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19-04-20 23:49

《惡魔告解室》罪名一六七:為何要走彎路?

作者:知岸

陸子真離開醫院的時候整個人都有點恍惚,他試圖把今天與廖苡萱的對談再組織了一次,然後又回憶了一遍與她妹妹相識的過程,再佐以從李苗淼那聽見的說法。

……還是掏不出什麼有用的資訊。

他善於透過對談看人,從對方的回應和情緒反應猜測背後的動機,然後把動機當成餌,釣出更多對話,直到對方透漏他想知道的答案。

目前唯一的「餌」就是妹妹。無論是聽見關於妹妹的話題就折回來追問,還是她最後的心情驟然盪到谷底,都能看出她很在乎她妹妹。

然而,對於那位萍水相逢的國中小女生,陸子真也生不出太多事情可以說,相處半天時間,雖說愉快,卻完全走淡如水的路線,估計也榨不出太多聊天內容。

若說值得在意的點,那就是女孩遮得密不透風的臉和最後可能因為家長突然離去的舉動,但前者直白問了那叫白目,干涉別人打扮本就稍嫌沒禮貌,更何況是這種一半機率背後藏著故事的造型;而後者先不論其中含了多少猜測,一登門就懷疑人家庭失和,八七成機率會直接被碾出去吧?

總之人是約到了,陸子卻真感覺心裡沒譜。處心積慮一句話也沒套出來,預設的可能性一件也沒應驗,他現在居然有種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茫然感!

這種堵心的茫然持續到他回家,人都已經到了餐桌邊,卻死活不肯坐上椅子,只是焦躁的來回踱步。

原本乖乖坐在桌前的尹若清跟郭亞安也被這意義不明的行徑勾得有些躁動。

「這是怎麼了?你們社長出了什麼事嗎?」尹若清知道陸子真剛從醫院回來,除了去探望社長時發生了什麼意外,他暫且想不出別的原因。

「不,不是他。我今天是去看別人。」陸子真擺擺手,「聊了一下子,我……我突然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尹若清與郭亞安愕然的互看一眼,這傢伙一向都是讓別人懷疑人生的那個人,現在是什麼情形?

當尹若清、郭亞安同時用一種近乎詭異的視線打量陸子真時,趙含依正好把一鍋湯放在餐桌上。

「可以開飯了。」他把脫下的隔熱手套放在湯鍋旁邊,對餐廳裡微妙的氣氛感到困惑,「怎麼了?小真你不來坐嗎?」

「你們先吃吧。我沒有很餓。」陸子真的眉頭幾乎要皺出一個「川」字,一副憂鬱青年的嘴臉往自己房間走去。

「喂!至於連飯都不吃嗎?」

尹若清起身追了兩步過去,但陸子真像是啥都沒感覺到一樣頭也不回的把自己關進房間。

「……」郭亞安靜靜嚼著食物,只是每嚼幾下就要往陸子真離去的方向看一回。

「若清,你也先吃吧。我去看看他。」趙含依無奈的笑了笑。

尹若清趕緊補述前因:「他說他去醫院跟一個人聊過天。」

趙含依點點頭,踩著急促卻不失斯文的步伐往陸子真房間去了。

「沒事吧?」郭亞安終於忍不住開了金口。

「有含依在,牛角尖裡也能哄出來。」尹若清用公筷給自己夾了點菜,順便給郭亞安夾了根隔壁盤的滷雞腿,「吃點肉吧。妳太瘦了。」

郭亞安點點頭,白玉般的指頭往滷味盤一指,尹若清立刻會意過來,又給她夾了顆滷蛋。

同一時間,陸子真坐在床沿,右腿焦慮的抖抖抖抖抖……

趙含依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面對他,輕輕捏住他的膝蓋。

陸子真嘖了一聲,賭氣似的抬腳踢了踢。

趙含依淡定改抓那纖細的腳踝。

陸子真嘆了口氣,乾脆維持一隻腳擱在趙含依腿上的奇怪姿勢往後倒臥上床。

「一開始好像照預期的方向走,但我把該講的話都講完了,卻一句話都沒套出來。」

「嗯。」

「我還讀了心,還是啥都沒看出來。」

「嗯。」

「我下禮拜還約她繼續聊,但我根本沒想好要怎麼繼續跟她聊。」

「嗯。」

「然後你根本沒聽懂我在講什麼,就一直在那邊嗯嗯嗯嗯……」

「嗯。」趙含依看著他笑。

陸子真沒好氣地爬起來,這時趙含依已經放開他的腳踝了,讓他可以直接在床上盤腿,「你說我今天會不會是腦糊了?還是腦子裡識人的區塊今天剛好休假?」

說著,他朝趙含依勾了勾手指,「你過來一下。」

趙含依看著他小流氓的樣子只覺得好笑,於是連人帶椅挪近了一些。

「近一點啊!我又不會吃了你。」

趙含依只好離開椅子,蹲在床邊與他大眼瞪小眼。

陸子真來來回回把趙含依打量了好幾次,然後伸出拇指跟食指揉了他的臉頰兩下。

趙含依略感訝異地眨眨眼,「你在外頭不會也對人這樣揉揉捏捏吧?」

「當然不會。對你才這樣。」陸子真撇頭哼氣,「看不出來,捏起來挺軟的,觸感不錯。」

趙含依一臉好笑的看著他,覺得心情莫名有點好,「所以你有看出什麼嗎?」

「有。你現在超想要我出去吃飯的。」

「一分不差。所以你看人沒有問題。」陪他一通亂鬧之後,趙含依坐到陸子真身邊,柔聲說:「我不懂別人,卻懂你。剛才沒頭沒尾的,但我還是能聽出點東西。」

剛才胡鬧完之後陸子真的煩躁感確實消散不少,現在可以不搖頭不晃腿,安安靜靜坐在趙含依旁邊聽他說話。

「你是我見過最誠實的人,卻不是一個非常直接的人……唔。至少是我跟你熟了之後你一直都是這樣的,只是越大越明顯。你的直接是用在你覺得該用的時候,因為你明白話語能夠傷人,尤其有許多實話都會傷人,所以你小心翼翼,計畫著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連說話後對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你都能想出好幾個可能性來。」

陸子真應了一聲,默默咀嚼起趙含依的說法來。

「我想,這次會碰釘子,可能反而是因為你心眼太多。」趙含依說:「有些人,背後有些故事,或是有自己根深柢固的價值觀,你用盡心機對方不一定有感覺,但無心之下反而撞得對方措手不及。比如說我小時候碰上你時。」

「誰說我是無心?我可是從小就處心積慮煽動你的自由思想耶。」

趙含依搖搖頭,「我指的是我們第一次碰面的時候,那時你連宴會長桌的高度都搆不到,你自己一定不記得了。」

陸子真愣了一下,第一個冒出的念頭居然是:幾歲啊怎麼會這麼矮?

「我們那時候在自助餐桌旁邊聽某人彈鋼琴……」

「我哥?」

趙含依敷衍的默認了一下,然後繼續說:「然後你跟我說你覺得我很假,明明很想回家卻假裝笑笑的跟你說話……嗯,具體怎麼說的我也不記得了,反正大致上是這個意思。」

陸子真震驚的腦補出一個奶聲奶氣講道理的屁娃,忽然覺得自己超級雷!

明明連桌子的高度都不到啊!居然還教訓人家……

「我突然被戳穿心事,嚇都嚇死了。」趙含依回憶過去,笑容中帶著點惋惜,「那時我也還小,無法立刻轉過彎來改變自己,但你是第一個撞破我內心黑暗面的人,明明不帶心機的童言童語,殺傷力卻非常大。」

陸子真乾笑幾聲,覺得要回到兒時的白目程度自己現在大概做不到。

「不是要你像小時候那樣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但既然用了心機沒成功,那不妨反過來試試?」

「反過來嗎?」陸子真回味了一下稍早談話與讀心時,廖苡萱乾淨純粹到讓人印象深刻的氣質,覺得確實可以試試。

好像對之後的會面比較有方向了,不過在這之前……

「我們先出去吃飯吧。」陸子真拍拍趙含依的背,自己跳下床,「一時半刻解不了這個結,但你這邊只要填飽肚子就解決了。如果下次談話順利,我再跟你們講細節。」

趙含依聞言低笑一聲,而後快步跟上。

(待續)

3

2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小說】《薄霧刺客》#009──薄霧刺客

[達人專欄] 《與蘿莉魔王的糟糕事-4》〈野生的色猴子〉24

【小說】《薄霧刺客》#000──成為英雄的那天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