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6-04 14:54

《大杜王國編年史:Kingdom of Middag》第一章(V)

作者:第五文明人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瑪德琳伸出不停顫抖的纖細玉指。

 輕輕貼在穿透幾縷光線的木板上,稍微推開一道隙縫向外查看。

 確認四周無人之後,小心翼翼將作為掩蔽入口處的隔板挪開。

 但她並沒有馬上跳離洞口。

 瑪德琳嘗試屏住慌亂氣息。十指緊緊相扣,放在砰砰亂跳的酥胸前方。

 儘管生於困苦的務農部落,學問僅有書寫自己姓名程度的瑪德琳,內心知道這般臨時抱佛腳,根本談不及虔誠的禱告,無法引發神明的惻隱悲憐。

 但她還是拚命乞求神明,一定要保佑那位小小主人的安危。

 再度睜開略感暈眩的濕潤眼眸,瑪德琳緩緩吐了口混雜啜泣的哭音。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

 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要一走了之。

 只要閉上雙眼遮住耳朵,埋頭往秘道深處奔跑,立即便能逃離這座碉堡。

 然後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靜候心儀對象的歸來,展開屬於小倆口的新生活。

 雖然相互理解的過程可能些許困難,但瑪德琳有自信能說服對方放下執念。

 沒錯,就算逃跑了,也沒人會怪罪自己。

 瑪德琳……正值花樣年華的瑪德琳‧黛安‧貝爾,不過就是這座碉堡眾多貌美的奴僕中,最不怎麼顯眼的一位普通女僕。

 根本沒理由替毫無血緣關係的僱主子嗣,葬送尚有無限可能的寶貴未來。

 可是……可是……

 為什麼?

 瑪德琳觸摸灼熱的食道,最後停在胃部的位置,稍微出力的壓了幾下。

 在這個地方,有股不斷鼓譟自己動起雙腳的力量,綿綿不絕的湧現。

 又為什麼?

 腦海只要浮現那張天真無邪的可愛笑臉,眼眶便會不由自主地滑落水珠?

 所以,到底是為什麼……

 我會對萌生出獨自逃亡想法的自己,丟臉到無地自容的潸然落淚呢?
 

 「所以,我到底該怎麼辦啊……唔、唔嗚嗚……」


 佈滿紅腫抓痕的手臂拄著地面。

 原本就不怎麼起眼的五官,受到壓抑以久的情緒爆發,全部爛皺成一團。

 哭花臉的短髮少女,將頭埋進雙膝,依靠在牆邊無助地啜泣。

 內心多麼渴望有人會走過來,拍拍自己的肩膀加油打氣,不……即便是一句「未免太沒用了吧!」的責罵,肯定也能讓瑪德琳破涕為笑。

 可是,那些時常對自己擺出無奈且關愛目光的家人們,都不復存在了。

 彷彿圍繞在瑪德琳身旁,一個又一個的熟悉身影依序崩解。

 十分能幹的艾米,幽默風趣的杜爾諾,總是神秘兮兮的萊傑。

 大姊頭氣勢的艾莉莎,容易害羞的羅伯特,還有老愛口是心非的安妮……

 最後,甚至連女僕長,碉堡女主人的身影都相繼消散,化作黑暗中一抹微微釋放光芒的金沙。

 儘管著急伸出雙手仍來不及把握。

 撲空的短髮少女,重重摔在空無一人的冰冷地板。

 「拜託……拜託……誰都好……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呀……不要……」

 彎起再也無力站起的雙腳,緊緊抱住。

 自我切斷一切知覺,陷入什麼都不想思考的黑暗空間。

 受夠這永不見天日的黑暗。就算被譏笑逃避也罷,自己再也不想睜開眼睛。


 (真是……拿妳沒辦法呢。)


 此時,一陣溫暖的微風輕輕拂過少女的臉頰。

 她睜開眼,看見一朵紫色杜鵑花,靜靜躺在自己的面前。

 「這是……」

 她趕緊拭去被淚水暈花的眼線。

 撿起來,接著露出令人倍感窩心的由衷笑容。

 「紫色杜鵑花呀……」

 盯著這朵經重物擠壓製成的花藝品,回憶起那天充滿驚喜的夜晚。

 或許是因為目睹了那場人倫悲劇,個性變得異常懼生的瑪德琳,自從牽著夫人的手來到這座碉堡以後,不論是業務層面或私底下的交流,瑪德琳都不曾與任何人交談過。

 即便是那位向人蛇集團出高價買下,卻一次也不曾將自己視為奴隸使喚的夫人,瑪德琳也只有在服侍時的幾句制式問候,對夫人提出的閒聊一概沉默回應。

 當然,女僕之中也有人對瑪德琳的冒犯行為大感不快。

 好比那位滿嘴大姊頭口吻的艾莉莎。

 但在幾次夫人不斷用十分俏皮的語調,拜託女僕們多多體諒,再給瑪德琳一些適應時間的協調之後,縱然內心依舊不滿,女僕們仍乖乖點頭表示配合。

 然而,知道再這麼下去,瑪德琳肯定會被趕出碉堡的夫人,為了防止惡況繼續劣化,找來了女僕長連夜商議。

 女僕長曾經不以為意地向夫人提出不解疑惑。

 「為何要對一個桀驁不馴的小女僕如此用心?」

 夫人則笑著回應,不論是誰,什麼身分,凡生活在碉堡都是我的家人。

 於此,女僕長便不再過問,每夜都準時報到夫人的臥房,一同想方設法。

 只是,絞盡腦汁用透各種方法,包含間接製造機會或乾脆明擺著舉辦宴會。

 瑪德琳始終以公事為由,或稍微露個臉就消失不見,來敷衍所有交際場合。

 於是到了某天────

 正愁沒有新靈感的夫人跟女僕長,恰巧在廊道遇見了手拿紫色花朵,活像是麻雀般開開心心跳來跳去的小主人。

 當女僕長準備斥責小主人的行徑缺乏淑女素養時,身旁的夫人突然拍腿大喊。

 還在糾結到底該糾正小主人還是夫人的女僕長,被對方瞬間湊上來的臉蛋嚇得差點靈魂出竅。夫人只丟下幾句命令,便甩頭趕往各女僕及執事的寢室奔走。

 時間來到了傍晚。

 剛結束一天工作的瑪德琳回到寢室,看了眼附近兩張空床。

 這個時間是女僕依序盥洗的時刻。

 有些人會去上層的交誼廳,找同樣身為奴僕,負責較粗重業務的執事談天。

 有些則受夠一整天的戶外工作,只想待在優閒小空間跟室友閒聊幾句八卦。

 總之,本該在聊天的兩位同事,此時卻反常地不見蹤影。

 內心感到些許狐疑,但瑪德琳倒覺得不壞,甚至鬆了口氣。

 雖然不討厭兩位同事,不過瑪德琳習慣在睡前看書的雅興,經常被彷彿無底洞似的八卦話題打斷思慮。

 畢竟對方是兩個人,感到叨擾的只有自己。
 
 團體生活若不服從多數的話,遭受排擠的下場倒也不是什麼稀奇結果。

 所以,這麼說或許不盡人情,但那兩人不在,實在是太好了。

 懷著這份勾起淺淺笑容的愉悅,正要打開書本的瑪德琳,卻被眼前嘎然作響的門扉吸引住目光。推開的房門沒有任何動靜,不禁讓瑪德琳放下書本起身查看。

 忽然,穿過身旁的小旋風,在瑪德琳注意到時,雙手已經抱走自己的書本往走廊逃跑。

 瑪德琳知道那傢伙是這座碉堡的小壞蛋,儘管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都十分喜愛她。

 瑪德琳趕緊拔腿追趕,途中不忘叫喊眼前調皮身影的稱謂,要她別再跑了。

 終於,在一座花園的前方,瑪德琳粗魯地抓住了不斷擺動懸空小腳的惡魔。

 眼看兩旁無人,打算偷偷教訓手中的小惡魔時,四周突然乍響微量爆破的響音。瑪德琳循著聲音回望,看見碉堡內所有的女僕、執事以及女僕長和女主人,紛紛從花園走了出來。

 他們邊鼓掌,邊抬起藏在花草堆的桌椅,身兼廚師職位的執事,則順應氣氛推出一台又一台令人垂涎三尺的佳餚。

 全部擺定位之後,由夫人帶頭喊倒數口號,一齊向瑪德琳喊出生日祝福。

 滿頭問號的瑪德琳生硬的指了指自己。

 女僕長則代為解答,礙於追查不到瑪德琳的真實生日,於是提議改以「第一天踏入碉堡」的日子代替。

 接著夫人朝瑪德琳露出調皮的抱歉笑容。

 「不好意思呢,擅自改了妳的生日,不要生氣哦。」

 旋即,身邊的女僕都湊了上來,拉住她的衣袖前進。

 「這次可不能讓妳逃跑哦!」

 「喂!這可是夫人的好意,最好給老娘識相點!」
 
 「吼!艾莉莎真是的!就是因為那種口氣,才嚇得瑪德琳不敢親近我們啦!」

 「咦、咦?!老娘的錯嗎?」

 拍了拍掌心,要大家注意自己的女僕長清咳嗓門。

 「瑪德琳,在接受眾人祝福之前,有位小嘉賓,希望能親手送禮物給妳。」

 ……小嘉賓?

 此時,注意到手邊被人輕輕扯了幾下。

 看著那雙水汪汪大眼,挑起柳眉的瑪德琳,從小惡魔手中接回自己的書本。

 這……要我翻開的意思嗎?

 只見對方率性的點點頭,瑪德琳不疑有他的翻開書本。

 直到夾了朵紫色杜鵑乾燥花的扉頁,瑪德琳不禁濕紅了眼眶。

 哭得無法自己的瑪德琳,微微聽見耳邊傳來,不善咬字的溫柔語調。

 「瑪德琳~喜歡紫色花花嗎?我們有很多哦,人家可以每天都摘一朵給妳哦~所以,多多陪人家聊天好嗎?瑪德琳姐姐~」

 紫色杜鵑花,是亡母跟自己最喜歡的花,也是乘載美好回憶的容器。

 照道理講,這種深藏內心的秘密,不可能被任何人知曉,除了……

 瑪德琳抬起朦朧的視野,看向朝自己眨眨眼角的夫人。

 ……謝謝妳……夫人……謝謝妳……

 「從今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囉,所以……別再排斥我們了,好嗎?」

 是的……夫人……謝謝妳……

 從那天起,瑪達琳回到了最先開始的樂觀外向,時而犯錯時而弄巧成拙的工作表現,總能讓耳目一新的同事們,感到無奈且稍微同情的好笑。

 就連一向脾氣溫和的女僕長,也漸漸變成整天追著瑪德琳痛罵的嚴厲導師。

 但即便如此,瑪德琳仍是開開心心的生活在這座碉堡。

 更沒有人知道,始終藏在瑪德琳的女僕服內口袋,那朵早已脆裂的乾燥花朵。
 

 (既然想起來了,還在摸什麼魚!還不趕快動起來,保護萊兒小姐!)


 不論過了多少年霜,嗓門依舊宏亮過頭的女低音,於頭頂炸了開來。

 瑪德琳抬起頭,是再熟悉不過中年婦女身影。

 (真是的,小瑪怎麼都改不掉懶惰的個性呢?這樣不行哦!)

 (拜託,不要再讓大家擔心了,老娘可不想走得不乾不脆啊!)

 再轉過頭───分別是綁著雙馬尾,舉止相當溫雅的女僕。

 還有留著一頭酒紅長髮,蓋住半邊臉的高挑女僕,雙手盤胸看著自己。

 「艾米,艾莉莎……」

 (哼,所以我不說過了嗎?瑪德琳沒有我,肯定做不了事情!)

 (別、別這麼說……瑪、瑪德琳可是、是我見過最、最堅強的女性喔……)

 (沒錯沒錯!能夠打槍我數百次追求的女人,豈是簡單貨色?嘛哈哈哈!)

 (……認同。)

 「安妮,羅伯特,杜爾諾,萊傑……你們……」

 看著相繼遠去的家人紛紛現身。

 瑪德琳揉揉腫脹的雙眼,終於鼓起勇氣站直雙腳。

 (是啊……瑪德琳是最堅強的女孩了。)

 忽然,一把撥動心弦的優美聲調,瞬間讓瑪德琳又哭紅了鼻子。

 哭得就像走失的小孩子終於找到媽媽。

 瑪德琳雙手摀住皺花花的臉蛋,緩步走向那位面露俏皮笑容的優雅女性。

 「夫人!巴布拉夫人────!!」
 
 (哎呀,真是的,怎麼又哭了呢?)

 夫人從口袋取出一條手帕。

 正要替瑪德琳擦拭時,卻突然想起什麼而作罷。

 (抱歉呢,我忘記已經碰不到妳了。)

 「沒關係的,夫人……沒關係的……」

 雖然碰不到,但由頭頂幾根飄然舞動的髮絲來看,大概是想安慰瑪德琳吧。

 (真的,真的很對不起呢,瑪德琳。)

 夫人輕撫著自己的臉蛋。

 宛若午後坐在花園,吹過帶有淡淡花香的舒服微風。

 瑪德琳說不出話來,只能邊啜泣邊使勁地搖頭。

 (是嗎……真的是很溫柔的孩子呢。)

 輕輕依偎在夫人的懷裡──雖然感受不到實體接觸──瑪德琳下定決心似的抬起不再混濁的清澈眼眸。

 「對不起,夫人。我真的很想多待一秒,但還有最後一件工作必須處理!」

 握起不再發抖,找回溫度的拳頭,瑪德琳使勁拍打幾下臉頰。

 聽見瑪德琳重新拾起積極振奮的精神語氣,身旁友人無不綻放安心微笑。

 (嗯,沒問題,但是答應我,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哦!)

 逐漸遠離眾人視線的短髮少女,踩進已是滿目瘡痍的交誼大廳。

 她在門口處停了下來。

 大概只猶豫一個呼吸的時間。

 瑪德琳擺出以往的開朗笑容,轉過身。

 「絕~對,絕對沒問題啦!你們根本不要擔心我呦~所以……所以……」

 一時的情緒高漲迫使臉蛋又皺成一團的少女,像是要把什麼煩惱甩出頭似的氣勢,猛然遙頭。

 再抬起頭來,卻是用手指硬是拉開兩邊嘴角,做出讓友人們噗哧一笑的難看微笑。

 「大家,放心的走吧!永別了!一定要保重哦!!」

 所以,我到底該怎麼辦?

 答案還不明顯嗎?

 我要救出這世上唯一的家人!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呢?

 目送朝氣蓬勃的短髮少女離去,友人們相互點頭,接著走進深不見底的秘道。

 中年婦女拍了拍裝扮高雅的女士。

 (放心吧,雖然老是一副笑兮兮的不可靠模樣,但那死纏爛打的頑固個性,連身為女僕長的我,都畏懼三分呢。)

 (是呀……曾幾何時,已經變成相當可靠的淑女了呢。呵呵────走吧。)

 微風吹拂過境的幽暗通道,發出空蕩蕩的徘徊鳴音。

 猶如一開始就什麼都不存在的空間,唯獨留下淡淡的花香。

 ●

2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蓬鬆生活》- 好想要一個喔!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9.賢者,加爾默羅

梵蒂岡與共濟會之間的秘密!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