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19-12-04 18:23

[達人專欄] 【BL】浮光掠影 - 初戀若夢(13)

作者:梅勒@流年似水敵不過

  【公告-更新時間修改
  因為和鏡文學簽約之緣(詳情請見公告),預計會重新濃縮與編排,暫定會更新到目前寫作進度(十五章),若之後決定不更新,會再告知各位。

  還是會重新縮排,但和編輯討論過後,會先推遲到更之後(掩面
  相對的,新作應該快了XDDD
  ──────────────────────────────────────────
  內文BL,請小心踩雷。

  資料夾連結:《浮光掠影》
  外站連結:鏡文學
  ──────────────────────────────────────────
  快穿│輕懸疑│輕寫實│1v1│溫柔攻│精明受│走腎也走心│HE

  穆子晞死了。

  就在當事者也不明所以的情況下,他死了,被天外來的「系統」選中成為宿主,只要完成任務,就能夠得到一個許願的機會。
  他深信,天不會無緣無故降下大餅,偏偏發覺自己忘掉一部分「可能很重要」的記憶,不得不抓緊系統這根救命稻草。
  他竭盡全力,好不容易完成「任務」,才發現這系統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坑貨,任務不只一個,結束了還有下一個。
  「傳送倒數,五、四、三……」
  一次又一次,彷彿要將他的靈魂榨取到丁點不剩。
  但穆子晞支撐住了。
  他知道,每一次穿越那人都會在那裡,他們將會重新邂逅,並註定再度相愛。
  如同那人的承諾──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哪怕故事總是太短,而人生總是太長,他無所畏懼。

  只不過是重新來過。

  #部分言論代表作者立場;地名眼熟,不屬雷同。

  上篇連結:〈初戀若夢(12)〉
  ──────────────────────────────────────────
  花蓮的夜生活不甚豐富,若問上當地人普遍都得思忖三十秒,然後給出「大概沒有」的答案,但真打算享受,絕不是沒有。

  哪怕是Gay吧,也確實有一兩間,每間風格、氛圍大不相同,有每月規劃活動日,在當天供人近身熱舞、場面搧情不輸於台北的吧,也有安靜寧謐、提供同志們優雅地喝喝調酒、聊(撩)聊(撩)天的吧。

  Embrasse – moi,一間離市中心路程十分鐘的Gay吧,正屬後者。

  一推開無框玻璃門,輕柔的抒情音樂流瀉而至,店內照明熒然,唯有酒櫃背景板光芒四射,衣冠楚楚的調酒師沐浴其下,襯衫袖子捲至肘處,在高高的吧檯桌後擦拭酒杯。

  裡頭客人不多,這削減了穆子晞心中大半緊張。

  「空的位置隨意坐。」一名中年男子從深處唯一的沙發座位起身,也是調酒師打扮,面帶笑容迎接他們。

  穆子晞慢慢走向吧檯,緊繃的面色顯示他不常進入類似場所,與其他客人間隔一個位置坐下。

  黑色大理石鋪置的吧檯桌面光可鑑人,外框則採用紫檀木,讓整張桌子既典雅又不會太過冷感,穆子晞望向雙層酒櫃,一字排開的酒瓶氣勢非凡,在暖黃光照射下五光十色。

  「今晚想要喝點什麼?」吧檯後年輕的調酒師宛如對待好友般,柔聲說道。

  韓旭笑笑,率先表態:「我必須騎車。」

  調酒師回以笑容,看清韓旭俊美的樣貌時,面上閃過一絲驚詫,他動作頓了一拍,緩緩從吧檯下方拿出印有燙金店名的黑色菜單。

  「這位客人呢?」調酒師帶笑的目光轉向穆子晞,平庸的面貌與身旁青年相差過大,半垂的眼剎地掠過一道失望。

  韓旭將調酒師瞬間的表情變化看得一清二楚,不由笑了一聲,一隻手默默擱在穆子晞椅背上,肩頭略微傾斜,看上去像是把人摟在懷裡。

  他湊到穆子晞耳邊,「毅然,你想喝什麼就喝什麼,不用顧慮我。」

  我會安全地把你送回宿舍,他說道。

  閱歷無數的調酒師一下懂了,他垂下眼,掩去遺憾。

  「您喜歡喝什麼樣的酒?口味比較偏酸甜,還是辛辣?或者酒精濃度有什麼需求?」換上職業面孔,調酒師保持笑容,輕聲細語地問,「不然也可以說說您今天的心情,讓我為您作調配?」

  穆子晞抿唇。他並非猶豫不決,而是沒有經驗,腦中掠過無數從媒體得來的調酒名稱,只嚐過一兩種,他還真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口味。

  他下意識往旁邊的客人看去,桌上是一杯晶瑩剔透的高球雞尾酒,茶一樣色澤的酒液置滿冰球,已喝了半杯,一小片香橙在裡頭載浮載沉。

  一隻充滿骨感的手掌攫住玻璃杯,腕上的卡地亞名錶十分亮眼,穆子晞視線不由循著上挪,看那人啜了一口,冰球撞擊杯壁發出清脆如銀鈴的聲響,燈光打亮半張清秀的眉目。

  不看還好,一看他驚叫出聲。

  「老師,您怎麼會在這?」

  那人一襲柑青色薄襯衫、黑長褲,散發出溫文儒雅的氣息,不正是社會學系的羅海聰教授嗎?

  羅海聰聞言,微醺的眼眸一抬,瞧見兩位訝異的學生。

  「怎麼?老師不能在這裡嗎?」他微微一笑。也不知是異乎尋常的時間還是空間所致,羅海聰的口吻與教書時不同,沒有正經,多了分調侃,眸底充滿和善的笑意,「小朋友們,就算為人師表,也有飯後想要喝杯調酒,享受寧謐時光的時候啊。」

  可這裡是Gay吧。想想他和韓旭,穆子晞把話噎回去。

  羅海聰的目光在兩人身上移動,不一會兒回到面前的高球。

  「你們也來喝酒呀?這間店挺不錯的,安靜、愜意,很適合一個人想事情。」羅海聰說著,和調酒師對視一笑。在說到後句時,彷彿腦袋也跟著放空,無意識摩娑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

  「老師你和師母吵架了啊?」

  穆子晞驀地肘擊身旁人,餘光瞟去,只見青年一臉無辜。

  會不會說話啊?他無聲指責。

  羅海聰輕笑出聲,他垂下眼凝睇指節上那只婚戒,即便沒有光芒打在其上,依然熠熠。

  「呃……老師可以幫我推薦一杯酒嗎?」穆子晞試圖挽回微妙的局面。

  羅海聰再度發出笑聲,肩頭一陣抖動,「我不是常客,也不是很懂調酒,你應該讓Bartender給你建議才是。」

  穆子晞又看了看調酒師,對方回以微笑。

  「不然我替你點吧?」韓旭垂首,嘴唇恍如擦過穆子晞髮絲。

  他點了杯柯夢波丹,很有名的調酒──《慾望城市》女主角的愛酒──連穆子晞都略有所聞。

  玫瑰色的酒液盛在雞尾酒杯中上了桌,小片檸檬皮雕出一條缺口,宛如性感的唇吻在杯緣,湊近些,酸甜的莓果混雜酒香撲入鼻腔。

  酒液入喉,是酸甜清爽的口感,尾韻幾分青澀,又輾轉為甜蜜所覆蓋,酒精的刺激並不鮮明,正適合他這種不喜辛辣酒感的人。

  「算是吧。」羅海聰忽然說。

  兩人同時怔住,片晌才明白老師是在回應韓旭方才的疑問。

  「冷戰好一陣子了,以前總是他率先低頭,這次……」羅海聰嘆了口氣,眸裡流轉著複雜至極的情感,似乎為這件事困擾已久。

  穆子晞抿抿唇,求助似偏頭看向韓旭。

  「那就換老師先退一步,如何?」」韓旭朝穆子晞笑笑,如他所願接茬,「由您先把話說開。」

  羅海聰笑了下,抬起沉重的高球杯,深深啜了一口,「他不會原諒我。」

  「為什麼這麼認為?您都還沒嘗試,怎麼可以妄下結論?」韓旭反問,他垂下臉,掩去一瞬閃過黑眸的光芒,「真正深愛的兩個人,是不會因為一點小吵小鬧就互相怨懟的。」

  羅海聰沉默不語。

  「如果不是小吵小鬧呢?」他盯著杯裡載浮載沉的冰球,眼底流轉的情緒似也載浮載沉。

  「所以……老師和師母已經有了離婚的打算?」

  「怎麼可能。」羅海聰立刻答道,口氣急促。

  「那就是小吵小鬧。」韓旭說道,他挪眼注視調酒師華麗流暢的動作,「兩個人鬧鬧彆扭,說開了,就沒事了。」

  這番話似是不太重聽。溫文儒雅的副教授擰著眉,身旁好似聚集起一團低氣壓,穆子晞心裡有些慌,但羅海聰明顯不想再被打擾。

  他偏頭看向韓旭,想問問對方有什麼想法,卻發現青年也正望著他,深情的視線宛如吻在心頭,勾著酒杯的手指隨即一抖,那一小片檸檬皮落入酒液,像一葉輕舟在夢幻、朦朧色的海浪中搖曳。

  那瞬間,紊亂的思緒為之掏空,唯有飛快脈動的心跳聲震耳欲聾。

  「你那杯是什麼?」穆子晞壓低聲音問道,試圖藉說話來平復躁動的心。

  「無酒精版本的莫希托(Mojito),你喝看看。」

  百香果色的液體盛在曲線有致的果汁杯中,大片薄荷葉佐以香橙片、小黃花作為裝飾,洋溢熱帶風情。

  穆子晞啜了口,遭酒精刺激的唇齒有些遲鈍,好半會兒才意識到那是烏龍茶混雜青蘋果的味道,酸爽的滋味彷彿沁入骨髓,令人心情舒暢。

  他忍不住又啜一口,覺得這味道很「韓旭」。

  酒精影響下,他朝韓旭淺勾嘴角,動作略有停頓,似是想要斟酌用字遣詞,但腦子混沌,好半晌才擠出幾個字,「……很好喝。」

  韓旭回以微笑,接過杯子,不動聲色吻上帶有水痕的杯緣。

  「你很常來這種地方?」

  韓旭笑而不答,黑眸深處柔情千種,像是想起極為美好的回憶。

  這片刻,整個空間猶如萬籟俱寂。

  穆子晞莫名糟心,猛啜幾口酒也壓不住心頭泉湧似的不快。他不知道這是從哪兒來的情緒,但他不爽,不可抑遏。

  餘光像是逃避似挪開,悄悄游上一旁的羅海聰。

  將整副軀體蜷縮入暗處的男人,與白日講台上神采飛揚的教授,判若兩人。

  杯裡高球將盡,羅海聰漫不經心地搖晃酒杯,凝睇冰球在杯底一次次劃圓,藏在陰影之下的一對眼眸晦暗不明,瞧不清什麼情緒在裡頭打轉,像個憂鬱小生,極其鬱鬱寡歡的那種。

  驀地,羅海聰將最後一口酒飲盡,他起身,輕拍穆子晞肩膀,又擺擺手,朝他們微笑。

  「回去時注意安全,別酒後駕駛。」

  店門口響起清脆的鈴聲,像是擊在心頭,穆子晞突然多了分清醒,想起來此行目的。

  掏出手機,從圖片庫裡找到提早準備好的相片,穆子晞觀察好一會兒,才探出上半身,詢問調酒師可曾見過照片裡的男生。

  年輕調酒師一愣,接過他手機看了片晌,又拿給貌似是老闆的中年男子。

  「你有印象嗎?」

  「好可愛的小男生。」中年男子笑道,他摩娑下顎,看得更加仔細,最終語氣不太肯定地答,「嗯……好像來過一兩次?」

  「那老闆還記得和這個男生一起來的人是什麼樣子嗎?」

  老闆抱歉一笑,「這就更沒印象了……」

  穆子晞沒有放棄,提出具體日期以及楊襄延當晚點的酒,兩人盡力回憶,最終仍搖搖頭。

  看來楊襄延不是常客啊……穆子晞感到惋惜,正要拿回手機時,老闆無意間滑到下張照片,啊的叫出一聲。

  「這不是小許嗎?」

  老闆湊到年輕調酒師身邊,讓他也看看照片,兩人會心一笑。

  老闆面露驚歎,「你看、好青澀好純情的模樣喔!」

  「他這個樣子比較可愛。」年輕調酒師跟著微笑,手裡酒杯與擦拭布都放了下來。

  他們旁若無人地聊起來,穆子晞滿頭問號,不知道也不記得手機裡還有哪個小許的照片。

  許久,兩人終於想起把客人晾在一邊的事實,他們乾笑兩聲,趕緊將手機還回去。

  上頭竟是大一新生訓練時的大合照,穆子晞愣了下,想起自己是在瀏覽臉書社團時無意間載了下來。

  「小許是……?」

  老闆坐到穆子晞身邊,探身指向照片裡其中一人,「這個呀。你們是同學?」

  穆子晞循著長指看去,竟是許願。

  驀地想起許願曾說和楊襄延會一起去酒吧買醉……就方才兩人品頭論足的口吻,似乎和許願頗有交情,莫非他當時口中的「酒吧」就是這裡?

  「對……我們是同班同學。」

  「果然!」

  年輕調酒師笑而不語,老闆則二話不說掏出手機,獻寶似找出自己與許願的合照。照片裡,許願穿著打扮成熟有型,白T恤搭牛仔外套、黑長褲,頭戴一頂黑色紳士帽,露出濃密、褐色的捲劉海,顯然是精心打扮。

  這和平時清秀樸素的模樣完全不同。

  「他……很常來?」

  「算是吧?」老闆與年輕調酒師對看一眼,「但我們店消費偏高,環境又偏安靜,所以他應該比較常去舊鐵道的Lightning,那邊才能跳舞。」

  穆子晞對老闆口中的Lightning存有模糊的印象,似乎曾在楊襄延的臉書貼文上看過。

  「那他和這個男生有來過嗎?」穆子晞詢問,手指在許願與楊襄延之間移動。

  「嗯……我不確定耶。」老闆面露遲疑,語音未落,忽然曖昧一笑,「畢竟大家都很喜歡小許,他熱情奔放、多才多藝,又真的很敢玩。」

  「是啊,小許很搶手。」年輕調酒師附和,他垂下眼,淺勾的唇角流露一絲複雜,「我從沒見過換對象換得那麼勤的人。」

  「他可是立志要睡遍花蓮的男人。」老闆笑道,語氣頓了下,笑容變得更加促狹,「但我個人覺得,他說不準能睡遍整個台灣。」

  「你太誇張了。」

  老闆哈哈一笑,「哪裡誇張?一個縣市睡一個對他恐怕只是小Case,他應該能達成每個鄉鎮各睡一個的成就吧?」

  穆子晞眸光一閃,啜一口酒以掩飾驚訝。

  兩人相視而笑,餘光注意到穆子晞和韓旭沉默的反應,不由一怔。

  「你們應該知道吧?」老闆愉快的面色漸漸轉為尷尬,小聲地呢喃起來,「壞了壞了、一不留神多話了……」

  他蹲下身,穆子晞聽見疑似冰箱開關門的聲響,不一會兒,老闆端上兩盤模樣精緻的乳酪蛋糕。

  手指豎在唇上,老闆左顧右盼,發現店裡就剩他倆,總算放心下來,「這是Opéra的乳酪蛋糕,免費招待給你們,可別把我們剛才的話拿出去張揚。」

  這間店平常可不招待食物,今晚是特例。老闆又說。

  「也別讓小許知道我們在背後亂嚼舌根。」年輕調酒師補充,他低聲囁嚅,「他骨子裡可是記仇的人啊……」

  「畢竟他記性很好嘛。」老闆也端了盤乳酪蛋糕,邊嗑邊含糊地呢喃,「哪個男人睡過、哪個沒有,他通通記得,也真是很了不起。」

  「那是因為他也曾沉寂過一段時間,真正睡過的人沒你想像中那麼多。」年輕調酒師笑了笑,面色掠過一絲無奈與苦澀,「如今倒是真的玩開了,上次還說什麼『一男不二睡』……」

  「放屁!優質貨色他也不會拒之門外啊!像之前新來的小蔡……」

  年輕調酒師抬起制止的手,默默瞥他們一眼,向說到興頭上的老闆搖搖頭,「好了、好了,我聽說他們系八卦傳很快的,別再說了。」

  老闆不以為然,朝他們展開燦爛而豪放的笑容,「我說兩位,要記得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啊,真的別亂傳些有的沒有的……就算傳了,也別讓人知道是從我們這傳出去的,好嗎?」

  穆子晞看看桌上封口意義的乳酪蛋糕,心想他都還沒動手,怎麼就吃人嘴軟了?

  但即便老闆沒有刻意提醒,他也沒打算說出去,以他對韓旭的了解,大概也對散播八卦沒興趣。

  說這些有何意義?穆子晞向來不明白,可他卻知道,換作他人,這等重磅消息遲早會散播出去,恐怕一天內就能傳遍整個系所。

  它會攪起一場腥風血雨,儘管一段時間便會消停,可傷害早已造成。

  第一個傳播消息的人或許會不安、或許不會,因為言者總是無心,可能只當茶餘飯後的玩笑話,或者自以為理性中立地抒發己見,在脫口當下,沒有人會料想到語言的力量有多龐大、能散播到多遙遠。

  也沒有人知道,在他人眼裡無傷大雅的斐短流長,將會傷害當事者到什麼地步。

  「對了小兄弟,我看你沒什麼危機意識,好言奉勸你一句。」結帳時,老闆突然拖住穆子晞,一臉語重心長,「好好看住你男朋友,知道嗎?不然以他的顏值,小心被別人撬牆角喔!」

  穆子晞回過神,好半晌才釐清那番話。

  忘了解釋或駁斥,他看向走出店外的身影,怔怔地,心裡說不出的五味雜陳。

  ──────────────────────────────────────────
  下篇連結:
  ──────────────────────────────────────────
  後記:


  先澄清,這篇就純屬我胡謅的,花蓮才沒有「Embrasse – moi (法文,意思是吻我)」哩,場景描述是借鑑「琴詩酒吧」,至於有沒有同志酒吧,我想應該是......有?

  但這裡人太少、民風相對保守(從政治色彩也可以看出這裡的人有多保守)、年齡層也比較高,需求量應該不足以撐起一間完全以同志為面向的店,所以就算有,活動量和熱鬧程度也不可能像台北的店那樣。

  但生活在花蓮,享受慢步調也是很不錯的(儘管對於年輕人,像我,就真有點受不了,每次回家都很快樂,光坐捷運出去玩就高興了,還有各種好吃的甜點等等等)。

  「Opéra」則是一種法國甜點(如下),這邊是借之當作附近甜點店的名字。


  (然後偷偷抱怨,花蓮最有名的應該是提拉米蘇總店,但我提醒各位,如果想吃好吃的甜點,千萬、千萬、千萬別選這,有很多更好的選擇,除非是錢的問題讓你屈服了QQ)

  花蓮推薦的甜點很多,但我出門的少,唯一去過的是(還兩次,而且最近才去)是「邊境法式甜點坊」,每款甜點基本都滿推薦的,味道很有層次,吃到現在最喜歡馬斯洛三角形,清爽不膩,多重多層次的內餡讓人很驚喜;蒙布朗尼也很不錯。

  品嘗過滿多家甜點後,我個人比較偏好清爽、有層次感,重點是吃到一半不會太甜膩的甜點,像巧克力類我就比較沒法,前幾口是很濃郁沒錯,但再小我都吃不完(我想問題不在我,在於沒有陪吃(#


鏡文學更新日程表↓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祭品的道別吻 王子的傻妃 浮光掠影 王子的傻妃 祭品的道別吻 浮光掠影 王子的傻妃


  喜歡可以到鏡文學支持,謝謝各位朋友與夥伴。

  祝大家身體健康 萬事如意

  梅勒

  

2

1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王儲

【翻譯】斉藤ゆう - 疑似後宮 #71

鬼面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