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7-02 22:07

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後日談① 附身

作者: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前言:這篇後日談與零式時空傳第二部有著重大的關聯,如果沒有看過的讀者可以先看我之前寫的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大綱(上) (下)之後再來看本篇,謝謝您的收看。






人們總是跟我說,能夠看見『路』是一種幸福的事情,大家都很羨慕我,只要有想要做的事情,都能直接看到達成目標,最輕鬆的路來走,那是一個天賦。
 
但那是謊言。
 
他們不是羨慕,只是無法承受失敗,所以想要僥倖的過日子,想要靠著我所給予的『路』來過平穩順利的生活。
 
真是無聊。
 
畢竟,忘了誰說的,沒有過失敗的人生就不算圓滿,對吧?
 
不過呢,雖然什麼樣的事情都能看到路很無趣,但是終歸來說,生活本來就是一種很無聊的東西,要從中找到樂趣才是人類生存的方式。
 
沒錯,即使是看上去一無順暢的路,將中間用的破破爛爛的之後再來走,也是一種樂趣──只屬於我個人的樂趣。
 
 
 
 
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後日談
附身



在早晨的陽光照入屋內之前,桐生和哉就已經先起來了。
 
自從繼承父親,桐生一郎──也就是天狼星的建築事業後,和哉總是很常早起,和建築中的兄弟們一同工作並且監督建築過程中是否有異狀,雖然作為事業的老闆是不需要這樣的,但不知是否遺傳父親,和哉個人也很喜歡做這些勞動工作來揮灑汗水,也因此,和哉也很受到底下員工敬重。
 
通常在起床後,和哉都會先簡單的刷牙洗臉,並且在建築工地簡單的看一圈後就在附近開始慢跑,慢跑三圈後休息,並且開始每天的建築工作,是相當規律的生活。
 
然而,就在今天慢跑到第二圈,早上七點半的時候,出現了異常狀況。
 
和哉的手機發出了特別的鈴聲,也就是在被標記成特殊聯絡人的對象打過來時才會有的鈴聲,他拿起來一看,居然是我妻遊音。
 
(那傢伙……居然在七點半的時候醒著!?)比起對方會打電話來給自己,更意外的是對方會在這種時候醒著的事實,似乎可以隱約看出對方怠惰生活的一角。
 
不過也有可能是其他人拿到這隻手機,抱著各種奇怪的想法,桐生接起手機。
 
「喂?遊音?」
 
「嗚,嗚嗚……和哉,我只剩下你了……」對方一開口說話,和哉就立刻聽見那個獨有的哭腔,而且還是在這種時間……始亂終棄的字眼浮過和哉腦海。
 
「遊音,妳,妳冷靜一點。」和哉說道,但自己講話也很慌亂,「是發生什麼事了?妳現在在哪裡?沒有受傷吧?」
 
「我在,我在家裡啊。」
 
……嗯?好像沒事。
 
「那,發生什麼事情?」
 
「就是,就是啊……」遊音說道,這時冷靜下來桐生才想到,那好像不是哭腔,而是喝醉的腔調,「祐樹跟沫璃,他們要結婚了啦,嗚嗚嗚……」
 
「…………幹,妳哭屁喔!」
 
 
 
 
 
 
後來在好言相勸下,遊音才肯掛斷電話,並且和桐生約好中午空閒時在心城市的一間賣簡餐的餐廳會面,結果到了中午時不意外的,是桐生先到,等待遊音的時候,他也滑著手機,並且翻出生活的相簿,看見裡面和祐樹以及其他夥伴一起玩的照片。
 
(在那個事件之後,已經過了十五年了啊……)和哉不禁在心中感嘆。
 
那個事件──也就是十五年前,祐樹的母親帶著鏡面世界的大軍前來心城市揚言要抓回祐樹。
 
但是後來祐樹卻在決鬥中打倒了自己的母親,好像是叫薇多莉亞吧?一眼就能看出是位相當精明能幹,十分出色的美人,但是那個女人似乎是被多年的王位生活搞到心態扭曲了,她之所以會帶大軍來到心城市,純粹是想要透過兩方的戰爭來破壞自己國家的軍力,讓祐樹的故鄉──塔斯曼王朝走向滅亡,至於後來說的想要和祐樹打牌決鬥什麼的,就桐生的想法來看,很難相信。
 
雖然那時候只是旁邊看著她和祐樹的決鬥,沒有實際說過什麼話,但是和哉本能的能夠知道,要是祐樹身上哪怕是有遺傳到那位薇多莉亞百分之一的感覺,他一定不會想再和祐樹接觸,幸好沒有,祐樹不像她那麼心狠手辣,也不像她那麼的瘋狂……應該說是杉田黑兒小姐教的好吧。
 
而那位精明的女人在最後被虛無之力吞噬,鏡面世界的大軍在王子──好像是叫昆士蘭?那個男人和祐樹說會將塔斯曼王朝引領到一個不會再發生像祐樹身上的慘劇發生的地方後,就回到鏡面世界了。
 
在那之後,兩個世界之間的通道就彷彿完成使命似的自行崩壞,再也沒有看過人來,也沒有人過去鏡面世界了。
 
在那之後,已經十五年了。
 
 
 
 
 
 
思緒之間,餐廳門口的鈴鐺聲響起,他轉頭一看,今天的遊音穿著條紋狀的露肩上衣,以及有些蓬鬆的短裙,肩膀上背著一個流行包包。
 
即使已經過三十大關了,遊音的身上依舊充滿著青春活力的氣息,一點社會化的感覺都沒有,和經常在工地工作讓皮膚變成了有點接近古銅色的桐生完全相反──不過或許這就是我妻遊音吧,永遠的我行我素,永遠的用自己的想法來對待生活周遭。
 
這麼說起來,遊音也是大學彷彿為了應付職場讀了個奇怪的鄉土文化科系,拿到畢業證書後就跑去當實況主了。
一開始還是會露臉打電動的,但是累積一定人氣,過了三十歲後似乎是理解到了自己臉部不像以前那麼好看(雖然是自以為,和哉一直覺得她很漂亮。)什麼而轉做Dtuber。
 
她的聲音和年輕時相比沒有變化太多,因此一直都有很高的人氣,隨時上線一次就能賺個二十萬日幣……即使對繼承家業沒有任何不滿,和哉偶爾也很羨慕遊音可以自由自在的做想做的事情。
 
看見自己後,遊音在他的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和哉可以看見她的眼睛有些浮腫,那是哭過的痕跡──喝醉後大哭的痕跡,沒錯,別人可能會以為遊音是被甩了或者經歷了甚麼很難過的事情才會哭成這樣,不過和哉很清楚,遊音老是會在喝醉後大哭特哭,然後就有那個痕跡。
 
「我幫妳點了番茄義大利麵,還有熱花茶。」和哉說道。
 
「嗯,」遊音點了點頭,看見桌面上的標示,「這裡是吸菸區啊。」
 
「妳來之前,我先抽了點菸。」和哉講完,又立刻補充道,「我現在慢慢開始戒了,現在只有一天一根了。」
 
「少抽點,對身體不好。」遊音說著對勸抽菸的人會說的萬年台詞後,氣氛又沉悶了起來。
 
和哉與遊音兩人是從國中就開始認識的朋友──技術上來說,在大學期間同校了,才真正常見面,並且確立了朋友關係,在那之前,都因為遊音單方面的對於當過暴走族的回憶而感到羞恥而拒絕和桐生太過靠近,但是在大學後就比較沒這問題了。
 
但是兩人之間有個關鍵性的芥蒂,那就是菸,遊音非常的討厭抽菸的人,甚至曾經表態過自己一聞到煙味就會想吐,原因似乎也不肯明講。
 
和哉並沒有戒菸的打算,也知道這件事情對遊音來說是像地雷的東西,他不太想過問,也因此只要在遊音附近抽菸,兩人之間總是會有段習慣性的沉默,然後再說話。
 
 
 
 
 
「這麼說起來,那兩個一起住幾年了?」沉默後又開始說話的開頭,通常是和哉,「有五年嗎?」
 
「四年而已……不,好像也確實快五年了吧。」遊音笑了下,「五年都沒召喚出新生命,真厲害。」
 
和哉也不禁苦笑了下,祐樹和沫璃兩人從十年前的事件結束後便開始了熱烈的交往,那段時間的熱度讓桐生感覺自己在夏季的工地做工時吹來的熱風都太涼爽了。
 
但是再火熱的感情也終究會有冷靜下來的時候,在祐樹大學畢業,成功考上社會科國高中實習教師的資格,沫璃也結束了植物研究系的大學課程後,兩人對於未來是否應該結婚感到迷惘,畢竟這幾年來一直都是這樣相處的,如果要直接結婚的話,似乎有些太早,但是停留在交往的階段,又覺得感情已經逐漸沒有最初的熱情。
 
不過遊音的老爸──我妻遊時在聽到祐樹和自己談論這個煩惱時,馬上就給了個回應。
 
「同居唄,你們只是不知道結婚後彼此之間的關係要怎麼相處對吧?一起住,彼此更深一步的優缺點就會全都跑出來了,這樣你們就可以知道是適合一起住還是偶爾見面的遠距離戀愛了,畢竟也有夫妻是不適合住在一起的嗎,還有,閃屁喔。」
 
祐樹接納了這個提議,在朋友真川的幫忙下找到心城市一個比較接近心城市大圖書館的地方租了個房子,並且和沫璃一起住,沫璃在祐樹作為實習老師工作的期間,也自己試著開一間專門賣咖啡的店面。
 
後來在美女老闆娘、咖啡品質穩定好喝以及遊音用人脈擅自大量宣傳下,沫璃開的店也稍微擴大營業,成為了一間在心城市小有人氣,國高中生放學後愛去的咖啡廳。
 
然後又過了四年多,記得上個月祐樹才有跟朋友說自己獲得了正式的老師資格,而且也開始在心城高中教歷史了,應該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祐樹決定和沫璃結婚吧。
 
「很自然不是嗎?」和哉回想著祐樹和沫璃之間的情感史,「倒不如說,大家都三十歲了,結婚就結婚啊,在我看來也是沒什麼問題的配對,而且都一起住那麼久了,妳幹嘛哭成這樣。」
 
「你不是也有妹妹結婚了嗎?你就沒感覺?」
 
和哉也是有兩個妹妹的人。
 
「喔,對啊,櫻華也嫁給一個健身教練,搬去G市了。」和哉聳聳肩,「不過我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就是祝福他們可以過幸福快樂的生活……」
 
「惡魔!你這個沒感情的惡魔!」
 
「好好好,我是沒感情的惡魔。」和哉很隨意的附和,遊音又繼續說道,「沫璃再怎麼說都是像我的親妹妹一樣的家人啊,一想到那個可愛的沫璃,軟綿綿的沫璃,常常在我身邊一起玩的沫璃現在真的要嫁出去了就……嗚嗚……」
 
為甚麼會有軟綿綿這種形容詞,和哉決定不要想太多。
 
「總之,吃完飯後跟我一起去一趟!」遊音說道,用一點氣質也沒有的方式飲盡大口喝完已經有些涼掉的熱茶。
 
「去哪?」問完和哉自己就知道答案了。
 
「去祐樹家啊,狠狠的給他們數落下!」
 
和哉在心中嘆了口氣,不過也沒有持反對意見,再怎麼說,他也想要去給祐樹慶祝一下,說不定聊一聊,祐樹會想要開個單身派對──算了,那應該是他自己的一廂情願。
 
「我知道了,那我也先去買點東西送過去吧。」
 
 
 
 
 
 
和哉後來決定買喜餅……雖然現在想想人家還不確定什麼時候要舉辦婚禮就買似乎是有點太早了,但是也沒差。
 
不過遊音就有差別了。
 
「那個……阿和,我該說點什麼啊?」遊音用有些慌亂的眼神問道。
 
兩人現在在沫璃開的咖啡廳門前,隱約可以從外面的窗戶看見裡面的沫璃正在沖泡咖啡給客人享用,但店內的裝潢透過玻璃就看不清楚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這樣設計的。
 
「不是說要數落他們嗎?」
 
「呃,嗯……是這樣沒錯,可是實際到這了才不知道要講什麼……剛才在餐廳裡我一定是還在酒醉狀態,現在才清醒了,沒錯太清醒了,我們回家吧。」
 
不過遊音一轉頭,就立刻被和哉抓住了手臂,「來都來了,就進去看一下吧。」
 
「不,不要啊!HA★NA★SE!」
 
無視遊音致敬型的抗議,和哉抓著遊音走進了咖啡廳。
 
 
 
 
 
一走進咖啡廳,和哉便被店內的景象愣住了,和普通的咖啡廳不同,內部的設置感覺上比較像以前看過的旅遊雜誌上,中東地區的豪華飯店會有的裝飾設計,除了在牆壁上的海豚圖案和圓形窗戶外,桌椅也不是用普通的高腳椅和桌子,而是環繞型的石壁與長椅在牆壁周圍,圓長椅中間的木製圓桌則是放著電子蠟燭,淡弱的燈光也很有氣氛。
 
中間的擺設則是圍繞在一個吧檯的高腳椅,吧檯的主人就是沫璃。
 
整體來說,裡面和外面感覺上就是兩個世界,外面看過去就是四四方方的樓層,但一進來就彷彿進入雪屋中,意外的遼闊。
 
比起咖啡廳,不如說更像是酒吧會有的設置……原來如此,難怪會受到國高中生的歡迎,在這裡喝咖啡可以享受到一種和決鬥巴克不同的另一種成熟吧,這個店面的設計是祐樹想出來的嗎?如果是真的,那還真是厲害。
 
「幹嘛?看傻了喔。」遊音出聲將和哉拉回現實。
 
「不,只是有點意外,之前祐樹說開店了我一直沒時間來逛……沒想到設計得這麼有特色。」
 
「嗯,要說有特色嗎~」遊音歪了歪頭,「這地方只是祐樹根據自己老家那邊的店家外型作為印象,請真川找人設計的,所以這東西在鏡面世界八成是爛大街的玩意了。」
 
「原來如此……但是放在這裡的話反而就可以當作獨有的賣點了呢,這是祐樹的主意嗎?」
 
「是沫璃的主意喔,她說要開咖啡廳必須要進來第一眼就能吸引人的目光。」遊音一臉得意的說道,雖然和栽覺得這跟遊音明明沒有關係,遊音也沒理由得意,不過還是沒說出口。
 
話又說回來了,為了開一間咖啡廳叫祐樹回憶痛苦的童年中的店面設置的狀況,沫璃不知道該說是天生腹黑還是跟遊音學的壞心眼……不,說不定祐樹也早就釋懷了。
 
兩人走到櫃檯前的高腳椅上後坐了下來。
 
「歡迎光臨,請問要點……啊,遊音!還有桐生先生,好久不見了。」沫璃一和兩人對上眼,便露出開心的笑容。
 
如今的沫璃也跟和哉印象中不同,以前印象中的沫璃是只會在遊音背後,偶爾在緊要關頭才能鼓起勇氣行動的女孩,但是現在的沫璃已經逐漸的有了自信以及戀人的支持,成為了充滿自信和活力,而且也不會在人面前畏畏縮縮的女人了。
 
身材的方面倒是不用多想,畢竟擅自憶測朋友的女朋友的身材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反正也沒變化,依舊是能讓外人忌妒能獲得這位女性愛慕的人的誘人身材。
 
 
 
 
 
「怎麼會突然想來了呢?」沫璃問道,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後,才由遊音開口說道,「沫璃,恭喜妳要結婚了哪。」
 
和哉不禁在心中苦笑,並且拿出了剛買好的喜餅,「請收下。」
 
「騃?啊,對喔,日期已經確定了……」沫璃說道,「不用這麼嚴肅啦,學長希望辦個輕鬆一點的婚禮就好,不用太誇張的……」
 
「婚禮地點有決定了嗎?」和哉問。
 
「在K市的帝愛大飯店裡面的餐廳,是真川學長提案的地方。」
 
(五星級大飯店的餐廳不誇張嗎……)遊音跟和哉同時心想,帝愛大飯店是一間相當豪華的五星級飯店,尤其是裡面的賭博娛樂設施,聽說不會比真正的賭場差到哪裡去,只是聽說偶爾有危險。
 
「是說祐樹呢?出門啦?」遊音看了看四周,也沒看見祐樹的身影。
 
「啊……他還在樓上睡覺。」沫璃說道。
 
「他們一樓開咖啡廳,二樓拿來住,是說都幾點了還在睡啊?」在場永遠最晚起床的遊音前一句跟和哉解釋,後一句吐槽道。
 
「嗯,學長這個禮拜替同事多上了幾堂課,現在還在補眠哦。」即使已經經過多年,沫璃叫祐樹學長的習慣似乎也還沒變化。
 
「有這麼累嗎?今天是禮拜日吧,昨天也是假日的說。」和哉問道。
 
一旁的遊音悄悄看了沫璃有些羞紅的臉頰,便開口說道,「八成是拿假日的時間來編譯要給學生的教材吧,畢竟祐樹在工作上老是愛下無謂的苦工。」
 
「嗯,對,就是編譯教材。」沫璃順著遊音的解釋點了點頭,和哉也沒有過問,只是哦了一聲,繼續看咖啡廳內部的裝潢。
 
 
 
 
 
趁著和哉的視角離開的時候,遊音用詢問的眼神對沫璃比了個V 沫璃的臉立刻又紅了起來,仿佛自己的惡行被攤開在陽光下似的,確認周遭沒有人看才默默比了個四。
 
遊音一聽,握緊拳頭露出不可原諒的表情,仿佛是在問四次了沫璃怎麼還出來工作,就祐樹可以繼續睡。
 
「我習慣早起了嗎。」沫璃吐了下舌頭。
 
「嗯?聊到什麼了?」
 
「沒事沒事!」「跟你無關!」
 
「哦……」
 
 
 
 
 
話是這麼說,但是沒一會,和哉就看見祐樹就從吧檯後門走了出來,變成老師後的祐樹有了一份過往沒有的成熟,但是穿著品味似乎還是一樣樸素,現在看見也是簡單的短襯衫配長褲,一點也沒有青春的感覺,和遊音完全相反。
 
但是現在祐樹看上去也不像是剛睡醒的睡眼惺忪,而是有些慌亂,彷彿是得知了某種壞消息一樣。
 
「懶鬼,都幾點……」遊音正要吐槽的時候,也發現到祐樹的不對勁,「臉色怎麼有點差?落枕了?」
 
「騃,遊音,和哉,嗨,」祐樹只是簡短的打了個招呼,「沫璃,妳可以先待在這裡嗎?」
 
「我一直都在這裡啊,學長怎麼了嗎?」沫璃問道,「是不是聽到什麼壞消息了?」
 
「呃,壞消息嗎……」祐樹抓了抓頭,「我也不太會解釋,不如遊音,和哉你們跟我一起去吧,去杉田甜點坊。」
 
杉田甜點坊就是以前祐樹和杉田黑兒,祐梨三人一起住的地方,祐樹搬出來住後變成只有姊妹兩人一起住,不過最近祐梨為了拓展甜點坊的事業,也經常不在家。
 
難道說是黑兒或者祐梨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為什麼不要讓沫璃過去呢?雖然不是很了解,但沫璃再怎麼說也有咖啡廳要顧,其他人也不再多問什麼,便跟著祐樹一起到杉田甜點坊。
 
 
 
 
 
 
祐樹目前所住的地方是距離甜點坊──也就是市中心坐捷運要大概20分鐘的距離,不過由於事態緊急,祐樹和桐生秀了一手飆車技術,15分鐘內就抵達目的地。
 
甜點坊在假日是休業中,因此直接將自家車子停在門口也沒問題。
 
「你的身手還沒退步呢,真行。」和哉將安全帽脫下來後說道,一方面是稱讚,一方面是希望能讓祐樹冷靜下來。
 
「多少還是騎著摩托車上下班的……啊。」祐樹看見門口後便愣住了一會,然後才說道,「師傅。」
 
「嗯?」祐樹所說的師傅──我妻遊時,以及藤井雨娜和藤井雨也出現在門口了。
 
「你也感覺到了?」雨娜看向祐樹,但後者只是搖了搖頭。
 
「我是被打電話通知才知道的。」
 
「真大膽啊,不過打過一次的敵人,我可是不會忘的。」遊時對祐樹擺了擺頭,「開門吧。」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打過一次的敵人是誰?遊音心中抱著疑問,看著祐樹打開大門後,就立刻知道了。
 
房間內部,一個穿著黑色為底,上面有著白色花朵為圖案的和服,褐色皮膚的黑髮女子,正緩緩地喝著熱茶,用如同野貓般的眼睛掃了來的人們一眼。
 
「你們還真是拖得夠久了。」
 
那個人,即使是只看過幾次,但也已經深深地烙印在遊音的腦海裡了。
 
她是祐樹的母親──薇多莉亞˙伊魯特。
 
 
 
 
 
「那是……祐樹的母親嗎?為甚麼會在這裡?」和哉問道,雖然身形上看起來跟小孩子一樣,但是那雙眼神和戲謔的神情,就和十五年前一模一樣。
 
「為甚麼在這裡不重要……反正從地獄爬起來就再把妳踹回去就好了。」遊時已經伸手拔出了木刀,不過隨即被雨娜制止了下來。
 
「還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呢。」雨娜說道,「祐樹剛才說了沒感覺到,可是還是有來這裡,應該也是她叫來的吧。」
 
「正確答案,」薇多莉亞好整以暇地將眾人的反應看在眼中,「這副身體也不是我的,而是屬於杉田黑兒的,不知道算不算湊巧呢,總之,我之前在杉田黑兒身上捅一個洞的時候。」
 
她比出手刀的姿勢。
 
「似乎用了太多虛無之力在杉田黑兒的身上,讓杉田黑兒的身體重生了,然後過了……嗯,已經十年了嗎?虛無之力重新就像被丟到土地裡的西瓜種子一樣,我又長回來啦。」
 
那場決鬥,雖然沒有實際見過,但祐樹也有實際聽黑兒提過,那時候還不知道薇多莉亞的真實身分,但是也已經打碎了薇多莉亞所戴的面具,看見了對方的真實面孔。
 
黑兒在好不容易將薇多莉亞逼到絕境的那一刻,被薇多莉亞成功的從絕境中反過來利用黑兒場上的靈擺刻度叫出了手牌中的王戰怪獸一口氣反殺,並且用虛無之力在黑兒身上開了個洞後繼續去找祐樹。
 
不過黑兒的印象到這裡就中斷了,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薇多莉亞已經消失了,只有衣服上的破洞是自己曾經被打倒的證明……
 
「那黑兒姐姐呢?」祐樹問道,「她去哪了?」
 
「哼哼……在哪裡呢。」正當薇多莉亞還想要再裝神祕的時候,她的右手突然舉了起來,並且給了自己一巴掌。
 
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周遭的人都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連薇多莉亞自己也是愣了一下後,才用力地抓住自己右手。
 
「正如你們所見的,我是在杉田黑兒體內重生的,所以我想說把肉體也改造成我個人最中意的模樣……但果然還是有點難度,身體會反過來受杉田黑兒控制呢,喂!別亂動!」話說著,薇多莉亞抓著右手的左手鬆了開來,並且朝著自己下巴揮了一拳,不過還是被躲過去了。
 
「……那就給我變回來,那不是妳的身體。」祐樹用命令的語氣說道,令薇多莉亞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後輕笑了下,身上再次出現白色的光芒後,在眾人面前又變回了黑色長髮的黑兒的模樣。
 
「我的眼睛先維持這個顏色吧,不然你們看不出是誰在說話。」薇多莉亞指了下自己的雙眼,和黑兒那對在笑容中偶爾帶著對祐樹的擔憂的眼神不同,那雙眼睛彷彿永遠都在分析,標價周遭的人,充滿算計的感覺。
 
 
 
 
 
 
一旁的小雨在這個時候伸出了手臂,薇多莉亞的身上立刻出現了一個寫著時的巨大正方形將薇多莉亞綑綁住。
 
「喔,想限制我的行動能力,其實可以不用這麼警戒的說。」薇多莉亞輕笑了下,但是小雨依舊沒有露出笑容。
 
「雖然有用時間的力量將她的肉體時間封印住了……但是可能是因為跟阿時一樣的虛無之力吧,居然還能說話。」小雨有些不甘心的說。
 
「妳不能從黑兒姐身上分離出來嗎……?」祐樹問道。
 
「嗯,要是可以的話我也想要做出自己的肉身啊,不過剛醒來而已,要是擅自分離的話可能我也會死。」薇多莉亞想要做出聳聳肩的姿勢,才想起自己肉體被固定住了,只能哼了一聲,「不過也沒差啦,我在這邊說話也是很耗能的,大概再過幾分鐘就又要回去這副肉體的深處沉睡了吧~嗯,過了段時間後應該就能比較輕鬆自在一點,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了。」
 
「……玩?」一旁的和哉在此時終於出聲,「妳……到底有沒有自覺自己在這個心園市留下了多麼嚴重的災害啊?」
 
「嗯?」薇多莉亞轉過頭來,似乎到這一刻才發現到和栽的存在,「……喔,我想起來了,你是那時候看戲的人之一呢,難道你家被茨培拉王朝的軍隊毀了?」
 
看戲指的八成就是祐樹和薇多莉亞進行最終決鬥時的事情吧。
 
「……很幸運的,我的家和家人都沒有事情,但是作為在心園市內的建築工人,我是和大家一起幫助心園市重新復建起來的,」和哉毫不客氣地指向對方,「當時的心園市可是被毀了一大半,很多戶家庭都沒有了房子和家人,那些人的痛苦還有淚水,我到現在都歷歷在目。」
 
「把記憶用在更有用的地方不是更好?」薇多莉亞蠻不在乎的說道。
 
「既然妳回來了,就給我去跟他們所有人,一家一戶的道歉。」
 
聽見和哉這種近乎天方夜譚般的要求,薇多莉亞的神色有些黯淡,不過又隨即說道,「你們的家園還可以重建就該偷笑了,茨培拉王朝……已經過了十五年了?那現在應該差不多已經滅亡了吧。」
 
 
 
 
 
 
「妳怎麼知道?」祐樹問道。
 
「很簡單啊,我那時候用要來找你的名義把王朝中的主力軍隊都調出來了,王朝從我上位開始就一直有反對派的垃圾集結起來。
我就叫人在我帶大軍離開時通知那群垃圾我要出門了,他們就會有自覺──最強的王和他的軍隊、甚至王子都不存在了,此時正是逆反的好時機。
很好笑對吧?一直在那邊偷偷摸摸的想坐上我的位置,卻不知道自己的行動都在我的控管之中。」
 
「所以……」薇多莉亞眼睛轉了轉,「喔,最後活下來的是昆士蘭跟塔斯曼吧?即使戴著那堆早就已經跟這裡的人打過一場,疲憊不堪的士兵們回到茨培拉王朝時,八成也只會看到反對派的人將整片土地都燒成一片火海了吧?」
 
遊音聽到這不禁打了個寒顫,自己也是曾經去過茨培拉王朝的地方,所以也知道那個地方也是住著上百萬的居民的大都市,一想到那種地方在眼前的女人輕描淡寫的說出來的陷阱下走向滅亡,就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我相信昆士蘭他一定能救的了自己的國家的……但是妳,為甚麼要做這種事?把我們的家鄉毀了還不夠,連整個王朝都要毀了嗎?」祐樹問道,但在一旁的和哉眼中更像是訴求,希望對方能給一個自己都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美好答案。
 
「怎麼可以直接叫我妳呢?維克多,我可是你媽騃。」薇多莉亞前一句還嘻皮笑臉的,但又立刻表情轉為不悅,如同想起了令人噁心的事物一般,「那還用說嗎,那群王朝的垃圾硬生生地把我跟你老爸拆散了啊,阻擾女孩子愛情的人最差勁了,我想妳應該也很有感觸吧?要是哪一天,有人硬生生地把妳跟妳旁邊的男人拆散了……」
 
「妳自己講自己的事情,不要扯到我身上!」雨娜不悅的說道。
 
「嗯,反正就是那樣啦,」薇多莉亞揮了揮手,「所以回到最初的話題,你們還有家可以住就該萬萬歲了,別怨我啊。」
 
和哉聽到這句還打算上前說些什麼的時候,被一旁的遊音制止了下來,兩人看向一旁的祐樹,後者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好啦,再過三分鐘我可能就要回去睡覺了,還有什麼話趕快說一說吧。」
 
「……妳下一次出現會是什麼時候?」祐樹問。
 
「不知道呢,看心情吧?再怎麼說能量都已經穩定下來了,就算能量快耗盡了也對我和杉田黑兒沒有影響,手機就算沒有充到100%也是可以拿來用的對吧?差不多的意思。」
 
「雖然我不知道能不能辦到,但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妳不要干擾姐姐的作息,」祐樹說道,「再過一段時間我也要正式結婚了,如果姐姐不能來……」
 
「騃!?真的假的!?你要結婚了!?」一聽到這個消息,薇多莉亞立刻站起來驚訝的喊道,然後又看了一眼在自己身上的能量陣,「啊,忘記演了。」
 
「演!?」一旁的小雨大受打擊。
 
 
 
 
 
「真的假的,要結婚了……也對,都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嗎,那這樣,嗯……」薇多莉亞無視眾人的眼神,開始在房間中來回踱步,最後才又在祐樹面前停了下來。
 
「你要娶誰?只想娶一個嗎?個性呢?對方是不是有申請死後保險了?」
 
(直接想到人家是不是有投保了,真的是很差勁的人呢……)一旁的遊音不禁想道。
 
「呃……我要娶天女目沫璃,只娶一個啦,我又不像師傅那麼花心。」
 
「你自己講自己的事情,不要扯到我身上!」遊時不悅的說道。
 
「沫璃,沫璃……天女目沫璃啊?嗯,那孩子不錯,我可以接受。」薇多莉亞自顧自的說道,「那好吧,看在你的份上,直到祐樹的結婚典禮開始前,我都不會搗亂,這樣如何?」
 
「這種東西還要看在祐樹面子上喔……」
 
「當然,你們想隨時派人來監視我也可以,反正我也只是想看自己孩子結婚的那個場景,畢竟也就只有那麼一個孩子,這種機會我可不想錯過。」薇多莉亞雖然句子上是在談條件,但是語氣上卻像是在講既定事實一樣。
 
「這……」祐樹聽見薇多莉亞的請求,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回答,雖然打從心底對她做過的事情感到憤怒與不滿,但另一方面,對方又是自己母親……
 
「雖然對祐樹很抱歉,不過在我個人的想法來說,果然還是把妳早點剷除掉就好,」遊時說道,「至於婚禮,就隨便拍一張妳的照片拿過去會場上放著就好了。」
 
「真的要這樣做嗎?」薇多莉亞突然用有些哽咽的聲音說道,「好過分呢,那時候也是這樣,我一到心城市就立刻衝了過來,然後把我帶到無人的小島上。」
 
「……嗯?」遊時一時之間還轉不過來。
 
「在那之後,好粗魯的把我的衣服都扯開來了……之後的事情……」薇多莉亞一隻手遮著嘴巴,眼神看向一旁甚麼都沒有的地面,就像是在細細回味當初的往事一樣。
 
「阿時……?這是怎麼一回事?」小雨依舊帶著笑容,但是一隻手已經如同鉗子般扣住了遊時的手臂。
 
「不要聽信她說的啊,那時候明明就是那傢伙把自己的力量移轉到某個老頭子身上,遊玄跟天狼星都可以幫我作證的……啊,那兩個傢伙不在。」
 
「說實話,我對那種粗暴的方法偶爾也很喜歡喔……再來一次也……」
 
為了不再讓薇多莉亞用卑鄙的話語影響到自己和小雨,遊時決定──使出密技上上下下AB,掉頭就跑。
 
「別跑!」小雨喊完,下個瞬間就消失了,八成是用了時間暫停後快速離開了吧。
 
 
 
 
 
 
「嘻嘻,真輕鬆,早知道上次用這種方法就能輕鬆解決你們了。」
 
「妳可別以為他們是真的跑去吵鬧了,」在一旁的雨娜說道,「他們只是判斷出妳說的是真話才放妳一馬,讓妳有跟祐樹聊天的機會的,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喔?那還真是謝謝啊。」
 
「畢竟再怎麼說,愛人都已經被自己送走了,剩下獨生子的婚禮,當然要好好辦,不能出差錯吧?」
 
雨娜一講到這,薇多莉亞的臉色便彷彿腹部受到重擊一樣的沉了下來,這是從祐樹等人進來看見薇多莉亞後第一次有這種表情。
 
正當薇多莉亞還打算說什麼的時候,身子突然顫抖了一下。
 
「妳這渾蛋……是算好的……」薇多莉亞帶著恨意的眼神看了雨娜一眼後就像機器似的闔上眼睛,露出了彷彿是睡著了一般的表情,再次睜開眼睛時,那雙金黃色的眼睛已經變回黑兒的眼睛。
 
「黑兒姐?是妳嗎?」祐樹問道,黑兒看了下四周後又看向祐樹,慌亂的心情才停了下來。
 
「祐樹,那傢伙,現在就在我的體內,對吧?」黑兒摸了摸自己的胸膛,祐樹點了點頭。
 
「她已經答應過我了,在我的婚禮之前不會亂搞事……」祐樹頓了一下,「黑兒姐,妳被她控制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感覺像是一瞬間,又像是永遠不會醒過來……」黑兒扶著額頭,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要是她完全回復了,我會怎樣?」
 
祐樹無法回答。
 
一旁的和哉和遊音互相看了一眼,兩人都有預感,祐樹的這場婚禮,不會那麼簡單就結束……
 
 
 
 
 
 
第二部的後日談……嗯,雖然第二部大綱之前是寫在那了,但其實還是有點想要寫的故事,正好第三部到了一個應該可以停的地方,就先來把這邊寫完了,預計是三個章節構成的後日談,應該不會拖太久,大概。
 
這個後日談其實是我在寫第二部的時候就有想過要寫的東西,第二部也因為一些因素就那樣完結了,這篇原本也應該是不了了之的,但是有些東西果然是無論如何都會想要寫出來的,畢竟如果就這樣完結,感覺有些人的故事是不會結束的,再怎麼說都要由作者來給他們最後一刀……我是說最後一個章節來結束。
 
雖然時間上是祐樹的婚禮,但其實真正的主角另有她人,希望三篇內寫的完,才能趕快回去寫第三部(喂
 
就這樣,我們下回見!
 
 
 
 

2

2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愛麗絲(魔女版

聖劍傳說LOM.小小魔法使(2)完

【繪圖】憑依装着-アウス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