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2-16 10:27

【刀劍亂舞—刀女審】誰越一路荊棘、第八十六章、意外靠近(下)

作者:與花

  與三日月宗近分頭沒過多久,有栖川楓便找到了據傳話的平野藤四郎所說正在清點物資的骨喰藤四郎。

  「適可而止,骨喰藤四郎。」

  「這句話你找錯人說了。」

  「什麼意思。你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就這樣?」

  「不然呢。」

  「骨喰藤四郎,你這是在阻礙要事進行。」壓切長谷部沉下臉色,冷聲道:「我已經調整好狀態,能接受家長大、不,楓的要求試著與你們成為家人和夥伴,但這其中不包含你明顯不配合的情況下。」

  是壓切長谷部與骨喰藤四郎在倉庫間談話,二人不知道在說著什麼竟有演變成激烈爭執之勢,看見壓切長谷部明顯面色不善有發火前兆,有栖川楓加快腳步趕緊往兩人小跑步奔了過去。

  「骨喰、長谷部,請都停下來,能先告訴我現在怎麼了嗎?」

  一看來人是有栖川楓,本來臉色也有些不悅的骨喰藤四郎微微勾起唇角。「楓。」這態度落差讓旁邊的壓切長谷部額際浮現青筋。

  「家……請、不,容我向楓稍作解釋。」雖是好不容易能將有栖川楓的請求做到,可還是嚴肅認真過頭的壓切長谷部仍然給人一些略帶著壓力的距離感,對認定之人撤下敬語對他而言似乎也是件困難的功課。「自從接下協助管理帳務的工作後,各項物資的清點與採買清單審查應由我負責,但骨喰藤四郎剛才開始就不斷拒絕我的提案。」

  骨喰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可長谷部同樣也不是會刻意刁難別人的人,雖說與為補上練度而多次出陣的後者碰面機會較少些。有栖川楓非常確定這兩人之間有所誤會。

  「能讓我瞭解被拒絕的提案是什麼嗎?正好,我等一下也要和骨喰一起去一趟萬屋採買一些用品,還要請長谷部代替我告訴大家我與骨喰會吃外食。」

  壓切長谷部感覺找到了機會。「當然可以,但萬屋之行可否──」

  「這次就先抱歉了,長谷部,是這樣的,骨喰與我有約,我們可以下次再一起去萬屋嗎?這邊的物資清點就暫時煩請長谷部幫忙了,可以嗎?」有栖川楓不好意思地看向壓切長谷部,不是不想和他出門,相反的,能和還不是很熟悉的家人相處有栖川楓一向很樂意,但是今天骨喰藤四郎想說的事迫在眉睫,其他的事情都必須挪後。

  沒能與有栖川楓一同行動的壓切長谷部十分遺憾,頷首示意明白後他便開始陳述差點發生爭執的原因。「好的,我明白了。是這樣的,經過我這幾日仔細查閱帳簿,我發現這上面不必要的開銷太多,價格上更是十分不合理,這明顯不是經過嚴格把關後的結果,我對此質疑,正好骨喰藤、不,骨喰正打算列出保養用品的清單給買當番的負責人,我對這些過高的價格有許多疑惑。」

  「……」骨喰藤四郎明顯很想說什麼但忍住了。為了有栖川楓。

  「長、長谷部,這……」有栖川楓臉有點熱。「這是我的問題,是這樣的,我不希望任何人使用的東西是品質不良的次級品,而且我也不太懂得物價或議價,在被亂意外指導前更不知道買東西之前要先觀察店家有沒有刻意抬價,因此,呃……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我明白了,我會將此理解成這是楓對各位的關懷。」這方面還是去和懂得較多的一期一振詢問吧。實在不想讓有栖川楓當場出糗的壓切長谷部深深預感這將是一段充滿前人血與淚的黑歷史。「楓、骨喰,這裡由我繼續進行就好,請慢走。」

  「謝謝你,長谷部。」心虛不已的有栖川楓決定向藥研藤四郎學習怎麼製作健脾養胃的補湯。

  「能幫上忙我很高興。」壓切長谷部對她笑著說,下一秒卻變臉。「還請楓此次採買時讓骨喰幫忙注意金額。」

  「我會的。」

  「……好。」在骨喰藤四郎完全沒幫腔還隱約吐嘈她、嘴角弧度又越來越明顯的情況下,有栖川楓糗到極點,請骨喰藤四郎先回去換上方便出門的衣服就匆匆回房向三日月宗近與平野藤四郎打過招呼,帶上東西與骨喰藤四郎會合後一齊出門。

  不同於以往,這座並無刻意施壓、立威之意的本丸各類型轉送裝置都設置在足夠大小的庭園造景之內,省去了以往要走上一小段路程的功夫,轉眼間有栖川楓與骨喰藤四郎就抵達萬屋。

  ──也是時候了。

  「骨喰,今天請求三日月與你一起換班的人是你,你有事情想和我說,是關於修行的日期你已經決定了,對嗎?」

  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樣,如今骨喰藤四郎就走在有栖川楓身邊不到一公尺卻不會碰到彼此的距離,是受到信任可也尊重彼此的距離。

  「嗯。」骨喰藤四郎已不避諱。

  在身邊的是支持他的朋友,同時也是家人與夥伴。
  儘管前往取回記憶的必要旅程中有所不安,骨喰藤四郎依然從有栖川楓身上得到了勇氣。

  「楓,剛才妳說外食,空色迴廊?」

  「……原來你還記得。」虧她以為這根笨木頭早就忘了,可聽他這麼說,由於綾瀨仁乃的事而沉重的心情緩和許多。「沒有特別指定,我只是明白骨喰需要一段時間和我待在一起,你選擇的人不是鯰尾也不是一期,是因為我可以承受這份擔心。」

  走在骨喰藤四郎的左前方,有栖川楓的心情有那麼一些複雜,也有受到信賴的……安心感。
  骨喰藤四郎臨行前選擇的人是她而非任何人。
  是出自於隱隱約約察覺到的用意還是其他原因有栖川楓決定不再去多慮,對她而言,這是一個很好的、清楚的,完完全全放下的好機會──
  骨喰藤四郎對她的想法從未改變,可有栖川楓對骨喰藤四郎的感情能夠改變,改變成最適合他們之間的、特殊的型態。

  「楓,要買什麼?」骨喰藤四郎很快就跟上走得快的有栖川楓。「不是普通的物資,對嗎。」大部分的物資採買已轉由明石國行進行,除了有特別的意義之外,骨喰藤四郎猜測有栖川楓可能想做點什麼當作送他遠行前的最後記憶。

  製造美好的記憶、屬於現在的記憶,過去很重要,但現在更重要。
  這是兄弟與一期哥一直告訴他的觀念,可實際上總是被楓實行。骨喰藤四郎露出連自己也沒有發現的淺淺笑容,一點也不為有栖川楓很可能又是超級大採購的行程不滿,反而冒出了不明顯的櫻吹雪。

  「大部分都是想給各位的小驚喜或約定物、呃,我會盡量。盡量。」總算明白自己是真正的採購狂,有栖川楓有點心虛的取出記事本翻開。

  「楓,沒關係。」

  這時有栖川楓才看到了骨喰藤四郎的表情,是和朋友一起出來玩的、期待、開心,可又有點不知所措的表情。

  真可愛。有栖川楓心中一個念頭閃過,捉住了骨喰藤四郎的袖子,「以免不小心被等等可能會進行買當番的明石撞見,動作快要跑囉。」她笑了起來,心裡某些感情正在漸漸地……變得明顯。

  她現在很幸福。儘管愛情總是失敗,可是家人、夥伴,朋友都在她的身邊,如同哥哥的希望,她非常幸福。

  「要買的有石切丸很想要的暖桌,這個我想多買點大家都要有,用轉送站先送回去。再來是清光一定會很喜歡的、有水果香味與花香味的指甲油套組,小夜想要的儲存裝置我想讓他自己做,畢竟小夜想送的東西是快樂的記憶或照片儲存裝置,而不是那麼沉重的天秤,所以我想買些材料讓他自己選擇製作成什麼樣的款式,還有給燭台切的西點食譜,這個可以買多──呃,適量──還有和給歌仙的字畫買一些裱框備用。再來是……被被的被被我會先買起來,只是終究不是原本的被被……」

  她終究不是──有栖川楓彎起嘴角,把從綾瀨仁乃身上發現的事情甩到一邊去,她現在是和朋友玩耍買東西的有栖川楓。

  「對了,還要給被被買些防範癡女的書讓他看看,還有我想買給各位上次在空色迴廊一樓的點心櫃裡看到的點心禮盒,尤其是今天被我麻煩做另類實境考察的三日月與晚點要被我麻煩的父親大人都要給特別不一樣的。」

  「……就算妳是少了一點吧。」骨喰藤四郎無奈,對有栖川楓雖有按照承諾有所控制可還是算爆買的情況無奈,想著要不要在修行前再提出一個適當的建議防止管帳的所有人看帳單收據發票看到倒下。

  被有栖川楓拉著購物,骨喰藤四郎笑了,可也不知道為什麼感到有些什麼正在離他遠去。
  那是錯覺?多半是。修行的事讓他的情緒有所起伏。
  骨喰藤四郎仍然什麼都沒有注意到。

  「骨喰。」在用餐後,選擇要送給各位的小點心前,有栖川楓在櫃子前站了很久,模樣十分苦惱。

  「為什麼你總是點煎蛋捲?能告訴我嗎?」

  「……楓問的時間點很怪。」骨喰藤四郎還以為有栖川楓要問的是點心該怎麼買。

  「嗯,可是就是現在才想到。」

  「……」骨喰藤四郎真的不太理解他朋友的思考方式,儘管這樣好像也很有趣。「我想是因為楓。」

  「這樣啊。」

  有栖川楓回過頭來,對骨喰藤四郎微笑。

  「那我們約好在骨喰回來後我會做煎蛋捲給骨喰吃,伸手拉勾,背信的要被打屁股。」

  「不是吞千根針嗎。」

  「朋友,不是我要吐嘈,你這位可以進手入室用加速符快速治療的人好歹也想一下我會不會胃穿孔。」

  「楓會違約?」

  「嚴格來說我比較怕骨喰會想留在那裡真的不回來了要我硬抓。」

  「那妳就不會胃穿孔。」拉勾。

  鬆手,有栖川楓轉過身去又進入挑選小點心的過程,期間問了骨喰藤四郎還不太熟悉飲食習慣的白山吉光與後藤藤四郎他們的口味。

  在回到本丸的那一瞬間,骨喰藤四郎感覺到他似乎失去了什麼很重要的某些什麼。
  可他身旁的有栖川楓對著他微笑,一如平日那麼溫暖。

  他想也許他終究是失去了不知名的某些什麼,可這份失去或許帶來的卻會是最美好的、幸福的未來。

  隔日早上,骨喰藤四郎帶著行囊準備遠行。他並沒有帶太多東西,來送他的人很多、很多,每個人都在叮嚀他要小心這個小心那個,讓骨喰藤四郎險些招架不了,可他更在意的是那其中沒有有栖川楓。
  骨喰藤四郎雖然多多少少有點失落,但也明白這是怕寂寞的朋友不想看到他離開。

  「慢著!骨喰!等一下!」

  拉著有栖川楓奔跑的愛染國俊大喊著,愛染國俊甚至把有栖川楓用力一推,直接越過人群到了骨喰藤四郎面前。

  「楓,說出來!妳可以的!」用力拍了一下有栖川楓的肩膀,愛染國俊給她加油打氣。

  「我、我會的。」是有點勇氣了可是好丟臉。「抱歉,我來晚了,骨喰。」

  「沒關係。」骨喰藤四郎笑了。

  終究是利用骨喰藤四郎的體貼不願親自送行,有栖川楓卻被愛染國俊狂敲門開門之後便被拉了過來,推到骨喰藤四郎面前。
  不能駐足不前。

  「謝謝你,骨喰,在各種意義上。」

  說著,有栖川楓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做好心理準備──她直接抱住骨喰藤四郎。

  「別讓我想你太久,更別讓大家一直掛念你,我相信你這一路上會很好、很好,請你多保重,我的好友。」

  語畢,臉上一熱感到丟人現眼的有栖川楓放開骨喰藤四郎奔逃回去,在眾刃關懷憐愛或好奇的目光下沒有被詢問的逃回了房間,與腳步略顯匆忙,只說了句「失禮了」去送行的三日月宗近擦身而過,直覺這不太對勁。
  對這樣重要的事情三日月不會這麼晚才出現,尤其骨喰曾是與他一同待過足利家的刃……等等,剛剛為什麼逼她去會是的愛染?
  愛染縱然也有些細心的想法,可他真的會想到要逼她去送骨喰嗎……愛染根本就不知道她對骨喰──
  ──是三日月。
  有栖川楓還想起了至今一直疑惑的一件事情。

  楓,汝的演技確實完美,為父看不出汝的異常,僅有一事為父想不透,這才猜了出來。
  在小烏丸點破問題,導致告知真相的那一天三日月宗近那個時間點是在的,是三日月宗近發現有栖川楓留在鍛刀室的時間太久了,肯定出了問題。
  有栖川楓終於意識到三日月宗近一直看著她,很仔細、也很包容地看著她,並且……選擇了對自己最煎熬的方式。
  三日月看著她,等著她。
  心中有些什麼不再受控制的被觸動,很熱……很不妙,在她好不容易真的與骨喰藤四郎說再見的這時。
  噗通、噗通。
  有栖川楓清楚地聽見心臟跳動愈來愈快的聲音。

  難怪藥研說他是老狐狸,難怪連一期有時也會用一言難盡的眼神偷看三日月,難怪燭台切對三日月放不下心,難怪……父親大人願意與他同住一間。

  想起剛才與三日月宗近錯身而過的那一瞬間,有栖川楓終於明白那是三日月宗近從不主動說出來的,只給她的特殊溫柔。

  骨喰藤四郎修行離開的這日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稍微有點熱了些。
  熱了一些。

0

2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刀剣乱舞/鶴獅子▶祭典前總要來點熱身

刀剣乱舞/岩今▶毒林檎 12-7

【獅鶸組】屬於誰的味道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