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7-11 19:23

《宿命的必然》第六章・傳言再起(6)

作者:二日夾


      只見黑髮青年劍眉微蹙,打量著面前龐大的敵人,雙手與腰間卻空蕩蕩的,從不離身的長刀此刻竟未帶在身上,乍一看渾身上下破綻百出,叫敵人佔去更大的優勢。

      唯獨那雙蔚藍色的瞳眸顏色轉淡,猶如染上霜雪般變成了寒冷的冰藍色。

      「兩棲獸為什麼會突然攻擊人!?」

      難道說賽迦這個人的存在已經到了人神共憤、喔不,是連溫馴的魔獸都厭惡得會想攻擊他的境地了嗎?!

      真不知道是賽迦太了解她,還是青年其實是擁有讀心術之類的特殊能力,在少女很沒良心的這麼想的同時,站在河流對面跟她相隔少說也有兩公尺遠的賽迦,忽然神色不虞的瞪著她。

      「把妳腦袋裡想的東西給我全刪了!」

      不不不,先生,你現在該注意的不應該是她,而是眼前的危機吧?!對方可是一尾巴就能把人拍成不死也重傷的魔獸喔!

      據說兩棲獸的速度雖然緩慢如烏龜,但是尾巴的拍擊力卻完全不亞於牠的彈跳爆發力,少說也有四百五十斤來著。

      這麼看來,周遭的樹木大概也是因此壯烈犧牲的吧……那幾棵看上去都是至少三個成年男人才能環抱的大樹啊!瞧瞧那尾巴的殺傷力!

      就跟去年遇上的猛瑪猿差不多,被兩棲獸一尾巴打下去,普通人就算奇蹟似的沒死,好一點的是嚴重的內傷或是多處粉碎性的骨折,壞一點的大概是下半輩子都要與床鋪相依為命。

      除了周遭被打折的數棵大樹,還有大片泥濘濕潤的草地外,在魔獸的腳下還有個巨大的坑,看起來兩棲獸已經用過一次「泰山壓頂」攻擊,這樣對他們是有利的情形。

      畢竟兩棲獸在每次的彈跳過後,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蓄力,全都歸功於身體太笨重的緣故。

      只是面對眼前這副慘不忍睹的景象,緹菈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因為,她出來的時候……忘記拿自己的愛弓。


      明明現在這樣的距離,是最適合遠攻的。隔著兩尺寬的河道,對付已經進入疲憊狀態的兩棲獸,採取遠攻才是上策……雖然她覺得箭矢應該是打不穿那厚實的鱗片,但是聊勝於無。

      該怎麼辦呢……就算她再怎麼不喜歡賽迦(主要是他的毒舌),也不代表她會想看到對方在自己面前被打得粉身碎骨或是血肉模糊的恐怖場面,那絕對會害她做惡夢。

      可以想見明沂和伊莉絲絕對不希望見到對方好好地離開,最後卻變成那副模樣。

      ──而出於某個難以言喻的無名情緒,她發現自己怎樣都不願看到青年受傷,哪怕只是想像,都會令她感到一種窒息感,像是被人緊緊攢住心臟似的。

      她下意識的甩頭,好像這樣就可以將那樣恐懼的感覺拋出腦海,卻忽略了一件事:

      不光是賽迦,她其實也是身處險境。

      「笨蛋!不要發呆啊!」

      耳邊傳來青年氣急敗壞的嗓音,緹菈尚未反應過來,只覺得在眼角餘光內,似乎有一條湖綠色的東西一閃而過。她下意識的轉過身去,想看清那是什麼……

      自右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劃破空氣而來,伴隨著銳利的風聲,是一股不期然的猛烈力道,狠狠地撞擊在腹部,反胃的暈眩、噁心感以及沉悶的疼痛,如毒藥般緩慢而劇烈的自處向上竄升。

      暈眩的不適感在那一瞬間,佔據了全部的意識。腳下的步伐一個踉蹌,視野頓時一歪,眼前青蔥的景色,忽地轉變成了只有幾朵薄紗白雲的蔚藍天空。

      當她終於從「這頭兩棲獸的尾巴有三四尺長啊」這樣的想法中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正向後投入那一道,高聳而見不到底的瀑布。

      「要死了嗎?」

      這四個字隨即在腦中一閃而過,悔恨、疑惑等負面情緒還來不及浮現,小說中經常會描寫的人生跑馬燈也沒有出現。

      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被放慢步調,宛如真實默劇上演的真實畫面。

      因為時間之神似乎在同她惡作劇,伸出食指輕輕的抵住了克盡職守、規律前進的指針。

      天生絕佳的動態視力,令緹菈清清楚楚地看見──

      黑髮青年在她失足的那一刻,俊顏霎那間的扭曲一瞬……對上眼的那刻,不知是否是錯覺,那雙頓時瞠大的眼眸,似乎不再是清澈的藍天,而是染上黑暗的深藍。

      隨即,他猛地微微躬下身,彷彿也被兩棲獸的尾巴狠掃過似的,那樣的姿勢令人無法看清他的神情,只能看見他的頭髮在那一瞬間飛揚著,褪去了深邃的黑色,變成了猶如染上月光的銀白色。

      與之相反,某種看起來黏稠卻黑得發亮的液體,在電光石火之間,以沖天之勢從他的身體內竄了出來,迅速吞噬了他的身軀、頸部、頭部乃至於雙手雙腳。

      幾乎只用了一秒的時間,那股古怪的液體便完全的將青年那修長的身軀包覆在其中,看起來就像是小說中身穿闇夜披風的德古拉一樣。

      整體的外表呈現流線型,通體漆黑得發亮的……怪物。

      狹長的菱形狀雙目沒有瞳仁,只是散發著幽幽的瑩藍色光芒,如裂口女般的嘴部因四根銳利的牙齒而無法完全合攏,揚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看起來濕潤光滑的皮膚,如魚鰭般的寬大雙臂,修長尖銳的五根利爪和類似野獸後足的發達下肢,微微向前拱起的背脊就像鐘樓怪人,又像是蓄勢待發準備撲向獵物的狼人。

      背後不斷甩著的是……貓咪似的尾巴???

      總之,從未見過這樣古怪外表的生物,不僅看不出人類原有的特徵,也不像獸人族或是任何已知的魔獸,甚至不曉得能否用「牠」來稱呼。

      它、說不定……已經脫離生物的範疇。


      那樣的姿態宛如靜靜注視著獵物的惡魔般。


     當這樣的念頭如驚雷般竄過緹菈的腦海時,那道黑色的身軀展開雙臂,像熔化的金屬般迅速的延展開來,猶如煙火沖天般「嗖」的衝過來。

      那副景象宛如張開黑色雙翼的蝙蝠般,爲蔚藍色的蒼穹拉上一層黑幕,一大片鋪天蓋地的黑暗襲向自己,冰涼的液體觸碰到手臂的瞬間,便溫柔的包覆著全身,是莫名熟悉的微涼觸感。

      除此之外,什麼都感覺不到。

      無論是急速下墜的風聲、墜落的失重感,全被它完美的阻擋在外,彷彿自己進入一個與世隔絕的保護罩一般。

      啊……之前能力暴走的那個時候,好像也有過這樣的感覺……那時看見的,在溫柔的金色光芒中閃過的黑暗……

      失去意識前,緹菈在心中這麼想著。

      ──當她再次醒來時,人已經在那個能聽到海浪聲的沿海洞窟,身邊除了潮濕到長滿青苔的岩壁之外,還有周身氣息充斥著違和感的……賽迦。


      午後下著小雨的,那片無限開闊的天空,是什麼顏色?

      是籠罩著陰鬱的灰暗,還是洗淨了悲傷的蔚藍?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15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忘卻神話的魔女 10

[達人專欄] イグドラシルの翼_EP005_ 教皇_2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四四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