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4-07 23:27

【異常都市物語】《錠匣少女》第一章:〈海拔十一公里的通學路〉(1)

作者:阿墟(ASH)



  我,田鬱馨,今年十六歲,高雄市立杏梅高中準入學生。

  於8月31日.上午6點40分步出家門、啟程前往新學校參加入學典禮,儘管在兩天前就已經事先確認過學校地點與通學路線,今天仍然臨時決定提早二十分鐘出發,以避免途中發生意外、演變成遲到的狀況。


  ……然而我卻忘記了,「意外」的規模,早已超過我所能預防與補救的範圍。

  於是,演變成如今的狀況——


  「對不起。」

  「沒關係啦。」

  「嗯。」

  「…………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都說沒關係了嗎?」

  「…喔。」


  ……真是尷尬的局面啊。

  雖然嘴巴上說沒關係,但從她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顯然不是這麼一回事吧。

  啊,這裡所說的「她」,指的是走在我前方大約十公尺,目測年約20歲左右的女性。


  也是在不久之前,剛救了我一條小命的恩人。


  儘管根據她的說辭,保障我的人身安全,似乎是她的主要職務。但我至今仍對此感到無所適從。

  畢竟除此之外的事情——包含我的身體為何會有這種不由自主、突然瞬間移動到其他地區的「症狀」——我幾乎是處於一知半解的狀態。

  我甚至不知道眼前女性的名字。似乎是基於職業因素,她未曾向我透露過自己的真實姓名,只告訴過我「重荷」是她的職務代號,自從我們認識之後,我就一直稱呼她為「重荷小姐」。


  重荷小姐和我,目前正在深山的森林裡步履蹣跚。


  聽到「森林」這個詞,大家或許比較可能聯想到溫熱帶地區常見的闊葉林;但實際上,我們是身處於疑似針葉林、或是針闊葉混合的寒帶林域。

  步行在灰白色的大地上,四周被高聳入雲的樹木環繞著……與其這樣描述,倒不如說我們正在樹林的間隔中穿梭更來得恰當吧。

  逡巡之間,我稍微仔細打量了樹木的外觀,樹幹漆黑且異常纖細,幾乎是用兩隻手就能掌握的大小。

  雖然看上去很瘦弱,一根根彷如鉛筆的樹木依舊直挺挺地往上延伸,直到被迷濛的濃霧徹底包覆住。

  位於上空的某處,霧氣稍微疏散開來,光線直射而下,卻在地面形成了層層搖曳的光點;我沿著光源仰望而去,才發現籠罩在上方的不光是迷霧而已,還有一層蓊鬱的樹冠。


  油綠繁盛的枝葉,與地表的炭條相去甚遠。


  如同字面所述的天壤之別。


  除了外觀奇特的樹木之外,地面也長滿了一片片白茸茸的、像是青苔之類的東西。為了避免滑倒,我一路上不斷試圖避開這些植被,導致行走的速度略顯遲緩。

  反觀重荷小姐倒是走得很快。她視白色苔蘚如無物,一路暢行無阻。也許是因為她穿的鞋子有止滑的功能?我如是暗忖。

  重荷小姐穿著健身用的露臍緊身衣與丹寧褲。啞黑色的貼身布料,毫無保留地展現出那經過適度鍛鍊、蘊含肌肉的緊緻身材。


  以及那完全鏤空、閃耀著健康膚色的蠻腰。


  雖然我人在重荷小姐身後數公尺遠的距離,不過仔細回想一下,剛才那堪比暑期強檔電影的高空救援場面,好像多少有殘留一點視覺記憶。
  
  僅只驚鴻一瞥的程度…但要是我沒看錯,應該有六塊肌吧?


  在重荷小姐裸露出來的腰肢上,結了至少六塊豐碩的果實……


  啊,真是令人驚豔呢。

  這驚鴻一瞥的破壞力,著實不容小覷呢。


  「妳站在那發什麼呆?快點跟上來啊。」

  糟糕。

  「啊,不好意思。」

  重荷小姐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伴隨著些微的罪惡感,我不禁加快腳步。


  「因為地上的苔蘚有點多……啊。」

  
  伴隨著「咚!」的可笑聲響,

  我滑倒了,臉貼地面的那種。

  
  「喂!妳還好吧?」

  聽得到重荷小姐的腳步聲迅速逼近,我連忙抬起頭。本以為這次又會被硬拉起來,不過她什麼都沒做。

  ……這也難怪,剛才被我突發的生理反應波及,有所戒備是理所當然的。

  順道一提,剛才從半空中摔落地面的衝擊,也讓重荷小姐外搭的高檔復古風牛仔背心當場高速貶值、淪落為品質低劣的破損風次級品——後來還被當成克難毛巾,用來擦拭被我弄髒的地方(主要是下腹部與褲腰的部份)。

  原本是牛仔背心的東西,目前被粗曠地繫在作為貼身武器的合金製長棍上,散發出久久難以散去的酸臭味。


  實在是對不起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以雙手撐起身體,撞擊產生的疼痛,伴隨著皮膚磨破的刺痛感傳來。

  傷腦筋…幾分鐘前才剛凝血的部份傷口,八成又裂開了吧?

  直到雙腳著地後,重荷小姐適時地攙了我一把。雖然手腳還是有點麻麻的刺痛感,但幸虧是跌在比較鬆軟的泥土上,所以沒什麼大礙。


  重荷小姐順手拍掉了我身上的塵埃。

  「走路小心一點嘛,真是的…」

  我不禁皺起眉頭。

  從剛才匆忙的腳步聲聽起來,重荷小姐沒有立場訓斥我吧?

  「少囉嗦,走路要看路是常識吧?不然妳也可以隨身攜帶釘鞋或防滑鞋套啊。」

  重荷小姐最後拍了拍我右手的袖口,動作有點粗魯。

  「還沒到學校就已經把制服搞得這麼破爛了,看妳到時候要怎麼跟校方和妳父母交代。」

  這又不是我自願的。

  倒不如說,我已經盡可能地在避免這種事情發生了。

  何況現在別說準時到校,能不能平安離開這座深山都是個問題。

  「這點妳不用擔心,其他人應該正在聯絡園區裡的管理員,請他們調派搜救隊把我們接下去。」

  「園區?」我不禁問道。

  「嗯,這裡的概念上類似國家公園啊——」重荷小姐說到一半,卻又話鋒一轉,以略微懊惱的表情看著我。


  「啊…妳應該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吧?」

  「不知道。」我大方坦承。

  反正這種情況稀鬆平常。

  「等等,我猜猜看…」我用手指抵住眉心,作出一副沉思的表情。

  「…是玉山國家公園嗎?」

  「是方舟島。」

  重荷小姐以異常冷靜清晰的口吻告知。


  討厭,原本想說適時開個小玩笑,可以稍微化解目前的嚴肅氛圍;沒想到直接遭到無視。

  雖說以前我開玩笑的時候,常常會把場面搞得很尷尬就是了。

  國中時甚至還有不太熟的男同學,因此叫我冷場女。(過份)

  但就算這樣——即便我對此早已頗有自知之明——但重荷小姐居然完全沒有想要接球的意思,老實說這讓我有點受傷。

  更正,是大受打擊。

  然而,歸根究底,這畢竟是我的不對,光顧著一些無謂瑣事,而忽視眼前事態的嚴重性,還擅自為此而無謂地煩惱著…

  仔細想想,這樣的自己,其實還蠻蠢的吧?

  果然暫且還是先——回歸正題吧。


  「方舟…啊,」

  毋需仔細推敲,頃刻間我便明白這個詞所代表的各種含義,卻也因此感到心煩起來。

  「…又是『之前那種』飄浮在半空中的島,是嗎?」

  方舟島,另一座沒聽過的島嶼。

  「總算搞清楚狀況了啊。」看著我不禁吞嚥口水的模樣,重荷小姐露出了鬆一口氣的表情,「這座方舟島是七座泊空島中面積最大的島嶼,主要機能是生態保護區。」

  大概是看到我一臉茫然的樣子,重荷小姐進一步說明:

  「除了保存『來自其他世界』的野生物種之外,這座島本身也蘊含著豐富的礦物與自然景觀。而為了避免環境遭到破壞,沒有經過事前許可,這座島是嚴禁外人進入的。」

  「……說了這麼多,其實今天也是我第一次踏上這座島就是了。」

  重荷小姐最後如是說道。

  理所當然地,我開始不安起來。


  「…只要跟這裡的人員解釋清楚,應該不至於會怎麼樣吧?」我試探性地詢問。

  「也許吧,」重荷小姐不置可否,「不過為了防範盜獵者入侵,這裡有配置武裝巡邏隊,他們會定時定點巡視島內各區域的環境。」

  「假如遇到不明人士的話,他們有優先執行打擊的豁免權——我記得是這樣。」

  啊,聽起來超不妙的。

  「……妳的意思是,要是遇到他們,我們可能會被直接逮捕嗎?」

  如果只是被逮捕的話當然還好,只是更嚴重的部份我不想刻意去提,也不願意多作想像。
  
  「有可能吧,如果對方不打算聽我們解釋的話。」

  「原來如此。」

  …感覺凶多吉少啊。

  「不過比起巡警,我們更需要擔心的應該是在這裡棲息的……妳在幹嘛?」

  我把食指與中指抵在頭部兩側的太陽穴上,閉上雙眼、試著集中精神。

  「想辦法讓潛能覺醒,把我們送回地面上。」

  「耍白痴喔。」

   縱然雙眼闔起,來自重荷小姐的吐嘈依舊清楚傳入耳畔。

  「哪有,我很認真好嗎。」

  起碼這次是真的。

  我不禁嘆出一口白氣,任由全身放鬆脫力、一頭撞向身旁的樹木。

  「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嘴裡喃喃自語,腦袋卻沒有在實際思考。頭靠著樹幹,左右來回轉啊轉的。

 
  ——直到察覺事有蹊蹺。


  我停下轉頭的動作。從腦門傳來的觸感…有點奇怪。

  與印象中樹木堅韌的質感不同,質地稍嫌過於柔軟。

  我抬起頭,伸手摸了摸眼前的漆黑樹木。

  硬中帶軟的觸感,令人聯想到包覆著肉身的甲冑。

  與粗糙黯淡的樣子截然不同,樹皮的表面摸起來光滑無比。這種奇妙詭譎的觸感,令我感到莫名的不安。

  然後,

   樹皮傳遞至掌心的,是緩慢而平穩的——搏動。


  我反射性地迅速收手、往後退開。 

  下一秒——果不其然,節肢動物特有的銳利細足,從「樹幹」的兩側竄動而出。



  「重荷小姐!」

  然而無須等我呼救,重荷小姐早已展開行動。她一個飛身將我撲開。

  驚鴻一瞥間,重荷小姐將我撲倒的同時,我也正好目睹了「那個東西」的真面目。


  ——綿延的肢節從天而降,扭動著百條銳利鐮足的巨大怪蟲,朝我原本站立的位置狠狠咬空。




  我,田鬱馨,今年十六歲,高雄市立杏梅高中準入學生。

  於8月31日.上午6點40分步出家門、啟程前往新學校參加入學典禮,儘管在兩天前就已經事先確認過學校地點與通學路線,今天仍然臨時決定提早二十分鐘出發,以避免途中發生意外、演變成遲到的狀況。


  ……然而我卻忘記了,「意外」的規模,早已超過我所能預防與補救的範圍。

  於是,演變成如今的狀況——


  「對不起。」

  「沒關係啦。」

  「嗯。」

  「…………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都說沒關係了嗎?」

  「…喔。」


  ……真是尷尬的局面啊。

  雖然嘴巴上說沒關係,但從她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顯然不是這麼一回事吧。

  啊,這裡所說的「她」,指的是走在我前方大約十公尺,目測年約20歲左右的女性。


  也是在不久之前,剛救了我一條小命的恩人。


  儘管根據她的說辭,保障我的人身安全,似乎是她的主要職務。但我至今仍對此感到無所適從。

  畢竟除此之外的事情——包含我的身體為何會有這種不由自主、突然瞬間移動到其他地區的「症狀」——我幾乎是處於一知半解的狀態。

  我甚至不知道眼前女性的名字。似乎是基於職業因素,她未曾向我透露過自己的真實姓名,只告訴過我「重荷」是她的職務代號,自從我們認識之後,我就一直稱呼她為「重荷小姐」。


  重荷小姐和我,目前正在深山的森林裡步履蹣跚。


  聽到「森林」這個詞,大家或許比較可能聯想到溫熱帶地區常見的闊葉林;但實際上,我們是身處於疑似針葉林、或是針闊葉混合的寒帶林域。

  步行在灰白色的大地上,四周被高聳入雲的樹木環繞著……與其這樣描述,倒不如說我們正在樹林的間隔中穿梭更來得恰當吧。

  逡巡之間,我稍微仔細打量了樹木的外觀,樹幹漆黑且異常纖細,幾乎是用兩隻手就能掌握的大小。

  雖然看上去很瘦弱,一根根彷如鉛筆的樹木依舊直挺挺地往上延伸,直到被迷濛的濃霧徹底包覆住。

  位於上空的某處,霧氣稍微疏散開來,光線直射而下,卻在地面形成了層層搖曳的光點;我沿著光源仰望而去,才發現籠罩在上方的不光是迷霧而已,還有一層蓊鬱的樹冠。


  油綠繁盛的枝葉,與地表的炭條相去甚遠。


  如同字面所述的天壤之別。


  除了外觀奇特的樹木之外,地面也長滿了一片片白茸茸的、像是青苔之類的東西。為了避免滑倒,我一路上不斷試圖避開這些植被,導致行走的速度略顯遲緩。

  反觀重荷小姐倒是走得很快。她視白色苔蘚如無物,一路暢行無阻。也許是因為她穿的鞋子有止滑的功能?我如是暗忖。

  重荷小姐穿著健身用的露臍緊身衣與丹寧褲。啞黑色的貼身布料,毫無保留地展現出那經過適度鍛鍊、蘊含肌肉的緊緻身材。


  以及那完全鏤空、閃耀著健康膚色的蠻腰。


  雖然我人在重荷小姐身後數公尺遠的距離,不過仔細回想一下,剛才那堪比暑期強檔電影的高空救援場面,好像多少有殘留一點視覺記憶。
  
  僅只驚鴻一瞥的程度…但要是我沒看錯,應該有六塊肌吧?


  在重荷小姐裸露出來的腰肢上,結了至少六塊豐碩的果實……


  啊,真是令人驚豔呢。

  這驚鴻一瞥的破壞力,著實不容小覷呢。


  「妳站在那發什麼呆?快點跟上來啊。」

  糟糕。

  「啊,不好意思。」

  重荷小姐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伴隨著些微的罪惡感,我不禁加快腳步。


  「因為地上的苔蘚有點多……啊。」

  
  伴隨著「咚!」的可笑聲響,

  我滑倒了,臉貼地面的那種。

  
  「喂!妳還好吧?」

  聽得到重荷小姐的腳步聲迅速逼近,我連忙抬起頭。本以為這次又會被硬拉起來,不過她什麼都沒做。

  ……這也難怪,剛才被我突發的生理反應波及,有所戒備是理所當然的。

  順道一提,剛才從半空中摔落地面的衝擊,也讓重荷小姐外搭的高檔復古風牛仔背心當場高速貶值、淪落為品質低劣的破損風次級品——後來還被當成克難毛巾,用來擦拭被我弄髒的地方(主要是下腹部與褲腰的部份)。

  原本是牛仔背心的東西,目前被粗曠地繫在作為貼身武器的合金製長棍上,散發出久久難以散去的酸臭味。


  實在是對不起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以雙手撐起身體,撞擊產生的疼痛,伴隨著皮膚磨破的刺痛感傳來。

  傷腦筋…幾分鐘前才剛凝血的部份傷口,八成又裂開了吧?

  直到雙腳著地後,重荷小姐適時地攙了我一把。雖然手腳還是有點麻麻的刺痛感,但幸虧是跌在比較鬆軟的泥土上,所以沒什麼大礙。


  重荷小姐順手拍掉了我身上的塵埃。

  「走路小心一點嘛,真是的…」

  我不禁皺起眉頭。

  從剛才匆忙的腳步聲聽起來,重荷小姐沒有立場訓斥我吧?

  「少囉嗦,走路要看路是常識吧?不然妳也可以隨身攜帶釘鞋或防滑鞋套啊。」

  重荷小姐最後拍了拍我右手的袖口,動作有點粗魯。

  「還沒到學校就已經把制服搞得這麼破爛了,看妳到時候要怎麼跟校方和妳父母交代。」

  這又不是我自願的。

  倒不如說,我已經盡可能地在避免這種事情發生了。

  何況現在別說準時到校,能不能平安離開這座深山都是個問題。

  「這點妳不用擔心,其他人應該正在聯絡園區裡的管理員,請他們調派搜救隊把我們接下去。」

  「園區?」我不禁問道。

  「嗯,這裡的概念上類似國家公園啊——」重荷小姐說到一半,卻又話鋒一轉,以略微懊惱的表情看著我。


  「啊…妳應該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吧?」

  「不知道。」我大方坦承。

  反正這種情況稀鬆平常。

  「等等,我猜猜看…」我用手指抵住眉心,作出一副沉思的表情。

  「…是玉山國家公園嗎?」

  「是方舟島。」

  重荷小姐以異常冷靜清晰的口吻告知。


  討厭,原本想說適時開個小玩笑,可以稍微化解目前的嚴肅氛圍;沒想到直接遭到無視。

  雖說以前我開玩笑的時候,常常會把場面搞得很尷尬就是了。

  國中時甚至還有不太熟的男同學,因此叫我冷場女。

  但就算這樣——即便我對此早已頗有自知之明——但重荷小姐居然完全沒有想要接球的意思,老實說這讓我有點受傷。

  更正,是大受打擊。

  然而,歸根究底,這畢竟是我的不對,光顧著一些無謂瑣事,而忽視眼前事態的嚴重性,還擅自為此而無謂地煩惱著…

  仔細想想,這樣的自己,其實還蠻蠢的吧?

  果然暫且還是先——回歸正題吧。


  「方舟…啊,」

  毋需仔細推敲,頃刻間我便明白這個詞所代表的各種含義,卻也因此感到心煩起來。

  「…又是『之前那種』飄浮在半空中的島,是嗎?」

  方舟島,另一座沒聽過的島嶼。

  「總算搞清楚狀況了啊。」看著我不禁吞嚥口水的模樣,重荷小姐露出了鬆一口氣的表情,「這座方舟島是七座泊空島中面積最大的島嶼,主要機能是生態保護區。」

  大概是看到我一臉茫然的樣子,重荷小姐進一步說明:

  「除了保存『來自其他世界』的野生物種之外,這座島本身也蘊含著豐富的礦物與自然景觀。而為了避免環境遭到破壞,沒有經過事前許可,這座島是嚴禁外人進入的。」

  「……說了這麼多,其實今天也是我第一次踏上這座島就是了。」

  重荷小姐最後如是說道。

  理所當然地,我開始不安起來。


  「…只要跟這裡的人員解釋清楚,應該不至於會怎麼樣吧?」我試探性地詢問。

  「也許吧,」重荷小姐不置可否,「不過為了防範盜獵者入侵,這裡有配置武裝巡邏隊,他們會定時定點巡視島內各區域的環境。」

  「假如遇到不明人士的話,他們有優先執行打擊的豁免權——我記得是這樣。」

  啊,聽起來超不妙的。

  「……妳的意思是,要是遇到他們,我們可能會被直接逮捕嗎?」

  如果只是被逮捕的話當然還好,只是更嚴重的部份我不想刻意去提,也不願意多作想像。
  
  「有可能吧,如果對方不打算聽我們解釋的話。」

  「原來如此。」

  …感覺凶多吉少啊。

  「不過比起巡警,我們更需要擔心的應該是在這裡棲息的……妳在幹嘛?」

  我把食指與中指抵在頭部兩側的太陽穴上,閉上雙眼、試著集中精神。

  「想辦法讓潛能覺醒,把我們送回地面上。」

  「耍白痴喔。」

   縱然雙眼闔起,來自重荷小姐的吐嘈依舊清楚傳入耳畔。

  「哪有,我很認真好嗎。」

  起碼這次是真的。

  我不禁嘆出一口白氣,任由全身放鬆脫力、一頭撞向身旁的樹木。

  「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嘴裡喃喃自語,腦袋卻沒有在實際思考。頭靠著樹幹,左右來回轉啊轉的。

 
  ——直到察覺事有蹊蹺。


  我停下轉頭的動作。從腦門傳來的觸感…有點奇怪。

  與印象中樹木堅韌的質感不同,質地稍嫌過於柔軟。

  我抬起頭,伸手摸了摸眼前的漆黑樹木。

  硬中帶軟的觸感,令人聯想到包覆著肉身的甲冑。

  與粗糙黯淡的樣子截然不同,樹皮的表面摸起來光滑無比。這種奇妙詭譎的觸感,令我感到莫名的不安。

  然後,

   樹皮傳遞至掌心的,是緩慢而平穩的——搏動。


  我反射性地迅速收手、往後退開。 

  下一秒——果不其然,節肢動物特有的銳利細足,從「樹幹」的兩側竄動而出。



  「重荷小姐!」

  然而無須等我呼救,重荷小姐早已展開行動。她一個飛身將我撲開。

  驚鴻一瞥間,重荷小姐將我撲倒的同時,我也正好目睹了「那個東西」的真面目。


  ——綿延的肢節從天而降,扭動著百條銳利鐮足的巨大怪蟲,朝我原本站立的位置狠狠咬空。


(TO BE CONTINUE .)





後記︰

隔了非常久才發表了續篇,除了私(ㄊㄡ)人(ㄌㄢˇ)因素之外,另外就是此篇先後寫了兩個版本的關係。

原本預定是以第三人稱進行故事…不過實際寫出來發現整體風格偏重搞笑有趣、太過缺乏緊張感了,而且寫作的過程始終難以拉近與角色、場景之間的距離。

鬱馨的性格在初稿與二稿之間有相當的差異。初稿雖然繼承了比較多過去未完成稿子的影子,個人認為在性格刻劃上,可能不太適合在本篇故事持續擔綱主角,於是在二稿中又大幅進行了修改…最後初稿與二稿的主角(也包含本篇登場的另一名英雄角色)變成了兩個只有名字相同的存在。(當然,兩者有沒有可能順利融合為一,仍是未定之天

這是為了不要對未來的故事發展造成阻礙,但其實我在過程也不斷地猶豫煩惱,對於最終採用二稿的決定其實也仍心存芥蒂。

……要是筆下的角色能夠托夢就好了,何時才能讓本篇主角不再受到我的控制呢?

我衷心期待那天的到來。







2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腦洞】【重生使者】嘗試一下多光源的圖

為了買藥水而去拜訪帕米的店的梅露蒂

[大貓小貓] 喵喵飛天啦!!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