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日誌2015-11-26 00:17

【心得】《The Order:1886》〈騎士不再〉[主題]

作者:赤紅時夜


《The Order:1886》

〈騎士不再〉



在憂鬱的小調聲中,靜默在漆黑之水的懷抱內。


[作品基礎資料]



音樂:騎士本意


  縱橫數個世紀的戰爭,人類與混種人,秩序與混亂,捍衛者與破壞者。
  在這關鍵的一八八六年,工業時代與資本主義躍進的年代,一窺底下混沌未明的倫敦街頭,世界燈火下的陰險地。

  一場傳奇、古老而永恆的戰役,披上了新穎出奇的外衣,而內在的渾沌仍主宰著一切。


  《The Order》代表著騎士團,一個亞瑟王之手建立起的守衛兵團,他們是貴族與騎士,是秘而不宣的菁英與將軍,對抗著以力量橫行的殘暴種族,混種人。

  整篇故事將以標記的1886年作記,它或許不是整件事情的收場,只是通往另一個混沌的轉捩點。


  不過對於“騎士團”而言,1886年的事件將考驗這個古老的組織,何以承擔起這一切?

  試問,一場與歷史的近距離而行,一場涵蓋著現實與虛構交錯的宏觀故事。那維多利亞時代的迷幻與顯現,那工業時代的煙塵與魄力,那騎士團的精神與英勇,那時代不變的衝突與矛盾。


  騎士,一枚閃耀的星辰,一個象徵誓死捍衛國度的劍。

  在那脆弱而雄偉的城牆下,最傑出也最為致命的兵刃。它因不墜而偉大,它當成為人們的勇氣與依靠。
  然而即是如此,任何的信念,都有那脆弱的一面。



  在這繼承信念的揭密故事,看著人從生者落下,成為消失名字的亡者。賭上一份信念,騎士不為名號而戰,而是為了信念而堅毅不拔。



[騎士]

  加拉哈特,作為這部故事的主角,一個飽受裡外摧殘的戰士。在一個混沌未明的開場中,跟著消逝的氣泡譜奏出一段屬於叛徒的大戲。

  故事以其蜿蜒、詭譎的開場來表達這事件不會善終的夢魘。或許會有轉機,或許越過前方之後會出現明亮,但是答案是甚麼呢?

  就讓這位一樣迷網的戰士,經歷一段他所走過的道路。


[叛徒,是被冠上的,無一例外。]


  整部作品,在綜觀而言,是一部以電影觀賞,提供可操作化的遊戲作品。

  遊玩系統出於單純,在視覺與音樂上的演出可謂樸實,以管弦樂等古典音節,對環境情節的氛圍帶著融入其中的沉浮美感,著重與呈現的調和與實現,處處在於復刻出一幅屬於那個年代,一幅倫敦灰樸的戲目。



  在一處空想的時空中(遊戲環境)創造出一場精工與驚奇步調的騎士冒險。

  雖本作遊玩的主軸可謂呈現於“觀賞的意圖”上,反之作為一款遊戲的格局不那麼令人驚艷。
  遊玩操作的單純,表現在射擊動作與部分道具操作的環節,讓純以遊玩的感受性弱化,且在劇本上仍有可待加深的空間。


  偏重於電影式演出的要點呈現與帶動,使得一定程度上失去了作為遊戲能夠做到的獨特成效。反之,也是“電玩”電影化的反轉,“電影”電玩化的反客性。

  起初,那場在迷霧的倫敦街頭,手持電弧感應槍矛的古典騎士在馬車中跳入夜晚的迷霧,起身對抗蠢動的暗影,一場驚悚氣氛的圍攻戰令人屏息以待,也激發了觀眾的好奇慾望。


  預告的視覺震撼十分強烈。因元素的強烈性而獲得驚人的關注度。
  同時也因為本屬新起之秀獲得了不少的目光,近年來漸漸流失的新作開發又有了一個可望一展長才的後起之秀。

[最終的評判,仍然交給期待,並且遊玩過此作的玩家,自己決定吧。]



[倫敦騎士]

  整部故事在連貫的敘述上,以加拉哈特騎士的角度展開一場他踏上了便無法回頭的探索。

  面對信條、羈絆與執念,無論是面對兇惡的猛獸,藏匿的敵人,或是自身抱持的信念,他都必須找出一個值得他繼續守護的教條(價值與答案)。

  在倫敦的街頭上向古老的威脅發出挑戰,這是他原以為,一如既往的開始。


  新的時代帶來了革新與進步,這一切看在活在歷史長河上的騎士們相信更是難以忘卻。
  新的技術帶來火力強大的武器槍械,賦與了非凡智慧的科技力量,用以對抗曾經戰無不勝的猛獸。

  騎士們承襲著經驗與戰技,保留冷兵器戰鬥中磨練出的力量與靈巧,高舉著智慧帶來的新式力量,引領騎士走出尚未被科學之光照亮的荒谷野境。

  不過科學的力量仍然有其極限,它能痛擊對手,不過仍要傑出的戰士駕馭,才能成為風暴中的利刃。


  這股力量,也帶來了新的敵人。因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的蓬勃發展,暗潮洶湧的階級鬥爭,使得社會體制面臨改制,紛亂隨行人們無以為繼,一切都在變動的年代,連同價值也如斑駁的曆份逐漸剝落。


  叛軍,一批反抗統治階級的游擊部隊,神出鬼沒的在英國的首都,倫敦的街影底下竄動。它帶來的是一場足以威脅帝國命脈的致命威脅。


  大英帝國以其官辦公司開設的聯合印度公司,掌控了通往新世界的鑰匙與金庫,為英國打開財富與榮耀的大門。
  ※維多利亞時代的主要特色,在於當代主政的維多利亞女王採行的自由主義,令政府權力放手,民間擁有更高的自主性與交流活絡,在這股主政的風氣下,維多利亞時代是一個非主政者邁向大權之路的時代。

  叛軍則瞄準了這一點,明目張膽的攻擊聯合印度公司(首屈一指的全球貿易公司),打擊其威信與地位,損害其經濟與財富。
  這也戳中了達官顯要依附在金權遊戲下的醜態原形,這個國家已經與這股金權勢力融為一體,化作帝國的圖騰加印。


  在劇中,加拉哈特隸屬的騎士團,如強襲部隊處理治安部門無法善了的大事。從騎士團首要職責對抗混種人,以至應付重大威脅,剷除作亂的叛軍份子。

  騎士團本在英國女皇的直屬麾下,同時圓桌議會的平等授權使得此組織在使命上重申了平等的高度(圓桌的意義),讓這位於權力核心的作戰部門更有了向世人宣揚騎士團捍衛價值的本意。


  在劇中,時代與背景的架構被融入人物的關係與置入的環境內,讓這層表達較為隱含。
  有部分是作為與現實的交錯寫照,例如時代的特徵以及制度的刻劃,讓這些表現元素都放在不搶眼的位置上,使角色的表演置入主體。


  主體的位置,在加拉哈特一步步走上這龐大潮流的危險旅程。雖然他身懷絕技,擁有強大的武裝輔助,不過他仍然是人,擁有人類與身俱來的弱點。




[不平常的常日]

  在1886年的十月下旬,陰冷灰茫的倫敦市區,騎士一如往常授命趕赴事發現場,以武力處理危急事件。
  那是開膛手傑克如夢魘般造成倫敦民眾人心不安的後日,彷彿居住在大英帝國的首都也無法獲得保護,這層憂慮如陰雲始終徘徊在倫敦的天空中,久久不散。

  ※陰寒與濕雨屬於英倫三島的常態天氣,同時因工業革命的快速擴張但缺發汙染控管,當時的倫敦擁有最險惡的呼吸品質,歷史最初的霧霾國度便由此地展開。



  在街頭上走至事發地點的聯合印度公司的行政區域,其一群非叛軍的恐怖份子(藍白條紋的囚犯)闖入了名流集聚的場所,造成濫殺無辜與搗毀會所的破壞行為。
  一旁的警方封鎖了該區,而聯合印度雇請的傭兵則嚴正以待守候公司大門,

  不安擾動了周遭街頭,而荷槍實彈的騎士們則在警方的開道下進入現場。最初則是加拉哈特爵士與依格賴因女爵,兩位騎士團騎士突入現場,與歹徒發生激烈槍戰。



[槍與刃]

  本作的射擊以過肩第三人稱方式進行,同時武器攜帶為手槍與長槍兩類,並且可配置煙霧與殺傷兩類手榴彈。
  射擊並非以精密著稱,包含著對當代武器的先天限制,武器的精準度仍在一個可接受的水準,藉以呈現該年代的特質。

  在此時還僅有手中的“彎刀”長槍,以其壓縮空氣發射的空氣砲來震壓短兵相接的敵方。

  這項武裝雖屬於輔助性,看似功能簡略,不過在某些場合中卻有獨特的魅力。尤其是在挾持人質的近距離交涉狀態,空氣砲的無傷與擊潰,讓人質得以安然脫困,而兇手則在擊潰動作中被子彈射穿。



  本作對於射擊的血腥反應無特別之處,對彈著的血跡與受力和動作延遲,符合該有的技術力與呈現。
  在以刀接敵的動畫中,狠勁與血腥應該能令人印象深刻。射擊反應的動作平實而不做作。少部分武器的效力,擁有了可觀的破壞力與令人瞠目結舌的毀滅呈現。

  ※電弧感應槍矛,應該是射擊矛類型的柱狀體,而被射擊貫穿的軀體會呈現慘烈的血肉模糊效果。屬所有武器中最為瘋狂的殺傷性武器,同時是一槍斃命性能。

  當刀進血出的殺敵畫面出現,讓人不禁懷疑遊戲團隊選擇在這種副要的攻擊手段上能大幅呈現的破壞力,或許這就是子彈與刀器應有的規格差別。
  ※也有以拳頭、手腳搏擊的方式擊倒敵人,不僅限於掛在背上如砍刀的大彎刀攻擊。

  裝填彈藥,掩蔽物射擊,一鍵格鬥,此幾項該說是平凡也不為過。
  煙霧手榴彈作為掩護用,而殺傷手榴彈則作為給與掩蔽物後方的敵人有拋物線性的攻擊手段,不過手榴彈的彈藥缺乏,也是一大罩門。

  連發手槍與機槍式手槍,雖說在主要武器缺乏彈藥時能夠做為替補之用,大多時間能擺在腰間上作為預備武器。在本作的“漆黑之眼”系統中,發動這項藉由殺敵而累積能量的招式,能以手槍在短時間內給予致命性的打擊效果。


  漆黑之眼,是慢動作過程中高速連續射擊的招式技能,並且是以自動瞄準的作業來進行。
  在敵方如同停滯的動作中,展開雷霆般的打擊。雖然能給與敵方痛擊,不過也因為自動瞄準的關係,部分瞄準點會被掩蔽物給遮蓋,同時也並非以頭部弱點進行瞄準,或許是這項招式的無可厚非的缺失。

  在這不算繁複,每把武器都富有獨特性格的槍械武裝中,一項名為鋁熱步槍的武器擁有令人吸睛的焦點。
  藉以“鋁熱反應”打造出任何防禦都會失效的重量攻擊,可達3000度高溫的破壞性火焰給予了金屬無法承受的炙熱。

  此把步槍正是以短程射擊鋁熱劑粉末(鋁與金屬氧化物的合成粉末),射擊而覆蓋上粉末的物體在藉以發射短程火焰彈,引發連鎖性的鋁熱反應,使之地獄的烈火在敵人身上焚燒。


  在研究當代技術水準下,造就出這類異於驚人的科幻武器。
  電磁效果的加速度、鋁熱反應的炙熱、壓縮空氣的擊潰,這些都能以十九世紀末的科學技術力加以發展的奇異兵器,也是本作另一個令人驚嘆的元素之一。


  為何實際上沒有呢?可以說某些關係的限制,就如同現代的科幻假想,也提供了許多超乎想像,然而實際上有可行空間的武裝規格,甚至早於冷戰時期,就有超音速彈道飛彈的概念成行,然而該研究也因為地緣政治的關係而否決。

  時代也提供了某些武器一個相對應的舞台,反之也會因某些因素而關上某些舞台,讓人類以致不會在科技力造就無限的破壞下,受到地獄業火的毀滅。




[演出]

  回到了名為街頭的戰場,處決了地面上逞凶鬥狠的恐怖份子,然而直撲倫敦地下世界的歹徒,才是騎士團真正得挺身對抗的黑暗。

  離開了富麗堂皇但淌流暴力之血的廳堂,轉眼間穿越避難人潮的大理石拱廳,在一旁擁有著相同騎士裝扮當與落單女子搭訕的第三名成員拉法葉侯爵,絕非如外表所見,以為只是名風流之人。
  ※後來(也就是故事開場),拉法葉正是那一位向逃亡中的加拉哈特開槍,面色冷漠但實質上故意放人生路的一名騎士。與加拉哈特情同弟兄,然而立場鮮明,痛快的角色。


  這三人小組很快的展開屬於他們的狩獵,也深知這場獵人與獵物是有可能隨時翻轉的賽局。只要稍有疏漏便是死劫難逃。

  在劇情動畫與遊玩戰鬥的兩相交錯中,玩家也會在原本是觀賞狀態的劇情動畫內,以即時反應加入劇情動畫的演出。


  即時事件反應(QTC)操作也是近年來各類強調觀賞、反應等作品,喜好加入的遊玩要素。
  藉著動畫過程中穿插少數的即時事件,將玩家緊緊抓牢在故事與演出事件之中。多半在失誤下所導致的悲慘局面,轉告玩家你得更加小心以避免這噩耗發生。

  不過近幾年也有少量作品將此類型的操作,作為作品的核心意象與概念,有的作為輔助,而有的加以強調了抉擇的獨特性,發展出全然不同的遊玩體驗。
  不過在本作之中,只是單純的發揮在強化事件操作的動畫演出,不過操作失誤的慘劇鏡頭也別有一番警惕異味。
  雖說如此,劇情動畫仍可在本作中看出兩種模式。一種是劇情導引的篇章,著重在敘事與人物演出(靜態);另一類在戰鬥下穿插的短動畫,則是時時刻刻得提防乎如其來的戰鬥(動態)。


  在徒步涉險進入昏暗的倫敦地下網絡,科技的躍進展現在這井然有序的地底空間,圓管的磁貼空間,配合地下網絡所需的燃氣管線與鍋爐設施,僅窺於一角雖不足以大開眼界,而就細細品味,這些新生的科技實踐僅只是百餘年前的浮影,但這是足以改變人類生存的智慧結晶。

  這些景幕還只是開幕,不到後續拓展眼界的高度。在那些高空浮雲內,翱翔天際的空船,才是令人賞心悅目,創造在地上浮現出巨大之影的奇蹟工程。



  在這第一章後段的戰鬥,與前段在廳堂與街道的射擊大有不同。常態來說射擊戰鬥可說是穿越陣地擊倒敵方,而在這後段戰鬥則是擺在防禦的姿態。

  變化成狼人的混種人,以狼型的突襲姿態襲來,在單一場地且擁有多路線、障礙的室內空間,敵人藉著快速突進試圖撂倒主角,而玩家得趁敵方突襲時以火力反擊,加以運用迴避來免除傷害。在一來一往間分出彼此的勝負。

  當擊倒敵方後還得加緊腳步給與倒地的狼人施與致命的一刃。
  不斷重複以打倒盤據在此的伏兵,可惜在於這樣的模式以簡化了與狼人對抗時的險惡情境,當玩家施展強力武裝時,很明顯的可知誰是即將獲勝的一方。

  或許這一點是作為對背景的一場實際演出。在熱兵器驚人的武力施展下,人類終於握有了克制野獸蠻力與爪刃的力量,這股凌駕的趨勢,也改寫了這場物種之間生存競爭的遊戲規則。

  看著狼人如落水狗般被獵人逐一殲滅,雖說平民傷亡仍顯巨大,不過手握武器的一方以龐大的身影壓制了這群黑暗時代的支配者。
  反過來說,當初的宣傳預告,突顯的危機與壓力彷彿不是同一個時代的產物,還是說這是身為騎士,橫跨百年的戰鬥中所磨練的經驗。

  凡事決不能掉以輕心。




[鬥爭]

  戰士的戰場如果僅在前線,那只能當個士兵,而士兵就只能殺敵。至於保家衛國,則必須深知什麼是對的事,以及該怎麼做才能貫徹使命,盡忠職守。

  如果,故事的格局是如此之寬闊,闡述更多的心境與表達,雖然韻味在於古典氛圍的舒張,探索騎士精神的不屈與犧牲,我們仍然能學習到更多的內涵。
  那麼這些的篇章究竟是發生了甚麼事情,一名騎士如何從“終生騎士”(第一章標題)踏入“一日騎士”(序章標題)的悲歌。


  回復的命題標記一個主題,用相反的標註給與騎士一體兩面的寫照,光明與黑暗彼此背離但如雙面的一體,有人歌詠就會有人唾棄。

  騎士,也不會只是騎士。


  這組小隊的第四名成員,也是資歷久遠的騎士帕西法爾爵士,其資深以致加拉哈特尊為導師,然而雙方更如親兄弟般,一如騎士團的所有兄弟姊妹。

  帕西法爾的位置是四人之中的前導,其格言「永不接受,永遠質疑」,作為一位探求真相的先鋒,他身先士卒,為職責鞠躬盡瘁。


  這名騎士是故事要角四位之中,位居導引而不外露鋒芒的關鍵。

  作為引導而非領袖,帕西法爾將他的勇於承擔其責任,其中為了避險而刻意的與同袍保持距離,形影恰似詭譎然而都有他各自得堅守的祕密存在。

  因為這些勇於承擔錯誤的人,往往也立志將責難與重擔默默的背負在孤影的身軀之上,因為這種人知道,在時候未明之前,與他人劃清界線,是保護別人的一種手段。


  帕西法爾也是願意將一部分的風險分攤給與他共患難的騎士同袍身上,尤其是在加拉哈特、依格賴因、拉法葉這三人身上。因為彼此的信任與默契,挑戰了騎士團當今的某些規則與妥協,至此使他們四人身陷險境。


  故事的每個章節都以其不同的主題,表現著一個屬於《The Order:1886》故事的模樣。



續篇:《The Order:1886》〈騎士不再〉[故事]



9

2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達人專欄] 【科幻長篇】《歧點悖論ψ》第三章 第4節

【神與畜】夢魘症11

【神與畜】夢魘症10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