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19-10-02 22:32

[達人專欄] 艦風戰華 番外篇 秋天的風物詩之賞楓行

作者:冰雪 霜華



        陽光透過窗戶灑進木製的房間,將陰冷的空間帶有點溫暖的氣息。

        窗外,細碎的鳥叫聲與若有似無的風聲,讓早晨一如往常的帶有點和平的氣氛。

        「碰!」

        一聲巨大的悶響瞬間打破了寧靜,一位紅髮女子快速的走了進來。

        「冥月啊!不要再當死宅了,秋天到了,賞楓啦!」

        賞楓本來應該是一個很文雅的活動,但不知為何她沒有應景裝個文雅也好的打算,相比之下更像要去參加要豪飲的酒會。

        而回應這熱烈邀請的,是死寂一般的圖書館。

        「也是呢,圖書館這麼大,也許他在哪沒聽到吧。」

        這樣尷尬的感覺並沒有因此將她打退,反而開始在碩大的圖書館中漫步穿梭起來。



        『冥月啊──!』

        「不打算回應嗎,要真的請她走也是有辦法的吧?」

        「可以的話我就不用在這裡了,這個總是跑到北海道的曠職提督,明明是駐守提督。」

        一個小房間中,冥月喝著瑞鳳所泡的咖啡,腳上躺的一本密密麻麻寫滿未知文字的書籍。

        「你怎麼知道要躲在這邊啊,大清早的就拋下研究跑來這裡。」

        今天清晨,窸窣的聲音吵醒了淺眠的瑞鳳,她揉了揉有些痠疼的眼睛,看見冥月在收拾房間。

        一問之下才知道他要去自己在圖書館設的密室,而且要消去自己在這裡的痕跡,避免被追蹤。

        「我有看所有日本相關會議預定的權限嘛,看到有個會議要在北海道日本海軍分部進行,其中一位提督是炎凰,所以大概猜到會怎樣了。」

        「哈啊……」

        此時的炎凰正在外頭吶喊著,但無論她怎麼找都找不到冥月,畢竟此時冥月所在的密室開法之奇特,而且只有他和清晨看過的瑞鳳知道怎麼找到。

        「賞楓啊……」

        瑞鳳看著窗外的楓樹呢喃著,而這自然被旁邊的冥月所聽到了。

        「想要去賞楓嗎?」

        「啊,不,沒有。」

        「沒必要說不,想去的話就一起去吧。」

        「但是你不是不想和炎凰去嗎?」

        瑞鳳露出疑惑的表情,如果這樣的話也沒必要大費周章跑來這間密室了吧。

        「沒人說是要和炎凰去啊,這間密室有密道可以出去,有一條可以直通圖書館外。」

        「你老實說,你到底花了多少錢在這間圖書館上。」

        冥月只是聳了聳肩,比了個「要不走吧」的手勢。

        糾結他有多少資產一點意義也沒有,冥月的金融知識與遠見足以把日本橋的那些西裝鼻挺的金融家和銀行家搞的懷疑自己沒讀過金融。

        她點了點頭,而冥月也不遲疑,站起身拿起書架上的其中一的書盒。

        書盒拿起來的同時,他又伸手進原本書盒所在的位置,從中掏出一根細小的銀色金屬棒。

        這時傳出了齒輪運轉聲和木頭移動聲,在一聲清脆的喀擦聲後,其中一個書架慢慢的移動到下方,露出藏在後方的密道。

        冥月將書盒放回原先所放置的書架上,示意要瑞鳳移動了。

        走進密道後,他將金屬棒放在一個細孔,無視接著發出的金屬聲,按下了旁邊的按鈕。

        「走吧,還有東西要準備呢。」

        原先的書架此時慢慢的上升,伴隨的是整個空間亮了起來。

        「這個空間已經被我塗上我特製的螢光劑,維持時間長外,並不會有對人體有害的揮發物。雖然這個有做成食用無害的,但是因為塗在石頭上,還是不要用手碰比較好。」

        冥月提醒想要用手碰的瑞鳳,讓她打消想要碰碰看的想法。

        不知走了多久,冥月停在一個畫了「X」的地方,往X的交叉處按了下去,一道石門開啟,再走了一小段路之後出現一個石階,連接的天花板有一個木門。

        打開後是一個房間,但看窗戶透著陽光,應該是到外面來了。

        「為什麼要設這麼複雜啊?」

        「因為那個密道其實可以通往複數個地方,也不只有一個入口,所以才有些複雜吧。」

        他一邊回應瑞鳳的問題,邊從櫃子中拿取各種東西。

        「你在忙什麼?」

        「純粹賞楓外,野個餐也不錯。」

        揚了揚手中的藤編籃子,示意了一下後就打開木門,走了出去。



        不同於春天櫻花的景色,或冬天的漫天雪景,眼前如打翻的顏料般,紅黃顏色散布在眼前,草地上也鋪滿了楓葉,形成一幅專屬於秋天的楓景。

        走在其中,除了腳下的窸窣聲和風聲外沒有其它聲音,恬適感讓緊繃的心頭放鬆了下來,這應該是瑞鳳這幾個禮拜以來第一次放下繃緊的肩膀。

        「平常的壓力很大吧。」

        冥月這時突然的詢問讓瑞鳳嚇了一跳,差點把剛才接過來的藤籃弄掉,稍微緩過來才有辦法回應。

        「不,還好。」

        他並沒有繼續問下去,這讓瑞鳳鬆了一口氣,因為這是逞強的話,弄不好就出現死傷,身為秘書艦怎麼可能沒有壓力,怎麼可能壓力不大啊。

        這時冥月停了下來,露出頑皮的表情,這對平時不苟言笑的他來說是個很特殊的,也讓瑞鳳停下腳步。

        「瑞鳳,我們稍微休息一下吧,啊,不用打開籃子。」

        原以為冥月打算坐下來野餐,正打算拿出布巾的瑞鳳被他制止了。

        只見冥月不知從哪變出一根竹掃把,將地上的樹葉集成一堆,外圍的則掃到一定距離外。

        接著掏出一根火柴,燒起了樹葉,到這裡瑞鳳似乎有點看懂冥月在做什麼了。

        「你在烤地瓜?」

        「其實這裡有個小小的淺坑,我在這裡有放地瓜。啊,這邊的區域是我自己培育的林場,沒有會叼走的野生動物。」

        瑞鳳不知道是該吐槽哪一點,索性坐下來,畢竟認真就輸了。

        也難怪剛才冥月會露出那種笑容,有點像是小孩子打算給朋友看驚喜的樣子。

        「你也玩興未減呢。」

        「總要在生活中找點什麼來調適身心嘛,不然整天都是廝殺的生活一直過下去也是會累的。」

        他也坐了下來,有時會拿起樹枝撥弄燃燒的樹葉。

        「這次賞楓也是嗎?」

        「也是什麼?」

        「你說的調適身心。」

        「算吧,如果妳覺得只有我們兩個人太寂寞,下次邀請其他人吧。」

        瑞鳳只是嗯了一聲,過一段時間看落葉燒得差不多,冥月拿起細枝從灰中一插,還真被他插出一個地瓜。

        他從口袋中拿出紙包住熱騰騰的地瓜,掰成兩半,將其中一半遞給了瑞鳳。

        兩人邊吃著地瓜邊閒聊著,冥月的表情也沒有以往的嚴肅,有時還會因為瑞鳳的笑話而開懷大笑。



        中午過後,兩人收拾了野餐剩餘的垃圾等東西後,正以為他要打道回府了,冥月卻沒有走早上走來的路徑,而是往深處走去。

        雖說往深處走去,楓葉卻沒有因而減少,隨著太陽逐漸西斜,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棟古樸的小屋。

        「說到秋天風物詩,泡溫泉也是其中一環啊。」

        當冥月說到這裡,瑞鳳的臉刷一聲變紅,紅通通的臉倒和旁邊的紅葉有幾分相似。

        看著瑞鳳臉紅的樣子,冥月苦笑的搖了搖頭。

        「你把我當成川了嗎,這裡是男女分池啊。」

        說完的瑞鳳臉紅到似乎可以看見有冒煙的樣子,而且在旁邊的冥月有感覺到些許的熱氣,他摸了摸她的頭後拉開拉門走了進去。

        裡面有著類似櫃台的設計,只是不見有人,倒是可以看見妖精在裡面忙上忙下的,並用艦載機穿梭在其間。

        「難怪有些機隊似乎不隸屬於任何的空母啊……」

        「如果是戰時的話就會撤出喔,因為今天會來,特別把它們請出來,平常都是在訓練居多。」

        冥月解釋著,說完就脫鞋走進去,瑞鳳連忙跟了上去。

        這個房子不大,所以也可以看到他所說的溫泉,上頭也的確掛了男湯和女湯,以及分開的兩個區域。

        走進去後,褪下巫女服並拿起放在籃子中的毛巾,拉開門的時候就感覺熱氣撲了過來,雖然現在沒有穿衣服,身體卻有一絲暖意。

        洗完身體後,瑞鳳試了試水溫,挑了個比較能接受的池就泡了進去。

        這時一架艦載機慢悠悠的飛了進來,只見飛機上掛著一個托盤,上面擺著清酒與小酒杯。

        將酒具放在溫泉上後,艦載機就飛走了,微風吹來,幾片楓葉隨著風飄了下來。

        瑞鳳伸個懶腰,要說什麼是最好放鬆的,莫過於泡溫泉了吧,雖然澡堂也有類似的設計,但因為是室內的關係,沒有此時那麼有感。

        「還行吧?」

        冥月的聲音插了進來,讓瑞鳳嚇了一大跳,濺起了很大片的水花,下意識遮住了身體。

        「雖然不知道妳有沒有發現啦,但男湯和女湯當然在兩側啊,不過有用竹籬擋起來,放心,這竹籬是我監修的,沒有那種孔洞可以偷窺的。」

        「你今天是不是有點奇怪啊?」

        「怎麼個奇怪法?」

        「該說是很溫柔?反正就是不像平常的樣子。」

        另一端安靜了一會,要不是沒有水聲,瑞鳳可能會以為冥月已經離開了。

        良久,冥月才有了回音。

        「偶爾這樣也不錯,如果只是安安靜靜的在旁邊也是很累的。」

        「你累了嗎?」

        「會吧。畢竟棲艦沒有個底啊,如果可以過點這樣的生活,應該有很多海軍會開心吧。」

        冥月這一邊,不知是否因為要泡溫泉的關係,此時的他是沒有戴眼罩與用大衣、軍服等遮住自己的身體的。

        本來他的臉就有很多大片的傷疤了,他的身體上的傷痕非常多,右邊的身體更像是被炸過一樣。

        「累了啊……也許吧。」

        因為只是細與輕聲的說,所以瑞鳳並沒有聽到,也不知道這句話中所蘊含的千情萬緒。



        泡過溫泉後,身體散發著些許熱氣餘溫,小臉也透著些粉色。

        「要喝牛奶嗎,當作醒個酒。」

        讓瑞鳳意外的不是有準備牛奶,而是這邊其實是可以住宿的。

        「有時候你失蹤不會都是跑到這邊來吧?周邊還有多少這樣的設施?」

        「這是老婆在查丈夫的行蹤嗎,這樣的設施其實不多,畢竟要蓋要花不少時間。」

        裡面貌似偷渡了什麼,但瑞鳳此時因為泡過溫泉的關係全身都處於放鬆狀態,也沒有多少餘興去管這些了。



        等瑞鳳睡去,冥月從被窩中鑽了出來,可能是因為有好好休息的關係,她不同於以往,睡的很沉。

        走出溫泉館,他往回去圖書館的路上走著,深夜的楓樹林也別有風味,但他沒有駐足或漫步欣賞,而是維持速度走在其中。

        順著老路回去後,他從另一個入口出來,當他出來時是在螺旋樓梯上。

        彷彿印證了他的猜想般,有著惹眼的火紅髮色的炎凰正躺在上面,這凌亂的姿勢怎麼看都是累倒的。

        他從懷中掏出枕頭與毯子,試著幫她做點保暖措施,使她不會著涼。

        冷風從窗外吹了進來,早秋的風有些刺骨,冥月在做完這些之後就回到密道,準備回去溫泉館。

        回到房間,瑞鳳沒有因為他的舉動而醒來,細微的打呼聲顯示她睡得還算好。

        冥月坐在窗前,手裡玩著剛才飄進房間的楓葉,就著晚風,漸漸的睡著了。


========================================================================

好久沒寫番外了啊,上次寫都是去年七月初的事了。
正好現在正在賞楓期,還有天氣慢慢有些轉涼了,趁這時候來寫一篇吧。

這邊說一下,
1. 冥月這樣對炎凰,還有炎凰這樣對冥月都是有原因的,這個梗會在之後的篇章說到,應該也快到了啦。
2. 冥月的資產沒有知道的意義,他的錢多到足以讓他在少了中央的補助下,仍可以維持一定比例的研究,中央補助只是讓他可以進行更多項目而已。
對,所以他有什麼特殊的設施、建物等等都不用懷疑,他有錢。

這次也算是試試看另一種風格的冥月,還有瑞鳳好可愛,不接受反駁。
之後就會繼續更新正篇了,只是偶爾也要換個口味吧。


6

2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翻譯]神州丸和Houston著任

2019秋活 進撃!第二次作戦「南方作戦」【E6】

失算.................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