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7-12 10:49

[達人專欄] 【GL長篇】一合居-48 女媧(上)

作者:馥閒庭

  女媧又稱女媧氏,另稱媧皇、女希氏,曾是上古氏族首領,她人身蛇尾的身影也被許多世人稱頌、紀錄。
  
  甚至被雕刻成壁畫存放,例如陶芷藍發現的那一面。
  
  陶芷藍在四方府打雜,她被人叫去整理書籍,之後顧靈煙也派地瓜過來,表面上是盯著,實際上是陪她。
  
  芷藍看到整理的書籍有提到女媧,她好奇的問地瓜「地瓜,你覺得女媧為什麼要造人?」她為什麼要造出不同於自己的種族?
  
  她是上神且有強大的力量,為什麼需要脆弱的人族?
  
  「誰知道,祂就是造了,我們才存在啊!」地瓜聳肩的回答她。
  
  聽到地瓜的回答,芷藍收回視線「也是。」她專心在手上整理的東西。
  
  被派來整理金行樓的雜物,一轉眼她在四方府已經十年了。
  
  十年對一般百姓而言,恐怕是半生的時間,但對修道者而言,卻只是轉瞬即逝。
  
  如今芷藍已經到達心動期,但她的工作也只是將大部分的書籍整理,儘管她已經習讀完四方府的課程,連武術都已經學成但她不想出山入世,選擇日日在四方府習練,因為她有想陪伴的人。
  
  我的師父,顧靈煙。
  
  原本曾有四方府的訪客看上了芷藍,喜歡她在刀道的造化想要帶她走,但顧靈煙卻沒有同意。
  
  雖然別人都替芷藍覺得可惜,但地瓜知道對陶芷藍而言,守在顧靈煙身邊才是她最想做的事情。
  
  外面有人走過,絮語著一些事情。
  
  「聽說了嗎?那個傳言又開始了,這次是北洲傳來。」
  
  「不可能吧!北洲人煙最少…」
  
  「所以才可怕阿!」
  
  外面的人聲慢慢走遠,但傳言帶來的沉重卻留在聽的人耳中。
  
  「最近,相柳出世的消息越來越多了,師父也越來越忙。」芷藍嘆息的說,她一邊掃著灰塵,直到碰到一個小盒子。
  
  地瓜看著那個盒子看似閒話家常「說起來,你會不會好奇…女媧造了人,後來去哪了?」
  
  「對耶,也不知道去了哪?」芷藍好奇起來,把小盒子上的灰塵掃掉,然後要放進去時,卻被地瓜搶走。
  
  「這啥!是什麼寶貝嗎?」地瓜打開盒子,從裡面拿出一個小網子「什麼嘛!就一張小破網。」她隨手一丟。
  
  「你別亂動!」芷藍皺眉把網子拿起來,那只是平常的網,黑色的絲線綁的,她小心地放回盒內,蓋上盒子要捧回櫃子,用手摸到底部才發現似乎有什麼刻痕。
  
  她把盒子翻過來,盒子背面被刻上了四方府的徽印,但卻不是精細的刀工,而是幾乎用劃的方式,似乎是追求快速的劃上去的。
  
  「無聊,對了!芷藍,你聽說了嗎?」地瓜神秘的看著芷藍「那個大黃長老好像要回來了。」這樣她們就要面對了吧?
  
  芷藍不是蕭飛塵這件事,顧靈煙終究要上報家長。
  
  「是沒錯。」闕縈思微笑的接話。
  
  地瓜僵硬的打哈哈「我沒有亂動喔!我去打水…打水,借過一下。」她一溜煙的跑出去。
  
  芷藍恭敬的行禮「闕長老。」
  
  闕縈思看著她行禮時正對自己的額頭,那邊是天靈蓋的位置,只要她伸手…
  
  芷藍感覺到氣氛有些凝滯,她突然緊張起來。
  
  闕縈思的手動了,她把手伸到芷藍面前「這個送給你。」
  
  她的手上,有個精緻的小香囊,帶著普通的藥香。
  
  闕縈思微笑的遞給她。
  
  芷藍接下後看著這個香囊,除了外觀是用很好的布料外,還有股溫柔的香氣。
  
  「這…」芷藍不敢收。
  
  闕縈思卻堅持的遞過去「四方府每隔十年都有一次燈會,為了慶祝我做了幾個香囊,你是師妹的愛徒,我也給你備了一份。」
  
  聽到是因為師父的關係,芷藍才放心的收下「謝謝闕長老。」
  
  「希望你順心。」她微笑的看著芷藍說。
  
  「好的。」芷藍點頭。
  
  闕瑩思看似還想說什麼,但還在打量芷藍時,遠處卻有人喊芷藍的聲音。
  
  「芷藍!」
  
  顧靈煙找到了金行樓,她上前示意芷藍跟她走「我要去東洲。」看到闕縈思也在時她有些愣住「師姐怎麼在這?」
  
  闕縈思微笑「師父就快回來了,師妹卻要出府?」
  
  「恩,師父同意的。」顧靈煙有些閃避的說。
  
  她對顧大黃說要帶徒弟去歷練,馬上就得到了同意,但她心裡卻很複雜,如果師伯知道她的徒兒是芷藍,還會這樣爽快嗎?
  
  她快速的跟闕縈思告辭,然後牽著芷藍的手將她帶離四方府。
  
  「那…路上小心。」闕縈思微笑的讓開身,她目送顧靈煙牽著芷藍離開。
  
  闕瑩思發現,靈煙剛剛稱呼顧大黃師父,而且一直牽著芷藍的手。
  
  這已經超過了師徒該有的禮貌。
  
  恐怕她很想逃離四方府吧?
  
  ※
  
  芷藍被顧靈煙牽著手帶離四方府,之後她們馭劍來到東洲跟南洲的交界。
  
  「這次的瘴氣來自於一個小村,我們答應了蕭氏要進去封印。」顧靈煙不願多說顧大黃回來的事情,只是對芷藍講她們要面對的任務。
  
  「那為什麼師父要離開這麼久?」芷藍好奇的問。
  
  一般封印瘴氣只要三五天,師父卻一口氣就對門派的人說會離開一年。
  
  顧靈煙看了她一眼才說:「因為找不到瘴氣之地。」
  
  瘴氣洩漏出來的話,她可以馬上淨化,但卻怎樣都找不到源頭,而且連小村的入口都找不到。
  
  其實這不到需要帶芷藍離開四方府的程度,但大黃師伯要回來了…
  
  想到師伯回來發現芷藍的後果,顧靈煙只覺得心亂如麻,她便乾脆將芷藍帶出來。
  
  「我們要先找出那個村莊。」她平靜的說。
  
  芷藍知道師父有她的為難,因此只是溫馴的點頭「好。」
  
  ※
  
  恐懼。
  
  是一種出生就擁有的情感,隨著身體長大,恐懼卻不曾消失。
  
  尤其是對未來的恐懼,她身為女子,更是必須吞聲又小心翼翼地行走,每天都感覺只是站在恐懼前面幾步而已。
  
  伊呀!
  
  門打開了。
  
  幾個男人走進房裡,為首的是村長,還有她的爹。
  
  「我沒有病!我沒有!」
  
  她恐懼的對人群中的老漢說:「爹!我想回家!」
  
  她爹卻像是看著某種髒物,一臉嫌惡後退幾步「村長,你說的是真的?」只要他承認女兒是女媧後人,他們家就能得到一塊好地跟借到牛耕作?
  
  「當然,你沒發現嗎?她身上都是鱗片,這就是女媧後人的象徵。」村長看著眼前的姑娘,她露出的手上都是奇怪形狀的痂皮,像是蛇麟的模樣。
  
  其實這是他提前在這房間的家具塗了藥水,這樣關在房裡的人,透過日常,皮上就會長痂,看起來猶如蛇鱗,可以加強女媧後人的說詞。
  
  聽到女媧,想到那神話中人身蛇尾的樣子,女兒手上的麟片似的痂痕讓他開始相信,這…代表村長說的對吧?
  
  農漢皺起眉接下村長的地契跟銀兩。
  
  女子想要起身哀求,卻被幾個人扯住。
  
  「不!爹!讓我回家,求你!求你!我沒有病…我不要在這裡。」她看著自己的爹,眼神哀求著。
  
  面對這樣的懇求農漢遲疑了,但家裡面還有很多張嘴要吃飯,女兒再生就有了,一家的生計若耽誤了恐怕會餓死。
  
  「她若沒有病,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村長在旁邊冷笑說:「只有女媧後人,才會女兒男身,跟村裡姑娘勾搭不清,居然還說不想結婚,這不是混亂人心嗎?」
  
  結婚是女子的天命,哪個姑娘不結婚?
  
  連寡婦、娼妓都比這種喜歡同性的姑娘高太多了。
  
  「我沒辦法,我控制不了自己!」她哀求著自己的爹帶她回家「我願意剃度出家,拜託,我可以幫忙耕田!」
  
  求你不要因為我的性向拋棄我。
  
  農漢卻想到村長那句混亂人心,他也不是靠自己就能活,村人的眼光很重要,這樣的女兒…
  
  「這是為了我們好,為了村子好。」村長低聲的催促農漢離開「你想想自己的名聲,想想要是女媧後人,不祭天的話會乾旱害了整個村,你願意嗎?」
  
  天時不下雨,是老天爺不賞飯吃。
  
  他不能不顧其他人,農漢咬牙轉頭離開,不聽背後的小屋傳來姑娘淒厲的尖叫。
  
  就算他有疑惑,就算他猜到那幾個跟著進屋的男子做了什麼,可是一個姑娘的命能換一村的平安,這買賣是划算的。
  
  他騙著自己似的喃喃自語「只是祭天,是神聖的事情。」他加快腳步跑回家。
  
  大妞,以後不要作女兒身了。
  
  他濕潤著眼眶跑回家。
  
  小房間在一盞茶的時間過後。
  
  少女雙手被綁著,嘴裡咬著布,目光呆滯的看著眼前的漢子在自己身上挺動。
  
  就算她說服自己已經死了,死屍是不該有感覺的,但她仍然不能阻止肉體被穿刺時的感覺。
  
  下體冰冷濕糊又痛的讓她雙腿顫抖,意識到被侵犯的痛苦,像是刀刮著她的骨頭,她痛苦無聲的流出眼淚。
  
  男人野獸般的在她身上挺動,像是她看過的豬圈裡交配的公豬,發出一樣的嚎叫跟喘息。
  
  骯髒又汙穢。
  
  她腦海裡閃過聲音,又好像是誰在她的耳邊說話。
  
  「村長,這女的都沒有反應,不好玩啊!」男人的聲音在遠處。
  
  她感覺身前發涼,因為衣服敞開著露出她的乳房跟身體,她卻沒有力氣去拉。
  
  也沒必要拉,這房裡的男人,誰沒有上過她?
  
  那些不該被看,不該被碰的地方都讓人折磨了一遍,失貞的頹喪感輾過意識,她眼神轉為不甘,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喜歡跟姑娘一起,就說我有問題?
  
  她不甘心的從床上撐起,看著遠處的村長,她眼神憤恨,她順手拿過茶碗,砸在茶几上。
  
  乓!
  
  茶盤的碎片讓她握在手上。
  
  「我要殺了你們!」
  
  村長看到她先是一愣,然後唬的一跳到旁邊,反到是剛剛的男子抽出腰間的刀子。
  
  「你幹什麼!」村長驚叫,不是剛剛綁著她嗎!
  
  怎麼可能鬆開?
  
  這房間不可能有人鬆開她的!
  
  「憑什麼說我有病!有病的明明是你們!」她喃喃的說,此時她已經陷入瘋狂。
  
  她手上、身上的黑癬滲出黑氣,反而真的像是村長所說的,是女媧的後人有著人身蛇尾。
  
  「你一個姑娘喜歡居然拒絕成婚,當然有病!」村長躲在椅子後面說。
  
  「你只是找個理由讓外人姦辱女子而已!」她憤恨的舉起碎片,她要殺了村長!
  
  因為到現在她才知道,那些所謂被治癒的女子,其實根本就變成村長私娼。
  
  村長假借矯正的名義,讓外人來姦辱她們,難怪每個治癒過的女子都自殺死了。
  
  哪個女人受的了這樣的侵犯?
  
  我乾乾淨淨的來這個世界,為什麼要被這些人做這些事?
  
  她的憤恨讓她有勇氣舉起利刃,但卻沒有讓她成功殺人,反而是其他人按住她,混亂中有人將刀子送入她的腹部。
  
  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
  
  她氣的發紅的眼睛,即便死亡也沒有閉上,她不肯原諒這些人。
  
  她的怨氣成了滴滿杯子的最後一滴水,滿溢的怨氣化成了血水般的霧氣,淹進了村莊。
  
  瘴氣又更加濃烈了。
  
  人們在瘴氣的影響下互相傷害,鋤頭、菜刀成了收割性命的工具,即使沒有這些工具,還有言語,還有牙齒跟手爪,村裡的人瘋了,瘋狂的攻伐所有活物。
  
  死亡糾纏著怨氣產生瘴氣,瘴氣又影響別人產生新的死亡,整個村莊一夕之間成了死城,且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瘴氣形成一種天然的屏障,將那些有可能除掉瘴氣的修道者排除在外。
  
  黑色瘴氣瀰漫的村莊中,有個穿著甲冑的女子,她嘴角殘忍的彎起,她說著什麼慷慨激昂的話,卻禁音似的什麼聲音都沒有。
  
    

5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關於在最終決戰死去的勇者師傅被復活成美少女的這件事02

【漫畫翻譯】東ふゆ - 100天後露出表情的柏田同學 #57

【GL】一、相遇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