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19-11-23 15:57

[達人專欄] 【奇幻冒險】燃燒生命的魔物與銀色公主 第五十章

作者:相羽



  布萊德帶領著我們往深處走,大約五分鐘後,走到了一個空地,空地的另一邊聚集了一堆人。

  「……果然是那邊啊。」

  布萊德看著那些人,邊看著沿路上的血跡這麼說著。

  那些人所配置的裝備看起來非常的精良,而且他們擁有著旗手,看來是王國的軍隊或著部族出來狩獵的感覺。

  莉蓮問著布萊德:

  「守護獸大人想讓我們看什麼呢?」

  布萊德只是瞇著眼回答:

  「要是妳想要突破牠的心結,或許這段記憶非常的重要。」

  「咦?」

  布萊德攤著手說:

  「在過去之前,我有些事情必須和我家的孩子談談,等我們一下。」

  我立刻反射性的對著布萊德喊道:

  「誰是你家的孩子啦!」

  布萊德笑著回答道:

  「對我來說,妳就是個孩子啊,不管妳幾歲都一樣。」

  「……唔!」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布萊德說的話很有道理。

  布萊德又攤手補了一句:

  「總而言之,讓我們單獨說一下話吧。」

  莉蓮聽了布萊德的話,點了點頭,之後布萊德把我帶到莉蓮聽不到我們話的地方。

  「……」

  布萊德把我帶到這裡以後,兩個眼窩的光點疑惑著看著我。

  「……怎麼了嗎?」

 因為沉默了一段時間了,所以我開口問了問布萊德,而布萊德只是瞇著眼說:

  「有一些事情想要問問妳,關於『那個』的事情。」

  他邊說邊指了指他給我的戒指,接著說:

  「之前因為時間問題沒辦法解釋太多--」

  聽到這邊大致上我知道他想說什麼東西了,所以我不滿的盯著布萊德,布萊德看了看我的表情,改口道:

  「好吧……看起來也不用說了,說說妳知道多少吧。」

  我回想了與族長的對話,回答道:

  「這枚戒指不是普通的戒指,它叫做『赴靈之戒』,如果有人帶著這枚戒指死去,靈魂會被囚禁在戒指中。」

布萊德聽完以後,補充道:

  「赴靈之戒一次只能囚禁一個靈魂,所以現在妳就算死去,戒指也不會把妳囚禁在戒指中,然後呢?」
  
  我繼續回答:

  「被囚禁的靈魂是你熟悉的人……名字叫做『莉絲緹』,是一個女僕。」

  布萊德聽到我答出了戒指靈魂的名字,挑起了他的好奇心:

  「哦,竟然知道這麼詳細,誰告訴妳的?」

  我回答道:

  「族長告訴我的,說了莉絲緹和妳的關係,也說了你們看起來很恩愛。」

  布萊德瞇著眼點了點頭:

  「恩愛嗎,確實是這樣沒錯。」

  接著我想了想,族長所告訴我的事情就只有這些了,所以我說:

  「這就是我知道的所有情報了。」

  布萊德聽完點了點頭:

  「嗯,大致上戒指的事情都知道的差不多了,下一個問題--」

  布萊德眼窩的光點瞬間消失,空洞的眼窩帶給我冷冷的感覺:

  「那個靈魂--有顯現在妳的面前嗎?」

  他用著哀傷的語氣問著這些話,我聽到這個問題,突然想到:

  『……對了,族長有說過布萊德沒辦法看到莉絲緹的靈魂。』

  和他說我看得到那個女僕,也許能夠推進話題吧。

  我點了點頭回答:

  「我看的到她,但她從沒告訴我關於你和她的事情。」

  布萊德聽完,瞇著眼沉思著。

  因為沉默了一段時間,我對著布萊德說:

  「族長還有說過因為你對女僕有著愧疚感,所以你看不到她。」

  布萊德聽完,微微的低下頭並睜開眼窩,用著無奈的口氣說著:

  「藍星……妳告訴她的太多了,我原本是想永遠不提這件事情的。」

  他用著很小聲的聲音喃喃的說著﹐但因為這裡非常的安靜,可以清楚地聽到他在說什麼。

  我好奇的問道:

  「為什麼你對你的女僕有著愧疚感呢?」

  布萊德攤著手說道:

  「妳看的到莉絲緹,表示妳可能已經知道了那頭獅子的名字了……那頭獅子的名字叫做藍焰,是從莉絲緹多餘的力量中分割出來的形體。」

  我歪了歪頭:

  「分割出來的形體?」  

  布萊德攤著手說道:

  「如果一個人的身體沒辦法支配自己的力量時,這個力量可能會讓自己死亡。」

  這件事情小時候有聽兄長說過……如果一個體弱多病的人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將會把那個人給殺死。

  我點了點頭,表示知道這件事情,於是布萊德繼續說:

  「通常發生這件事情時,我們有兩個做法,一個是將那個人的力量給封印住,這個後果會變成這個人以後都不能使用魔法。」

  我點了點頭,心想:

  『封印力量是最直接的辦法沒錯,至少那個人不會因為力量關係而暴走,最後自己也邁向死亡。』

  布萊德繼續說:

  「另一個是請元素精靈族幫忙把那個人的力量給抽取出來,抽取出來的力量會變幻成某個動物或著魔物的樣子,這就是那個獅子--藍焰。」

  聽到元素精靈族,我問了問:

  「要找到元素精靈族不是不容易嗎?」

  布萊德攤著手回答:

  「很剛好的,當時正好解除了精靈之森的危機,當時精靈族因為死傷慘重,所以要我幫忙訓練見習生,我當時開出來的條件有兩個。」

  是將邪龍討伐的時間點嗎……但是這和我聽到的不太一樣。

  「等等,族長只有說你請精靈族幫忙建造黑森林的房子而已,怎麼是兩個條件呢?」

  布萊德瞇著眼說道:

  「當時藍星只是見習生,而前族長只有對外公佈『建造房子』這件事情而已。」

  聽完這段話,我接著問:

  「這樣的話,只有當時族長階級的人才知道囉?」

  布萊德回答:

  「當時同時和五個部族的族長開會,所以應該只有那五個族長知道而已。」

  我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不對,你沒有回答我最一開始的問題呀!」

  布萊德攤了攤手:

  「因為一定要先介紹藍焰的存在,才可以講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嘛,果然妳還是孩子嘛,那麼猴急。」

  我立刻吐嘈道:

  「我早就成年了啦!」

  布萊德只是笑了笑,繼續說:

  「我和莉絲緹在那個家生活了好一段時間,在一次的偶然中,我注意到了她對我的『感情』。」

  我沒有說話,專注聽他的故事。

  「人類愛上一個魔物,不用說一百年前,現在也會有人排斥的。」

  我歪了歪頭說:

  「但是如果那個魔物有著與人類相近的智慧的話--」

  布萊德搖了搖頭:

  「那名人類會被當成叛徒,討伐魔物時一並殺死,我擔心這情況發生。」

  聽完布萊德的話,我點了點頭,表示有道裡。

  「所以我制定了一個計劃,這件事情與華爾滋家族--就是現在在保護那個家的那個人類家族有很大的關聯。」

  我好奇的歪了歪頭:

  「關聯?」

  布萊德瞇著眼說道:

  「我認為莉絲緹不該一直與魔物生活在一起,所以我想把她送到華爾滋去,為此我想了一個計畫。」

  布萊德說到這邊,想了一下以後才繼續說:

  「於是我和藍焰演了我拋棄莉絲緹的戲碼,在我將莉絲緹趕出家以後,藍焰會帶著莉絲緹與華爾滋會合。」

  聽到這裡,我疑惑的問了問:

  「為什麼需要演這種戲?」

  布萊德攤著手回答:

  「因為沒有其他的理由可以把她趕出去。」

  我冷冷地看著他:

  「就這樣?」

  布萊德眼窩的光點像是逃避我的視線往旁邊飄去:

  「因為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讓莉絲緹離開那個家,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接著布萊德把眼窩瞇起來:

  「之後那一天晚上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這要問問當時『死亡的人』還有『動物』。」

  我接著問:

  「在那之後呢?」

  布萊德看了看我,回答道:

  「接下來很難解釋,我想我們先看藍焰想讓我們看什麼東西比較好。」

  他突然轉移了話題--為什麼?

  「等等,為什麼到了最重要的一段時就不說了呢?」

  布萊德看了看我,回答道:

  「因為--痾,一些特別的原因。」

  看了看布萊德的表情,感覺上他不是不想說,而是這個話題難以啟齒。

  「特別……事到如今你還想隱瞞什麼?」

  布萊德推了推我:

  「呃……我們回去找莉蓮吧,看完藍焰展示給我們的東西,妳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欸?咦?給我等等,我還沒--」

  不聽我想要說什麼,布萊德直接把我推到了莉蓮的前面,並說:

  「好了,話已經說完了,我們來看看前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吧。」

  布萊德這麼倉促的說完,直接往空地的對面走去。

  。。。

  布萊德帶著我們越過了空地,原本我以為不來得打算走到人群中的,但是中途就轉道到旁邊的草叢。

  走到了草叢中,望過去可以看到這邊到底要發生什麼事情。

  這個軍隊圍住了一個樹木,樹木底下有一個黑色長髮,穿著蒼藍顏色的女僕裝的女性背靠著坐在樹木下。

  那個女性的服裝正滲著血,不難判定服裝底下已經受了傷。
  
  在那名女僕的身邊,有一頭巨大獅子,這頭獅子和我們在剛剛洞窟裡的獅子差不多……看來牠就是藍焰了。

  『這麼說的話,倒在樹下的那個女性就是莉絲緹了吧。」

  看到了莉絲緹的樣子以後,莉蓮驚訝的說道:

  「怎麼會--」

  仔細看了莉蓮的樣子以後,再去看莉絲緹……兩個人真的非常的相似了。

  布萊德看見莉蓮驚訝的樣子,說了:

  「你與藍焰曾經的主人的長相神似,所以牠才會抗拒妳當牠的主人。」

  聽完布萊德的話,莉蓮喃喃的說道:

  「這就是牠……害怕我的原因?」

  布萊德回答道:

  「我能和妳說的就這些,這之後就看妳自己如何去和藍焰溝通。」

  接著我看了看另一邊,與他們對峙的人看起來是經驗老道的戰士們,這看起來隨便想就知道哪邊會贏了。

  為什麼布萊德不說他們是哪個國家派來的呢?

  照理來說看了旗手所拿的旗幟標誌應該就能理解了吧?

  盯著旗幟標誌的圖案……等等,這個圖案為什麼有些眼熟啊?

  我好像知道這個旗幟--

  突然一個畫面閃過,那是以前小時候父王在公佈事項時,我與兄長站在王座下聽他說話的畫面。

  父王是站在王座上說話,而王座的牆壁上有著代表著格雷帝亞的標誌。

  現在,我所看到的那個旗手,手上就拿著擁有格雷帝亞標誌的旗幟!

  為什麼那個旗手……會拿著格雷帝亞的旗幟?

  布萊德注意到我在看那個旗手,說道:

  「看到了吧,那個旗幟。」

  我驚訝到說不出話來,見我沒說話,布萊德繼續說:

  「這是我不想說的一個原因,殺掉莉絲緹的正是格雷帝亞。」

  我立刻慌張的喊道:

  「怎麼會……這不可能!」

  要是這是真的,為什麼布萊德還會幫助我?

  他應該會直接把我給殺掉才對,他沒有裡由幫助我的。

  布萊德則是懶散的回答道:

  「做什麼呢,這並不是妳們家族所做的事情。」

  「咦?」

  布萊德瞇著眼解釋到:

  「這些人是格雷帝亞的士兵沒有錯,但是他們並沒有接受殺了我或著莉絲緹的命令。」

  我聽不懂布萊德在說什麼,格雷帝亞的士兵出現在黑森林,不是因為當時的皇族命令嗎?

  「這個軍隊是由一群跟我有私人恩怨的復仇者們所組成的隊伍,他們不知道從哪接收道情報,跑來了這裡。」

  我對著布萊德問道:

  「沒有管理好這些士兵,不就是我們的錯嗎?」

  布萊德只是摸了摸我的頭邊說:

  「就算是皇族的錯,也只是『當年』的皇族而已,我與現在的『你們』無怨無仇。」

  「可是--」

  布萊德打斷了我想說的話:

  「不管怎麼樣,這些人早就已經承受了相對應的報應了。」

  聽到布萊德說出這句話,我歪著頭問:

  「報應?」

  布萊德對著我回答道;

  「孩子,我認為妳不能知道我對他們做了什麼,總而言之,妳沒有錯,好嗎?」

  我只是點了點頭,心想:

  『這樣子真的沒有任何的罪嗎?』

  管理士兵是當年皇族的疏忽,這是事實。

  我真的沒有必要去承擔當年皇族的事情嗎?

  正當我想到這裡,突然聽到了藍焰的低吼聲:

  「我絕對不會讓你們接近主人的!」

  像是隊長的人站在隊伍的前方,瞇著眼問道:

  「你認為只有你自己,可以打贏一個軍隊嗎?」

  藍焰吼道:

  「即使我會死在這裡,我也要把你們之中幾個人拖入地獄!」

  軍隊的領導者嘆了口氣,用手勢步知道表示了什麼,隨後軍隊中把幾個屍體給丟出來。

  那三個屍體已經面目全非,似乎生前受過嚴重的虐待和折磨。

  看到那三個屍體,只見布萊德的表情流露出了悲傷。

  藍焰驚訝的看著躺在他面前的屍體服裝:

  「這三個人是--華爾滋的接待者!」

  隊長冷笑道:

  「我們從某處接收了情報:『青焰的骷髏』出現在這個區域,而那個傢伙身邊有的同行者特徵,和你們非常的相似……如果你們肯透漏他現在在哪裡的話,我們會饒你們一命。」

  「別開玩笑了,就如主人所說的,我們不會說出任何情報!」

  藍焰這麼說完,立刻從口中吐出了藍色的火焰,往軍隊燒過去!

  火焰在燒到軍隊前的瞬間,突然有黃色的障壁包覆住整個軍隊,使他們不會被火焰攻擊。

  在擋下這波攻擊後,隊長無奈地嘆了口氣:

  「談判破裂……快速的解決他們吧。」

  隊長說完,就後退到隊伍中,整個軍隊也迅速的排好了戰鬥陣型。

  在軍隊排好戰鬥的陣型後,很多黑影從軍隊中飛出來!

  那些黑影迅速的散開,包圍了藍焰以後,一射出了鈎繩並到且貼到了藍焰身上。

  知道那些人貼在自己的身體上,藍焰立刻往開始晃動身體,並且朝著軍隊撲去。

  軍隊們立刻散開來,藍焰撲空了,而利用鈎繩貼到藍焰身上的人們也沒被甩下來,開始拿著手上的刀刺著藍焰!

  藍焰因為趕到了痛楚,所以晃了晃他的身體,成功甩下了那些刺客。

  甩下刺客以後,藍焰揮出了爪子,往那些刺客掃去!

  一些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的刺客被爪子一分為二,沒被爪子攻擊到的刺客快速的回到了隊伍中央。

  再次刻回到隊伍以後,在藍焰身邊出現了許多的藍色的火球。

  藍色的火球飛向軍隊,淡黃色的障壁再次出現檔下攻擊。

  見火球沒效,藍焰抬起一隻腳用力跺了一下地板,軍隊所踩的地板範圍變成了紅色。

  軍隊見狀,立刻散了開來,原本他們所踩的地方噴出了火柱!

  沒來得及散開的人們直接在火柱中被燒成灰燼了。

  因為軍隊被分散開來,所以聽得到領導者在大聲喊話:

  「邊穩住好各自的陣勢,邊慢慢的和我們會合!」

  藍焰知道哪邊是分隊,所以直接往分隊的方向抽出爪子,將爪子插在地板上,然後將整個地板翻起來!

  翻起來的地板就如岩石一樣砸向了失去指揮的分隊,那個分隊由於沒有人指揮,且混亂狀態,所以直接被岩石給砸滅了。

  接著藍焰面向本隊,怒吼著:

  「格雷帝亞的襲擊者啊,就只有這種程度而已嗎!」

  聽到藍焰這麼說,軍隊中傳出了聲音:

  「……被這麼小瞧真令人困擾,但『戰術』確實完成了。」

  這麼說完,有個黃色的障壁將藍焰的四周聳立,關注了他!

  藍焰立刻撞擊那個障壁,但障壁絲毫沒受到傷害的感覺。

  接著藍焰吐出火焰,想要將障壁燒毀,但障壁並沒有被火焰給銷毀。

  藍焰見狀,憤怒的對著軍隊的人吼著:

  「你們竟然耍這種把戲!」

  領導者從軍隊中走出來:

  「我們是士兵……兵不厭詐,對吧?」

  接著領導者彈了一個響指,剩餘的所有魔法兵聚集到領導者前面,舉起了他們的法杖,每個人的法杖都有著黃色的光芒。

  領導者最後又問了一次:

  「這是你的最後機會……那個渾帳魔物究竟在何處?」

  藍焰站穩腳步,瞇著眼回答道:

  「就像前面我的主人說過,即使他拋棄了我們,但是他曾經給了我們溫暖的家,這件事情不會改變--」

  藍焰說道一半,瞪著領導者咆哮著:

  「我們直到死都不會說出他的所在處!聽到了嗎!格雷帝亞的廢物們!」

  藍焰的這些話點燃了領導者的情緒:

  「之後把那個女僕帶回去審問就行了!把這個野獸給解決掉!」

  領導者這麼說完,魔法團的施術一結束,從上方的障壁中可以看到一堆魔法彈一路從上面的障壁彈了下來。

  那些魔法彈只要撞到一次障壁速度就會加快,大概施術完畢過了一秒,所有的光彈都會用奇特的速度擊中了藍焰的身體!

  「唔唔啊啊啊啊啊!」

  隨著藍焰的慘叫聲,巨大的身體被魔法彈,給射穿了好幾個洞,隨之倒了下來。

  到了這邊,我就不願意往下繼續看下去了……我沒有辦法相信這是過去的格雷帝亞士兵做的事情。

  這樣子反應當時的格雷帝亞,士兵們各個殺人如蓺,這讓我想向了當時父王在位的期間,是不是有一些士兵也是像這樣子?

  即使是一些不可抗力的理由也不能這樣吧?

  突然感覺到有摸著我的頭在安撫我,抬起頭發現是布萊德正看著我:

  「格雷帝亞在妳父母當上國王和皇后以後,名聲事實上比以前好了很多,這證明有了個好的領導者,原本惡名昭彰的國家也是可以改變的,再說他們只是散自跑過來的人而已,不需要在意他們。」

  我小時候聽說過格雷帝亞原本是惡名昭彰的國家,無論是什麼骯髒事都有做過……而在父王和母后繼任後,這些確實是被改善了。

  然而父王與母後的努力在一夜之間全部都沒了,刺客暗殺他們,並且讓兄妹倆遭遇了不合理的對待。

  雖然我不知道這三年格雷帝亞發生了什麼改變,也不知道外在的傳聞,但我只是希望把以前的家給奪回來……畢竟這是給父王和母后的交代,我認為只有這樣子祂們才可以安息。

  就算理解這個,但我的真正的問題是:

  「……但是我們真的不需要管理這些士兵嗎?」

  接著布萊德繼續轉過身,看著軍隊:

  「國家大部分原始來說分為兩種,一種是由一群人協力創造出來的東西,一種則是臨時創造出來的東西。」

  我歪著頭問著布萊德:

  「這是什麼意思?」

  布萊德轉過身,面向我攤著手回答:

  「簡單來說,如果是由一群奇怪的傢伙所組成的國家,那麼整個國家就會很亂,最後自取滅亡,因為他們會互相搶奪--內鬨。」

  我用著不能理解的語氣回答:

  「這和那個有什麼關係?」

  布萊德只是看了看我,接著說:

  「國家會有所謂的職位,只要各個職位處理得好,謀反機率就會很小,他們的狀況我看是某個當時的軍事官默許的吧。」

  我激動的問道:

  「為什麼會有上層會接受這種事--」

  還沒把話說完,布萊德便肯定的說:

  「就是有人會這麼做,無論妳信不信……艾蕾。」

  我的氣勢立刻被他壓了下來,但我還是不能相信為什麼會有人有著這樣的想法。

  布萊德看了看我的表情,瞇著眼回答:

  「我知道妳不會相信,但我只能說人性這種東西,要好真的可以很好,要壞是真的可以很壞……妳的年紀在大一點的話,妳也會懂的。」

  我又問道:

  「但是,惡人應該也是可以變成好人的,只要他們願意嘗試……不是嗎?」

  「……」

  布萊德聽完,眼窩的光點消失,但沒有說話,就像是愣住的感覺。

  見他愣住,我輕輕叫了聲:

  「布萊德?」

  聽到我這麼叫他,布萊德瞇著眼說道:

  「妳偶爾也是會說一些讓我信服的話呢。」

  「咦?」

  這個應該也是布萊德也懂的道裡的吧……為什麼他會這麼說?

  布萊德轉身,看向那些軍隊:

  「確實,這句話很有道理,但是極惡之人是不可能會向妳所說的一樣的……是不可能改變的,即使是正在『贖罪』也是。」

  布萊德這麼說完,聽到領導者大聲的說:

  「是時候做最後一擊了,魔法班……離子切割線預備!」

  此時的障壁內,巨大的藍焰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身是傷的藍毛貓趴在那障壁內。

  看到那隻藍毛貓,我問了問布萊德:

  「那個是--藍焰嗎?」

  布萊德回答道:

  「那是他本來的樣子,只要力量用盡,藍焰就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這麼說完,莉蓮喃喃的說著:

  「離子切割線……利用龐大的雷之力來聚集成的一個雷射線,這個雷射線的溫度可以把萬物切成兩半,如果說在那個障壁中使用的話--」

  布萊德瞇著眼接著說:

  「射線是可以進行『反射』的……反射到最後,障壁內幾乎所有區域都會佈滿離子切割線,也就是說,這招使出來的話,藍焰會屍骨無存。」

  「魔法班準備完成!」

  魔法師隊伍如此的喊著,領導者正要準備喊出口令時,有一條巨大的藍色的長條龍出現在藍焰的旁邊,快速利用自己的身體圍住了施展魔法的人們,被長條龍的身體圍住的範圍出現了巨大的藍色火柱!

  放出了火柱以後,藍色火柱消失後,裡面的人全部都消失了,相對的流下了地上的灰燼。

  看了看那個灰燼,我心想:

  『剛剛的那個不是藍焰的所作所為……是誰做的?』

  接下來藍焰喊出的聲音使我回過神:

  「……主人!」

  也許是因為體型變小了,藍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一個小孩的聲音。

  往藍焰那邊看過去,發現莉絲緹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正依靠著她手上的三叉戟來拖著重傷的身體走到了藍焰旁邊。

  她手上的三叉戟似乎是特製的,全部大致外觀為黑色,莉絲緹雙手所握的地方都被塗成金色的,尖端的顏色是白色。

  那把三叉戟的尖端的部分就如蠟燭一樣,藍色的火焰正在尖端上搖曳著。

  吃力的走到了藍焰旁邊以後,蹲了下來:

  「藍焰,謝謝你願意擔任我的守護獸……甚至是家人。」

  聽到了這些話,藍焰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用著不安的語氣:

  「……主人?」

  莉絲提說完這些話以後,溫柔的摸著藍焰:

  「遇到你還有主人,還有一同生活的這段時光,我很幸福哦--」

  「妳在說什麼?我還可以戰鬥!我必須要守護妳到最後!」

  在藍焰這麼說完的同時,藍焰腳下出現了傳送陣。

  莉絲緹聽完藍焰的話,只是吃力的笑了笑:

  「我已經沒有辦法離開這裡了,一直以來都是你在保護我,偶爾也讓我來保護你……好嗎?」

  這麼說完,莉絲緹把手從藍焰的身上拿開,吃力的站起身,面對軍隊的領導者。

  「等等!主人--」

  正當藍焰想要踏出傳送陣時,傳送陣立刻就發動了。

  看到這裡,四周場景立刻轉為黑暗,但我們還是可以看得到彼此。

  此時也聽到了莉絲緹對藍焰說的最後一句話:

  「……請你連帶著我的份,一起活下去。」


-----------------

嗯--事實上我不知道這一段是否設計的成功,畢竟回憶篇還沒正式出來。

我不知道妳們看完最後會不會有什麼想法,畢竟這段太早出現了WWW

如果有了什麼想法,我想我這段就設計成功了。

如果沒有,對不起我會再加油的QQ

本章節將最後藍焰與莉絲緹分別的樣子展現了出來。

對於藍焰來說,莉絲緹是他出身就一直陪伴他的人,但是因為同意了布萊德的計畫,所以變成了這個下場。

但是造成這個下場又是很多的偶然……巡邏隊運氣性的找到他們,布萊德剛好實施計畫。

下下籤啊。(茶

(即使巡邏隊來到這裡不是偶然就是了。)

……

一周後是一場戰鬥,兩周後會公佈藍星當時隱瞞了什麼,同時也會公布在沙漠中看到的黑森林燒毀事件的犯人。

以上,下周見。

4

1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達人專欄] 狐仙建廟

《異:神之子》第二卷.第一章.相識之緣(5)

[達人專欄] 【BL】Make a wish許個願吧 14-1、詛咒=紅線(完)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