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18-06-12 06:33

《五層夢境》

作者:字不夠

《五層夢境》
   
    國小三年級剛開學,班上轉來了一個女生,韓若彤,我記得那時候我一個朋友都沒有,一個人坐在教室看書的某節下課,她經過我身旁的時候,突然停下來,指著我手上的書【雷電鯊魚】。
  「這本我也有看ㄝ,超好看的。」她看著我的眼睛令我一時之間著了迷。
  「我..才..剛..買。」我結結巴巴的。
  「喔喔那我跟你講喔,他後面被狩獵隊的小男孩打傷了,但是沒死喔.....」我記得她那時候講了一堆劇透的東西。
  「走開啦!我才剛看ㄝ。」我推了她一下。
   她剛好往後撞到桌子跌倒了,她沒有哭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站起來往座位走回去坐下。
   記得那天放學的時候,她走過來拿了一張破破的紙條給我,我打開來看到「對不起」三個字,然後抬頭剛好對到她的眼睛。
  「沒關係啦。」我記得我說的很小聲。
 
   那天之後我們下課偶爾會討論小說的劇情,或是一起拿書去問老師,太難的字是什麼意思。
  「狩獵隊全體遙望蒼穹,弔念著偉大的小戰神。」老師念著這句。
  「蒼穹是什麼意思啊?」我指著書。
  「潔白的藍天,這裡弔念是只為了死去的人而懷念感恩他。」若彤總會搶先在老師之前替我解答,我那時真搞不懂為啥我們還要一起去找老師。
  「若彤真厲害,這可是有點難度的詞彙呢!」老師總是摸摸若彤的頭,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是孤兒,內心渴望著母親的呵護吧。
   放學回家路上,我們吃著巷口的冰棒,融化的速度延長不了我想和她繼續在一起的時光。
  「爸爸對我也是很好啦,可是我就是也想要有個媽媽。」她摸著路邊箱子裡的小狗。
  「那你要不要來我家玩,我媽媽每天都在家裡煮菜喔。」我們還是離開了小狗狗。
  「好啊!那就下星期六吧!」岔路口她左轉我右轉。
 
叮咚!
  「小傑啊!你同學來找你玩了喔。」我媽在樓下喊了一聲。
   她小心的踏進我房間,滿地雜亂的書讓我有點尷尬。
  「你媽媽好漂亮喔!」她坐在我床上看著我滿櫃的漫畫跟小說。
  「妳真的..來了喔。」我記得那時候書上寫的什麼我都忘記了,我們就這樣看著書聊聊天,過了一個下午。
  「小傑吃飯囉。」我媽煮好了晚餐。
   我看到她入迷在《紙條》的世界裡,卻不知道要怎麼叫她,我愣在原地欣賞她稚嫩的側臉。
  「小傑,吃飯怎麼不下去呢?」爸剛好走上來。
  「爸?」我看著爸手上的新書。
  「呦!這可愛的小妞是誰啊?」爸好奇地看了她手上的書。
  「我叫韓若彤,擬傑伯父好。」她看了看我爸又突然把手上的書翻到前面。
  「哇!這麼小就這麼有眼光啊!哈哈..一起下來吃飯吧。」爸大笑。
客廳。
  「所以叔叔就是蠻痛樓嗎?」她很驚訝的忘記自己的嘴巴張得很大。
  「對啊,你還看過我哪些書嗎?」爸幫媽從廚房端一大鍋火鍋。
  「爸,你最新的雷電鯊魚她都看過了。」我刷了一片牛肉。
  「這麼厲害!你都還沒看完吧?」爸刷了一片豬肉。
  「可是叔叔,為什麼那本紙條我沒看過呢?」她夾了一顆貢丸。
  「那本比較特別啊,我只出版了兩本。」爸神秘的說。
  「為什麼呢?」她喝了一口排骨雞湯。
  「因為那是我的初戀啊,我可不想全世界都知道,算是寫紀念的吧,說來話長啊!」爸拿出新書。
  「又出新書了嗎?叔叔寫的速度怎麼那麼快啊?」她拿起新書翻到背面。
  「爸說他掌握了寫作奧義,還去過了文字秘境,我也覺得他寫得太快了。」我夾了一片檸檬豬。
  「多吃點啊,等下再看啊。」爸幫若彤裝了一碗丸子和媽自傲的手工豆腐。
我們吃得很愉快,爸還分享了一些他的新書出版問題,之後她拿著新書回家了,我躺在床上思考她紅潤微肉的臉頰,客氣的禮貌,和投入在書中世界的可愛表情。
 
   我記得當時國小三四年級,我們變的很熟,她也常常來我家看書吃飯,她爸也有給她零用錢,可是我幾乎沒看過她買什麼東西,還記得某次我們一起去金石堂。
  「哇!你爸的書排行榜第二欸!」
  「很正常啊,咦?雷電鯊魚竟然第二?」
  「怎麼了嗎?」她看著排行榜第一名的書。
  「我爸說雷電鯊魚是他的顛峰之作呢,可是竟然沒有第一。」我也看著第一名的那本書,它的整個封面是一座宏偉的宮殿,小精靈似的宮民飛在天上,宮殿中央那一抹雕像,流洩出的霸氣,令我們足足站在排行榜面前,10分鐘。
  「嬰 靈 之 殿 。」
她念出那四個字的時候,我才回過神來。
  「好厲害的封面喔,我們買吧。」我拿到書直接翻到背面。
  「...18禁欸,小傑。」若彤看著背面大大的18禁未成年請勿購買。
  「太可惜了,等我長大一定要來買它。」
我們買了一些筆跟橡皮擦就離開書店了。
 
   轉眼間就到國小五年級了,幸運的是我們又同班了,只是那一年,我們班的同學被揍的很慘,那年班上有位惡霸,五年級全校重新分班,大家其實都不太認識,他那種我就是老大的態度,令當時的我非常不爽,忘記他叫什麼名字了。
   我記得某天他終於惹到我了,他平常欺負別人,吃別人東西,拿別人衛生紙,甚至把一個同學打到請假不敢來,我都沒說什麼。
   但那天放學時,他在若彤經過他身旁的時候,摸了她的大腿。
  「你做什麼!」我怒吼,一把拉過若彤。
  「沒做什麼,不要大吼大叫好不好,都嚇到小夢了。」小夢是他的女朋友。
  「對啊好可怕喔。」小夢頭靠在惡霸身上。
他被我瞪的不爽,站起來看著我。
  「跪下!」我瞪著他的手。
  「?」他眼睛睜很大「我沒聽錯吧?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跪下來。」我降低音量。
  「你瘋了嗎?」他往前一步,離我只有一步左右。
  「牙!啊!」我左腳踏前右手一拳逆風揮出。
碰!咖!
   他飛到黑板前我都沒有看他,但他骨頭斷掉的聲音全班都聽見了。
碰!
   黑板整塊掉落,他的頭流血,手嚴重扭曲,那天之後,他再也沒來學校。
回家的路上。
  「是不是好多次了?」
我看著我的右手,似乎有紫色雷電浮現。
  「恩。」她低著頭。
  「那妳幹嘛不告訴我?」我發覺雷電更大了。
  「我怕你去找他打架....你會受傷。」她低語。
  「就算打不贏他,我被他揍得很慘,我也要打,要為妳報仇啊!」我走到她前面。
  「喔...為什麼要幫我...報仇?」她抬頭看我。
  「因為我要保護妳啊!」當時的我真直接啊。
  「為什麼要保護我?」她停下腳步。
  「因為我喜歡妳啊!保護喜歡的人,不讓她受傷害不是應該的嗎?」
叉路口,一個買菜的大媽停下了半步,一隻狗趴在路邊打了一個哈欠,一隻貓在樹上靜止不動,一輛自行車經過,她,低頭。
  「掰掰。」
跑走。
  「爸,若彤怎麼了啊?」
我一回家就把今天的事全部告訴爸了。
  「哈哈哈!你是不是想學小戰神的奪天拳?還有那個告白太爛了吧!」爸笑到可樂都噴出來。
  「啊!對吼!那算告白ㄝ,我沒想那麼多,她問問題,我就回答啊。」我癱在沙發上,腦中一片空白。
   隔天,全校都知道我的戰績了,一拳打飛到黑板,以及同學嬉鬧的那句。
「跪下!」
   更扯的是放學的時候,幾個一二年級的小男孩,要看我表演那一拳,我教了他們一下,他們尖叫慘了。
 
   那一年班上和平多了,若彤還是一樣,仿佛那個下午的不小心告白,沒聽到,我們還是很好。
   這一天我們在她家客廳,她養父仔細思量著我,我被他看得有點毛。
  「所以小彤啊,你這次回去看望梁院長,跟他一起?」
  「對啊,爸,他會照顧我的啦,你放心我跟他兩個人可以的。」
  「對啊,伯父,公車路線跟地址我都已經被熟了,放心吧。」我喝了一口烏龍茶,若彤家的茶真的好喝。
 
星期六,天篷火車站,我們兩個小朋友坐在火車上。
  「梁院長人很好的,我記得之前我生病,她都一直照顧我。」她一上車就十分興奮。
  「那妳怎麼會想離開那裡呢?」我不懂。
  「因為我太大了。」她摸摸自己的頭。
  「太大了?」我覺得她是有點高啦。
  「孤兒院的小朋友越來越多,大家都要吃飯。」
  「然後妳太大隻了,吃很多所以被趕出來了?」
她皺眉。
  「也不是啦,院長不會把人趕出去啦,當時爸爸剛好來領養小孩,我就被領養了啊。」
  「對欸,妳還沒跟我說妳被領養的故事。」
  「就知道你喜歡聽故事。」
她看著窗外。
 
   那時候我8歲吧,比起其他小朋友,我已經是佛心院的大姐姐了,那天下午傍晚,一個肚子大大,開一輛黑色轎車的商人,走進院長辦公室,當時院長叫大家都回到教室坐好,院長還叫我去幫忙泡茶。
  「那我們等會兒去看一下這些小孩,看有沒有適合你的。」院長接過我泡的茶。
  「真乖啊。」大叔也接過我泡的茶。
 
  「梁院長,剛剛那個女孩叫什麼名字呢?」
我躲在門後面偷聽,還有一群小毛頭跟在我身後。
  「若彤姐姐,妳又在做什麼?」劉阿姨突然出現在我們身後,大家都各奔西東的逃跑了。
   院長開門。
  「原來是若彤啊,妳進來一下吧。」我坐在院長旁邊看著對面的大肚子。
  「原來妳的名字叫若彤啊,多可愛的名字啊,猶若孩童純真善良。」大肚子點了點頭微微笑著。
  「韓先生,您不會是喜歡我們家若彤吧?還有其它更符合您要的條件的孩子,要不要看一下他們呢?」桌子下梁院長握住我的手。
  「不用了,相遇就是有緣,若彤,妳願意跟我一起生活嗎?」大肚子的眼神和藹可親。
  「院長..我..願意。」我知道佛心院的孩子遲早有一天會離開的,但我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早,我們這群小朋友不可能永遠膩在一起,即使院長當時目送我的時候,全部佛心院的小孩子都哭哭啼啼的喊著:
  「若彤姊姊不要走,妳還沒幫我剪頭髮。」
  「若彤姊姊不要走,我的糖果分你一半啦!」
  「若彤姊姊!記得回來喔!」
   淚水的模糊令聲音也聽不清楚了,看著窗外說故事的若彤,她那種豐沛的情感使我的眼眶模糊起來。
  「不是吧!你竟然也會哭。」她搓搓我的臉頰。
  「我為什麼不能哭,你以為我是外星人喔。」我遮住右眼。
  「沒啊,只是跟平常的你很不一樣嘛,很好笑啊。」她露出詭異的笑容。
  「如果我明天去學校跟同學說你哭了的話...」她笑起來了。
  「妳敢!」我嗚住她的嘴巴,我們在火車上打打鬧鬧。
 
佛心院。
  「若彤啊,多虧了韓先生跟你們的募款,我們這幾年都過得不錯,很多小孩也都被認養了。」梁院長帶我們走了一圈。
  「難怪沒看見大頭他們,而是多了好多新來的小毛頭。」
  「對啊,從去年開始我們門口就來了很多紙箱。」
為什麼啊?我也好奇。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就在幾句神秘的胡弄之中,我們跟小毛頭吃完晚餐之後,告別了佛心院。
  「到底是為什麼啊?」.我在火車上百思不解。
  「或許...真的是那樣吧。」她笑的詭異。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我們異口同聲的模仿梁院長,笑的東倒西歪。
國一,剛開學,一年七班。
  「王擬傑!」班導叫我。
   當時我做著同樣的夢,不停墜落,無限加速的失重感,恐懼大過於被風刺痛的感覺。
  「又睡著了?你去外面洗洗臉。」班導指著外頭洗手台。
   我走到洗手台看著樓下操場上田徑隊的若彤,跑的飛快,那時她也常做另一個夢,空蕩的房間裡,床上躺著一個人。
  「練習如何?」幸運的是我們同班。
  「進步了一秒,好期待下個月的校慶比賽喔!」她坐我旁邊。
  「我會幫你加油的,對了,我剛竟然又睡著了。」我摸摸頭。
  「你沒事吧?最近你上課好像都這樣ㄝ,會不會跟你那個夢有關?」
  「對了,我剛上課睡著也是因為那個夢,仿佛...」我不確定。
  「仿佛是那個夢強制將你拖進去?」若彤這句話讓我有點毛毛的。
國二,校慶前一天早上
    我的桌子依舊被粉筆畫滿塗鴉,我已經習慣了,熟練的拿抹布擦乾淨之後,我翻開【睡著就會飛】,爸的第一本暢銷書,我已經看了十幾遍,卻也是最能讓我跳離這個世界的一本書。
  「外遇的人寫的書怎麼能看啊!」班長大偉坐我旁邊吃著蛋餅。
  「對啊,還害別人家庭破裂,聽說...」副班長美惠說到一半。
  「聽說怎樣?」若彤正巧踏進教室。
  「聽說擬傑不是她媽生的啦!」瘋狗來了。
    那一陣子,爸外遇的新聞鬧得很大,我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媽整天跟爸吵架,客廳的東西都摔破了,爸三五天回家一趟,我也沒時間問清楚,何況,我一個小孩子,能做什麼?
  「鬧夠了吧!」若彤大吼。
  「韓若彤,你也是不是嗎?」瘋狗講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在他面前了。
  「閉嘴!」我的拳頭緊握,因為我知道他要講什麼。
  「打我啊!就像你把阿龍打成殘廢一樣,打我啊!你敢動我一下,我叫我老爸把你抓起來關!」瘋狗仗著他爸是警察就囂張無比。
  「小傑不打,我打!」若彤一把推開我,一巴掌就呼了上去。
趴!清脆火辣!
  「妳!...」瘋狗眼睛睜大。
  「做什麼!上課了,還站著幹嘛啊馮大夠,老師的話都不聽了嗎?」班導拍著桌子。
  「明天校慶園遊會要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吧,早上運動會比賽,下午園遊會賣東西,大家都要到喔...」班導講了一個早上。
校慶前夕,我們兩個用家裡電話討論了一個戰術。
  「假自殺?」我覺得若彤說出口的東西很危險。
  「對啊,我想讓他們知道欺負別人是不好的,遲早會出事的。」若彤肯定的語氣說得很認真。
  「我覺得沒關係啊,我已經習慣了啊,而且他們也沒有真的對我怎樣啊。」
  「王擬傑!就是因為你這樣放縱他們,總有一天會出事的!」若彤像吃了炸藥似的咆嘯。
  「妳怎麼了啊?」我有點嚇到。
  「沒事,反正你明天別管我。」她掛了電話。
睡不著的一個晚上,天已亮了。
   一到學校,桌子上沒有塗鴉,應該說連桌子都沒了,大家忙著搬桌椅到操場,擺攤位。
  「讓開啦!別擋路。」大偉把我撞開。
   就在忙碌幫忙之餘,校慶開始了,校長致詞來賓致詞,一切太匆忙,導致我忘了。
  「若彤呢?」班導站在我旁邊。
  「對啊,早上久沒看到她了。」旁邊一個同學回答。
  「我不知道啊。」我覺得有點不對。
  「算了,可能她晚點才會到吧。」老師繼續點名。
   早上運動會結束了,中午開始的園遊會,大家吃吃喝喝忙到頭熱,根本忘了若彤不在這件事。
   直到傍晚,五點多天空開始變暗了,校長來賓都走的差不多了,營火晚會正要開始的時候,我看到一道身影在第一發煙火升空的時候,不,大家都看到了,我急欲看清楚的情況下,若彤站在我們教室頂樓被風吹舞的,頭髮,清晰可見。
   只見第二發煙火畫過她身旁,爆炸的聲音大過於她拿著大聲筒,呼喊的模糊字句,短暫片刻後,煙火終於消停,班導跑到司令台燈光控制那邊,把燈打向若彤,微微發抖快要墜樓的赤腳,纖細隨風晃動的身子。
  「馮大夠,張大偉,還有好多好多欺負過王擬傑的人,都給我聽好了。」若彤的聲音鑽進每個人心裡,那絕對不是大聲筒辦到的效果。
  「若彤快往後退!那裡很危險!別做傻事!」班導也拿著大聲筒狂吼。
  「別過來!誰敢動一步,我就跳下去!」若彤看著腳下的石子路也不願看我一眼。
  「聽好了!你們今天不跪在地上跟擬傑道歉,並發誓永遠不再說擬傑的壞話的話...我就」我看的到若彤眼中的淚,在打轉。
  「跳下去死給你們看!」若彤狂吼。
突然天昏地暗,班長跪了下來卻被瘋狗一把拉起。
  「韓若彤妳聽好了!既然妳這麼保護他,那我也直說了,現在的妳太不可愛了,我已經不喜歡妳了,妳要跳不跳隨便妳。」瘋狗的眼神極其邪惡,這時若彤終於把視線停在我身上了。
  「怎麼辦...」我感覺她在問我。
  「大夠,她如果真的跳了怎麼辦啊?」班長早就嚇到腿軟了。
  「不會的,她這個計畫在我面前..」
  「啊~!」一聲尖叫劃破,若彤站不穩摔了下來。
  「不~」我不記得我怎麼辦到的,只是一秒的瞬間,我接住了若彤!她的心跳聲巨響。
  「還好吧?」她淚流滿面卻哭不出聲
  「就跟妳說這很危險的,妳就不聽!妳知道妳剛差點摔死...我...」我怒了。
  「對不起,我沒想到馮大夠他這麼無情...」她想到什麼似的停頓了。
  「怎麼了?」我看著趕過來的班導和一群同學。
  「剛剛..好像有人推我。」她在我懷裡低語。
   我震怒的抱著她,跳到屋頂上,只見平時跟若彤很好的芳朱摀著臉,不停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芳朱妳怎麼在這裡?」若彤不敢相信。
  「若彤妳...」她眼睛撐大。
  「沒死是吧?」我看著她發抖的雙手。
  「我剛回班上拿東西,就聽到頂樓有聲音,去看一下,結果若彤站在屋頂旁,我想去拉她...」她說的很心虛。
  「閉嘴!妳當我看不出妳在說謊?」我的身體竄出紫色雷電。
   不知道怎麼了,當時的我瘋了似的,隨手一揮紫雷奔騰衝出,把芳朱轟到屋頂安全門上,框啷!好大一聲,緊接著我用雷電綑綁住她,把她帶到了地面上。
  「王擬傑!這到底怎麼一回事?」班導怒吼看著我全身包圍在雷電裡。
  「滾!」我隨手一揮班導飛到了司令台。
  「你敢打我!我叫我老爸把你抓起來!」瘋狗看到我看向他。
  「叫啊!」我放下快昏迷的芳朱,衝到瘋狗旁邊就是一腳,踹向他的肚子,趴茲!我滿腳的腸子被雷電燒成難聞的惡臭。
  「小傑!快住手!」若彤被我放在屋頂,只能大喊。
  「為妳做的事,付出代價吧。」我食指朝天,看著爬起來想要逃走的芳朱。
   當時天空瀰漫著怒氣,我能感受到上蒼的力量,正與我共鳴,滅神斬,爸的小說裡,最令我全身膨脹的一幕,當小戰神與雷電鯊魚廝殺的最後,小戰神就是被這一招劈碎的,只記得當時雷電伴隨著一個身影一彤墜下,嘶~斯~
   滿地灰煙之餘,若彤的半截身軀應在我眼前,其他同學包括芳朱都昏倒在地上,「能親眼見識到滅神斬,不也是件值得開心的事嗎?」若彤的下半身粉碎,她代替芳朱擋下了我的攻擊,至於她的上半身也隨著她一字一句的話語,慢慢變成光靈,蒸散點亮這漆黑的夜,只是光靈沒有飄向天空,而是不斷的注入我的右手食指,直到我看見了一段我不願相信的若彤的記憶。
   在那片記憶裡,我看見了我自己,一個備受欺負霸凌的我,那些教室,那些同學,我一個都不認識,若彤拿著粉筆在我桌上塗鴉,啞巴,膽小鬼,沒爸爸的可憐蟲,我看著滿是惡語的書桌,畫面又切換到午餐時間,我拿著餐盤去裝營養午餐卻發現,桶子裡都沒有食物了,看著那個瘦弱可憐的我,一個人走上了頂樓,拿起旁邊的滅火器,敲開了頂樓安全門的鎖,站上了屋簷...
   此刻,我在房間裡,一字一句寫下自從我遇見若彤之後的故事,現在故事已接近尾聲,在我把學校轟爛之後,我不知道我還有什麼理由,活著,上天給我這麼強的力量,我卻不知道該做什麼。
   擬傑走到殘破不堪的學校操場,看著燒焦的跑道,橫倒的大樹,以及當時若彤張開雙手的模樣,那些記憶,到底是真是假,這裡真的只是自己的夢?
   食指向上,萬雷凝聚在百里之上,狂暴的雷嘯聲,刺耳的把擬傑周圍的塵土震散。
  「我不相信!」擬傑大叫喉嚨裡竄出紫雷,逆天而行,與上空的萬雷搏鬥,轟!在雷瀑傾瀉而下的絢爛中,擬傑的身體化成了灰菸,菸如夢,飄向遠方的一棟大樓裡。
 
和平醫院206號房
  「所以當時如果我沒有欺負你,我們就會像夢境那樣快樂的生活吧。」若彤哭的眼睛紅腫。
  「但是時間不能重來。」我甩開她的手。
  「夢境終究只是夢境。」我緩慢爬下床。
  「你要我做什麼,你才會原諒我。」若彤跪在床邊。
   我看著她的眼淚。「我是不可能原諒妳的。」
整間病房沈默了。
  「那妳帶我去頂樓看一下夕陽好了。」我慢慢起身,若彤扶著我上輪椅,電梯到頂樓我看著鐵絲網的盡頭。
  「別靠太近!」當若彤發現,擬傑抓著輪椅直接往前衝撞向鐵絲網的時候,已經被巨大的漩渦,禁錮在遠處永遠追不上,定下詛咒的擬傑。
  「哈哈哈!你就抱著害死我的愧疚,活在這個醜陋的世界吧!」擬傑衝破鐵網,墜樓前的高聲怒吼,邪音入夢。
  「哈哈哈!哈哈哈~」
當若彤擺脫禁錮靠在鐵網往下看時,擬傑一隻手抓著搖晃的半截鐵網。
  「仔細看吧!是妳害死我的!」
擬傑鬆開手,若彤奮力一跳,急速下墜的高空中,若彤抱住擬傑。
  「我不會讓你孤單的墜落,要死一起死吧。」
碰!
 
   當若彤睜開眼睛時,她發現躺在自己的房間裏,眼淚無意識的滑落。
  「原來只是夢。」她走到書桌旁,發現了一封信,看完信的若彤,露出了一抹微笑。
   從看完信封那天以後,若彤上學時的表情,明顯輕鬆很多,被誤會的霸凌殺人,逆天翻案。
   上完一天的課,若彤回家的時候,屋子裏半點聲音都沒有。
  「不會吧..」若彤看著自己房間的那扇門,詭譎又平淡的讓人好奇,門扉微開,床圍的那抹身影,微笑的像個小孩。
  「沒想到吧,其實我也想不透為什麼..我還活著。」擬傑欣賞著若彤唯美的驚恐。
  「難道這裡是你的夢境嗎?」若彤不再發抖了。
  「是,也不是。」擬傑躺在床上,左手一揮,回憶般的片段灑在窗簾上,倒映著曾經,國一彼此討論,噩夢的畫面。
  「最近我都做一個奇怪的夢ㄝ。」擬傑中午吃飯跟旁邊的若彤說。
  「我也做了奇怪的夢欸,會不會我們做的是同一個夢?」若彤把紅燒獅子頭夾給擬傑。
  「謝啦,哪有可能做同一個夢,我先說好了。」擬傑講了自己那個不停墜落的夢。
  「真的不一樣欸,我做的是被以前的那些小可愛們欺負,然後被一條蟒蛇吃掉。」若彤的記憶模糊,窗簾上的放映也結束了。
  「還記得吧,所以我們同時墜樓才不會死,而且非但沒死,在這一層夢境裏,我們的結局也是注定的。」擬傑竊笑。
  「一直墜落?」若彤發現地板在動。
   地板破碎如酒瓶碎片,若彤瞬間下墜的一瞬間,擬傑抓住她的手。
  「讓我們遊戲開始吧。」又放開,若彤很快就停止墜落於一塊大枕頭,她迅速爬起來警戒什麼似的。
   突然一群小朋友衝了過來,拿起大枕頭上的一堆小枕頭丟向若彤。
  「別鬧了,小潘、小頭、大胖...還有甜兒,妳竟然也來玩枕頭戰,我記得每次枕頭戰妳都躲在房間角落呢。」若彤摸摸她們的頭。
  「哈哈,若彤姐姐,其實這還滿有趣的呢。」
  「對啊,好久沒跟你們玩了,放馬過來吧!」當若彤也丟出一個枕頭時,枕頭突然變成磚頭,砸在大胖肚子上。
  「啊!好痛啊!姐姐妳好壞喔。」大胖慘叫,頭破血流。
  「以後再也不跟姊姊玩了。」
然後小朋友全部都消失了,擬傑出現了。
  「去佛心院那次,我其實滿感動的。」
擬傑繞著若彤邊走邊說。
  「你還是不原諒我嗎?我要怎樣才能離開這裡呢?」若彤瞪著擬傑。
  「梁院長看到妳吃的好穿的暖,多替妳開心啊,還有當時佛心院因為我們的募款而撐過去,仔細想想,我們也做了很多好事呢。」擬傑坐了下來。
  「欺負你的事,我很抱歉,對不起我也不會再說了,你到底要怎樣才會放我出去呢?」若彤的眼裡只剩憤怒。
  「欺負?那是傷害!騙騙小傑就算了,我可不是小傑,那個你夢中不存在的理想世界,如果他知道妳就是傷害她最深的那個人,他該有多心碎。」擬傑隨手一揮,雷電紛飛。
  「我寧願他永遠不知道,我除了道歉之外還能為你做什麼?」若彤崩潰地閉上眼睛。
  「愛上我啊!」擬傑雙手張開擁抱失速的快感。
  「用妳餘下的人生償還我吧!」地板消失,擬傑邪音咆嘯蕩漾在這深不見底的深淵。
  「好。」若彤下墜的比誰都快。
 
某棟豪宅
  「若彤,若彤,起床了!妳忘了今天要去校外教學嗎?這可是妳最期待的一天呢!」一名雍容華貴的婦人梳著寶貝女兒的頭髮。
  「若彤啊,好好去玩啊,有什麼問題打給爸爸,我一定趕過去幫妳的。」一名和藹慈善的中年男子優雅吃著吐司。
  「沒事啦,我自己會小心的,掰掰,晚上會打給你們的。」若彤出門了。
學校操場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要去墾丁玩水囉!」校長穿著海灘褲在司令台講解校外教學的意義。
  遊覽車上,若彤開心的跟一些好姊妹有說有笑的,坐在某個座位上的擬傑,遠遠看著她們。
  「看什麼看啊?白癡。」一個女同學拿洋芋片丟擬傑。
  「對了若彤,今天要不要看兵馬俑啊,妳不是一直想看嗎,把自閉傑埋在沙子裡玩玩看。」一個男同學吃著擬傑的巧克力。
  「白癡,哪有兵馬俑是躺著的啊?」一個男同學在擬傑衣服上擦嘴。
  「白癡,立起來就好啦。」
  「對喔!」
哈哈哈!全班爆笑!
  「你們幹嘛這麼壞啊?」若彤的一句話讓整台遊覽車都安靜了。
  「若彤?沒發燒啊。」坐在若彤旁邊的芳朱摸摸若彤的額頭。
  「太幽默了吧!哈哈哈...」就在全班都大笑的過程中,車子停了。
  「到了!耶!衝囉!」班長直接脫掉上衣狂奔。
  「真的是海。」擬傑看著那閃閃反光的海面。
  「真的是白癡,快走啦,去沙灘上躺好啦!」
   若彤看著一下車就自動走到沙灘上躺好的擬傑,他那甘願的表情,若彤的頭劇痛,小傑跟他一起生活的時光,歷歷在目,醫院床上擬傑咆嘯的「我絕對不會原諒妳的。」 在耳邊爆炸,若彤的眼淚終於潰堤在擬傑不斷咳嗽吐出沙子的那一幕,若彤走上前去,一把拉出擬傑。
  「幹嘛啊!就快完成了ㄝ!」阿偉有點怒。
  「別再欺負他了,這樣一點都不好玩。」若彤緊緊握住身後擬傑的手。
  「妳今天怎麼了啊,好奇怪喔,不是妳先帶頭跟自閉傑玩這遊戲的嗎?」芳朱看著若彤。
  「對啊,是妳叫大家一起玩的啊,而且妳最瘋ㄝ,上次還把吃剩的水果丟到他書包,還有...」一個男同學調侃。
  「閉嘴!」若彤的頭髮狂飛,海浪也不知不覺滾動起來,風越來越大,若彤的手越來越冷。
  「我承認以前的我太不懂事了,現在我們大家一起跟擬傑說對不起吧。」若彤看著剛說話的那個男生。
  「我才不要!我幹嘛跟白癡說對不起。」
   蹦!他飛起來了,那個曲線映在所有人眼裡,大家害怕的往後退,因為若彤的左手,綑綁著一隻巨大的鯊魚。
   魚尾一甩,芳朱飛起來了,掉到遠方的海裡面,此時海浪巨變,浪濤掀起五層樓高,吞沒了海灘,若彤的手依舊緊握擬傑,隨著白花花的浪花,不停下墜到深海裡。
 
無邊的海面上
  「到底有幾層夢境啊?」若彤不想動了。
  「我也不知道。」擬傑躺在海天上,隨手恣意著白雲,身邊海豚飛舞,星空凍結方圓百里的海棠樹。
  「會不會我們永遠被困在這裡?」若彤往上飛。
  「不知道,若是這樣,那也不錯啊。」擬傑看著上空萬里的若彤,清晰可見。
  「如果這是我們共同的夢,那就代表現實中的我們都沒有死。」若彤飛過彩虹。
  「那又怎樣?」擬傑撥開雲層。
  「我想去看看你,真實的你。」若彤觸摸其中一顆星星。
  「何必呢?此刻的我,不也是我嗎?」擬傑看著海面上倒映的美景。
  「那你...真的原諒我了嗎?」若彤從海面上的倒映裡走出來。
  「應該是吧,反正我現在不討厭妳了啦!」擬傑被若彤拉起。
  「那你喜歡我嗎?」若彤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海面消失了,白雲蒸發了。
 
   霧散之後,一年七班門口,走進來一道身影,那是開學第一天,王擬傑剛到班上找到位子坐下,抬頭看到的一幕景色,黑髮飄若自然的微風精靈,嘴角微揚的小期待,掩飾的有點笨拙的可愛,都浸在擬傑凝望住的剎那。
  「喜歡,從第一眼我就喜歡上妳了。」
  「我也是。」若彤不逃避擬傑的眼神,吻了上去。
   此刻,夢碎,所有場景化作飛舞刀刃割傷他們,一滴血,爆炸,餘聲回響在擬傑的耳旁。
 
  「小節?小傑?」擬傑的耳畔傳來幾句哽咽地呼喚。
  「小傑?」若彤看著病床上,頭部纏繞繃帶的男孩。
  「若彤..我們終於回來了嗎?」擬傑看著模糊的身影。
  「對啊,我想起來了,我那天來探望你,結果不小心睡著了。」若彤看了一下手機。
  「所以只經過了一個晚上?」擬傑摸著頭。
  「對啊,仿佛過了很久。」若彤坐在擬傑旁邊。
  「剛剛...你說..」擬傑凝望若彤的雙眼。
  「我說什麼?」若彤緊緊抱住擬傑。
 
 
 

2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教室日誌<11>

【俯視帝國的鷹之眼】等待風起的小鳥(01):慶典前的禮物

書評兼宣傳19:頹廢劍士回憶錄(連載中)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