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20-04-05 19:44

[東方同人小說]外界人記述-第三十四章 柳暗花明

作者:紅竹竿




  覺在早苗的指引下來到類似會客室的地方,神社的兩柱神明——八坂神奈子和洩矢諏訪子已經等候在此。
  「喲!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妖怪覺。」神奈子率先招呼道,「來,先坐下來吧。」
  一旁的早苗在眾人就座的同時上了茶水,神奈子卻是突然大聲說道。
  「等一下,光有茶怎麼可以。」神奈子憑空拿出幾個酒壺,「來,先喝一杯再說。」
  酒過一巡後,神奈子說:「先自我介紹一下吧,雖然你可能都已經知道了。我是八坂神奈子,過去曾被稱為山神,現在是技術革新之神。」
  「洩矢諏訪子,叫我諏訪子就行了。」
  「初次見面,兩位大人。我是阿空的飼主,古明地覺。說起來,還沒好好感謝兩位對阿空的照顧,如果阿空她有什麼不敬的地方,容我向兩位大人致歉。」
  「不用擔心,她是個單純可愛的好孩子。」
  在一陣寒暄後,覺拿出一個神社的御守,看樣式明顯是出自這間神社。事實上,這個御守正是托阿空交給覺的,神奈子和諏訪子知道,正題來了。
  「兩位大人,不知道能不能聽聽一介妖怪微不足道的祈求呢。」
  神奈子和諏訪子對看一眼,心下好奇她打算提出什麼要求?
  覺直奔主題說:「我有一個怨靈的朋友,我想幫她擺脫她的執念。」
  「噢?怨靈?你竟然可以跟怨靈成為朋友,真不愧是覺啊。」
  一般來說,怨靈是很難溝通的。因為他們大半的時間都留戀於過往時光,沉浸在自己的欲望和執念之中。就算偶爾對上幾句話,也難以確定他們到底是在看著你,還是在看著他們記憶中的「那個人」。
  「不,仁奈的話稍微有點不太一樣——」
  「仁奈?」
  「平仁奈,我那位怨靈朋友的名字。」
  覺接著簡明扼要的說明了一下仁奈的狀況,以及她為什麼要解放仁奈的執念的原因。
  「嗯……理由我知道了。那麼你想要我們神社幫什麼忙?」
  「在解放的過程中,她一定會失控暴走。而仁奈她……會招雨。」
  神奈子先是喔的一聲,似乎是明白了覺的意思,接著又問道:「範圍有多大?規模呢?」
  「來一場籠罩幻想鄉全境的大雨大概沒什麼問題,至於規模嘛,雨勢大小足以讓人看不清前方。」
  「你會來找我們想必不是為了壓制雨勢這種小事,況且也不合適。」看了看覺的反應,神奈子接著說,「你是希望我們能幫忙跟天狗那邊交涉沒錯吧?」
  覺微一鞠躬以示肯定。
  神奈子沉吟一會說:「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至少五年之後的事情吧。」
  「噢?你確定那個怨靈可以撐那麼久?」
  「就目前來看的話,是的。」
  隨後又問了幾個問題,神奈子表示她需要一些時間考慮,便結束了這次會面,接著讓早苗送覺下山去了。

  「你怎麼看?」
  「那你又怎麼看?」
  諏訪子問了一句,神奈子也回問一句。兩人對瞪了一會兒,不約而同的舉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
  「又是天狗啊……」
  「纜車的事還沒搞定呢……」
  一人一句,道盡了心中煩惱。

  來到幻想鄉後,諏訪子和神奈子從天狗和河童那獲得了信仰,解決了信仰缺失這危及自身存在的的嚴重問題。對於神明來說,信仰是至關重要的,因此在確保生存無虞之後,神奈子開始了擴大信仰來源的行動。
  其首要目標自然是人類。
  但是要讓人類來神社參拜的話有幾個問題是需要解決的。
  比如說妖怪、道路,又或者是天狗。
  妖怪也就不必多說了。妖怪襲擊人類可說再正常不過,但在神奈子看來,參拜路上如何保護人類還不怎麼令她費心。其它兩個問題才讓她傷透腦筋。
  道路主要是在說山裡的事。山裡的路崎嶇難行——甚至連那算不算是條路都有待商榷——如果說要從山下修一條通往山上神社的道路,那勢必會穿越許多山中住民的領地,那樣的話牽扯就大了,所以說神奈子想要造一條從山腳到神社入口的空中纜車。講到這裡就不得不提到天狗了。
  天狗給人一貫的感覺就是排外。對於山裡的一切,他們一向是保密到家。一直以來不論是人類、妖怪還是神仙,只要是「外人」一律是拒絕入山的。現在神奈子想造一條直達山上的空中纜車,天狗自然是反對的,甚至還說出「如果籃子裡是獻給我們的貢品那又另當別論」這樣的話。
  這話什麼意思呢?籃子指的是纜車,而貢品指的自然是裡頭的乘客了。
  雖是玩笑一般的話,卻也明確表達了天狗的態度——門都沒有。
  像這樣子的商談在前不久剛剛告一段落。天狗們死不鬆口,神奈子和諏訪子也就暫時休兵,回來好好思考該如何去說服那些死腦筋的傢伙。
  也就是這個時候,覺提出了會面的要求。
  說實在話,神奈子其實是不太想跟覺交涉的。畢竟人家會讀心,一想到要跟這樣的妖怪面對面,心裡總是不踏實。就連多年前為了她心中的能源計劃,而找上覺的寵物靈烏路空——也就是阿空的時候,她也是避開了覺的視線採取的行動。然而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阿空說到底還是覺的寵物,這事總有一天會曝光的。這也是為什麼她會給覺一個守矢神社的御守護身符的原因,她希望這多少能為兩方未來的會面舖路。
  雖然說東西還是讓阿空轉交的就是了。
  只是沒想到的是,覺所提出的要求竟然也會跟天狗們扯上關係。
  雖說覺的要求相對於蓋纜車來說要來得簡單許多,只是可想見的,一旦天狗答應了覺的要求,想要再讓他們答應蓋纜車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建造纜車的事他們不會放棄,信仰可是神明的根本之一;覺的要求也不能說簡簡單單就拒絕,這是面子問題。為了在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神奈子和諏訪子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不一會兒,早苗回來了,手裡還拿著一樣東西。
  「喂……那是哪來的?」
  早苗將東西交給神奈子道:「剛才覺小姐給我的,說是讓我轉交給您,還說『它在你們手中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這該不會是?」
  「沒錯,就是『那個』。」
  神奈子和諏訪子對看一眼,確認了『這個』的確是心中所想的東西之後,忍不住笑了起來。
  「該死的天狗,這次一定搞定你們。」

§

  下山之後,覺佇足在午後的樹林裡。她眼眸半垂,淨心傾聽四周的低語。不一會兒她挪動腳步,一步又一步的走著。
  「你好,請問狸往哪去了?」
  她向樹木問著,片刻後點點頭離開原地。就這麼走走停停,不時地向四下詢問,向樹木問、向草地問、向花朵問,每次都沒有人回應。在外人看起來想必是怪異到極點的景象。最後她停下腳步,抬頭說道。
  「午安。」
  「午安,真是舒服的陽光呢,你說是吧。」
  「是啊,狸的妖怪小姐。」
  「不不不,你認錯人了。俺是魔理莎啦。」
  覺笑著解開了幻術,給眼前人展示她的第三眼。
  「哎呀呀,原來是覺啊。」
  輕微碰地一聲,一陣煙霧騰起。一位戴著小型圓框眼鏡的女士站在覺的面前,她身後有著和身體一般大的棕色環斑尾巴。此人正是荒川苦尋不著的狸貓妖怪——二岩猯藏。
  「貴客來訪,連像樣的招待都沒有,真是抱歉呢。」
  「不,沒有事先招呼就來拜訪,失禮的是我這邊才是。」
  簡單打完招呼之後,猯藏先是好奇問覺是怎麼找到她的?覺則是回答說是「多虧了妖精們的幫忙」。
  「那麼您特地從地下跑到地上來找俺,想必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囉。」
  「沒錯,我就直說了吧。聽說您是付喪神的專家?」
  「不不不,專家稱不上,不過是小有了解罷了。」說著說著,猯藏變出兩塊大石頭並招呼覺坐下來,「那麼,繼續吧。你說付喪神怎麼了?對了,別用敬語了,聽著難受。」
  覺簡明扼要的說明樂園和荒川的事情,以及前來尋求猯藏幫忙的原因。
  「哎呀哎呀,這可真是……新道具因為鬼的力量變成付喪神,還有要給付喪神換身體嗎?」
  「你覺得如何?或是再給你一些時間考慮?」
  「不用了,這麼有趣的事不讓俺加入的話,晚上可是沒辦法好好睡個覺的。」

  事情講定之後,猯藏直接跟覺同行,前往地底去。

§

  叩叩叩。
  敲門聲響起。
  幸將大門拉開,來訪的是慧音和妹紅。
  簡單打過招呼後,幸將兩人引入屋內。
  「實川先生現在怎麼樣了?」
  「剛吃完藥,現在正在休息。」
  幸和慧音兩人小聲交談,不想打擾到休息中的實川先生。簡單交代完父親的狀況,並請慧音幫忙看照之後,幸便跟著妹紅前往永遠亭去取藥。

  看著幸走在一旁的身影,妹紅思考著該如何打破僵局。雖說幸外表看不出什麼異常,但是她的沈默不語已經說明了一切。平時的她可不是那麼安靜的孩子。
  這也難怪。畢竟養父長期臥病在床,擔心是很正常的。
  妹紅想說幾句鼓勵的話,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她試著回想自己過去心情低落的時候,是怎麼振作起來的呢?
  結果似乎有些尷尬。
  蓋因自己會心情低落的話,大多是在年輕的時候。那時候剛獲得不死之力不久,個性還很天真,不懂得人心險惡,因而遇到不少過份、惡劣,甚至是過份到難以化為言語的事。
  那時脾氣還很倔的她,從起初的四處逃竄,到後來氣不過開始反擊後,幾乎是一路拼殺過來的。到後來活的久了,見的事情多了,也就漸漸看開了,顯少會因為外在因素去影響心情,即便有也能很快平復下來。
  一邊轉著「完全當不了參考啊」之類的念頭,她一邊說:「那個,就是啊,不用太擔心啦,有永遠亭的那個醫生在,你父親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
  「說得也是呢,謝謝妹紅姊姊!」幸轉頭對妹紅露出一個燦爛異常的笑容。
  妹紅心中不禁泛起一陣惡寒。

§

  荒川踏上返程,身後的紅魔館完好如初,看不出不久前才發生過戰鬥。
  他很開心,不光是在決鬥中贏了蕾米莉亞,報了一箭之仇,更是因為帕秋莉答應了邀約,同意在之後樂園的升級中提供協助。
  他之所以會來紅魔館找蕾米莉亞打這一架,一半是為了雪恥,一半也是因為覺的建議改變了他的想法。
  在製作樂園上單打獨鬥的日子也差不多該結束了。
  「不過,接下來該找誰好呢?」
  平時不常與人來往的壞處這時候就冒出來了。
  想找人幫忙都不知道該找誰才好。
  「主人!」
  樂園從上方瞬移現身,一把抱住荒川的頸部。
  「都說了叫我名字就好。」
  「不行。」
  自從會化形的事被荒川知道後,原本就很外向的樂園似乎變得更加活潑了。只要他一回到家裡,樂園時常會黏著他不放。除此之外,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怎麼了嗎?突然跑過來?」
  「覺大人說找到狸子了噢!要我來叫主人回去。」
  「真的!他們在哪裡?」
  「在家裡唷!」
  荒川一聽,立刻拉著樂園就要往地底衝。
  但是樂園說了句「要回去嗎?讓我來!」之後,荒川只覺得眼前一閃,便回到了地底的家中,同時也看到似乎是談話談到一半的覺和猯藏。
  荒川先是對覺點頭打招呼,這才看向猯藏,她的穿著和當初在小鈴那見面的時候一模一樣。雖說這是兩人第二次見面,不過這次才算是第一次正式認識,他還是做了自我介紹,算是完成了初步的認識。
  「謝謝你願意幫忙。」
  「呵呵,別這麼說。有這麼可愛的孩子需要幫助,俺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謝謝。」儘管猯藏說的不一定全是真的,然而這樣表態已經足夠,「那麼,雖然有些突然,我們直接進入主題好嗎?」
  猯藏微笑著點頭回應。
  荒川先是確認猯藏有從覺那邊知道樂園現在的狀況,接著才問道:「那麼我想請教,要怎麼樣才能讓樂園更換它的身體?」
  荒川讓樂園變回本體的模樣,同時也把更換用的黑球拿出來。
  「讓俺確認一些事情。你之前是怎麼做的?俺是說,你用的什麼方法來進行你所謂的交換身體?」
  「只是單純的把術式剝離原本的載體,再重新附靈。」
  「原來如此。」猯藏點點頭,「那在你原本的設計裡,有把『更換身體』或者是『更換載體』之類的事考慮進去嗎?」
  他點頭回應,接著便看到猯藏一臉瞭然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你知道了嗎!那該怎麼做才好?啊,如果需要我做什麼的話,請直接說就好。」
  荒川免不了有些激動起來,畢竟長時間困擾自己的問題終於有解決的可能。
  「噢……什麼要求都可以嗎?」
  猯藏這話迫使荒川冷靜下來。他突然想到——人家從來就沒有義務要配合自己的要求。「被拒絕是很正常的事」,一直是自己在外界時一直奉守的準則之一。
  一邊反省自己的同時,他一邊說道:「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太過份的要求我是不會接受的。」
  「呼呼呼。」猯藏微微一笑,「那俺恐怕也幫不上什麼忙了。」
  「這樣嗎,我知道了。」荒川向猯藏點頭致意,「不好意思,讓你跑這一趟。」
  荒川想,猯藏接下來應該是要離開了,但是她卻是面露微笑的一直站在那邊,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不一會兒又是輕笑出聲,叫他摸不著頭腦。
  「呼呼呼。原來如此,果然是個可愛的傢伙。」
  猯藏說話的時候人是看著覺的,考慮人是覺找來的,說不定兩人有談過些什麼了。
  沒等到荒川再說些什麼,猯藏又道:「讓俺問一個問題。如果俺不幫忙的話,你要怎麼辦?」
  「如果?」
  「不錯,如果。」
  「那就去找別人。付喪神的事情不可能只有你才知道,況且……」荒川下了個但書,看了樂園一眼,卻沒再說下去。
  「怎麼了?」
  「沒事。只是一些無關的小事而已。」
  「差不多可以了吧。」一直坐在一旁的覺忽然出聲。
  「啊啊,可以了。」
  猯藏向荒川說抱歉,接著說在樂園的事情上他會幫忙的。
  雖然不太清楚覺跟猯藏之間有什麼小秘密,不過荒川沒打算去深究。對他而言,猯藏答應幫忙就已經足夠。他馬上詢問猯藏該怎麼做才好?

  「讓樂園自己動手就可以了。」
  「樂園?什麼意思——難道!」話說到一半,荒川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
  他用咒擒拿起那顆新的黑球,並將大廳切換成工作模式。他將幾道簡單的術式寫入黑球之中,接著對樂園說:「樂園!你試試看能不能控制我剛剛寫進去的術式!」
  他緊張的看著樂園跟黑球架起連結。當他看到一圈光環從黑球表面浮現出來的時候,立刻激動地大喊出聲。
  「好!可以!可以的!行得通!哈哈哈!我這個呆子,怎麼沒有早點想到呢!外力行不通的話就自己來就好了啊!」他跑過來的時候變化為人形一把握住猯藏的手,「謝謝你!太感謝了!如果不是你,我還不知道要花多久時間呢!啊,不好意思,我得趕快了,就不招呼了!」
  劈哩啪啦說了一大堆,荒川又變化回狼形,一頭栽進符文的世界之中。

  覺和猯藏離開荒川家,因為現在裡頭是符文上下飛舞,根本就待不下去。
  「就跟你說的一樣,是個可愛的小伙子。」
  「要去我家坐一下嗎?」覺微笑道。
  「不了不了,說實在的,再跟讀心者待下去,俺的精神承受不住啦!」猯藏誇張地搖搖頭並指了指舊都的方向,「俺會在那裡待上一陣子,有消息的話再通知俺就好。」
  「我明白了。對了,有件事情我覺得還是跟你說一下比較好——」覺給猯藏看了一下手上的戒指,「戴上這枚戒指的期間,我是沒有辦法讀心的。」
  「真的?」猯藏皺起眉頭,因為她記得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覺似乎就有戴著這麼一枚戒指。
  「真的。」
  看著覺一臉壞笑,猯藏說:「呼呼呼,你可真是壞心啊。」
  送走猯藏之後,覺又走進了石壁之中,不意外地看到荒川蹲坐的身影。
  「已經結束了?」
  荒川知道覺是在說樂園的事,他說:「還沒。我只是覺得……有幾件事應該先跟你談談。」看覺沒有其它表示的樣子,他繼續說,「之前你說會用到樂園,我想瞭解一下是什麼事情?」
  說話的同時,他召出石椅讓覺坐下。在聽到覺說是為了仁奈的關係的時候,他有些訝異。
  「仁奈?她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現在還沒怎麼樣,之後就不好說了。」見荒川一臉疑惑,覺繼續解釋道,「你應該知道仁奈她是個怨靈吧?那你覺得她看起來像個怨靈嗎?」
  荒川搖搖頭,光看仁奈那個樣子,如果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普通的幽靈呢。
  「是吧?可她確確實實是個怨靈。」

  覺認為,現在的仁奈之所以看不出什麼怨靈的特徵,不過是因為長年之下被偽造人格壓制的結果。但是在偽造人格消失之後,心中的惡念有漸漸復甦的趨勢。而她,不希望看到仁奈變成那個模樣。
  「為——」本想問為什麼不希望仁奈變成怨靈的荒川隨即又閉上了嘴。回想起之前怨靈附身的經歷,他似乎可以理解覺為什麼會這麼說了。
  「因為心中存有強烈的不甘、嫉妒、憎惡之類的怨念,讓人死後化為怨靈。而怨靈活得愈是長久,心念就愈是被自己的怨念所佔據,一天之中少有清醒的時候。我不希望看到仁奈落到這樣的下場。」
  「那麼,你希望樂園幫忙什麼?」
  「不只是樂園,我也希望你能夠幫忙。你不是說有你操控的話,樂園的表現會有很大的提升嗎?至於要幫什麼忙的話,其實很簡單,我希望你能來當一下『守衛』。」
  「守衛?什麼意思?」
  「簡單來說——」
  在回答荒川這個問題的同時,覺一併說明了她的計畫。在一問一答的過程之中,荒川也大致上明白了覺的打算。
  為了消除仁奈潛藏在心中的怨念,覺需要跟仁奈建立精神連結。但是如果直接使用法術的話,對覺來說也有被怨念侵入的風險在,所以她希望讓樂園居中做緩衝。
  這一點覺已經跟樂園確認是可以辦得到的。
  然而,在兩人精神連結的過程中,覺認為怨念有可能影響仁奈的行動,在兩人不注意的情況下使壞。
  而這就是覺希望荒川幫忙的第一件事。
  「那好辦,我直接用結界關住仁奈就好。」
  「可以的話,希望把這個當作最後的手段。」
  聽到覺這麼說,荒川自然是有些好奇,他繼續追問。覺說,強制性的限制仁奈的人身自由有可能誘發仁奈的反抗意識,增加她那邊的行動困難,導致整個過程時間拉長,徒增變數。
  「所以說,可以的話希望用其它方法來牽制仁奈的行動。當然了,如果真的沒辦法的話,我也不會說一定不能用上結界。一切隨機應變。」
  接下來覺還提到希望荒川幫忙處理「好事者」。
  「假如仁奈真的受怨靈影響而作亂的話,應該就是降雨不會錯。『不合時宜的暴雨』,這樣的異變巫女是不會放過的,到時候應該還會有不少人跑來湊熱鬧,這也要拜託你處理。」
  「嗯?啊啊……我知道了。」荒川猜那些人肯定是指包含了某巫女在內的「那些人」,   「嗯?等一下,下雨的話……你需要多久時間?」
  「你在擔心村子是吧,這部分我已經請山上的傢伙幫忙,村子不會有問題的。」
  聽到覺這麼說,荒川的腦中不禁浮現出天狗、河童、神幾個字,心下讚嘆覺的人面真廣的同時,他點頭表示明白。
  「還有其它問題嗎?」覺問了一句,荒川搖搖頭,「那就換我問你了,你的傷已經好了嗎?剛才我看到你能夠幻化人形了。」
  果然。
  荒川就知道覺絕對不會放過這一點的。
  「不,還沒好。」與此同時,他再度化為人形,「因為狼形比起人形來說還是有些地方不太方便,所以我稍微讓傷勢『妥協』了一下。」
  「妥協嗎……那能維持多久?」
  「現在一天最多十五分鐘左右吧。」
  隨後覺又問了一些問題,確保這不是荒川又一次對自己亂來的舉動。
  忽然,覺的寵物貓跑了進來,對著覺喵喵叫了幾聲後又邁開四條小腿離開了。
  「怎麼了嗎?」荒川問道。
  「家裡來了客人,你也一起來吧。」
  「耶?為什麼?」
  「因為人家是來找你的。」

第三十五章<<目錄>>第三十三章



馬上開始閒聊吧
對東方有些了解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東方是以TH**這樣的流水號推出作品的,序號中帶小數點的大多是非射擊的遊戲,其它還有書籍、漫畫等作品,而單就整數的射擊正作,出場人物就近百人。
而這本小說起初是懷著"不知道東方的人也能看得懂"的方面去寫,當然我也知道愈到後來是有點遍離初衷了,不過寫到一些不常出場的人物的時候,我都會特別注意多寫一些前提來介紹這是何許人也。
有時候也會想這樣會不會有點囉嗦?~~

嗯——接下來想談談為什麼會這次拖到6個月才生這一章⊂彡☆))д`)
首先是目前正在破黑暗靈魂3,沒錯,就是那個出了很~~久,以難度著名的斗M GAME
其實很久之前,在玩隻狼的更之前就有接觸過,只是那時候被開頭的古達老師幹掉幾次之後就棄坑,直到後來打通隻狼之後,才又回過頭來決心想把黑魂3破關
現在到打完舞孃,對了我是用法師的

另外就是現在開始在看vtuber,現在主要是在看hololive
一開始是從AQUA開始接觸的,也忘了是從什麼影片開始的,接下來就開始擴散,從詩音(小學生)、ペコラ(兔子)、まつり(祭)、フブキ(吹雪)、星街(神經大姊)
目前是還沒有到單推holo的境界,不過光看影片跟fans的剪輯時間就花掉大半了
尤其她們每次直播幾乎都是1小時起跳的,10小時以上的也不稀奇,一開始還真有些嚇到

隔了那麼久,還是得說聲抱歉
不過寫到也差不多該準備收尾
還請各位看到最後m(_  _)m
THX

0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2020.08.11

風見幽香ㄘ花花[水彩]

[黏土]東方Project 洩矢諏訪子 東方緋想天則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