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20-05-31 23:02

天刑夢者 第二十七大章 各種大解釋

作者:黑白郎君 劍無行

天刑夢者 第二十七大章 各種大解釋
1
  時間飛快的流逝著,轉眼間一天又平安的過去了,為期兩天的羽女文化祭也迎來了最後一天。
 
  「哈~」
 
  太陽從東邊伸起了一段時間後,市谷有咲從自家房間的床上醒來,她打了聲哈欠後便懶洋洋地從床上爬了起來,穿著綠色睡衣的她將放在一旁的手機放在衣服的口袋裡,接著將棉被摺好並放進壁櫥裡,之後走出房間,在走廊上走了一段時間後便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早安……什!?」
 
  有咲藉由樓梯自二樓來到一樓,接著往旁邊轉身,看到了一間拉門被打開,地上鋪著綠色的榻榻米,充滿日式風格的房間,接著她看到房間內有三個人影,尚未完全清醒的有咲下意識地打招呼,但當她看清這三人的真實身分後便瞬間清醒過來並露出驚訝不已的神情。
 
  「有咲已經醒來了嗎?」
 
  「早安啊!有咲!嚼嚼嚼~」
 
  「嚼嚼嚼~早上好!市谷小姐,嚼嚼嚼~」
 
  跪坐在地上,穿著白色長衣,背影面對著有咲的老奶奶微微轉頭並回應孫女一份慈祥的笑容,而跪坐在面對著大門的方向,穿著花咲川女子學院制服的戶山香澄則是將手中的碗筷放置在桌上並大力揮舞右手向有咲打招呼,隨後繼續拿起放在桌上的碗筷進食著,而身體側面面向大門,穿著奇特衣物的岳靈休咀嚼了一下嘴裡的食物後便將左手上的筷子放置在桌上並向著有咲大力揮手,隨後繼續拿起筷子繼續進食。
 
  「為什麼……」有咲似乎對出現在家裡的香澄與岳靈休感到十分意外……
 
  「香澄就算了,為什麼岳先生會來我家蹭飯啊!?」更正,讓有咲感到意外的只有岳靈休。
 
  「有咲,不可以對客人這麼沒禮貌。」老奶奶的神情稍稍了嚴肅起來。
 
  「沒關係啦~嚼嚼嚼~這個玉子燒真好吃!這手藝堪比旻月了!」岳靈休並不在意有咲的態度,反而一邊吃著食物一邊誇讚著老奶奶的手藝。
 
  「對吧對吧!嚼嚼嚼~奶奶的手藝真的很好!真想每天都吃!」雖然不認識岳靈休口中的旻月,但香澄還是一邊吃著老奶奶親手煮出的食物一邊附和著。
 
  「你幾乎每天都來了好嗎……」有咲語帶無力的吐槽著香澄。
 
  「……」看著兩人的互動,岳靈休突然停下了進食的動作,露出了像是欣慰卻又帶有一絲寂寞的笑容。
 
  「有咲,要一起來吃早餐嗎?」老奶奶微微轉頭向自己的孫女搭話。
 
  「我先做好盥洗再來……等等,差點被香澄給影響了,岳先生,你該不會是來這裡找我的吧?」差點接受現況的有咲一臉認真的詢問岳靈休。
 
  「是啊,看你還沒回覆我傳給你的訊息,就特地來這裡找你了。」
 
  「訊息……也太快了吧……那你通知沙綾了嗎?」有咲拿起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看了一下上面顯示的訊息後立即詢問岳靈休,對此對方表示:
 
  「我都有通知了,不過小沙綾比妳更早起床的樣子,也許她已經先到我說的地方了,如果妳跟她一樣想知道更詳細的狀況,等等就一起出門吧。」
 
  「我知道了。」
 
  「你們兩個在說甚麼啊?」香澄對於兩人的對話感到一頭霧水。
 
  「抱歉香澄,我沒辦法跟妳一起去羽女了,等等我要跟岳先生一起出門去某個地方,晚點我再跟沙綾一起過去那邊跟你們會合。」面對香澄的問題,有咲避而不答,她雙手合十並以十分認真的語氣做出道歉
 
  「沒關係的!我會跟里美琳她們知會一聲的,不過妳們兩個不要太趕喔,要是像上次一樣不小心跑太快而跌倒受傷就不好了。」香澄一臉擔憂的提醒著有咲。
 
  「會注意的,妳還是快點把飯吃一吃,別讓多惠她們等太久了。」
 
  「好!」
 
  之後,香澄很快的解決了碗裡的白飯,獨自一人離開了流星堂,而盥洗完畢的有咲也在這之後換上花咲川女子學院的制服,接著跟岳靈休一起出門了。
 
  很快的,他們來到了距離流星堂有些距離的公園,接著看到了坐在不遠處的長椅上,同樣穿著花咲川女子學院的制服,右腳上纏著繃帶的山吹沙綾。
 
  「你們兩個早啊。」沙綾面帶微笑的向兩人揮手打招呼。
 
  「早安啊!小沙綾。」岳靈休則是以充滿元氣的聲音回應沙綾。
 
  「抱歉,讓妳久等了。」有咲面帶歉意的對沙綾如此說道。
 
  「我也剛到而已,沒關係的,比起這個,你們兩個要不要先坐下來休息一下?」沙綾一邊說著一邊將放在一旁,看起來似乎裝了甚麼的紙袋拿起並放在自己的腿上。
 
  「好。」有咲率先在沙綾的身旁坐了下來。
 
  「應該很快就能說完,我站著就好。」雖然長椅上的空位還剩一個人的空位,但岳靈休還是選擇婉拒了沙綾的好意。
 
  「就跟我寫的一樣,事情大致上已經結束,妳們的處境已經安全,但以防萬一,那些保鑣還會跟著妳們一段時間。至於要告訴妳們的詳細情況,嗯……能講的東西蠻多的,比如說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歹徒原本的計畫,還有幕後黑手的身分以及事情是怎麼結束的過程……妳們對哪個環節比較有興趣?」
 
  「幕後黑手……也就是說那些綁匪的背後還有老大?」有咲從岳靈休的話中聽出了一些端倪。
 
  「正確來說,那些綁匪是所謂的雇傭兵,我說的幕後黑手指的是出錢請他們做事的人。」
 
  「我蠻好奇那些綁匪……不,那些雇傭兵原本是怎麼計畫綁架心同學的,可以先講講這部分嗎?」沙綾率先回應了岳靈休的問題。
 
  「說到這,就不得不稱讚妳了!」岳靈休笑著對沙綾:
 
  「多虧你有聽到那些歹徒的對話,不然的話可能會死很多人。」
 
  「……啊?」被稱讚的沙綾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我怎麼有種不祥的預感……」有咲則是對岳靈休的話感到不安。
 
  「他們打算在阿薰她們表演,會有很多人來看的時候對群眾發動攻擊,殺幾個無辜的人來造成恐慌,在群眾陷入混亂的時候趁機將阿心擄走。」
 
  「「……」」兩名少女聽到這邊時便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雖然對那群將視人命如草芥的惡徒來說是很好的方法,但在此之前有個不安定要素,那就是武功強到嚇死人的我。」
 
  「你為什麼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這麼丟臉的話啊……」有咲對岳靈休的話感到傻眼,而他則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並回應:
 
  「實話實說而已,雖然在原本時代的時候有一些比我還強的人,不過在這裡倒是沒遇見過。」
 
  「有比你還厲害的人?開玩笑的吧……」有咲一臉不敢置信地望著岳靈休。
 
  「當然有,比如說很愛到處找人打架的黑白鬥雞,或著滿嘴垃圾話的老頭……說遠了,」岳靈休繼續說著:
 
  「她們假意襲擊剛好在我身邊的丸山小姐,還說他們會不惜傷害無辜也想殺了丸山小姐……如果他口中的他們只想針對丸山小姐的話,帶她去人多的地方比較安全,至少他們會很難下手,但如果他們不惜為此傷及無辜,將事情鬧大的話,去人多的地方反而危險……對方故意讓我這麼想,避免我去人多的地方,包括學校的大禮堂,這樣我就不會阻饒他們的真正計劃了。」岳靈休敘述的時候,神情不只嚴肅,甚至還有一絲怒意,但之後他卻露出颯爽的笑容並說:
 
  「但也許是人在做天在看,不是遇到直覺好到嚇死人的阿菜,不然就是計劃剛好被小沙綾聽到,結果計劃剛開始就直接失敗了。」
 
  「他們就這麼確定心同學會去看薰的表演嗎?」沙綾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而對此岳靈休表示:
 
  「從綁架阿樂失敗那時開始,他們就開始調查阿心以及她身邊周遭的一切,雖然他們沒辦法徹底了解很常做出意外之舉的阿心,但至少能確定她一定會來看阿薰的表演……大致上就這樣了,接下來就來講講幕後黑手的身分好了,聽說這個幕後黑手非常有名,我想妳們應該都認識。」
 
  「別賣關子了,快點說吧。」有咲催促著岳靈休,於是對方立刻回答:
 
  「美國政府。」
 
  「「……啊?」」聽到岳靈休簡短的回應後,兩人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等等,我先確認一下……」率先回過神來的有咲一臉不安地說:
 
  「你說的美國政府是一個人名對吧?」
 
  「不是,我說的是一個名為美國的國家政府,他們就是所謂的幕後黑手。」
 
  「這也太扯了吧!怎麼一下子就變成了這麼誇張的事情啊!?這種小說才會出現的發展是怎樣啦!」有咲聽到岳靈休的回應後,忍不住做出了一連串激烈的吐槽。
 
  「也就是說,美國政府打算派雇傭兵綁架弦卷先生或著心同學,然後威脅他們交出時光機器嗎?」沙綾整理出了事情的脈絡,可是……
 
  「比這更加惡劣,他們真正想做的事情簡直可以用衣冠禽獸來形容。」岳靈休語帶不屑的說:
 
  「美國那邊的計劃是,從傭兵手上接手阿心後再將他們滅口,然後等到阿樂焦急的時候再跳出來裝正義的英雄,說他們及時從歹徒的手上救走了阿心,然後讓阿樂為了報答他們的恩情而將時光機器交給他們。」
 
  「這也太過分了吧?」個性溫柔體貼的沙綾聽到這邊時也不禁露出感到厭惡般的神情。
 
  「在江湖走跳的時候,難免會遇到一些比真小人還可惡的偽君子,看樣子每個時代都一樣,只不過這次不是甚麼江湖人士或著德高望重的世家,而是一國的高層……唉,開始懷念那個年輕苗王以及那個整天戴著面具的奇怪軍師了。」
 
  「你們是怎麼知道幕後黑手的身分以及他們的計劃的?」有咲對此感到好奇,但對方的回答卻是:
 
  「我也不知道。」
 
  「啊?甚麼意思?」
 
  「我也覺得奇怪,明明那群歹徒被我打到應該要睡很久才會醒來,但阿樂不知道用了甚麼方法從他們身上得到了幕後黑手的身分,正確來說,得知了買方的身分,接著再進一步推敲出幕後的主使者是美國政府。」
 
  「……那麼,你們是怎麼知道他們的計劃的?」有咲對岳靈休的話感到傻眼,但意識到無法再繼續追問下去的她直接將話題帶到下一階段。
 
  「阿樂說,依照他們經常表面上自栩正義,實際上都在暗地裡為自己謀利的特性猜測出來的,後來也證實他沒猜錯,我假裝成功綁架阿心的綁匪去跟他們交易的時候,他們還真的打算直接將我滅口,不只要求我方,也就是那群綁匪只能派一個人赴約,附近還埋伏了五個拿著……步槍的雜魚,不過這些人都被我打到半死不活就是了。」
 
  「原來如此……個頭啦!如果你說的沒錯的話,照理來說你遇到的都是些經過專業訓練的士兵吧?那些人最好那麼簡單就可以解決啦!騙我沒知識是不是?」有咲顯然不相信岳靈休的描述,可是……
 
  「他們的實力確實遠高於一般的武林人士,不過在我看來還算不上甚麼。想打敗我的話,他們還得派更多人,或著直接派出像黑白郎君或慕容老賊這種級別的高手才行。」岳靈休一臉正經的回應有咲。
 
  「……」有咲啞口無言了。
 
  「時光機器這麼重要的發明,就算被岳大哥打成重傷也不會輕易放棄吧?那你們又是怎麼解決的?」沙綾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這簡單,讓那群被我打成重傷後又被阿樂強行叫醒的人搭乘時光機器就行了。」
 
  「……為什麼這樣就解決了?」雖然有很多想說的話,但有咲決定忍住心中的衝動並如此問道。
 
  「實際上,除了我以外,對其他人而言,阿樂那邊發明出的時光機器並不如想像中的神奇方便,就算能穿越時空,但卻有諸多限制。他們使用了時光機器後,判斷出如果繼續跟阿樂作對,即便最後能成功,那時所要付出的慘痛代價跟這台時光機器相比非常不划算,所以就放棄了。」
 
  「難怪……不過你講這麼多真的沒問題嗎?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也好歹稍微掩飾或隨便帶過吧?我們又不會真的要你把事情都講的這麼清楚。」得知了眾多內幕的有咲反而感到不安,不過……
 
  「你們本來就有權利知道這麼多,而且不該詳細透露的事情我也沒講出來,沒關係啦!」岳靈休卻是對這些毫不在意般露出了豪邁的笑容。
 
  「只要我們別隨便亂講出去就沒問題了吧?」沙綾很輕易地接受了現狀。
 
  「唉……我會當作甚麼都沒聽到,甚麼都不知道的。」有咲則是以無奈的表情做出回應。
 
  「謝謝。」岳靈休面帶微笑向兩人道謝。
 
  「真正該道謝的應該是我們,不只救了我們還願意對我們說這麼多。謝謝你,岳大哥。」
 
  「謝謝你,岳先生。」
 
  沙綾、有咲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並做出了深深的一鞠躬。
 
  「不用這樣啦!快起來!」岳靈休急忙走向前方,但還沒伸手扶正她們的身體,她們便自行恢復了站立的狀態。
 
  「呼……」看到自行站立的兩人,岳靈休不禁鬆了口氣,接著他說:
 
  「那麼我就護送你們去找阿澄她們吧,不過你們不要走太快,不然像上次那樣跌倒就不好了。」
 
  「上次……跌倒?」沙綾對岳靈休的話感到不解。
 
  「岳先生,難道你誤會了甚麼?」有咲似乎知道些甚麼。
 
  「甚麼意思?」
 
  「不那樣說的話,我們要怎麼解釋沙綾的腳傷?」
 
  「啊……原來是這樣。」
 
  「你好歹也是當事人吧……真是的。」看著搞不清楚狀況的岳靈休,有咲不禁扶額搖頭。
2
  「阿休要跟我們一起逛文化祭嗎?」
 
  「我還有其他事情需要處理,就不奉陪了。」
 
  岳靈休將沙綾他們帶到香澄她們的身邊後,對方提出了邀請,而他選擇了拒絕。
 
  之後,岳靈休獨自來到了羽女校園內一處偏僻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這裡的某棵大樹不知為何從中間處斷裂,另外還有一棵大樹的表面因為不明原因而產生了龜裂狀的痕跡。
 
  在那些可憐的大樹附近有一張長椅,長椅上坐著穿著便服的白鷺千聖、丸山彩以及若宮伊芙,長椅的左右兩側各站立著穿著羽女制服的大和麻彌以及冰川日菜。
 
  「啊……」彩一看到岳靈休的身影後便像是感到尷尬般別開了視線。
 
  「來的好慢喔!阿休。」日菜則是對剛來的岳靈休發出了抱怨。
 
  「抱歉啦!我應該再走快一點的。」岳靈休則是笑著回應日菜。
 
  「其實現在也還沒到約定的時間就是了。」麻彌則是面帶苦笑的說著。
 
  「沒錯!阿休非常守時,已經可以成為獨當一面的武士了!」伊芙則是對岳靈休做出了鼓勵。
 
  「既然岳先生已經到了的話,那就快點進入正題吧,小彩,好好的把眼睛看向前方。」千聖則是催促著依舊在別開視線的彩。
 
  「唔……」彩聽了千聖的話後,有些緊張的將視線緩緩轉到岳靈休身上。
 
  「對不起!」當對方的視線已經轉向自己身上後,岳靈休立刻低頭道歉。
 
  「咦?為什麼?」岳靈休的舉動讓彩備感意外。
 
  「雖然對方的目標是阿心,總歸是因為我的緣故,」岳靈休說到這邊便抬起頭來並以堅定的語氣說:
 
  「才會讓丸山小姐遇上這種事情,我知道一句道歉並不能彌補一切,有甚麼我能做的,盡管說沒關係!這是我應該做的。」
 
  「不對,岳先生並沒有錯,我……」正當彩想說甚麼的時候。
 
  「對啊,都是岳先生的錯,小彩才會遇上這種事情,既然這樣的話,就請你現在立刻跪下來舔小彩的鞋子吧。」千聖露出了完美的笑容並說出聽起來非常可怕的話語。
 
  「啊……我認為自己可以做其他更有意義的事情。」愣了一下後,岳靈休一臉正經的回應千聖,可是……
 
  「這樣啊,剛剛岳先生明明說”有甚麼能做的,盡管說沒關係”,原來都是騙人的?不過也沒有人要求你一定這麼做,不想履行自己說出的話也沒關係的。」千聖的表情不變,但從其口中說出的話語卻是更加犀利。
 
  「我岳靈休一向說話算話!」岳靈休以下定決心般的表情面向彩並說:
 
  「那我就失禮了。」
 
  「等一下啦!我沒有要岳先生跪下來舔我的鞋子啦!」彩十分著急的勸阻著快要跪下來的岳靈休。
 
  「那真是太好……不對,那你希望我為你做甚麼事情?」差點將內心話說出來的岳靈休立即將話題轉了回來。
 
  「那個……」彩站了起來,隨後深深地低頭並說:
 
  「對不起!」
 
  「啊?為什麼要向我道歉?」彩的舉動讓岳靈休備感意外。
 
  「因為我做了對不起岳先生的事情。」彩抬起頭來並如此說道。
 
  「你是做了甚麼?」彩的話讓岳靈休感到一頭霧水,而對此對方則說:
 
  「老實說,昨天聽到小日菜的話後,即使知道對方是帶著其他目的對我說這種話,但還是覺得受到了很嚴重的打擊,總覺得自己整個人被否定了,覺得自己是不是不適合繼續當偶像?然後就有了一些不好的想法……」彩一臉消沉的說:
 
  「都是因為岳先生的錯,才會讓我遇到這種事情,都是岳先生的錯,才會讓我被罵的這麼難聽,都是因為岳先生,才會讓我被人否定……我開始產生了這些錯誤的想法。」
 
  「你這樣想是很正常的,沒必要為此感到愧疚與自責。」即便被當面責備,岳靈休依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鼓勵對方。
 
  「不!明明岳先生在第一時間救了我,我卻還對你這麼想,這樣是不行的!不管是作為偶像還是做為人都是很失格的事情!」彩語氣強硬的回應了岳靈休後繼續說:
 
  「查覺到錯誤的我的心情變得更加低落,甚至一回家後就直接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那個時候的小彩真的很嚇人呢,一打開房間的門就看到她哭到眼睛都腫起來了。」
 
  「真是的!不是說好不要說出來了嗎?小日菜!」被日菜揭發的彩氣急敗壞的說著。
 
  「那個時候我們真的很擔心小彩呢。一直說著自己是花瓶,自己不該繼續當偶像這種一點都不像小彩的喪氣話。」千聖立刻在旁邊補刀。
 
  「別……別再說了啦,小千聖……這樣讓人覺得很羞恥誒……」彩對於千聖的話感到不好意思。
 
  「那時候雖然跟彩小姐一樣,覺得將一切怪罪在阿休的心態很不應該,但我們絕不認為能夠替他人帶來勇氣與夢想的小彩是花瓶偶像!那個歹徒有違武士道的精神,應該對他進行天罰!」伊芙一臉憤慨的說著。
 
  「我們都認為在受到巨大挫折的時候還能不畏風雨的彩小姐是非常厲害的偶像,正因如此,彩小姐才能走出家裡出現在這裡。」麻彌也一臉認真的稱讚彩。
 
  「那……那些都是因為有大家的鼓勵,如果你們當初沒有跑來我家安慰我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彩急忙說道,順帶一提,雖然感到不好意思,但眾人的鼓勵也讓她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這樣聽起來,丸山小姐遠比外表看起來還強大許多呢!。」因眾人的話而有所感動的岳靈休大力誇讚著彩。
 
  「我……我才不強大呢……被歹徒襲擊的時候,我也甚麼都做不到,就只能站在原地著等待他人的救援。」
 
  「不,所謂的強大可不單只是像我一樣武功高強而已,堅強的內心、能帶給他人正面影響的身影,這些都是非常強大的力量。」
 
  「沒錯!這些才是武士道真正追求的強大!」伊芙也深有所感地說著。
 
  「哈哈!阿休跟小伊芙都好有趣,簡直是嚕到不行!」日菜聽了兩人的話後則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想法。
 
  「這……這樣啊……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呢……」
 
  「如果能改善吃螺絲或忘詞的情況就更好了呢。」
 
  「嗚嗚……讓我感動一下也不行嗎小千聖……」
 
  「總之彩小姐能順利向岳先生道歉就好。」
 
  「咦?不是要我向丸山小姐道歉嗎?」岳靈休聽到麻彌的話後感到相當不解。
 
  「「咦?」」除了日菜以外,其他人也對岳靈休的話感到相當奇怪。
 
  「小日菜,你有好好傳話嗎?」千聖立即向日菜如此問道,對此她的回答是:
 
  「有啊!我有叫阿休今天一定要來這裡找小彩,然後他就告訴我他本來就有這個打算去找小彩了。」
 
  「怎麼說呢……真像日菜小姐會做的事情。」麻彌聽了日菜的話後不禁有此感慨。
 
  「反正彼此將話說開就好,這種小事就不用在意啦!」岳靈休並不怎麼在意這種事情就是了。
 
  「那個……其實不只要對這件事情道歉……」
 
  「「……」」聽了彩的話後,眾人不禁將視線轉向她。
 
  「老實說,一開始還沒認識岳先生的時候,因為小日菜表現的很高興的樣子,我還以為你是被紗夜小姐承認的好長輩兼小日菜的男朋友……」彩說到後面時露出了感到羞恥的表情,說話的時候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小聲。
 
  「「……」」眾少女對彩的話感到無言以對。
 
  「原來還沒現面的時候我就這麼有魅力啊?早知道就該蒙面出現在你們面前了。」岳靈休則是以開玩笑般地語氣如此說道。
 
  「哈哈!小彩還是一如既往的有趣呢!不過阿休的女朋友嗎……聽起來好像挺嚕的!那從今天開始就跟阿休交往吧!」
 
  「「咦!?」」
 
  日菜情緒高漲的提出了驚天動地的想法,既為驚天動地,自然驚動了在場的少女們。
 
  「這可不行喔。」比天地更為強大的岳靈休則是神情嚴肅,語重心長的說著:
 
  「這種話可不能隨便對其他人說,要對自己真正喜歡的人說才行。」
 
  「我覺得自己挺喜歡阿休的,這樣也不行嗎?」
 
  「當然不行,我說的喜歡又不是這種喜歡。還有,以後要挑交往對象的時候,眼睛要放亮一點,知道嗎?」
 
  「知道了!」日菜很輕易的改變了自己的想法,至於有沒有將話聽進去,這只有本人才知道了。
 
  「呼~」一旁的千聖則是輕撫胸口並表現出感到安心的模樣。
 
  「明明以前沒甚麼感覺……突然覺得岳先生是個值得信賴的好長輩了。」彩則以帶著一半訝異、一半敬佩的眼神望向岳靈休。
 
  「多講的,我本來就是一個好長輩。話說回來,有需要我替妳做甚麼事情嗎?」
 
  「咦……不,不用啦!岳先生都救了我一命了,這樣我就很感激了。」
 
  「不行,我一定要做些甚麼才行……不然這樣好了,我請妳們吃東西,但先說好,我不會讓妳們吃太多的。」
 
  「這……這樣啊……」雖說並沒有希望對方請客,但對方的發言還是讓彩的心情感到些許微妙,直到……
 
  「如果讓妳們吃太多,導致妳們身材走樣,重創妳們的演藝生涯可就不好了!」
 
  「岳……岳先生……」彩心中的微妙盡數化為感激。
 
  「沒問題的!我不管吃多少都不會變胖!」日菜再度說出了驚人發言。
 
  「「……」」其餘少女望向日菜的眼神多了一絲忌妒與羨慕。
 
  「就連我們也請……這樣可以嗎?」千聖覺得岳靈休的提案有些不妥,不過……
 
  「請一個跟請五個也是請,妳們剛好都在這裡,那就一次請個夠吧!」
 
  「不愧是阿休!多麼武士道的發言!那就拜託你了!」伊芙率先接受了岳靈休的想法。
 
  「這樣也能算武士道嗎……那麼就拜託岳先生了,不過我不會讓你全請的。」麻彌則是對岳靈休如此說道。
 
  「不用跟我客氣啦!那麼,我們就出發,一起大吃大喝吧!誒!誒!喔!」
 
  「「喔!」」
 
  就這樣,岳靈休再度正式參加了羽女的文化祭。
~~~~~~~~~~~~~~~~~~~
差點就被懶癌打了,總之我更新啦!

這章就各種對話來解釋劇情的說0.0

這邊說一下,關於美國政府的部分......上述打的那些不知道O不OK,雖說之後應該也沒甚麼出場機會就是了......大概0.0

所謂的各種大解釋,除了解釋一些沒有演出的黑幕外還有彩彩的自爆XD

在這裡說一下,我不是彩黑,真的,請大家相信我,不然我會被劈死的><

黑白郎君我想應該很多人都認識,至於那個滿嘴垃圾話的老頭......反正只要知道金光有這號人物就好,說句題外話,那老頭真的強到很誇張0.0

最後,請讓我說句......可憐哪,一呼零應的AG團長

3

1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華麗的蒼少女02 來自船場的千金與她的召喚獸 02-3

紙模 距離六月結算日還剩1天

[達人專欄] 幼女夏娃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