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7-29 19:29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狩獵地帶的異變

作者:衝浪的寶石海星

  在某個地方,雷源初從沉睡中甦醒。他一臉茫然地睜開眼,映入他眼中的是氣派寬廣的會議室,還有坐在會議桌另一端的年邁婦人。那名婦人雖白髮蒼蒼、滿臉皺紋,卻有著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當與婦人的雙目對視時,雷源初不禁打了個冷顫,頓時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
 
  雷源初急忙從舒適的椅子中起身,用著顫抖的聲音說:「議長……我……我不小心睡著了!對不起!」
 
  此時端坐在雷源初面前的婦人,正是亞盧米地區保育家聯盟議會的議長,也是雷源初最敬畏的女性。
 
  雷源初從小就和議長相識,這位議長的性情十分剽悍,比起動口她更喜歡直接動手,所以雷源初沒少被她「修理」!在雷源初心中,議長就像是「虎姑婆」之類的狠角色!
 
  小時候被「修理」也就算了,頂多就是皮肉痛!但現在長那麼大了還被「修理」,那痛的可就不只是身體,還有身為頂級保育家的尊嚴呀!所以自從當上頂級保育家後,雷源初面對議長向來是謹言慎行,竭盡所能地減少因犯錯而被「修理」的機會!
 
  有時不小心犯了點小錯,還能夠想辦法糊弄過去,但雷源初萬萬沒想到,今天竟然會犯這種再明顯不過的錯誤!他竟然在與議長的會談中睡著了!這是怎麼樣也無法找藉口開脫的大錯呀!
 
  在道完歉後,雷源初惶恐不安地看著議長,等候她的發落。雷源初本以為會迎來久違的「修理」,但出乎他意料的,議長只是淡淡地說了句:「看在你最近那麼累的份上,這次就算了!」,然後就伸手指了指外頭,示意雷源初去外頭洗把臉讓自己清醒後再繼續會談。
 
  議長如此寬大的處置,令雷源初完全傻愣住,令他不禁懷疑自己是否還在作夢?直到議長不耐煩地大吼:「別杵在那!快點去把自己弄清醒!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談!你接下來還有很多行程!時間寶貴,你懂不懂呀?」
 
  議長的「獅吼聲」驚醒了雷源初,也讓他明白了議長的意思,看來自己這一陣子確實太忙了!在回到亞盧米地區後,他先是被帶去接受一連串的檢查,然後又被帶去參加一些有高官們坐鎮的會議,之後又被帶去讓媒體採訪、在鏡頭前反覆朗誦著被迫背下的故事,還得應付記者們各種提問。除此之外,他還被拉去參加什麼餐會、什麼儀式、什麼典禮的……使他覺得這一陣子過得就跟之前被迫當島神使者那段時間一樣忙碌!
 
  雷源初猜想,自己應該是真的累壞了,所以才會在議長面前打起瞌睡,更認為議長應該是體諒到這一點,才會如此寬宏大量。於是雷源初掛著苦笑急奔出會議室,想到洗手間沖個清涼,好打起精神面對接下來的事情
 
  雖說那些事情、那些應酬、那些真假參半的訪談已令雷源初感到疲憊不已,但為了守護一些重要的人事物,他必須配合演出!現在的他,不僅僅是頂級保育家,更是被保育家聯盟高捧為英雄的「風湧保育家」!他的一言一行,都將造成極大的影響,所以必須謹言慎行,必須配合劇本演出!這是為了亞盧米地區、為了保育家聯盟的威信、更為了他所重視的人們,他必須扮演好從浩劫中歸來的英雄角色!他必須帶給人們希望,帶給惡人恐懼,才能對得起他的稱號及眾人的期待!
 
  在雷源初急匆匆地離開會議室後,議長卸下強勢的面容,頓時像老了好幾歲般深嘆了口氣。
 
  議長此時感到有些愧疚,因為她剛才說了個謊,隱瞞了雷源初昏睡的真正原因。事情的經過她明明都看在眼裡,但是她卻無法對雷源初道出真相。
 
  議長此時更感到有些慶幸,慶幸出生在雷源家的不是自己,當年和雷源一結合的也不是自己,否則,現在就是自己或自己的孩子要面對這樣的命運。
 
  議長雙手緊握,像是在祈禱,又像是在思考般,喃喃自語地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雷源家和神之遺力就是最好的例子。天公伯您的恩惠就是如此地殘忍又現實的嗎?」
 
 
第691章  狩獵地帶的異變
 
 
  在狩獵地帶的一座樹林中,雷卡一臉焦急地蹲在失去意識 、奄奄一息的荷蒲身邊,嘗試用他自己的方式來確認荷蒲的狀況。
 
  當雷卡忙著使用各種手段診斷荷蒲的狀況時,躲在暗處的阿杏用著冰冷如毒蛇的目光注視著雷卡,然後她的嘴角大幅上揚,露出殘酷的冷笑。
 
  阿杏不知道荷蒲是誰,也不知道荷蒲身上發生什麼變故,她只知道,此時是對雷卡下手的最好時機!雖然她的父親-阿桔因故而先行離開,但雷卡現在明顯將心思都放在荷蒲身上,背後全都是破綻!再加上她已經探查過,這附近沒有目擊者,除了不知為何倒臥在荷蒲身旁的沙奈朵及載著雷卡來此的噴火龍外,數公尺內並無其他路人或是寶可夢出沒!也就是說……現在就是送雷卡上路的時候了!
 
  儘管阿桔先前的警告話語仍言猶在耳,但阿杏不願放棄這個大好機會,不願再放任這個危害家族已久的雷卡繼續逍遙下去!於是她悄悄地、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地從腰包中拿出四枚淬了毒的手裏劍!這四枚手裏劍都有著截然不同的毒性,以防目標剛好有抗性或是剛好有能夠解某種毒的解藥。
 
  阿杏雙手各扣著兩枚手裏劍,她屏氣凝神地等待機會、感應風向、預測落點,然後當她認為最佳時機到來之際,她毫不猶豫地將四枚手裏劍射向不同方位!
 
  阿杏的四連射動作如行雲流水般順暢,沒有絲毫停頓,更沒有多餘的動作,很明顯地,她十分善於此道!
 
  四枚手裏劍中,有兩枚是射向雷卡,有一枚是射向噴火龍,還有一枚看似射歪了,飛向無人的方向,但這些都只是幌子!阿杏真正的殺招還在後頭!
 
  如果目標真的遲鈍到不知閃避,直接被手裏劍射中那也就罷了!若目標成功閃避了攻擊,那攻擊落空的四枚手裏劍將會受到隱藏於內部的磁力機關的影響,改變飛行軌跡!
 
  看似射偏的那枚手裏劍將在數秒後開始釋放強大的磁力,讓其餘三枚受到影響的手裏劍做出猶如「燕返」般的回馬槍攻勢,襲向剛逃過一劫而大意的目標!根據阿杏的經驗,80%的獵物躲不過這種「二次襲擊」!
 
  阿杏認為以雷卡現在的狀態,不會是那少數能逃過攻擊的難纏獵物,所以在射出手裏劍後,她便不自覺地露出得意的笑容!她已經迫不及待看到雷卡中了毒、虛弱無力地倒臥在地,面露出充滿恐懼、困惑、甚至是求饒的態度了!
 
  期望是美好的,但現實卻是殘酷的!阿杏還沒來得及看到雷卡中鏢的畫面,自己就先中鏢了!
 
  變故,就發生在短短的一瞬間!當阿杏射出的暗器即將打中雷卡與噴火龍的前一刻,那四枚手裏劍卻突然背叛了阿杏,違背了阿杏為它們設定好的飛行軌跡,並將它們鋒利的尖端指向它們的主人!
 
  一切就發生得那樣突然,阿杏完全來不及反應,完全沒時間弄清楚原因,就被自己射出的四枚手裏劍給射中!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阿杏腦袋一片空白,不過她那經過嚴苛訓練的身體還是作出了反射動作,俐落地將四枚手裡劍從身上拔除,以免附著在手裏劍上的毒性持續蔓延,然後從腰包中掏出四枚顏色各異的藥丸。這一連串動作阿杏也做得十分熟練,因為她自小就練習手裏劍,已經不知道誤傷自己多少次、中毒多少次了,所以對於這類的處置得心應手。
 
  在做完一連串應急動作後,阿杏總算回過神了!然後她萌生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逃!這是她從小就被灌輸的教條,忍者出手必須一擊必殺,不中則撤!
 
  阿杏已經放棄了獵物,滿腦子只想著撤退,但她放棄了,她的獵物卻不肯就此放過她!
 
  就在阿杏打算將手中的藥丸吞下,然後拔腿狂奔之際,原本是獵物的雷卡打了個響指,一道無形的衝擊波就打落在阿杏手上,使她手中的藥丸掉了一地!
 
  阿杏痛哼一聲後,反射性地想伸手去撿藥丸,但此時又是一道無形衝擊波打落在她的腹部,使她像是被人從前方推了一把般,失去平衡仰面摔倒在地!阿杏著急地想起身,但一股強大的力量卻蠻橫地將她的四肢給壓制住,令她動彈不得。
 
  「這……這是……」阿杏一面嘗試掙脫,一面試圖用下顎去碰觸隱藏在雙胸之間的精靈球,不過雷卡已看破她的意圖,他打了個響指,阿杏胸前的衣料立時就裂了一道口子,露出隱藏於其中的精靈球以及黑色的內衣!然後阿杏的精靈球紛紛飛離她的胸部,掉落在雷卡的腳邊。
 
  「你!你想做什麼?」阿杏的四肢此時被牢牢固定在地面上,僅有頭部能夠稍微轉動,於是她仰著頭,用著奇怪的姿勢瞪視著走到她身邊的雷卡。
 
  雷卡沒有理會阿杏的怒吼,只是對著樹林的一角喊道:「克羅,辛苦你了!狀況如何?」
 
  「無‧援(沒有發現其他援軍)」一隻巨金怪從樹叢中現身,並用著言簡意賅的字句回應雷卡的提問。
 
  一看到巨金怪現身,阿杏立時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她的手裏劍,就是被巨金怪所操控的電磁力控制!而她的四肢也是被巨金怪用超能力給壓制住!但是,雷卡是什麼時候將巨金怪放出來的?難道雷卡早就發現自己被跟蹤?
 
  「你……早就知道我盯上你了?」阿杏問道。
 
  阿杏的提問,令雷卡不禁翻了個白眼,他冷冷道:「妳一直對著我釋放如此強大的敵意和殺氣,我又不是傻子,自然得防著些呀!虧妳還是名忍者,怎麼連情緒控制都做不好呀!嘖嘖!」
 
  事情,就如雷卡所說,自從他這次見到阿杏開始,雷卡就感受到阿杏滿滿的敵意!更在先前的道館戰後,感受到阿杏的殺意!所以,當他指揮烈火飛入樹林,尋找荷蒲之際,他就偷偷地在樹叢中將克羅放出來,讓克羅幫忙緊警戒周圍的狀況。所以,阿杏的一舉一動,早就在雷卡與克羅的掌握之中。
 
  「我實在很好奇,我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會讓妳如此恨我?妳又知道些什麼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呢?」雷卡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走向阿杏,。
 
  四肢被制,還身中劇毒,更喪失了寶可夢戰力,讓阿杏明白自己已毫無勝算!眼下唯一能做的,只有想辦法將損失降到最低!於是她大聲恫嚇道:「你這變態想對我做什麼?我可是道館館主!你要是敢對我下手,聯盟是不會放過你的!別說是四天王候選人的身分了,你會連訓練師的身分都不保!」
 
  阿杏試圖將雷卡塑造成變態,並用她的身分來威脅雷卡,期望能讓雷卡有所顧忌而停手。
 
  聽了阿杏的恐嚇話語後,雷卡不怒反笑道:「呵!既然妳敢對我下手,表示妳已經確認過這附近沒有目擊者,也就是說,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妳知我知,聯盟又怎麼會知呢?妳若覺得我說錯了,不妨大叫幾聲,看能不能引來目擊者!」
 
  雷卡這話,不僅道出阿杏此刻的困境,更有諷刺阿杏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意思,令阿杏為之氣結!她怒道:「凡做過必留下痕跡!你要是敢對我動手,我父親遲早會查出來的!到時候一定會讓你身敗名裂,生不如死的!」
 
  阿杏的恫嚇話語,聽在雷卡耳中卻彷彿是個笑話!雷卡笑道:「哈哈!還真是有趣呀!妳說說看,我對妳做了什麼?讓妳受傷的手裏劍又不是我的!我根本連碰都沒碰到妳,妳說,若是哪天妳的遺骸被發現了,鑑識小組能查出些什麼?頂多能查出一些超能力的力量殘留而已,但是,這隻巨金怪根本沒被登入在我名下呀!妳覺得妳那神通廣大的父親要怎麼將我定罪呢?」
 
  「你……你……咳!咳咳!」阿杏本想破口大罵雷卡無恥,但侵入她體內的毒已經開始發作,使她忍不住咳出青紫色的血來!
 
  阿杏明白,若不快點服用解藥,就算是有些許抗藥性的她,也會承受不住體內的毒性,於是她不再強勢,虛弱地哀求道:「快點……給我吃解藥!就是掉在地上的那些藥丸!拜託了!再拖下去,我會死的!求求你了!」
 
  對於要如此低聲下氣地懇求雷卡,阿杏覺得這是恥辱!但為了活下去,她只能使出「能屈能伸」的忍術!
 
  雷卡眨了眨眼,冷冷地說:「妳不是忍者嗎?怎麼一點忍耐力也沒有呀?我都還沒上刑罰妳就求饒了,這算哪門子的忍者呀?」
 
  「求……求你……咳!手裏劍上的毒性太強了!我撐不了多久了……咳!」阿杏此時一面咳血,一面聲淚俱下地苦求,這畫面若是讓旁人看了,肯定會感到心軟,但雷卡卻不是這麼想的!
 
  阿杏此時的慘狀,代表手裏劍上的毒性真的非常恐怖!也代表阿杏先前的殺意是真真切切的!更代表若不是早有準備,現在落得如此悽慘下場的就會是雷卡!所以,阿杏此時的慘狀不僅沒能讓雷卡心軟,反而讓他硬起心腸,冷冷地說:「如果妳能展現出一些價值,或許我會留著妳。妳覺得呢?」
 
  強大的求生慾,使阿杏的腦袋運轉地比平時還要快!她瞬間就明白雷卡的意思,更明白自己已撐不了多久,必須立刻祭出帶有沖擊力道的猛料來吊著自己的命,於是她急喊:「我知道很多秘密!家族的『導師』就是梅翠的母親!」
 
 
---------------------------------------------------------------------------------------
 
 
  在常青市雷卡的家中,雷卡將昏迷不醒的荷蒲放置到床上,然後緊握著她的小手,將體內的力量傳輸給荷蒲,希望能藉此讓荷蒲甦醒過來。
 
  根據雷卡自己及夥伴們的診斷,荷蒲身體並無大礙,只是因為力量消耗過度而昏迷。而雷卡在不久前才從冬雪那裡獲得了「成年禮」,他的體內淌流著冬雪經年累月累積下來的五種神之遺力能量,於是他小心翼翼地引導體內的佛爾斯之力流向荷蒲,以填補荷蒲流失的力量。
 
  「我這算是借花獻佛,也算是另類的婆媳見面禮吧!」雷卡自嘲地笑了笑,然後向夥伴們詢問起沙奈朵的狀況。
 
  沙奈朵昏迷的原因和荷蒲並不一樣,根據克羅的診斷結果,沙奈朵似乎是因為心神受到極大衝擊才會昏迷,與荷蒲力量流失的狀況完全不同!
 
  克羅運用超能力,花了一些時間才把沙奈朵從沉眠中喚醒。甦醒後的沙奈朵,不知為何充滿了恐懼,她如著魔似地放聲大叫並嘗試逃跑,在眾夥伴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讓沙奈朵的情緒穩定下來。
 
  在沙奈朵恢復冷靜後,雷卡一面輸送力量給荷蒲,一面詢問事情經過。沙奈朵緊抓著克羅,面露驚魂未定的恐懼神情將她所知道的事情道出……
 
  在稍早時,沙奈朵陪著荷蒲在狩獵地帶中閒逛以打發時間。後來,她們遇見一群又一群倉皇逃命的寶可夢。沙奈朵攔住幾隻寶可夢詢問狀況,得知某個恐怖的傢伙又開始釋放恐怖的氣息了!
 
  那個恐怖的傢伙,不是狩獵地帶的住民,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只知道他前一陣子突然就憑空出現在狩獵地帶。那傢伙外貌上看起來只是個不起眼的人類,但不知為何,當與那傢伙四目相對時,就會覺得全身冰冷,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感就會襲上心頭,因此,狩獵地帶的生物們總是離那傢伙遠遠的,從不敢去主動招惹。
 
  但就算不招惹那傢伙,卻也無法相安無事,因為那傢伙的情緒似乎很不穩定,他經常會像發瘋般又哭又叫,而當他開始哭喊時,那種令眾生物感到恐懼的感覺彷彿瞬間被放大好幾倍!使周遭的生物都無法承受,只能像逃難似地遠離!
 
  今天,那傢伙又發作了,而且還一面哭喊一面移動位置,他就像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災星,他所到之處的居民皆用著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並期望那災星能夠快點離開!
 
  在了解事情始末後,沙奈朵本想建議荷蒲也先暫避一下那位「災星」,但她的建言還沒說出口,就看到荷蒲已奔向那位「災星」所在的方位!
 
  沙奈朵急忙跟隨在後,並不斷出言勸阻荷蒲不要過去,但荷蒲不知為何仍執意要前往「災星」那裡,沙奈朵無奈之下,也只能緊緊跟隨著。
 
  「那位災星,外表看起來真的就只是個普通的男性人類,但是……但是……」沙奈朵說到這裡時,身軀不斷地發抖,好似想起了什麼恐怖的回憶。
 
  在經過夥伴們的一陣安撫後,沙奈朵才說:「那種感覺……很詭異。那位災星,他明明什麼也沒做,就只是像個孩子般在原地哭鬧,可是,每當我靠近他一步,就覺得身上的寒意多了好幾分!一種……我無法形容,也無法抗拒的恐懼感,就這樣隨著距離的拉近而侵蝕著我的心靈!」
 
  「我……我……」沙奈朵說著說著,就流下淚水,用著自責的語氣說:「我當時應該要拉住殿下的!但是,殿下走得很快,彷彿不會受到那位災星的影響,但我……每踏出一步,就覺得感受到的恐懼加劇好幾分,我實在跟不上殿下的腳步,而內心的恐懼,也讓我無法專注使出超能力將殿下拉回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殿下靠近那位災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殿下出現異狀。是我沒用!殿下會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
 
  沙奈朵說到這裡,已經泣不成聲,雷卡與夥伴們又花了好一段時間安撫,才終於讓沙奈朵情緒平復下來繼續往後說。
 
  「當時的我,因為實在太恐懼,所以其實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記得……好像有一個紫色的東西浮現在殿下的胸口處,那東西綻放出奇異的光輝籠罩住殿下,而原本在哭鬧著的那位災星好像叫喊了什麼……萬惡……什麼奇卡斯的……也就在那個時候,我再也承受不了心中的恐懼了!我當下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我會死!然後,我的意識就中斷了。之後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了。對不起!要是我能夠再勇敢一點的話……」
 
  見沙奈朵似乎沒有更多情報了,雷卡便溫言安撫了幾句,然後表示荷蒲有他看照著就可以了,讓大家先去休息。
 
  在眾夥伴離開房間後,雷卡一面輸送力量給荷蒲,一面思索這次的事情。
 
  外貌平凡卻會讓激起生物的恐懼本能,這樣的人……雷卡就有認識一個。而毫無徵兆突然出現在狩獵地帶,聽起來雖匪夷所思,但卻和那個人狀況非常吻合。那個人,就是在「幻妖之界」被「妖精王」放逐到時空裂縫的布拉德!
 
  雷卡推測,布拉德應該是從時空裂縫中脫困,降落在狩獵地帶。而他先前在「幻妖之界」被雷吉奇卡斯以某種手段重傷,情緒似乎變得十分不穩定,所以他可能無法好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導致他周圍的生物皆被恐懼侵蝕。
 
  事情推論到此,都還在雷卡的理解範圍內,但後面的事情他就不能理解了!荷蒲與布拉德之間應該沒有任何瓜葛,為什麼荷蒲會執意要接近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布拉德?荷蒲為什麼和自己一樣不畏懼布拉德?出現在荷蒲胸前的紫色東西又是什麼?而布拉德在發現荷蒲接近後,為什麼會叫喊雷吉奇卡斯的名字?之後他們之間又發生什麼了?為什麼荷蒲會虛弱成這樣?而布拉德又去了哪裡?
 
  眾多疑問,纏繞在雷卡的腦中,令他感到無比煩躁!就在他咬牙切齒地試圖把腦中亂成一片的疑問和資訊整理清楚時,雙光突然溜進房間,他一看見雷卡此時的樣子,便露出古怪的神情問:「你是臉抽筋喔?需要我幫你舔一舔活絡氣血嗎?」
 
  「不是臉抽筋,是腦袋快抽筋啦!」雷卡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是喔?那舔一舔你的頭有幫助嗎?」雙光一面說,一面作勢要撲向雷卡,使雷卡只得急忙說:「現在別鬧!我知道我很美味可口,但現在真的不行!我正忙著弄醒她呢!所以,請你這頭帥氣大狼克制一下吧!若真想舔什麼的話,去冰箱裡找些替代品吧!」
 
  「說什麼廢話?哪有什麼東西是可以替代你的!」雙光沒好氣地吼道。
 
  雷卡苦笑回道:「你認為我是無可取代的,這點我是很高興啦!可是,現在真的不行!我正忙著……」
 
  「我知道!你忙著救那個暮的仿冒品嘛!我也不是來打擾你的!只是,有件事情我覺得怪怪的,想趁著這個機會和你討論一下,就是和這仿冒品有關的!」
 
  一聽到和荷蒲有關,雷卡立刻有了興趣,於是他點了點頭,示意雙光繼續說下去。
 
  「你已經知道,這個仿冒品和暮的外貌根本可說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件事本身就很不尋常!」
 
  「也還好吧!我和我爸年輕時也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呀!」雷卡笑道。
 
  「廢話!你們是父子,長得像是自然的事!但這女人和暮是什麼關係?你可別和我說她是暮的女兒喔!」
 
  「這……」雷卡想了想,然後說:「可能性應該不大吧!」
 
  「廢話!」雙光沒好氣地說:「所以,這件事很古怪!絕對有問題!」
 
  「好啦!我知道了!這件事我以後會多留意的!時間也不早了,你就早點去休息吧!」雷卡覺得雙光似乎沒什麼其他的發現了,便想打發他去休息,然後專心操控體內的力量來幫助荷蒲。
 
  不過,雙光接下來的話,卻讓雷卡不得不重視起來。雙光又道:「我之前說過很多遍,這仿冒品除了外貌之外,不論是氣息、力量……各方面都和暮不同。但是,這句話今天我要收回去了!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覺得這女人身上有種熟悉的氣息,雖然還很淡,但是……那種氣息就是屬於我記憶中的暮!不會錯的!」
 
  雙光這番話,猶如隱藏在犯罪現場的關鍵線索般,將散落在雷卡腦中的眾多疑問以某種形式串連起來了!雷卡急問道:「說清楚一點!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她像暮小姐的?」
 
  「廢話!就是今天呀!」
 
  「今天的什麼時候?我們出門前就這樣了嗎?」
 
  「那倒不是,是剛才,我才嗅到她身上有種淡淡的熟悉氣息!」
 
  「果然……是這樣嗎?」雷卡一面捏著下巴,一面沉思,將腦中的線索逐漸拼湊起來。此舉看得雙光是一頭霧水,問道:「你想到什麼了?果然是哪樣?」
 
  雷卡將腦中的資訊整理完畢後,臉色凝重地說:「我有一個大膽的假設,雖然聽起來有點荒誕,但是,或許可以解釋這一陣子所發生的事。也許,你才是對的!只是我一直不願意往那方面去想!」
 
  「廢話!我本來就一直都是對的呀!」雙光一臉得意地笑了笑,然後又問道:「不過,你說的是哪件事呀?」
 
  雷卡不答,只是臉色陰沉地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作勢要聯絡某人。但當他準備按下通話鍵時,他的臉上浮現了猶豫的神色。
 
  雙光見狀,就問道:「你又怎麼了?臉又抽筋了?就說讓我舔舔就會好的嘛!」
 
  雷卡搖了搖頭,深嘆一口氣說:「唉!我不知道……這麼做是不是對的!我們所尋求的答案,應該就在手上,但是,一但這麼做,我們也許就回不到過去了!」
 
  雙光歪著頭,困惑地問:「你到底在說什麼呀?難道不只臉,你連腦袋也抽筋了?」
 
  「唉!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子呢?」雷卡又嘆了口氣,然後他的目光停留在手機的通訊錄上,停留在「雷源初」這個名字上……
 
 
------------------------------------------------------------------
附錄:雙雷的下回預告
 
 
小初:呃……雖然有戲份我是很高興啦,不過老實說,我不太懂本回的劇情耶!除了你欺負阿杏的那一段還算看得懂……
 
雷卡:不要不懂裝懂(翻白眼)!你如果真的有看懂那段,就不會認為是我欺負阿杏!那段明明就是她想害我,而我只是自保而已!
 
小初:只是自保有需要做到那樣嗎?我還以為你要對她做什麼不堪入目的事情……(懷疑的目光)
 
雷卡:就說你什麼都不懂嘛!我看你連自己為什麼在本回會有戲份都不懂吧!你根本就搞不清楚自己本回是來幹嘛的吧!
 
小初:那……那又怎樣?我不懂,難道你就懂?
 
雷卡:哼哼!略懂略懂!關於本回發生的事情,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和假設!
 
小初:喔!這麼快就掌握住關鍵了?不愧是我這個名偵探的最佳助手。
 
雷卡:少來了!誰是你這迷偵探的助手呀!別說的好像是自己的功勞啦!(怒)
 
小初:有什麼關係嘛!好啦!快來分享一下你的推理吧!我也可以提供一些專業的建議喔!
 
雷卡:事情看似複雜,但我認為,是有一個幕後黑手在操控這一切!只要能揪出那幕後黑手的身分,真相就能浮出水面了!
 
小初:喔!聽起來不錯嘛!越來越有我這名偵探風範了!那麼,來推理一下所謂的幕後黑手是誰吧!
 
雷卡:首先,這幕後黑手應該不是什麼憑空出現的新角色,因為這樣的設計會太突兀,所以,我推測兇手是我們熟悉的人物,而且應該在本回有戲份或是有被提到,這樣才能讓讀者有「原來他在這裡出場(或被提到)是為了這個作用呀!」的恍然大悟感覺。
 
小初:嗯嗯!沒錯沒錯!說得很好!那麼……兇手是誰呀?阿杏?沙奈朵?雙光?還是突然消失不知道去哪裡的阿桔?
 
雷卡:我如果直接說出來,不就破梗了?我會被作者罵的啦!
 
小初:唉呦!一定要賣關子嗎?不然,給點提示也好嘛!(心癢癢)
 
雷卡:那好吧!我再給一個提示,我在本回已猜測到兇手的身分,正打算和那兇手對質。結果究竟會如何呢?
下回!力量的代價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吧!
 
小初:嗯……線索還是有點不足,兇手到底是誰呢?看來我得要進入認真模式了!一定要爭取在下回之前推理出真凶!
 
雷卡:我都說得那麼明白了,你還是想不出來呀……(汗)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8

8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寶可夢】越橘X嘉德麗雅

寂思樹人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共榮篇】第一一三章:第二次解讀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