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6-30 17:06

Fate/Entertaining Cruise Ship ~ 豪華遊輪 七天七夜的慢活聖杯戰爭之旅~

作者:麥斯


聖杯戰爭
 
光看字面就能大致猜出——這是一個解釋起來會很麻煩的詞彙。
 
『問妳們呦,妳們有沒有聽過「聖杯戰爭」這個東東呀?』
 
『有、有!聽說過聽說過!那個超讚的耶,聖杯戰爭~~』
 
『啊,這孩子不行。這絕對是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卻還想在我們面前裝懂的反應啦。』
 
『呀哈哈哈,超遜~~』
 
讓我們假設有一群青春活潑的女高中生,放學後相約來到家庭餐廳,坐下來各點了一杯飲料,開始將最近在網路上看到的搞笑話題挑出來閒話家常。
 
妳身為這群女高中生的一份子,雖然從外表和談吐看不出來,但妳私底下其實是一位『業餘聖杯戰爭愛好者』,在聖杯戰爭的專屬討論版上甚至還享有『聖杯戰爭達人通!』的美名。
 
妳咬著吸管,裝作是在專心滑自己的手機,事實上卻是豎起耳朵,仔細偷聽朋友們的一言一行。聽了一會,妳發現朋友們根本就對所謂的『聖杯戰爭』一無所知。妳在心中放聲嘲笑她們的稀薄知識量,同時也開始暗自盤算:
 
(我該怎麼向她們解釋何謂『聖杯戰爭』,才會顯得我超厲害,又不至於像是個賣弄知識的臭三八咧?)
 
是的。讀到這裡,我們會為妳介紹下列幾種選項。
 
第一種選項,妳可以跟她們說:
 
「『聖杯戰爭』就是一種圍繞著『聖杯』展開,由七名『Master』召喚出七名『Servant』,透過消耗『魔力』與『令咒』所展開的一場生死對決——」
 
好,OUT。
 
這裡有個很明顯的問題點:妳,使用的專有名詞太多了。
 
妳要知道,妳的對手不是平常在網路上尬聊的那些知識宅,而是點了杯飲料就想大搖大擺地佔用店家一小時座位的超厚臉皮機掰女。這種人在聽到妳搬出第二或第三個專有名詞的時候,轉眼間就會失去繼續聆聽下去的耐心了。
 
為了解釋一個專有名詞,妳居然還得搬出五六個外行人聽不懂的專有名詞,這種不切實際的做法絕對有損妳那『聖杯戰爭達人通!』的威名。
 
所以,接下來我們會為妳介紹第二種選項:
 
「聖杯戰爭,是一種可以召喚出『英靈』替你作戰的團隊競技哦!」
 
沒錯,英靈召喚。
 
不用多說,這肯定是聖杯戰爭的最大賣點之一。將刻劃在歷史或傳說中的偉人收作自己的忠僕,一心一意地侍奉自己,這想必能打中妳那些朋友的少女心。
 
「不管是亞歷山大大帝、拿破崙還是都敏俊,只要是妳能想到的好男人,都能讓妳當成狗一樣盡情使喚哦!超心動的對吧?」
 
將對方會感興趣的關鍵字放入介紹內容中,挑逗她們那見不得人的黑色欲望,非常完美。但是這邊有個問題:妳的介紹未免與聖杯戰爭的實際情形相差太遠了。
 
作為一位業餘聖杯戰爭愛好者,妳當然不會忘記:
 
訂下計劃要召喚出哪一位英靈,跟實際上召喚出來的是哪一位英靈,根本是兩回事。沒錯,Master沒辦法隨心所欲地召喚出想要的英靈,這裡頭還包含了一些運氣成分。
 
想想看,她們心想肯定能見到跨越400年時光專程飛來與自己相戀的英俊外星人,結果卻召喚出腸肥腦滿的大鬍子董卓,這簡直是慘絕人寰的詐欺。
 
為了避免在聖杯戰爭結束後被妳的知心友人告上法庭,還得忍受她們透過各自的交友圈散播各種毀謗妳的謠言,妳可能得試試我們所提供的第三種方法:
 
「那、那個啊,其實聖杯戰爭的門檻並沒有那麼低呦?」
 
只講她們會感興趣的重點,但同時也要暗示,聖杯戰爭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參加的。
 
「先不談主辦方究竟要滿足哪些超刁難人的要件……就連參賽者也是由聖杯親自挑選,會從符合資質的魔術師中挑選出7名Master。像我們這種沒有家系、隨處可見的平凡女孩子實在有點……」
 
就像這樣。
 
——如果,她們表示不管怎樣都非想參戰不可?
 
這時,妳可以猛然站起,抬手將店家提供的桌子連同桌面上的飲料一同翻倒,指著她們像這樣大聲叫罵:
 
「討、討厭啦,都跟妳們講這麼多了,怎麼還是不懂聖杯戰爭到底是什麼啦!所以我就說要和外行人解釋實在超麻煩的!講『職階』妳也不懂,講『寶具』妳也不懂,這樣我到底要怎麼跟妳們聊下去啦!不管了!今天我一定要從Servant的召喚開始講,妳們全都給人家坐下來聽辣辣辣~~!」
 
這樣她們就會驚覺妳原來是個深藏不露的偏激宅,並與妳永久斷絕來往了。
 
 
——摘自冥冥書房《JK流!妳不可不知道的100種聖杯戰爭入門介紹》
 
 
對了。
 
這本書,還有上述的情境舉例,和我們接下來要說的故事沒有半點關係。
 
 

 
 
崔維斯‧克羅迪吞了吞口水,緊張兮兮地盯著眼前的『畫作』。
 
在這約6坪大的套房中,通往外部走廊的房門已經上鎖,面向戶外的方框窗戶也已經拉上窗簾,從室內完全看不到外部的情況,反過來就是說從戶外也同樣看不見裡面的情況。
 
——當然,考慮到窗外的環境,外頭會有人窺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這只是以防萬一。
 
如此規模的房間足以讓一家四口進行簡單的生活起居,但整間套房除了一張被推擠到牆壁角落的雙人床以外,便見不著其他的寢具。也就是說,這是將四人房等級的空間提供給僅僅二人居住,論起房型至少也是高級套房以上的等級吧。
 
至於那張雙人床為何會被推擠到牆壁角落?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在正半趴在地板上的崔維斯‧克羅迪眼前。
 
很遺憾,這人並不是莫名通曉冷僻知識的女高中生,只是個衣冠楚楚、身形高瘦的20來歲有為青年。平時意氣風發的一對劍眉此時正揪個死緊,有稜有角的方臉上寫滿了擔憂。他的視線不停地在兩個位置來回,其中一個是被放置在左手旁,寫滿了密密麻麻文字的手冊。
 
另一個,則是佔據了客房地板的大半空間,害原先放在那的家具被推到角落旁,只能用『邪惡』、『怪誕』等詞彙來形容的奇特圖樣。
 
之所以會給人這種不祥印象,主因是構成圖樣的『顏料』明顯很有問題。那種黏答答、莫名有種蜂蜜般甜膩感的暗沉紅色,毫無疑問曾是某種生物的鮮血吧。雖然圖樣是崔維斯自己畫的,但血液卻不是崔維斯自己準備的,因此他並不曉得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的血。看著眼前這副詭譎的景象,崔維斯只希望血的來源——他認為應該不是人類——能夠好好安息。
 
(雖然聽他們說,也能選擇使用水銀來畫魔法陣……)
 
但是,水銀的話,在密閉空間裡是會有毒的吧?
 
基於這種常識判斷,崔維斯才向主辦方要了鮮血,而非水銀當作魔法陣的顏料。再怎麼說,也不能在接下來要住上一整週的套房內亂倒那種東西。
 
雖說如此,在實際完成『畫作』後,崔維斯才發現這麼做也會有別的問題。
 
自己這麼做真的沒關係嗎。
 
崔維斯不禁喃喃:
 
「把這種東西倒在地板上……負責打掃的清潔人員不會生氣吧?」
 
先別管不知哪時才會進來的清潔人員,待會就會回房的另一名室友,在看到這副慘樣後不知道會對自己說什麼。崔維斯一想到這點就不禁渾身顫抖。
 
(嗚,不管這些,總之動作快點就是了!)
 
他重新提起精神,伸手將被放置在左手邊的地板、似乎是某種印刷品而非手寫筆記的手冊翻到新的一頁。瞄了眼上頭記載的內容後,他那對劍眉又皺得更緊。
 
(唔哇——)
 
他極其自然地張開嘴巴,彷彿正發出無聲的哀號:
 
(詠唱詞,好長。)
 
比起剛才紀錄儀式圖樣的那頁,新的一頁又放入了更多註解,崔維斯打從心底覺得困擾。
 
八芒星的魔法陣已經繪製完成,已經沒有繼續維持丟臉趴姿的必要。重新起身的他不忘將地板上的手冊一併拿起,因為這上頭可是記載了重要的咒文。
 
在正式開始前,崔維斯先是謹慎地盯著紙張上的文字,口中不斷地重複默念。不用說,要是因為沒記清咒文而導致什麼不可挽回的失誤的話,那自己接下來的規劃可就泡湯了。
 
雖然旁人看來或許會覺得崔維斯的行為莫名其妙,但崔維斯卻很清楚自己在做的究竟是『什麼』。
 
『英靈召喚』。
 
喚醒過往刻劃在人類史上的英靈之魂,令其作為從者(Servant),聽從召喚者的使役。
 
第一次聽主辦方提起這個名詞時,崔維斯只覺得整件事都莫名其妙,就像是那種會在東方的遙遠古國流傳的荒誕故事。但是到了現在,崔維斯已經對自己即將要做的事情沒有半分疑問。
 
為什麼呢?崔維斯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許是對方解說時的那股熱情打動了他吧,不知怎地就是覺得對方值得信任。
 
(不過——)
 
待會要用到的咒文已經默背得差不多了,於是他的注意力自然而然地溜到了其他令人在意的問題上。
 
(喚醒歷史上的偉人,死者復活……之類的技術?竟然有這麼容易嗎?)
 
只不過是在地板上畫個圖,再將掰得煞有其事的咒文唸一唸,居然就能把亞瑟王或威廉·華勒斯之類的偉人叫出來什麼的,聽起還真像是在開玩笑。不過,這類些許的違和感也很快就消失無蹤,內心有道聲音告訴自己:總之試了就知道是不是真的。
 
沒錯,一切準備皆已妥當。
 
崔維斯不再胡思亂想,他隨手將已經派不上用場的手冊扔到遠處的雙人床上,空出雙手的他在魔法陣跟前站得筆挺,伸出右手臂,掌心朝著正下方的圖騰——
 
現在正是,投身實行『英靈召喚』這個偉大奇蹟的時刻。
 
打破令人緊張的沉默,崔維斯終於踏出了第一步。
 
他蠕動雙唇:
 
根源為銀與鐵,基礎為石與契約之大公。
 
詠唱的聲調一開始是十分平緩的。
 
降臨之風以壁隔之,緊閉四方之門——
 
然而,隨著儀式進行,這樣的從容假象也很快就被打破。
 
自王冠之中,通往王國之三叉路循環而至。
 
崔維斯瞇起眼睛,他繼續詠唱著,聲音越發鏗鏘有力:
 
閉卻、閉卻、閉卻、閉卻、閉卻!重複五次,然破卻已滿之印。
 
——我宣告。
 
話音剛落,原先毫無動靜的魔法陣發生了變化。
 
(來了!)
 
腳底下湧現出聖潔的白光,鮮紅的八芒星圖樣轉眼間便被淹沒。
 
畢竟是這種儀式,一開始還以為冒出來的會是不祥的黑霧之類,沒想到實際上卻是朝日初升般的萬丈聖光。僅一瞬間,禁忌的邪教秘術便成了莊嚴的教會聖典。
 
這便是崔維斯針對這個儀式,所做出的最後一次感想。
 
汝之身伏於吾下、吾之命運系於汝之劍!
 
瞇細的藍瞳在剎那間大大睜圓,詠唱的語速也越變越快。
 
從於聖杯之下、以此意、以理聽從召喚、回答吧!
 
——沒問題。相關知識都已經好好記住了。
 
吾於此處起誓!吾乃集常世總善者、吾乃懲常世總惡者!
 
——我不會失敗的。
 
『英靈』。
 
『從者』。
 
『職階』。
 
『寶具』。
 
——還有『聖杯戰爭』。
 
書頁飄動。
 
在密閉空間颳起了與科學相悖的氣流,吹動著崔維斯的短髮、吹動著他的西裝衣袖、吹動著死死緊閉的厚重窗簾——以及,吹動著記載一切資訊的小冊子。
 
那並非手抄本,而是印刷書,簡直就像是為了讓任何人都能正確理解何謂『聖杯戰爭』而製造出的貼心指導手冊——
 
纏繞汝三大言靈之七天!由抑止之輪前來吧——
 
此時,儀式已經進入尾聲。
 
他將堅定的意志化作感情全力投注,頌唱出咒文的最後一句:
 
——天秤之守護者!
 
 

 
 
Action!
 
來吧,好戲要上演了。
 
可要好好發揮,別辜負本人的期待哦。

嗯嗯?『這話來的太突然了』?

放心,你們完全不需要緊張。
 
這次不用考慮鏡頭,無須在意打光,不必擔憂收音,甚至連台本都沒給你們準備。
 
就當作本人給你們的特別優待——
 
這一部電影,就交給『你們自己』了。
 
對,主導權就在『既是觀眾』,『又是演員』的你們手上。
 
詳細情形就容許本人先賣個關子,現在該是你們上工的時候啦。
 
甦醒吧。
 
黃金之杯、達格達的大釜、盛滿神之血的器皿、魔術世界的智慧結晶——膽敢追求最高位的聖遺物,貪婪而又狂妄的靈魂們哪。
 
布幕已經升起,觀眾已經就坐,現在——
 
降臨於這為你們而準備的舞臺,甦醒吧
 
 
 
 
「Servant.Archer。」
 
 
妙齡淑女嫣然一笑,她低頭將黑色報童帽放在胸前,拄著拐杖,對著Master恭敬地鞠了個躬。
 
那拐杖的造型看上去十分特殊。不,這並不是拐杖那麼溫吞的道具,那是一把造型典雅的奇異步槍——
 
 
「Servant.Lancer。」
 
 
少女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她歪著頭,像是遲了點才會意過來,這才注意到喚醒她的Master正低頭盯著自己。她凝視著對方的臉龐。好一會兒後,她愉快地咧開了嘴。
 
那笑魘既甜美,同時帶著一絲狡黠。她抬起纖纖玉手,一根約1公尺長的尖細木棒就這麼憑空出現——
 
 
「Servant.Saber。」
 
 
女子扯開狂妄的笑容,她完全沒把眼前的這名人類放在眼裡。不理會對方的叫喊,她逕自走向他處,煉獄烈火般的紅髮隨著她的腳步,在身後不停甩動。
 
穿在身上的金屬盔甲以重點式覆蓋住要害部位,肌膚的裸露度高得令人咋舌。掛在腰間的單手劍像是吸飽了血液般,呈現濃稠的暗紅色。它躺在鞘中靜靜沉睡,彷彿正滿心期待主人揮動自己大開殺戒的那刻——
 
 
「以及,Servant——
 
 

 
 
崔維斯呆呆注視前方,他完全不曉得該說什麼。
 
方才充斥整個空間的強烈白光已經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在房間內飄散開來的水霧,速度很快,看起來再過幾秒就會消散個一點不剩了吧。隨著霧氣散去,再也沒有任何東西會阻礙崔維斯的視野。
 
房間中央有個人影。
 
不,嚴格來說那已經不是人影了。崔維斯看得一清二楚,那是一名威風凜凜、在魔法陣中央站得筆直的……
 
「好耶~~!好耶~~!我被召喚出來了!!!呀呼!!!」
 
笨蛋?
 
只見那名青年——又似乎是少年?雖然生得比成年人還高,但年齡看上去比崔維斯小得多——正雙手握拳,對著空無一物的上空興奮地亂揮,方才第一眼給人的印象轉瞬之間便破壞殆盡。
 
姑且稱呼他為穿著時髦的大男孩吧。這時髦的標準不是兩三百年前,而是21世紀。短夾克、V領帽T、窄管褲、運動球鞋,胸口吊掛著像是從跳蚤市場撿來的『L‧O‧V‧E』項墜,更過分的是他現在居然還肆無忌憚地從口袋摸出了一支智慧型手機。
 
(……咦?這是英靈?曾在人類史上發光發熱的偉人?就這傢伙?欸?)
 
事前預想與實際結果之間的落差實在太大,讓反應不過來的崔維斯只能僵在原地,任憑青年態度熟捻地伸手搭過肩膀,兩人如同多年好友般併肩站立的畫面就這麼在眼前的螢幕畫面上浮現。
 
「來,拍照拍照~~」
 
啊,這傢伙用的手機型號比我還要新。
 
內心湧現出莫名的敗北感,崔維斯就用這麼一張僵硬的死人臉,與身旁興致高昂的青年合拍了張自拍照。拍攝背景是套房內精緻的室內裝潢,還有地板上令人難以忽視的血紅魔法陣,看來這是那種『靈異景點到此一遊!』的紀念照吧。
 
「好耶。」青年似乎並不覺得照片有什麼問題,他笑嘻嘻地將手機塞回褲袋,但似乎因為褲子太過緊繃而只塞得進半截。「謝謝你呦,Masu!」
 
(Ma、Masu……?)
 
由於這讓人難以置信的暱稱,崔維斯總算又回過神來,重新仔細打量起眼前這名令人驚奇的Servant。他現在正用充滿好奇心的目光,在室內四處徘徊亂逛。
 
無法判斷時代與出身,穿著打扮與言行完全就是現代人,但他不是那種會不起眼地埋沒在人群中的類型。就算打扮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他與普通人之間還是有著很明顯的差距,足以令他瞬間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
 
(這傢伙長得……超不錯的啊??!)
 
『超不錯』是崔維斯身為男性因心有不甘而選擇的用詞,實際上應該是用『超俊俏』、『超美型』、『真想現在就勒死他』。
 
膚色是久經日照的健康深色,英挺的鼻尖配上稚氣未脫的靈動雙眼,放進聯誼會場八成轉眼間就會奪走所有女孩的注意力,搞什麼啊這先天差距也太過份了。原本應該連競爭者們的敵意也會集中到他一人身上,但從這名青年身上甚至能感受到無關對象性別的魅力,對著那張臉說話就算想生氣也氣不起來。
 
「Masu、Masu!」
 
這時,他的Servant在幾步之遙的距離對著他招手,他笑臉盈盈地指著身旁的厚重布料:
 
「這扇門,是通往哪裡啊?我可以過去看看嗎?」
 
(那是窗戶啦。雖然窗簾把窗框都擋住了,造型也有點像是門簾……嗯,幸好他腦筋不怎麼靈光。)
 
總覺得鬆了一口氣。上帝果然是公平公正的,人如果天生有個超凡卓越的長處,就應該也要有個令人無法忽視的短處。崔維斯像是覺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似地,用力點了點頭。
 
「可以嗎?太好了~~!那,我這就要出發囉——」
 
咦。
 
等等,我點頭不是那個意思……
 
崔維斯還沒來得及阻止對方,時髦的青年便已經對著窗簾伸出手掌——
 
——如同字面意義,『穿透了過去』。
 
「!?」
 
差點以為那裡本來就什麼都沒有,但崔維斯沒有看錯,窗簾以及掩蓋在其後頭的窗戶就在那裡。
 
Servant的手臂,就像是什麼東西都沒碰到一樣,視若無睹地穿過了厚布。那並不是物理意義上的穿透,因為青年的動作很大,但窗簾的布料卻連一絲絲震動都沒有,他那副模樣就像是看得見外形、卻不存在實體的幽靈。
 
(靈、靈體化?)
 
「奇怪,風好大?」
 
青年看來已經發覺不對,但卻沒因此而停下動作。他彎下腰,似乎是想將整個上半身都一塊探出窗外。
 
「等等!外面是——」
 
比起口頭上的警告,身體還是早一步有了動作。崔維斯焦急地衝向對方,這時青年細長的身軀已經剩下半截,留在戶外的那一頭遠遠地傳來了不清不楚的慘叫:
 
「嗚哇——!要、跌、下、去、啦——!」
 
崔維斯以手肘使力一頂,但玻璃卻硬生生地將他彈了回來,這裡的窗戶為了安全起見,平常都是好好鎖上的。他只好手忙腳亂地將脖子探入窗簾下方,一見到目標,便趕緊伸出雙臂:
 
「笨蛋!!!這外面可是大海啊!!!」
 
 
---
 
 
海。
 
在月色的照耀下,天空有如寶石般清澈而湛藍。
 
滿天星斗之下,是沒有盡頭的海平面,是一排排來回翻騰的靛色波浪。
 
仔細凝視了好一會兒後,青年別過視線,開始打量起自己所在的位置。
 
船。
 
是艘很大的船。
 
在他生前所吸收到的各領域知識中,並沒有這種類型的船隻。連一面船帆都沒有,這龐然大物究竟要如何在海上航行呢?他相當好奇原理。
 
「快——點——進——來——!」
 
 
---
 
 
崔維斯氣喘吁吁地癱坐在地上。雖然基本上沒怎麼耗到體力,但心靈卻相當疲憊。
 
此時,害得他這麼辛苦的元兇,看上去就像是個現代人的Servant,正一派輕鬆地靠坐在窗戶邊。此時兩人四目相對,青年的臉上充滿了對崔維斯的好意:
 
「謝囉,Masu!明明還什麼都沒有玩到,差點第一天就要掉進海裡溺死了耶~~」
 
「英靈是不可能溺死的吧!?」崔維斯忍不住大聲反駁。「話又說回來,你明明都已經穿過窗戶了,為什麼我還是可以抓得住你?!我明明聽說靈體化是沒辦法碰觸到實體的!」
 
「嘿嘿,你說這個?」
 
青年淘氣地笑了笑。緊接著,他在毫無徵兆之下,突然就『整個人陷了下去』。
 
沒錯,原先在窗戶旁邊盡情將雙腿伸得筆直的他,就這麼維持著原先的坐姿,直接陷入了地面,在崔維斯眼前消失得不見蹤影,艙房的地板當然也完好如初。
 
「我的這個能力啊……」
 
聲音再度出現。青年就像是伸出水面換氣的浮潛玩家,探出一顆頭來,對著崔維斯笑道:
 
「就只能『騙過』不解風情的建築物而已。因為我啊,對於人類可是來者不拒的。」
 
崔維斯什麼話都說不出口。眼前的存在,外觀上作為一名人類而言實在過於正常。
 
他差點都忘記對方是英靈,是能輕易達成人智所不能及的奇蹟、故得以留名於人類史的『境界記錄帶』(Ghostliner)。
 
「Servant.Assassin——
 
運動球鞋的鞋跟重新踏上了地面。
 
英靈居高臨下地望著癱坐在地的Master。但他的神態並非高高在上,反而像是感受不到半點壓力與責任感,這名男子大咧咧地笑了。
 
時髦的青年、言行輕浮的少年、英俊的美男子。不管其真實身分為何,打定主意要盡情享受這場聖杯戰爭的一騎Servant,這就是他——
 
「嗯,我是個最喜歡玩鬧與享樂的『詐欺師』!謝謝你將我召喚到這艘船上,Masu!請多~~多關照啦!!!」

他頑皮地伸出兩根手指,就好像Master是幫自己拍照的攝影師那樣,笑嘻嘻地將那隻剪刀手橫放在眼前。





大家午安,謝謝大家看到這裡
想說趁著連假,試著把堆積在腦海內的靈感化成實體文章,於是乎度過了一個快樂的連假?


雖然在正文裡賣足了關子,但這部作品目前沒有連載下去的預定。
也就是說這篇《序章》應該會是唯一的篇章。什麼東西都沒有解釋,還只是埋梗階段就已經全文完了……真慘
因為連載大長篇需要很大的耐心去處理,而且許多細部情節都還沒構思出來,真的繼續寫下去也是要等很久以後吧
說是這麼說啦,但明後天要是真的想寫的話這個預定馬上就當不存在了


標題有夠長的,而且序章基本上沒怎麼提到遊輪的成分就結束了。標題詐欺。
在度假期間舉辦的至高娛樂,那就是聖杯戰爭!
……雖然是想寫出這種感覺,但就和上面說的一樣,描寫遊輪本身的篇幅在修稿時都被砍掉了。畢竟不重要嘛。
總之,如果繼續寫下去的就有機會描寫遊輪了!對吧?


序章登場的Servant,總數差不多是4名。
之前在同人英靈串也有說過,我個人超喜歡隱藏真名→交由讀者猜測的這個環節
所以他們的登場也是描寫上最花時間的一個段落
不過,就這點篇幅還想讓人猜中真名,也太強人所難了啦。
所以如果寫下去的話(ry

1

1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漫畫】誰說抽卡沒有好結局的!!!!

【模型】ANIPLEX+《Fate/Grand Order》Lancer/瓦爾基里(奧特琳德/希露德/斯露德) 預定 3 月發售

【翻譯/FGO漫畫】見面禮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