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20-08-08 23:42

界限追放番外01 捉弄

作者:百草祈夜

在出門之後沒有筆電卻超級想寫故事又想畫畫,但是卻沒辦法的情況下寫了這一篇番外,激動的我想畫插畫,但是沒筆電((哭

※※※※※※※※※※※※※※※※※※※※※※※※※※※※※※※※
捉弄

這是在眾人遇上艾莉維亞前,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聚會時發生的事情。

「欸——害羞了嗎——」

「鬼才會害羞啦!」

不知又發生了何事,聖軍第四分隊五等星的隊員——薇依輕輕笑著,如果是不認識她的人,大概馬上就會被她那銀鈴般的笑聲,與天使似的臉龐迷的神魂顛倒吧。

但知道她的真面目的人可就不了,尤其是在她面前與她對談的這個人,被用薇依邪魅的眼神斜看著第四分隊四等星隊員——天翼,他可被眼前這位少女給氣死了,氣得用力的伸手敲向桌子,不過這只會讓他的手更疼而已。

「呀——你就老實說出來嘛,放心,我會拒絕你的。」

「拒絕個頭啦!而且我才不要被一個根本沒告白的人發好人卡!」

「你是不是會錯意了啊,我也沒有覺得你是好人的意思啊,如果要拒絕的話,大概就是『對不起,你是個糟糕的人』這樣子才對吧?」

「妳還是給我去死吧。」

在「花月咖啡廳」內,兩人之間一如往常的產生摩擦的火花,而為何這樣的兩人會坐在同一張桌子前呢,那全是因為另外兩人的緣故。

「好啦好啦,你們別吵了,剛剛伊甸聯絡過我了,應該很快就會來了。」

其中一個人,便是端著散發香氣的花茶走過來的少年,這間花月咖啡廳的店長,同時也是第五分隊的三等星——然月。

他掛著能讓女性說上不知幾聲「好可愛」的微笑,將茶壺與茶杯放到他們面前,只可惜面前的兩人只顧著面前的電光石火,也沒人欣賞這會讓女孩子們羨慕嫉妒恨的面容。

「啊、那、那個,話說回來,雖然薇依會這樣子捉弄我們,但是從來沒見過妳這樣捉弄過伊甸呢。」

「你是指剛剛對這個變態男說的?」

「妳才變態咧,心機女。」

然月點了點頭,為兩人倒下花茶進茶杯內,拉了張椅子在天翼旁邊坐下。

而他們的話題的主角,第二分隊的六等星——伊甸,又在路上耽擱了不少的時間,在四人的聚會中一如往常的最晚到,而且還是遲到,所以他們每次三人一齊聚,就肆意的談論著有關他的事情。

「為什麼不會對伊甸做啊?果然是因為……」

「呵呵,不是因為你想得那種原因啦,我以前也捉弄過喔。」

「不準對我的小伊甸出手。」

「才不是你的。」

薇依和天翼之間的戰火又被點燃,但薇依並沒有要繼續跟他吵下去的意思,她嘆了口氣,回想起那一次捉弄伊甸,讓她之後再也不敢那麼做的原因。

※※※

「早安——」

年紀尚幼的薇依,雖然頂著疲憊的臉孔,但她還是打理好自己的外貌,掛著往常的笑容,走進學院的教室內。

「早安,薇……那個傷是……」

聽到薇依聲音的伊甸,從和同學的聊天中抽出神,打了招呼後便小跑步跑到薇依的面前,但卻突然停下腳步,將定睛在薇依的臉上。

「嗯?你在意這個嗎?只是鍛鍊的時候弄到了而已啦,沒什麼……難不成伊甸在擔心我嗎?真令人高興啊——」

薇依輕描淡寫的帶過自己臉上的紗布與頭上的繃帶,一臉邪笑的看著伊甸。如果是正常人的反應的話,大概會紅著臉慌張起來吧,雖然說薇依的性格在學院裡可說是獨樹一幟,但要論樣貌的話,也可以說是鶴立雞群,就算是見識過她的真性格的人,大概也逃不過慌了手腳的反應吧。

但令薇依意外的是,他面前的伊甸既不是慌張,也不是混亂,反倒是瞇起了雙眼,熱淚盈眶了起來。

「咦!?欸!?等、伊、伊甸!?那個、等等……你先冷靜一點……」

「嗚……但、但是……」

沒想到居然會是自己慌了手腳,就連薇依自己都沒想到,而這樣的舉動也吸引了全班的視線,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他們兩人的身上來,但薇依現在可顧不得他人的目光了,伊甸怎麼會突然哭了起來,這可讓她嚇慌了啊。

「真的很擔心啊!」

「欸!?」

被伊甸抓住肩膀的薇依反倒被驚紅了臉,心裡只剩下這孩子真是直率的可怕的想法。

「不要再這樣了啦!女孩子要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才行啊!」

「呃、是、是的,對不起……那個、下次不會再這樣了……所以、不要再哭了、好嗎……?」

「嗚……薇依這個大笨蛋……!」

伊甸終於是嚎啕大哭了起來,這次可不僅引來了同班同學的目光,就連隔壁班的同學聽到了都來圍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伊甸可沒有因此停下來,反倒越來越大聲,直至老師來了喊上課才終於停下。

因為這次事件,讓老師懷疑了很久薇依會欺負伊甸,雖然害他哭得源頭的確是她啦。總之,自那之後她再也不敢捉弄伊甸了,那只會省得她自作自受。

※※※

「不知道你們記不記得就是了,過去還有這一回事啊,當時可真是慌死我了。」

——直率的孩子果然可怕啊。

然月和天翼不約而同的這麼想著,原來以前還有發生過這種事,難怪薇依不敢捉弄伊甸。

「但是伊甸是因為薇依受傷所以才哭的吧?應該跟捉弄沒有關係吧。」

「也不是因為哭啦……可能是我……神經過敏吧。」

「神經過敏?」

「鍛鍊總是避免不了受點小傷嘛,之後好好的安撫他,他才終於不會哭了。」

在他能聽進去之前,那真是一場災難啊。薇依回想起自那次之後依序發生的事情,不禁冒了個冷汗。

「說起來,能哭成這樣也是很誇張啊,小伊甸以前跟然月一樣是個愛哭鬼啊。」

「唔,人家才不是愛哭鬼呢。」

「小伊甸現在都不是了,然月卻還是。」

「所以說我不是愛哭鬼嘛!」

然月可愛的鼓起腮幫子,揮著拳頭敲著壞笑的天翼的模樣,讓薇依也不禁笑了出來。但其實,只要光想到那件事,她的心就在隱隱作痛著。

不只是是內心在痛,過去身上留下的疤痕,與當時受過的傷口,都彷彿還在一樣,疼得讓她想皺起雙眉。

對不起,伊甸,但是真的非常得痛,不管是笑著走進教室的時候,或是被抓住雙肩的時候,還是安慰你的時候。

不只是頭上與臉上的傷口,被衣服蓋住的手、腳、腹部,全身的每一處彷彿都好像被撕裂一樣疼痛,但是不會說出口的,這是「那個人」所給的鍛鍊與試煉,如果不能撐下來的話,就沒有資格站在那裡,也沒有資格站在你身邊,所以——

「抱歉!我遲到了!」

咖啡廳的門被猛得推開,門上的鈴鐺發出叮噹的清脆聲響,他們話題的主角——伊甸終於喘著氣登場了,看上去他是一路跑過來的,但這可避免不了他遲到的事實。

「是『又』遲到了吧。」

薇依「噗哧」一笑,雖然並不是像捉弄天翼的那種方式,但這樣子的捉弄也讓她感到非常有趣。

「唔……沒辦法的嘛……因為在路上有人……」

「好了好了,我們都知道原因了,反正就是因為你穿著制服到處亂晃,所以又被人家說『聖軍的人,請幫幫我』了吧?」

「唔……無法反駁。」

「小伊甸——我好想你喔——早點過來嘛——」

「給我滾回去。」

眼看天翼就要站起來飛撲出去,薇依伸出白皙的腿直接踩上他俊俏的臉龐,把他硬生生的踢回了座位,當然,這個動作又免不了一場唇槍舌劍的展開。

「抱歉,然月,每次都讓你們久等了。」

「沒什麼啦,在伊甸還沒來的時候,也聽薇依講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呢。」

「咦!?薇依妳都跟他們說了些什……啊。」

話音未落,伊甸突然停下了聲音,另外三人也把視線定在他身上,整個空間陷入一股莫名的寂靜中。

「薇依,受傷了嗎?」

僅僅發生在一瞬間,伊甸抓住薇依的右手臂,面無表情的質問反而讓人感到害怕,霎時間,彷彿殺氣一般的氣氛瀰漫在緊張的情緒之中,薇依只緊緊驚訝了一瞬間。

「好痛——!」

「果然……!」

「不是傷口!是你握得太大力了!笨蛋!」

「咦!?抱、抱歉!」

伊甸趕緊放開抓著薇依的手,雙手合十擺出道歉的姿勢。薇依甩了甩被抓疼的右手,接著脫下右手上的手套,手掌包覆著白色的紗布,看上去的確是受了些傷。

「真是的,我覺得藏得很好啊,怎麼發現的?」

「因為平常這個高度瞄準臉的話,薇依會用右手去打天翼的臉,但今天卻是用踢的。」

「你的觀察力可真敏銳……但為什麼要用在這種無所謂的地方啊……」

「才沒有無所謂呢,因為薇依每次都不說自己受傷了,所以才要好好觀察啊。」

「……是、是喔……只是之前幫忙搬東西的時候不小心弄傷而已了啦。」

「明明手都包成這樣了。」

「所以說……」

雖然伊甸不高興的擔心著,但本人完全沒發覺薇依的臉頰已經泛紅,眼睛已經完全沒有對著眼前的伊甸,恨不得馬上賭住他的嘴。

「真是的,真的只是小傷而已,你該不會又要哭了吧?」

「才不會哭了呢,現在我變強了,可以保護薇依,不會再讓薇依受傷了。」

就是為此,才會站在這裡——

「……嗯,我也是。」

就算會受盡傷害與委屈——

更早之前,命運的齒輪就在轉動,相遇,並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不管如何,我都會保護你/妳。



To be continued

撒糖~我終於能好好地撒了((嗚嗚嗚

原本只想打個小小的番外,不小心打了這麼多|||,因為人在外沒法畫畫也沒法更新正篇(主線檔在筆電裡),所以只好用手機打個小番外,謝謝各位的觀賞~

1

1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邊境領主日記(枯六)

《虛偽的善惡》第六章.純白假面(8)

[達人專欄] 《魔森林的森琴》040.Ch14-紅與黑-2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