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19-11-30 09:04

高手教室 第一卷 新生報到 第二章 第一位好友

作者:蘭藍藍

「咿呀啊啊啊啊!」
 
伴隨著慘叫聲,一名玩家從兩名門衛之間的縫隙被扔出來,在地上翻滾了幾圈,剛好滾到清賢的面前。
 
這人的裝備相當引人注目,是一套僅僅比新手布衣再高級一點的灰色衣物,一眼就知道並不是甚麼好貨色。他的身材嬌小,面容稚嫩,看起來像是國中生,此時正疼的躺在地上哀號。
 
這遊戲講求真實,無論是外表還是感官的敏銳度都只能改動百分之五,只有在受到致死傷害或是重傷的時候才會將痛楚減至百分之五十,所以這樣摔真的痛得要死。清賢趕緊將他從地上扶起來,幫他拍拍衣服上的灰塵,蹲下來讓自己與他對視。
 
「沒事吧?」清賢語氣呆板,但能聽出關懷之意。
 
「嗯?我、我沒事,你不用擔心。」小男孩似乎不習慣被關心,有些吃驚的回答。
 
這時,帳蓬裡走出一名面容兇惡的男子,繼續對他大吼:「無名氏!你到底想不想幹了?連算錢都會算錯?連遊戲提供的計算功能也不會按啊?」
 
「噫噫噫!非、非常抱歉!」小男孩嚇的低下頭,不敢與對方視線相對,身體止不住地顫抖。
 
「抱歉?抱歉有甚麼用啊!蛤!我們少收了這麼多錢你要怎麼辦!看來,我該通知分部長,請他派人把你殺到放棄復活才行了!」兇惡男子繼續咄咄逼人,絲毫不打算放過他。
 
清賢看了一眼發抖的男孩,他深深的低下腦袋,看不到臉上的表情,似乎完全不敢面對兇惡男子。再看了一眼兇惡男子身上那精良的裝備,最後掃視了一下自己的粗布衣,兩者相較之下就如同現代步兵對戰原始土著。
 
他深吸一口氣,調整自己的情緒,讓心思靜如止水,以清晰的思緒分析一切自己所知的資訊。
 
最後,他作出了一個結論。
 
他向前跨出一步,擋在男孩的面前,大喝一聲:「住手!」
 
這一喝,包括在旁看戲的門衛在內,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連兇惡男子都一時停住了動作,目光齊刷刷的集中到清賢身上,不知道他發了甚麼病。
 
遊戲中的裝備樣式千變萬化,但新手裝備永遠就長那樣,所有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新手。男子回過神來,仰天就是一個哈哈大笑,然後拔出身上的大劍,抵在他的頸前兩吋,輕蔑的說:「哼!區區一個新手也敢叫老子住手?我就先拿你開刀吧!」
 
這個動作引來了路人們的注意,血氣方剛的玩家們一看到有人要打架便無比興奮,紛紛聚攏起來圍成一圈,等著看那個新人哭著求饒的樣子,就差沒有吶喊助威。
 
背後的小男孩也抬起了頭,臉上表情非常錯愕,無法理解為甚麼會有陌生人為了他而出面,而且還明顯是個菜鳥,所以他也跟四周的觀眾一樣,以為清賢只是憑著一時熱血,馬上就會求饒。
 
「不,你不敢的。」出乎意料的,清賢不僅沒有求饒,還非常確信的提出反駁,剛剛純真的樣子不翼而飛,臉上只剩百分之百的冷靜,語氣堅定而果決。
 
他甚至還再往前踏一步,讓劍刃抵在他的脖子上,皮膚被輕輕劃破,一絲血液緩緩流下,但他看都不看傷口一眼,只是理直氣壯的闡述己見,「你要是在這裡殺人,NPC守衛會立刻衝過來把你做掉,而且死亡懲罰還會是原本的兩倍,你只要是個老手就一定不會衝動。」
 
殺人跟竊盜不一樣,守衛對竊盜事件興趣缺缺,但只要有人在城市裡殺人,他們就會立刻抵達現場並將其斬殺,即使成功逃逸也會被系統高價懸賞,到哪裡都可能會被利慾薰心的賞金獵人們所獵殺。
 
但這些都還不是重點,更重要的是後面那句話『死亡懲罰兩倍』,以這遊戲極其困難的懲罰而言,光這點就能將人勸退。
 
觀眾們驚訝於他的冷靜,其中還有幾個人明明是老手卻也不知道這項規定,紛紛捶胸頓足,回憶起自己以前被勒索的經驗,現在才發現自己當時成了冤大頭。
 
男子看了看圍觀的群眾,心中不禁一陣煩躁。他也知道這項規定,原本是打算將男孩抓去城外解決的,但看清賢一副要自己撞刀尖自殺拖他下水的狠樣,他一時也有點手足無措。最後,他選擇收起大劍,狠狠的瞪了他們兩人一眼,扭頭走向店裡。
 
「呼——」清賢鬆了口氣,正想回頭跟小男孩說話,兇惡男子突然回頭,狠狠一腳踢來,「磅!」重重踩中清賢的臉頰,把他整個人踢飛出去。
 
「啊!」「咕嘎!」小男孩驚呼,清賢在半空中打了個轉,狼狽地摔了個狗吃屎,兇惡男子對他那糗樣不屑的嗤了一聲:「哼、廢物新手。」,才真的走回店裡,繼續幹活。
 
「你、你沒事吧?」小男孩跑到清賢身邊,伸手將他扶起。
 
「沒、沒事,謝謝你扶我。嘶——好痛!」清賢一邊摀著臉,一邊抓著小男孩的手緩緩站起。
 
「不,我才要謝你。非常感謝你的幫忙。」小男孩看他站穩了,便放開手,有禮的道了個謝,用複雜的表情看著他,「你、你為甚麼要幫我?」
 
「嘶——他希付你啊。」還是痛的不行的清賢一邊捏著鼻子一邊回話。
 
「甚麼?」鼻音太重,無名氏沒聽懂。
 
「他欺負你,所以我幫你。」清賢放開手,口音終於變的比較清晰,而無名氏面對這麼想當然耳的理由反而不知該怎麼回答,只是張了張嘴,一語不發。
 
清賢沒注意到他的情緒,只是伸出右手,「識人清。」
 
「呃,我、我是無名氏。」無名氏花了點工夫才反應過來對方在自我介紹,趕緊介紹自己,再度深深鞠了一躬,「再次感謝你剛才的幫助。」
 
「沒事,真的沒事。」清賢揮揮手示意,他的臉上有一塊很大的擦傷,不過因為這是遊戲,非戰鬥狀況傷勢會漸漸痊癒,所以傷口的康復可說是肉眼可見。
 
「……」兩人之間的對話發生了一段空白,但無名氏很快就想到話題,「非常感謝你的幫忙,那個……雖然稱不上道謝,不過我可以帶你導覽一下白紙城——你應該還是新手吧?」無名氏有點猶豫的問,這人剛才處變不驚的態度跟他身上的新手裝備太不匹配,讓無名氏難以肯定。
 
「我是。」清賢再次點點頭,「導覽麻煩你了。」
 
他說話簡短到有點難聽懂,但無名氏大致上習慣了,現在看起來倒是有點可愛,無名氏不禁笑了笑,隨手指了一個方向便走在前方,清賢亦步亦趨的跟上。
 
兩人邊逛邊閒聊,並沒有甚麼特別的目的地,一路上無名氏展現出他身為老手所該有的博學,指出哪些NPC會發布能賺錢的任務,哪些賣東西的玩家品行不良,還有關於這遊戲的一些要特別注意的細節。清賢毫不客氣地盡情發問,像個求學似渴的學生,無名氏也不嫌麻煩的細心回答,雖然雙方是第一次見面,但清賢一點都不見外,不過無名氏也不以為意。
 
最後,話題再次回到剛才的艾克斯精品店。
 
「你不是新手嗎?為甚麼你會對懲罰的規則知道的這麼清楚啊?」無名氏不解的問,剛剛清賢的表現實在太過鎮定,比起相信他是新手,無名氏更願意相信他是個脫掉裝備來白紙城虐菜的強人。
 
「朋友有特別叮嚀過,叫我別衝動鬧事。」清賢解釋,從話語中能夠想像出他朋友當時有多擔憂。
 
「……那他很有先見之明,你真的衝動了,竟然只靠這麼片面的情報就去跟人家硬碰硬,你就沒想過他可以把你抓出城外再殺嗎?」無名氏有點無言,指出他的缺失。
 
「沒想過。」清賢毫不隱瞞。
 
無名氏無言,坦承得這麼理所當然,反而讓他不知該作何反應。
 
這次換清賢發問,「為甚麼你要在那裏工作?」
 
「你是說為甚麼明明會被打還要在那裡打工嗎?因為他們給的錢多。」無名氏聽出他的弦外之音,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解釋,「解NPC的任務只能拿到微薄的報酬,再加上我實力低下,沒辦法一個人去外面打怪賣材料,所以就只能為他們工作。」
 
「這遊戲賺錢很難嗎?」
 
「因人而異,有些人的天賦很適合賺錢,那他們就算單幹也可以很富有;而像我這種……這種沒什麼實力的人,就只能幫他們打打零工。」無名氏自嘲的說,他的眼中有某種複雜的情緒一閃而過,似乎是憤怒,也可能是悲傷,但從清賢看來卻最像……嘲弄?
 
清賢不知道他在想甚麼,也不知道自己該說甚麼。好在無名氏也沒有糾結在這件事上,而是指著眼前的城門——清賢一開始是從南門進來的,這裡是北門——對他說:「你先從這裏出去找怪打吧,這裡的怪都很弱小,就算打不贏也不會死,方便讓你習慣這遊戲的戰鬥方式,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啟蒙天賦,我得先回去工作了。」
 
「你要回去?不怕被找麻煩?」清賢問,眉頭深鎖,語氣中有一絲擔憂,但無名氏笑著搖搖頭:「那傢伙啊?他也就只是個基層成員啦,只是看我不順眼想恐嚇我而已,而且等我回去他也快要換班了。沒事的啦!」
 
清賢沉默,他不知道這是無名氏在逞強,還是真的不用擔心,但無論如何他都無法插手這件事。無名氏看他沒有意見,也就乾脆的揮揮手轉身離去。
 
「等等!」他還沒走幾步,清賢突然開口叫住他,他回過身,清賢跑過來,伸出左手上的手環,說:「加個好友吧,以後可以一起玩。」
 
「就我們兩個實力低下的人?」無名氏輕笑,但清賢很認真,「我還有兩個朋友也在遊戲裡,我們四個人一起玩,總比你被欺負好。」
 
無名氏收回自己的笑意,認真的觀察清賢。從眼神、表情可以看出他的誠意,他確實是想要邀請自己跟他一起遊戲。不,更準確的說,是想要跟自己當朋友。
 
清賢沒有收回自己的手,無名氏也沒有收回自己的視線,兩人就這樣四目相對,不知經過了多少思想的激盪後,無名氏開口了。
 
「……先加好友吧,至於要不要一起玩,我還要再想想。」
 
「好!」清賢面無表情的點頭,只有語調吐露出他的喜悅,兩人迅速的加了好友,「那我去打怪了。」
 
「嗯,再見。」無名氏揮手道別,目送著那道默默離開的背影,心裡回想著他剛剛的回答。
 
「沒有想到自己會被抓出城……嗎?」無名氏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轉身走回精品店,態度輕鬆,彷彿從來沒有被欺負過。
 
 
清賢聽從無名氏的意見,走出北門,沿著一條寬敞的路穿過草地,來到一片樹林。這裡的怪物以樹妖為主,只見一棵棵長著醜臉的樹揮舞著樹枝,向周圍的玩家們張牙舞爪。而玩家們裝備也不好,大部分人手裡都只有一根木棒,但他們仗著樹妖不會移動,非常狡猾的打一下就跑,雖然多花了點時間,但還是輕鬆如意的磨死對手。
 
「袈裟斬!」突然,一聲大喝引起清賢的注意,只見一個人握著一把自製的木劍,對著樹妖從右上方劈向左下方,明明用的是木劍,那隻樹妖卻像是被利刃切過似的,身體被一刀兩段,化為一道白光消失,掉出一根木棒。出完招後那個玩家冷淡一笑:「哼!長劍精通,還不賴的天賦嘛。」
 
其他人都對他露出羨慕的表情,清賢則是靈機一動。
 
原本他對天賦啟蒙所需的條件一點頭緒都沒有,但那人的做法給了清賢很大的提示。他手裡握的是木劍,啟蒙的天賦是長劍精通,那是不是代表啟蒙條件可能會跟所持武器有關?
 
清賢一邊想著,一邊隨手撿起那人打出來的木棒,拿在手裡擺弄,手指抵著早已痊癒的臉頰,專心思索該如何自己動手改造武器,而就在此時——
 
一股刺骨的寒意,從森林深處傳來,如針一般刺進他的背脊。

目錄

5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短篇】去龍之島時我忘記畫的部分

[達人專欄] 《卡歐斯的魔法使》24. 冰結的角

[達人專欄] 公爵家的獨生子 第五百五十二章 跟蹤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