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4-05 22:53

《驅魔師喝著咖啡》 05 波濤洶湧下的雜魚

作者:Lakushata

  「你會何要走這條路?」
  前輩?
  「你的生死對我們來說無所謂。」
  會長?
  「阿麼死喔?」
  阿公?
  眼前閃過一幕又一幕影像。
  「這條路如果沒有覺悟,死的時候會很痛苦......不!即便有覺悟也是一樣。」
  凌鋒的嘴緊緊閉著,嘴角滲出一滴血,隨後迅速延長,變成一把劍刺了過來,最終從臉側劃過。
  「你的生死雖是無所謂,但不能沒有貢獻,人的價值不在是否還活著,一個人的所作所為會影響我是否去他的墳前看上一眼。」
  胡明吐出一口白煙,白煙化作一隻狐狸,從自己身旁越了過去。
  「麼死丟緊起來,啪底呀是咩衝啥?」
  阿公緩緩走過來,最後從自己身旁走了過去。
  眼前,光芒越來越亮。

  太陽,正對著自己。
  冥祭喪有些睜不開眼,他感覺身體似乎散架了,但同時也驚覺到自己的呼吸十分困難。
  冥祭喪並不會治療系統的法術,面對這種情況,他只能透過調勻呼吸,微微移動身體,
慢慢找回知覺,來讓自己恢復行動力。
  非常勉強的,冥祭喪坐了起來,這也讓他看清楚目前周遭的狀況。
  眼前有一道長長拖移痕跡,顯然是自己在落地時留下的,擊飛的力道確實驚人,應該是踢擊,緊急發動的第二張護身符也是瞬間爆炸,照這麼看來,那傢伙的攻擊再挨上一次必死無疑。
  自己是直接被轟飛出來,這裡已經是公園外圍,說不定會有無關的行人......啊!
  只見冥祭喪身後的公園走道,一對母子正驚慌地看著身上有著多處血跡的冥祭喪,看樣子已經愣住,身體難以作出正確反應。
  日常生活突然插入一段超出認知的突發事件,無法正確反應,乃是人之常情。
  「那個不要擔心,我......」
  「砰!」
  「......還是擔心一下好了。」
  一個大跳躍,赤鬼一個超級英雄跳的方式落在冥祭喪身前,儘管對現在的他來說,赤鬼是反派就是。
  「能跑走嗎?這位女士。」冥祭喪沒有回頭,現在把視線從對手身上移開那是找死。
  「還有心情關心別人啊!你是不是把我瞧扁了?」赤鬼不滿地揮了揮右手,顯然在她看來冥祭喪已經是個死人。
  「怎會!我......」
  「啊!不用說了,」赤鬼一拳落下,冥祭喪被一拳砸倒在地,「我也懶得聽。」
  「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連綿不絕的重拳如機槍般打出,轟鳴聲不斷,地面早已被粉碎,目睹的旁人根本不敢想像,在拳頭下的是何等淒慘模樣。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赤鬼打得很爽快。
  「喂!」可依舊有個不協和音。
  「死吧死吧⋯⋯欸?」
  「打地板也可以打得這麼開心啊!你這個狀態會掉智商嗎?」悠哉悠哉地蹲在赤鬼旁邊,看著赤鬼發瘋的樣子,冥祭喪如是嘆道。
  「啥?你......怎麼!」赤鬼腦子一時間轉不過來,心態上的錯愕加暴走忽然停止,讓身體負擔加重,讓她的身體反應停滯了一瞬間。
  這一瞬間,冥祭喪跳起、扭腰、踢腿。
  這是一個完美的空中右迴旋踢,正中赤鬼頭部,將其整個人踢飛出去。
  猶如回敬方才擊飛到公園邊的踢擊,冥祭喪這一踢同樣將赤鬼直接踢回公園內側,這瞬間爆發力無法想像是沒有身體強化的冥祭喪所做的。
  「Perfect!」看著飛出去的赤鬼,冥祭喪打了個響指讚美自己,覺得自己真是有才,然後才想起一旁有人在看。
  回頭看了一眼抱在一起瑟瑟發抖的母子,冥祭喪打了聲招呼,「Bye!」然後以先前行動速度的一點五倍左右,向前衝去,繼續追擊赤鬼。

  赤鬼晃了晃腦袋,吐了口鮮血,試圖讓自己的思維正常運作起來。
  發生了什麼?自己被踢飛了?被那個小鬼?
  距離赤鬼十公尺左右的距離,冥祭喪已經站在哪裡等著,不發起攻擊是因為知道對方仍留有餘力,強行進攻只會陷入殘酷的近身鏖戰,對現在強化過的自己仍舊不划算。
  赤鬼咬著牙,不知是忍耐疼痛還是強押怒火,她看著插在冥祭喪身上的細針,赤鬼有些了然的問道:「針術?刺中特殊穴道強化身體?」
  「是的,還用了點法術跟藥物。」冥祭喪見有時間聊天,順便把身上的一些針拔了下來。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從我的拳頭底下。」
  「你並沒有完全打中,第一擊我卸開了勁力,第二擊我就躲開了,剩下的純粹是你打嗨了沒注意到。」冥祭喪試著動了動用做卸勁,被打爛的左手掌,目前看起來連握緊都做不到了。
  「為何不逃?」簡單的疑問,冥祭喪要跑她可能追不上。
  「為何要逃?我認為自己能贏呢!」這是謊話,冥祭喪的體力已經到極限了,重傷外加激戰後的體力匱乏,他已然是強弩之末,實際上大概再過五分鐘左右自己就會昏倒了,他自己做了估算,與其逃跑形成必死的拉鋸追逐戰,倒不如拼一把。
  「狂妄的小子,不知死活的傻瓜。」不知為何,赤鬼顯得很開心。
  「我就當作是誇獎了。」冥祭喪用僅剩的右手抽出一張符,上面書寫著大大的「兵」字,指尖迸發靈力,轉眼間符紙化作一把刀。
  符化兵器.......赤鬼有聽過這類的法術,對法術邏輯的資質要求苛刻,產生的效果卻沒有多驚人,因此用的人不多。
  冥祭喪注視著赤鬼頭上的雙角,感受著對方淡淡的非人氣息,這是魔類血脈,看外表應該是日本鬼族的傳承。
  赤鬼捏了捏拳頭,自己的優勢在於幾乎沒有受重傷,以及用儲備的靈力激發的鬼種狀態,所帶來的高防禦與高恢復力。劣勢在於靈敏度依舊是巨大短版,瞬間爆發力雖然是自己比較強,但一個大意也可能被重傷要害,再來一次剛剛那種重傷,鬼種的力量也撐不住。
  冥祭喪踏了踏地板,輕輕地微跳幾下。他知道自己狀況很差,局勢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能打的好牌是靈敏度與強於對方的技術,外加多對方一把武器?破綻是已經受重傷的身體,不用太多招,只要赤鬼拳頭再結結實實來上一下,自己就要跪。
  「小子,你的名字叫什麼?」赤鬼很難得會問對手名字,尤其是比自己弱的對手。
  「冥祭喪,希望妳能記住。」舉起刀,擺好架勢,冥祭喪很意外自己的灑脫,他有些理解父母走這條路的理由。
  「我會記住的。」赤鬼握緊雙拳,認可了對手,那她就更不會留手。
  決鬥,再開。

  當兩人全力交戰的同時,觀戰者正吐出懊惱的呻吟,對這場戰鬥不吝噓聲。
  「所以我才討厭所謂的熱血武鬥派,打瘋了連任務都不管。」
  陰影遍佈的樓房內,這場戰鬥的目擊者,赤鬼的上級,正不斷發出不悅地碎碎唸。
  「現在出手?不行,太早曝光法術會引起警惕。撤退?差這麼一個雜魚應該沒有太多影響,可就差一個,一個!」他是在自言自語,但也是在整理思緒,只是聲音愈發歇斯底里。
  「再等一下?若是......嗯?」陰影中人還在盤算,可惜老天爺響鈴的時候毫不手軟,時間到就時間到,沒有拖延的空間。
  遠邊,大概離公園一公里左右的距離,有一股鋒銳氣息突然出現,正高速接近,大概不用一分鐘,敵人的援軍就會入場。
  「......清個雜魚也出錯,算了。」陰影中人無奈地決定收手,手指放置嘴角,一個響亮的口哨聲傳了出去。

  公園內,正盡情戰鬥的赤鬼突然停了手,她聽到了口哨聲,瞬間理解了上級的意思。
  「哎呀呀⋯⋯真可惜。」赤鬼有些晦氣,但她也注意到了高速接近的鋒銳氣息,若是狀態完全也就罷了,現在的狀態遇上那傢伙就跟送死差不多。
  「嘛!今天就到此為止,我得收手了,你撿回一條命,小子。」赤鬼有些無奈地轉身,她並不擔憂對方搞偷襲,因為......他也沒那個力氣了。
  冥祭喪依然站著,雖然渾身是血,刀已折斷,可依舊站著,但也僅僅是站著而已。
  「我不得不說,小子,你很不錯。」赤鬼揮了揮手作道別,並非手下留情,因為她清楚即便繼續攻擊,冥祭喪依舊能靠著本能跟自己周旋幾十秒,這段時間夠支撐到援軍抵達。
  「有機會再戰,拜啦!」一個蓄力大跳,赤鬼撤離現場,而遠邊,馬尾少年正急急趕來。
  冥祭喪一看到凌鋒,身體瞬間放鬆沒了力氣,直接軟到,凌鋒即時扶住已成了血人的冥祭喪。
  「前......輩......」這是冥祭喪失去意識前所說的最後兩個字。

  「沒死?」
  「是的,實習驅魔師冥祭喪,並未死亡,他與外號『赤鬼』的邪術師交戰後活了下來,儘管身受重傷,但並沒有受到不可治療的創傷,一週後應可出院。」白髮女僕恭敬地回答主人疑問,冥祭喪的生還固然不重要,但也是值得稍微關注一下的小小意外。
  「本來我是以會被全幹掉的想法下去佈局,想不到居然能活下來,這小子真的不錯。」胡明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有些愉悅地說道。
  「南部的五名D級跟一個實習,死到剩一個,北部及中部也都全滅,協會在台的底層術士可以說是被瞬間清光,這次可真是大手筆。」胡明翹起腳,思考著動手之人的用意。
  誠然,底層被屠戮一空,這讓協會有一段時間的麻煩,處理小型任務時會捉襟見肘,但台灣有本土勢力能替代,還不至於造成社會動盪。
  而中上階層的菁英驅魔師沒受半點傷,協會在台灣的根基就不會動搖,底層術士花點時間總能補的回來。
  胡明看了看身前的一份資料,那是這次引蛇出洞,用大量底層的人命換來的情報。
  「四聖教團調查報告」,這資料搜集了最近發生的種種異常事件,遍覽各處關鍵情報後,最後指向的便是這個名為「四聖教團」的組織。
  「本土派參與的可能......」尋找事件的罪魁禍首,首先要找的是最大獲利者,這讓胡明想到一個令人不悅的可能性。
  「主人,需要我動手嗎?」一旁的女僕發出是否動手的詢問,只要一聲令下,她可以立即擒來幾位「領主」供主人審問。
  胡明思考了下,最後說:「不用,跟他們還沒必要鬧到那種地步。」
  是的,固然與本土派有矛盾,但胡明在台灣也已經營了有段時間,有些共同利益已將雙方綁在一起,現在來這麼一手陰招,於情於理都不合。
  「不過敲打一下還是必要的。」胡明拿出手機,撥通了某人的電話。

  「前輩,有沒有快速變強的方法啊!」
  「我個人認為你現在應該先休息,把身體養好再談。」
  某間病房裡,冥祭喪正做著伏地挺身,一邊運動一邊問著問題。
  冥祭喪身上雖打著不少繃帶,可傷勢沒有影響他的行動,先前戰鬥造成的傷勢好似完全不存在一樣。
  「有點閒不下來啊!特別是碰到那種對手之後。」冥祭喪一個跳躍,站起身來,對自己身體的回復很是滿意。
  「說起來,驅魔師專用的醫院技術也太驚人了吧!我原本是做好躺上半年的心理準備,連這段時間想看的電影都安排好了的說。」冥祭喪按了按手指,對協會的醫療技術大為驚嘆。
  「那是因為你也是術士,換作是普通人,我們給的點滴他們都不能用,單單藥用靈力對靈魂產生的污染他們都不能自己處理。」有一個人自病房門外走了進來,他全身上下包著繃帶,像個木乃伊,但從他正常說話的樣子來看,這不影響他的日常交流。
  「白醫師,您好啊!」冥祭喪有些開心的向醫生打招呼,本來以為這次自己至少會有一部分殘廢,能完好無缺出院是最開心的事。
  「醫生,這小子真沒事?」凌鋒有些不安的問道,救下冥祭喪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血人。
  「確實沒事,這小子並沒有受到結構性破壞創傷,身上也多是淺顯的皮肉傷,還有一些輕微內傷,這些花一段時間調養就可以。」白醫師做了一些簡單的觸診,確定眼前的患者並無大礙。
  「那我可以出院了?」
  「不行!」
  「欸?」
  「術士之間的戰鬥不只涉及肉體,精神面也可能有暗招,一個禮拜的檢查是最基本的。」醫生並不打算鬆口放人,這還只是基本程序而已。
  「怎麼這樣......」冥祭喪有些沮喪,在醫院裡很多事都不能做,這次的戰鬥可給了他不少靈感,很多東西都想去嘗試。
  「我勸你最好專心做調養,因為一個禮拜後,差不多你出院時,剛好趕上一件大事。」凌鋒突然開口,他雙眼盯著手機屏幕,上面顯示一項重要資訊。
  "四聖教團討伐戰,協會在台驅魔師總動員。"

  「吶!Boss,四聖教團的老頭又打電話過來。」
  「掛了。」
  某處小房間,一個人正倒在沙發上,他赤裸著上身,除了臉以外全身上下都是刺青,臉部是慘白一片,還有染著綠色的頭髮。
  「我們不管他們的死活了?」問話的是赤鬼,她拿著室內電話,身上只有做簡單包紮,在先前的戰鬥中她所受的傷微乎其微。
  「沒必要跟垃圾浪費時間,掛了!」
  「我還以為會跟他們合作久一點。」嘴上雖是這麼說,但赤鬼還是照著自家老大的命令掛了電話。
  「本來就是炮灰,之後也得讓他們去死,現在只是把程序提前而已。」說到這,綠髮男子轉過頭瞪著赤鬼,冷冷道:「要是妳沒曝光,我還可以用妳去撈幾個人出來。」
  赤鬼有些心虛的轉過頭,氣勢微弱的道:「嘛!誰知道那小子那麼難纏⋯⋯」
  「妳認真動手,那小子還有活命的機會?」綠髮男子冷冷質疑,他不認為一個D級小雜魚能廢她多少功夫。
  「不!我是認真的!」赤鬼非常誠懇的說:「我一開始雖想玩玩,到後面我是真想弄死他也來不及了。」
  綠髮男子認真打量赤鬼的表情,確定對方沒說謊後道:「所以是一隻比較難纏的雜魚。」
  「罷了,剩下的事也沒多少。」綠髮男子點了根煙,深吸一口後,吐出一團漫漫煙雲。
  「先躲一陣子吧!」

  作者的話:有在看的人希望能回覆一下,無論褒貶皆可接受,一個人孤孤單單的自己寫還是會有些鬱悶。

0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達人專欄] 公爵家的獨生子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大人物

【長篇連載】傲嬌之物-愛世篇-序章-推測和猜測是有機率的!實現了才是100%

百合花妖精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