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20-01-24 20:32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八

作者:Ej

《狐狸與少女心》


       我被乙姬單獨叫到走廊上...

       沉默了一會兒乙姬開口打破了尷尬的寂靜「我們每個人過去都曾遭受過無法修復的創傷...祇只是相對放不下,她雖然比九鬼童年長但內心還是個孩子,極度的脆弱...」

       想起剛才祇恐懼的表情,內心難受的皺起眉頭「我想幫忙...該要怎麼做?」

       「...我不知道...我做的只是待在她身邊而已...怎麼修復她的傷口我真的不知...是誰!」乙姬平淡的口語忽然染上了一絲警戒的色彩。

       早晨的曙光斜射在走廊上,屋簷下的陰影處閃耀著兩個金色瞳孔。

       「這裡不是客人可以來的樓層,不想受罰就快離開。」乙姬還以銳利的眼神。

       他舉起右手、伸出手指指著我們。

       突然全身起了雞皮疙瘩,我腦海裡浮現當初為了保護妹妹而被子彈打傷的記憶「乙姬!」我推開乙姬嬌小的身軀,同一個瞬間清楚的看見一個金色的光彈朝乙姬迅速飛來。

       金色的子彈逐漸接近,我想著如果這次又受傷了的話還能不能得救,辦放棄的迎接飛來的子彈。

       「旭!」乙姬穩住身子,大喊著我的名字並試圖將我拉過去一旁...

       瞬間,子彈從我耳邊飛過削去幾根髮絲,嗡嗡嗡的惱人回音不斷在耳中迴響。金色子彈落在後地上,這僅僅一秒的空隙,我清楚看見了子彈擊中處有個奇怪的漆黑符紙被燒掉。

       「旭!沒事吧!」乙姬起身看著我的臉

       「自己家被設置奇怪的術式居然沒發...」

       碰!碰!碰!刺耳的槍響響徹中庭,乙姬不等他把話說完就拔出左輪手槍連續朝那人擊發「旭!後退!」乙姬的眼神顯露出怒意。

       為了躲避子彈,那人跳出影子,我終於清楚確認到他的身分了「魑魅先生...等等!魑魅先生沒有惡意。」我努力的壓制著乙姬拿槍的手,但她與外表不符的力氣令我不管怎麼拉都還是文風不動。

       但乙姬對我的話產生了些許的反應「什麼?魑魅...原來是你啊臭狐狸...你這小鬼還敢回來!」拔出另一把手槍,四周漸漸浮現彩虹色的混濁煙霧,原本是乙姬衣服上花紋的達摩不倒翁一個個浮現出來成了實體。

       「欸!老闆娘,等等...」魑魅先生後退了好幾步。

       「如果你是來還債的給你十秒!十、九...」乙姬眼神的怒意變為殺氣,化為實體的達摩規矩的裂開,一根根的金屬槍管從中伸出,直直的紅色光線全部對準一臉驚慌的魑魅先生。

       「我...不...我不是...」

       「八、二、一!時間到!」槍械預熱完畢,一陣陣的熱氣向四周釋放。

       這個瞬間,我冒著被打成蜂窩的風險抵擋在兩人之中「住手啊——!」

       「旭!快退下!」乙姬無法停止已經在槍口的子彈,激烈的火光刺進我眼裡...

       突然身體被什麼包裹住,毛茸茸軟綿綿的觸感圍繞著我得身體。

      光芒散去「旭!」乙姬焦急的大喊。

       我睜開眼睛,巨大的毛皮緩緩將我放開,瞧見幾張燒焦的符落在地上,還有拿著一個黑球的齋叔叔。

       「乙姬...太過分了...」齋叔叔收起吸收了乙姬攻擊的黑球輕嘆了口氣。

       「嘖...真是...」奇怪的聲音傳入我的耳裡,一隻大狐狸在我身旁站了起來。

       「齋!借過,我要他還清債務!順便讓他為轟掉湯屋一個樓層的事賠罪!」乙姬還是生氣的想走過來。

       「原來轟掉一個樓層的部分只是順便嗎?妳先等等...他貌似有話要說。」齋叔叔強行拉住乙姬的衣領,她只鼓著臉頰生著悶氣...好可愛「好了~欠債又涉嫌恐怖攻擊的狐狸小鬼闖入湯屋頂樓有什麼事嗎~?」齋叔叔即使遇到這種狀況也是一副開玩笑的嘴臉...

       「我...來找彌生旭有事。」大狐狸漸漸變為人形,但還留著七條白色的尾巴跟尖尖的耳朵。

       魑魅先生認真的眼神緊盯著我,讓我不知為何有些害羞「有...有什麼...事...嗎?」

       「...彌生小姐...」

       「是!」他近在眼前的面龐令我不知所措,,高大的他蹲下使我們視線齊平,仔細一看才發現,撇除眼神不太友善以外是個標準的美男子,個何況又是金髮什麼的...心臟跳得好快...

       「...希望...妳能成為我的主人。」

       「啊啊啊啊啊~小女不才!還請多多包含!」我深深的一鞠躬,隱約看見由紀姐跟祇在門縫偷看。

      「旭...」齋叔叔叫了我。

       「但...但...我還有得做的事...現在還不打算...」

       「旭...」齋叔叔又叫了我一聲。

      「畢...畢竟...家人都還不知去向...

      「旭!」齋叔叔的大吼讓我清醒。

       「...」

       「...」

       「...」

       面對瞬間尷尬的寂靜讓我耳朵徹底的發紅,頭頂發燙到可以煎蛋的地步「不要看我——!啊啦叭啦叭啦瓜啦!」原地蹲下摀住赤紅的臉,歇斯底里的亂叫讓自己輕鬆點...

       「你個好小子...欠錢不夠還想把旭拐去哪?」乙姬雙眼閃耀著彩紅色光點,明明是很美麗的顏色卻令人感到著實的壓迫感,四周空氣也散發出令人畏懼的壓力。

       齋叔叔當然是一慣的吐槽「果然欠債才是重點嗎~」

       「欸!老闆娘!冷冷冷...冷靜...我只是...」魑魅先生露出不適合他的驚慌表情,急忙想要辯解

       但乙姬與她身後滿滿的槍砲連那些時間也不給他「給我去跟閻王說!」子彈再次上膛

       「...糟了...旭~快進房裡~!」齋叔叔大喊道。

       「欸?那我...」

       「自己想辦法~」魑魅先生尋求協助似的無助表情被齋叔叔拒於門外

       「"煙雨記遊,領路之虹、環狀之霓,天之彩霞"。」齋叔叔的咒語讓乙姬跟魑魅先生消失無蹤,連瞬間飛出的子彈與火光也不剩。

       過了一會,遠處傳來了驚天動地的轟鳴,空氣為之震動。

       我在房裡整理著心情,突然意識到一旁的祇跟由紀姐。

       「嗯...旭也會有那一天的...」由紀姐嘆了氣,用微妙的笑容看著我。

       祇則是著實尷尬的努力擠出一句話「加...加油...」

       「啊...啊...啊——!不要看我——!」



       幾時晨後,乙姬的視角~

       「給我起來!」手上的水桶連桶帶水朝那隻狐狸扔去。

       被綁在木樁上的他醒了過來「...呃...頭好痛...嗯?這裡是...欸?老闆娘!」

       「終於醒了...該來好好談談了~」我身著較為應景的黑色皮衣,隨手拿起一旁林立的各式各樣"道具"架在他脖子上。

       「小鬼...讓我先了解一下你這畜生對旭做了什麼...」

       「欸...我沒...啊啊啊啊啊!」

       黑色的鋸子跟長鞭在慘叫的伴奏下展現出美妙的舞步。

       大約玩了一個時辰左右,他始終堅持說法「我...我說了...我沒...」

       「死也不說啊?你老實說的話轟掉湯屋一層樓的事可以當作沒發生哦~」我掐著他的臉,用套在手上尖爪翻著他的眼皮。

       「就算要說,我真的沒有啊!」他放棄從這越掙扎越緊的繩子中掙脫。

       「是嗎...」我從為了補足身高差的檯子上跳下來。

       「聽懂就好...」

       雖然被綁著,但口氣還是絲毫沒大沒小的,看來還需要調教一翻「一顆眼珠~兩顆眼珠~還是從舌頭開始呢~?」我拿著鉗子跟冰淇淋勺形狀的刑具再次跳上檯子「放心吧~你們狐狸法術最多了~一定能治好自己的~」我用鉗子夾住他的舌頭。

       「啊...!求求裡...!無要...!啊啊啊啊啊...!」

       「啊!忘了舌頭拔掉你就不能說話了...抱歉~先幫你治好吧!等等先把眼睛挖掉好了...」

       「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

       微微飄逸的藍色火光,照耀在灑滿鮮血的達摩臉上。



       回到稍後的旭視角~

      齋叔叔說了句「剩下的自己去探險吧~」這樣,就草草讓剛開始沒多久的實習結束掉了。

       魑魅先生之後不見蹤影,從多大哥那打聽到似乎是在審問間...但我還是很好奇為什麼溫泉旅館會有那種地方...

       現在我還在祇房間照護著還在睡覺的她,由紀姐說要看著她直到身上枯萎的樹皮部恢復健康為止。

       無聊的盯著天花板,無意識的回想起稍早說的話,不禁羞紅了臉「啊...被人知道就嫁不出去了啊...!」我把頭悶在枕頭裡在地上翻滾,並開始胡思亂想「也許...魑魅先生的話...啊——我在想什麼啊!呃呃呃...」我不禁為自己的醜態哭泣。

       「旭~祇還好嗎?我進去嘍~」隨著敲門聲傳來了乙姬的聲音。

       「嗯。」幫忙把拉門被打開,半邊臉被血跡染紅、穿著奇怪衣服與拿著金屬鎖鍊的乙姬走了進來,嚇得我差點尖叫,但為了需要休息的祇忍住了...

       她放下鎖鏈拿手帕擦去臉上的血,我偷偷往外看看到了被鎖鏈綁著的芥子...不時還會有彷彿是在求救一樣的晃動。

       我膽怯的問「乙...乙姬,這是怎麼...」

       「沒什麼事,真的。」縱使妳微笑著對我們用這麼有信心的口氣說沒事,我們看到這慘狀後是要怎麼相信啊!

       「乙...姬?祇也被吵醒了。

       「不...血...衣服...鎖鏈...」

       「哦~這個啊~沒什麼,只是稍微調教了一下~」乙姬的視線好恐怖...

       「乙姬...榻榻米...髒了...」祇半醒的話提醒乙姬。

       「哦!抱歉~我先去把血漬洗乾淨,祇看起來也好多了...旭,地板麻煩了~」乙姬拖著木芥子離開了。

       「是...」



       「為什麼需要主人呢?當朋友不好嗎?」我跟乙姬還有被綁著的魑魅先生在平時開會的大廳

       「說!」乙姬用力撕下貼在魑魅先生嘴上的膠帶。

       「...啊...輕一點!」

       「給...我...說...」乙姬凶狠的眼神狠狠的折磨著魑魅先生。

       「是!」魑魅先生臣服在乙姬的威壓下...他努力讓自己保持口齒清晰的開始解說「狐精是少數全種族都是靈獸的族群,魔力本質也介於妖魔與靈獸之間...甚至是神...」魑魅先生緩緩的動著瘀青的嘴角「兩儀條約聽過嗎?」

       我點點頭,那是古代妖魔大幅出沒、四處引起騷亂,最後神明五行為了平息騷亂跟他們簽訂的和平條約。

       「其中有一條是"靈獸等能力強大的種族,必須在身上施加一種限制器,即是在沒有特定對象的允許之下,不得發揮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魔力。",當中靈狐變包括在內...此特定對象不得是同樣擁有限制器的人,但要是什麼樣的人則沒硬性規定。」

       稍微思考一下,說出疑問「那萬一靈獸被惡人利用呢?」

       「歷史上有過這類事件,往往是由該國自行處理...或是神親自出馬。」

       聽到這不禁壓力山大,趕緊繼續詢問「那...為什麼是我?我不過是...只...連家人也保護不了,什麼力量也沒有的普通人...」腦海裡再次浮現當時的畫面...不管再怎麼不讓自己去想,在怎麼逃避...這股無助的空洞感始終揮之不去...

       「妳只是還沒發覺而已。

       「欸?」對他的話我瞬間感到一絲曙光。

       「妳有著連自己也不知道的力量,不要還沒嘗試就自顧自的斷定自己的可能性。」

       就算我知道他誠懇的話語很可能只是說服我的話術,就算我知道自己可能根本沒那種能力...我還是被他的話語所吸引「我...才...才沒那麼...您過獎了...」為什麼我的心會這麼激動?為什麼他的話會...會讓我真的覺得我不是只會逃的愛哭鬼...

       我必須...必須問他...問他為什麼這麼肯定...

       然而我還沒開口,乙姬就右手戴附有尖刺的拳甲、左手持比自己高不少的剃刀逼近魑魅先生「我一下不說話你就給我得寸進齒是吧...」

       「等等等!有小孩在!」

       「嘖...算你聰明...」乙姬不甘願地放下雙手。

       魑魅先生鬆了口氣,從一開始他不斷地扭動身體試圖掙脫,但感到繩子越來越緊後就放棄了。

       總感覺剛才那些內心戲都被糟蹋了...

       「請妳務必成為我主人,讓我永遠在妳身邊。」

       「欸欸欸欸欸!可是...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啊啊啊啊——!」我蹲在地上掩蓋自己害臊的面孔。

       「旭...私聊一下...」乙姬把我帶到外面,留下茫然的魑魅先生...



       出來後關上門,才剛轉頭就看見乙姬的手指在面前「退散!」乙姬叫喊著,順勢大力的彈了我的額頭。

       「好痛!乙姬做什麼啦!」

       「沒反應嗎...可惡...還以為是什麼催眠術...」乙姬咬著指尖,露出苦惱的表情。

       「?」

       她用圓圓亮亮的眼睛盯著我「旭...妳不會是...喜歡上那隻狐狸了吧?」

       我大腦運轉了整整十秒才了解到她的明白,慌張地做出反應「我我我我我!沒沒沒沒沒!」

       「...真的假的...」她難以置信的猛搖頭妳到底看上他哪裡啊...?」

       我羞著臉說「...我...只是覺得...他很溫柔...」

       「不是吧..!」

       「...而且金髮很帥...」

       「不是吧...!」

       「...還有...還有...」

       「?」

       「對他說出那種話之後已經嫁不了人了啊啊啊啊啊——!」之前自己說的蠢話再次開始迴盪在腦海中。

       「...旭...」

       「是...是!?」她抓住我的肩膀把我壓的跟她一樣高。

       「首先!那畜牲曾借酒裝瘋給我大肆胡鬧破壞還欠了一大筆債!一點也不溫柔!」乙姬突然發自內心的怒吼讓我下意識的正坐。

       「再來!我明白叢雲國內金髮比較少見讓妳覺得新奇,但男人不是這樣看的!別瞎了眼把青春浪費在那畜牲身上!」

       「是!」魑魅先生被貶的好卑微...

       「最後最後...這樣就嫁不了人是怎樣?那幾百年前的觀念了,妳是撈叨孫女的奶奶嗎?西方那邊黑色聖戰都已經結束幾百年了!妳的思維稍微與時俱進一下啊!」被抓著衣領貼在耳邊大吼超難受的...

       我被掐著臉頰什麼都不說,只在心裡默默想著「比較像撈叨奶奶的孫女...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鄉下小孩就是這樣...」乙姬揉揉自己的頭嘆息著。

       「對不起...」不知怎地就道歉了...當然還是跪在地上。

       我們走回魑魅先生大廳內。

       「...那個...」魑魅先生想開口。

       「不想被絕子絕孫就給我閉嘴!」卻被乙姬充滿霸氣的語句嚇得令他不禁發出可憐小動物才會發出的卑微低鳴。

       「旭...妳真的...對他...」乙姬抖著眼皮看向我。

       「不知道...至少現在是這樣...沒有...那種經驗...」我眼眶泛了淚出來。

       「...冷靜思考...妳肯定被什麼蒙蔽了雙眼...」再次被抓住雙肩,這次連帶前後搖晃。

       「唔...我...嗚嗚嗚嗚...在人家面前說好太羞恥了啦——!」

       「算了...旭。」

       「是...」我哽咽的出聲音。

       「狐狸很陰險,只能用賤來形容...」

       「欸!妳...」魑魅先生瞬間露出尖牙...只有瞬間...

       「閉嘴!」乙姬大聲喝斥下,魑魅先生威嚴盡失。

       她以嚴肅的目光跟我說「...一個大男人接近小女孩肯定另有企圖,別輕易相信這帶把的畜牲...給妳一個禮拜好好思考...在這之前不准找他。」

       「可是...」

       「聽話...乖,先回去吧...」

       我好像讓乙姬頭痛不已,還是乖乖地聽話吧嗯...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我在關門前默默偷看房裡的人影,擔心的嘆了口氣。



       魑魅視角~

       「...老...老闆娘...」我感覺她稍微平靜後才開口。

       「幹什麼?」

       「能...能去洗手間嗎...?」

       她突然露出陰險的微笑「啊啦啊啦~切掉就再也不用去了~」

       在這裡完全抬不起頭了...

       之後由骨節柆齋監視我去...還以為要失去尊嚴了重要的東西了。



       「...好無聊...」被綁在木樁上幾天了。

       因為他們都開工了所以只剩我跟空虛的房間。

       「算了...至少我找到她了...放心的安息吧...我會好好保護妳們的女兒的...」我想起那兩人壯烈的英姿,下定決心不擇手段也要保護她一輩子。

       我睡著直到早晨被開門聲吵醒。

       頭上有五隻赤紅色角的人走了進來,拿著酒瓶把手臂搭在我肩上「昨晚的月色真美啊!狐狸小子~」自稱主廚的鬼族千幡平自顧自地喝起了酒。

       「你害我吃了不少苦頭啊,混蛋...」當年這傢伙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灌醉我,進而導致老闆娘口中所謂的"我轟掉一層樓"事件。

       「所以我不是幫你逃走了嗎~別在意啦別在意~」他繼續喝著酒。

       「你想幹嘛?」

       「探監啊,我相信你很無聊的~」

       「追根究柢還不都你害的...」

       「不是說別在意嗎~」

       看他這毫無悔過還滿是鬍渣的嘴臉「混蛋...」真是令人作嘔...

       「好啦!那我差不多要走啦~自己小心點,別再惹乙姬生氣嘍~」他就這麼走了。

       之後我肯定要好好揍你...



       不知又過了多久「打擾了~有人嗎?」

       「是誰?」我看著漸漸打開的門,身穿清涼吊帶衣的白髮女性走進來。

       「幹部皓白由紀,來見見當時引起騷亂的元凶罷了。」

       「那妳見到了...滾吧。」不認識的傢伙也沒什麼話好說的。

       「...」她站在原地用天藍色的雙眼瞪著我。

       「妳還想...怎...樣...」冰刀突然抵住我的咽喉,雪白色的寒氣四溢。

       「其他人貌似都很討厭你...你以前跟他們有什麼過節我不在乎,但你趕動旭一根寒毛的話...我就把你丟到北岳的冰洞永世不得操生...」她收起刀離開了房間,這裡再次變的寧靜...



       終於過了一個禮拜,回到了旭的視點~

       「我姑且相信你的話...不要給我耍什麼手段...」乙姬依然狠狠瞪著魑魅先生。

       魑魅先生則視強硬的瞪回去,但他的身體還是誠實地拉開了距離「乙姬...妳嚇到他了...」

       「...算了吧,狐精不簽主從契約幹部瞭什麼...吧?」由紀姐安撫著乙姬。

       「由紀!不要太寵他!妳那時不在,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他可是欠了債!欠債!」乙姬一再地強調欠債賒帳這類的事讓由紀姐忍不住露出厭煩的表情。

       「好啦...可以開始了吧?」她無奈的把乙姬推到一旁。

       「麻煩了!」我向由紀姐鞠躬。

       「好,那開始吧~照之前教妳的做,還記得吧?」

       「嗯!用匕首灌注魔力然後刺入對方腦門!」我自信的背出稍早乙姬教我的步驟,但不知為何感覺到魑魅先生抖了一下。

       「對!沒錯!啊!好痛——!」乙姬被由紀姐頂著太陽穴哀號。

       「乙姬,不要開玩笑。魑魅是吧...把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交給旭,然後沾上旭的血。」由紀姐解說著正確的步驟。

       「嗯...魑魅先生來吧!」魑魅先生用爪子挖出一顆牙齒交給我,我忍痛在手指上一劃,血滴滴答答的在牙齒上流淌。

       「嗯...然後唱法。」

       魑魅先生率先開口「相伴主一生...」

       「賦予僕自由與力量...」我接著下去。

       「誓死守護...」

       「為其哭泣...」

       「為其憤怒...」

       「為其歡笑...」

       「奉獻一切...」

       「接納全部...」

       「以血認定汝為吾主。」

       「以牙宣示汝之誓言。」

       詠唱結束,什麼事都沒發生...

       「契約成立,我皓白由紀已見證誓言。」由紀姐伸了個懶腰「好,結束。」

       「就...這樣...?」沒感覺到什麼變化,有點懷疑成功率...

       「嗯,明後天應該就感覺的出變化了。」由紀姐似乎有類似的經驗,很孰悉主從契約的樣子。

       「我會盯著你...緊緊的盯著你,如果你趕做出什麼"傷害"旭的事的話...我會剝下你的皮做成大衣...」乙姬用手指指著不知道高她幾顆頭的魑魅先生,兇惡的給予警告...然後突然態度大轉,笑瞇瞇的轉身打開隨身通訊器就是這樣啦~!多,幫忙蓋間狗屋呸~」轉換表情的速度真快...

       之後在我千拜託萬拜託下才終於讓魑魅先生免於睡狗屋的命運...並努力的幫他爭取到了樓下的小房間。

       魑魅先生好像要先想辦法還債,所以幾乎從早到晚都在外面,今天他來房間找我,我正愛看書。

       「彌生小姐...」

       「叫我...旭...就好...了。」因為在這裡的習慣都是叫名字的,但對他卻有點不好意思。

       「嗯...旭...這個還給您...」他拿出一個華麗的圓鏡子跟一條玉墜。

       一看到那孰悉的銅鏡,我的回憶瞬間湧現出來,不自覺的開始掉淚「這是...你見過...我父母...?」

       「請您原諒他們...他們沒有丟下您的意思...」

       看著鏡中的自己不禁哭得更加劇烈「我知道的...他們不曾丟下我們...也不曾丟下任何人...爸爸媽媽...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弟弟妹妹...我好想再見你們啊!」我的眼淚落在鏡子跟玉墜上,止不住的鼻酸幾乎讓我窒息,我不管一旁的魑魅先生嚎啕大哭。

       「...他們吩咐我要親手交給您這些...」他又拿出一個被布包起來的東西。

       「這是...」

       「他們說如果您想為叢雲而活、為叢雲而死...那就代替他們...使用這把刀...如果不想...那永遠不要拔出來。」布打開來是四隻破損嚴重的劍,太刀、薙刀、方刀、脅差...幾乎都只剩劍柄完整,刀刃都嚴重毀壞。

       沉默了許久「對不起...讓我自己靜靜...」

       魑魅先生起身敬禮離開了房間。

       我待在房裡看著這幾樣父母的遺物,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看著直到由紀姐的聲音傳來。

       「旭,九點要開會,準備一下。」

       「...好...」我揉了揉哭紅的眼角,把四柄刀收進衣櫃、鏡子放在書桌上、並把吊墜戴起來「...以後絕對不能在父母面前丟臉!」我將玉墜握於掌心雙手合十向鏡子拜了一下。



————————————————————————→我是分隔線~

調整中~
字數不小心蹦太多了~
((懶癌發作,懶得拆兩篇((喂!

3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達人專欄] 沉迷女色♡

[達人專欄] 【繪圖】練習

【短篇】無能魔王靠張嘴。(中)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