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7-26 09:57

[火影 BL 同人][柱斑&扉/泉?]美夢成真(?)19-20

作者:iguei

   十九、覆水難收?
   「……扉間?扉間!」
   看到被拍上肩頭才陡然回神的人,柱間第一次覺得沒看過這樣「不太理性」的弟弟。
   想當年他還是小孩子時都能提出「用絕對的理性跟敵人制定和談條件,立下忍者法規然後落實並遵守」--這樣的弟弟居然會想事情想到出神,有得研究!哎,雖然也不是不知道緣故。
   「大哥,怎麼樣?」
   扉間迅速回復常態,就看到正坐回位子側頭打量自己的兄長嘴邊含笑,似乎要說什麼,感覺一定有問題,當下先問要事:「公事都處理完了?」
   「你現在還有空管公事?儒書上說:修身齊家治國,你聽過嗎?」
   插入話的是堂姊桃華,她正將一疊卷軸收好,亮麗的臉上滿是為女性不平又想看家庭戲的打趣:「我跟柱間哥剛還在討論,你要怎麼去接回伊子。堂堂火影夫人,還差幾個月才臨盆,突然就說是回娘家『待產』,你覺得有哪個明眼人不會覺得這是問題?雖然我是不清楚柱間哥跟斑回來那天出了什麼事,但斑帶了伊子回去是事實。你說小倆口哪有不嘔氣的?可有什麼事好歹攤開來討論,別讓村人看笑話。柱間哥你也是!就算『清官難斷家務事』,你好歹是個大伯身份,替扉間在斑前說幾句,或者想法子拉斑離開現場,起碼在扉間弟每天兩次探望時別都緊跟小伊不放。扉間弟才有機會試點甜言蜜語讓小伊回千手家吧?」
   我一點也不懂什麼叫甜言蜜語!桃華姊別叫我做大哥才做得來的事!而且我只是去輸養份。當然,斑在現場緊迫盯人是很煩,但我也想不出要跟泉奈說什麼--他要肯回千手宅不用我每天跑來跑去是很好。畢竟,我也不是像大哥那樣,不介意留在宇智波過夜的。
   無數念頭轉過,扉間畢竟沒有出口。
   少了過去幾十天早晚輸養時討論村子計劃的對手,是有點安靜了。何況,每次去只看到斑沉臉抱臂在旁,泉奈靜躺無應,在沉悶中工作,比預期還心累。
   耳中,他還聽到兄長向桃華姊來回對話:
   「我每次都陪著去,但斑堅持不讓他們獨處,我有什麼辦法?斑雖然很溫柔又識大體,但他堅持的事絕不改變,只能讓泉、伊子自己表示要回來,斑才肯放手。不然,他現在是位於保護族人的族長立場,不放火燒我們就不錯了。」
   「虧我看你每次跟斑打都能贏,怎麼這點小事反不行?跪到他點頭為止不就得了?至少,你也有辦法將他硬抱走。」
   「若只是我跟斑爭論是可以這麼試啦!但扯到,呃,伊子--就是他族人的話,斑的決心很強。我們總不好從族長開始得罪吧!」
   「誰叫你得罪他?何況從你們過去來說,也不差這次。你替扉間弟去跪個兩下,請斑給機會讓他們獨處一次,也許就能挽回啦!小伊是好女孩,也不會氣這麼久。她只是難下台,而且又不好跟斑直說。你想辦法拐開斑,他們一談成,斑也就不會攔了吧!」
   「桃華,你別亂出主意。我倒寧可先問火核。」
   聽到兄姊談論自己的事談的比當事人來勁,扉間無奈地繼續將看一半的請願書接讀下去。
   那天,也許該談清楚。
   *****          *****             *****
   當剛回村就去醫療的兄長重新走出內房,來到外院庭旁坐下後,扉間問:「泉奈體內的查克拉制住了嗎?」
   「嗯,斑用瞳力定住,完全分離出來,沒影響到胎兒和穢土的術法。」柱間首度仔細地看著如今惟一的弟弟略現出的著緊模樣,心下暗笑:應該回頭託斑私下問問,看能不能透過泉奈了解「新婚情況」--口中只道:「那股查克拉確實不是一般的力量,所以斑要我去回收。由木遁回收這力量不難,就像我們抓三尾時用過的。不過,你們究竟怎麼讓這查克拉落在泉奈身上?斑雖然還在顧泉奈,但我看他很生氣。要沒好的原因,你還是先避避為妙。在查克拉收回之前,泉奈老是醒不過來這事斑尤其在意。呃,不是你做的吧?」
   就算有原因斑也絕不能容許我傷到泉奈吧!而且,大哥你究竟站在哪邊?怎麼那段話裡就是斑的心情優先顧的感覺?我呢?
   扉間無力地按著頭,對自家兄長的偏心感慨。
   「究竟怎麼回事?」
   柱間再問一次。
   「應該是七尾。」
   扉間決定簡單回答:「因為,它自己說它是幸運七號。」
   真不知道那些尾獸有沒長腦袋?居然想這種外號。
   *****
   那天的七尾倒也沒傷害無法行動的他們,而是一臉驚奇,像發現寶物地說:「怎麼我午睡才起來,這個洗翅池就變樣啦?」
   看那像是甲蟲造型的尾獸,扉間第一想法是:努力凝聚所有餘力,能閃就閃!
   但七尾卻是又撲翅又好奇,除了體積大而查克拉多外,完全沒有想動他們的意思。而是又笑又說一陣後,才說「可惜被人類打擾,我還是去找別的地方待,走吧!」
   「你想去哪?」
   扉間當下終於問。
   如果想對村子不利,那麼拚盡全力,也必須讓牠留下。
   「找安全的地方住住。」七尾活潑地回應:「畢竟,我原先是被這裡散發著像是當年六道老爸查克拉之裔的能量吸引,才來的。真的!我感覺到他的血脈同時出現在這,濃厚到讓我想起當年的因陀羅跟阿修羅!奇怪,我好容易找來,他們的氣息倒變弱了,是找錯地方嗎?哎哎,算了,走吧!」
   然後,扉間看到牠將翅膀往水池一放。
   查克拉就這麼流出。
   「等等!你的查克拉--」
   才想出手去掬取,七尾的氣就變了:「人類,你帶著死亡之氣,不該是查克拉所附的神!」
   當那翅膀搧出隔離之風,扉間就感到像被熱刺攻擊的力道。
   糟,現在自己使不出防禦壁!
   好在七尾並不像想傷他們,只用類隱身彈般的術法彈開自己,讓自己被力量反震跌倒後,就遠遠飛開。
   在扉間能化七尾的查克拉為己用,迅速讓自己逼完最後麻藥然後起身時,他想到:身後的泉奈應該也有被那風襲上。
   *****
   「所以,是七尾的臨別一記,想讓你知難而退的查克拉流打向你跟泉奈,你可以將那查克拉化為己用,泉奈卻因為沒法反禦,像被水擊中一樣整個被潑滿,然後體內就有不同查克拉纏繞了?」
   柱間確定地問。
   「嗯,很抱歉我沒照顧好胎兒,但目前情況應該如此。」
   扉間回答:「雖然不曉得七尾它說感知到什麼才來,但我判斷,事情是如此。」
   「呵,看來得早點將尾獸捕回來。斑的建議沒錯。」
   想了想,柱間得出結論:「若早點抓完牠們,就不會碰上這問題。我去跟斑解釋。這麼看,你學生也只是吃到含有七尾洗翅時流出的部分查克拉,而他們還沒學過怎麼回收化用其他人查克拉的術,所以身體才不適吧!我去看看就好。」
   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大哥你一樣有術法能讓查克拉輕易被化用的。
   扉間心想,但沒多說。
   至少,有個名目,也許就能安撫斑--聽起來,自己若成為「再度傷害泉奈」的人,還真是怎麼死都不知道。
   看兄長拋下一句「救人要緊,我先去醫院」就離開,扉間嘆口氣,重新坐定。
   雖然,依「傷」來說,過去自幼至長的對戰裡,他們彼此之間是傷了對方不少(如同兄長跟斑也曾多次重創對方),但在轉生到今,為了胎兒(扉間肯定地想這是主因),自己向來小心謹慎,確實沒讓泉奈有絲毫傷害。連斑也看得出,所以就算再有意見,仍能放下泉奈出村去執行任務。現在出這紕漏,還該想想怎麼解釋。
   話說泉奈髮簪上的藥哪來的?泉奈會在扮裝用的髮簪上塗劑,是否他在其他地方有有籌劃?若他有籌劃,那這陣子和他相處時,卻怎麼沒見?還是因為自己觸到「眼睛」這逆鱗,才--
   突然感到有股殺氣,扉間本能地彈起,跳開數尺,雙手護前才轉身時,就看到斑人站在廊上,橫胸抱著泉奈,轉出寫輪眼,牢牢盯著自己。
   不能中幻術!
   「哥,別管他。我們先……」
   泉奈低低的聲音打住這凌厲之氣。扉間看到斑再度瞪視自己,卻不再多言,身形往上一拔,直躍上屋頂,用快到不輸給自己奔馳的速度,迅疾地消失。
   而當晚,村裡就傳出「伊子夫人念族,想回娘家待產」的說辭。
   *****        *****           *****
   「柱間哥也是,那天怎麼會不在現場?」
   處理完兩件公文,扉間聽到桃華仍在唸:「若你那天還在家,也許斑就不會那麼堅持帶小伊回去。」
   「救人優先。總不好讓秋道家擔心。」柱間捧著茶喝一口:「現在再追究也沒用。桃華,你比較心細,又跟那、呃,小伊聊過天。由你去遊說如何?」
   大哥你別鬧!那天要不是我來得及趕上,泉奈的穢土身就被桃華姊視破了!
   扉間指尖微微滲汗。
   但也許是兄長「以進為退」吧!桃華姊聽這建議,回答是從鼻尖輕笑了聲,整理手邊資料道:「剛才我說過:清官難斷家務事。連火核也只說一句『族長大人很在乎伊子小姐』就不多提,你們兩個當事人,倒叫我去遊說,有擔當?」
   「斑又不是對我生氣,我再多道歉他也不會理我。」柱間推開杯子,將下巴擱在攤開的公文上:「如果他肯遷怒,我倒好讓他消氣。可斑向來有條有理,不做這事,叫我也沒輒。」
   難怪大哥在最終之戰的條件開出時選擇自殺。那種無理條件,聽起來倒真的是有機會給大哥「聯結」點。
   但現在真的沒有辦法。惟一的是--
   扉間想起猿飛前天見他時隨口建議。
   *****
   村人們只當「伊子夫人歸寧」,但猿飛佐助不過三天就主動上門:「扉間大人,是轉生術有什麼問題嗎?」
   「只是些小事。」
   考慮到猿飛必從兒子處聽過始末,扉間將七尾之事說明。
   「既然沒對村子造成傷害,抓尾獸倒不急。」
   猿飛很快地分析:「而聽來,有斑大人及柱間大人合作,尾獸查克拉成為補助力,倒也無妨。倒是泉奈大人的穢土身有過影響--您只等柱間大人回來處理,沒試過其他方法嗎?」
   「呃,在剛恢復力道後,為了確定轉生體意識,我有做過渡氣測回應。因為當時泉奈中的異種查克拉,加上被我暫時控制住,在我要確定胎兒間完全沒回應,我只能使用交換法。」
   所謂的渡氣,自然還是得透過某些部位。當初穢土轉生時,曾有留過細細的氣脈,自口腔傳至腹位。雖然沒法引用大量食水,但涓滴細飲及胎動微息,仍能從那裡感受到。
   所以,才能確定轉生術之制有否解除--以免胎兒受影響。當然,這「路徑」絕不能讓大哥知道,否則他又會延伸到不知東西的方向。
   不過猿飛倒是很能從科學角度接受地點點頭:「既然扉間大人試過,也確定轉生術的控制權還在您身上,那現在何必讓『伊子夫人』歸寧如此久?今天去接人時,稍結個印,讓『伊子夫人』主動說住夠該回去,不就好辦?就算斑大人在場,他也不知道您有否使術操控吧?」
   猿飛指的是只要控制泉奈點頭或行動就好的小術,如同婚禮那天,為了幫助步行不讓村人起疑時,自己也做過的。
   但現在猿飛這極合理的提議卻讓扉間稍稍遲疑。
   他倒也不怕斑會因發現自己強制接人回家而發火(有辦法惹斑火他是挺樂意的--前提是兄長別介入勸架!他的施術若只是小小的語言控制,斑也未必察覺得到),但,難道讓泉奈被操控地回千手家,會對胎兒好嗎?畢竟--呃,真的是為了「胎教」,這是他們對婦女醫療累積的經驗!--泉奈比斑理性,也較能夠接受意見。若能好好談清楚當天善後的目的及必要性,就能解決尷尬吧!
   然後,總是得依村人想法的,「接夫人回家」。
=======

   心音:我始終萌的是柱斑及其前生後世,怎麼覺得目前都是弟弟組戲多(思)?
二十、殊途同歸
   起、
   火核想不明白。
   身為宇智波族中,繼族長之後算得上年輕輩第二把交椅的他,雖然只有達到三勾玉寫輪眼的瞳力,但配上素來冷靜及識大體的容忍力,他向來是本族跟他族間最好的橋樑--尤其在和平談判達成後,以千手為首而建起木葉村中,有多少大事,都會由千手扉間領頭跟他商量。
   但最近「伊子夫人歸寧」這事他卻完全摸不著頭腦。在他認知裡,那天,千手桃華才告訴他「扉間大人帶夫人出遊,休半天假」,感覺還正常。可當天回來後就沒下文。再一天過,斑大人回來(他也不知道是幾時回來,倒是聽村民有提過那天柱間大人如何一人從村口進來,沿路招呼回屋),然後伊子就回到族裡。
   「你該去關心吧。」
   在伊子夫人歸寧過五天後,妻子向他說:「或著,你該問問斑大人,能不能讓我去跟伊子夫人聊聊?我們同為女性,又正為人母。也許談談,就能打開心結。你不是說,伊子夫人會莫名回族來,應該是在千手家,嗯,相處上有些不適?」
   「嗯,我也只是推測。」
   面對從小青梅竹馬到大,兩情相諧,不用開口就能彼此了解的妻子,火核認真回答:「因為,會讓斑大人這麼不高興的事情不多。恐怕跟扉間大人有關。」
   「但扉間大人這幾日,始終早晚來探望夫人兩次,都待過飯後才回去,不是嗎?」妻子問:「單就這點來看,他很有誠意的。我倒真想知道伊子夫人惱什麼。她始終安靜待在斑大人家中。也不出門。倒只有去斑大人府上輪值人才能瞥見她。」
   「是。像鏡,因知道扉間大人都會來,前天就主動爭取先輪值做飯。」
   火核從自家屋廊看向正半開的院門外--他的屋子靠著往族長家的路口,只要有人要去族長屋,必會經過(不走正路的例外),因此總能清楚。
   「鏡雖是好孩子,但他年紀小,又是扉間大人學生,只怕不能隨便開口。」妻子細心地道:「我還是做點東西,然後我們一道去斑大人處拜見吧!你跟斑大人談時,我跟伊子夫人談。畢竟,有些事,女人間聊,比較能開口。」
   也對--火核想。
   自己有個賢內助,真是幸福的人哪!
   *****
   承、
   「斑,我想談談。」
   輕輕碰碰此刻同坐在廊下,眼卻望著庭園的人,柱間巴不得將準備好的想法一一陳述,但看到被喚的人似乎正全神思索,有點小沮喪。
   昨晚好容易才設法在回村後首度爭取到留宿,可惜斑仍去顧泉奈,只肯他睡外室。但好歹今天一早慢慢聊開,也漸漸將自己當初得知的七尾之事前後說明(扉間來輸養時都沒人肯聽他說,他想多談幾句就被斑直接「請」出。今天早上才終於能交代完)。
   現在到午後,看春末夏初,日頭漸長的時間,在斑帶泉奈出來透氣(兩兄弟往後山走了半天)回來後,又巴到泉奈去歇息,斑在長廊坐下喝自己泡的茶,才能再度搭口。
   「斑。」
   伸出手環住,連脣都近到耳畔,才感到回神的人陡然一震,同時就往自己胸口回出肘擊。
   「嗚~」
   即使痛也沒想過放手的力道,讓動作的人遲疑下,才說:「你又在幹什麼?好好講話,放手。」
   「哎,你要早回應我也不會這樣的嘛,斑。」
   看人終於能恢復到跟自己同在一個時空的感覺,柱間單手揉揉胸口,想必瘀青很快就消除,也就不再多管,任另一手擱著,道:「我想跟你談談扉間和泉奈的事。」
   這還真是禁句。
   在看到原先靜謐的人翻出一對三勾玉寫輪眼直瞪過來,柱間好歹還是能安撫地拍拍肩:「欸,好好說嘛,斑。你知道,村子裡都當泉奈是伊子,也都嫁給扉間。」
   「這就是問題!我當初就覺得這計劃不對!全是你個笨蛋一力推行的錯!」
   咬牙切齒的表情是為了「弟弟」才會出現的過度情緒,早在兩人相識的年頭就深知的!同樣是疼弟弟的兄長,柱間自覺比起斑,對弟弟的疼度是還略遜了些(當然還是會為保護弟弟擋在前頭,但論細心度,是扉間反過來照顧自己時多,哈哈)--不過看到這樣的表情發怒時,是有點小小的心鬱。
   名份上,兩個弟弟(另一個在外人前稱「弟妹」)也算是成家去了,怎麼感情更好的、交集更多的、關係更密的兩人,還在這不上不下不左不右?連想靠近點,都會被斑推開,說「大白天院門開著,族人會經過,坐開些」?
   至於性別問題?嗯,若會在乎,一開始就不會這麼親密啦!只要能留住斑,自己毫不考慮其他更多的事--不過最近扉間教的術定要努力實踐。說不準,能得到名正言順的理由--雖然自己是不太在乎這些有沒有成功,不過若能像弟弟們那樣有個全村祝福感覺也很好。
   想到這,還環住的一手忍不住就加緊力道。
   「你在幹什麼?」
   沒好氣的低語跟狠狠捏在手背的力道同時響起,雖然對柱間而言根本用不著忍痛,卻也立刻收回手--如同斑收回眼一樣。
   因為有外人氣息走近。
   「斑大人。」
   在院門口,就傳來恭謹的聲音。
   「欸,火核啊。咦,尊夫人也來~真難得。」
   愉快地替屋主率先說出歡迎時,向來直爽的初代並沒漏掉火核微晒的表情,及他身畔懷有身孕的妻子已習慣似的抿脣微笑。
   大約他們都很習慣自己沒事就待在族長屋裡--呃,好吧!斑不希望他們習慣。
   小心瞄了眼身側人,看到微微咬牙瞪自己的屋主礙著族人在眼前,硬是忍住往常氣惱的趕人話,柱間心裡暗暗對自己難得的優勢好笑,卻還是一派有禮地替人起身:「要喝茶嗎?」
   「嗯,因為內人做了斑大人愛吃的東西,想送來請斑大人品嚐。順便探望伊子夫人。」
   從身邊人僵住的動作,柱間很快明白自己該接口:「啊,真是太有心了!斑最喜歡豆皮壽司,看起來還真不錯。請一道進來坐坐吧。」
   『你究竟在幹什麼?』
   在迎客入門中,柱間聽到斑努力在行走的隙縫中用不被人發現的忍術傳音給自己:『火核今天沒有公事,卻突然帶他夫人來,絕不只是送東西這麼簡單!他大可以自己送來就好!會特地帶他夫人來,八成是想「拜見伊子夫人」,泉奈哪能夠給他們直接看?』
   『可是斑,泉奈一直住在你這,誰都會覺得奇怪。今天只是火核來,明天桃華、後天猿飛,大家一一都來,你也不能一直留他啊!泉奈現在好歹是「千手伊子」,你知道的。』
   --千、手、柱、間!
   感到甩過來的眼刀只因礙著族人在場沒轉出寫輪眼,柱間暗暗慶幸今天的運氣不錯。
   *****
   轉、
   「扉間。」
   聽到堂姊一臉嚴肅地開口,扉間不免提高注意力。
   會特別開口是什麼事?
   「你其實很喜歡泉奈吧?」
   啊?
   突然聽到這個不像結論的定論,扉間原先的表情滯住。
   難道被桃華姊發現?怎麼辦?連桃華姊都能發現的話,那過去的隱藏都白費了?且不論兄長,斑肯定會先砍了人--乾脆要他用上寫輪眼修改桃華姊記憶。不,若因此被斑下術也不成,可到底是在哪個環節出錯……
   「看小伊就知道哪!」
   「伊子?」
   發現堂姊的理論似乎不同,扉間沉下氣,小心地問:「怎麼了?」
   「你們結婚這麼快,我就奇怪了。」
   桃華喝了口茶,推開公文:「雖然斑帶人回來時,說是流落在外的族人,但誰也看得出來,若不是小伊長得像泉奈,斑怎麼會注意?這一推論,你會看上伊子,其實也是因為她像泉奈吧?呼,若不是伊子有懷上小孩表示她是女人,我簡直說她就是泉奈!雙胞胎也難這麼像呢。」
   他就是……
   果然不能因為嫌麻煩就不用大哥木遁出的面具。泉奈近日對每日上妝的工作越來越懶得做(這點扉間也不確定是不是因為肚腹漸大的問題。上回檢驗後,發現會如此迅速變大,是因為有兩個孩子的生命力在裡頭,只怕連穢土身也會累--這也是他當天下禁制也要阻止泉奈進水池的原因,不過還沒說就是),只淺淺蓋粉遮線,五官除了微修眉配合外,幾乎是全部呈現的!
   扉間正思考要如何找術(或許修穢土部分?)將臉巧妙改變,就聽到桃華大約是當他默認了,繼續往下推理:「而且斑帶回伊子時,依她有身的時間往前推,確實是你去那時沒錯,大家也都相信了。可只有姊姊我注意到一件事:你去那裡執行任務,扣去來回路程跟工作時候外,大約只待了三天不到。這三天不到的時間不單認識伊子,還立刻就在一起--咱們可是時刻戒慎警惕的忍者,不是光源氏那般能隨時風雅的王公貴族,更沒有平安時代夜遊外宿的興趣,尤其扉間弟你向來理性又對任何人都抱著高度提防心,就算伊子是天生眼盲所以只能當普通人教養而不能做個忍者,但你會在這麼短時間就親近她,在姊姊想來,除了她像泉奈外,沒有其他理由吧!」
   什麼啊!
   扉間暗暗鬆口氣。
   還以為是被揭穿自己使用穢土轉生的事,沒想到桃華姊完全只想到別件事。幸好她只如此想,若發現轉生的確實是泉奈,桃華姊不真當自己跟大哥完全同類?明明泉奈跟斑不同,自己跟大哥也不同好嗎?
   「總之,也好。」
   扉間安心中,聽到桃華輕輕嘆了聲:「當年就因為你那一斬,讓斑決定再戰,也讓柱間哥苦惱好久,我都知道。現在雖然泉奈不在,但有跟他如此像的伊子,看得出斑很疼她,你又愛她,你們兩只要不吵,柱間哥就不用煩惱,村子也平安了。」
   怎麼結論是將我跟斑並提?桃華姊這理論不對吧!
   扉間的筆懸在半空,想辯論卻又怕被描黑,只能忍了又忍。聽桃華繼續說:「只是這樣對小伊有點不公平,畢竟你若是因泉奈才愛她的話,她也很--」
   「我沒有!」
   扉間終於忍不下去。
   拜託!他跟泉奈打這麼多年還看不出來嗎?他們向來是真心實意在打,不像大哥跟斑,總在不影響戰局下多多少少手下留情。不過桃華有件事並沒說錯。在最近相處的日子裡,自己確確實實,會在面對泉奈時不經意地想著自己那一記。
   如果當時只是斬傷手足之處,而非是重創臟腑,會不會兩族有不同結局?哎,過去的事是無法改變的。而且,即使在那種情況下,大哥還是想著斑。倒像自己才是一味反對結盟的主戰派。
   「沒有什麼?」桃華問:「你敢說你會注意到伊子不是因為她像泉奈?」
   我--
   扉間張張口,終於決定不再接話:「都不重要了!桃華姊,麻煩你先工作。我得再去抓大哥回來。」
   「我知道柱間哥去哪。」桃華吃吃笑著,低頭蓋印:「應該說,他昨晚就賴在斑家,今早還沒回來。小伊被斑接回娘家去後,柱間哥一直機會跟斑相處。顯然他後來以醫療之名留下,也真聰明。」
   大哥總會想辦法找斑。
   扉間無力地批完眼前公文後,起身:「今天事差不多了,我去看看。」
   「想好怎麼去接小伊吧?」
   桃華抿嘴笑笑:「好好好,這裡由我照管,你們去聚聚吧!你抱著這份心去愛她也沒什麼不行。我總覺得他們不單是臉,連性格語氣都挺像的。尤其是敬重斑這點,簡直如出一轍。既然這麼像同個人,肯定價值觀也相似。伊子會喜歡你,也就表示你那份愛心沒有白費。說來,要不是伊子年紀也跟泉奈差不多,我還當是泉奈輪迴轉世了!咦?」
   「轉世」一辭讓桃華頓了頓,看向扉間,見他仍是面色嚴肅,看不出喜怒,倒難判斷。
   小伊有身孕是騙不了人的。所以,她不是泉奈吧?
   思索中,看著扉間閃出辦公室,桃華有點忖度。
   難道有什麼地方自己沒注意?
   *****
   合、
   扉間來到斑的宅邸前,看到院門是開著。
   斑向來安靜,泉奈應該也不會大吵大嚷。但既然桃華姊說大哥昨晚巴在這,怎麼能靜悄無聲?
   走進院落,才想揚聲喊人,扉間就聽到一個溫柔的女子聲道:「斑大人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伊子夫人不悅的。」
   那聽音,聽來是火核的妻子?糟了,他們難道來當說客?這可不成!泉奈對族人會太好,就藏不住了!
   扉間忙跑近,正好拉門打開,火核跟其夫人,和正想阻止卻不知怎麼開口的斑及大哥,就跟他多目交投。
   「你來了,扉間。」
   還是兄長替自己先開口。
~~~~~~~~~~~~~~~~
目前為止的旁觀者角度:

火核:宇智波族情感細膩,斑大人愛護伊子小姐很正常、對柱間大人友好也很正常--能早點將這兩份情結合成一個然後給其夫人會最理想。

   桃華:其實看戲很有趣。不過角色我應該沒弄混吧?有人反串嗎?(思)

0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辛比的怪怪屋:幽靈獵人 『九尾』再次升級!!難道是查克拉??

【原創BL】店長哥哥 10(正文完)

【原創BL】店長哥哥 9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