的破壞,就連多伊門內家族也無法進行重建了。而且,歷史表明了站在了戰爭的錯誤的一邊,沒有人會提起這個姓氏。多年累積的家業在幾個月間土崩瓦解。

如今,姓多伊門內的人們為了他們自己又重建了這個姓氏,證明他們仍然是有能力的精明的商人。關於這個家族的傳言依然在流傳,但這個傳言是這個家族的成員都在努力將這個姓氏從現在默默無聞恢復到它曾擁有的榮光。”




PE擁有大量立場各異的宗教、政治、家族團體  隨著玩家的選擇而成為朋友或敵人以上僅為小部分


Pillars of Eternity將在2015年初發售

預告

8

2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PM 翻譯】約定1 防曬油|さるぢえ

【PM 翻譯】阿羅拉!|ポケ書

【PM 翻譯】白晃晃|ポケ書

留言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