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19-08-24 23:44

【迪士尼現代AU】《廢物菁英》 3-3 與原點的距離(下) 

作者:老周

  《敵人》。
 
  在一場戰爭中,一個士兵躲在壕溝裡,不斷往對面射擊。在無窮無盡的絕望中,那士兵讀著軍方發放的手冊上,去想像壕溝對面的是個不同於己、毫無人性的怪物,並且深信不疑。
  直到有一天,那個士兵離開了壕溝,找到了空無一人的洞穴,以及敵人的手冊。敵人的手冊,將自己寫成嗜血無情的野獸,就跟自己手上的那本手冊一模一樣。
  手冊旁,還有「敵人」的家人的照片。
 
  是什麼力量,把一個個素昧平生的人們,變成了「敵人」?我不清楚。
  可是我又在做些什麼呢?我的武器毫無憐憫的瞄準了敵人,縱使我知道他們也不過是躲在自己心中的壕溝、跟我一樣盲目向著對面開火的凡人。
  就彷彿我們,註定逃不出這樣的迴圈一樣。
 
  但我很清楚我在做些什麼……我還記得第一天認識貝兒時,我仰望著她,她則低頭向我大喊著「人生來都是平等的」。
  我還記得一清二楚,她的表情、她的語氣、她的眼神炯炯有神,還有身邊飄著樺木香味的大書櫃。
  而現在回想起來那場面,我已經分不清楚是感到可笑、可悲……還是覺得那時傻傻相信的我很可愛了。
  我一直以為她會成為像她父親那樣的學者,直到後來我才看清她只是個平庸的傻子。
  可是,如果她只是個平庸的傻子,那她也有平庸的權利,不是嗎?只要她別引火上身,怎樣都好。
 
  至少貝兒很投入自己信仰的「夢想」中,並且堅定不移。
  至少阿廣還擁有「希望」,他還沒被這個世界染上太多髒汙的顏色。
  更不用說哈妮。我就看著她,一步一步且毫不自覺地,朝我以前渴望成為的模樣邁進著。
  那我呢?
  我現在如何……還真是,不提也罷。
 
  不過,眼光一直盯著別人,是無濟於事、同時也不切實際的吧。
  該起床了。
 
  早上七點,老舊公寓的窗戶望過去,只能見到一小片蛋白色的天空。艾莎睜開雙眼,從地毯上爬了起來。
  該是時候叫安娜準備上學了。
 
 
 
  費德里克森家前,漢斯如同約定那樣來訪,而阿廣則是先待在費德的房間,等待費德跟漢斯的會談結束。
  「歡迎啊。」門口,換上全白西裝的費德,張開雙臂對漢斯說道,而身著暗紅色西裝的漢斯只是淺笑回應。接著,費德領著漢斯來到客廳。
  「哇,費德里克,」漢斯瞪大眼睛、提高音調,親切地叫著費德的本名,「我一直都很想參觀舊京山鼎鼎大名的富豪的宅第,謝謝你完成了我的夢想!」
  「嗯?」費德有些訝異,漢斯居然會先誇獎自家房屋一番。雖然從小到大,這類的讚美他沒有少聽過,但他以為魏斯特卡家的漢斯,應該要對這種程度的「豪宅」見怪不怪才對。
 
  「這裡實在是,比想像中的還要舒適。更重要的是,他夠寬敞,可以給住在裡頭的人足夠的自我空間,」漢斯接著說道,還挑了挑眉頭,「不是嗎?」
  「房子很大,但只有一個人住會很孤單的啊,老兄。」費德示意要漢斯坐下後,先往後坐在那張潔白長沙發上,大管家也端上兩杯檸檬水。
  「然而太多人同住在同個屋簷下,未必會特別溫暖呢。」漢斯接過檸檬水,卻一口也沒喝,他只是輕輕放在水晶小圓桌上。
  費德聽了,並不是很清楚漢斯想要表達什麼,但他的確從剛剛的漢斯表情中,看見一絲失落。
 
  「直接進入正題吧,」漢斯整個人往前傾,那雙碧綠瞳孔盯著費德,「你希望魏斯特卡家能跟費德里克森家聯盟。」
  「是的!」費德點頭,「我還希望,拉爾斯粉絲團接下來能夠辦一些聚會,順便擴張粉絲團的規模。我想邀一些同樣支持拉爾斯的名人,這樣會更能凝聚粉絲。」
  「聚會跟粉絲團的事情,我想就像之前那樣全權交給你負責,沒有問題,」漢斯說,「托你的福,我哥的支持者正快速增加呢。」
  「真的?」費德吃驚問道。但仔細想想,之前他因為替貝兒說話而被單方面攻擊,也沒什麼時間關注粉絲團人數是不是在增加。他還擔心粉絲因為自己的言行,而不再支持拉爾斯了呢。
 
  「不過,如果是魏斯特卡家跟費德里克森的聯盟的話,恐怕容我拒絕。」漢斯略帶歉意道,「費德里克,我是我們家最小的兒子,沒有什麼說話的地位,何況我父親還活著呢。」
  「是這樣嗎?那如果我去找你爸,他會贊同嗎?」
  「可惜的是,我想他不會贊同的。」漢斯道,「拉爾斯和我都跟家裡的其他人處的不太好呢。」
 
  「唔……你爸不喜歡你們?」費德聽了,覺得有些惋惜。原本想勸漢斯要跟家人好好相處,但想想還是先作罷。
  不過,這就是為什麼漢斯會說「太多人同住在同個屋簷下,未必會特別溫暖呢」,是嗎?
  「是真的不怎麼喜歡。」漢斯淡然一笑。費德里克居然連魏斯特卡家以往都支持什麼政黨都不知道,真是無知。
 
  「那……沒有關係,不勉強,當我沒說。」費德又張開了雙臂微笑,「漢斯,你有很多朋友,對吧?」
  「看需要哪種朋友囉。怎麼了?」
  「在你朋友中,有沒有支持拉爾斯、同時也有些名氣的人?」費德問,「我想邀請他們來拉爾斯粉絲團的聚會。」
  漢斯想了一想,為什麼費德會如此積極地跟自己商討聚會的事情?
  舉辦粉絲團內的聚會,對於政治人物的粉絲團來說,其實是把雙面刃。聚會可以凝聚固有的粉絲,卻未必會吸引更多還在觀望的選民。
  何況是針對拉爾斯這類非典型候選人,以費德的角度來看,應該都要先想辦法擴大粉絲團本身才對啊。
 
  「很可惜,支持拉爾斯的朋友我認識、有點名氣的朋友我也認識,但兩個條件都符合的朋友倒是沒有呢。」漢斯露出無辜的表情攤手,「抱歉讓你失望了,費德里克。」
  「那,由你來參加聚會如何?」費德接著說,「至少對我來說,你很有名啊。你可以來聚會多認識點朋友,大家都會很高興的。」
  「我以名人的身分去參加聚會?」漢斯又挑了挑眉,「不不,我怎麼好意思自稱是『名人』呢?談到名氣,我甚至都不及我們同校的貝兒小姐十分之一,不是嗎?」
 
  「拜託,你並不需要自稱是『名人』,」費德笑道,「你就說,你跟大家一樣是支持拉爾斯的『朋友』就好了。」
  「真的可以嗎?」漢斯微微低頭,而這是費德少見的畫面——漢斯那一向自信的眼神,閃爍著不確定的光芒。
  費德認出那種眼神,那是他也曾有過的感受——覺得自己不夠格,背負自己家族的名字。
  我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了,我們都背著一個與生俱來特別響亮的「姓氏」,我們卻不會因此丟失自己的本質,然而隨著我們長大,我們卻會忘記自己是誰。
 
  曾經,費德被潛意識裡這樣的想法深深困擾著,但昨天跟老爸交談過後,費德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了——公義,隨時幫助身邊的人,以及為這個社會付出。
  所以現在覺得自己不夠格,是沒有關係的,漢斯。但你要知道,總有一天我們的想法,都會是關鍵。
  他想要推漢斯一把。
 
  「漢斯,你有想過嗎?我們畢業後要做些什麼?」費德正色道,而漢斯聽了費德的問句,不禁微微一愣。
  「……什麼?」
  「畢業後要做些什麼啊。」費德又笑了笑,「我爸並沒有把他的事業繼承給我。他給我的一切除了父愛,其他財產有一天都會用完。」
  「他沒有把事業繼承給你?」漢斯吃了一驚,身軀更加前傾,差點跟費德來個鼻子碰鼻子。
  「是啊,那你呢?不也差不多嗎?」費德反問,而漢斯只是沉默不語、往後靠在沙發上並反覆撫摸著下巴,「你們家族擁有的財產就是人脈吧?但是如果你也想投入政治界的話,擁有屬於自己的人脈是最重要的吧?」
 
  「這跟你我畢業後想做什麼,有什麼關係嗎?」漢斯不解。
  「很重要囉!我主修文學,現在都大三了,卻整天遊手好閒的、只知道跟朋友廝混……」費德越說越激動,然後停頓幾秒,語氣暫緩下來,直到最近經營粉絲團,我才重新理解到『我是怎麼樣的人?』」
  「漢斯,你哥在科技展的演講感動了我,所以我想幫他實現他所說的那些諾言。」費德用力點頭,「雖然我還是不清楚我畢業後要做什麼,但是現在先經營這個粉絲團,對於多認識別人、幫助更多人,還是有幫助的吧?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漢斯愣愣地看著費德。
  「你說的的確蠻有道理的。」漢斯應聲。
  「漢斯,你畢業後也想跟你的其他家人一樣,投入政治界嗎?」
  「這還說不準吧。」聽到這問句,漢斯只覺心頭癢癢,他尷尬地微笑應付。
 
  「那你畢業後想做什麼?」費德緊接著問,「你口才很好,跟你相處也很愉快,至少我很愉快。可是有什麼工作,能讓你盡情發揮這些才能呢?」
  「呃……公關公司?」
  「真的?」費德問,純真的雙眼眨了又眨,「那漢斯為什麼要念政治學系呢?發現自己其實想要做的是行銷嗎?」
  「呃……說真的,我不知道啦。抱歉。」漢斯答道,他面無表情地看著費德,努力思考為什麼費德會跟自己說這麼多。
 
  「好吧,費德里克。」漢斯開口,「我想就當作給自己的機會吧,我會去聚會,謝謝你這麼熱情。」
  「別客氣。」費德向漢斯伸手,「你來聚會宣傳助選、順便多增加自己的人脈,就這樣成交囉?」
  「對,成交。」漢斯主動用力握緊費德的手,就像父親教誨的那樣,讓自己在此時掌有主控權。
  費德望向漢斯恢復炯炯有神的雙眼,感受對方施加的握力。
  漢斯真的不清楚自己未來要做些什麼嗎?他有些訝異。
 
 
 
  等漢斯離開後,費德轉身回到自己房間,跟阿廣分享剛剛的進度。
  「但是為什麼漢斯之前有辦法召集百人,在街頭上跟貝兒對峙啊?」阿廣從電腦螢幕後探出頭。
  「之前那百人其實是我召集的,我在網路上看到漢斯的發文,就跟他接洽了,我們是那時才認識的。」費德脫下那身純白西裝外套,扯開領帶,隨意地扔在鋪滿超級英雄漫畫的床單上。
 
  「說到漢斯,我想你該看看這個。」阿廣轉動他的筆電螢幕,讓費德也可以看到上頭的內容,「你的粉絲團上有幾個比較活躍的帳號,跟前陣子理工學院風暴時,在大學交流版上特別活躍的帳號,的確有很高的相似度。」
  費德安靜下來,點點頭。
  「這幾支帳號,又跟這個帳號有密切的交流,」阿廣將螢幕上文字反白,帳號名稱是「現在聽我咆哮(HearMeRoarRightNow)」。
  「然後我蒐集了這支帳號的所有留言,你看一下。」
  費德接過滑鼠,滑動滾輪,慢慢睜大雙眼,只覺心跳加速、背脊發涼、一陣口乾舌燥。
 
 
 
  貝兒掙扎地爬了起來,走下床鋪。
  她昨天看了艾莎床頭那個被轉到背面的相框。照片上有著艾莎這輩子竭盡所能去保護的人、也有傷得她最深的人。
  貝兒後悔了。明知對方固執得很、完全不想接受自己的想法,卻還是念在多年交情,把自己接來她家避避風頭。
  艾莎甚至讓出自己的房間,縱使房間裡有著她藏得最深的秘密。但艾莎讓出了它,有如某種默契,信任貝兒不會恣意妄為的默契。
  ……起碼,貝兒不覺得艾莎原封不動地讓出這房間,是因為不介意往事,所以也不在乎相框怎麼了。
 
  但貝兒又用什麼回報這位老友?偷窺。她偷窺了老友最不願意回想的傷疤。
  她想要為此,向艾莎說聲「對不起」。
 
  踏入客廳,艾莎已經坐在飯桌前,而飯桌上只剩為貝兒留下的兩片烤吐司、一盤燉菜和一杯柳橙汁。陽光從艾莎正後方的窗戶斜射進來,有如黃昏,縱使現在已經是早上十點半。
  艾莎看到貝兒走過來拉開椅子坐下,只是面無表情地點點頭,然後直盯著貝兒吃早餐,遲遲不說話。貝兒時不時偷看艾莎的神情,想窺探這人現在到底在想什麼,但每次抬頭,就會被艾莎背後的陽光扎得睜不開眼睛。
 
  就在貝兒剛吃完那吐司和燉菜的瞬間,艾莎開口:「妳今天也該給我回覆了。」
  貝兒緩緩抬起頭,瞇起眼睛來抵抗艾莎背後那強烈陽光,讓她本來就乾澀難耐的雙眼更加疼痛。
  「……再說一次妳的要求。」貝兒不甘示弱。
  「我並沒有要求什麼。這是如果妳以後還想待在學術界,必須做到的事情。」艾莎依然面無表情,「承認妳之前的失言,不要說多餘的話為自己辯解。我只是做為一個不認同妳的人,告訴妳:我認為妳應該怎麼做,我才會起碼諒解妳。」
 
  還是那麼堅持自己的立場啊。
  貝兒彷彿被艾莎那直勾勾的眼神下了定身咒,她想要假裝輕鬆一點去拿近在眼前的那杯柳橙汁,但她卻遲遲不敢動作,只能和艾莎大眼瞪小眼。
  可我為什麼要聽妳的啊?不是前幾天還口口聲聲說「反正我們立場不同,所以會尊重我」嗎?
 
  「妳總算間接承認了,」貝兒嘴角微微上揚,挑起眉頭,心跳越來越猛烈,「為什麼妳處心積慮的想要把我留下。妳只是聽不進去跟妳意見不同的人,他們的聲音,所以妳希望改變他們。這方面我們很像呢,不是嗎?」
  看到艾莎不作回應、只是緩緩深呼吸,貝兒一方面為了艾莎總算說不上話而感到竊喜,一方面卻有些內疚。
  畢竟自己算是看著艾莎長大的啊。
 
  「我在告訴妳如何保護妳自己。」艾莎先是搖頭,才繼續說,「聽著,妳以後想要宣揚什麼理念,我沒有興趣。我把妳帶過來,就只希望妳冷靜下來,之後好好回答記者的問題,讓這場風波過去。」
  「但我問妳『妳覺得我應該怎麼應對記者』,妳說『反正我們立場不同,何必在意我希望妳說什麼?』,妳還記得嗎?」貝兒湊上前來,「那妳為什麼不一開始就這樣跟我說?」
  「因為我昨晚聽到妳想提告。」艾莎放大了音量,十指交錯緊扣,「這只會讓事情更糟。所以我才決定告訴妳,該說什麼。」
  貝兒緩緩往後退,靠在椅背上喘氣。
  她需要冷靜。
 
  「如果妳因為這件事情,沒辦法待在學術界,我會……,」艾莎別過頭,眼神再次充滿貝兒熟悉的歉意,「我,會認為這很可惜。」
  「那請妳不要那麼想干預我啊!」貝兒將手輕輕放在艾莎的左手手腕上,講話語調卻拔高許多,「我自己知道我該說什麼,謝謝妳。」
  實在無法諒解,口口聲聲說「尊重」,卻還是想要左右自己的想法。
  ——為什麼就不能坦然一點呢?貝兒想到此處不禁感到激動起來。
  艾莎看了貝兒一眼,先輕輕地將貝兒的手從自己手腕上撥開,再將雙手放置在大腿上。
  「對不起。」艾莎微閉雙眼,說道。
 
  「啊,對了,呃嗯,我原本才想跟妳說對不起。」貝兒這才想起來,她原本想跟艾莎道歉呢。艾莎睜開雙眼,雙眼卻還是盯著地面。
  「我,昨天晚上偷看了妳放在床頭,翻到背面的相框了。」貝兒將手搭在艾莎肩膀上,看著艾莎慢慢瞪大雙眼,「對不起。我知道不論如何我不應該……。」
  「我根本就沒有在意過。」艾莎依然瞪大雙眼,立刻回應,就像是要堵住貝兒的嘴一樣,「妳不需要道歉。」
  可貝兒看到艾莎眉頭全都皺在一團。
 
  「……所以,妳為什麼這麼做?」艾莎低語。
  「我知道錯了,我……。」
  「我不想聽妳道歉,給我理由。」艾莎將頭壓得更低,並且緊閉雙眼。
  「……因為想關心妳。」貝兒給出她現在能想到的最好答案,放在艾莎肩膀上的那雙手握得更加用力。
  「到底為什麼要關心我啊。」比起問句,艾莎這句用氣音講出來的話更像是,無可奈何的陳述句。
 
  「……我知道,妳還是很在乎……。」
  「不,妳不知道,」艾莎猛然抬頭,雙眼迸出怒光,「妳、什、麼、都、不、知、道。」
  貝兒微微錯愕,她收起原本還放在艾莎肩膀上的手。
 
  艾莎忽然揪緊胸口,咬著牙默不吭聲,雙眼依然瞪著貝兒,眉頭深鎖。
  「……請妳現在就走。」比起憤怒或者悲傷,艾莎現在看起來很吃力,甚至還在發抖。
  「……艾莎,我真的不是……。」
  「快走!」艾莎對著貝兒咆哮,還握緊了拳頭。
 
  貝兒趕緊起身,背起帶到艾莎家的背包,立刻飛奔至門外,自昏暗的公寓,衝到只有一線天的道敦絕小街上。
  光線的瞬間變換,讓貝兒原先惺忪的雙眼更是一陣乾澀。
  然而這陣乾澀很快地蕩然無存,隨之而來的是情緒湧上心頭,錯愕、內疚、困惑、疲憊。
 
  認識了快十六年,這是貝兒第一次看到艾莎氣到連脖子都紅了。
  貝兒快跑起來,汗如雨下,在田德隆髒亂不堪的街道拚命狂奔,街景在她視線角落,變成一片純粹地土黃。
 
  她知道她錯了。
  她知道艾莎一定很努力在逃離過去那片陰霾吧。
  她不知道艾莎為什麼此時突然發怒。她知道她錯了,但艾莎的反應……也太大了吧。
  但她知道她錯了。
 
  在這片低矮樓房排列形成的狹隘天空下,貝兒全力奔馳,天上的白雲在貝兒眼裡,全都因為自己急奔而模糊成一片。
  直到她慢了下來,然後停下,喘著粗氣,而這密集的低矮房屋卻開始貝兒眼中旋轉著。那是眼眶溼潤造成的視線扭曲。
  貝兒彎著腰,扶著膝蓋,汗水如雨下,有些汗珠從髮梢末端滴了下來。
  她分不清楚哪些是淚水。
 
 
 
  而艾莎還揪著胸口。等貝兒一走,她就趴在桌子上,動也不動。
 
  很痛。
  沒有人願意聽我說。每個人都在恣意妄為。
  ……我怎麼樣,真的都無所謂。畢竟,我本來,就有罪。
  但為什麼我想要保護、想要去彌補的每一個人,都不願意聽我說?
  誰來救我……?
 
  過了約莫一分鐘,艾莎攙扶著桌子緩緩起身,還虛弱地乾咳幾聲。
  ——妳沒有資格軟弱,給我振作起來。艾莎開始收拾貝兒留下來的碗盤,端著這些碗盤走到廚房。她打開水龍頭,卻遲遲不動手洗碗,只是聽著水聲。
  我絕對會讓幕後黑手付出該有的代價。
  絕對。


==========================================================
  大家好,這裡是老周。
  本作為架空作品,時空為〈大英雄天團〉原作電影結束後,充滿其他作品跑來插花的角色。

  首先大家應該就知道縮圖的劇情是怎麼來的對不對(茶)費德握手。
  關於費德的本名是這樣的。費德里克.佛拉馬.費德里克森四世(出處),真他媽有夠長。

  剛開始其實我對於為什麼這一部要叫做《廢物菁英》沒有太多想法,就是一個蠻憤世嫉俗的自嘲吧,畢竟寫的東西是自己參與民主或看到別人實行民主時的一些想法,彙整成小說。
  直到這一小章節完成,我好像隱約可以賦予這樣的篇名意義——
  剛開始的費德是「廢物」,空有貴族姓氏,卻除了天真善良以外幾乎乏善可陳,不明白自己身處怎樣的局勢、容易被煽動、也不聽朋友的勸阻。
  而艾莎是「菁英」,擁有可怕的戰鬥以及局勢判斷智商,在前兩章對一些局勢有幾乎是逆轉的力量,才華可說是源源不絕。

  ——而這一小章節,是兩人黃金交叉的一個時間點。

  希望各位會喜歡啦。下次更新應該會先講講我這兩個月在中研院online的心得,大家颱風天要注意安全。

3

15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星詠傳說《第十二章 月亮與太陽》

洛天依*芽.荳兒

【作者未亡】第三章 3-2 作者的自覺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