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7-02 22:37

月與龍0-03

作者:enisoc


晚間十點,蕭家庭院,涼風吹拂。

女主人赫赫有名的女兒回鄉,從前和她組過隊,有交情的老獵人們都來露臉了。幾桌酒菜已殘,談興不減。

但蕭娜累了。

好想躲起來。

因為是半龍,她本來身強體壯,絕對沒有這麼快疲憊。但是…

「嘎哈哈哈哈,這就是小玫的女兒?快過來讓老頭子看看!」一個來得比較遲,喝著酒滿面紅光的禿頭老獵人向蕭娜招手。

蕭娜心裡不願,但還是乖乖地走了過去。

忽然,禿頭老獵人一個掃腿,蕭娜看是看見了,想躲開身體卻跟不上,小腿被掃了個正著。她『哎喲』一聲雙手拼命按住帽子,正要跌個狗吃屎時,領子被拎了起來。

「別欺負小孩。」蕭父淡淡地說。拎著外孫女的領子,好好地把她放回地上。

「哎,」禿頭老獵人搔了搔沒幾根毛的頭頂,道:「抱歉抱歉,我想說既然是小玫的女兒,總該躲得過,哪知…」

是的,今晚的聚會,蕭娜作為『蕭玫的女兒』,一直是受矚目的焦點。

但接下來馬上就是失望。像現在這個禿頭老獵人,雖然笑著和蕭娜陪不是,也拿出看起來很精緻的糖果哄她,但蕭娜知道的。

他們很失望。和媽媽一樣。

蕭娜看得出來,但不懂為什麼。她只能一如既往露出天真的笑容,接過糖果,用甜甜軟軟的童音道謝。

趁著外公和獵人們聊天(蕭娜聽他們聊天才知道原來外公是這附近最資深的獵人之一,而且在役活躍中),蕭娜悄悄地退了出來。

蕭娜越走越遠,從宴會的前庭一路繞過蕭家大宅,走到後院的屋簷下,坐到了月光的陰影之中。

蕭家位處中心且地勢偏高,從這望出去,夜晚的村莊星火點點,矮房錯落,泥土壓成的街道黑漆漆的,卻不可怕,有種村莊樸實的寧靜感。

但蕭娜無心欣賞,唉地一聲,小小年紀就嘆了口氣。

我也想變強啊,像媽媽一樣。蕭娜想著——

驀地,心底泛起漣漪。

一雙裸足突然踏進她的心湖,湖水澄澈,晶瑩剔透。

潔白精緻得猶如藝術品一般,美得不像活物。蕭娜明明什麼也沒看見,卻就這麼覺得。她胸口一陣異樣,既不輕鬆,也不沈重,只像冷水流過,泛著一股透心涼。

受到牽引似地,蕭娜抬頭。昨晚還散發溫黃光芒的滿月如今卻十分黯淡,月暈隱隱約約泛著銀光,彷彿鑲了一圈蕾絲滾邊。

「美嗎?」身旁忽然傳來說話聲,蕭娜轉頭。

廣寒於似笑非笑地站在陰影與月光的交界之處,作巫女打扮,手上攢著一條項鍊。

項鍊由銀絲串著一枚銀色弦月,反射著月光。

她走了過來,在蕭娜身邊坐下,頗沒有形象地伸個懶腰後,隨意地問道:「吶,小娜,妳喜歡月亮嗎?」

「嗯。」蕭娜點點頭。

「那,收下這個吧?」廣寒於依然隨意地向蕭娜遞出銀月項鍊。

『如果她要拿什麼給妳,一定要告訴媽媽。』想起媽媽的叮嚀,蕭娜遲疑著該不該接。

「啊~~反正一定是妳媽交代妳不能亂收我的東西,對吧?」廣寒於收回了遞出的項鍊,似笑非笑地。

「…嗯。」蕭娜點點頭,心裡實在有點害怕這位邪氣的外婆。

「嗯哼~」廣寒於聳聳肩,道:「這項鍊是望月巫女的傳承,如果妳收下了,我就再也不用作巫女了。」

蕭娜有點傻眼。

廣寒於安靜了一會兒,又問道:「妳聽過『開拓者們』嗎?」

「嗯。」蕭娜聽爸爸和媽媽說過。

「嘿欸~?那條蜥蜴倒是不避忌啊。」廣寒於微笑道:「『開拓者』是我們人類一方的說法。他們驅趕了曾經掌握世界的龍族,將命運還給了人類。從此之後,人類才有了『未來』。」

「…?」蕭娜疑惑地歪起頭。她聽不懂。她只知道『開拓者』是有名的傳說故事,故事裡的主人公後來和妻子去了天堂,留下一個沒法跟去的女兒。

蕭娜很同情那個女兒。雖然年紀還小,但蕭娜知道『天堂』的意思。

蕭娜寧可跟著爸爸媽媽去天堂。

「初代望月巫女是開拓者們的小跟班。開拓者們離去了以後,她便一直守望成了銀色的月亮。從此世代相傳,到了我這一任,已經難以計算多少光陰了。」

「吶,妳看。」廣寒於夢囈般說道,仰起頭。

蕭娜順著她的視線,看向月亮。剛才還十分黯淡的蕾絲月亮,此刻卻銀芒流轉,冰霜般的月光潑灑而下,映滿視野。

蕭娜愣愣地看著,忽然覺得悲傷。

不是自己的悲傷。

身旁的廣寒於雙眼濕潤,反射著月光的水滴自眼角緩緩流下。

銀月如夢似幻。

蕭娜心底泛起漣漪,視野逐漸朦朧。眼裡的淚散射著銀光,蕭娜彷彿看見了月中有誰────

忽然,天地鳴動!

一陣悠長而空洞的鳴聲自遠處傳來,伴隨著微微地震。蕭娜沈浸在月光之中,她弄不清楚是不是幻覺。

但廣寒於已站了起來。她不再望著銀月,而是難以置信地盯著天邊一角。

遠處夜空著火似地,閃著橘紅光焰。困惑的蕭娜正開口要問,廣寒於已經牽起她的手,說道:「跟緊我!」拉著她往前庭跑去。

蕭娜踉踉蹌蹌地跟著。她抬頭看向夜空,只見遠方的橘紅光焰裡射出無數火球,轟隆聲不絕,瞬間籠罩了整座村莊。

火球落地的巨響震得蕭娜耳鳴不已。她驚恐地看著四周沖天而起的火焰。村裡的矮房、街道陷入火海,火海之中有吼叫與哭喊,蕭娜心跳劇烈,腦袋一片混沌,沒辦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來了!」廣寒於忽然喊道。她倏地停下腳步,拉著蕭娜的右手用力一扯,將她護到懷裡,空著的左手一揮,灑出一片湛藍色結晶。

閃著光芒的結晶碎裂,一面巨大的蒼藍盾牌浮現半空,恰恰擋在即將落在蕭家的火球之前。火球砸到盾牌之上,傳來沈悶的撞擊聲。

但火球聲勢猛烈,玻璃碎裂的聲音此起彼落,無數裂痕從盾牌中心擴散,眼見火球就要貫穿盾牌────

一道纖細的人影跳上了屋頂,束起的長髮逆風飄動。她右手平舉的劍閃著湛藍光輝,光輝越閃越烈,幾乎蓋過了漫天焰色。

「哐」地一聲,盾牌終於破裂,碎片化成光粒,消散在夜空之中。擊破盾牌的火球毫不停歇,直直落向蕭家屋頂────

屋頂上的人影踏出左腳,右手的湛藍光劍向上揮出,劃過的軌跡彷彿蒼色半月,透藍的劍氣撞上火球,引爆了滿天彈幕。

從前緣開始,爆炸的連鎖反應一路向夜空延伸,巨響不絕於耳,一時之間,夜空滿滿的煙花綻放,炫目異常。

廣寒於等爆炸產生的強風過後,才放開懷裡的蕭娜,拉著她跑到前庭。

宴會用的桌椅被吹得東倒西歪,本來還人來人往的談笑聲已不復聞,現場只剩蕭父等寥寥數人。

「媽,小娜,沒事吧?」蕭玫從屋頂跳了下來,落到廣寒於和蕭娜身邊。她手中的湛藍色長劍輕輕顫動,兀自閃著微光。

「嗯,多虧了妳。其他人呢?」廣寒於點點頭,把蕭娜交給蕭玫。

蕭玫一邊安撫女兒,一邊道:「這裡沒有人受傷,但大家都急著回家…」

忽然,「咻咻」聲響,村子四周同時射出五顏六色的狼煙。

蕭玫認得這些信號,那是廣寒於替村子設置的警報系統,有魔物靠近時便會發射的信號彈。她忍不住皺眉,憂心道:「這果然是魔物圍獵?但規模好像有點大…」

這個時代的人類與魔物互相爭奪狩獵,維持著微妙的平衡────現在或許是人類略佔上風吧,靠著智慧與數量的優勢。

然而在久遠以前,眾神從地表消滅之際,形勢可是完全不同。那時,人類不過是魔物豢養的牲畜。

魔物天性懂得留下幼苗,令殘存的人類聚集、生養、形成村落。牠們會耐心地蟄伏,直到「糧食」成熟以後才傾巢而出,盡情收割。

這樣的習性在開啟者的「教導」中稱為「魔物圍獵」,而「教導」是開啟者們從荒野中尋得並流傳至今的智慧,裏頭記載了各種魔物的習性、弱點與懼怕之物。

人類依循開啟者的「教導」,在魔物橫行的世界中抓到一線生機。於是「獵人」誕生,傳承至今,已不知多少歲月。

獵人組成公會,公會負責匯總情報、發布各種與魔物相關的任務,並且遵照「教導」,定期調查各地森林、荒野與岩窟,發現魔物聚集的跡象便號召獵人進行肅清。

因此「魔物圍獵」雖偶有發生,但規模已大不如前,基本上每個村莊的自衛機制都能妥善處理。

即使這次的規模偏大,但蕭父認為還在意料之內,況且女兒也在家。他沉著聲音說:「總之我們必須組織防衛。先不管滅火,盡快擊退魔物。小玫妳是主力,可能要多跑幾個地方────」

然而,火球爆炸的煙霾略為散去以後。

「…喂,那、那是…什麼?」廣寒於忽然顫抖著聲音,拉了拉蕭父袖子。

蕭玫和蕭父抬頭,然後一齊倒吸了口氣。

稍遠方,漫天的魔物飛舞。

無數魔物遮天蔽月,四面八方往村子湧來。

長著翅膀的石像,振翅的血紅甲蟲,背生羽翼的老虎,以及人面鳥身,全身漆黑的鳥人。

鳥人每四隻一組,每組抓著一個平台,平台上載著各種牛頭怪。牛頭怪的膚色各異,但全身肌肉隆起糾結,毫無疑問是強敵。

這不可能是一個村子能抵抗的數量。

這根本、不是規模「偏大」。

……這些魔物是怎麼集結的?不是都有定期巡視洞窟和森林嗎?不是每天都有發狩獵任務嗎?難道我們太安逸了?究竟哪裡疏忽了?哪裡錯了?蕭父有些當機的腦袋轉來轉去,盡是些無解的問題。

死棋。最後他的思緒盤旋在這兩個字上,思緒一片空白。

銀月依舊閃耀。

蕭娜望著天空傻了一會兒,又害怕地縮回去,把媽媽的衣擺抓得更緊了。

她這麼一動,倒是讓蕭玫回過了神。

蕭玫蹲下身,朝女兒笑笑,替她整理好有些凌亂的帽子和裙子。蕭玫看著蕭娜,開口卻向廣寒於道:「媽,妳帶著小娜去避…」

「不要,」廣寒於聳聳肩,沒等蕭玫說完就拒絕了,「自己的女兒自己顧。」

「即使我同意讓小娜成為巫女?那不是妳無論如何都要傳下去的義務嗎?」

「那是兩碼事,」廣寒於側頭看了蕭玫一眼,微笑道:「我說了,自己的女兒自己顧。妳帶著小娜吧,我叛逆的乖女兒喲。」

說完也不等蕭玫回應,廣寒於拍拍蕭父肩膀,笑道:「吶,走吧,防衛隊肯定人手不夠喲。」

蕭父回過了神,看著相處已久的伴侶,點點頭,呼出一口氣,扯扯嘴角道:「嗯,要做的事還是一樣,守住村子。」他轉頭又向蕭玫道:「這裡沒妳什麼事了,快帶小娜走吧。」

但蕭玫可不是好講話的性格,她皺著眉頭,正要說自己才是最有實力留下來的人時,廣寒於忽然從袖口變出一顆藍色小球,笑道:「只有一顆的『我出來啦我又回去了』水晶球就交給妳了,小玫!」說著,她把球往女兒和外孫女兒的方向一拋。

蕭玫下意識伸手要接,球卻在落到她手中前便發出光芒,一個法陣在蕭玫和蕭娜身下展開。蕭玫一驚,雖是從沒看過的法陣,但從道具名字她也猜到了個大概。

怎麼可能就這樣逃走!蕭玫想要衝出法陣範圍,女兒卻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擺。她忽然感到猶豫,抬頭看向廣寒於。廣寒於一直看著她,眼裡雖有不捨,卻滿是溺愛與溫柔。

啊啊,這是曾經非常熟悉的、媽媽的眼神。蕭玫呆呆地想,是了,媽媽一直很寵自己,無論是拒絕繼承巫女也好,還是嫁給龍族也好,媽媽都是隨意地胡鬧一番後,就同意了。

哼。蕭玫深深吸口氣,向廣寒於瞪了回去。她在心裡下了決定,站住不動,任由法陣包圍自己與女兒。

藍光閃耀之下,蕭玫母親和父親的面龐逐漸模糊,終於消逝。




下一章

0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二創冒險】遊戲王PSY-CX -X05#1

【這一次,我會好好喜歡你】第二章『別把早餐店當脫口秀劇場啊』03

《衰神丘比特》第六章 作弊是不對的,放水也是不對的(2)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