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7-02 21:17

【FGO】Drug smuggling 01

作者:白色彼岸花

★這是接續Way back to the miracle的故事。
★時間點是在新宿亞種特異點之後。
★其實這是連懸疑推理都不算的懸疑推理文。
★可能多少會有一點設定上的瑕疵(不管是人設還是道具素材設定),請資深型月粉鞭小力點(抖
★已經發佈在痞客邦部落格,之後也會發布至在水裡寫字

==========
  在整理完職員們上承過來,關於這一次特異點的報告後,羅馬尼.阿基曼感覺自己的頭又開始疼了起來。
  雖然他被瑪修與立香,還有迦勒底的職員們的願力,從虛無之中帶了回來,但有的時候還是會發生偶發性的意識不清,或身體變淡之類存在薄弱的狀況,甚至誇張到自己就像是幽靈一樣無視物理原則以及魔術公式,在恍神之下不小心穿牆,看上去就像卡在牆壁或櫃子中,惹得他自己以及當場的職員還有幾個也一起目睹的英靈們一連串驚恐的慘叫。
  立香恐慌的拜託眾Caster們用了不少辦法,替自己做了一個禮裝,才讓自己的存在狀態比較穩定。
  諷刺的是,那個禮裝祂們製作成一只戒指,而這只戒指取代了原本所羅門王的指環,配戴在左手中指上。
  他懷疑是英靈們故意這麼做的,雖然現在祂們不會對自己再帶有著莫名的敵意,但他總感覺自己有時被祂們當成愚弄(刻意的關愛?)的對象。
  至於存在不穩定的原因……大概是因為「那個」吧?
  這一整年Grand Order的所有資料與報告,在交給聯合國與魔術協會前,他有先看過一遍。
  職員們跟達文西討論了許久,由於拯救人理這極大的功績偉業,居然是由一個連魔術都不懂的普通人完成的,這件事本身會讓立香被捲入魔術協會還有時鐘塔那邊的權力糾葛,為了怕他因此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所以他們大幅篡改了不少細節部分。
  同時,為了保護自己,連資料中關於自己的部分也大幅度修改了不少,因此現在達文西取代了他的職位成了代理所長,而自己則安安分分的做好醫療主管的職責……的樣子,似乎就是為了圓報告的說詞。
  但這造成了一個問題,在文本的紀錄上,自己作為「人理保障機關——菲尼斯.迦勒底(Fenis Chaldea)的英雄」這件事實,在沒有留下紙本紀錄給權威性機關去認定的狀況下被大幅的削弱。
  雖然他知道這是大家的好意,不希望自己跟立香一樣被捲入魔術世界的政治鬥爭,尤其自己作為所羅門王本人的身份立場會興起無法抑止的軒然大波,大概會造成更大更糟的政治與概念問題。但作為依靠這個信念才得以存在的自己而言,這成了超級大危機。
  但至少禮裝最低限度的解決了存在不穩定的問題,而自己又不需要被聯合國與魔術協會叫去審問,因此被認定為幕後黑手或不穩定的敵對存在而被監禁或處理掉。
  代理所長這個職位讓達文西接下他很放心(即使那只是表面上做給外人看),就算實質上真的發生了什麼問題,作為目前迦勒底剩下層級最高的主管,他還是會出面。
  不過之後大概也不會有什麼事了,只是迦勒底最後該何去何從確實是非常堪憂,但他不是很擔心職員們會被刁難之類的。
  也許,在亞寧姆史菲亞家選出新的族長以前,迦勒底就會被協會瓜分也說不定,這不是他能決定的,即使自己很希望維持現狀。
  他曾經想像過亞寧姆史菲亞家看在馬利斯比利的份上,要求自己擔任所長直到他們推選出新的當家以及魔術迴路的繼承問題,畢竟嚴格來說……他算是亞寧姆史菲亞家的人(好像是在自己許完願後,馬利斯比利用了一些人脈力量,把自己納入他們其中一支分家的樣子,原本是想讓自己可以靠著他們家的名號無憂無慮的展開新生活),對他們而言至少是可以卡一個位置好控制後續問題。
  但……這件事還是交給達文西去煩惱吧!即使只是做給外人看,但現在所長是達文西,而且他都緊繃活了11年,去年一整年根本天天過勞也真的死掉過一次(不,存在抹去比死還糟糕),讓他真的好好放空休息不去管那些亂七八糟的紛擾與鬥爭不過分吧?
  他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放輕鬆了,結果偵測出新的特異點,而且立香還為了自己,主動表示要前去解決,哪知這居然是在時間神殿中逃脫的魔神柱中的其中一柱,為了復仇打算殺掉立香所設下的陷阱。
  雖然最後還是成功修復特異點,立香也平安歸來,但羅馬尼心裡卻湧起了龐大的罪惡感。
  畢竟,既然牽涉到魔神柱,那麼追根究柢,這份罪都算是他,即使他知道現在不會有人怪罪他。
  更糟糕的是,在魔神柱捨棄偽裝以本尊面貌出現時,他很確定自己的存在遠比過往還要穩定非常多。
  逃跑的魔神柱必須消滅掉,然而也因為魔神柱的關係,他自身的存在卻遠比以前要穩定,甚至幾乎不需要集眾Caster心血製作出來的禮裝。
  「……是不是我乾脆把魔神柱的力量納為己用會比較好呢?」羅馬尼喃喃的說,但想到當初蓋提亞披著所羅門的屍身的畫面,他突然感到一陣惡寒。
  他想像了一下魔神柱披著自己的皮,將自己取代的畫面。
  不行不行不行這絕對不行,他用力搖搖頭趕緊把這恐怖的念頭與畫面甩開。
  他抽出羅列在新宿那邊所取得的素材報表,其中有一項在立香還在特異點時,就已經吸引了他們的注意,一直到這個特異點的異常解決,立香也把它帶回來後,他們才有機會去研究這東西。
  魔術髓液,聽說這是把魔術師的脊髓液抽出來製成的,只要注入到體內,平庸的普通人也能產生擬似的魔術迴路,並使用魔術。
  先不管自新宿而來的從者需要這個素材進行強化跟再臨,在那個特異點的人(或者說……居民?)把這東西當成腎上腺素或毒品一樣在用,根本就沒在管身體適性或衛不衛生的問題。
  「羅曼醫生,裡頭的內容物要請希爾維亞他們去檢查嗎?」職員拿了另一份報告以及一管魔術髓液過來遞給羅馬尼。
  羅馬尼皺了皺眉,「……也好,從魔術部分以及生技部分方向去做檢驗吧!而且我們的生技實驗室也很久沒用了。」
  雖然迦勒底是以魔術為主體,天文物理等相關科學技術為輔的機關,但醫療其實是迦勒底的第三大部門,該有的檢驗設備、手術室等等各項器材都很齊全,只是在「亞從者」實驗告一段落後用到的機會就不太多。
  直到管制室發生爆炸的那一次。

  現在的話大概被一些Caster職階或有醫療技能的從者借用了吧?雖然他並不是很介意從者使用那些空間,但為了避免發生不必要的意外(好比說爆炸或做出反物質之類的),當初他身為醫療部門的最高負責人,嚴厲的向所有人定下嚴格的規範。
  即使祂們當時對於自己仍然帶著不信任的敵意,但比起代理所長這個頭銜,至少它們認同自己作為醫療部門最高負責人這件事,倒真的非常安份遵守規矩,甚至是狂化根本不聽人話的南丁格爾也安份遵守。
  ……不,也許這句話要收回一部分,羅馬尼想到魔術髓液的內容物。如果南丁格爾知道這東西是用什麼組成的,搞不好會大喊著「殺菌、消毒。」然後直接把它滅菌(物理)掉。
  「如果帕拉塞爾斯也在的話,可以拜託他的專業來幫忙了,傑基爾博士很擅長製作靈藥,也許也可以拜託他看看能不能分析出什麼端倪來。」羅馬尼就這麼將一些指示下達完之後,整理了一下辦公桌,打算稍後跟上前去。
  眼角閃過混濁的紅光,他定睛一看,剛剛職員忘記拿走的那瓶魔術髓液就放置在他桌上。
  羅馬尼將它拿起仔細端詳,整個容器的造型看起來像是以19世紀末左右的醫療器材為雛型設計的,根本就不是1999年的日本……或者說即將步入21世紀的醫療水準會用的東西。
  因為造成特異點中心之一的主腦,新宿的Archer,也就是傳說中犯罪界的拿破崙──詹姆斯.莫里亞提──是19世紀末的人嗎?
  他盯著容器紅色的尖端,從它整體的設計來看,應該是想仿造成注射器,透過示巴他們觀測到的小混混們都是直接往手臂扎下去。
  管身閃爍著混沌卻又帶點閃亮的光芒,令羅馬尼看著看著有點出神。
  他搔了搔後頸,決定關於這東西的問題,先去實驗室後在再處理。
  畢竟實驗室裡的多數器材……像分子分析儀那些東西,大概只有他會用而已吧?畢竟分析的話需要這些相關儀器。
  雖然工作量遠比過去一年相比要大幅少了許多,確實壓力不再那麼大了。
  但有一些事情,還是唯有他才能做。
  「……嗯?這是……?」
  他發現桌上原本魔術髓液壓著的地方,有一張原本不存在的小紙片。
  上面用花體字寫著一句莎士比亞的著作中,最有名的台詞之一。


  在進實驗室以前,羅馬尼做完全身消毒後,戴起口罩、手套與隔離帽,並確認了一下出入紀錄。
  有兩名職員還有兩名從者已經進去了,羅馬尼輸入自己的名字後走進實驗室,發現帕拉塞爾斯一如以往的霸佔了其中一個角落。
  『啊!羅曼醫生,你來啦!』傑基爾戴著口罩與醫療用橡膠手套與自己打招呼。
  「午安,傑基爾博士。」羅馬尼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帕拉塞爾斯先生也午安。」
  帕拉塞爾斯的目光從正專心調整的滴定管上移開,『真稀奇,醫生您居然會過來這裡。』
  面對對方的吐槽,羅馬尼乾笑了幾聲,「別這麼說嘛!我好歹也是醫療部門的人,就算是主管也是會進研究室的啊!只是去年一整年我擠不出更多的時間給這裡。」
  帕拉塞爾斯沉默了會兒,了然的點頭,『人手不足還要身兼代理所長,確實是很難再兼顧這裡。』
  「你們應該沒有把現代的儀器玩壞吧?這些很多可都是要價幾千萬的器材。」
  『當然不會,如果不小心把這些器材炸掉了,可就沒有這麼方便穩定的環境做實驗了。』
  講得好像沒有這個前提在,這裡真的會被他不小心因為某個失敗的合成而炸掉。想到這羅馬尼不僅額角滴了滴冷汗。
  但他印象中帕拉塞爾斯雖然會做許多奇怪靈藥,但並不會炸掉實驗室啊?
  而且……好像以前也沒看過他在用滴定管,雖然現代的儀器方便是方便,但他似乎還是有那麼點自己的堅持,不太常用這些比較近代的器材。
  羅馬尼短暫的思考了幾秒,決定這件事暫時先放著不管,「不過,今天確實是有重要的東西要進行研究,可否借用兩位的知識跟力量呢?」
  『這個我剛剛有聽職員說了,是從新宿那帶回來的素材對吧?』傑基爾說,『嗯……或許我應該幫得上忙,也許這跟我的「那個」藥有些許概念相似。』
  「雖然在成功修復完特異點後我就說過了,但我還是再聲明一次,在弄清楚這東西的內容物以及其效果以前,禁止任何人與從者使用,以免發生危險。」
  『其實沒差吧?Caster本身就有魔術迴路,其他職階的從者也沒有必要利用這種方式補充魔力,因為比起增加魔術迴路,御主直接供給魔力還比較直接,會出問題的應該只有人類才對。』帕拉塞爾斯搓了搓下巴說出了他的想法。
  這個說法好像很合理。羅馬尼皺眉糾結了幾秒。
  但聽起來也像是在找藉口要使用,畢竟他自己都說了,Caster不需要啊?
  羅馬尼最後還是搖搖頭,「……還是不行,身為醫者我不能放任無法確認實質效用,以及是否會影響生理機能的東西讓人使用,不管是人還是從者都一樣。」
  帕拉塞爾斯沉下臉來,最後聳了聳肩。
  『既然羅曼蒂克醫生(Dr. Romantic)這麼說,那也只好這樣了。』
  「哈哈……你這是在挖苦我嗎?」
  帕拉塞爾斯挑起眉毛,『不,我只是很訝異,您將從者也視作為「人類」這個想法。』
  「嗯……這該怎麼說呢……即使你們確實是從者,但對我而言你們也是『人類』,過去曾經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類』,所以我不會把你們當作『使魔』來看待。」
  『這是因為當初馬利斯比利所長也是這麼對待你嗎?』
  羅馬尼整理器材的動作明顯停頓了,這是在所有人與從者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後,第一次有人問起他作為從者的那段曾經。
  他不知道帕拉塞爾斯這麼問的目的是什麼,於是他陷入了要直白老實說還是委婉帶過的兩難。
  「嗯……馬利斯比利他是標準的魔術師,而且還是天體科的君主,是時鐘塔的優秀人士,魔術造詣也是頂尖那一群的,所以……對他而言『從者』理所當然就是一種『使魔』。」
  看著羅馬尼懷念的微笑,帕拉塞爾斯看出了點端倪。
  『他的認知理所當然知道你充其量只是「使魔」,但他從來沒把你當『使魔』看待,是吧?』
  「……是啊,而且我覺得這個想法很好。」說著說著他也把手邊的儀器一個一個打開,「畢竟……之所以會成為英靈,一定是被人崇敬、信仰或畏懼,是由『人類』而凝聚出來的紋章,我們彼此是相輔相成的,因為有你們過去的事跡與突破,才有現在的我們,也因為在向前邁進至今的人類沒有忘記你們,才造就你們成為英靈。」
  「所以……我覺得在某種本質上,你們從者跟人類是同樣沒有分別的,都是這個星球、這個世界的點點繁星。」
  『會這麼想,果然是羅曼蒂克醫生(Dr. Romantic)呢!該說如果所羅門王沒有成為名為王的機械的話,其真正的本質就是現在的您?』
  聽不出來這算是誇獎還是失望,羅馬尼額角滴了滴冷汗,「不好意思破壞你們對魔術王有機會這麼『人類』的想像。」
  「羅曼醫生你好意思這麼說。」在一旁準備完成的職員不滿的吐槽,「照你的比喻,你可是超新星爆炸後直接變成暗物質欸!」
  「唔呃呃呃……你們不要提醒我這件事情啦……」羅馬尼直接擺出超級哀怨的表情。
  「好了啦!該做正事了!這個話題就先擺一邊啦!」他揮揮手,便把剛剛從辦公室拿來的那一管魔術髓液拿到實驗桌前,開始進行分析作業。

  TBC

0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翻譯/FGO漫畫】沖田與小信長

【翻譯/FGO漫畫】在大奧陷入危機的GD子

【週三圖串】總之先祝自己生日快樂吧~然後今天多發點圖吧!爆炸多的那種!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