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5-30 22:05

《家庭教師同人-新的世代》第二十二章:最後的掙扎

作者:一生守護

  「那麼,要上了!」

  「師傅,人家在精神上支持你!」

  連笑的心情也沒有,六道骸深吸一口氣,「地獄之眼」騷動起來。

  以「精神侵蝕」為代價,向傳說中的地獄戒指交換力量,被譽為最強術士的男人,能力更上一層樓。

  「這可是珍藏奧義--『現幻限獸.噬骸鴉』!」

  空間無聲扭曲,數百黑色烏鴉驟現,以鋪天蓋地的氣勢包圍教宗。

  此乃登峰造極的絕技,是「超越幻術的幻術」,也是他成為最強術士的原因。

  烏鴉本身是幻覺,所以物理攻擊無效,能穿透所有障礙,直擊目標。

  但同時,它又具備高到異常的破壞力,幾秒之內,就能將一頭大象撕碎、吞噬,連一滴血都不會剩下。

  「被吞噬的部分」將徹底消失,不留痕跡,是徹底的抹殺。

  簡直是來自另一個次元的攻擊,除非是同級別的術士,或者擁有異常等級的死氣之炎,否則必死無疑,就算發動「零地點突破」也沒有用。

  足以讓雲雀恭彌受到重傷,連米蓮妲、列特都可能屍骨無存的禁忌之術。

  在六道骸的記憶中,能在這一招下全身而退的怪物,加上澤田綱吉,最多只有三個人。(註)

  假如教宗此刻是全盛狀態,成為第四人不是問題。

  然而,現況卻正好相反。

  過度的憤怒,使他露出致命破綻。如今軀體被炸掉三分之一,左手、左腳消失、連內臟都少了好幾個。離死僅有一線之隔的現在,教宗不只虛弱,更連逃走的力氣也沒有。除了拼命再生之外,只能用相對孱弱的「夜之炎」包裹自身,跟「噬骸鴉」正面消耗。

  「真是太遺憾了......」額角滑下一滴汗水,看著單方面承受攻擊的教宗,六道骸真心表示可惜。

  這是擊殺黑爾貝洛之首的最佳機會--如果在這裡的,是本體的話。

  「有形幻覺」是有極限的。就算是世界最強術士,也無法改變這一點,他能發揮的力量,終究只佔本體的一小部分。

  沒有威爾帝製造的特殊儀器、弟子也因力竭而無法提供支援,還失去霧之戒指的使用權限,手上能用的輔助道具,只剩下一枚「地獄之眼」。

  結果就是,「現幻限獸」的威力,連全盛狀態的兩成都不到,甚至撕不開那薄弱的夜之炎,一隻隻的被燒成灰燼。

  這只是無謂的消耗,等所有「噬骸鴉」都被燒盡之後,六道骸也會失去維持幻覺的力量,就這麼憑空消散吧。

  雖然想期待一下,教宗因為傷勢過重,無法維持防禦而被撕碎,但可能性實在太低了。

  證據是,那由夜之炎所構成的火球中,沒有傳出任何聲音。

  假如這一招能造成致命威脅,教宗應該會不斷咒罵,然後想辦法進行反撲、逃離等對策,總之不會乖乖挨打。

  維持沉默,意味著教宗已經恢復冷靜,判斷自己能撐過去,並保留剩餘力量,準備在「噬骸鴉」全滅後,進行最後的反擊,或者逃走。

  對方的下一步無法預測,能確定的只有,這招奈何不了他。

  【看來,「最佳劇本」宣告失敗了呢......

  最強術士,無奈的嘆了口氣。

  在丹米利歐再次倒戈,最後一擊卻沒能殺害教宗的瞬間,六道骸便在心中擬定三個「勝利劇本」,用來解除危機。

  最佳狀況是,教宗虛弱得超乎想像,被「噬骸鴉」直接消滅,那他就能以「保護恭彌心愛弟子的英雄」身份,在雲雀面前耀武揚威;同時,也能解決「後續的麻煩」。

  遺憾的是,事態發展不如人意,教宗雖弱,自己卻比他更弱。「最佳劇本」宣告失敗,「第二劇本」也在執行前付諸流水。

  只剩「最終劇本」。

  內容很簡單:「自己力竭後,讓眾人去拼命。」

  不是倚多為勝。就算教宗再弱,也不可能被門外顧問圍攻打倒,連菲爾曼都無法作為戰力,要上陣的,只有新世代的孩子們而已。

  這是荒謬的判斷。

  伊凡、黑田連行走都有困難,阿爾受到重傷,還能戰鬥的,只剩下瑛士與愛理。

  但也到極限了。

  先後經歷大戰,又與幹部中的頂級人物對決,連先前的勝利都有僥倖成份,不要說教宗,現在的他們,說不定連普通教徒都難以應付。

  即使如此,新世代依然有終結教宗的可能性。

  關鍵在晴葉身上--或者說,是「超活性化」。

  若在超活性化模式中,凝聚所有死氣之力,揮出最強的「極限太陽」。現在的教宗,不可能抵擋得了。

  只有兩個問題。

  一、晴葉是否願意親手殺人。

  二、無論結果成功與否,晴葉大概都會死。

  不管肉體多優秀,只要還是人類,就不可能無視「超活性化」的副作用。現在的晴葉已經到達極限,所以才會被迫退居後方,除非抱持必死的覺悟,否則她連再次發動「超活性化」都有障礙。

  要讓一個厭惡戰鬥的女孩,同時抱持「殺死敵人」與「殺死自己」的決心,為了眾人捨棄性命嗎?

  理性上,這是非常划算的交易。用一個還不成熟的守護者,交換兩名現役守護者、六名未來守護者,與門外顧問五十多名精銳的性命,外加葬送一名世界級公敵,完全不吃虧。

  能力上,擅長蠱惑人心的六道骸,也能夠憑藉三言兩語,使晴葉做好準備。他就是有讓人願意捨棄性命的獨特魅力。

  這是必要的代價。家族內部也沒人有怨言吧?

  零風險、高收益。毫無壞處。

  應該趁現在,把握「噬骸鴉」所爭取到的寶貴時間,想辦法說服晴葉去死。

  六道骸卻沒有行動。

  【這實在太蠢了......

  身為一名術士,絕不可以被情緒牽著走,但只有這件事,他沒辦法下定決心。

  曾經的「艾斯托拉涅歐事件」,讓六道骸唯獨對於「犧牲孩子」這件事,感到強烈牴觸。(註2)

  澤田綱吉當初以「保護新生代」為名,特意設立的情報分級制度,六道骸始終沒同意過,卻也不像過去那樣,對討厭的指令扯後腿,甚至在暗中加以維護。

  他跟澤田綱吉,只在一件事情上有共識。

  【大人的問題,憑什麼交給孩子們去背負?】

  這是他的底線,誰也不許越過。任何造成孩童不幸的渾球,都會被他以最兇惡的手段制裁,連屍體都不會剩下。從精神到物理層面,全部擊落地獄。

  所以晴葉不可以死,任何新生代都不行。

  可是,情況太嚴苛了。

  不讓晴葉出戰,就等於捨棄支援。「地獄之眼」跟「噬骸鴉」又都會對精神產生負擔,構成有形幻覺的能量逐漸不足,身影越來越淡薄,消失是遲早的事。

  這可不是消失之後,再造一個就好的小事情。

  沒有能夠附身的媒介,本體離此又有上千公里,想要憑空「投影」出有形幻覺,就算是六道骸,短時間內也辦不到。

  要是就這麼放過教宗,後果會非常嚴重。

  先不提教宗脫困後,有沒有能力對付現場所有人,光是「逃離此地」,就會造成巨大的後患--一個能隨意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殘酷怪物,就算是澤田綱吉,也無法對抗。

  失去了信眾、幹部與反攻計畫,教宗將再無顧慮,想必會不惜代價的進行復仇。如果他真的有心,別說暗殺家族全員,讓地球陷入毀滅都有可能。

  無論如何,得在這裡把他解決掉。

  菲爾曼似乎也察覺不對,立刻對身旁兩名副官下令:「......你們兩個,叫所有部隊散開,隨便什麼理由都可以,總之讓小子們滾遠一點,不准出現在我的視線內,更不准三人以上行動!」

  修納愣了一下,反射性地回嘴:「這不就是逃走嗎?」

  「蠢材,還沒看懂嗎?」菲爾曼皺起眉頭,以最快的速度解釋:「那傢伙出來之後,肯定會用『生命掠奪』開始獵殺你們這些笨蛋,想用性命資敵,也要看我同不同意!」

  新生代守護者姑且不論,五十多名門外顧問部隊,在教宗面前不過就是點心而已。即使修納再怎麼倔強,也不能否認,他們在場,只會拖累眾人。

  被迫接受指令,雷諾德與修納對望一眼。接著,修納一把抓起上司,不顧菲爾曼的咒罵,將他扛在肩上:「那麼,副官修納,即將執行逃走命令!」

  雷諾德則看著同樣無法動彈的晴葉等人:「要一起撤退嗎?」

  阿爾的臉色非常難看,他寧願死,也不允許自己被人扛著逃命,這是尊嚴問題。

  「人家跟小阿爾約好了,要是打輸就一起殉情,你們要努力逃跑喔。」說著聽不出是不是真心話的話,黑田表示拒絕,並補充:「活下來的話,把我跟小阿爾合葬吧。」

  「......我不能一個人逃走。」露出虛弱的微笑,晴葉舉起戴著拳套的手:「而且,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幫上忙的。」

  這句話說出口,現場的氣氛一變,連菲爾曼的怒罵都停了下來。

  當初的「試煉」結束後,為了準備反擊計畫,五名新生代都說明了自己的能力、弱點與風險。也就是說,菲爾曼和兩名副官,同時了解晴葉的暗示。

  「......那麼,祝各位武運昌隆。」暗暗咬牙的雷諾德,轉身向週邊部隊下達命令,一陣騷動後,所有人迅速消失在遠處。

  六道骸第二次發出嘆息,接著,將視線投向遠方,看著他原先所期待著,卻無法實行的的「第二劇本主角」。

  --那個,在最不妙的時間點,登場的英雄。

* * * * * * * * * *

  用「零地點突破」將丹米利歐完全冰封,輕放在地之後,炎空就不再動作,靜靜地站在一旁。連趕來的愛理、瑛士等人,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空中有一團屬性不明、滿懷惡意的死氣之炎,正與詭異的烏鴉群纏鬥;身旁的兩名夥伴正呼喚著自己;從屍體上流出的鮮血,染濕了他的上衣,在夜風中逐漸變冷。

  所有的感覺都相當清晰,但身體動彈不得。

  他不想動。

  曾經最敬仰,多次對他伸出援手,間接使他擁有力量的偉大男人,連一句解釋也沒有,就成為敵人,並失去了性命。

  而且,是在炎空的懷中,停止呼吸。

  這巨大的精神衝擊,讓他暫時陷入封閉。

  不過,造成衝擊的情緒,與眾人的推測,其實有微妙的不同。

  震驚、恐懼、憤怒等等--全都不存在。

  如果有那些激烈的負面情緒,就算身體再虛弱,他也不會呆呆站著,而是試圖攻擊空中的教宗吧。

  真正擊倒炎空的情緒,是「無力感」。

  【我終究......還是沒有趕上......

  即使是丹米利歐,最後也產生了錯判。

  在交戰前,炎空就已經察覺了,丹米利歐所隱藏的目的之一,是「求死」。

  在試煉中,兩名初代傳授了炎空「零地點突破」的技術。接著,以單方面的毆打,徹底磨練他的「直覺」。

  前者能讓他無視大多數死氣攻擊;後者才是變強的關鍵。

  將神經變得敏銳,使判斷更加準確,光是這樣,就足夠產生明顯的變化--能從丹米利歐的劍下生還,真正的關鍵,就是被大幅提升的觀察力。

  因此,炎空才在看見丹米利歐後,逐漸察覺他的「真心話」。

  臉上的殺意是演出來的;雖是全力攻擊,但不是期待勝利,而是期待被更強大的招式擊敗。

  他既不求勝,也不打算求生。

  殺了炎空也好,被炎空殺掉也罷,恐怕兩者都是丹米利歐的「目標」。

  缺少情報、也沒有足夠的經驗,雖然隱約察覺到狀況不對,但炎空無法藉此找出真相。所以在交手過程中,他將目標放在「生擒」。

  利用「零地點突破」,試圖封印對方的劍與炎。

  召喚「流星」,則是要無效化死氣波動,讓丹米利歐失去反擊能力。

  連最後的「銀河」,也是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砍中,那是炎空精心準備的欺敵計畫,而且幾乎獲得成功。

  可惜,實戰經驗的差距,讓他在最後遭遇失敗,被困在簡陋的冰牢當中,看著丹米利歐遠去。

  炎空當時的慌亂,並不是因為「戰敗」,而是他看見了,丹米利歐臉上的求死意志。

  單挑決戰,只有一人回來,若丹米利歐宣稱自己被殺了,不具備「超直感」的眾人,一定會相信,並以強烈的怒氣攻擊他吧。

  為了確實欺騙眾人,丹米利歐想必會認真反擊,那代表著,會有相當多的犧牲者出現。

  想到這一點,他就覺得手腳發冷。

  要說不幸中的大幸,就是困住自己的,是「零地點突破」吧。

  逆轉死氣所形成的冰晶,不會自然融化,而且難以破壞,是最強的枷鎖。但是,施術者可以藉著注入自己的炎,使冰晶恢復為死氣之炎,然後消散殆盡。

  沒有花費多少時間,炎空便重獲自由。

  問題是,該如何追上丹米利歐。

  體力與精神都消耗過度,炎空的飛行速度快不起來,作為遊隼的「流星」,這種時候也幫不上忙。

  雖然屬於知名猛禽,但遊隼不擅長直線飛行,賽跑甚至會輸給摩托車,想追上先走一步的丹米利歐,幾乎不可能。

  就算追上了,單靠「流星」也攔阻不了丹米利歐吧。

  正想著這些事,遠處便傳來巨大的能量衝擊。

  其中之一是丹米利歐的「憤怒之炎」,另外一個,是從未感受過的類型。

  而且,後者的能量強度,遠勝丹米利歐。

  察覺狀況不妙,炎空立刻讓「流星」高高飛起,下達「保護丹米利歐」指令後,拼命向主要戰場飛去。

  一路上,他不斷祈禱。

  祈禱自己可以趕上、祈禱「流星」即時擋下致命攻擊--雖然直線飛行速度不快,但遊隼的俯衝速度是世界第一,加上推進力最強的天空之炎,高空一擊無可挑剔。

  遺憾的是,雖然流星達成使命,攔下可怕攻擊,卻沒能守住丹米利歐。

  連心臟也受損的一擊,就算是晴葉也無法挽回。

  而且,丹米利歐最後的表情,是笑著的。

  沒有任何不甘、痛苦或埋怨,就像順利達成所有目標一樣,解脫的微笑。

  於是,炎空連憤怒與恨意,都無法宣洩。

  最後剩下的,只有無力感。

  炎空能通過試煉,是因為他「守護夥伴」的意志非常堅定,甚至得到歷代首領的一致認同。

  而丹米利歐,也在他的守護對象當中。

  即使是差點被殺的瞬間,炎空依然這麼認為。

  丹米利歐不是敵人,從來不是。

  所以,對他的死,才更不能接受。

  「可惡......」默默握緊拳頭,不甘心的感覺,逐漸充斥全身。

* * * * * * * * * *

  「這個白癡......」雖然很想揍人,卻怎麼也下不了手,愛理只能發出嘆息。

  「畢竟,少主他......」瑛士相當了解,自己的少主,到底有多景仰單米利歐,也就無法譴責。

  如果失去性命的,是獄寺隼人或山本武,瑛士與愛理的反應,恐怕會比炎空還失控。

  「那種蠢事,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想罵而已,不行嗎?」愛理沒好氣的說,接著抬頭看著空中的詭異戰況:「算了,幸好六道骸有絕招,不然我們連逃走都沒力氣。」

  「要是骸大人也無法對付,就得請愛理姊帶著少主逃走了呢。」

  「說得像是,你有辦法對付他?」愛理白了他一眼,她不相信瑛士還有足以戰鬥的力量。

  「雖然死氣之炎的確變弱了,但我有其他的戰鬥方式。」瑛士一邊說著,同時脫下外套。

  外套下面,是綁滿整個腰部,數十根細圓柱狀的炸彈。

  彷彿恐怖份子的裝束,據說是在「匣兵器時代」前,獄寺隼人的標準戰鬥模式,最崇拜父親的瑛士,當然不可能忘記這一招。

  不過--

  「超老氣的!」愛理用非常認真的表情吐槽:「而且炸彈很容易炸到自己吧?你平常都這樣穿?」

  「不,我平常不會帶著炸彈出門。」露出有些靦腆的笑容,瑛士說:「只是在基地倉庫找到,所以就拿來用......這場死鬥,我不希望留下任何遺憾。」

  說完這句話,兩人下意識地轉頭,望向炎空。

  也不知道是不是聽見這句話,炎空朝身旁的大樹揮了一拳,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反而是炎空自己踉蹌了兩步,差點摔倒。

  「小空!」

  「少主!」

  兩人連忙跑來,扶住炎空。

  「對不起......我現在......」低著頭,由於過度強烈的情感衝擊,炎空有些混亂的說:「明明說過要保護你們,卻沒有阻止丹米利歐哥,還把炎,用在沒意義的事情上面......

  「如果這句話是認真的,我才真的會生氣。」愛理一把抓住炎空的衣領,狠狠瞪著他:「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丹米利歐是不是敵人,但他救了我們的命。你保護他的身體,有哪裡錯了?」

  瑛士沉默片刻,才緩緩開口:「少主......如果,我在剛才的戰鬥中被殺害了,而伊凡卻為了保護我的屍體,讓敵人得以逃脫,您會責備伊凡嗎?」

  「這......當然不......」炎空當然明白瑛士的意思,看著兩人的表情,一陣遲疑後,他嘆了口氣:「對不起。」

  「蠢蛋是不可能在一兩天內就變聰明的,早就知道要幫你收很多爛攤子,也不用太自責。」鬆開抓住衣領的手,愛理的聲音,終於恢復認真:「重點是,我們都覺得你沒有做錯,然後,會全力幫助你。」

  「新彭哥列的家訓,『並肩作戰,共同解決困難』。」瑛士露出微笑。

  炎空非常感動,還沒能說出感謝的話,身體突然一陣顫慄。

  連瑛士與愛理,也同時察覺不對,三人同時轉頭,將視線集中在一處。

  一股異常感,正從空中的黑色火球,向外散出。

  既不是死氣之炎,也沒有殺傷力,若是一般人碰上,甚至不會有感覺。

  眾人卻很清楚,這是對方的反擊訊號。

  「是念力的波動......教宗也具備術士的天賦嗎?」黑田皺起小臉,喃喃的說:「不是用來製造幻覺,而是打算用這個來通知,或啟動什麼東西?」

  像要證明這件事似的,遠處的山林一陣混亂,出現幾十道不弱的死氣反應,同時伴隨火光與悲鳴。

  「不會吧......」連六道骸也為之傻眼。

  先前四散逃逸的教徒們,全部遭到「生命掠奪」。

  一道道燃盡生命而產生的死氣之炎,不斷飛向教宗,擊碎「噬骸鴉」,並融入夜之炎。

  普通教徒的力量,比之戰將等級,可以說十分微弱。但若只論「量」的話,五十多名教徒的總額,就絕不會比幹部差勁。

  其中,更有兩股死氣之炎,強度相當於幹部。

  看著炎飛來的方向,晴葉與愛理,臉色同時僵硬起來。

  接著,從大門敞開的訓練場中,一股異常龐大,彷彿近百道死氣之炎融合的彩色火柱,以驚人的威勢,將剩餘的「噬骸鴉」完全破壞,並徹底與教宗合為一體。

  空中的夜之炎,散發出前所未有的可怕氣息。

  阿爾用殺人般的目光,瞪著身旁一臉無辜的女孩。

  「人家想說,殺雜魚很無聊,先讓他們昏迷就好.......」黑田試圖辯解,但阿爾坎傑洛已經沒心情罵她。

  從夜之炎中走出,年紀與新生代相若,回到巔峰狀態的教宗,用睥睨的眼神,俯瞰眾人。

  「曾有個孩子宣言,今夜之後,世上再也沒有黑爾貝洛。」面無表情的年輕教宗,語氣中聽不出任何悲傷:「如今,世上真的沒有黑爾貝洛了。」

  「......姑且問一下,你是怎麼做到的?」噬骸鴉被全數消滅,身影變得相當淡薄,連「地獄之眼」都從手上滑落,目前的六道骸,只是個單純的幻影而已。

  就算這樣,仍要想辦法爭取時間。

  「只要體內被注入吾之血,即可將生命託付於吾。」沒有打算隱瞞,教宗很乾脆的說明。

  「......也就是說,你在他們的體內,或某些配件上動了手腳,只要發動念力,就能立刻殺光範圍內所有教徒,大幅強化自己嗎?」說完,連六道骸都沉下了臉。

  這意味著,他從一開始,就不曾將這個教團視為「戰力」,而是單純的「糧食」。

  如果游刃有餘,就裝出一副慈悲為懷的樣子;要是自己受到威脅,就毫不客氣的「使用」這些教徒。

  這是貨真價實的「邪惡」。

  「吾亦經歷過相當的掙扎,並非真正毫無情感。」教宗臉色不變,繼續說著:「一切都是為了世界的革新,若非汝等執意如此,教徒們又何苦犧牲?」

  「殺人殺的這麼輕鬆,還推卸責任嗎?」

  如果打算拖延時間,六道骸應該配合對方的說法,拉長對話時間。但罕見的怒氣,讓他選擇針鋒相對。

  毫無羞恥心的邪惡,讓他感到反胃。

  再說,幻影也差不多要消失了,拖延沒有意義。

  現在能做的,只剩下一件事情。

  阿爾坎傑洛無視重傷,站起身來,雙枴燃起最後的炎;黑田拾起「地獄之眼」後,額間出現血紅色的第三隻眼,那是以生命力交換能量的姿態。

  晴葉露出覺悟的神色;伊凡咬緊牙關,勉強開匣。

  較遠處的炎空、瑛士、愛理,連對望一眼也沒有,同時激發僅剩的力量,全速奔向戰場。

  門外顧問部隊早已撤離,僅存的霧之守護者,完全失去戰力。

  這是,只屬於新世代的戰場。

  看著包圍自己的七個孩子,教宗露出冷笑。

  「來吧......這是最後的掙扎了。」
















* * * * * * * * * *

註一、「現幻限獸」,是在原作後期出現的幻術奧義
是依靠威爾帝的儀器,並與弗蘭(或庫洛姆)合作,將幻覺加以實體化的招式
效果是「徹底撕碎對手」,連具備夜之炎的復仇者也能輕易打倒

由於時間過了二十五年,所以強化了六道骸的能力
他已經可以無須支援,獨力施放這招,並將效果加以升級
(本文中對「現幻限獸」的描述,比原作中強大很多)
(等級更高的「六無夢骸鴉」,因為本體不在,所以使不出來)

附帶一提,六道骸記憶中的「可以毫髮無傷的三人」
是「百慕達」、「葉卡」,「澤田綱吉」
(他們並沒有實際遭遇過這招,但六道骸判斷他們有能力脫身)
(川平則是規格外生物,不能當成敵人看待)

如果雲雀挨上了,雖然不至於被殺,但會受不輕的傷
即使如此,他對上六道骸,依然有勝算。

 * * *

註二、「艾斯托拉涅歐事件」:
由於艾斯托拉涅歐家族逐漸式微,為了爭取反撲機會
私下對幼童進行殘酷實驗,幾乎弄死所有孩子

六道骸是實驗中最完美的生還者,更獲得「六道輪迴之眼」
但因為實驗太殘酷、夥伴們幾乎全滅,讓骸充滿仇恨
最後殺光了該家族所有人,只有同樣作為實驗品的犬、千種留下

雖然骸表面上冷淡傲慢,實際上從沒放下這件事情
在遭遇復仇者,弗蘭卻無法提供支援的情況下
對於「把希望放在弟子身上的自己」感到厭惡,最後選擇自己硬拚

 * * *

裏設定:
要在偌大家族中,確保所有人都巧妙隱瞞各層級的情報
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新彭哥列作得到,除了團結與向心力外
更靠門外顧問嚴格取締,與六道骸的暗中出手

假如骸真的冷眼旁觀,這制度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崩壞。

1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SV】我老公落選了

【FGO漫畫】把上次的畫了一個段落了

[達人專欄] 【出包王女同人】平行宇宙的梨斗人生 第十四章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