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7-05 10:54

心動心痛(火野蕾依X愛野美奈子)

作者:一定可以穩定用四年


阿提米斯吃驚的看著愛野美奈子,當然還包括愛洛斯,「美奈,妳…」「我沒事。」「媽媽,妳昨晚有睡好嗎?」「有。」「妳…有做夢嗎?」「沒有。」「沒有?」「沒有。」,阿提米斯擔憂的看著水手長,「美奈,妳看起來不太好。」「我沒事,我去刷牙洗臉了。」

當小兔、真琴和亞美看到美奈子的臉,都異常的驚訝,「美奈!妳昨天有睡覺嗎?」「有,難得一夜好眠。」「妳根本不像一夜好眠的樣子。」「這當然不能跟小真妳比啦,我昨天沒有做夢啦,沒有夢的打擾下,我睡得特別好。」「妳沒做夢?」「我不想要每天做夢,很煩。」

亞美想說些甚麼,但真琴卻搖搖頭阻止她,『再說下去,美奈會生氣的,還是讓她自己一個想一想比較好。』『但是,蕾依那邊,一定也是一樣的情況。』『肯定是的,這下,可有的瞧了。』,而小兔則拍拍美奈子的頭髮,「美奈,今天沒有社團活動,妳早點回家好好休息吧?」「我也這麼想,啊啊,累死了。」

而在T.A女子學院,火野蕾依走進校園時,大家都在看她,當然不是她的衣服有不對之處,而是她的表情,還有她身上散發出一種冷然之氣,都讓仰慕她的同學和學妹,又愛又怕,不敢靠近,她換上室內的鞋子,走到自己的教室,安靜的坐在位置上,拿出第一堂科目的課本,專心的閱讀著,但實際上,她一個字都沒有看進去,她滿腦子,都為昨晚的睡眠感到困惑。

從上次受傷以來,每晚夢到戰神跟愛神,已經是家常便飯,她也從一開始的不好意思,到逐漸習慣,甚至暗暗的期待每晚看到的夢境,即使,前一陣子出了阿多尼斯的事情,這場夢也沒斷過,只是那時候的夢,多半是看到阿多尼斯和阿芙蘿黛蒂四處約會的畫面,而她,就好像旁觀者一樣,可以體會到戰神心中的暗自神傷,雖然美奈子一樣在她身邊,但是跟之前不同的是,她們中間有一道隱形牆,打不破也敲不裂,知道對方在身邊,但是也無法跟對方搭話,也沒有那個勇氣,因為她們對於阿多尼斯跟阿芙蘿黛蒂在一起的畫面,都不知道該跟對方說甚麼。

但是,在得知可能會來的人有誰,她的心情又很不平靜,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辦,昨天分開前,她跟美奈子都沒說上幾句話,兩人的視線,都沒有對到,比之前亞美和真琴之間的隔閡還要糟糕,但是,她更沒想到的是,昨晚,她完全沒有做任何的夢,當她醒來的時候,是自己房間的屋頂,她的心感到空蕩蕩的,失落的表情寫在臉上,她的外祖父一看到她早上的表情,關心的問:「蕾依,怎麼了?一早起來,精神不好呢。」「抱歉,外公,只是,有點沒睡好。」「我看妳,有點失魂落魄的樣子,課業上遇到了甚麼問題,還是,朋友呢?」

蕾依強顏歡笑的說:「都沒有,讓外公擔心了,真的很抱歉。」「妳啊,心思太重,很久沒有跟風波斯和迪摩斯聊天了吧,放學回來,好好跟她們聊一聊,說說心裡的話也不錯。」「好的,我明白了。」,當然,她也需要一個抒發的窗口,很多話,是不好跟朋友說的,只能積在心裡。

放學回家,很難得五人沒有讀書會,火野蕾依回到家,梳洗之後換上了巫女服,就在自家的林子裡伸出手,兩隻烏鴉乖順的飛到她手上,「風波斯、迪摩斯,今天有乖嗎?」,兩隻烏鴉乖巧的點點頭,吃著蕾依手上餵的點心,這時,有人來打擾了,「蕾依,妳在嗎?」「亞美?怎麼突然來了?」「那個,美奈今天的情形很糟。」「多糟呢?」「無精打采的,聽她說,昨晚沒睡好。」「是嗎?」「妳…也差不多對不對?」「有一點。」「美奈子,昨晚沒做夢,妳也一樣嗎?」「對,沒有,腦子比較輕鬆。」

亞美在大腦裡組織著詞句,「蕾依,雖然,夢不能是真的,但,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妳跟美奈,有想過,會一起做夢的原因嗎?」「我想過這個問題,或許是天上的神明開的玩笑,畢竟,希臘羅馬神明,很愛惡整人民的。」「但我們不是一般人,我們是繼承她們力量的戰士。」「但是,我們還是一般人,所以,可能是觸怒了神明,也不一定。」

亞美從蕾依的臉上,大概猜出蕾依知道沒有做夢的原因,她也知道,蕾依不願多講,就像她去年跟真琴之間那個小小的鬧情緒,至今,兩人誰都沒說,也都沒跟任何人講原因是甚麼,全部暗自埋在心裡。「美奈,她回家了?」「對,大概,回家睡個午覺。」「那很好,昨晚,如果她沒睡好,現在休息一會兒,是對的。」「那妳應該也沒休息好,不去睡一覺嗎?」「不了,睡也睡不著,徒增煩惱,我的心,現在也不適合坐禪,只會越坐越亂,反正,我腹部的傷還沒好,只能四處走走,真琴和小兔呢?」「真琴今天狀況不錯,小兔和她去遊樂場玩了。」「那就好,妳不要擔心,有些事情,過幾天就會好。」「好吧。」

不過,沒做夢,那只是個開始,哪天晚上,火野蕾依被父親帶了出去,要去見一位他的好友的女兒,那是個很重要的場合,她只好穿上父親為她準備好的衣服,搭上父親派來的車子,前往那間餐廳。巧合的是,愛野家也是一樣,在那邊用餐,當愛洛斯和美奈子看到對方的兒子時,都不自覺的靠在一起,『媽媽…』『我的天啊…』

在桌子的對面,是對她笑得非常開心的阿多尼斯,或者他的化名,杉原陽太,「美奈,愛洛斯,這位是我同事和他的兒子,人家可是元麻布的學生呢。」,美奈子咬著牙,逼自己好好的行禮,不能在這個場合,讓父母感到難堪。「妳好,我叫做杉原陽太。」「你好,我叫做愛野美奈子,這是我的表弟,愛洛斯。」「你好,我是,愛洛斯。」,大家都打完招呼之後,就立刻入坐,點了自己的餐點,就開始閒聊。

美奈子反而非常沉默,對於阿多尼斯的詢問,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著,而對方一直很熱絡,甚麼話題都能跟美奈子聊,直到美奈子無聊的思緒,被愛洛斯小小的抽氣聲打斷,「啊…」「愛洛斯,你怎麼了?」「沒、沒甚麼。」「你的臉就不像沒甚麼,快老實說,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沒、沒有…」,愛洛斯慌張的表情,讓美奈子起了很大的疑心,「快說,小東西,要不然,我就要收走所有的烏龍派出所了。」「不、不要啦…好吧…講了妳一定會難過的。」「難過?」「往左前方看。」

在愛洛斯的指示下,美奈子往那個方向一看,臉上的震驚,很明顯的表現出來,當然,也盡入阿多尼斯的眼簾,他得意的一笑,小小聲的說:「阿芙蘿黛蒂,知道那個人是誰嗎?」「我…」「愛洛斯,你應該很熟悉對方吧?」「愛洛斯,那是誰?」「是…曙光女神,愛奧斯。」「曙光…女神?」「對,她跟蕾依姊姊…不,我是說戰神…」「愛洛斯,男孩子講話,何必吞吞吐吐的,她和戰神,有一段情的。」「我知道了。」,剛好,大家的餐點都來了,美奈子於是低著頭用餐不說話。

另外一邊,火野蕾依坐在父親的旁邊,看著這位所謂世交的女兒,高挑、纖細、手指細長柔美,整個人好像散發著特殊的光芒,淡金色的頭髮,柔順的貼在她的背後,深藍色的眼睛,非常明亮,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人,但是,蕾依看著她,就是有著說不出的怪,因為,對方的眼神一直在她身上繞啊繞的,對她非常感興趣。雖然她在學校對於被憧憬的眼神環伺,已經很習慣了,但是,這位世交的女兒,卻讓她的心裡,敲響了警鐘,尤其那頭金色接近銀色的長髮,讓人很熟悉,而她認識擁有銀髮的人,本該在未來出現,而不是在這裡。

「蕾依,她是妳學校的學姐,認識嗎?」「很抱歉,父親,我…不太熟。」「不熟沒關係,今天來認識,雖然她要畢業了,不過是升到大學部,未來還是可以照顧妳。」,對方對她笑了笑,自我介紹說:「貴安,敝姓中山,中山光子。」「貴安,敝姓火野,火野蕾依。」

兩人坐在對面,蕾依是個很安靜的人,即使在團隊活動的時候,她也不多話,只是沉默的望著桌面,而中山光子笑咪咪的問她,「蕾依學妹,平常有甚麼消遣呢?」「我…沒有太多的嗜好,平常喜歡坐禪,偶爾會彈彈琴,射箭,閱讀,就是如此。」「好靈性的習慣呢,不喜歡流行文化嗎?」,想到美奈子和真琴及小兔在那邊抱著雜誌熱烈的聊著,火野蕾依露出淺淺的笑容,「我的朋友喜歡。」「那些一定是妳很好的朋友吧?」「我不太了解…光子學姊的意思。」「因為妳在講到她們的時候,笑了。」「是嗎?」「對,笑的很溫柔。」「因為,她們是知己,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嗎?很想知道她們是誰呢。」「有機會的話,我會介紹。」

和美奈子與阿多尼斯一樣,蕾依跟這位中山光子的話也不多,多半是對方提問,蕾依回答,直到中山光子問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讓蕾依頓時很緊張,「妳對希臘羅馬神話,有甚麼看法?」「我不常看,那些神明太複雜了。」「戰神呢?」「馬爾斯?」「我偏好阿瑞斯這個叫法呢。」「奧林帕斯山上的神明,名氣都很大,這一位我多少知道,主司戰爭、殺戮、災禍。」「原來,妳是這麼看他的。」「至少,特洛伊戰爭中的戰神,就是四處征戰。」「妳不知道他喜歡平靜?」「我想,再怎麼熱愛戰爭的人,也會有平靜的時刻,那應該是他在休息的時候。」「妳覺得他會從何處取得平靜呢?」

火野蕾依皺著眉頭,「他生活在天堂,在他自己的神廟,就可以取得平靜了。」「原來,妳是這麼想的。」「當然,任何人,在自己的家裡,都會很平靜。」,沒想到對方卻搖搖頭,「他在自己的家裡,才不會平靜,總是四處練習武術。」「妳很了解他嗎?」「沒錯,他只有跟著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才會開心和平靜。」「喔。」

火野隆司,蕾依的父親對她說:「中山小姐對於神話和希臘戲劇的研究很透徹,也曾到希臘和義大利多次實地考察,蕾依有興趣的話,可以跟她多問問,中山兄,令千金要上大學的時候,這一身的學識,應該不少國內外大學都搶著要吧?」「還好、還好,火野兄客氣了,現在有興趣的孩子不多嘛!她最後還是留在了T.A,因為未來有些著名學者要在那邊擔任客座教授,所以她就不想到太遠的地方了。」「原來如此。」

這樣的興趣,讓火野蕾依更加謹慎,如果是之前,她不會有任何的懷疑,但現在,身邊出了那麼多神話人物,對於眼前這位喜歡研究神話的莫名學姊,她開始懷疑她的出身。「那是大家過譽,那麼,蕾依學妹,阿瑞斯很有名,妳知道,他喜歡的人是誰?」「愛神。」「果然如此呢。」「畢竟,很多地方的研究都指出,她們最相愛不是嗎?要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孩子。」「也是呢,怪不得卡利俄佩和特爾普西柯瑞,覺得很失望。」「所以,不管以哪一方的角度來看,會願意把子嗣給她,或者為他誕育子嗣,不是深愛對方是辦不到的,就連阿多尼斯跟阿芙蘿黛蒂,也有一子一女。」

這時,中山光子的臉上有著點點的悲哀,「是啊,妳說的很對,有時候,人是不能癡心妄想的。」「如果有冒犯之處,我很抱歉。」「不,妳說的對極了,有時候,我也希望這樣的論點,不要成真呢。撇開戰神的話題不談,妳有發現,我們兩人被注視著嗎?」,蕾依四處看了看,發現美奈子和家人在後方,而阿多尼斯的側臉,也被她瞧到了,她的眼裡,有著遮掩不住的驚愕,「怎麼可能…為什麼…他…」「那是阿多尼斯,妳知道對不對?」

因為有大人在座,蕾依不好說重話,聲音稍微低了一些,「妳是誰?為什麼知道他是阿多尼斯?光一個喜歡希臘羅馬神話的女學生,是不可能知道他的偽裝。」「妳不知道我是誰?」「我不知道,即使,妳剛剛提到的卡利俄佩到我面前,我也不認識。」「我有一個英文名字,是奧羅拉。」「奧羅拉?那是北歐的極光,也是黎明…妳…」「我還有一個名字,妳猜得出來嗎?」「愛奧斯?」「沒錯。」

火野蕾依深呼吸一口氣問:「妳找我有事嗎?」「好冷淡的問法呢。」「我不認識妳。」「但是我卻認識妳。」「妳不認識我,妳認識的是具有神性的神明。」,愛奧斯笑了出來,「果然,妳在神社修練的很不一樣,這種話,阿瑞斯說不出來。」「就像,阿多尼斯還有其他希臘神明的錯認一樣。」「但是,妳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想來找妳們,對不對?」「沒錯。」「因為,妳們身上,除了具備那些神明的力量之外,更多了他們沒有的東西。」「例如?」「例如,小宙斯的個性,跟宙斯完全顛倒,不管誰獲得她的心,她會終身不變;天空之神也是一樣,像一陣風,讓人捉摸不定,但是卻願意停在海的身邊;而妳,多了阿瑞斯的冷靜和穩重,力量不輸於她,而且,從我發現妳以來,妳的眼裡,只有兩個人。」「是嗎?」「我的妹妹還有阿芙蘿黛蒂。」「還有其他人,我跟真琴還有遙都是,只是,妳們都選擇性忽視而已。」

愛奧斯搖搖頭,「其他人,是同伴之情,對著我的妹妹,或者留有我妹妹血統的西蕾妮蒂,妳是守護;但對著阿芙蘿黛蒂,那個眼神不同,我看過。」「在哪裡看到的?」「以前,在某個地方。」,蕾依閉了閉眼睛,猜出愛奧斯說的那個地方,不過她也沒打算說破,「那是過去,不是現在,妳希望我能回答甚麼呢?我要怎麼看她,那是我的自由。」「妳不介意,阿多尼斯在她身邊?」「我介意,又能如何呢?在這個時代,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我不會因此而去干涉她。」「妳講的好豁達呢,如果,妳真的看到她和阿多尼斯在一起的畫面,不會生氣嗎?」「我看過,雖然,我不知道誰讓我看的,但是我確實看到過,那是既定的事實,我改不了。」

愛奧斯俏皮的一笑,「既然如此,我也要在這邊想辦法攫取妳的心喔。」「心這種東西,不是說變就變。」「我們可以試試看。」,蕾依煩燥的皺著眉頭,喝了口紅茶,「妳們,為什麼不能跟其他人學一下?」「跟誰?」「愛奧她們,至少,她們都沒有爭風吃醋。」「妳真的這麼認為?不管是男或女,對於喜歡的人,都希望對方對自己是專一的,如果不是因為希拉的力量太強大,她們也會爭先恐後出現,爭奪小宙斯,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相安無事。」

「所以,妳是來傷害我的?」「我不會傷害妳的,我,只是想來找妳而已。」「找我做甚麼?」「再續前緣。」「我沒興趣。」「我知道,所以,我們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慢慢相處,妳以為我為什麼會選擇這所學校和直升大學嗎?」「妳…抱歉,我失陪一下。」,蕾依需要去別的地方換換腦筋,再面對愛奧斯,她怕自己管不住自己的脾氣。

來到了盥洗室,她並沒有洗臉,畢竟她臉上有淡妝,洗掉了就麻煩了,她只是站在洗手台前面,閉著眼睛慢慢的思考,看如何應付愛奧斯,不過,這時候,她聽到有人走了進來。蕾依轉過身一看,是美奈子,「美奈?」「我…我爸爸說今晚要和朋友一起吃飯,所以我才會在這裡。」「我也是,那是父親朋友的女兒。」

蕾依靠在洗手台,而美奈子並沒有走上前,兩人之間就好像有楚河漢界一樣,美奈子低著頭問:「杉原…我是說,阿多尼斯說,那是曙光女神愛奧斯。」「對,她有跟我自我介紹,我聽到的時候也很震驚。」「她有說她的名字嗎?」「有,中山光子。」「光子…很適合她,像一道明亮的光。」「她…是我們學校三年級的學生,直升大學了。」

美奈子猛的抬起頭,眼睛直直的看著蕾依,「甚麼?」「她,四月之後,就會是T.A大學部的學生了。」「她…是妳的學姊嗎?」「不是,她是突然出現的。」「我知道,但是她現在的身分,不就是妳的前輩嗎?」「…對。」,美奈子抿著嘴,變的很沉默,蕾依看著她,無奈的說:「美奈…」「我離席太久了,先回去了。」「好吧。」,等美奈子洗了手離開之後,蕾依深呼吸了幾口氣,也打理好自己,走出了盥洗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愛奧斯笑著問:「和阿芙蘿黛蒂,聊的好嗎?」「那是,我的秘密。」「是嗎?或許,有一天,我會來問問阿芙蘿黛蒂的。」

蕾依只是沉默的用著餐,不再說話,當她們要離開餐廳的時候,愛奧斯對蕾依說:「妳知道,當阿芙蘿黛蒂知道我們兩人的事情時,是甚麼反應嗎?」「她不是聖母,自然有很大的情緒反應。」「那個時候的她,跟希拉很像呢。」「不像才奇怪。」「她對我下了詛咒,妳知道嗎?」「我不意外,就像,真正的戰神,對於阿多尼斯的死,很有嫌疑。」「妳真的很有意思,這段時間,我們會很常見面,希望妳今晚,可以好好讀讀,我和阿瑞斯的故事。」「…我會找時間。」

而美奈子牽著愛洛斯,跟在母親身邊,只是有禮貌的向對方告別,然後轉頭,理都不理阿多尼斯,就坐上家裡的車子,一語不發。回家的路上,美奈子的爸爸和藹的問:「美奈。」「嗯?」「妳不喜歡那個男孩?」「我不喜歡在我面前耍帥的人。」,美奈子的媽媽笑了出來,「害我好擔心呢!」「甚麼?」「那個男孩子長的這麼好看,我以為妳會喜歡上他,畢竟,他跟妳平常迷的偶像很像嘛!」「我也不是每個帥哥都喜歡。」「那就好囉!不喜歡就算了,美奈,妳就不要多跟他接觸了,我看他的眼神太危險,那一張花花公子的臉,看了就讓人擔憂,對了,跟妳那些朋友說,看到這孩子要小心一點,妳們幾個都長得那麼好看,可別被他騙。」「好,爸爸。」

美奈子的媽媽又繼續說:「如果啊,那個杉原陽太的個性,像蕾依那樣,我會更擔心呢!」,聽到父母要說出對蕾依的看法,美奈子有點緊張,「為什麼?」「因為很成熟、冷靜又穩重,那孩子要是這種性子,妳怕是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了。」「呃…媽媽…」「我就會開始對妳查勤了。」「我說…爸爸,妳們也太誇張…」「這是為人父母嘛!妳又到了這個年齡,我們多少都會在意,那種個性的人,太危險了。」「為什麼?」「一旦迷上她,妳就很難死心,畢竟她是外冷內熱。」「那種個性的人,最牽動女孩子的心。」「媽媽,妳好理解喔。」「當然,我也年輕過,知道那種個性的人是怎麼樣的。」「那種個性啊,在男孩子中,可是最讓人羨慕的。」「為什麼?」「因為,他的另一半永遠是最美的一個。」「你羨慕啊?」

被愛野媽媽瞪了一眼的愛野爸爸,吞了口口水,大力的猛搖頭否認,然後回到家就開始討好老婆,美奈子讓愛洛斯先去洗澡,她準備了明天上學的課本,並且跟阿提米斯說了今晚的事情,阿提米斯傻眼的看著她,「妳…妳說,那個杉原陽太是妳父親好友的兒子?」「對,幸運的是,我爸媽都不喜歡他。」「呼!那就好,要是藉口向妳逼婚就麻煩了。」「逼婚?阿提米斯,這都甚麼年代了,還有包養婚姻這種事?我們家又不是名門望族,哪可能發生那種事。」「也對啦,那蕾依呢?」

美奈子的臉色一僵,「我不知道。」「…我還是等一下來問妳的兒子吧。」,換美奈子去洗澡的時候,阿提米斯就開口問了,「愛洛斯,今晚的情況到底怎麼樣?」「糟透了,媽媽的位置角度可以很明顯的看到爸爸跟愛奧斯的相處。」「她們很親密嗎?」「幸運的是沒有,爸爸從頭到尾都跟愛奧斯保持距離,就像媽媽跟阿多尼斯一樣,所以,這樣,應該不算到浮氣吧?」

阿提米斯鬆了口氣,「還好,這應該不會吃甚麼大事,不過,美奈的臉色真差。」「這也是沒辦法,雖然不想承認,但愛奧斯是很美的。」「真的嗎?」「對,如果有機會的話,阿提米斯也可以鑑定一下喔。」「總覺得我的尾巴會被露娜咬斷吧…」

回房的美奈子,依舊很沉默,不像往常那樣抱著阿提米斯東聊西聊,愛洛斯跟阿提米斯都擔憂的看著她,「美奈,妳還好嗎?」「我沒事,對了,愛洛斯,可以請你,告訴我有關愛奧斯跟阿瑞斯的故事嗎?就當成,我的睡前故事吧。」,美奈子拍了拍床,讓愛洛斯爬上去,在被窩裡,愛洛斯說著遠古的神話故事,聽完之後,美奈子嘆了口氣,「原來如此,說到底,還是愛神的問題吧?」「那、那不同!爸爸只是很難過而已。」「愛洛斯,原罪還是愛神造成的。」「都、都是阿多尼斯,還有赫菲斯特斯的錯啦!如果阿多尼斯不是長的這麼禍國殃民,就不會有這些事啦!」

美奈子笑了笑,「愛洛斯,在東方,萬事,都很講求緣分的,如果緣分到了,擋也擋不住,就像,西方也相信命運,如果,阿瑞斯跟愛奧斯有一段姻緣的話,那也是必定的,因為,是愛神推開他的嘛!」「媽媽才沒有推開爸爸。」「但是,她的眼睛卻看向了別處,不是嗎?沒關係,這個話題太嚴肅了,不適合睡前談,我們睡吧,明天還要上學。」

當美奈子閉上眼睛的時候,愛洛斯搖搖頭,看著阿提米斯,小小聲的說:「只要阿多尼斯跟愛奧斯不離開,媽媽這情緒,就沒有結束的一天。」「只怕她們就算是離開了,美奈跟蕾依也看不開啊。」,隔天一早,美奈子起來之後,表情還是很嚴肅,阿提米斯和小愛神就知道這位愛神,昨天又沒有做夢了。去學校的路上,看到美奈子的表情,小兔擔憂的問:「美奈,妳的臉色好差。」「沒甚麼,昨晚見到了討厭的人。」,亞美跟真琴疑惑的看著她,「討厭的人?」「是誰啊?」「阿多尼斯。」「啊?」「他不是有個化名嗎?那個叫甚麼杉原陽太的,是我爸的同事的兒子。」

小兔、亞美和真琴都吃驚的看著美奈子,「同事的兒子?」「對,昨晚,我們家就是和他們家一起吃飯。」「這…」「然後,我在那邊遇到蕾依。」「啊?」「蕾依,也跟著她父親,在跟世交一家用餐。」「然後呢?」「對方的女兒,中山光子,是蕾依的學姊,今年直升T.A的大學部。」「那還好嘛!」「她是曙光女神愛奧斯。」「對不起,我改口了,那一點都不好…」

小兔一臉複雜的看著美奈子,「這甚麼鬼修羅場…」「這就像小衛跟貝莉爾,妳跟迪曼多雙雙被迫去吃飯,然後看到對方是一樣的感覺。」「呃…這個比喻也太…小真,妳要我怎麼接下去?」「真琴,這樣講太直接了啦。」「亞美…妳讓我中箭的更嚴重…」,不過,美奈子並沒有笑,她的表情,在三人的眼裡是非常低沉的。「美奈子,妳昨天,還是沒有做夢嗎?」「沒有,那是好事,如果我真的在夢裡,見到了戰神,反而會不知道該跟她說甚麼,而且,愛奧斯的詛咒,是愛神做的,說希拉善嫉,愛神也不惶多讓。」

真琴和小兔當然不知道阿芙蘿黛蒂做了甚麼,亞美小小聲的解釋,『因為阿芙蘿黛蒂,發現了愛奧斯跟阿瑞斯的感情,她帶走了阿瑞斯,然後詛咒愛奧斯以後只會愛上英俊的凡人,對他們有…呃…無、無…』,亞美越講臉越紅,真琴拍拍她的肩膀說:『是個不好的詛咒吧,對妳來說很不好講,那還是別說了,沒關係,回去我們自己查。』『好…』

真琴看著美奈子說:「真的要這樣說,其實,愛神下手還算輕的不是嗎?」「為什麼?」「想看看希拉,再想想愛奧,那真是讓人看不下去。」「哼哼!小真,妳果然愛上了愛奧吧?」「妳告訴我,這個結論是怎麼證明的?」「因為妳最近很常提及愛奧啊。」「我也有提到其他人,卡利斯托和兒子不能相見,阿爾克墨涅被迫害,還有沒出現的埃葵絲,因為被宙斯愛上,導致希拉的報復,在埃伊娜島上降下瘟疫,人都死光了。」「這樣感覺起來,愛神的下手真的很輕。」「而且妳還只是要她愛上英俊的凡人,要是希拉,我看醜男都有可能吧?」「小宙斯,我會連醜男的機會,都不給她的。」

聽到這個聲音,真琴認命的轉過身,「希拉,妳又從泉水中出來了?」「沒錯,偶爾想來看看妳。」「妳可以去雅典的宙斯神廟吧,那個本尊聽說很威嚴。」「那個我看膩了,妳對我來說很新鮮。」「我一點都比不上宙斯。」「小宙斯,不要看輕自己呢。」「好吧,妳來找我有事嗎?」「主要是來看看妳,另外,聽說阿瑞斯跟阿芙蘿黛蒂出事了?」,美奈子只是對上希拉的眼睛說:「我們很好,一點事情都沒有。」

但是希拉卻笑了出來,「妳真逞強,現在妳的反應,就像當初知道阿瑞斯跟愛奧斯的感情一樣,失落不振,連阿多尼斯都無法安慰妳。」「他本來就沒有辦法,因為我討厭阿多尼斯。」「對於阿多尼斯這麼討厭,我倒是不知道呢,當時妳對阿多尼斯多保護,跟波瑟鳳妮搶來搶去的。」「冥后要的話就給他,我不會說二話。」「我沒想到妳對阿瑞斯這麼癡情啊,這個詞用在妳身上太奇怪了。」「我沒有,只是就事論事,說出我的感覺,妳們神明的愛恨情仇,已經嚴重地影響到我們的生活了。」「可惜,誰叫妳們都繼承了他們的力量呢?愛奧斯的做法,讓我覺得,來到這個現世也不錯。」

真琴倒抽一口氣,臉更加青白,她把手縮在口袋裡,忍著不拿出來,要不然,她會忍不住牽著任何人的手,希望能夠汲取一點支援。小兔冷靜的看著希拉問:「阿多尼斯、俄理翁和愛奧斯,來這邊做甚麼?」「妳很好奇?」「他們已經危害到我的朋友了。」「他們來,是想要奪取,他們原先喜歡的人而已。」「他們原先喜歡的人根本不存在,力量跟人,為什麼妳們要搞在一起?」「只能說,她們的吸引力很強大,那個強大,是月神,妳不能理解的。」「我不理解的事情很多,以前的敵人,都有一個主旨,但妳們,卻完全沒有,只為了自己的好惡嗎?」「我們,本來就是這樣的神明,妳第一次知道?就像妳自己,為了喜愛的恩迪米歐,而要宙斯給予他永恆的青春,即使他會永遠沉睡,妳也不在乎。」「我…」「算了,妳放心,這一次,妳不會是目標的,我們要的,都另有其人。」「希拉,妳們要她們,就是對付我。」「那麼,我們會不讓妳出手,而得到她們的。」「我們可以試試看。」「只怕,這裡面,只有愛奧斯會不捨得傷害妳,其他人,我可不敢保證。」

真琴要跳出來的時候,亞美開口了,「妳還是對著我們來,不要動到公主。」「嗯!真沒想到,這句話會是邁亞對我說,不過,我沒必要聽妳的話,另外,小宙斯,妳真的很喜歡愛奧嘛!」「我跟她,是朋友,甚麼曖昧都沒有。」「最好沒有,要不然,妳會看到我恐怖的一面。」「妳…」「阿芙蘿黛蒂、邁亞,希望妳們兩人,能過這一關呢,這兩個牛皮糖,可不是那麼好打發的,另外,小宙斯,妳對付的了俄理翁嗎?還有,阿瑞斯是我的孩子,阿芙蘿黛蒂,我知道,愛奧斯在他的心裡,份量有多重,妳這一次,還拉的走她嗎?」

美奈子怔怔的看著希拉沒說話,希拉得意的笑了笑,又摸了真琴的臉一把,然後就離開了。四個人安靜的進入學校,「這希拉,真不是普通的麻煩。」「我覺得她像麻煩製造者。」「我真擔心愛奧,她到底會不會遭到毒手呢?」,經過真琴旁邊的勒達,疑惑的問:「小宙斯為什麼又在思念著愛奧?」「我是在擔心她啦。」,真琴把剛剛的事情,告訴了勒達,勒達理解的點點頭,「原來如此,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想,希拉應該還不至於對愛奧出手。」「為什麼?」「畢竟,她還要顧忌妳嘛!妳對希拉的感覺,跟宙斯對希拉的感覺,完全不同。」「宙斯對希拉的感覺是甚麼啊?」「對啊,希臘神話中,都沒有寫到宙斯對希拉的感覺。」「只有說他們吵架,天空會打雷下雨。」「然後宙斯會被金腰帶吸引。」

「宙斯對希拉又怕又勉強喜歡。」「是因為希拉比較兇嗎?」「對,因為她比較高傲。」「嗯!古代男人,都不喜歡這樣的女子吧。」「但是,那是後來,如果,宙斯不四處風流的話,她是可以變的很柔順的。」「對了,小兔,這就是傲嬌。」「但是也有比例吧,現在的天后,根本就是全傲啊,哪來的嬌?」「如果宙斯的個性不那麼差的話,大概可以變成一傲九嬌?」「小宙斯,妳喜歡這樣的啊?」「我只是在說希拉的個性。」「那妳對現在的希拉有甚麼感覺?」「沒有感覺啊,很煩,糾纏不休。」「如果她用溫柔的一面纏著妳呢?」「呃…還是沒有感覺吧,頂多是好朋友。」「照妳這樣的想法,希拉最後,到最後會失敗吧。」「當然,她不會成功的,對了,勒達,妳為什麼說希拉不會對愛奧出手?」「因為,她知道,如果她對愛奧出手,妳對她的感覺,會瞬間變的很負面。」「說不定我會像宙斯一樣原諒她?」「我們都知道妳不會,因為妳不是她,至少,在妳眼裡,我們都算是朋友,對吧?」「沒錯。」「她知道,妳對友情的重視,輕易的,她不會動到我們身上,要不然,本來妳對她的觀感就不佳,這樣更糟。」「啊啊,是這樣。」

勒達看著亞美和美奈子說:「妳們兩位要小心,俄理翁和阿多尼斯,並不好對付。」「好的,謝謝妳。」「我明白了。」「至於愛奧斯,她會不會構成威脅,我們也說不清。」,美奈子眨眨眼睛,鼓起勇氣問:「愛奧斯跟阿瑞斯的感情,很深嗎?」「不到妳的程度,但是不淺。」「我曉得了。」

那一整天,美奈子都有點心神不寧的,下了課,就拉著真琴、亞美跟小兔跑去T.A的校門口等人,「那個,也不用這樣等她吧!」「那、那個,要跟蕾依討論新、新的敵人。」「阿提米斯聽到妳說這句話,一定會開心得哭出來。」「所以要早點開會。」「是、是。」,但出乎意料的,蕾依在大部分的學生都出了校門之後,也沒出現,連小小兔都帶著小螢還有愛洛斯趕到了,她才慢慢的走出來,而她的身邊,卻跟著一位漂亮的女孩。

小小兔摀著嘴說:「嗚哇…好漂亮,像媽媽一樣。」「真的,好端莊高雅,身上像是散發光芒一樣,果真是白翼女神,太美了,對了,她應該是第二代泰坦嗎?」「對,她是許柏理恩和提亞的女兒。」「許柏理恩又是克隆諾斯的哥哥,這樣說來,她就是我的姪女囉?」「依照輩分來說的話,確實如此。」「小螢,妳不會希望她叫妳叔叔吧?」「那就太尷尬了…」

兩人慢慢走到門口,蕾依看到小兔她們,還有緊張的美奈子,高興的要加快腳步,卻被愛奧斯拉住了衣袖,「阿瑞斯,可以為我介紹一下?」,蕾依閉了閉眼,又深呼吸幾口氣,帶著愛奧斯到了眾人面前,「各位,這位是我的學姊,中山光子。」「貴安,我是中山光子,阿瑞斯,事到如今,何必遮遮掩掩呢?」「她是曙光女神愛奧斯。」

而愛奧斯先抱上了一個人,「好久不見了,賽勒涅,或者,西蕾妮蒂。」「咦?啊…喔…我、我該怎麼稱呼妳呢?」「月亮女神,是我的妹妹喔。」「那、那我該叫妳姊姊啊?」「都可以,這是妳的女兒?告訴我,妳叫甚麼名字?」「爸爸媽媽都叫我小淑女。」「真的像個小淑女呢,好可愛。」「謝謝…」,而她又看向小螢,「您好,克隆諾斯叔叔。」「喔…哇…那個…貴、貴安?」「貴安,叔叔這樣小小的,要是奶奶看到的話,說不定會抱在懷裡不放。」「呃!為什麼大家總是喜歡把我當成小小的人或者嬰兒啊…」

又轉向現場唯一的男孩,「愛洛斯。」「妳好,愛奧斯。」,兩人沒有說太多話,現在,愛奧斯的注意力都在美奈子、真琴和亞美身上,她先看著真琴和亞美,玩味的笑了笑,「果然有繼承宙斯的力量呢,妳的身體還好嗎?」「藥物控制的還可以。」「也只有希拉,會對喜歡的人做出這種事呢,讓妳虛弱成這樣,我想,她是在挑戰妳的極限吧?」「這種挑戰,我不想要。」

然後,她對亞美說:「果然,妳具有俄刻阿尼德斯的血液,擅長對於水的掌控。」「因為特提斯的關係嗎?」「沒錯,而且像她一般憐柔,庫勒涅山,真是個養人的好地方,小宙斯,妳去過嗎?」「我…我、我是日本人,怎麼會知道庫勒涅山長甚麼樣子?」,愛奧斯神秘的一笑,「我想,妳會有機會去拜訪的。」

最後,她看著美奈子,淡淡的打招呼,「阿芙蘿黛蒂。」「愛奧斯。」「妳…還沒長大呢。」「我才17歲!」「也是,看起來真是青澀,跟我以前的印象完全不同。」「我不是妳記憶中的人。」「當然,妳不像,妳要是我記憶中的人,小宙斯的眼睛,早就被妳迷惑了,哪有可能像現在這麼清朗?」「…我不是那種輕易就迷惑的人好嗎…」「而且妳的金腰帶,在希拉身上。」「那給她好了,我不要,要那種東西做甚麼?」「這麼豪爽的把自己的武器丟掉?這樣好嗎?」「有甚麼不好?那本來就不是我的東西,是屬於阿芙蘿黛蒂的,我不是她,是愛野美奈子,要不是屬於自己的東西,那叫做搶,我搶別人的東西幹嗎?」

愛奧斯淡淡的一笑,「那麼,我可以把阿瑞斯帶回來身邊嗎?」「不可以。」「妳剛剛說不可以搶別人的東西喔。」「妳說的阿瑞斯,是蕾依,那是火野蕾依,我們的夥伴,不是妳口中的戰神,當然不可以,現在,是妳要搶我們的同伴!」「妳不知道,她繼承了戰神的力量?」「這句話應該我來奉還,妳們不知道我們不是那些上古神明嗎?」

愛奧斯笑了出來,就連她的笑,也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我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就是不可自拔的迷上了擁有她們力量的妳們呢。」,她轉過身,面對著蕾依,剛好她們站的地方沒有什麼學生經過,愛奧斯快速的在蕾依的唇角留下一吻,那個速度讓蕾依無法反抗,也讓其他人嚇的張大眼睛,愛奧斯舔舔嘴唇說:「阿瑞斯,最近很喜歡桃花花茶呢,唇上,都是這個味道,討厭玫瑰?」

蕾依摀著嘴唇,說不出話來,美奈子生氣的大步跨出,把人搶回來,「妳、妳對蕾依做了甚麼?」「沒甚麼,給她一個離別的吻,到現在,她還是喜歡桃花呢。」「她喜歡的是香水百合啦!」「是嗎?又多了一種,謝謝妳告訴我呢,阿芙蘿黛蒂,明天見囉,蕾依學妹,貴安。」「貴安…光子學姊。」

目送著她的離去,戰士們轉身去了公園,一路上的氣氛都安靜尷尬,真琴偷偷的跟小兔說:『還好希拉太兇,所以沒人敢對我這麼做,最多就是臉頰,希拉也很克制自己,沒有吻我。』『是啊,這時候,才覺得有希拉這樣的正妻存在是挺必要的。』『這兩人會吵得多兇?』『不曉得,誰來勸架啊?亞美,怎麼辦?』,亞美咬著下唇說:『我們介入好嗎?而且,她們是用甚麼身分在吵架呢?』『朋友吧,有別的嗎?』『呃…對啦…朋友…』『要不然,戰神的爸爸是妳,愛神的爸爸是遙,妳們兩人出馬勸架?』『小兔,妳覺得我們兩人勸的了?光是口才我就輸給她們三個人了,而且要站在誰那一邊?』『對喔。』

這時,小兔把眼睛放在小小兔和小螢身上,此時,小小兔還沉浸在愛奧斯的美麗裡,『小小兔。』『幹嗎?』『我叫了妳好幾聲,妳在想甚麼啦?』『當然是在想愛奧斯啊,她好美,跟媽媽一樣,那淡金色的長髮,散發著光澤,還有她的手摸我的臉的時候,有一陣玫瑰香氣,小螢,妳有聞到嗎?』『有,淡雅清香,跟真琴身上一樣。』『那雙手好美麗啊,好想再看到她喔。』『那個,小小兔,不用我提醒,妳要是說妳想看到她的話,美奈子和蕾依的表情會比現在更難看吧?』『呃…對喔…我只是想說…從神明的血緣上,我們的關係挺近的,說不定可以用親戚的理由去找她。』『小月神,妳、妳就這樣被愛奧斯的美色給擄獲走了?』

愛洛斯的眼裡含著兩泡眼淚看著小小兔,小小兔尷尬的說:『也、也不是,因為她真的很美…跟美奈子的美是不一樣的,我…賽姬也很美啊,你還不是為了她做了很多掩蔽,最後跑去跟你媽媽求情?』『也、也是啦…不、不要提到賽姬,要是讓她誤會我出事,跑來找我怎麼辦?到時候又給大家添麻煩,我的意思是,愛奧斯是妳們的金星的敵人,要想辦法對付她。』『她會是敵人嗎?她是曙光女神耶,看起來那麼正常。』『希拉在不對付小三們的時候,也很正常,誰知道小三出現,她會抓狂這樣?』『要對付名義上的阿姨耶,我做不到。』『那,克隆諾斯,妳要想點辦法。』

小螢比了比自己,『我?我怎麼可能有辦法?先不說年齡差距,光是親屬關係,我就有距離了,這個,應該是要公主殿下出馬。』『我、我沒辦法,蕾依跟美奈子現在好兇又好恐怖…』『妳都不敢說話了,我們又怎麼好出頭…』『要是我被罵了怎麼辦?』『呃…我拿食物跟妳交換?』『好!我試試看,我想吃巧克力蛋糕。』『成交,做個月球狀的蛋糕給妳。』『…小真,據說宙斯跟月神也有過曖昧,麻煩妳對我也浪漫一點好嗎?』

在公園,小兔慢慢的開了口,「呃!那個,妳們對於愛奧斯跟阿多尼斯有甚麼想法嗎?」「沒有想法。」「都一樣。」「那、那要怎麼對付呢?」「看她們使出甚麼方法,照樣還回去就是了。」「找野豬,看誰能生出幾百隻野豬,讓他打個過癮。」『我、我不行了,這怒氣值也太高。』,小兔躲在真琴的身後,『亞美,不,水之女神,妳來想辦法。』

亞美被推到兩人面前,「那個,除了這些之外,我們也該想想別的方式,畢竟他們現在是普通人。」「反正學姊的家庭與我沒有關聯,我不想跟她多有牽扯。」「我父母說我可以不用理他,管他要做甚麼,敢上門,我就拿掃把或鹽巴把他趕出去。」『不行、不行,這根本是兩個戰神在講話。』,亞美也轉到真琴的身後,不敢面對那兩人,『小真,加油。』『妳是天神,辦的到的。』『真琴,我的心與妳同在。』『真琴要小心。』『真琴姊,家務事,就拜託妳了。』

木野真琴吞了口口水,「我、我說,火氣不要那麼大,我有那麼多麻煩,我也沒生氣。」「那是因為那些人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也、也是啦,嘛!吵架也不是辦法。」「我們沒有吵架。」「好、好,沒有吵架,那個,蕾依,美奈子,在對那些人生氣之前,先想想,他們和俄理翁可是同一陣線的,我也很苦惱喔。」「真琴只要努力,就可以打倒俄理翁了。」「我、我怎麼努力啊,今天下午,心痛的差點喘不過氣來。」「俄理翁是男的,亞美是女的,妳也是女的,他能做甚麼?」

美奈子的氣話,終究還是說出她現在的心情由來,真琴撓撓臉說:「但是他有性別的優勢嘛!品學兼優,文武雙全,父母都喜歡不是嗎?阿多尼斯也有,愛奧斯也是好媳婦人選,妳們這麼不在意下去,要是之後出了甚麼事,後悔都來不及了。」,終於,把兩人勸過來,面對著大家,「那個,阿瑞斯,現在阿芙蘿黛蒂對阿多尼斯根本不感興趣,妳就不要想這麼多,努力做自己就好了,他連赫菲斯特斯都不如,妳怕甚麼?要殺他的野豬,都被妳打死了,還有妳害怕的東西?阿芙蘿黛蒂,妳的美麗是完全不輸給愛奧斯的,如果不希望愛奧斯搶走阿瑞斯的話,自己要努力一點,一個吻又不算甚麼,而且她也沒有真的親到點上啊,生氣,吻也不會消失,就像,妳,喔,我是說真正的阿芙蘿黛蒂嫁給赫菲斯特斯,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不能改正,她有因為嫁給討厭的人,就放棄追求自己喜歡的人嗎?沒有喔,現在的妳們,既是她們,又不是他們,這個劫,不能困住自己。」

小兔驚訝的看著真琴,「哇哇,小真,妳這一番話,講的真有道理。」「是啊,有條有理,很清楚。」「這是我拿來寬慰自己的話啦,如果不這麼想的話,我遲早會被那些奇怪的故事給煩死。」「也對喔。」「所以啦,她們出現是他們的事情,他們喜歡誰,也是他們的事情,妳們是金星跟火星,不要被神話侷限了。」「啊…」「嘛!雖然去做那些神話的夢,也挺有意思的就是了,古希臘的風景真美,那可完全沒有汙染的耶!」「真的嗎?」「真的,小兔,我不騙妳,海水是純淨的藍,從天上往下看,我手上要是有相機,肯定會把它們都照下來。」「啊啊,我也好想去看…等一下…我如果真的夢到,不就是晚上嗎?」「好像是耶…」「那、那我看啥?」「呃!可以看睡著的王子啦…」「小兔,那樣也不錯啦,至少妳可以看美男子看整晚。」「我喜歡看帥哥沒錯,小小兔,但是看個睡著的人看整晚,我也會有點無聊好嗎?又不是以前沒有娛樂的年代…」

真琴的話,讓兩人的表情稍微鬆軟了一點,這時,有人的手機響了,是亞美的,「咦?我媽媽,她今天準時下班,我們要一起吃晚餐。」「那妳快去醫院吧,亞美,跟媽媽好好吃一頓飯。」,亞美點頭,但又擔心的看著美奈子和蕾依,兩人對她笑了笑,「放心,我們會好好想一想的。」「是啊,那是神話,我們可是真實的人。」,亞美才搭著公車去醫院。

當然,她前往母親的辦公室,找到了她,也看到了恐怖的人,「亞美,妳來的正好,這位是西川醫生,還有他的姪子。」,她緊張得躲在母親的身邊,拘謹的向對方行禮,那位西川醫生是名男性,看到亞美,笑咪咪的說:「呀!水野醫生的掌上明珠呢,也很聰慧,小智跟我說過,妳們在同一個補習班?那真的有緣。」,亞美的媽媽冴子也笑著回答,「兩個孩子能夠彼此多照應也好,那裡那麼競爭,我女兒一向念起書來,就顧前不顧後,好幾次我都怕她弄壞了身子,現在有認識的人在同一個地方,互相督促也不錯。」「那裡的話,還有請令千金,多多照顧小智,我們西川家就他一個男孩子,他也很努力上進。」「肯上進的孩子是好的。」

大人們在一旁寒暄,亞美低著頭不說話,俄理翁也不在意,拿著眼在偷看她,那種能把人看穿的視線,讓亞美覺得噁心又討厭,當亞美以為他們要一起吃晚餐的時候,沒想到對方卻離開了,然後水野冴子鬆了口氣,「太好了,亞美,等我五分鐘,我們就去吃晚餐。」「好的,媽媽。」

那天晚上,水野家的母女,是去一家安靜的傳統小店吃的飯,味道很扎實,「好吃嗎?亞美。」「好吃,這裡的魚,味道好棒。」「這個啊,是其他同事推薦給我的,而且這裡很安靜,可以好好地跟妳聊聊,今天對那個男孩的看法如何呢?」,亞美一聽到這個問題就很緊張,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我…那個…媽媽…」「沒關係,沒關係,只是閒聊,不要緊張。」「他很好看…」「還有呢?」「就這樣…我…我下次來醫院,還會看到他嗎?」「妳想嗎?」

亞美大力的搖頭,「我不想看到他!真的,媽媽,我沒有說謊。」,亞美臉上的驚慌和害怕不是裝出來的,水野冴子仔細的觀察,發現女兒的眼裡,完全沒有小女孩談到暗戀對象的那種羞意跟甜蜜,只有濃濃的恐懼,她笑著拍拍亞美的手說:「那就好。」「媽媽的意思是?」「我以為,妳會喜歡上那個男孩子的。」「我不會那麼容易喜歡上一個人的,媽媽。」「因為啊,妳們這個年紀的小女孩,最容易被帥哥吸引嘛!我看過很多病人都是這樣,妳不喜歡他,我真高興。」

亞美聽到母親的評論,跟她想的不同,疑惑的問:「可是,一般的父母,不是都會喜歡這樣的男孩子嗎?」「才不會喔,這男孩子的臉,看起來太壞了,即使,他裝出敦厚老實的樣子,也被我看出來了。」「裝?」「對,好像,要我個好印象,這點做的真糟,我早就留意到,當我在跟西川醫生談話的時候,他在看妳,對吧?」「嗯!」「討厭的孩子啊,現在的男生真是一個比一個壞,妳跟他同一個補習班?」「對,之前發現的。」「那還是換一個吧,跟這孩子在一塊兒太危險了。」「可、可是…」

「妳想跟他一起上嗎?」「不是,這個離我們家很近,而且…真琴…」「木野真琴?她怎麼了?」「那裡離她家,也不遠,偶爾,她會來陪我回家。」,水野冴子詫異的看著女兒,「她心臟不好呢,這麼冷的天,要是著涼的話,病況會加重。」「我有留意,但因為西川君的關係,所以她堅持要來陪我回家。」「妳的朋友也知道啦,真琴的話…嗯!好吧,那就不換了。」「真的嗎?媽媽?」「對,因為有真琴在嘛!我就放心了,但是妳也要留心她的身體,她最近怎麼樣?」「今天下午有發作過一次,其他時間還好,胃口,有開一點。」「那就好,啊啊,要是西川那傢伙的姪子的個性,像真琴的話,我可不知道該怎麼辦。」

亞美小聲又好奇的問:「為什麼媽媽要這麼說?」「因為,真琴的個性很好啊,雖然她常說自己很笨,成績中等,如果她在西川智也面前的話,應該挺沒有自信的?」「沒有,因為…西川他有些不當的言行,所以,真琴她兇了西川幾次,把我護在身後。」「真的啊!那個死孩子,剛剛那個醫生是他叔叔,叔姪兩個都一樣壞,他爸爸還好,果然被我料中了,還真麻煩真琴了,也幸好有她在。對了,剛剛說到成績,小孩子才會在意成績,到了出社會,就是看個性,像真琴這樣個性溫和善良的,大家都會很喜歡,西川啊,有點盛氣凌人,而且真琴很努力認真,那樣的個性,我們當父母的才會喜歡喔。」「原來是這樣。」

冴子笑咪咪的說:「偶爾也帶真琴給媽媽看看嘛!每次來醫院看病,都不來找我,很寂寞喔。」「那、那個…」「我知道有時候妳會陪她來,對不對,雖然因為傷口的問題,現在是真琴跟蕾依一塊去,不過她們偶爾來內科找我,我也會很開心喔。」「好的,我會跟她們說。」「來,繼續吃飯吧,說到料理,我還真想念,妳們兩個過年做的麵呢,味道真好,亞美很有福氣,可以常常吃到她做的東西。」「她、她在生病…」「病可以慢慢養,體力可以慢慢恢復,心臟病的病人我看過太多了,善加保養,還是能夠過得好好的,妳未來還是很有口福的呢。」「媽媽?」「我們吃下一道料理吧。」,冴子神秘的微笑,讓亞美,有點猜不清母親的想法。


後記
哈哈哈,爽,開虐啦
我一向不太擅長寫這一對呢
結果找到愛奧斯,也就是北歐說的奧羅拉
然後就想到這個虐法。
愛奧斯跟阿瑞斯確實有一段情,而那段情,也確實讓阿芙蘿黛蒂怒火中燒
而阿芙蘿黛蒂跟阿多尼斯之間的事情,阿瑞斯也確實心生怒火
當然,兩人各自對那兩位都有報復
這邊,我當然不會往報復走,畢竟,她們也不是真正的愛神跟戰神
還是要堂堂正正地來,而中間為什麼說是兩個戰神
在古希臘的時候,愛神也有一定的戰爭意義
有些地方膜拜愛神,不光是為了愛與美,也有戰鬥的含意,簡單好像是這樣

然後,在某兩個小地方,我稍微的讓某兩位腳色的長輩們
對於曖昧者,發表了一點評論
至於,火野家的政治家,那個....嗯!不好對付.....

心動心痛就是許慧欣跟劉畊宏唱的
這首我有印象挺紅的
歌詞的某部分,我覺得跟蕾依還有美奈子的感情有點像
所以就拿來用了
上一篇
下一篇

1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渣翻】[HAM] 反應...

全裸拜託阿嬤幫我童貞畢業♡

【漫畫翻譯】橋本くらら - 親親遊戲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