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日誌2016-05-13 07:00

鄭捷很可怕嗎?其它無法直接看到的,就理所當然了?(補充一點。)

作者:Noctis&Ghoul─食夜鬼




◎◎◎◎◎◎◎◎◎◎◎◎◎◎◎◎◎◎◎◎◎◎◎◎◎◎◎◎◎◎◎◎◎◎

都說我是黑暗寫手了,那麼讓我來揣摩一下類似這種壞掉的人,他那深層的心思如何?其實就我看來,挺好理解的,說實在的,我不覺得可怕,我相信不少人也知道他在想什麼。

只是因為他真的做下去了,才會不斷被渲染、被誇大。

所以我覺得可怕的是,別的東西,但那會稍後再說。

在此之前,先來點心理揣摩吧。

※※

因為我很痛苦和空虛,所以我也要你們痛苦和絕望,我要你們知道我的感受。殺了你們,其實我並不感到開心或快樂,但有股快感,能將我稍微從那窒息的深淵中,釋放出來。

而那股快感是,像我這樣的人,還是有能力奪走別人的幸福,讓所有人陷入恐慌。

反正什麼都無所謂了,我早就一無所有。

※※

看到這裡,要是讀者你們的底線或道德,讓你們感到憤怒,感到噁心。或是不打算看完全部的文,就想要劈哩啪啦地,說些高道德或天經地義的話語。

那我猜你們,大概連「理解」和「認同」的差異,也不會捕捉。就自動幫我選立場了,以為我認同鄭捷了。

而這樣的話,右上角有個「X」的標誌,你該洗洗睡了,慢走不送。

又或者是你們認為,我在消費鄭捷。但我能和你們說,我要是想衝人氣什麼的,我可以打一堆情慾文,這比消費鄭捷還輕鬆多,我也不用弄得一身腥。

但,我還是想提到他,因為他的行為本身,已經夠殘忍了,可我看到的世界,也顯得荒謬不堪。

而究竟是「殘忍」,還是「荒謬」,哪個更該讓人注意?


※※

回到正題。

情緒運轉正常的人,大多都會有個心態是,「我很快樂,我希望能夠將快樂分享給別人,我恨痛苦,我希望能夠有人感同身受。」

那麼極度自我中心的人,會變成什麼樣子?

他們會想將身邊的事物,都和自己同化,從外表和看得到東西上,是最為顯著的。而且只要是他能夠改變或影響的周遭,都想要變得和自己一樣。

親密的人,特別是伴侶,最能夠查覺到這種性格。

而就以情緒來說,他們會將自己的情緒強行加諸到別人身上,如果是快樂的情緒,那倒也無所謂。但如果是痛苦的情緒呢?他們也會想要強行加在別人身上,甚至痛苦的情緒,會演化成一種心理。

他們無法接受周遭出現,快樂的情緒,或不一樣的情緒。那會讓他們感到恐懼,甚至感到憤怒,想要趕快讓那些情緒消失不見。

不是選擇自行離開那個環境,就是主動毀滅或改變那個環境。

他們無法接受別人能夠擁有不一樣的情緒,也無法包容甚至理解,別人也有其它的人事物,會讓情緒變得不一樣。

也因為如此,那些與他不同的情緒,反而會被視作,通通針對他而來。

要造就一個人可以這麼殘暴,就要先釐清一件事情。我們覺得他殘暴,是因為他捅死好幾個人,但是就他自己看來,他當下只想發洩自己的情緒,他也不會覺得自己殘暴。

甚至,他很有可能覺得還有其它事情,會讓他感到殘忍。

但他被伏法了,一大群人爽得要死,覺得罪有應得。但是,多數人有試著想過,造就「我們認為殘暴的行為。」的環境和因素,是什麼嗎?

我猜大多都只想著,「那關我什麼事情啊!殺人償命啊。」、「罪有應得。」、「自己的情緒,本來就要自己控制。」、「比他悲劇的人,多的是,憑什麼他可以殺人?」

因為這大多人,自認不會掉到和鄭捷同樣的困境,也不曾經歷過他經歷的。可以用那高高在上的態度,講一堆冠冕堂皇的話。

但我說實在話,觸發每個人變殺人魔的情境都不一樣,而大多人很幸運,永遠不會遇到。


我相信有人會問我,怎麼可能!根本是因為他天生就這麼殘暴啊!他說他小學就想殺人了欸!他哪會痛苦啊!他本來就是以殺戮為樂啊。

在此之前,我就要先來說說一件事情。

在我小學的時候,班上有個很漂亮的女同學,當時班上很多小男生,都很欣賞她,而且當時那些小男生,就懂意淫是怎麼回事了。

我就曾在不同的人,分別聽到兩句話,「我好想拿粗大的木棍,戳爛她的下面。」,「我好想拿刀子戳破她的處女膜喔。」

而這兩個同學,現今過著安分守己的生活,其中一個交過不錯的女朋友,也很疼人家。

那我可以把他們當時說的話,和現在的他們串連嗎?

沒錯,台灣在談論心理方面時,特別是這種案子時,由結果就去判定,這些個人行為,和小時後的心理模組,都是造就他變成現在的原因,或是顯現出他本來就會變成這樣的徵兆。

那我就問一個問題,一個飽受虐待和折磨的孩子,在成長中怨恨著所有人。但長大後卻選擇開個孤兒院,或是幫助很多小朋友,關愛他們。

那可以把成長中怨恨所有人這件事情,說成是,長大後關愛小孩子的原因嗎?開玩笑嗎?

我們真正該問的是,究竟是怎樣的環境,可以讓他從未改變過內心,甚至讓他變得更加沉淪,乃至於最後變成這樣!

如果有人想說,跟環境沒有關係,這是他自己選的。那我想問,整天說環境影響人,整天說讀書要好環境,居住要有好環境。

是講幹的嗎?

我們不該拿他以前的行為,就宣示說,「你看!他以前就顯示出,他會變這種人了!」

這叫作一廂情願。

台灣有這情況,那麼是不是該擔心一下,有一天自己不小心釀成大錯,就會有人把你從小說的玩笑話當真,哪怕是小錯,都全部推成,造就你鑄下大錯的原因,然後說,「你以前就顯示出,你是這樣的人。」

然後完全否定了你其它行為。

而台灣較為保守的父母,也意識到這情況,從小就各種束縛,到處說你不能怎樣又怎樣,要你遠離,他們認為不好的事物,用一套高標準,強灌在小孩身上。

只是為了怕某天,落人口舌。

不過這種父母的行為,不正是造成了一堆不會思考,甚至扭曲的孩子嗎?

我甚至可以說,這些人不願意去理解,他們只選擇順他意的人理解。對於鄭捷這種人,他們的想法就變成,「沒人有義務理解他,做了就要還,天經地義。」

他們的道德和價值,只是建立在,不希望自己發生同樣的事情罷了。

他們真的關心受害者多痛苦嗎?他們真的覺得,這世界需要良好秩序嗎?他們真的覺得,這是很嚴重的問題嗎?他們真的覺得,有罪就要接受處罰嗎?他們真的覺得司法有問題嗎?

都不是,他們只希望自己或是和自己有關的人,不要是下個被捅的。


那我說真的,這些人可以不用講道德或是什麼價值觀了。坦率點,這樣世界還可以少點虛偽和噁心的偽裝。

因為這些人說的價值觀和道德,最終也只是拿來保護自己而已,那麼就不要整天用這些來指責別人,很噁心。


回到一開始說的殘暴,我相信還是會有人跟我強調,有人天生就很殘忍什麼的。但問題是,很多做出殘忍行為的孩子,無法認知那種行為叫殘忍。我甚至可以說,那只是我們覺得殘忍。

因為他們無法以加害者和被害者的關係互換,來體驗受害者的痛苦。

有多少人小時候做出一堆傷害或霸凌別人的事情?更不用提小時候,有些人還把霸凌當玩笑來看呢!

而這之中,有些人改變了,有些人會變得有同理心,這是為什麼?因為他們也終於體驗到,被霸凌,被傷害的感覺,才意識到那有多難受!所以不希望自己,再受到同樣的待遇,才選擇去善待別人的!

沒錯,說到底,我每次聽到那些改變的人,開始苦口婆心時,說什麼很有罪惡感,以前自己不對,我都覺得可笑萬分。

我只是覺得,現在才知道,被這樣對待有多難受了喔?

說穿了,還不是為了自己!不管有罪惡感,還是怎樣的,其實也只是害怕某天會再受到同樣的待遇。

不過痛苦的確造就了,同理心的運作就是了。哪怕只是為了自己,還是善待了他人。畢竟我們都是平凡人,可不是嗎?

但這邊我要先聲明,我他媽的一點都不贊成,用處罰和痛苦,來告訴孩子什麼是對錯!不要用打罵,方便行事,來掩飾自己不會教的無能。

唯一能讓孩子成長的,就是教他們獨立思考,就算中間仍有許多看不慣的地方,也要有耐心地陪伴。

而痛苦可以造就惡魔,卻也能造就天使。但環境的因素,絕對是最後一根稻草。只是台灣的主流思維,我想是很難看到,去檢討其它因素的人!

大多都只想著,「不要以後捅到我,趕快死一死。」

然後,我已經可以預見鄭捷會帶來什麼樣的現象了。

我甚至可以說,按照這種思維,我相信不久之後,造就出鄭捷瘋狂行為的環境不會改變,反倒是拿鄭捷事件,去異樣看待自己看不慣的人,甚至中小學生,拿鄭捷來霸凌,一些特別孩子的情況會加劇。

「你看他,怪怪的,搞不好以後會殺人喔!」、「他都不愛說話,鄭捷好像以前也是那樣。」、「欸,他喜歡鄭捷喜歡的東西呢!」諸如此類的言語。

所以這就變成了另外一個現象,更多人選擇從眾,更多人害怕跟別人不一樣,害怕著自己不屬於主流思維,害怕著脫離了群體後,會被貼某個標籤。

越來越多人寧願當白癡,也不要脫離大眾規定的價值觀和秩序。而我想,或許之所以把鄭捷事件如此擴大,然後加以扭曲帶風向。

也是為了造就一堆,怕被貼標籤的人吧?這樣大家思考都會越來越像,更容易操控眾人,可不是嗎?

還有,我舉個很明顯的例子,如果今天有人說,「殺人是對的。」。光聽到這樣的聲音,就一群人像瘋子似的,想要立刻讓這種思維消失,認為這是不了解的異類,要趕快消滅。

而不是先等他把話說完,也不是了解他的思維,就立刻覺得這樣一定是錯的!

這就是我現在看到的荒謬之一。

然後幹他的,每個人都被迫戴著,「不能和別人不一樣」的面具,不然會有很可怕的眼光和討論,會被邊緣化。


在這種戒慎恐懼的視線中,最後所有人都瘋了,所有人都扭曲了。殘忍的是鄭捷,但荒謬的是這世界和社會啊!

難道這樣不可怕嗎?

最後,謝謝肯壓住性子,耐心看完的人。

我只想問一個的問題,究竟是「個人的殘忍」,還是「眾人的荒謬」,哪個更嚴重呢?

對了,額外補充一下!

我後來想想,大多情況是,大家都知道根本在哪裡,卻無能為力改變。卻又不能什麼都不做,所以既然不能治本,至少治個標,好像還可以彌補什麼吧?

不過要改變這個根,就會換多數人的利益也要跟著犧牲掉,所以大家寧願一直治標,也不想犧牲掉自己的利益。也寧願把根本問題,當成空氣,當成自己什麼都看不見。

反正自己也不可能會淪落那樣,死的不是我,無所謂!

大多人會有這種心態,「反正我不可能淪落成那樣!我不可能會有這種問題或難關,所已無所謂!」,所以大多人也不會感同身受,甚至是理解。

畢竟我們會動用同理心的時後,都是我們認為,那件事情可能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以後也需要別人這樣對待我們的時候。

至於永遠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可以用高高在上的態度,講得輕鬆!


62

39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渾沌-被喜歡】別開玩笑了!告訴我!該怎麼做才好!!!

夜晚的光

【渾沌-被喜歡】公主殿下-初始、黑髮異色、去光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